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本纪第五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脱脱、阿鲁图|发布时间:2016-08-07 23:46:04|

太宗二

  二年春正月丙辰,以德恭为左武卫大将军、判济州,封定安侯;德隆为右武卫大将军、判沂州,封长宁侯。右补阙刘蒙叟通判济州,起居舍人韩俭通判沂州。乙丑,赐德恭、德隆常奉外支钱三百万。

  二月戊寅,权交州留后黎桓遣使来贡。乙未,夏州李继迁诱杀汝州团练使曹光实。己亥,占城遣使来贡。

  三月己未,亲试礼部举人。江南民饥,许渡江自占。

  夏四月乙亥朔,遣使行江南诸州,振饥民及察官吏能否。戊寅,遣忠武军节度使潘美复屯三交口。己卯,诏以帝所生官舍作启圣院。己丑,殿前承旨王著坐监资州兵为奸赃,弃市。庚子,甘露降后苑。辛丑,夏州行营破西蕃息利族,斩其代州刺史折罗遇并弟埋乞,又破保、洗两族,降五十余族。

  五月甲子,幸城南观麦,赐田夫布帛。天长军蝝生。

  六月甲戌朔,河西行营言,获岌罗赋等十四族,焚千余帐。戊子,复禁盐、榷酤。

  秋七月庚申,诏诸道转运使及长吏,宜乘丰储廪以防水旱。

  八月癸酉朔,遣使按问两浙、荆湖、福建、江南东西路、淮南诸州刑狱,仍察官吏勤惰以闻。癸巳,西南奉化王子以慈来贡。是月,瀛、莫二州大水。

  九月丙午,以岁无兵凶,除十恶、官吏犯赃、谋故劫杀外,死罪减降,流以下释之,及蠲江、浙诸州民逋租。庚戌,重九,赐近臣饮于李昉第,召诸王、节度使宴射苑中。是夕,楚王宫火。辛亥,废楚王元佐为庶人、均州安置。丁巳,群臣请留元佐养疾京师,许之。己未,西南蕃王遣使来贡。己巳,禁海贾。

  闰月癸未,太白入南斗。甲申,幸天驷监,赐从臣马。乙未,禁邕管杀人祭鬼及僧人置妻孥。己亥,均州献一角兽。

  冬十月辛丑朔,虑囚。丙午,以天竺僧天息灾、施护、法天并为朝请大夫、试鸿胪少卿。己酉,汴河主粮胥吏坐夺漕军口粮,断腕徇于河畔三日,斩之。甲寅,黎邛部蛮王子来贡。

  十一月壬午,狩于近郊,以所获献太庙,著为令。戊子,祷雪。辛卯,诏在官丁父母忧者并放离任。十二月庚子朔,日有食之。癸卯,南康军言,雪降三尺,大江冰合,可胜重载。丁未,遣中使赐缘边戍卒襦裤。丙辰,门下侍郎兼刑部尚书、平章事宋琪罢守本官。

  三年春正月辛未,右武卫大将军、长宁侯德隆薨,以其弟德彝嗣侯,仍知沂州。庚辰,夜漏一刻,北方有赤气如城,至明不散。己丑,知雄州贺令图等请伐契丹,取燕、蓟故地。庚寅,北伐,以天平军节度使曹彬为幽州道行营前军马步水陆都部署,河阳三城节度使崔彦进副之;侍卫马军都指挥使、彰化军节度使米信为西北道都部署,沙州观察使杜彦圭副之,以其众出雄州;侍卫步军都指挥使、静难军节度使田重进为定州路都部署,出飞狐。戊戌,参知政事李至罢为礼部侍郎。二月壬子,以检校太师、忠武军节度使潘美为云、应、朔等州都部署,云州观察使杨业副之,出雁门。

  三月癸酉,曹彬与契丹兵战固安南,克其城。丁丑,田重进战飞狐北,又破之。潘美自西陉入,与契丹兵遇,追至寰州,执其刺史赵彦辛,辛以城降。辛巳,曹彬克涿州。潘美围朔州,其节度副使赵希赞以城降。癸未,田重进战飞狐北,获其西南面招安使大鹏翼、康州刺史马頵、马军指挥使何万通。乙酉,曹彬败契丹于涿州南,杀其相贺斯。丁亥,潘美师至应州,其节度副使艾正、观察判官宋雄以城降。司门员外郎王延范与秘书丞陆坦、戎城县主簿田辩、术士刘昂坐谋不轨,弃市。庚寅,武宁军节度使、同平章事、岐国公陈洪进卒。辛卯,田重进攻飞狐,其守将吕行德、张继从、刘知进等举城降,以其县为飞狐军。占城国遣使来贡。丙申,进围灵丘,其守将穆超以城降。

  夏四月辛丑,潘美克云州。田重进战飞狐北,破其众。壬寅,曹彬、米信战新城东北,又破之。己酉,田重进再战飞狐北,再破之,杀二将。乙卯,重进至蔚州,其牙校李存璋、许彦钦杀大将萧啜理,执其监城使、同州节度使耿绍忠以城降。

  五月庚午,曹彬之师大败于岐沟关,收众夜渡拒马河,退屯易州,知幽州行府事刘保勋死之。丙子,召曹彬、崔彦进、米信归阙,命田重进屯定州,潘美还代州。徙云、应、寰、朔吏民及吐浑部族,分置河东、京西。会契丹十万众复陷寰州,杨业护送迁民遇之,苦战力尽,为所禽,守节而死。

  六月戊戌朔,日有食之。甲辰,以御史中丞辛仲甫为参知政事。

  秋七月庚午,贬曹彬为右骁卫上将军,崔彦进为右武卫上将军,米信为右屯卫上将军,杜彦圭为均州团练使。应群臣、列校死事及陷敌者,录其子孙。壬午,徙山后降民至河南府、许汝等州。丁亥,以签署枢密院事张齐贤为给事中、知代州。癸巳,阶州福津县有大山飞来,自龙帝峡壅江水逆流,坏民田数百里。甲午,诏改陈王元祐为元僖,韩王元休为元侃,冀王元隽为元份。

  八月丁酉朔,以王沔、张宏并为枢密副使。丁未,大雨,遣使祷岳渎,至夕雨止。剑州民饥,遣使振之,因督捕诸州盗贼。辛亥,降潘美为检校太保,赠杨业太尉、大同军节度使。

  九月丙寅朔,减两京诸州系囚流以下一等,杖罪释之。赐所徙寰、应、蔚等州民米,升、宣等十四州雍熙二年官所振贷并蠲之。戊寅,赐北征军士阵亡者家三月粮。

  冬十月甲辰,以陈王元僖为开封尹。壬子,高丽国王遣使来贡。庚申,诏以权静海军留后黎桓为本军节度。

  十一月丙戌,幸建隆观、相国寺祈雪。十二月乙未朔,大雨雪,宴群臣玉华殿。己亥,定州田重进入契丹界,攻下岐沟关。壬寅,契丹败刘廷让军于君子馆,执先锋将贺令图,高阳关部署杨重进死之。壬子,建房州为保康军,以右卫上将军刘继元为节度使。代州副部署卢汉赟败契丹于土镫堡,斩获甚众,杀监军舍利二人。是岁,寿州大水,濮州蝗。

  四年春正月甲子朔,不受朝,群臣诣阁拜表称贺。己卯,遣使按问西川、岭南、江浙等路刑狱。丙戌,诏:"应行营将士战败溃散者并释不问,缘边城堡备御有劳可纪者所在以闻。瘗暴骸,死事者廪给其家,录死事文武官子孙。蠲河北雍熙三年以前逋租,敌所蹂践者给复三年,军所过二年,余一年。"二月丙申,以汉南国王钱俶为武胜军节度使,徙封南阳国王。丁酉,缮治河北诸州、军城隍。甲寅,钱俶改封许王。

  三月庚辰,诏申严考绩。

  夏四月癸巳朔,以御史中丞赵昌言为右谏议大夫、枢密副使。乙未,诏诸州郡暑月五日一涤囹圄,给饮浆,病者令医治,小罪即决之。丁未,幸金明池观水嬉,遂习射琼林苑,登楼,掷金钱缯彩于楼下,纵民取之。并水陆发运为一司。

  五月丙寅,遣使市诸道民马。庚辰,改殿前司日骑为捧日,骁猛为拱辰,雄勇为神勇,上铁林为殿前司虎翼,腰弩为神射,侍卫步军司铁林为侍卫司虎翼。丁亥,诏诸州送医术人校业太医署。赐诸将阵图。

  六月丁酉,以右骁卫上将军刘廷让为雄州都部署。戊戌,以彰国军节度使、驸马都尉王承衍为贝、冀都部署,郭守文及郢州团练使田钦祚并为北面排阵使。庚子,定国军节度使崔翰复为高阳关兵马都部署。是月,鄜州献马,前足如牛。

  秋七月丙寅,幸讲武池观鱼。是月,置三班院。

  八月庚子,免诸州吏所逋京仓米二十六万七千石。

  九月癸亥,校医术人,优者为翰林学生。

  冬十月丙午,流雄州都部署刘廷让于商州。壬子,左仆射致仕沈伦薨。

  十一月庚辰,诏以实数给百官奉。十二月壬寅,幸建隆观、相国寺祈雪。庚戌,畋近郊。丁巳,大雨雪。

  端拱元年春正月己未朔,不受朝,群臣诣阁拜表称贺。乙亥,亲耕籍田。还,御丹凤楼,大赦,改元。除十恶、官吏犯赃至杀人者不赦外,民年七十以上赐爵一级。癸未,幸玉津园习射。乙酉,禁用酷刑。是月,澶州黄河清。

  二月乙未,改左、右补阙为左、右司谏,左、右拾遗为左、右正言。丙申,禁诸州献珍禽奇兽。己亥,诏瀛州民为敌所侵暴者赐三年租,复其役五年。庚子,以籍田,开封尹、陈王元僖进封许王,元侃襄王,元份越王,钱俶邓王,中书门下平章事李昉为尚书右仆射,参知政事吕蒙正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枢密使王显加检校太傅,给事中、许国公赵普守太保兼侍中,参加政事辛仲甫加户部侍郎,枢密副使赵昌言加工部侍郎,枢密副使王沔为参知政事,御史中丞张宏为枢密副使,余内外并加恩。甲辰,升建州为建宁军节度。庚戌,以子元偓为左卫上将军、徐国公,元偁为右卫上将军、泾国公。

  三月甲戌,贬枢密副使赵昌言为崇信军行军司马。乙亥,郑州团练使侯莫陈利用坐不法,配商州禁锢,寻赐死。癸未,幸玉津园习射。废水陆发运司。

  夏四月丁亥,赐京城高年帛。己丑,加高丽国王治、静海军节度使黎桓并检校太尉。

  五月辛酉,置秘阁于崇文院。辛未,感德军节度使李继捧赐姓赵氏,名保忠。壬申,以保忠为定难军节度使。闰五月辛卯,以洺州防御使刘福为高阳关兵马都部署,濮州防御使杨赞为贝州兵马都部署。乙未,赐诸州高年爵公士。丁酉,交州黎桓遣使来贡。壬寅,亲试礼部进士及下第举人。

  六月丙辰朔,右领军卫大将军陈廷山谋反,伏诛。丁丑,改湖南节度为武安军节度。亲试进士、诸科举人。

  秋七月丙午,除西川诸州盐禁。辛亥,忠武军节度使潘美知镇州。

  八月乙卯,寿星见丙地。甲子,以宣徽南院使郭守文为镇州路都部署。戊寅,太师、邓王钱俶薨,追封秦国王,谥忠懿。庚辰,幸太学,命博士李觉讲《易》,赐帛,遂幸玉津园习射。是月,凤凰集广州清远县廨合欢树,树下生芝三茎。

  九月乙酉朔,以侍卫马军都指挥使李继隆为定州都部署。

  冬十月壬午,以侍卫步军都指挥使戴兴为澶州都部署。癸未,诏罢游猎,五方所畜鹰犬并放之,诸州毋以为献。

  十一月甲申朔,高丽王遣使来贡。己丑,郭守文破契丹于唐河。十二月辛未,以夏州蕃落使李继迁为银州刺史,充洛苑使。

  二年春正月癸未朔,不受朝,群臣诣阁拜表称贺。壬辰,以涪州观察使柴禹锡为澶州兵马部署。癸巳,诏议北伐。

  二月壬子朔,令河北东、西路招置营田。癸丑,诏录将校官吏功及死事使臣、官吏子孙,士卒廪给其家三月。平塞、天威、平定、威虏、静戎、保塞、宁边等军,祁、易、保、定、镇、邢、赵等州民,除雍熙四年正月丙戌诏给复外,更给复二年;霸、代、洺、雄、莫、深等州,平虏、岢岚军,更给复一年。戊午,罢乘传银牌,复给枢密院牒。以太仓粟贷京畿饥民。癸亥,作方田。戊辰,以国子监为国子学。

  三月辛卯,命高琼为并、代都部署。壬寅,亲试礼部举人。

  夏四月丁巳,置富顺监。辛未,幸赵普第视疾。

  五月戊戌,以旱虑囚,遣使决诸道狱。是夕,雨。

  秋七月甲申,以知代州张齐贤为刑部侍郎、枢密副使,盐铁使张逊为宣徽北院使、签署枢密院事。戊子,有彗出东井,上避正殿,减常膳。辛丑,契丹犯威虏军,崇仪使尹继伦击破之,杀其相皮室,大将于越遁去。

  八月丙辰,大赦,是夕,彗不见。癸亥,诏作开宝寺舍利塔成。

  九月壬午,邛部川、山后百蛮来贡。

  冬十月辛未,以定难军节度使赵保忠同平章事。以岁旱、彗星谪见,诏曰:"朕以身为牺牲,焚于烈火,亦未足以答谢天谴。当与卿等审刑政之阙失、稼穑之艰难,恤物安人,以祈玄祐。"十二月辛亥,置三司都磨勘官。丙辰,大雨雪。庚申,诏令四方所上表祗称皇帝。群臣请复尊号,不许。辛酉,上法天崇道文武皇帝,诏去"文武"二字,余许之。三佛齐国遣使来贡。

  淳化元年春正月戊寅朔,减京畿系囚流罪以下一等。改元,内外文武官并加勋阶爵邑,中书舍人、大将军以上各赐一子官。赐鳏寡孤独钱,除逋负。受尊号,改乾明节为寿宁节。戊子,诏作清心殿。

  二月丁未朔,除江南、两浙、淮西、岭南诸州渔禁。己酉,改大明殿为含光殿。

  三月丙子朔。乙未,幸西京留守赵普第视疾。

  夏四月庚戌,遣中使诣五岳祷雨,虑囚,遣使分决诸道狱。甲寅,诏尚书省四品、两省五品以上举转运使及知州、通判。五溪蛮田汉权来附。戊午,建婺州为保宁军节度。丙寅,命殿前副都指挥使戴兴为镇州都部署。

  五月甲午,给致仕官半奉。辛卯,置详覆、推勘官。

  六月丙午,罢中元、下元张灯。庚午,太白昼见。

  秋七月丁丑,太白复见。是月,吉、洪、江、蕲、河阳、陇城大水。开封、陈留、封丘、酸枣、鄢陵旱,赐今年田租之半,开封特给复一年。京师贵籴,遣使开廪减价分粜。

  八月乙巳,毁左藏库金银器皿。己巳,禁川峡、岭南、湖南杀人祀鬼,州县察捕,募告者赏之。庚午,西南蕃主使其子龙汉兴来贡。是月,京兆长安八县旱,赐今年租十之六。蠲舒州宿松等三处鱼池税。

  九月辛巳,荧惑入太微垣。大宴崇政殿。禁川峡民父母在出为赘婿。是月,蠲沧、单、汝三州今年租十之六。

  冬十月甲辰,交州黎桓遣使来贡。乙巳,荧惑陵左执法。乙丑,知白州蒋元振、知须城县姚益恭并以清干闻,下诏褒谕,赐粟帛。是月,以乾郑二州、河南寿安等十四县旱,州蠲今年租十之四,县蠲其税。

  十一月戊戌,太白昼见。是月,蠲大名府管内今年租十之七。十二月乙巳,占城遣使来贡。乙卯,高丽国遣使来贡。辛酉,诏中外所上书疏及面奏制可者,并下中书、枢密、三司中覆颁行。是岁,洪、吉、江、蕲诸州水,河阳大水。曹、单二州有蝗,不为灾。开封、大名管内及许、沧、单、汝、乾、郑等州,寿安、长安、天兴等二十七县旱。深冀二州、文登牟平两县饥。

  二年春正月壬申朔,不受朝,群臣诣阁拜表称贺。丙子,遣商州团练使翟守素帅兵援赵保忠于夏州。乙酉,置内殿崇班、左右侍禁,改殿前承旨为三班奉职。丙戌,荧惑犯房。己丑,诏陕西诸州长吏设法招诱流亡,复业者计口贷粟,仍给复二年。

  二月癸丑,尽易宫殿彩绘以赭垩。监察御史祖吉坐知晋州日为奸赃,弃市。乙丑,斩夔州乱卒谢荣等百余人于市。

  闰月辛未朔,日有食之。戊寅,祷雨。丁亥,诏内外诸军,除木枪、弓弩矢外不得蓄他兵器。己丑,诏京城蒲博者,开封府捕之,犯者斩。命近臣兼差遣院流内铨。是月,河水溢,鄄城县蝗,汴河决。

  三月乙卯,幸金明池,御龙舟,遂幸琼林苑宴射。己巳,以岁蝗旱祷雨弗应,手诏宰相吕蒙正等:"朕将自焚,以答天谴。"翌日而雨,蝗尽死。

  夏四月庚午,罢端州贡砚。辛巳,以张齐贤、陈恕并参知政事,张逊兼枢密副使,温仲舒、寇准并为枢密副使。是月,河水溢,虞乡等七县民饥。

  五月己亥朔,诏减两京诸州系囚流以下一等,杖罪释之。庚子,置诸路提点刑狱官。丙辰,左正言谢泌以敢言擢右司谏,赐金紫,钱三十万。

  六月甲戌,忠武军节度使、同平章事潘美卒。命张永德为并、代都部署。乙酉,以汴水决浚仪县,帝亲督卫士塞之。庚寅,禁陕西缘边诸州阑出生口。是月,楚丘、鄄城、淄川三县蝗,河水、汴水溢。

  秋七月己亥,诏陕西缘边诸州饥民鬻男女入近界部落者,官赎之。李继迁奉表请降,以为银州观察使,赐国姓,改名保吉。是月,乾宁军蝗,许、雄、嘉三州大水。

  八月己卯,置审刑院。己丑,雅州言登辽山崩。

  九月丁酉朔,户部侍郎、参知政事王沔,给事中、参知政事陈恕并罢守本官。己亥,中书侍郎兼户部尚书、平章事吕蒙正罢为吏部尚书,以右仆射李昉、参知政事张齐贤并平章事,翰林学士贾黄中、李沆并为给事中、参知政事。帝飞白书"玉堂之署"四字,以赐翰林承旨苏易简。壬寅,邛部川蛮来贡。癸卯,罢枢密使王显为崇信军节度使。甲辰,以张逊知枢密院事,温仲舒、寇准同知院事。

  十一月丙申朔,复百官次对。乙巳,罢京城内外力役土功。己酉,幸建隆观、相国寺祈雪。十二月丙寅朔,行入阁仪。乙亥,赐秦州童子谭孺卿本科出身。癸未,保康军节度使刘继元卒,追封彭城郡王。大雨,无冰。是岁,女真表请伐契丹,诏不许,自是遂属契丹。大名、河中,绛、濮、陕、曹、济、同、淄、单、德、徐、晋、辉、磁、博、汝、兖、虢、汾、郑、亳、庆、许、齐、滨、棣、沂、贝、卫、青、霸等州旱。

  三年春正月癸卯,大雨雪。乙巳,诏常参官举可任升朝官者。丙午,诏宰相、侍从举可任转运使者。

  二月乙丑朔,日有食之。

  三月乙未朔,以赵普为太师,封魏国公。戊戌,亲试礼部举人。辛丑,亲试诸科举人。戊午,以高丽宾贡进士四十人并为秘书省秘书郎,遣还。庚申,帝幸金明池观水戏,纵京城观者,赐高年白金器皿。

  夏四月丁丑,诏江南、两浙、荆湖吏民之配岭南者还本郡禁锢。癸未,上作《刑政》、《稼穑》诗赐近臣。

  五月甲午朔,御文德殿,百官入阁。壬寅,诏御史府所断徒罪以上狱具,令尚书丞郎、两省给舍一人虑问。丁未,户部郎中田锡、通判殿中丞郭渭坐稽留刑狱,并责州团练副使,不签署州事。戊申,诏太医署良医视京城病者,赐钱五十万具药,中黄门一人按视之。己酉,以旱,遣使分行诸路决狱。是夕,雨。辛亥,置理检司。甲寅,诏作秘阁。

  六月丁丑,大风,昼晦,京师疫解。戊寅,虑囚。甲申,飞蝗自东北来,蔽天,经西南而去。是夕,大雨,蝗尽死。庚寅,以殿前都虞候王昭远为并、代兵马都部署。辛卯,置常平仓。

  秋七月己酉,太师、魏国公赵普薨,追封真定王。是月,许、汝、兖、单、沧、蔡、齐、贝八州蝗,洛水溢。

  八月戊辰,以秘阁成,赐近臣宴。壬申,召终南山隐士种放,不至。庚辰,阇婆国遣使来贡。丁丑,释岭南东、西路罚作荷校者。

  九月丙申,遣官祈晴京城诸寺观。甲寅,幸天驷监,赐从臣马。乙卯,群臣上尊号曰法天崇道明圣仁孝文武皇帝,凡五表,终不许。

  冬十月辛酉朔,折御卿进白花鹰,放之,诏勿复献。戊寅,始置京朝、幕职、州县官考课,并校三班殿最。戊子,高丽、西南蕃皆遣使来贡。

  十一月己亥,许王元僖薨。甲申,虑囚,降徒流以下一等,释杖罪。赵保忠贡鹘,号"海东青",还之。己未,禁两浙诸州巫师。置三司主辖收支官。是月,蔡州建安大火。十二月丁卯,大雨雪。己卯,占城国王杨陀排遣使来贡。是月,雄州言大火。是岁,润州丹徒县饥,死者三百户。

  四年春正月庚寅朔,享太室,群臣诣斋宫拜表称贺。辛卯,祀天地于圜丘,以宣祖、太祖配,大赦。乙未,大雨雪。高丽国遣使来贡。乙巳,藏才西族首领罗妹以良马来献。

  二月己未朔,日有食之。壬戌,召赐京城高年帛,百岁者一人加赐涂金带。是日,雨雪,大寒,再遣中使赐孤老贫穷人千钱、米炭。置昭宣使。癸亥,废沿江榷货八务。乙丑,加高丽国王王治检校太师,静海军节度使黎桓封交阯郡王。己卯,诏以江、浙、淮、陕饥,遣使巡抚。诏分遣近臣巡抚诸道,有可惠民者得便宜行事,吏罢软、苛刻者上之,诏令有未便者附传以闻。丙戌,置审官院、考课院。永康军青城县民王小波聚徒为寇,杀眉州彭山县令齐元振。是月,商州大雨雪。

  三月壬子,诏权停贡举。

  四月己卯,诸司奉行公事不得辄称圣旨。

  五月戊申,罢盐铁、户部、度支等使,置三司使。

  六月戊午朔,诏中丞己下皆亲临鞫狱。丙寅,吏部侍郎、平章事张齐贤罢为尚书左丞。壬申,宣徽北院使、知枢密院事张逊贬右领军卫将军,右谏议大夫、同知院事寇准罢守本官。以涪州观察使柴禹锡为宣徽北院使、知枢密院事,枢密直学士吕端参知政事,刘昌言同知枢密院事。戊寅,初复给事中封驳。

  七月丁酉,大雨。戊戌,复沿江务,置诸路茶盐制置使。

  八月丙辰朔,日有食之。癸酉,以向敏中、张咏始同知银台、通进司,视章奏案牍以稽出入。

  九月丙申,诏诸杂除禁锢人,州县有阙,得次补以责效,能自新勤干者具闻再叙。乙巳,以给事中封驳隶银台、通进司。丙午,命侍从举任才堪五千户以上县令者二人。自七月雨,至是不止。是月,河水溢,坏澶州。江溢,陷涪州。诏溺死者给敛具,澶人千钱涪人铁钱三千,仍发廪以振。

  冬十月壬戌,罢诸路提点刑狱司。庚午,始分天下州县为十道,两京为左右计,各署判官领之,置三司使二员。辛未,右仆射、平章事李昉,给事中、参知政事贾黄中、李沆,左谏议大夫、同知枢密院事温仲舒并罢守本官。以吏部尚书吕蒙正平章事,翰林学士苏易简为给事中参知政事;枢密都承旨赵镕为宣徽北院使,枢密直学士向敏中为右谏议大夫,并同知枢密院事。丁丑,以右谏议大夫赵昌言为给事中、参知政事。辛巳,遣使按行畿县,民田被水者蠲其租。是月,河决澶州,西北流入御河。

  闰月辛卯,幸水硙观鱼。己酉,置三司总计度使。

  十一月丁巳,万安州献六眸龟。癸酉,还陇西州所献白鹰。十二月辛丑,大雨雪。戊申,西川都巡检使张玘与王小波战江原县,死之。小波中流矢死,众推其党李顺为帅。

  五年春正月甲寅朔,不受朝,群臣诣阁拜表称贺。戊午,李顺陷汉州,已未,陷彭州。乙丑,虑囚,流罪以下释之。己巳,李顺陷成都,知府郭载奔梓州,顺入据之,贼兵四出攻劫州县。遣使振宋、亳、陈、颍州饥民,别遣决诸路刑狱,应因饥劫藏粟,诛为首者,余减死。癸酉,以侍卫马军都指挥使李继隆为河西行营都部署,讨李继迁。甲戌,命昭宣使王继恩为两川招安使,讨李顺。诏诸州能出粟贷饥民者赐爵。辛巳,诏除两京诸州淳化三年逋负。

  二月乙未,李顺分攻剑州,都监西京作坊副使上官正、成都监军供奉官宿翰合击,大破之,斩馘殆尽。丙午,幸南御庄观稼。己酉,以益王元杰为淮南、镇江等军节度使,徙封吴王。辛亥,诏除剑南东西川、峡路诸州主吏民卒淳化五年以前逋负。

  三月乙亥,赵保忠为赵保吉所袭,奔还夏州,指挥使赵光嗣执之以献,李继隆帅师入夏州。交阯郡王黎桓遣使来贡。

  夏四月壬午朔,诏除天下主吏逋负。甲申,削赵保吉所赐姓名。丙戌,置起居院,初复起居注。以国子学复为国子监。辛卯,虑囚。大食国王遣使来贡。戊戌,赦诸州,除十恶、故劫杀、官吏犯正赃外,降死罪以下囚。己亥,王继恩帅师过绵州,贼溃走,追杀及溺死者甚众。庚子,复绵州。内殿崇班曹习破贼于老溪,复阆州。绵州巡检使胡正远帅兵进击,复巴州。壬寅,西川行营击贼于研口砦,破之,复剑州。癸卯,大雨。

  五月丁巳,西川行营破贼十万众,斩首三万级,复成都,获贼李顺。其党张余复攻陷嘉、戎、泸、渝,涪、忠、万、开八州,开州监军秦传序死之。丙寅,河西行营送赵保忠至阙下,释其罪,授右千牛卫上将军,封宥罪侯。己巳,以知梓州张雍、都巡检使卢斌尝坚守却贼,斌进击解阆州围,遂平蓬州,雍加给事中,斌领成州刺史。以少府监雷有终为谏议大夫、知成都府。庚午,贼攻夔州,峡路都大巡检白继赟、夔州巡检使解守颙大败其众于西津口,斩首二万级,获舟千余艘。辛未,降成都府为益州。壬申,右仆射李昉以司空致仕。甲戌,诏利州、兴元府、洋州西县民并给复一年。丙子,磔李顺党八人于凤翔市。庚辰,初伏,帝亲书绫扇赐近臣。

  六月辛卯,诏赦李顺胁从诖误。是月,都城大疫,分遣医官煮药给病者。贼攻施州,指挥使黄希逊击走之。戊戌,峡路行营破贼于广安军,又破贼张罕二万众于嘉陵江口,又破于合州西方溪,俘斩甚众。戊申,以侍卫步军都指挥使高琼为镇州都部署。贼攻陵州,知州张旦击破之。高丽遣使,以契丹来侵乞师。

  秋七月辛亥朔,贼攻眉州,知州李简等坚守逾月,贼引去。癸亥,置江、淮、两浙发运使。丙寅,除两浙诸州民钱俶日逋负。甲戌,置威塞军。乙亥,李继迁遣使来贡。

  八月甲申,诏有司讲求大射仪注。癸巳,以内班为黄门。甲午,置宣政使,以宦者昭宣使王继恩为之。乙未,诏释剑南、峡路诸州亡命。戊戌,以通远军复为环州,置清远军。庚子,大雨。贝州言骁捷卒劫库兵为乱,推都虞候赵咸雍为帅,转运使王嗣宗率屯兵击败之,擒咸雍,磔于市。辛丑,诏遣知益州张咏赴部,得便宜从事。癸卯,以参知政事赵昌言为西川、峡路招安马步军都部署,寻诏昌言驻凤翔,遣内侍押班卫绍钦往行营指挥军事。峡路行营破贼帅张余,复云安军。李继迁使其弟奉表待罪。

  九月庚戌朔,户部尚书辛仲甫以太子少保致仕。甲寅,赐三司钱百万,募能言司事之利便者,量事赏之,尽则再给以备赏。己未,罢诸州榷酤。改黄门院为内侍省,以黄门班院为内侍省内侍班院,入内黄门班院为内侍省入内侍班院。辛酉,遣使分行宋、亳、陈、颍、泗、寿、邓、蔡等州按行民田,被水及种莳不及者并蠲其租。壬申,以襄王元侃为开封尹,改封寿王。大赦,除十恶、故谋劫斗杀、官吏犯正赃外,诸官先犯赃罪配隶禁锢者放还。乙亥,以左谏议大夫寇准参知政事。丁丑,以蜀部渐平,下诏罪己。戊寅,西川行营言卫绍钦破贼于学射山,别将杨琼复蜀州,曹习等又破贼于安国镇,诛其帅马太保。

  冬十月庚辰,诏释殿前司逃军亲属之禁锢者。西川行营指挥使张嶙杀其将王文寿以叛,遣使招抚其众,遂共斩嶙首以降。乙未,杨琼等复邛州。乙巳,改青州平卢军为镇海军,杭州镇海军为宁海军。

  十一月庚戌,遣使谕李继迁,赐以器币、茶药、衣服。丙辰,赐近臣飞白书。庚申,诏江南西路及荆湖南北路、岭南溪洞接连及蕃商、外国使诱子女出境者捕之。癸亥,贼攻眉州,崇仪使宿翰等击败之,斩其伪中书令吴蕴。丙寅,幸国子监,赐直讲孙奭绯鱼,因幸武成王庙,复幸国子监,令奭讲《尚书》,赐以束帛。大寒,赐禁卫诸军缗钱有差。十二月戊寅朔,日当食,云阴不见。辛巳,命枢密直学土张鉴、西京作坊副使冯守规安抚西川。丙戌,命诸王畋近郊。弛忠、靖二州刑徒。庚寅,宿翰等引兵趋嘉州,伪知州王文操以城降。乙未,秘书丞张枢坐知荣州降贼,弃市。辛丑,以三司两京、十道复归三部,各置使一员,每部置判官、推官、都监,分勾院为三。

  至道元年正月戊申朔,改元,赦京畿系囚,流罪以下递降一等,杖罪释之。蠲诸州逋租,蠲陕西诸州去年秋税之半。丙辰,诏作上清宫成。丁巳,凉州吐蕃当专以良马来献。戊午,占城国王杨陀排遣使来贡。辛酉,上御乾元门观灯。癸亥,契丹大将韩德威诱党项勒浪、嵬族自振武犯边,永安节度使折御卿邀击,败之于子河〈氵義〉,勒浪等乘乱反击德威,遂杀其将突厥大尉、司徒、舍利等,获吐浑首领一人,德威仅以身免。戊辰,以翰林学士钱若水为右谏议大夫、同知枢密院事,枢密副使刘昌言罢为给事中。以宣祖旧第作洞真宫成。甲戌,李继迁遣使以良马、橐驼来贡。

  二月甲申,命宰相祷雨。令川峡诸州瘗暴骸。戊戌,以旱虑囚,减流罪以下。丙午,雨。嘉州函贼帅张余首送西川行营,余党悉平。蠲襄、唐、均、汝、随、邓、归、峡等州去年逋租。振亳州、房州、光化军饥,遣使贷之。

  三月庚申,诏求直言。辛酉,以会州观察使、知清远军田绍斌为灵州兵马都部署。己巳,废邵武军归化县金坑。

  夏四月癸未,吏部尚书、平章事吕蒙正罢为右仆射,以参知政事吕端为户部侍郎、平章事。宣徽北院使、知枢密院事柴禹锡罢为镇宁军节度使,参知政事苏易简为礼部侍郎,以翰林学士张洎为给事中、参知政事。甲申,以宣徽北院使、同知枢密院事赵镕知枢密院事。乙酉,契丹犯雄州,知州何承矩击败之,斩其铁林大将一人。辛丑,遣使分决诸路刑狱,劫贼止诛首恶,降流罪以下一等。壬寅,虑囚。甲辰,大雨,雷电。开宝皇后宋氏崩。

  六月乙酉,购求图书。丙戌,遣使谕李继迁,授以鄜州节度使,继迁不奉诏。丁亥,以银州左都押衙张浦为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工部尚书、郑州刺史兼御史大夫,充本州团练使。己亥,许士庶工商服紫。是月,大热,民有暍死者。

  秋七月丙寅,除陈、许等九州及光化军今年夏税。

  八月壬辰,诏立寿王元侃为皇太子,改名恒,兼判开封府。大赦,文武常参官子为父后见任官者,赐勋一转。癸巳,以尚书左丞李至、礼部侍郎李沆并兼太子宾客。癸卯,禁西北缘边诸州民与内属戎人昏娶。

  九月丙午,西南蕃牂牁诸蛮来贡,诏封西南蕃主龙汉〈王尧〉为归化王。丁卯,御朝元殿册皇太子。庚午,清远军言李继迁入寇,率兵击走之。

  冬十月甲戌朔,皇太子让宫僚称臣,许之。乙丑,陕西转运使郑文宝坐挠边,责授蓝田县令。

  十一月己未,阅武使殿。是月,以峰州团练使上官正、右谏议大夫雷有终并为西川招安使,召王继恩归阙。十二月甲戌,群臣奉表加上尊号曰法天崇道上圣至仁皇帝,凡五上,不许。契丹犯边,折御卿率兵御之,卒于师。斩马步军都军头孙赞于军中。庚辰,新浑仪成。

  二年春正月辛亥,祀天地于圜丘,大赦,中外文武加恩。丁卯,废诸州司理判官。

  二月壬申朔,司空致仕李昉薨。戊寅,以越王元份为杭州大都督兼领越州,吴王元杰为扬州大都督兼领寿州。己卯,以徐国公元偓为洪州都督、镇南军节度使,泾国公元偁为鄂州都督、武清军节度使。庚辰,以御史中丞李昌龄为给事中、参知政事。辛巳,以吕蒙正为左仆射,宋琪为右仆射。乙未,定任子官制。

  三月丙寅,以京师旱,遣中使祷雨。戊辰,命宰臣祀郊庙、社稷祷雨。

  夏四月甲戌,命侍卫马军都指挥李继隆为环、庆等州都部署,殿前都虞候范廷召副之,讨李继迁。癸未,雨。

  五月癸卯,李继迁寇灵州。

  六月戊戌,黔州言蛮寇盐井,巡检使王惟节战死。是月,亳州蝗。

  秋七月己亥朔,命殿前都指挥使王超为夏、绥、麟、府州都部署。庚子,诏作寿宁观成。丙寅,给事中、参知政事寇准罢守本官。戊辰,蠲峡路诸州民去年逋租。是月,汴水决谷熟县,许、宿、齐三州蝗抱草死。

  闰月庚寅,诏江、浙、福建民负人钱没入男女者还其家,敢匿者有罪。

  八月辛丑,密州言蝗不为灾。

  九月戊寅,右仆射宋琪薨。诏川峡诸州民家先藏兵器者,限百日悉送官,匿不以闻者斩。己卯,夏州、延州行营言破李继迁于乌白池,获未幕军主、吃啰指挥使等二十七人,继迁遁。甲申,会州观察使、环庆副都部署田绍斌贬右监门卫率府副率、虢州安置。丙戌,秦、晋诸州地昼夜十二震。丙申,诏废衢州冶。

  冬十月己未,诏以池州新铸钱监为永丰监。

  十一月丁卯朔,增司天新历为一百二十甲子。戊寅,置签署提点枢密、宣徽院诸房公事。辛卯,许州群盗劫郾城县居民,巡检李昌习斗死,都巡检使王正袭击之,获贼首宋斌及余党,皆斩于市。甲午,禁淮南通行盐税。十二月,命宰相以下百官诣诸寺观祷雪。甲寅,雨雪。大有年。是岁,处州稻再熟。

  三年春正月丙子,以户部侍郎温仲舒、礼部侍郎王化基并参知政事,给事中李惟清同知枢密院事,参知政事张洎罢为刑部侍郎。乙酉,孝章皇后陪葬永昌陵。辛卯,以侍卫马步军都虞候傅潜为延州路都部署,殿前都虞候王昭远为灵州路都部署。

  二月丙申朔,灵州行营破李继迁。辛丑,帝不豫。甲辰,降京畿死罪囚,流以下释之。壬戌,大食、宾同陇国并来贡。

  三月丁卯,占城国来贡。壬辰,不视朝。癸巳,追班于万岁殿,宣诏令皇太子柩前即位。是日崩,年五十九。在位二十二年,殡于殿之西阶。群臣上尊谥曰神功圣德文武皇帝,庙号太宗。十月己酉,葬永熙陵。

  赞曰:帝沈谋英断,慨然有削平天下之志。既即大位,陈洪进、钱俶相继纳土。未几,取太原,伐契丹,继有交州、西夏之役。干戈不息,天灾方行,俘馘日至,而民不知兵;水旱螟蝗,殆遍天下,而民不思乱。其故何也?帝以慈俭为宝,服浣濯之衣,毁奇巧之器,却女乐之献,悟畋游之非。绝远物,抑符瑞,闵农事,考治功。讲学以求多闻,不罪狂悖以劝谏士,哀矜恻怛,勤以自励,日晏忘食。至于欲自焚以答天谴,欲尽除天下之赋以纾民力,卒有五兵不试、禾稼荐登之效。是以青、齐耆耋之叟,愿率子弟治道请登禅者,接踵而至。君子曰:"得乎丘民而为天子",帝之谓乎?故帝之功德,炳焕史牒,号称贤君。若夫太祖之崩不逾年而改元,涪陵县公之贬死,武功王之自杀,宋后之不成丧,则后世不能无议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