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凯歌 第十一章 灯火灿烂

分类:文学小说|作者:魏巍|发布时间:2015-03-09 18:46:11|

  郭祥回到营部,老模范一见他就说:

  “看起来,你估计对了,敌人要反扑了。”

  “来了多少!”郭祥忙问。

  “据团长讲,李承晚又拼凑了五个师的兵力。”

  郭祥不自觉地摸了模驳壳枪的木壳:

  “这条老狗,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得好好地收拾他一下才行。”

  老模范说:

  “刚才师长也来了电话,说要亲自和你通话。”

  郭祥知道情况不同寻常,立刻摇通师部,只听师长在电话里说:

  “郭祥!情况你都知道了吗?”

  “知道了,首长。”郭祥恭敬地说。

  “这情报比较可靠,是人民军转过来的。”师长说,“郭祥,这可是带有关键性的一仗呵!最近,我们消灭了李承晚四个师,确实把李承晚打疼了。他现在的反扑,不过是最后的孤注一掷。如果我们打得好,敌人很可能就此签字;如果打不好,也有可能增长敌人的幻想。我们的得失,是直接同板门店的谈判桌联系着的。”说到这里,师长又提高声音说,“据我估计,你那个白岩山很有可能是敌人这次的突击重点,这是关系全局的问题,你可要引起足够的重视。”

  “你放心吧,师长,”郭祥响亮地说,“已经解放了的土地我们决不能丢掉一寸。”

  郭祥和老模范再一次向部队作了动员,并带领全营连夜构筑工事。第二天一早,刚吃过早饭,已经有三十几架敌机出现在上空,对白岩山进行俯冲轰炸。接着是密集炮火的轰击。顿时,这座白屏风似的山岭处在烟笼火绕之中。郭祥身处二线,惦记着一线只有简单的野战工事,很不放心,就从防炮洞里钻出来,嗖嗖地爬上山顶进行观察。等到大雾一般的炮烟渐渐消散,向山下一望,好家伙,只见敌人漫山遍野地攻了过来。不仅白岩山的正面,而且白岩山以东以西,凡目力所及处全是像黑蚂蚁一样的密密麻麻的敌人。成百辆的坦克,像乌龟似地伸着大长脖子在前面爬行,后面跟着敌人的步兵,端着枪,好像走在冰川上那样提心吊胆。等到他们走到山谷正中,各部队的迫击炮已经纷纷开火,顷刻在开阔地里腾起了无数团黑烟。接着又是我方“大洋鼓”的轰鸣。这种多管火箭炮,飞过时如咫风过耳,落地时山摇地动,腾起一大片火光。成连成排的敌人立刻被火光吞没,黑烟过后,留下了大片大片的死尸,没死的发出歇斯底里的怪叫声,四散奔逃。郭祥止不住连声喝彩,才放下心,回到防炮洞里。

  截至中午,三营已经击退了敌人几次冲锋。情况已经有所缓和。但到下午二时,一线阵地上的战斗突然又炽烈起来,炮火也盖上了自己的阵地。郭祥觉得情况有变,果然前面观察所紧急报告:“敌人的坦克已经自白岩山的左翼突破了一线阵地,从公路上迂回过来,正在向金谷里方向前进。”郭祥立刻命令通讯员告诉机炮连进入阵地,接着,就从洞子里跳出来,说:“老模范!你掌握全盘吧,我到前面去啦!”

  说过,他向小牛招招手,两个人就沿着山冈小路往山下跑。还没有跑出几步,坦克炮已经迎面盖过来,“吭,吭,吭,吭”,打得山冈上一片浓烟。郭祥穿过浓烟,看见十几辆涂着白五星的坦克,一辆跟着一辆,向着山口冲过来。那边山径上,机炮连的战士,正扛着火箭筒和无后坐力炮向着公路猛跑。敌人的坦克手显然发现了他们,坦克炮一个劲儿地打过来,山冈上烟火弥漫。小牛在后面一边跑,一边尖着嗓子叫:

  “营长!营长!你快趴下呀!”

  “现在还趴下干什么?”

  郭祥训斥了他一句,在烟尘里更加快了脚步。话刚说完,一颗炮弹落在身边,黑烟起处,小牛看见郭祥倒在地上。他猛跑过去一看,郭祥的右腿负了重伤,鲜血直往外冒。小牛急忙掏出救急包给他包上,要往回背他,郭祥摆摆手说:

  “不要管我!快去告诉机炮连长:先敲掉最前面的那辆坦克!要快!要抵近去打!”

  “那你怎么办呢?”

  “快去!执行命令!”

  听到郭祥近乎发怒的语气,小牛不敢争辩,只好把冲锋枪一攥,穿过烟雾猛跑过去。这时,机炮连长已经带领他的连进到山脚。小牛传达了营长的命令,机炮连长立刻派了两个火箭筒手,跑步接近公路,接连射出几发火箭炮弹,第一辆坦克被击中了,顿时喷出一大团火,旋卷着黑烟。但是第二辆坦克稍为迟疑了一下,接着向旁边一绕,又继续猛冲过来。其他几辆也随后跟进。

  小牛一心记挂着营长,马上向回跑。等他爬上山坡时,看见郭祥用两个前肘支着身子,拖着一条断腿已经向前爬行了二三十米。在他身后的草地上,留下了一大溜血迹。小牛心疼得不行。

  幸好这时后边上来一副担架。卫生员又把郭祥的腿包扎了一下,然后把他抬上担架。这一切郭祥都没有拒绝。可是,当卫生员抬上他刚要向后返时,郭祥在担架上支起身子,闪着炯炯的目光,说:

  “你们要把我抬到哪里?”

  “到绑扎所去呀!”卫生员说。

  郭祥把头一摆,说:

  “不,抬着我到前面去!”

  两个卫生员和小牛都愣了。其中一个卫生员说:

  “营长!你你……哪有抬着伤号往前面送的?”

  “为什么就不行?”郭祥厉声说,“快!我要坐着担架指挥!”

  小牛急得快要哭出来,摊着两只手说:

  “营长!这个事谁听说过?再说你的伤……”

  郭祥立刻打断他的话说:

  “小牛,你真糊涂!你瞧这是什么时候,要是叫坦克冲过来还得了么?快!执行命令!”

  大家都知道郭祥的脾气,平时嘻嘻哈哈,战斗上可违拗他不得,只好掉转头来,抬起担架朝前面走。敌人的坦克炮仍旧一个劲儿地打在山头上,担架穿行在弥漫的蓝烟里。郭祥用一只臂膀支着身子,半坐在担架上,睁着两只略带红丝的眼睛,机警地观察着战场的变化。……

  担架到了山脚,又黑又瘦的机炮连长吃了一惊:

  “营长!你怎么坐着担架来了?”

  “先不说这个!”郭徉眼望着前面,“不要乱打!你亲自带一门无后坐力炮,先把头几辆坦克敲掉,把路堵住!”

  “是!”连长答应了一声,接着用恳求的语气说,“你先回去吧,营长,我们决不能让坦克过来!”

  “快去!”郭祥把头一摆。

  机炮连长带着一门无后坐力炮飞跑下去,不一时,前面的三辆坦克又被击中起火。郭祥看见坦克后面的步兵己经有些慌乱,脸色微露笑意,又指示机炮连的指导员说:“六〇炮呢?叫他们快楔敌人的步兵!”

  指导员发下命令,敌人的步兵在六〇炮的连续发射中,溃乱了。机炮连的战士们,看见营长亲自坐着担架在前面指挥,又是感动,又是振奋,真是人人奋勇,个个争先,不一时就将敌人的十几辆坦克,击毁的击毁,打伤的打伤,在山口上乱纷纷地摆了一片。郭祥也忘了自己伤口的疼痛,每击中一辆,他就大声喝彩。

  小牛见阵线渐趋稳定,连声叫:

  “营长!这你可该下去了吧!”

  郭祥就像没有听见似的,不予理睬。这时老模范已经上来,看见郭祥半坐在担架上,脸色苍白,又是感动,又是怜惜地说:

  “嘎子!你是怎么搞的?”

  郭祥微微一笑。

  老模范拿出长辈的架势,严厉地说:

  “你赶快给我下去!”

  郭祥欲待分辩,老模范对卫生员挥挥手说:

  “把他抬下去!”

  “下去就下去。”郭祥笑着说,“你发脾气干什么!”

  卫生员得了命令,立刻把担架抬起来。老模范硬扶着郭样躺下,找了一床夹被给他盖上。他向前望望白岩山,向后望望金谷里,不胜留恋。担架已经走出了几步,他又让停下来,望着老模范和机炮连的干部说:

  “我估计敌人还会反扑。解放了的地方,一寸也不能丢。你们可千万要守住呵!……”

  担架离开战场,郭祥精神上一松弛,就觉得伤口钻心般地疼痛,头也昏沉沉的。不知走了多长时间,只听耳旁有人呼叫:

  “郭叔叔!郭叔叔!喝点儿水吧!喝点水吧!……”

  郭祥勉强睁开眼睛,原来担架停在一面悬岸下,有六七个朝鲜妇女架着一口大锅忙着烧水,跟前站着一个短发少女,手里捧着一个大铜碗,正叫他喝水呢。郭祥定睛细瞅了瞅,才看出是白英子。她眼里含着泪花,问:

  “郭叔叔!你的伤很重吧?”

  “不咋的!”郭祥笑着说,“是我一时不注意,腿上碰着了一点儿。”

  白英子伸手要揭他的夹被,郭样用手一拦,紧紧压住被边,笑着说:

  “确实不重!用不了儿天就会好的。”

  白英子一手端着铜碗,一手拿着小勺儿。她舀了一勺水送到郭祥唇边,郭祥欠欠身,没有起得来,只好在枕上喝了。郭祥觉得那水真像甘泉一般甜美,一勺一勺,一直喝下大半碗去。他一面喝,一面问白英子:

  “你妈妈呢?”

  “她带着担架队到前面去了。”

  “那谁照顾阿妈妮呢?”

  “你放心吧,有邻居照顾她。”

  “那好。”郭祥说,“小英子!我负伤的事,你千万不要对她们讲。……”

  担架要起程了,白英子放下铜碗,双手摸着郭祥的手,眼泪汪汪地说:

  “郭叔叔!你这一走,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见面呢?”

  郭祥极力抑制住自己的情感,抚摩着她的头,安慰说:

  “别哭,别哭!不要多长时间我就回来了。……小英子!你是个好孩子,你要好好学习,将来好为人民服务!……”

  担架走了很远,郭祥欠身望望,白英子还呆呆地站在那里。两年前,郭祥在草窝里发现这个无父无母的孤儿,那时她穿着脏污的小裙子,乱蓬蓬的头发上粘着草棒儿,是多么叫人怜惜呵!而现在,她已经长大了,在战争的烈火中长大了,处处英勇果敢,意志坚强,使人感到多么快慰呀!不远处,就是绑扎所,郭祥在这里进行了包扎,打上了护板。接着就被抬上铺着稻草的卡车。此时,天色已经薄暮。汽车沿着宽阔的公路奔驰着,半夜时分才到了野战医院。

  第二天,经过一个戴着眼镜、神态严肃的医生检查,很快就通知他:必须送问祖国治疗。尽管郭祥又拿出他那嬉皮笑脸的手段,一再恳求,但终属无效。何况第五军的医院已经转移到前方,这里是后勤一分部的基地医院。晚饭过后不久,一个男护士、一个女护士就把他抬上担架,向村外走去,郭祥说:

  “你们要把我抬哪儿去呀?”

  “到松街里火车站,送你回祖国呀!”

  郭祥一听“松街里”三个字,心里一跳,猛地想起杨雪经常从松风里到松街里车站运送伤员。杨雪的坟墓就在松风里的南山上。一个隐藏了很长时间的念头来到心际,他问:

  “护士同志!这里有个松风里吗?”

  “你还不知道哇?这个村子就是。”女护士笑着说。

  郭样沉吟了一下,又问:

  “这里有烈士墓吗?”

  “有。还不少呢!”

  “有个护士叫杨雪的,她的墓是不是在这里?”

  “你说的是那个掩护朝鲜孩子牺牲的女护士吧?““是,我说的就是她。”

  “知道,知道。”女护士连声说,“这里的群众每到清明节都给她扫墓,我们还常到那儿过团日呢!……同志,你认识她吗?”

  “认识。”

  “她是你什么人?”  女护士微微偏过头来问。郭祥一时沉默无语。女护士可能觉着问得有点造次,连忙说:

  “是老战友吧?”

  “对对,是老战友。”郭祥接上说。  担架出了松风里,村南有一座松林密布的翠绿的小山。山冈下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被晚霞映得通红。女护十用手冲着山冈一指,说:

  “同志,她的墓就在那里。”

  郭祥在担架上支起身子,深情地望着那座山冈,喃喃自语地说:

  “噢!就在这里。”

  说过,又沉吟了一下,望望两个护士说:

  “护士同志!我有一个请求,不知该提不该提?”

  “你是想到那里看看吧。”女护士说。

  “是。不过就得你们绕一点路。”

  “那没有什么,时间还来得及。”

  “这可就得谢谢你们了!”

  两个护士立刻拐上草丛中的一条小路,走到河边,越过小桥,沿着一道慢坡走了上去。大约又走了六七十步,在几棵高大的红松下,郭祥看见有一个小小的坟头,上面长满了青草,坟前有一座半人高的石碑。碑前的草地上开满了各种野花。还有一株小枫树,上面已经有好几片早红的枫叶,在晚风里轻轻摇曳,就像欢迎他的来临似的。担架在这里停下。女护士指了指,说:

  “这个就是。”

  郭祥支起身子半坐起来,望望石碑,中间刻着一行大字:“国际主义战士杨雪之墓,”;上款是两行小字:“一九五一年五月二十一日,为掩护朝鲜儿童英勇牺牲,时年二十二岁”;下款是一行小字:“松风里群众敬立”。郭祥用手轻轻地抚摩着石碑,一个字一个字地辨认着,默默地念了数遍。顿时,这位童年的伙伴,这位战争中的好友,十几年间的情景,一幕一幕地浮现在眼前,热泪顷刻夺眶而出,像明亮的露珠一般滴落在草叶上,又从草叶上滚落下来……

  在悲痛之中,郭祥仿佛听见耳边叫道:“嘎子哥!别傻哭了!你又不是不懂事儿的。你自己也常说,天底下任何革命斗争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何况我只不过做了一点琐碎的工作,洒了几点鲜血,而我的那腔热血本来就应当是交付人民的。还有什么值得悲痛,值得惋惜的呢?嘎子哥!还是赶快养好伤,顾自己的工作要紧。别的都是小事,只有为人民工作,才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你虽然回国去了,但我在这里,并不寂寞,并不清冷,因为我足在同我们结成生死之谊的朋友的国土。你看那满山的杜鹃花开得不是很鲜艳吗!那就是我们两国战士的热血变成的友谊之花。它将世世代代地开放下去……”

  郭祥在沉思默想着,就近撷了许多金红色的野百合花,用细长的草叶束在一起放在墓前。嘴里默默地念叨着:“再见吧,小雪!我亲爱的同志!”然后才摆摆手,示意护士启程。

  担架赶到松街里车站,已是薄暮时分。车站附近,已经聚集着许多伤员。这里是敌人轰炸重点之一,原来有一道繁华的大街,如今只剩下五六间东倒西歪的空房子,站台和车站早已被炸得荡然无存。满地弹坑,都是填平了又炸,炸了又填,显得坑坑洼洼,起伏不平。护士选择了一块稍平的地方,把担架放下。他们等了一会儿,白天在山洞里待避的火车,才吼叫了几声,喷着白烟从洞里钻了出来。

  郭祥和许多伤员被送到卫生列车的睡铺上。郭样由于失血过多,精神困倦,很快就在火车的颠簸中睡熟了。不知经过了多长时间,郭祥在朦胧中忽然被一阵鼓乐声惊醒。火车正停在一个小站上。车窗外人声嘈杂,灯火通明。其他伤员也都被惊醒了。有的伤员问:“这是怎么回事?”还有的说:“后方怎么这样麻痹呀,也不注意防空了。”郭祥支起身子往车窗外一看,只见站台上挤满了欢腾的人群,有志愿军、人民军的战士,还有朝鲜老百姓、男男女女,人人手里都拿着火把,面带笑容,正围成一个圈儿在唱歌跳舞呢!一个轻伤员从铺上爬起来,把身子探出窗外问:

  “同志!有什么好消息呀?又打了大胜仗吧!”

  只听车窗外一个声音问答说:

  “你们还不知道吗,停战协定签字了,我们胜利了!”

  “什么?你说什么?”这个伤员还有点不大相信。

  下面那个声音又说:

  “今天晚上九点钟,停火生效。你没看见大家正在庆祝吗?”

  这个伤员立刻转过身来,用粗嘎的嗓音高声叫道:

  “同志们!和平已经实现了!我们胜利了!”

  “我们胜利了!”欢呼声一节一节车厢传了开去,整个列车立刻沸腾起来。女护士在车厢里穿梭般地走着,把电灯全扭亮了。轻伤员纷纷从铺上坐起来,谈笑着。

  “哼,我们到底打出了一个和平!”郭祥也喃喃自语地说。

  列车继续向北飞驰。郭祥向窗外望去,沿途到处是灿烂的灯火,好像落地的银河一般。在那黑的田野间,还有一长串长串的火光在移动着,那想必又是欢庆胜利的火把郭祥由于精神过度兴奋,思绪万千,难以人睡。自中国革命胜利以后,在东方发生的一次规模最大的战争,已经以中朝人民的胜利和美帝国主义的可耻失败而告终了。这场战争,对于东方人民和世界人民来说,意义是多么伟大,多么深远呵!在这胜利之夜,郭祥和列车上的伤员们,朝鲜战场上的志愿军战士们,还有祖国大地上的父老兄弟姐妹们,恐怕都处在深深的激动之中吧,恐怕都在静静地思考吧。回想起中国人民这一段奇迹般的战斗历程,真如跨过了一道极其凶险的激流一般,使人感到快慰,对前途充满希望,并且增添了更加强大的信心。……

  郭祥觉得,今天晚上火车司机的情绪也特别高,他把这列车开得就像要飞起来似的。车轮声又是这么富有节奏,铿锵悦耳,简直比音乐家的曲子还要动听,因为这是从他的心里奏出的一支凯旋曲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