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凯歌 第八章 红旗飞舞(二)

分类:文学小说|作者:魏巍|发布时间:2015-03-09 18:45:27|

  突击排迅速地越过山腰攀上主峰。

  在敌人主要的工事集中地区,遇到三个火力点的顽抗。部队不得不在炮弹坑里隐伏下来。疙瘩李当即派出郑小蔫带领一个小组去消灭右侧第一个火力点。第一个火力点很顺利地被他们用飞雷消灭了。

  杨春求战心切,马上要求去爆破中间那个火力点。得到批准后,他就带着两个战士向那个火力点接近。在接近到十几公尺处,那两个战士被打倒了。这时,杨春伏在一个炮弹坑里,睁着他那双猫眼,观察了一下地形。那个有掩盖的火力点周围平展展的,几乎没有可以利用的地物,如果贸然冲过去,仍然不可能成功。他的眼向右侧一扫,看见右侧那个刚才被炸毁的火力点,忽然灵机一动,心中想道:‘据战前抓到的俘虏说,敌人的火力点都有盖沟通着,我何不来个废物利用,从这个废火力点里钻进去呢?”想到这里,他就乘我方重机枪发射火力的时机,猛然跃出弹坑,像燕子掠过水面那样,飞快地跃到那个废火力点跟前。疙瘩李见他不搞中间那个火力点,反而向旁边跑去,以为他搞错了方向,正要制止他,齐堆拉了疙瘩李一把,悄声地说:“瞧,这小子可能有点鬼名堂!”说话之间,杨春已经从那个废火力点里吱溜钻了进去。

  杨春跳进去,左侧果然通着一条盖沟。里面李伪军吵吵嚷嚷的,显得很混乱。杨春心中大喜,心想:“里面这么黑,正好浑水摸鱼!”他就顺着盖沟向前摸,很快就混进李伪军的人群里。正打主意,忽然后边一个李伪军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两下。他吃了一惊,立即又镇定下来,心中想道:“这么黑,他们哪胆是发现了我,多半是规定的什么暗号。”也就朝旁边另一个家伙的肩膀上拍了两下。这时,盖沟里的敌人老是乱喊乱叫,显得很恐慌。杨春心想:‘我先把你搅成一锅粥再说!”这么想着,他就掏出两颗手榴弹,冲前面扔了一个,又冲后面扔了一个。自己却贴着一边悄悄地趴下来。只听轰轰两声巨响,敌人可就乱了营了。前面的打后面的,后边的打前面的,叫嚷得更凶了。等敌人镇定下来,像是在追查责任的时候,他早溜到中间那个火力点的附近。

  借着枪火的闪光,他清楚看到,有五个敌人正撅着屁股,围着一挺重机枪,向外面疯狂扫射。杨春得意地想道:“这些蠢家伙,哪里会想到我小杨春就蹲在他们的身边呢。”他这么一想,乐了,把仅有的一颗手榴弹掂了掂,准准地打在五个敌人中间。顷刻火光一闪,硝烟弥漫,重机枪马上成了哑巴,五个人全被炸死。他自己也被硝烟呛得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接着,外面传来同志们激越的冲杀声。但是,很快冲杀声又中断了。杨春踏着敌人的尸休,从射口里探出头一望,看见左侧第二个火力点仍然伸着长长的火舌,向冲锋部队疯狂地扫射着。杨春心想:“我何不顺着盖沟,把第三个火力点也炸掉呢!”但是,一摸身上一颗手榴弹也没有了。急得他抓耳挠腮地在盖沟里乱转。忽然想起,敌人这么多死尸,怎么会没有手榴弹呢!掏出电棒一照,小甜瓜手榴弹很不少,心里真是高兴,就把手榴弹兜都装满了。这时,从盖沟里过来一伙敌人,杨春抓起手榴弹就劈头打去,敌人吱哇乱叫,回头就跑,杨春紧紧追赶着,很快就追到第三个火力点。现在他有了充足的弹药,就把四个手榴弹连结在一起,一下掷到正在射击的敌人中间,敌人的第三个火力点也完蛋了。

  等到同志们冲上来的时候,杨春已经从工事里钻出去,用他尖声尖气的童音喊道:

  “同志们!阵地己经占领了!”

  这时,郭祥随着突击连冲了上来。他迅速观察了一下阵地的情况,发现好几个火力点,重机枪架得好好的,子弹也压得好好的,就是没有人影。他就对连长齐堆说:

  “现在,只能说占领了敌人的表面阵地。我看大部分敌人都跑进坑道里了。你们赶快找坑道口,准备消灭坑道里的敌人!”

  齐堆立即指挥部队向两侧搜索,很快就向郭祥报告:在正南方向和东西两侧共发现了三个坑道口。郭祥略一寻思,说:

  “你先把南面那个坑道口炸坍封死,叫敌人不能逃跑,增加它的恐慌;然后在火力支援下,从东西两个坑道口同时向里发展。”

  齐堆刚要走,郭样又叫住他说:“坑道战不在人多,多了反而增加伤亡。你只派两个坚强的小组先进去就行。要结合喊话,不要打哑巴仗!”

  这时,一、二连和机炮连已陆续到达主峰。郭祥命令他们在已经占领的工事里隐蔽起来。尽管敌人的炮兵受到我炮火的严重打击,直到现在还没有还击,但是仍然不能放松警惕。

  郭祥布置妥当,亲自赶到西侧的坑道口来。此时,坑道口的火力点已被摧毁,敌人全被压入坑道。战士们分布在坑道口的两侧,正准备进攻。只见小钢炮这个虎劲十足的班长,向洞子里扔了两个手榴弹,接着就要往里钻,郭祥止住他说:

  “不要慌!”

  话音未落,里面的机枪就嗒嗒地响起来,接着又呼呼地喷出赤红色的火焰,火龙似地蹿出好几丈远。小钢炮气愤地骂道:

  “好狗日的,又搞火焰喷射器了!”

  郭祥立刻命令调火箭筒来。火箭筒手瞄准洞口,连续打了三发,立刻从里面冒出滚滚的硝烟。小钢炮向事前指定的两位伙伴摆了摆手,乘着硝烟,端着冲锋枪就冲了进去。接着,小罗和李茂也跟着钻进了坑道。里面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小钢炮在前面一面打冲锋枪,一面前进。正要换梭子,从对面一梭子弹猛扫过来。他连忙把小罗和李茂拉了一把,三个人就贴着墙蹲下。由于敌人的自动枪不住点儿地射击,使得他们无法移动。这时,小罗情急智生,把那个歪把儿电棒向旁边晃了一晃,果然,敌人的自动枪便向另一侧射击起来,碎石末溅了他们一脸。小钢炮乘势来了个水平投弹,轰隆一声,敌人的自动枪停止了。

  三个人继续向前摸了一截,坑道已是转弯处。这里躺着几个死尸,还有两个伤员,不断地呻吟。这就是刚才被打中的敌人。

  小罗用手电照了照,这里已开始进入马蹄形坑道。不远处挤了一大堆敌人,乱吵乱叫,极为恐慌。小罗见时机已到,他这个敌工组长该发挥点威力了,就嗖地投过一个手榴弹去。随着爆炸声,就乘势喊起朝语口号来:

  “快快投降吧!你们已经被包围啦!”

  其他几个战士也接着喊:“缴枪不杀!”

  “志愿军宽待俘虏!”

  敌人顿时停止了吵嚷声,似乎在静静地听着。

  停了片刻,小钢炮见敌方没有回应,又哗——地打了半梭子弹。小罗和李茂又乘势喊:

  “快快投降吧!不要犹豫了!”

  “如果不缴枪,我们就要继续进攻!”

  静寂了片刻。接着,有一个哆哆嗦嗦的声音说:

  “你们说话是真的吗?”

  “是真的!只要缴枪,就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小罗接上说。

  “好,我们投降!”

  说过,便把枪乓嗒乓嗒地丢在地上,一个个举着双手走了过来。小罗用电棒一照,数了数共有八名。这些俘虏一个个衣服破烂,脸色蜡黄,浑身上下滚得像泥蛋似的。

  小罗为了减少他们的恐惧,语气和缓地问:

  “里面还有人吗?”

  “有,有,大大的有!”

  “小队长呢?小队长在哪里?”

  有个俘虏悄悄地往旁边住室里一指。

  小钢炮叫李茂把俘虏押下去,交给后面的人。接着猛跨了几步,向那个住室示威性地打了几枪,就喊起口号来。里面既不还击,也没有人应声。小罗影住身子,用歪把电棒往里一照,屋子空荡荡的,一张大毯子从床上直拖到地。丢在地上的一个烟头还在冒烟。小罗一个箭步就跨到屋里,把毯子猛地一揭,只听床下惊叫了一声,接着扔出一支手枪,慢慢地爬出一个人来,一个劲儿地筛糠。小罗见他怕成这样,连忙解释我军的俘虏政策,他才慢慢地抬起头来,哆哆嗦嗦地从里衣的口袋里摸出一个四四方方的纸片,交给小罗。小罗一看,原来是我军在政治攻势中散放的“通行证”,外面还被他精心地包了一层玻璃纸呢。小罗微微一笑,用半通不通的朝语问:

  “你既然知道我们宽待俘虏,干吗还不出来投降?”

  “你们士兵的宽待,我的知道军官的宽待,我的不知道。”他用生硬的中国话说,原来他是伪军的小队长。

  小罗把他扶起来。为了消除他的疑惧,掏出一支烟递给他,他脸上显出深为感动的样子。接着,小罗就问:

  “里面的人还多不多?”

  “里面,大大的有!”

  “你能给他们喊话吗?”

  伪军小队长迟疑了一下,答应了。

  小罗让他在前面带路,继续向前摸去。

  大约走了十几公尺,伪军小队长停住了,回过头悄声地说:

  “前面,大大的有!”

  话没说完,前面就响起了枪声和混乱的惊叫声。几个人都闪在旁边的住室里。小罗拍拍伪军小队长的肩膀说:

  “你就喊吧!巴利巴利!”

  他立刻面向前方,踏开脚步,开始了喊话。他以小队长的身分,训斥说:

  “不要打啦!志愿军已经占领了坑道,你们还打什么!他们的俘虏政策,你们不是不知道,像我这样的人都不要紧,你们还怕什么!……”

  枪声停止了。接着是一片窃窃私语声。不大工夫,就一个跟着一个地举起双手走了过来。小罗用电棒照着,数了数,一共是37名。李茂送俘虏刚刚返回,小钢炮又派他向后转送。这个四川战士嘟嚷着说:

  “我倒成了运输员了!”

  “运输员也很重要嘛!”

  小钢炮说过,又继续向前发展。一路打,一路喊,投降者立即俘虏过来,坚决抵抗者立即予以消灭。由于这位伪军小队长地形熟悉,发展相当顺利。

  正在前进中,只听对面响起冲锋枪声,接着大声喊道:

  “站住!缴枪不杀!”

  小钢炮一听,是郑小蔫的声音,急忙喊道:

  “郑小蔫!我们会师啦!”

  两个战斗小组立刻合兵一处。郑小蔫告诉小钢炮,后续部队已经进来,正在肃清残敌。小钢炮高兴地说:

  “快!咱们到二层楼去!”

  小罗叫过那个“小队长”问:

  “你们营长住在哪里?”

  伪军小队长悄悄往上一指。小罗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好,你还当我们的向导!”

  两个小组,一前一后,由这位不花钱的向导带着,很快就找到通二层坑道的楼梯。可是刚踏上台阶,上面就打下枪来。伪军小队长回过头为难地说:“上面的,不好去!”小罗说:“你快喊:自己人,不要误会!”他只得仰起脖子叫道:

  “营长在上面吗?”

  “在。徐队长,你要干什么?”

  “我要报告情况。”

  上面停止了射击。伪军小队长慢腾腾地往上走,小钢炮怕他犹豫误事,抢在前面,嗖嗖几步就扑了上去,把楼梯口的两挺机枪踢在了一边,接着,就威逼五六个敌人放下了武器。

  二层“楼”也是环形坑道。伪军小队长领着大伙向前走了不远,就停住脚步,胆怯地向旁边一指。小罗动员他喊话,他把两只手一摊,为难地说:

  “我的恐怕不行。”

  “你试试看。”

  小钢炮先打了半梭冲锋枪,用火力威胁,然后伪军小队长喊:

  “营长!营长!你在里面吗?”

  “你是谁?”里面粗暴地叫。

  “我是徐成吉,你听不出来了吗?”

  “你不在下面守坑道,跑到这里干什么?”

  “下面守不住了,共军已经打进来了!……”

  伪军小队长刚说到这里,那个粗暴的声音吼叫起来:

  “爬比桶!(朝语:饭桶)我早就看出你不是个好东西!”

  这粗野的叫骂,显然刺伤了伪军小队长,他立刻抗声地说:

  “这样坚固的阵地,不到五分钟就被共军突破。到现在你还躲在这里,你才是一个十足的饭捅!一个光知道喝兵血的混蛋!再不投降,你的末日马上就要到了!”

  对方大声怒骂道:“你这个叛徒!……”

  伪军小队长也提高声音回骂:

  “只有你们这些靠美国人升官发财的家伙,才是可耻的叛徒!你应该算算,你喝了多少兵血!连志愿军圣诞节送给我们的礼物,都叫你没收了。你们还说共军的酒里有毒,可是你们倒拿去偷偷地喝……”

  对方显然己经怒不可遏,大声斥骂着旁边的人:

  “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快给我打!不打我毙了你们!”

  说着,里面传出乓乓两声枪响。接着,几个士兵呼噜呼噜地跑了出来,把枪往地下一扔,投降了。

  小钢炮早就不耐烦了。他急火火地取出一颗手榴弹,噢地一声就投到那个住室里去。等硝烟散去,大家在这个颇为讲究的洞子里,看到一个又肥又胖的家伙躺在血泊里。小罗用电棒照了照他的全身,他的胸前挂着好几个奖章,一只肥手里还紧握着一支粗大的皮鞭。住室里除了一幅阵地火力配系图之外,散落着许多淫秽不堪的照片,床下堆满了喝空的酒瓶。……

  “这里真是座人间地狱!”小罗恶心地吐了一口唾沫。

  当小钢炮他们押着大队俘虏走出坑道时,郭祥和老模范的脸上堆满笑容。他们同小钢炮、杨春、小罗、郑小蔫等一一握手,郭祥深为满意地对老模范说:

  “看起来,当年小鬼班的这几个小家伙,表现都是蛮不错的!”

  老模范笑着说:

  “你不也是这个班的小鬼吗?”

  “我?”郭祥说,“叫我看,他们比我可强!论愣劲儿,有的比我还愣;论猛劲儿,有的比我还猛;论脑子活,有的比我还活……”

  “这就叫一代传一代,一代胜过一代嘛!”

  “对!你说得对!”

  郭祥微笑着,抬头望望山顶,在火光照耀的黑石岭上,那面红旗正像红色的大鸟一般,在疾风里旋卷飞舞,仿佛要飞翔起来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