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 本纪第十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脱脱、阿鲁图|发布时间:2016-08-07 23:48:52|

仁宗二

  明道元年春二月癸卯,吕夷简上《三朝宝训》。丙午,诏仕广南者毋过两任,以防贪黩。庚戌,以张士逊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戊午,录故宰臣孙,并试将作监主簿。甲子,诏员外郎以上致仕者,录其子校书郎,三丞以上斋郎。丁卯,以真宗顺容李氏为宸妃,是日妃薨。

  三月戊子,颁《天圣编敕》。戊戌,以江、淮旱,遣使与长吏录系囚,流以下减一等,杖笞释之。己亥,除婺、秀州丁身钱。

  夏四月丙午,录系囚。戊午,知棣州王涉坐冒请官地为职田,配广南牢城。

  五月癸酉,遣使点检河北城池器甲,密访官吏能否。壬午,废杭、秀二州盐场。

  秋七月丙申,诏诸路转运使举国子监讲官。丁酉,王曙罢。太白昼见,弥月乃灭。

  八月辛丑,以晏殊为枢密副使。丙午,晏殊参知政事。甲寅,以杨崇勋为枢密副使。辛酉,授唃厮啰为宁远大将军、爱州团练使。壬戌,大内火,延八殿。癸亥,移御延福宫。甲子,以吕夷简为修内使。乙丑,诏群臣直言阙失。丁卯,大赦。

  九月庚寅,重作受命宝。丙申,皇太后出金银器易左藏缗钱二十万,以助修内。

  冬十月庚子,黄白气五贯紫微垣。丁巳,诏汉阳军发廪粟以振饥民。

  十一月甲戌,以修内成,恭谢天地于天安殿,谒太庙,大赦,改元,百官进秩,优赏诸军。是日还宫。己卯,冬至,率百官贺皇太后于文德殿,御天安殿受朝。壬辰,延州言夏王赵德明卒。癸巳,以德明子元昊为定难军节度使、西平王。十二月壬寅,以杨崇勋为枢密使。戊午,诏获劫盗者奏裁,毋擅杀。壬戌,西北有苍白气亘天。是岁,京东、淮南、江东饥。

  二年春正月己卯,诏发运使以上供米百万斛振江、淮饥民,遣使督视。

  二月戊戌,含誉星见东北方。庚子,诏江、淮民饥死者,官为之葬祭。乙巳,皇太后服衮衣、仪天冠飨太庙,皇太妃亚献,皇后终献。是日,上皇太后尊号曰应元齐圣显功崇德慈仁保寿皇太后。丁未,祀先农于东郊,躬耕籍田,大赦。百官上尊号曰睿圣文武体天法道仁明孝德皇帝。

  三月庚午,加恩百官。丁亥,祈雨于会灵观、上清宫、景德开宝寺。庚寅,以皇太后不豫,大赦,除常赦所不原者。乾兴以来贬死者复官,谪者内徙。甲午,皇太后崩,遗诏尊皇太妃为皇太后。吕夷简为山陵使。

  夏四月丙申朔,出大行皇太后遗留物赐近臣。壬寅,追尊宸妃李氏为皇太后,至是帝始知为宸妃所生。甲辰,以大行皇太后山陵五使并兼追尊皇太后园陵使。戊申,听政于崇政殿西厢。己酉,罢乾元节上寿。壬子,诏臣僚、宗戚、命妇毋得以进献祈恩泽,及缘亲戚通表章。罢创修寺观。帝始亲政,裁抑侥幸,中外大悦。癸丑,召还宋绶、范仲淹。丙辰,内侍江德明等并坐交通请谒黜。己未,吕夷简、张耆、夏竦、陈尧佐、范雍、赵稹、晏殊皆罢。以张士逊为昭文馆大学士,李迪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王随参知政事,李谘为枢密副使,王德用签书枢密院事。壬戌,御紫宸殿,以张士逊为山陵使兼园陵使。癸亥,上大行太后谥曰庄献明肃,追尊宸妃李氏为皇太后,谥曰庄懿。

  五月戊辰,诏礼部贡举。癸酉,诏中外勿辄言皇太后垂帘日事。乙亥,罢群牧制置使。丙子,命宰臣张士逊撰《谢太庙》及《躬耕籍田记》。检讨宋祁言,皇太后谒庙非后世法,乃止撰《籍田记》。戊寅,录系囚。

  六月甲午朔,日有食之。壬寅,录周世宗及高季兴、李煜、孟昶、刘继元、刘鋹后。癸卯,命审刑、大理详定配隶刑名。戊午,减天下岁贡物。

  秋七月丁丑,诏知耀州富平县事张龟年增秩再任,以其治行风告天下。戊子,诏以蝗旱,去尊号"睿圣文武"四字,以告天地宗庙,仍令中外直言阙政。

  八月甲午朔,契丹使来吊慰祭奠。壬寅,作奉慈庙。甲辰,诏中外毋避庄献明肃太后父讳。丁巳,置端明殿学士。

  九月甲戌,幸洪福院,临庄懿太后梓宫。丙子、壬午,临如之。

  冬十月癸巳朔,太白犯南斗。甲午,禁登州民采金。丁酉,祔葬庄献明肃皇太后、庄懿皇太后于永定陵。甲辰,诏以两川岁贡绫锦罗绮纱,以三之二易为纟由绢,供军须。己酉,祔庄献明肃太后、庄懿太后神主于奉慈庙。癸丑,下德音,降东、西京囚罪一等,徒以下释之。缘二太后陵应奉民户,免租赋科役有差。丙辰,赠周王祐为皇太子。戊午,张士逊、杨崇勋罢,以吕夷简为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昭文馆大学士,王曙为枢密使,王德用为枢密副使,宋绶参知政事,蔡齐为枢密副使。

  十一月癸亥朔,薛奎罢。诏增宗室奉。太白犯南斗。乙丑,追册美人张氏为皇后。甲戌,赠寇准为中书令。十二月丙申,复置提点刑狱。丁酉,诏诸路转运使、副,岁遍历所部,仍令州军具所至月日以闻。甲辰,以京东饥,出内藏绢二十万代其民岁输。乙巳,诏修周庙。丁未,诏台官非中丞、知杂保荐者勿任。戊申,出宫人二百。乙卯,废皇后郭氏为净妃、玉京冲妙仙师,居长宁宫。御史中丞孔道辅率谏官、御史,大呼殿门请对,诏宰相告以皇后当废状。丙辰,出道辅及谏官范仲淹,仍诏台谏自今毋相率请对。丁巳,诏明年改元。禁边臣增置堡砦。是岁,畿内、京东西、河北、河东、陕西蝗,淮南、江东、两川饥,遣使安抚,除民租。注辇国来贡。

  景祐元年春正月甲子,发江、淮漕米振京东饥民。丙寅,诏开封府界诸县作糜粥以济饥民,诸灾伤州军亦如之。戊辰,诏三司铸景祐元宝钱。甲戌,诏执政大臣议兵农可更制者以闻。诏募民掘蝗种,给菽米。癸未,诏礼部所试举人十取其二,进士三举、诸科五举尝经殿试,进士五举年五十、诸科六举年六十,及曾经先朝御试者,皆以名闻。甲申,淮南饥,出内藏绢二十万代其民岁输。丁亥,置崇政殿说书。庚寅,诏停淮南上供一年。

  二月乙未,罢书判拔萃科。辛丑,诏礼部贡院:诸科举人七举者,不限年,并许特奏名。甲辰,权减江、淮漕米二百万石。戊申,诏麟、府州振蕃、汉饥民。

  三月壬午,免诸路灾伤州军今年夏税。癸未,诏解州畦户逋盐蠲其半。是月,赐礼部奏名进士、诸科及第出身七百八十三人。

  夏四月丁酉,开封府判官庞籍言,尚美人遣内侍称教旨免工人市租。帝为杖内侍,仍诏有司自今宫中传命,毋得辄受。癸丑,诏置殿中侍御史、监察御史里行。

  五月辛酉,出布十万端,易钱籴河北军储。丁卯,禁民间织锦刺绣为服饰。西川岁织锦上供亦罢之。癸酉,诏台谏未曾历郡守者与郡。壬午,录系囚。是月,契丹主宗真之母还政于子,出居庆陵。

  六月壬辰,交州民六百余人内附。庚子,免畿内被灾民税之半。己酉,策制举、武举人。乙卯,诏州县官非理科决罪人至死者,并奏听裁。

  闰月甲子,泗州淮、汴溢。己巳,常州无锡县大风发屋。乙亥,毁天下无额寺院。壬午,罢造玳瑁、龟筒器。

  秋七月丙申,赐寿州下蔡县被溺之家钱有差。己亥,枢密使王曙加同平章事。辛丑,诏文武提刑毋得互相荐论。壬子,诏转运使与长吏,举所部官专领常平仓粟。甲寅,河决澶州横陇埽。

  八月庚申,薛奎卒。壬戌,有星孛于张、翼。癸亥,王曙卒。甲子,月犯南斗。戊辰,帝不豫。庚午,以王曾为枢密使。辛未,以星变,大赦,避正殿,减常膳,辅臣奏事延和殿阁。壬申,诏净妃郭氏出居于外,美人尚氏入道,杨氏安置别宅。

  九月壬辰,百官请只日御前殿,如先帝故事,诏可。丁酉,帝康复,御正殿,复常膳。甲辰,诏立皇后曹氏。丙午,荧惑犯南斗。

  冬十月庚申,罢淮南、江、浙、荆湖制置发运使,诏淮南转运兼发运事。乙亥,作郊庙《景安》、《兴安》、《祐安》之曲。

  十一月己丑,册曹氏为皇后。癸丑,作《大安》之曲以飨圣祖。十二月癸酉,赐西平王赵元昊佛经。是岁,南平王李德政献驯象二,诏还之。开封府、淄州蝗。

  二年春正月癸丑,置迩英、延义二阁,写《尚书·无逸》篇于屏。

  二月戊午,御延福宫观大乐。癸亥,旧给事资善堂者皆推恩。戊辰,李迪罢,以王曾为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王随、李谘知枢密院事,蔡齐、盛度参知政事,王德用、韩亿同知枢密院事。

  三月戊申,出内库珠赐三司,以助经费。

  夏四月庚午,诏天下有知乐者,所在荐闻。

  五月甲午,徭、獠寇雷、化州,诏桂、广会兵讨之。丙申,录系囚。庚子,议太祖、太宗、真宗庙并万世不迁。南郊升侑上帝,以太祖定配,二宗迭配。丙午,降天下系囚罪一等,杖以下释之。丁未,广西言镇宁州蛮入寇。

  六月丁巳,诏幕职官初任未成考毋荐。乙亥,颁《一司一务及在京敕》。镇宁蛮请降。

  秋七月戊申,废西京采柴务,以山林赋民,官取十之一。

  八月壬子朔,诏轻强盗法。甲寅,宴紫宸殿,初用乐。甲戌,幸安肃门炮场阅习战。己卯,置提点银铜坑冶铸钱官。

  九月壬寅,按新乐。己酉,作睦亲宅。命中丞杜衍等汰三司胥吏。宋绶上《中书总例》。

  冬十月辛亥朔,复置朝集院。癸亥,复群牧制置使。丁卯,诏诸路岁输缗钱,福建、二广易以银,江东以帛。庚午,荧惑犯左执法。

  十一月戊子,废后郭氏薨。癸巳,朝飨景灵宫。甲午,飨太庙、奉慈庙。乙未,祀天地于圜丘,大赦。录五代及诸国后。宗室任诸司使以下至殿直者,换西班官。百官上尊号曰景祐体天法道钦文聪武圣神孝德皇帝。丁未,加恩百官。十二月壬子,加唃厮啰为保顺军留后。丙子,诏长吏能导民修水利辟荒田者赏之。是岁,以镇戎军荐饥,贷弓箭手粟麦六万石。

  三年春正月壬辰,追复郭氏为皇后。丁酉,葬皇后郭氏。

  二月丙辰,命官较太常钟律。壬戌,诏两制、礼官详定京师士民服用、居室之制。甲子,以广南兵民苦瘴毒,为置医药。丁卯,修陕西三白渠。

  三月癸巳,复商贾以见钱算请官茶法。乙未,观新定钟律。戊戌,诏两省、卿监、刺史、阁门以上致仕,给奉如分司官,长吏岁时劳赐之。改维州为威州。夏五月庚辰,购求馆阁逸书。丙申,录系囚。丙戌,天章阁待制范仲淹坐讥刺大臣,落职知饶州。集贤校理余靖、馆阁校勘尹洙、欧阳修并落职补外。诏戒百官越职言事。

  六月壬申,虔、吉州水溢,坏城郭、庐舍,赐被溺家钱有差。

  秋七月丁亥,禁民间私写编敕、刑书。乙未,置大宗正司。庚子,大雨震电。太平兴国寺灾。辛丑,降三京罪囚一等,徒以下释之。

  八月己酉,班民间冠服、居室、车马、器用犯制之禁。乙卯,月犯南斗。

  九月庚辰,幸睦亲宅宴宗室。癸巳,荧惑犯南斗。是月,定申心丧解官法。

  冬十月丁未,命章得象等考课诸路提刑。甲寅,作朝集院。

  十一月戊寅,保庆皇太后杨氏崩。辛卯,上保庆太后谥曰庄惠。十二月丙寅,李谘卒。丁卯,王德用知枢密院事,章得象同知枢密院事。是岁,南平王李德政、西南蕃来贡。南丹州莫淮戟内附。

  四年春正月壬午,诏均诸州解额。

  二月己酉,葬庄惠皇太后于永定陵。己未,祔神主于奉慈庙。庚申,德音:降东、西京及灵驾所过州县囚罪一等,徒以下释之。乙丑,置赤帝像于宫中祈嗣。

  三月甲戌,置天章阁侍讲。戊寅,诏礼部贡举。

  夏四月乙巳,吕夷简上《景祐法宝新录》。甲子,吕夷简、王曾、宋绶、蔡齐罢,以王随为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昭文馆大学士,陈尧佐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盛度知枢密院事,韩亿、程琳、石中立参知政事,王鬷同知枢密院事。

  五月庚戌,皇子生,录系囚,降死罪一等,流以下释之。是日,皇子薨。乙卯,以旱,遣使决三京系囚。丙寅,芝生化成殿楹。

  六月乙亥,杭州江潮坏堤,遣使致祭。戊子,出《神武秘略》赐边臣。己丑,奉安太祖御容于扬州建隆寺。

  秋七月丁未,诏河东、河北州郡密严边备。戊申,有星数百西南流至壁东,大者其光烛地,黑气长丈余,出毕宿下。

  八月甲戌,越州水,赐被溺民家钱有差。甲午,诏三司、转运司毋借常平钱谷。冬十一月癸亥,罢登、莱卖金场。

  十二月甲申,并、代、忻州并言地震,吏民压死者三万二千三百六人,伤五千六百人,畜扰死者五万余。遣使抚存其民,赐死伤之家钱有差。是岁,滑州民蚕成被,长二丈五尺。唃厮啰、龟兹、沙州来贡。

  宝元元年春正月甲辰,雷。丙辰,以地震及雷发不时,诏转运使、提举刑狱按所部官吏。除并、代、忻州压死民家去年秋粮。

  二月壬申,诏复日御前殿。甲午,安化蛮寇宜、融州。

  三月戊戌朔,王随、陈尧佐、韩亿、石中立罢,以张士逊为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昭文馆大学士,章得象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王鬷、李若谷并参知政事,王博文、陈执中同知枢密院事。己亥,发邵、澧、潭三州驻泊兵讨安化州蛮。是月,赐礼部奏名进士、诸科及第出身七百二十四人。

  夏四月癸酉,王博文卒。乙亥,以张观同知枢密院事。壬辰,除宜、融州夏税。

  五月乙巳,录系囚。

  六月戊寅,罢举童子。己卯,建州大水,坏民庐舍,赐死伤家钱有差,其无主者,官葬祭之。甲申,诏天下诸州月上雨雪状。

  秋七月壬戌,策制举人。癸亥,策武举人。

  八月丁卯,复淮南、江、浙、荆湖制置发运使。庚辰,荧惑犯南斗。

  九月戊申,诏应祀事,己受誓戒而失虔恭者,毋以赦原。赐宜、融州讨蛮兵缗钱。

  冬十月丙寅,诏戒百官朋党。

  十一月甲辰,诏广西钤辖进兵讨安化蛮。乙巳,诏宜、融州民尝从军役者,免今夏税,运粮者免其半。戊申,朝飨景灵宫。己酉,飨太庙及奉慈庙。庚戌,祀天地于圜丘,大赦,改元。百官上尊号曰宝元体天法道钦文聪武圣神孝德皇帝。乙卯,复奏举县令法。王曾薨。十二月癸亥朔,加恩百官。甲子,京师地震。丙寅,鄜延路言赵元昊反。甲戌,禁边人与元昊互市。己卯,奉宁军节度使、知永兴军夏竦兼泾原、秦凤路安抚使,振武军节度使、知延州范雍兼鄜延、环庆路安抚使。是岁,达州大水,黎州蛮来贡。

  二年春正月己酉,王随卒。辛亥,安化蛮平。癸丑,赵元昊表请称帝、改元。

  三月丁未,铸皇宋通宝钱。乙卯,阅试卫士。戊午,赐陕西缘边军士缗钱。

  夏四月癸亥,授唃厮啰二子瞎毡、磨毡角团练使。乙丑,放宫女二百七十人。壬申,免昭州运粮死蛮寇者家徭二年、赋租一年。丁亥,募河东、陕西民入粟实边。

  五月癸巳,诏近臣举方略材武之士各二人。己亥,禁皇族及诸命妇、女冠、尼等非时入内。癸卯,命近臣同三司议节省浮费。丙午,遣使体量安抚陕西、河东。己酉,录系囚。壬子,王德用罢,以夏守赟知枢密院事。

  六月壬戌,诏省浮费,自乘舆服御及宫掖所须,宜从简约,若吏兵禄赐,毋概行裁减。戊辰,诏诸致仕官尝犯赃者,毋推恩子孙。丁丑,益州火,焚庐舍三千余区。壬午,削赵元昊官爵,除属籍。

  秋七月丁巳,诏宗室遇南郊及乾元节恩,许官一子,余五岁授官。戊午,以夏竦知泾州兼泾原、秦凤路沿边经略安抚使、泾原路马步军都总管,范雍兼鄜延、环庆路沿边经略安抚使、鄜延路马步军都总管。八月丁卯,以筚篥城唃厮波补本族军主。甲戌,皇子生。丙子,降三京囚罪一等,徒以下释之。辛巳,命辅臣报祠高禖。

  九月壬寅,诏河北转运使兼都大制置营田屯田事。乙卯,出内库银四万两易粟,振益、梓、利、夔路饥民。

  十月庚午,赐麟、府州及川、陕军士缗钱。甲申,诏两川饥民出剑门关者勿禁。

  十一月戊子朔,出内库珠,易缗钱三十万籴边储。丁酉,盛度、程琳罢,出御史中丞孔道辅。壬寅,以王鬷知枢密院事,宋庠参知政事。十二月庚申,诏审刑院、大理寺、刑部毋通宾客。壬申,诏:"御史阙员,朕自择举。"是岁,曹、濮、单州蝗。

  康定元年春正月丙辰朔,日有食之。壬戌,赐国子监学田五十顷。是月,元昊寇延州,执鄜延、环庆两路副都总管刘平、鄜延副都总管石元孙。诏陕西运使明镐募强壮备边。

  二月丁亥,以夏守赟为宣徽南院使、陕西马步军都总管、经略安抚使。诏潼关设备。辛卯,月、太白俱犯昴。壬辰,夏守赟兼沿边招讨使。出内藏缗钱十万赐戍边禁兵之家。知制诰韩琦安抚陕西。白气如绳贯日。甲午,括畿内、京东西、淮南、陕西马。丙申,诏诸路转运使、提刑访知边事者以闻。丁酉,诏枢密院同宰臣议边事。辛丑,出内藏缗钱八十万付陕西市籴军储。丙午,德音:释延州、保安军流以下罪,寇所攻掠地除今夏税,戍兵及战死者赐其家缗钱。是日改元,去尊号"宝元"字,许中外臣庶上封章言事。丁未,诏陕西量民力,蠲所科刍粮。癸丑,降范雍为尚书吏部侍郎、知安州。甲寅,出内库珠偿民马直。

  三月丙辰,诏大臣条陕西攻守策。癸亥,命韩琦治陕西城池。乙丑,阅虎翼军习战。辛未,诏延州录战没军士子孙,月给粮。丙子,大风,昼暝,是夜有黑气长数丈,见东南。丁丑,罢大宴。诏中外言阙政。戊寅,王鬷、陈执中、张观罢,以晏殊、宋绶知枢密院事,王贻永同知枢密院事。诏按察官举才堪将帅者。庚辰,诏参知政事同议边事。辛巳,德音:降天下囚罪一等,徒以下释之。赐京师、河北、陕西、河东诸军缗钱,蠲陕西夏税十之二,减河东所科粟。

  夏四月丙戌,省陕西沿边堡砦。癸巳,诏诸戍边军月遣内侍存问其家,病致医药,死为敛葬之。甲午,遣使籍陕西强壮军。乙未,契丹国母复遣使来贺乾元节。乙巳,增补河北强壮军。丙午,鄜延路兵马都监黄德和坐弃军要斩。丁未,赠刘平、石元孙官,录其子孙。辛亥,筑延州金明栲栳砦。

  五月甲寅朔,诏前殿奏事毋过五班,余对后殿。命大官赐食。壬戌,张士逊致事,吕夷简为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昭文馆大学士。癸酉,诏夏守赟进屯鄜州。戊寅,以夏竦为陕西马步军都总管兼招讨使。是月,元昊陷塞门砦,兵马监押王继元死之,又陷安远砦。

  六月丙戌,诏假日御崇政殿视事如前殿。丁亥,以夏守赟同知枢密院事。甲午,降三京囚罪一等,徒以下释之。乙未,南京鸿庆宫神御殿火。壬寅,遣使体量安抚京东、西。甲辰,增置陕西、河北、河东、京东西弓手。

  秋七月乙丑,遣使以讨元昊告契丹。庚午,阅诸军习战。戊寅,皇子昕为忠正军节度使,封寿国公。

  八月戊戌,禁以金箔饰佛像。癸卯,遣尚书屯田员外郎刘涣使邈川。戊申,夏守赟罢,以杜衍同知枢密院事。辛亥,诏范仲淹、葛怀敏领兵驱逐塞门等砦蕃骑出境,仍募弓箭手,给地居之。

  九月甲寅,滑州河溢。戊午,李若谷罢,以宋绶、晁宗悫参知政事,郑戩同知枢密院事。戊辰,以晏殊为枢密使,王贻永、杜衍、郑戩并枢密副使。甲戌,诏使臣、诸班、诸军有武艺者自陈。辛巳,阅诸军习战。是月,元昊寇三川砦,都巡检杨保吉死之。又围师子、定川堡,战士死者五千余人,遂陷乾沟、乾河、赵福三堡。环庆路兵马副都总管任福破白豹城。

  冬十月乙未,制铜符、木契、传信牌。甲辰,录方略士六十一人,授官有差。

  十一月壬戌,有大星流西南,声如雷者三。十二月癸未,出内藏库绢一百万助籴军储。诏南京祠大火。丙戌,诏以常平缗钱助籴军储。癸卯,宋绶卒。戊申,铸当十钱权助边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