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本纪第六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脱脱、阿鲁图|发布时间:2016-08-07 23:47:54|

真宗一

  真宗应符稽古神功让德文明武定章圣元孝皇帝,讳恒,太宗第三子也。母曰元德皇后李氏。初,乾德五年,五星从镇星聚奎。明年正月,后梦以裾承日,有娠,十二月二日生于开封府第,赤光照室,左足指有文成"天"字。幼英睿,姿表特异,与诸王嬉戏,好作战阵之状,自称元帅。太祖爱之,育于宫中。尝登万岁殿,升御榻坐,太祖大奇之,抚而问曰:"天子好作否?"对曰:"由天命耳。"比就学受经,一览成诵。初名德昌,太平兴国八年,授检校太保、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封韩王,改名元休。端拱元年,封襄王,改元侃。淳化五年九月进封寿王,加检校太傅、开封尹。至道元年八月立为皇太子,改今讳,仍判府事。故事,殿庐幄次在宰相上,宫僚称臣,皆推让弗受。见宾客李至、李沆,必先拜,迎送降阶及门。开封政务填委,帝留心狱讼,裁决轻重,靡不称惬,故京狱屡空,太宗屡诏嘉美。

  三年三月,太宗崩,奉遗制即皇帝位于柩前。

  夏四月乙未,尊皇后为皇太后,赦天下,常赦所不原者咸除之。丙申,群臣请听政,表三上,从之。戊戌,始见群臣于崇政殿西序,寻赐器币。癸卯,门下侍郎兼兵部尚书、平章事吕端加右仆射。弟越王元份进封雍王,吴王元杰进封兖王,并兼中书令。徐国公元偓进封彭城郡王,泾国公元偁进封安定郡王,并同平章事。元俨封曹国公。侄阆州观察使惟吉为武信军节度使。侍卫马步军都虞候傅潜、殿前都指挥使王超、侍卫马军都指挥使李继隆、侍卫步军都指挥使高琼并领诸军节度。驸马都尉王承衍、石保吉、魏咸信并为诸军节度使。甲辰,宣徽北院使、知枢密院事赵镕加南院使,左丞李至、礼部侍郎李沆并参知政事。丁未,中外群臣进秩一等。罢盐铁、度支、户部副使。癸丑,置镇戎军。乙卯,静海军节度使、交阯郡王黎桓加兼侍中,进封南平王。

  五月丁卯,诏求直言。庚午,命两制议丰盈之术以闻。甲戌,户部侍郎、参知政事李昌龄责授忠武行军司马。甲申,放宫人给事岁久者。丙戌,以镇安军节度使李继隆同平章事。封姊秦国、晋国二公主并为长公主,齐国公主改许国长公主,妹宣慈、贤懿、寿昌、万寿四公主并为长公主。丁亥,立秦国夫人郭氏为皇后。

  六月乙未,以太宗墨迹赐天下名山。戊戌,追复涪王廷美西京留守兼中书令、秦王,赠兄魏王德昭太傅、岐王德芳太保。己亥,上大行皇帝谥曰神功圣德文武皇帝,庙号太宗。辛丑,诏罢献祥瑞。甲辰,复封兄元佐为楚王。乙巳,追册莒国夫人潘氏为皇后,谥庄怀。以工部侍郎、同知枢密院事钱若水为集贤院学士。赠弟元亿为代国公。

  秋七月乙丑,诏转运使更迭赴阙,访以民事。癸酉,诏访孔子嫡孙。乙亥,以殿前都虞候范廷召领河西军节度使,葛霸保顺军节度使,王汉忠威塞军节度使,康保裔彰国军节度使,王昭远保静军节度使。甲申,以范廷召、葛霸为定州、镇州驻泊都部署,王汉忠为高阳关行营都部署,康保裔为并、代州都部署。

  八月丙申,罢盐井役。己亥,以镇海军节度使曹彬为枢密使,知枢密院事赵镕为寿州观察使,同知枢密院事李惟清为御史中丞,户部侍郎向敏中、给事中夏侯峤并为枢密副使。庚子,命以十二月二日为承天节。戊申,太白犯太微。己酉,封乳母齐国夫人刘氏为秦国延寿保圣夫人。先是,帝以汉、唐封乳母为夫人县君故事付中书,已乃有是命。戊午,荧惑入东井。庚申,西川广武卒刘旴逐巡检使韩景祐,掠蜀、汉等州,招安使上官正、钤辖马知节讨平之。

  九月丁丑,二星陨西南。戊寅,以孔子四十五世孙延世为曲阜县令,袭封文宣公。

  冬十月,夏人寇灵州,合河都部署杨琼击走之。己酉,葬太宗于永熙陵。丁巳,赐山陵使而下银帛有差。岁星入氐。

  十一月甲子,祔太宗神主于太庙,以懿德皇后配,祔庄怀皇后于别庙。丙寅,诏两京死罪以下递减一等,缘山陵役民赐租有差。己巳,诏工部侍郎钱若水修《太宗实录》。己卯,赐帛西鄙餫饷士卒。阅骑射,擢精锐者十人迁职。乙酉,废理检院。十二月癸巳,承天节,群臣上寿于崇德殿。丙申,追尊母贤妃李氏为皇太后。辛丑,诏诸路转运使申饬令长劝农。甲辰,以银州观察使赵保吉为定难军节度使。

  咸平元年春正月辛酉,诏改元。丙寅,上皇太后李氏谥曰元德。丁丑,召学官崔颐正讲《书》,因命宰臣选明经术者以闻。戊寅,阅御龙直。辛巳,僧你尾尼等自西天来朝,称七年始达。甲申,彗出营室北。

  二月癸巳,吕端等言彗出之应当在齐、鲁分。帝曰:"朕以天下为忧,岂直一方耶?"甲午,诏求直言,避殿减膳。乙未,虑囚,老幼疾病,流以下听赎,杖以下释之。丁酉,彗灭。

  三月己巳,置太平州。壬申,赐进士孙仅等宴琼林。辛巳,以赵保吉归顺,遣使谕陕西,纵绥、银流民还乡,家给米一斛。

  夏四月,旱。壬辰,祷白鹿山。壬寅,赵保吉遣弟继瑗入谢。己酉,遣使按天下吏民逋负,悉除之。

  五月戊午朔,日有食之。甲子,幸大相国寺祈雨,升殿而雨。

  六月辛卯,诏近臣举常参官才堪转运使者。丙辰,以旱,免开封二十五州军田租。

  秋七月甲子,诏民供亿山陵者赐租什二。己巳,诏沿淮诸州藏瘗遗骸。

  八月癸卯,禁新小钱。己酉,幸诸王宫。

  九月己巳,诏吕端、钱若水重修《太祖实录》。壬申,赐终南隐士种放粟帛缗钱。己卯,以左卫上将军张永德为太子太师。

  冬十月丙戌朔,日有食之。戊子,吕端为太子太保,户部尚书张齐贤、参知政事李沆并平章事,李至为武胜军节度使。己丑,参知政事温仲舒罢为礼部尚书,枢密副使夏侯峤罢为户部侍郎、翰林侍读学士,以枢密副使向敏中为兵部侍郎、参知政事,翰林学士杨砺、宋湜并为枢密副使。丙午,许群臣著述诣阁献,令两制铨简。

  十一月丙辰,龙钵贡马二千骑。甲子,诏葺历代帝王陵庙。十二月庚寅,幸许国长公主第视疾。癸卯,令三司判官举才堪知州者各一人。是岁,溪峒、吐蕃诸族、勒浪十六府大首领、甘州回鹘、西南蕃黎州山后蛮来贡。定州苞伤稼,遣使振恤,除是年租。

  二年春正月甲子,诏尚书丞、郎、给、舍,举升朝官可守大郡者各一人。丙子,定诸司使以下至三班使臣有罪比品听赎。

  二月丙申,以赵普配飨太祖庙庭。诏群臣迎养父母,蠲天下逋负,释系囚。己酉,戒百官比周奔竞,有弗率者,御史台纠之。

  三月丙辰,江、浙发廪振饥。戊辰,置荆湖南路转运使。壬申,王汉忠为泾、原、邠、宁、灵、环都部署。

  闰月丁亥,以久不雨,帝谕宰相曰:"凡政有阙失,宜相规以道,毋惜直言。"诏天下系囚非十恶、枉法及己杀人者,死以下减一等。幸许国长公主第视疾,又幸北宅视德愿疾。诏两京诸路收瘗暴骸,营塞破冢。戊子,幸太一宫、天清寺祈雨。己丑,上皇太后宫名曰万安。庚寅,罢有司营缮之不急者。诏中外臣直言极谏。从弟德愿卒。壬辰,雨。辛丑,江南转运使言宣、歙竹生米,民采食之。丙午,诏江、浙饥民入城池渔采勿禁。

  夏四月丙寅,许国长公主薨。

  五月丁亥,严服用之制。乙巳,幸曹彬第视疾。

  六月丁巳,宰臣进《重修太祖实录》。戊午,曹彬薨。庚辰,大食国遣使来贡。

  七月甲申,以傅潜为镇、定、高阳关行营都部署,张昭允为都钤辖。给外任官职田。己丑,以横海军节度使王显为枢密使。壬寅,制《圣教序》赐传法院。甲辰,幸国子监,召学官崔偓佺讲《尚书·大禹谟》。还,幸崇文院,赐秘书监、祭酒以下器币。丙午,置翰林侍读学士,以兵部侍郎杨徽之等为之;置翰林侍讲学士,以国子祭酒邢昺为之。

  八月辛亥,御文德殿,文武百官入阁。乙卯,群臣上尊号曰崇文广武圣明仁孝皇帝。丁巳,大宴崇德殿,始作乐。戊午,社,宴近臣于中书。丙寅,大阅于东北郊。癸酉,杨砺卒。乙亥,以太师赠济阳郡王曹彬配飨太祖庙庭,司空赠太尉中书令薛居正、忠武军节度使赠中书令潘美、右仆射赠侍中石熙载配飨太宗庙庭。

  九月庚辰朔,日有食之。戊子,召宗室宴射后苑。甲午,奉安太宗圣容于启圣院新殿,帝拜而恸,左右皆掩泣。赐修殿内侍缗钱。癸卯,幸骐骥院,赐从官马,还,宴射后苑。镇、定都部署言败契丹兵于廉良路,杀获甚众。

  冬十月壬子,宜州执溪峒蛮酋三十余人诣阙,诏释其罪,遣还。癸丑,放澧州蛮界归业民租。戊午,置福建路惠民仓。

  十一月壬午,诏亲王领大都督府节镇者勿兼长史。乙酉,飨太庙。丙戌,祀天地于圜丘,以太祖、太宗配,大赦天下,录功臣子孙之无禄者。御朝元殿,受尊号册。丁亥,赐群臣带服、鞍马、器币有差。庚寅,大宴含光殿。壬辰,张齐贤加门下侍郎,李沆加中书侍郎,中外臣悉加恩。甲午,以左神武军大将军德恭为左卫大将军,左卫大将军德彝为左神武军大将军。乙未,诏:幸河北,所次顿舍给用,毋泛及州县。以周莹为驾前军都部署,石保吉为行营先锋都部署。己亥,狩近郊。辛丑,赐京城父老衣帛。戊申,以魏咸信为贝、冀行营都部署。己酉,以李沆为东京留守。十二月辛亥,赐近臣戎服、厩马。甲寅,驾发京师,次陈桥。王昭远卒。戊午,驻跸澶州。冀州言败契丹兵于城南,杀千余人,夺马百余匹。辛酉,宴从臣于行宫。以王超等督先锋,仍示以阵图,俾识部分。壬戌,赐近臣甲胄、弓剑。幸浮桥,登临河亭,赐澶州父老锦袍、茶帛。甲子,次大名,躬御铠甲于中军。契丹攻威虏军,本军击败之,杀其酋帅。府州言官军入契丹五合川,拔黄太尉砦,歼其众,焚其车帐,获马牛万计。丁卯,召见大名府父老,劳赐之。是岁,沙州蕃族首领、邛部川蛮、西南蕃、占城、大食国来贡。江、浙、广南、荆湖旱,岚州春霜害稼,分使发粟振之。

  三年春正月己卯朔,驻跸大名府。诏并、代都部署高琼等分屯冀州、邢州。辛巳,临视枢密副使宋湜疾。癸未,以葛霸为贝、冀、高阳关前军行营都部署。莱州防御使田绍斌凡十人以功进秩。契丹犯河间,高阳关都部署康保裔死之。乙酉,流忠武军节度使傅潜于房州、都钤辖张昭允于通州,并削夺官爵。丁亥,幸紫极宫,还,登子城阅骑射。高阳关、贝、冀路都部署范廷召等追契丹至莫州,斩首万余级。庚寅,赦河北及淄、齐州罪人,非持杖劫盗、谋故杀、枉法赃、十恶至死者并释之。录将吏死事者子孙,民被焚掠者复其租。罢缘边二十三州军榷酤。令诸州举吏民有武艺及材力过人者。壬辰,宋湜卒。甲午,发大名府。益州军变,害钤辖符昭寿,逐知州牛冕等,推都虞候王均为首作乱。诏户部使雷有终为庐州观察使,帅师会李惠等讨之,均闭城门固守。庚子,至自大名府。戊申,幸吕端第视疾。

  二月庚申,宴含光殿。辛酉,诏:"近臣并知杂御史、尚书省五品及带馆阁三司职者,各举升朝官有武干堪边任一人。"癸亥,以周莹为宣徽南院使,王继英为北院使,并知枢密院事。王旦为给事中,同知枢密院事。乙丑,以王显为定州路行营都部署,王超为镇州路行营都部署。丁卯,益州王均开城伪遁,雷有终等入城,为所败,退保汉州,李惠死之。戊辰,京畿旱,虑囚。癸酉,大雨。甲戌,置静乐军。丙子,赏花苑中,召从臣宴射。

  三月戊寅朔,日有食之。甲午,御崇政殿试礼部贡举人。

  夏四月戊申朔,赐进士陈尧咨等袍笏。庚戌,吕端薨。甲寅,阅河北防城举人康克勤等击射。乙卯,葬元德皇太后。丁巳,以葛霸为邠、宁、环、庆都部署。壬申,前知益州牛冕、西川转运使张适并削籍,冕流儋州,适为连州参军。

  五月丁卯,诏天下死罪减一等,流以下释之,十恶至死、谋故劫杀、坐赃枉法者论如律。幸玉津园观刈麦。己丑,幸金明池观水嬉,遂幸琼林苑宴射。壬寅,御试河北举人。河决郓州,诏徙州城。

  六月己未,太白昼见。丁卯,以向敏中为河北、河东宣抚使,按巡郡国,存慰士民。

  秋七月己亥,以翰林侍读学士夏侯峤、侍讲邢昺为江、浙巡抚使。

  八月辛亥,京东水灾,遣使安抚。

  九月庚辰,赐契丹降人萧肯头名怀忠,为右领军卫将军、严州刺史;招鹘名从化,为右监门卫将军;虫哥名从顺,为千牛卫将军。壬辰,幸大相国寺,遂宴射玉津园。壬寅,卫国公张永德薨。

  冬十月甲辰,雷有终大败贼党,复益州,杀三千余人。壬子,绵、汉都巡检、澄州刺史张思钧削籍流封州。乙卯,幸元份宫视疾。令诸州兼群牧。己未,滨州防御使王荣削籍流均州。己丑,雷有终追斩王均于富顺监,禽其党六千余人。诏原川峡路系囚杂犯死罪以下。雷有终等以功进秩有差。丙寅,以翰林学士王钦若、知制诰梁颢分为川、峡安抚使。延州言破大卢、小卢等十族,获人畜二十万。

  十一月甲戌,环、庆副部署徐兴削籍配郢州。乙亥,灵州副部署孙进责授复州团练副使。郓州决河塞。戊寅,均畿内田税。壬午,诏群臣尽言无讳,常参官转对如故事,未预次对者听封事以闻。辛卯,日南至,御朝元殿受朝。丙申,张齐贤罢为兵部尚书。十二月戊申,狩近郊,以亲获禽献太庙。甲寅,大宴含光殿。乙卯,幸元份宫视疾。丁巳,阅武艺,遂宴射苑中。庚申,罢京畿均田税。育吾蕃部贡嫠牛。甲子,契丹税木监使黄颙等率属内附,赐冠带。丙寅,开封府奏狱空,诏嘉之。丁卯,诏河东、北缘边吏民斩边寇首一级支钱五千,禽者倍之,获马者给帛二十匹。是岁,高丽、大食国、高州蛮来贡。畿内、江南、荆湖旱,果、阆州水,并振之。

  四年春正月甲戌朔,诏天下系囚死罪己下减一等,杖罪释之。辛巳,幸范廷召第视疾。甲申,命枢密直学士冯拯、陈尧叟详中外封事。诏应益州军民因城乱杀伤劫盗,除官吏外,皆释不问。乙酉,命收瘗西川遗骸。丁亥,幸开宝寺,还,御乾天门观灯。庚子,谒启圣院太宗神御殿。

  二月丁未,祈雨。戊申,交州黎桓贡驯犀象。癸丑,决天下狱。丁巳,幸大相国寺、上清宫祈雨。戊午,雨,帝方临轩决事,沾服不御盖。壬戌,诏群臣子弟奏补京官者试一经。甲子,释逋负官物者二千六百余人,蠲逋负物二百六十余万。已纳而非理者以内府钱还之,没者给其家。丙寅,诏学士、两省御史台五品、尚书省诸司四品以上,举贤良方正直言敢谏一人。己巳,置永利监。

  三月甲戌,抚水州蛮酋蒙瑛等来纳兵器、毒药箭,誓不复犯边。乙亥,诏史馆韩瑗等举御史台推勘官。丁丑,风雪,帝谓宰相曰:"霾曀颇甚,卿等思阙政,以佐予治。"李沆等乞免官,不许。辛巳,分川峡转运使为益、利、梓、夔四路。召终南隐士种放,辞疾不至。庚寅,左仆射吕蒙正、兵部侍郎向敏中并平章事,中书侍郎、平章事李沆加门下侍郎。高琼为殿前都指挥使,葛霸为侍卫马军都指挥使,王汉忠为殿前副都指挥使,并领节度。司天监进《仪天历》。辛卯,以参知政事王化基为工部尚书,同知枢密院事王旦为工部侍郎、参知政事,枢密直学士冯拯、陈尧叟并为右谏议大夫、同知枢密院事。

  夏四月丙午,葛霸为并、代行营都部署。壬子,诏亲老无兼侍者特与近任。回鹘可汗禄胜贡玉勒鞍、名马、宝器,愿以兵助讨继迁。丙辰,审官院引对京朝官,阅殿最而黜陟之。己未,以王钦若为左谏议大夫、参知政事。庚申,幸元份宫视疾,遂幸诸王宫。辛未,御试制科举人。

  五月壬申朔,御乾元殿受朝。京畿系囚罪流以下递减一等,杖罪释之。癸酉,以元俨为平海军节度使。甲申,工部侍郎致仕朱昂对便殿,赐器币。戊子,亳州贡白兔,还之。乙未,大同军留后桑赞为侍卫步军副都指挥使,领河西军节度。

  六月癸卯,有司言减天下冗吏凡十九万五千余人。丁巳,诏东川民田先为江水所害者除其租。丁卯,诏州县学校及聚徒讲诵之所,并赐《九经》。戊申,出阵图示宰相,命督将练士,以备北边。

  秋七月庚午,以河朔馈运劳民,诏转运使减徭役存恤。己卯,边臣言契丹谋入寇。以王显为镇、定、高阳关三路都部署,王超为副都部署,王汉忠为都排阵使。

  八月辛丑,张齐贤为泾、原等州安抚经略使。戊申,出环庆至灵州地图险要示宰相,议战守方略。己酉,御试制科举人。壬子,幸开宝寺。又幸御龙营阅武艺,赐缗钱有差。遂观稼北郊,宴射于含芳园。丁卯,遣使巴蜀,廉察风俗、官吏能否。戊辰,社,宴宰相于中书。

  九月,庆州地震。李继迁陷清远军。

  冬十月,曹璨以蕃兵邀李继迁辎重于唐龙镇。己未,张斌破契丹于长城口。

  十一月壬申,知阶州窦玭献白鹰,还之。王显奏破契丹,戮二万人,获统军铁林等。癸未,京城民获金牌,有"赵为君万年"字。庚寅,畋近郊。甲午,龟兹国来贡。十二月丁未,诏蜀贼王均既平,除追捕亡命,余诖误之民并释不问。讹言动众者,有司斩以闻。丙寅,太白昼见南斗。丁卯,诏罢三路都部署兼河北转运使。

  闰月己巳,幸大相国寺。丁丑,邠、宁副都部署杨琼等七将流岭南。戊寅,李继迁蕃族讹遇等归顺。己卯,以兵部尚书张齐贤为右仆射。壬午,灵州言河外砦主李琼等以城降西夏。上念其力屈就禽,特释其亲属。乙酉,李继迁部族讹猪等率属来附。庚寅,河北饥,蠲赋减役,发廪振之。是岁,龟兹、丹眉流、宜高上溪抚水州蛮来贡。梓州水,遣使振恤。

  五年春正月壬寅,李继迁部将卧浪己等内附,给田宅。壬戌,环、庆部署张凝袭诸蕃,焚族帐二百余,斩首五千级,降九百余人。

  二月乙酉,诏边士疾病战没者,冬春衣听给其家。己丑,幸上清宫。以王汉忠为邠宁、环、庆路都部署。

  三月丁酉,李继迁陷灵州,知州裴济死之。庚戌,比部员外郎洪湛削籍流儋州,工部尚书赵昌言责授安远军司马,知杂御史范正辞滁州团练副使。己未,御试礼部举人。

  夏四月壬申,诏陕西民輓送缘边刍粮者,赐租之半。壬午,命三司岁较户口。丙戌,赐深、霸九州民租有差。癸巳,复雄州榷场。

  五月庚子,减河北冗官。壬寅,知荣州褚德臻坐盗取官银,弃市。癸卯,置宪州。代州进士李光辅善击剑,诣阙。帝曰:"若奖用之,民悉好剑矣。"遣还。甲辰,诏申明内侍养一子制。乙巳,蠲天下逋负。丙午,以王显为河阳三城节度使。

  六月癸酉,继迁围麟州,曹璨请济师,诏发并、代、石、隰州兵援之。乙亥,以侍卫马军都虞候王超为定州路驻泊行营都部署。己卯,以宣徽南院使、知枢密院事周莹为永清军节度使。己酉,诏益兵八千分屯环庆、泾原。知麟州卫居实言继迁以众二万来攻城,兵出击走之,杀伤过半。是月,都城大雨,坏庐舍,民有压死者,振恤其家。

  秋七月甲午朔,日有食之。戊戌,幸启圣院、太平兴国寺、上清宫致祷,雨霁,遂幸龙卫营视所坏垣室,劳赐有差。乙巳,召终南隐士种放。疏丁冈河。癸丑,诏许高州蛮田彦伊子承宝等入朝,赐器帛、冠带。乙卯,募河北丁壮。壬戌,契丹大林砦使王昭敏等来降。戎人寇洪德砦,守将击走之。癸亥,增川峡官奉钱。

  八月,群臣三表上尊号,不允。丙子,沙州曹宗寿遣使入贡,以宗寿为归义军节度使。乙酉,石、隰部署言河西蕃族拽浪南山等四百人来归。

  九月戊申,种放对于便殿,授左司谏、直昭文馆。乙卯,赐种放第宅。

  冬十月己巳,遣使赍药赐镇戎军将士。戊寅,诏河西戎人归顺者,给内地闲田处之。又诏诸州长吏与佐职官同录问大辟罪人。辛巳,泾原部署系内属蕃族数叛者九十一人,请诛之,诏释其罪。丁亥,平章事向敏中罢为户部侍郎,右仆射张齐贤为太常卿。庚寅,修丰州城。

  十一月壬辰,诏麟州给复一年。甲午,六谷首领潘罗支等贡马,第给其直。辛丑,享太庙。壬寅,祀天地于圜丘,大赦。丁未,白州民黄受百余岁,赐粟帛。己酉,封子玄祐为信国公。庚戌,吕蒙正加司空,李沆加右仆射,楚王元佐为右羽林军上将军,雍王元份守太傅,兖王元杰守太保,曹国公元俨同平章事。十二月壬午,赐京城百岁老人祝道岩爵一级。癸未,迁麟州内属人于楼烦。是岁,河北、郑、曹、滑州饥,振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