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二 周本纪第十二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宋)欧阳修|发布时间:2016-08-05 22:48:38|

世宗睿武孝文皇帝,本姓柴氏,邢州龙冈人也。柴氏女适太祖,是为圣穆皇后。后兄守礼子荣,幼从姑长太祖家,以谨厚见爱,太祖遂以为子。太祖后稍贵,荣亦壮,而器貌英奇,善骑射,略通书史黄老,性沈重寡言。太祖为汉枢密使,荣为左监门卫大将军。太祖镇天雄,荣领贵州刺史、天雄军牙内都指挥使。

  乾祐三年冬,周兵起魏,犯京师,留荣守魏。太祖入立,拜澶州刺史、镇宁军节度使,检校太傅、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荣素为枢密使王峻所忌,广顺三年正月来朝,不得留。既而峻有罪诛,三月,拜荣开封尹,封晋王。是冬,卜以来年正月朔旦有事于南郊,而太祖遇疾,不能视朝者久之。

  显德元年正月丙子,郊,仅而成礼,即以王判内外兵马事。壬辰,太祖崩,秘不发丧。丙申,发丧,皇帝即位于柩前。右监门卫大将军魏仁浦为枢密副使。二月庚戌,回鹘遣使者来。丁卯,冯道为大行皇帝山陵使,太常卿田敏为礼仪使,兵部尚书张昭为卤簿使,御史中丞张煦为仪仗使,开封少尹权判府事王敏为桥道顿递使。汉人来讨,攻自潞州。三月辛巳,大赦。癸未,郑仁诲留守东京。乙酉,如潞州以攻汉。壬辰,次泽州,阅兵于北郊。癸巳,及刘旻战于高原,败之,追及于高平,又败之。丁酉,幸潞州。己亥,侍卫马军都指挥使樊爱能、步军都指挥使何徽伏诛。壬寅,天雄军节度使符彦卿为河东行营都部署。夏四月乙卯,葬神圣文武恭肃孝皇帝于嵩陵。汾州防御使董希颜叛于汉来附。丙辰,辽州刺史张汉超叛于汉来附。辛酉,取岚、宪州。壬戌,立卫国夫人符氏为皇后。取石、泌州。乙丑,冯道薨。庚午,赦潞州流罪以下囚。如太原。忻州监军李勍杀其刺史赵皋,叛于汉来附。五月丙子,代州守将郑处谦叛于汉来附,契丹救汉。丁酉,回鹘使因难敌略来。符彦卿及契丹战于忻口,败绩,先锋都指挥使史彦超死之。六月乙巳,班师。乙丑,次新郑,前拜嵩陵。庚午,至自太原。秋七月庚辰,阅稼于南御庄。癸巳,枢密院直学士、工部侍郎景范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魏仁浦为枢密使。冬十月甲辰,杀左羽林大将军孟汉卿。

  二年春二月,御札求直言。夏五月辛未,宣徽南院使向训、凤翔节度使王景伐蜀。甲戌,大毁佛寺,禁民亲无侍养而为僧尼及私自度者。秋九月丙寅朔,颁铜禁。闰月癸丑,向训克秦州。冬十月辛未,取成州。戊寅,高丽使王子太相融来。取阶州。十一月乙未朔,李谷为淮南道行营都部署以伐唐。戊申,王景克凤州。十二月丙戌,郑仁诲薨。

  三年春正月,增筑京城。庚子,向训留守东京。壬寅,南征。辛亥,侍卫亲军都指挥使李重进及唐人战于正阳,败之。甲寅,重进为淮南道行营都招讨使。二月丙寅,幸下蔡浮桥。壬申,克滁州。甲戌,李景来求成,不答。壬午,景使其臣钟谟来奉表。丙戌,取扬州。辛卯,取泰州。三月庚子,内外马步军都军头袁彦为竹龙都部署。是月,取光、舒、常州。夏四月,常、泰州复入于唐。五月乙卯,至自淮南,赦京师囚。六月壬申,德音赦淮南囚。秋七月,皇后崩。扬、光、舒、滁州复入于唐。八月乙丑,课民种禾及韭。九月丙午,端明殿学士、左散骑常侍王朴为尚书户部侍郎、枢密副使。冬十月辛酉,葬宣懿皇后于懿陵。十一月庚寅,废诸祠不在祀典者。乙巳,杀李景之臣孙晟。

  四年春正月己丑朔,赦非死罪囚。二月甲戌,王朴留守东京。乙亥,南征。三月丁未,克寿州。夏四月己巳,至自寿州。己卯,放降卒八百归于蜀。癸未,追册彭城郡夫人刘氏为皇后。五月丙申,杀密州防御使侯希进。秋八月乙亥,李穀罢,王朴为枢密使。癸未,蜀人来归我濮州刺史胡立。冬十月己巳,王朴留守东京,三司使张美为大内都点检。壬申,南征。十二月乙卯,泗州守将范再遇叛于唐,以其州来降。庚申,濠州团练使郭廷谓以其州来降。丁丑,取泰州。

  五年春正月丁亥,取海州。壬辰,取静海军。丁未,克楚州,守将张彦卿、郑昭业死之。二月甲寅,取雄州。丁卯,如扬州。癸酉,如瓜洲。三月壬午朔,如泰州。丁亥,复如扬州。辛卯,幸迎銮。己亥,克淮南十有四州,以江为界。三月辛亥,李景来买宴。四月庚申,祔五室神主于新庙。壬申,至自淮南,回鹘、达靼遣使者来。六月辛未,放降卒四千六百于唐。秋七月乙酉,水部员外郎韩彦卿市铜于高丽。丁亥,颁《均田图》。九月,占城国王释利因德缦使莆诃散来。冬十月丁酉,括民租。十一月庚戌,作《通礼》、《正乐》。十二月丙戌,罢州县课户、俸户。

  六年春正月,高丽王昭遣使者来。辛酉,女真使阿辨来。三月己酉,甘州回鹘来献玉,却之。庚申,王朴薨。丙寅,宣徽南院使吴延祚留守东京。癸酉,停给铜鱼。甲戌,北征。是月,吴延祚为左骁卫上将军、枢密使。夏四月壬辰,取乾宁军。辛丑,取益津关,以为霸州。癸卯,取瓦桥关,以为雄州。五月乙巳朔,取瀛州。甲戌,至自雄州。六月癸未,立皇后符氏,封子宗训为梁王、宗谊燕国公。戊子,占城使莆诃散来。己丑,范质、王溥参知枢密院事,魏仁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癸巳,皇帝崩于滋德殿。

  恭皇帝,世宗第四子宗训也。世宗即位,大臣请封皇子为王,世宗谦抑久之。及北取三关,遇疾还京师,始封宗训梁王,时年七岁。

  显德六年六月癸巳,世宗崩。甲午,皇帝即位于柩前。癸卯,范质为大行皇帝山陵使,翰林学士窦俨为礼仪使,兵部尚书张昭为卤簿使,御史中丞边归谠为仪仗使,宣徽南院使,判开封府事昝居润为桥道顿递使。秋七月丁未,户部尚书李涛为山陵副使,度支郎中卢亿为判官。八月庚寅,封弟熙让为曹王,熙谨纪王,熙诲蕲王。壬寅,高丽遣使者来。九月丙寅,左骁卫大将军戴交使于高丽。冬十一月壬寅,葬睿武孝文皇帝于庆陵。高丽遣使者来。

  七年春正月甲辰,逊于位。宋兴。

  呜呼,五代本纪备矣,君臣之际,可胜道哉!梁之友珪反,唐戕克宁而杀存乂、从璨,则父子骨肉之恩,几何其不绝矣。太妃薨而辍朝,立刘氏、冯氏为皇后,则夫妇之伦几何其不乖而不至于禽兽矣。寒食野祭而焚纸钱,居丧改元而用乐,杀马延及任圜,则礼乐刑政几何其不坏矣。至于赛雷山、传箭而扑马,则中国几何其不夷狄矣。可谓乱世也欤!而世宗区区五六年间,取秦陇,平淮右,复三关,威武之声震慑夷夏,而方内延儒学文章之士,考制度、修《通礼》、定《正乐》、议《刑统》,其制作之法皆可施于后世。其为人明达英果,论议伟然。即位之明年,废天下佛寺三千三百三十六。是时中国乏钱,乃诏悉毁天下铜佛像以铸钱,尝曰:“吾闻佛说以身世为妄,而以利人为急,使其真身尚在,苟利于世,犹欲割截,况此铜像,岂其所惜哉?”由是群臣皆不敢言。尝夜读书,见唐元稹《均田图》,慨然叹曰:“此致治之本也,王者之政自此始!”乃诏颁其图法,使吏民先习知之,期以一岁,大均天下之田,其规为志意岂小哉!其伐南唐,问宰相李穀以计策;后克淮南,出穀疏,使学士陶穀为赞,而盛以锦囊,尝置之坐侧。其英武之材可谓雄杰,及其虚心听纳,用人不疑,岂非所谓贤主哉!其北取三关,兵不血刃,而史家犹讥其轻社稷之重,而侥幸一胜于仓卒,殊不知其料强弱、较彼我而乘述律之殆,得不可失之机,此非明于决胜者,孰能至哉?诚非史氏之所及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