第六部 凯歌 第一章 战友

分类:文学小说|作者:魏巍|发布时间:2015-03-09 18:32:08|

  炮火声里,雪花又落遍了朝鲜。

  这已经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度过的第三个冬天。

  朝鲜,这个伸到大海中的半岛,一年四季都是很美丽的。春天一来,漫山遍野开遍了金达莱花,简直就像一片桃花的海。到夏天,又是青山绿水,房前房后落满了栗子树玉棒般的花穗,就是在激烈的炮火里,也不断传来布谷鸟好像被露水湿润过的好听的鸣声。当然,最好看的还是秋天。这时候,枫叶红了,千山万壑,升腾着旺盛的火焰,整个三千里江山就像被一匹无穷无尽的红毯包了起来,使你真像喝了一杯浓酒似地沉醉在她那迷人的秋色里。至于冬天,那是另一种奇丽的景象,千万座山岭都变成银色的山岭。她庄严,肃穆,壮丽,就像这个穿白衣的民族本身一样倔强地屹立在东方。

  志愿军入朝作战的第一个冬天,不消说是无心欣赏朝鲜的冬景的。那时候,弥漫的风雪与漫天的火光交织在一起,形势危急,胜负难卜,东方人民的命运,正像万斤重担压在战士们的心头。尤其是出国比较仓促的那些部队,那些来自温暖的江南的儿女,他们戴着大盖军帽,穿着单薄的军衣,就进人到长津湖畔的冰天雪地之中,其艰苦情况可想而知。而现在却完全不同了。战线稳定,粮弹充足,洞外是雪花飞舞,洞里是炉火熊熊。祖国送来的冬装,更使战士们特别满意。那些棉衣不仅布好,棉絮厚,前胸还有御寒护胸棉,袖上还有防寒紧袖扣,每件棉衣的口袋里都装着针线包、救急包、杀虫粉和慰问信。此外还有漂亮的栽绒帽,厚厚的棉大衣与暖和的棉毛靴。这些贫下中农的子弟,许多人从小给地主放牛,放羊,放猪,连鞋都穿不上,哪穿过这样的棉毛靴呵!他们受到祖国这样的抚爱,心里很是感动,有人还写出这样的快板诗来:棉毛靴,模样强,牛皮包头帆布帮,底子好像装甲板,软毛足有三寸长。

  穿上祖国这双鞋,浑身发热有力量。

  挺起胸膛跺跺脚,地也震来山也响。

  …………

  在这样的情况下,战士们的求战情绪益发高涨。当前的朝鲜局势是很明显的:现在既不是战争初期能否打退敌人的问题,也不是中期能否守得住的问题,而是如何把战线推向前去争取最后的胜利。我们的主人公郭祥,就是这种求战情绪的代表人物。他的眼睛早就贪馋地盯上白云岭对面的花溪洞,以及隐隐可见的他曾经恶战过的黑云岭了。

  这里,顺便交代,自白云岭战役之后,本营营长孙亮已调任副团长,由郭祥接任营长,副教导员老模范也当了教导员,这两位共过患难的战友,仍然作为“老搭档”领导着本营的工作。尽管他俩年龄相差很多,但在这方面却完全一致:都想很快把花溪洞山拿下来。为此他们作了一个周密的攻击计划,想挤到全师的计划中去。谁知计划递上不到两天,就传来完全相反的消息:部队很快就要下阵地了。郭祥深感意外,找到周仆悄悄地问:“政委,这消息是真的吗?”

  周仆点了点头。

  “转移到哪里去呀!”

  “西海岸。”

  郭祥的脑袋耷拉下来了,半晌没有说话。周仆笑着说:“你恐怕有些不理解吧,这是一个重要的战略部署。”

  “战略部署?”

  “是的,一个有关全局的大问题。”周仆解释说,“现在朝鲜的战局很清楚:敌人要想从正面突破我军阵地,已经不可能了;他们正酝酿着一个大阴谋。……”

  “什么阴谋?”  “他们企图用大量海空军和陆战队,从我们后方实行两栖登陆。随着艾森豪威尔上台,这种可能性大大增加了。”

  “他大概也就剩下这张王牌了!”郭祥笑着说。

  “你说得对!”周仆说,“可是,敌人的这个阴谋,已经被上面识破了。”

  “谁?”

  “还有谁?”周仆笑着说,“谁看得这么深刻呀!”

  “噢!是毛主席……”郭祥点点头,笑着说,“既是这样,走就走吧,我没有什么意见!”

  接着,周仆又告诉他:为了击破敌人的阴谋,整个部署都作了调整,有不少部队要调到东西海岸两侧。到达西海岸以后,还有可能与一支人民军的英雄部队并肩作战。

  “那太好了!”郭祥高兴地说。

  交接任务的工作,在稳交稳接、增强团结的指导思想下,整整用了一周时间,才进行完毕、然后,郭祥所在的第五军才向北转移。

  经过五六天连续行军,他们到达了预定的目的地。郭祥的一营住在几个小山村里。这里有一道蜿蜒的长满松树的小山,村庄就散落在山坡上。下面是一片被白雪封盖着的稻田。再往西不远就是碧蓝的大海了。

  郭祥于拂晓时到达,刚安顿完毕,卫兵就进来报告说,面劳动党委员长,带着几个人前来慰问。郭祥和老模范立即迎出门去,看见一个穿蓝制服的中年男子,一个女干部,正同房东老汉讲话,仿佛在吩咐什么。旁边站着五六个年轻的朝鲜妇女,在早晨凉嗖嗖的海风中,一个个笑微微地顶着竹篮。郭祥和老模范连忙赶过去同他们热烈地握手。那个女干部,穿着厚厚的蓝棉袄,蒙着头巾,束着黑裙,她一见郭祥就快步抢过来,温和地笑着说:“郭东木!你的不认识啦?”

  郭祥仔细一看,原来是朴贞淑,不禁惊讶地问:“朴东木,你怎么也来了?”“怎么,你来的行,我来的不行?”她笑着反问。

  郭祥握着她的手,笑着说:“哦,恐怕是你们的部队也来了吧?”

  朴贞淑笑着点点头,接着告诉郭祥,她是分配来做群众工作的。郭祥兴奋地挥挥手,用朝鲜同志讲中国话的调子说:“好好,我们任务的一样!”

  说着,把大家让到屋里。郭祥和老模范忙着给客人端水拿烟,对面委员长和群众的慰问一再表示感谢。面委员长也透露,他们早就知道部队要到这里来执行重要任务,现在正发动群众,全力支援。最后,郭祥问起白英子的情况。原来去年夏天,郭祥遇到朴贞淑时,两人谈起往事,朴贞淑仍不免为死去的孩子伤感。郭祥就想起白英子来,自从杨雪牺牲,这孩子一天天大了,也该有个人带着她锻炼锻炼,并且有个寄托才好。于是就向朴贞淑谈了自己的想法。朴贞淑一口答应。不久就把白英子接在自己身边。今天,郭祥一见朴贞淑,就想起这事。朴贞淑见郭祥如此关心白英子,就笑着说:

  “她也来了。现在我走到哪里,把她带到哪里。”

  “这样说,你是她的上级啰?”

  “是她的上级,又是她的妈妈。”

  郭祥笑了,又问:“她怎么没来?”

  “她到群众里做工作去了。”朴贞淑笑着说,“要是知道你来,还不赶快飞来吗!”

  郭祥和老模范同大家欢叙了一阵。客人起身告辞。临走,朴贞淑告诉他们,她就住在山那边不远的农舍里,有事就不客气地去找她。

  部队刚到驻地,就受到朝鲜同志的欢迎和慰问,使郭祥和老模范的心头感到十分温暖。他们对白英子这个失去家庭的孤儿,有了这样的归宿,尤其感到欢慰。老模范把地方同志来探望的事向团政委作了报告,周仆在电话里指示说:“你们附近,就有人民军一个营,你们应当明天一早就去探望他们,主动取得联系,不要等人家来看望你们了!”

  两人商定,明天由老模范到团里汇报行军工作,郭祥一早就到人民军去。

  郭祥在老乡的暖炕上,甜甜地睡了一晚。一早醒来,觉得窗纸异常明亮,推门一望,漫天正飞舞着雪花,台阶上已经落了很厚一层。他想到,人民军在军容风纪上是很讲究的,就把自己也从上到下整饬了一番。他匆匆吃了早饭,就披上大衣,带着通讯员小牛向村外走去。

  雪花飘落着。他们踏着厚厚的积雪走了半里多路,看见一个身穿绿呢子军大衣的人民军军官迎面走来,后面跟着一个挎转盘枪的战士。两个人的步态都很英武。待走到近处一看,这位人民军的军官,高高的个子,面目清秀,两眼炯炯有神,很像是五次战役消灭敌人伞兵的人民军连长金银铁。不过那时金银铁是人民军的上尉,现在这位军官却佩着大尉军衔。郭祥一时不敢断定,就走上前打了一个敬礼,试探地说:“你是金银铁同志吧?”

  那个军官急忙还礼,两眼一亮,说:

  “噢,你是不是郭……”

  “对,对,我是郭祥。”

  两个人紧紧地握手,互相拍着对方的肩膀,几乎要拥抱起来。小牛也抢过去同人民军的战士亲热地握手。

  两个人说话并不困难。郭祥一向喜欢接触群众,也善于接触群众。到朝鲜以后依然是这种作风,在炕上把腿一盘,就同那些阿爸基、阿妈妮们聊起天来,所以他的朝鲜话纵然不是很通,也能说上老半天的。金银铁在学校里就学过汉语,中国话竟说得相当流利。

  郭祥首先抱歉说,他本想一早就到大尉的营里前去探望,不料大尉来得更早;金银铁也说,他本想昨天就来,因为忙一件事被耽搁了。郭祥心里很想对自己的这位战友招待一番,就转过身来邀请金银铁一同到自己的营去。

  两个人一路说说笑笑,来到营部。郭祥在台阶上帮金银铁拂去身上的雪花,把他让进屋子里;又悄悄吩咐小牛好好招待那个人民军的战士;并且压低声音说:“你告诉管理员,一定要买两只鸡来!由我个人出钱。”

  “这也不是你个人的客人。”小牛说:“你别管这个。快!鸡一定要买大一点的!”

  郭祥回到屋里,拿出他最好的“大前门”香烟,给金银铁亲自点上,亲热地说:

  “金银铁同志,自从咱们上次见面,一晃一年半也多了,你这一阵子在哪儿呀?”

  “我一直在东线作战。”金银铁笑着说,“自从八五一高地战斗以后,我们休整了一下,就又上阵地了。最近才调到这里……”

  “噢,敌人不是把八五一高地叫做‘伤心岭’吗!”郭样用钦佩的眼光看了自己的朋友一眼,兴奋地说,“那个战斗可打得好哇!要是不把敌人打疼,它是不会伤心的。”

  “还是志愿军的同志们打得好。”金银铁连忙接过来说,“上甘岭战役,那是全世界都知道的。”

  郭祥兴奋地说:“我们的部队,很敬佩你们。战士们经常说:我们应当把自己坚守的每一座山岭,都变成敌人的‘伤心岭’!”

  “要是不让敌人伤心,就该我们伤心了。”金银铁微笑着说,“我们还是让敌人伤心的好。”

  郭祥哈哈大笑。

  “我对人民军印象很深。”他接着说,“你们的部队作战勇敢,纪律性很强,觉悟很高,从来不说一个‘苦’字。待别是对敌人有刻骨的仇恨。我遇到不少人民军的战士,他们的家属都被敌人残杀了……”

  “这种人在我们部队很多。有的连队占三分之一,有的甚至占一半以上。”

  “是呵,美国的雇佣兵怎么能抵挡住这样的军队?就是这仇恨的火也要把敌人烧死!”郭祥说,‘上次你们打敌人的伞兵,打得多干脆!这个支援太及时了,我什么时候想起来都要感激你们……”

  “不要说这个了,郭祥同志。”金银铁打断他的话说,“你们出国作战的时候,正是我们的民族最严重、最危急的关头,而对你们来说,刚刚经过22年的连续战争,不是没有困难的。这一点朝鲜人民是懂得的。他们在内心深处的感激是难以表达的。也是我们永远不会忘记的。我还记得,在我们向北撤退的时候……”

  郭祥的眼前,又重现了那个大火熊熊的夜晚,在北撤的人流中,金银铁坐在桥头上,死也不肯后退的动人情景。虽然事情过去了几年,那幅情景仍然历历在目。郭祥不禁感慨地说:

  “从那时起我就看出,朝鲜人民、朝鲜人民军是不可战胜的!”

  金银铁回忆着说:“那时候,的确,我是一步也不愿再撤退了。当我听到撤退的消息,觉得就像天塌地陷一祥,眼也看不见了。我在心里喊着:祖国呵祖国!故乡呵故乡!我们怎么能够离开你!当时如果宣布死守,我相信我们的战士会毫不吝惜地全部战死在这里。眼看前面就是国境线了,我觉得向北再迈出一步,都是莫大的痛苦。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痛苦,我觉得没有任何痛苦能和这种痛苦相比。所以,我们才那样珍贵中国同志的国际主义支援!”

  听了金银铁的话,郭祥深受感动地说:“要说支援,首先是朝鲜同志支援了我们。这次抗美斗争,你们不仅捍卫了自已的民族独立,也捍卫了中国的安全,而且对全世界的革命事业,作出了伟大的贡献!我常常想,我们国家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能够有现在这样的发展,这同朝鲜人民的流血斗争是分不开的!……金银铁同志,你就别说谁支援谁了,因为全世界的无产阶级本来就是一家嘛!……”

  金银铁笑着说:“话当然可以这样说;正因为我们是一家,所以彼此的支援是不可少的!”

  郭祥也笑了。

  这时,金银铁像忽然想起了什么,感情深沉地说:“有一件事,我们朝鲜人民是水远也不会忘记的,什么时候提起来,都压不住心头的激动……”

  郭祥注视着自己的朋友,等待他说下去。

  “我说的是毛岸英同志,他的热血也洒在我们的国土上了……”金银铁接着说,“我们听说,志愿军一出动,他就报名出国,是经过毛泽东同志亲自批准的。令我们特别感动的是,在这次战争里,不仅中国人民派出了他们优秀的儿女,连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也派出了自己亲生的孩子……”

  “是的,这件事中国人民也很感动。”郭祥说,“听人讲,毛岸英同志牺牲以后,为了怕毛主席难过,很长时间没有告诉他。后来,他老人家还是知道了,他说:你们为什么要瞒着我呢,为什么别人的儿子可以牺牲,我的儿子就不能牺牲?……”

  听到这里,金银铁深深地慨叹道:“这次战争,敌人的残酷性达到了一个高峰;我们两党、两国之间的兄弟友谊,也达到了一个光辉的高峰!”

  郭祥也激动地添加说:

  “要说这是国际无产阶级合作的典范,也不算过分。”

  这时候,小牛已经把菜端了上来。按中国人民军队一向的风习,不用盘子,也不用大碗,而是四个大搪瓷盆。一盆是清蒸鸡,一盆是鸡蛋粉,一盆是牛肉罐头,一盆是炒土豆丝。另外还有两瓶中国的“二锅头”烧酒。没有酒杯,就拿了两个小搪瓷碗。郭祥把小炕桌干脆撤去,放在暖炕上,然后说:

  “小牛,快找那位战士同志去!”

  “叫他在我们那儿吃吧,”小牛说,“我们那儿也有一只大鸡呢!”

  郭祥笑着对金银铁说:“那咱们俩就喝起来吧!”

  说着,提起酒瓶,咕嘟咕嘟就给金银铁倒了满满一大瓷碗。

  金银铁连声叫道:“嗳呀,不行不行!中国酒厉害,这我是知道的!”

  郭祥笑着说:“朝鲜同志英勇善战,这我也是知道的!”

  说着,给自己也倒了大半碗,高高地擎起来说:“今天咱们相见不容易。让我们就为我们两国人民用鲜血凝成的伟大友谊干一杯吧!”

  两人心情激动,各饮了一大口,脸色都顿时红润起来。小牛又从灶膛里掏了一大盆炭火,端到两人面前,火盆上还跳动着红艳艳的小火苗儿,不时屋里暖烘烘的,两个人的大衣都穿不住了。外面仍然是漫天飞舞的雪花……

  两个人山南海北地纵谈着,不觉谈到家事上来。郭徉把着酒碗问:

  “金同志,你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哪?”

  金银铁轻轻地叹口气说:“现在已经被反动派快毁坏完了……”

  他沉默了半晌,才接着说:“我的哥哥多年前就跑到中国的东北,参加了金日成将军的部队,在作战中牺牲了。我的姐姐12岁就当了纺织工人,听说在釜山,一直没有消息。我原来在汉城读书,因为搞学生运动被反动派发现,要追捕我,我就偷越过三八线,参加了人民军,走了我哥哥的道路。战争爆发以后,听说父亲和我的妻子都被敌人枪杀了。现在只剩下我母亲一个人了。”

  郭祥一听,忽然想起被隔断在敌后时救护自己的那位朝鲜老妈妈。两家的经历竟这样相似,就问:“你家在什么地方?”

  “三八线附近,金花郡。”

  “什么村子?”

  “金谷里。”

  “呵?金谷里?”郭祥不禁惊叫了一声,又问,“你妈妈多大年纪了?”

  “55岁了。”

  郭祥记得那位阿妈妮比自己的母亲大一岁,掐指一算,也差不多。又问:“她是不是为了逃债和你父亲一起迁到那里去的!”

  “是呵!是呵!”金银铁惊讶地说,“你怎么知道?”

  郭祥笑着说:“你们村子西北,山上有一个大石洞吗?”

  “是呵!是呵!”金银铁一连声说,“那是庄稼人存放柴草和避雨的地方。我小时候到过那里。郭同志!看来你是到过那地方吧。”

  郭祥感叹地说:“不错,那是我到过的地方,也是我永远难忘的地方!……”

  接着,他把自己的这段经历,详详细细叙说了一遍,最后激动地握着金银铁的手说:“就在这个村庄,就在这个石洞里,我认识了一位革命的母亲,伟大的母亲!他是你的也是我的母亲!……”

  两位久经战阵的战友,眼里都含满激动的热泪,在他们碰杯的时候,因为不小心,泪珠子扑哒扑哒地掉到酒碗里去了……

  外面,漫天飞舞的雪花,还在不停地飘落着,飘落着……

  郭祥由金银铁一家的遭遇,不禁想起朴贞淑一家的遭遇和小英子一家的遭遇,他们的命运是多么相似!这都是些多么优秀的人呵!他忽然想,自己能不能帮助他们成为一家呢?想到这里,他慢吞吞地点起一支烟,接着刚才的话碴说:“这次战争,依我看,朝鲜妇女的贡献也是很大的。”

  “是的,她们确实表现不错”金银铁点了点头。

  郭祥又接着发挥:

  “中国同志经常赞美她们。我们团政委就说过,将来要写这页历史,朝鲜妇女可是重要的一笔!”

  “这也是实际情况。”金银铁说,“战争爆发以后,青壮年男子都上了前线,所有的重担都压到她们肩上去了。”

  “在前线上我也看到不少。”郭祥说,“我就认识一位女同志,表现得相当出色。她原来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后来成了一个人民军的战士。她经常化装,深人敌人的营地,活跃在敌人的后方,完成了许多重大任务。听说她还得过共和国的勋章呢!”

  “我也听说,我们人民军有这样的女同志,可是没见过面。”

  “你没有见过,你的妈妈倒是见过。”郭样笑着说,“据我看,你妈妈很喜欢她。”

  “我妈妈很喜欢她?”

  “是的,很喜欢她。就是她护送我到战线这边来的。据我看,她的性格非常好,对人谦恭有礼,简直可以说,把女性的温柔跟少有的刚强和勇敢揉合在一起了……”

  金银铁笑起来,说:“这位女同志现在在哪儿?”

  “她等一会儿就来。”郭祥笑着说,“我们已经约好,她要来谈谈地方的情况。”

  金银铁欠起身说:“哦,原来你今天有事,那我就告辞啦!”

  “不,不,”郭祥捺住他说,“实在抱歉,我们的联络员不在家,我正要求你做翻译呢!”

  郭祥把金银铁稳住,立刻假托有事,跑到外面找到小牛,说:“快!快!你快去把朴同志请来!”

  “什么事呀?”

  “你别管什么事,你就对她说:有要事相商!”

  小牛去了郭祥又回到屋里,同金银铁扯了一阵。看看20分钟过去了,小牛也回来了,还不见她来。他有些发急,就又假托有事跑出来,走到柴门以外观望。

  这时,漫天的雪花,仍旧像春天的柳絮一般不停地飘舞着。除了卷着浪花的海水以外,整个的山冈,松林,已经成了无限幽静奇美的银白世界。高高低低的松枝,都托着大大的雪团,经海风一吹,又静静地落到地上和别的枝桠上。……

  郭祥正在观望,从银色的山冈上走下一个人来。正是朴贞淑的身影。待走得近了,郭祥见她披了一身雪花,头巾上也落了厚厚一层,简直像戴着一顶美丽的花冠似的,脸色也显得更加鲜红了。

  她咯吱咯吱地走到郭祥身边,笑着问:“郭东木!什么要紧事的有呀?”

  “有一个人民军东木,要找你谈谈情况。”郭样笑着说。

  “什么情况的谈?”

  “谈谈……地方的情况。”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

  两个人说着来到屋前,郭祥推开门,说:“金东木!你不是要了解地方的情况吗,我给你请人来了。”

  “我……我……”金银铁慌乱地站起来。

  “这就是朴贞淑同志。她对地方的情况是非常熟悉的。”

  “哦,哦……那就请进来吧!”

  朴贞淑解下头巾,扑打着满身的雪花,随后脱了鞋,走进屋里……

  郭祥轻轻地吁了口气,望望天空,欢腾的雪花飞舞得更加美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