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一 本纪第十一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脱脱、阿鲁图|发布时间:2016-08-07 23:49:06|

仁宗三

  庆历元年春正月辛亥朔,御大庆殿受朝。己未,加唃厮啰河西节度使。壬申,诏岁以春分祠高禖。是月,元昊请和。

  二月己亥,寿国公昕薨。辛亥,罢大宴。京东西、淮、浙、江南、荆湖置宣毅军。甲辰,诏臣僚受外任者,毋得因临遣祈恩。丙午,京师雨药。是月,元昊寇渭州,环庆路马步军副总管任福败于好水川,福及将佐军士死者六千余人。

  三月庚戌朔,修金堤。乙卯,诏止郡国举人,勿以边机为名希求恩泽。

  夏四月甲申,以资政殿学士陈执中同陕西马步军都总管兼经略安抚沿边招讨等使、知永兴军。诏夏竦仍判永兴军。乙巳,下德音:降陕西囚死罪一等,流以下释之。特支军士缗钱,振抚边民被钞略者亲属。

  五月丁巳,录系囚。甲子,出内藏缗钱一百万助军费。乙丑,追封皇长子为褒王,赐名昉。丁卯,罢陕西经略安抚沿边招讨都监。辛未,宋庠、郑戩罢,以王举正参知政事,任中师、任布为枢密副使。诏夏竦屯军鄜州,陈执中屯军泾州。癸酉,阅试卫士。

  六月壬辰,诏陕西诸路总管司严边备,毋辄入贼界,贼至则御之。乙巳,诏近臣举河北、陕西、河东知州、通判、县令。

  秋七月丙辰,月掩心后星。戊午,月掩南斗。壬戌,置万胜军凡二十指挥。是月,元昊寇麟、府州。

  八月戊寅,诏鄜延部署以兵援麟、府。甲申,河北置场括市战马,缘边七州军免括。乙未,毁潼关新置楼橹。庚子,月掩岁星。乙巳,募民间材勇者补神捷指挥。是月,元昊寇金明砦,破宁远砦,砦主王世亶、兵马监押王显死之。陷丰州,知州王余庆、兵马监押孙吉死之。

  九月壬子,命河东铸大铁钱。乙亥,复置义仓。

  冬十月甲午,诏罢陕西都部署,分四路置使。置陕西营田务。己亥,罢铜符、木契。是月,修河北城池。

  十一月壬子,置泾原路强壮弓箭手。丙辰,发廪粟,减价以济京城民。甲子,朝飨景灵宫。乙丑,飨太庙、奉慈庙。丙寅,祀天地于圜丘,大赦,改元。蠲陕西来年夏税十之二,及麟、府民二年赋租。臣僚许立家庙。功臣不限品数赐戟。增天下解额。弛京东八州盐禁。是月,令江、饶、池三州铸铁钱。十二月丙子,加恩百官。丁丑,司天监上《崇天万年历》。戊寅,诏陕西四路总管及转运使兼营田。甲午,置陕西护塞军。是岁,湖南洞蛮知徽州杨通汉贡方物。

  二年春正月丁巳,复京师榷盐法。壬戌,诏以京西闲田处内附蕃族无亲属者。遣使河北募兵,及万人者赏之。癸亥,诏磨勘院考提点刑狱功罪为三等,以待黜陟。

  二月乙未,诏河北强壮刺手背为义勇军。

  三月甲辰朔,诏殿前指挥使、两省都知举武臣才堪为将者。丁巳,杜衍宣抚河东。辛酉,晁宗悫罢。己巳,契丹遣萧英、刘六符来致书求割地。是月,赐礼部奏名进士、诸科及第出身八百三十九人。

  夏四月戊寅,命御史中丞、谏官同较三司用度,罢其不急者。庚辰,知制诰富弼报使契丹。五月辛亥,录系囚。壬子,减皇后及宗室妇郊赐之半。甲寅,诏三馆臣僚上封事及听请对。丙辰,诏医官毋得换右职。戊午,建大名府为北京。降河北州军系囚罪一等,杖、笞以下释之。乙酉,罢左藏库月进钱。戊辰,禁销金为服饰。是月,契丹集兵幽州,声言来侵,河北、京东皆为边备。

  六月甲戌,出内藏银、䌷、绢三百万助边费。癸未,以特奏名武艺人补三班。丙戌,置北平军。丙申,阅蕃落将士骑射。戊戌,诏减省南郊臣僚赐与。

  秋七月丙午,任布罢。丁未,诏军校战没无子孙者,赐其家缗钱。戊午,大雨雹。以吕夷简兼判枢密院事,章得象兼枢密使,晏殊加平章事。癸亥,富弼再使契丹。诏京官告病者,一年方听朝参。

  八月丁丑,策制举人。戊寅,策武举人试骑射。甲申,白气贯北斗。戊子,出内藏库缗钱十万修北京行宫。己亥,遣使安抚京东,督捕盗贼。

  九月丙午,吕夷简改兼枢密使。乙丑,契丹遣耶律仁先、刘六符持誓书来。

  闰月戊戌,罢河北民间科徭。是月,元昊寇定川砦,泾原路马步军副都总管葛怀敏战没,诸将死者十四人,元昊大掠渭州而去。

  冬十月庚戌,刺陕西保捷军。甲寅,遣使安抚泾原路。丙辰,知制诰梁适报使契丹。戊午,发定州禁军二万二千人屯泾原。庚申,诏恤将校阵亡,其妻女无依者养之宫中。丙寅,契丹遣使来再致誓书,报彻兵。

  十一月壬申,黑气贯北斗柄。辛巳,复都部署兼招讨等使,命韩琦、范仲淹、庞籍分领之。甲申,以泰山处士孙复为国子监直讲。是岁,占城献驯象三。

  三年春正月庚午朔,封皇子曦为鄂王。辛未,曦薨。丙子,减陕西岁市木三之一。辛巳,诏辅臣议蠲减天下赋役。戊子,诏录将校死王事而无子孙者亲属。辛卯,置德顺军。壬辰,录唐狄仁杰后。癸巳,元昊自名曩霄,遣人来纳款,称夏国。

  二月丙午,赐陕西招讨韩琦、范仲淹、庞籍钱各百万。辛酉,立四门学。

  三月壬申,阅卫士武技。戊子,吕夷简罢为司徒、监修国史,与议军国大事。以章得象为昭文馆大学士,晏殊为集贤殿大学士并兼枢密使,夏竦为枢密使,贾昌朝参知政事。

  夏四月戊戌朔,幸琼林苑阅骑士。癸卯,遣保安军判官邵良佐使元昊,许封册为夏国主,岁赐绢十万匹、茶三万斤。甲辰,以韩琦、范仲淹为枢密副使。乙巳,诏夏竦还本镇,以杜衍为枢密使。丙辰,以春夏不雨,遣使祠祷于岳渎。甲子,吕夷简罢议军国大事。

  五月丁卯朔,日有食之。庚午,录系囚。戊寅,诏诸路转运使并兼按察使,岁具官吏能否以闻。庚辰,祈雨于相国寺、会灵观。癸未,置御史六员,罢推直官。丁亥,置武学。戊子,雨。己丑,谢雨。辛卯,筑钦天坛于禁中。乙未,近臣荐试方略者六人,授官有差。是月,忻州地大震。虎翼卒王伦叛于沂州。

  六月甲辰,诏诸路漕臣令所部官吏条茶、盐、矾及坑冶利害以闻。

  秋七月辛未,诏许二府不限奏事常制,得敷陈留对。丙子,王举正罢。壬午,罢陕西管内营田。甲申,命任中师宣抚河东,范仲淹宣抚陕西。乙酉,获王伦。

  八月乙未朔,命官详定编敕。戊戌,诏谏官日赴内朝。丁未,以范仲淹参知政事,富弼为枢密副使。壬子,白气贯北斗魁。癸丑,韩琦代范仲淹宣抚陕西。甲寅,太白昼见。戊午,罢武学。

  九月丁卯,诏辅臣对天章阁。戊辰,吕夷简以太尉致仕。乙亥,任中师罢。丁丑,诏执政大臣非假休不许私第受谒。是月,桂阳洞蛮寇边,湖南提刑募兵讨平之。

  冬十月丙午,诏中书、枢密同选诸路转运使。丁未,诏县令佐能根括编户隐伪以增赋入者,量其数赏之。戊申,诏二府同选诸路提刑。甲寅,复诸路转运判官。乙卯,诏修兵书。壬戌,诏二府颁新定磨勘式。甲子,筑水洛城。是月,光化军乱,讨平之。

  十一月丙寅,上清宫火。癸未,诏馆职有阙,以两府、两省保举,然后召试补用。丁亥,更荫补法。壬辰,限职田。是月,五星皆在东方。十二月乙巳,桂阳监徭贼复寇边。丁巳,大雨雪,木冰。河北雨赤雪。交阯献驯象五。安化州蛮来贡。

  四年春正月庚午,京城雪寒,诏三司减价出薪米以济之。壬申,西蕃磨毡角入贡。乙亥,荆王元俨薨。辛卯,太常礼仪院上新修《礼书》及《庆历祀仪》。

  二月丙申,出奉宸库银三万两振陕西饥民。己酉,白虹贯日。甲寅,罢陕西四路马步军都总管、经略安抚招讨使,复置随路都总管、经略安抚招讨使。

  三月癸亥朔,以旱遣内侍祈雨。辛未,省广济河岁漕军储二十万石。乙亥,诏天下州县立学,更定科举法,语在《选举志》。己卯,出御书治道三十五事赐讲读官。庚辰,录唐郭子仪后。甲申,免衡、道州、桂阳监民经徭贼劫略者赋役一年。

  夏四月丙申,诏湖南民误为征徭军所杀者,赐帛存抚其家。丁酉,宜州蛮区希范叛,诏广西转运钤辖司发兵讨捕。壬子,以锡庆院为太学。

  五月庚午,录系囚。壬申,幸国子监谒孔子,有司言旧仪止肃揖,帝特再拜。赐直讲孙复五品服。遂幸武成王庙,又幸玉津园观种稻。乙亥,抚州献生金山。丙子,诏西川知州军监,罢任未出界而卒者,录其子孙一人。戊寅,诏募人纳粟振淮南饥。乙酉,忻州言地震,有声如雷。丙戌,曩霄遣人来,复称臣。

  六月壬子,降天下系囚流、徒罪一等,杖、笞释之。范仲淹宣抚陕西、河东。癸丑,诏诸军因战伤废停不能自存及死事之家孤老,月给米,人三斗。

  秋七月戊寅,封宗室德文等十人为郡王、国公。壬午,月犯荧惑。癸未,契丹遣使来告伐夏国。甲申,夷人寇三江砦,淯井监官兵击走之。丙戌,诏诸路转运、提刑察举守令有治状者。

  八月辛卯,命贾昌朝领天下农田,范仲淹领刑法事。甲午,富弼宣抚河北。戊戌,命右正言余靖报使契丹。保州云翼军杀官吏、据城叛。庚子,命右正言田况度视保州,仍听便宜行事。丙午,进宗室官有差。戊午,诏辅臣所荐官毋以为谏官、御史。

  九月辛酉,保州平。壬戌,诏保州官吏死乱兵而无亲属者,官为殡敛,兵官被害及战没,并优赐其家。民田遭蹂践者,蠲其租。癸亥,以真宗贤妃沈氏为德妃,婉仪杜氏为贤妃。戊辰,吕夷简薨。庚午,晏殊罢。乙亥,遣使安抚湖南。甲申,以杜衍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集贤殿大学士,贾昌朝为枢密使,陈执中参知政事。丁亥,宴宗室太清楼,射于苑中。

  冬十月庚寅,赐曩霄誓诏,岁赐银、绢、茶、彩凡二十五万五千。陈尧佐薨。丙申,命范仲淹提举三馆秘阁缮校书籍。癸丑,桂阳蛮降,授蛮酋三人奉职。

  十一月壬戌,以西界内附香布为团练使。己巳,诏戒朋党相讦,及按察恣为苛刻、文人肆言行怪者。己卯,改上庄穆皇后谥曰章穆,庄献明肃皇太后曰章献明肃,庄懿皇太后曰章懿,庄怀皇后曰章怀,庄惠皇太后曰章惠。庚辰,朝飨景灵宫。辛巳,飨太庙、奉慈庙。壬午,冬至,祀天地于圜丘,大赦。十二月壬辰,加恩百官。乙未,封曩霄为夏国主。丁酉,诏州县以先帝所赐七条相诲敕。辛亥,置保安、镇戎军榷场。是岁,黎州邛部川山前、山后百蛮都鬼主牟黑来贡。

  五年春正月甲戌,罢河东、陕西诸路招讨使。乙亥,复置言事御史。丙子,契丹遣使来告伐夏国还。庚辰,命知制诰余靖报使契丹。癸未,诏京朝官因被弹奏,虽不曾责罚,但有改移差遣,并四周年磨勘。乙酉,范仲淹、富弼罢。丙戌,杜衍罢,以贾昌朝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集贤殿大学士,王贻永为枢密使,宋庠参知政事,吴育、庞籍并为枢密副使。

  二月辛卯,诏罢京朝官用保任叙迁法,又罢荫补限年法。壬辰,曩霄初遣人来贺正旦。癸卯,以久旱,诏州县毋得淹系刑狱。辛亥,祈雨于相国天清寺、会灵祥源观。癸丑,桂阳监言唐和等复内寇。乙卯,谢雨。

  三月己未,诏大宗正励诸宗子授经务学。辛酉,韩琦罢。癸亥,诏礼部贡举。甲子,宜州蛮贼区希范平。庚午,东方有黄气如虹贯月。甲戌,诏监司按察属吏,毋得差官体量。甲申,诏陕西以曩霄称臣,降系囚罪一等,笞释之,边兵第赐缗钱。民去年逋负皆勿责,蠲其租税之半,麟、府州尝为羌所掠,除逋负租税如之。丙戌,罢入粟补官。

  夏四月丁亥朔,司天言日当食,阴晦不见。录系囚,遣官录三京囚。辛卯,曩霄初遣人来贺乾元节。戊申,章得象罢,以贾昌朝为昭文馆大学士,陈执中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兼枢密使。庚戌,以吴育参知政事,丁度为枢密副使。

  五月己巳,罢诸路转运判官。

  闰月丙午,曩霄遣人来谢册命。

  六月丁卯,减益、梓州上供绢岁三之一,红锦、鹿胎半之。

  秋七月戊申,以广州地震。

  八月庚午,荆南府、岳州地震。

  九月庚寅,诏文武官己致仕而举官犯罪当连坐者,除之。辛卯,以重阳,曲宴近臣、宗室于太清楼,遂射苑中。

  冬十月乙卯,契丹遣使来献九龙车及所获夏国羊马。辛酉,祔章献明肃皇后、章懿皇后神主于太庙,大赦。罢转运使兼按察。庚午,幸琼林苑,遂畋杨村,遣使以所获驰荐太庙,召父老,赐以饮食、茶帛。辛未,颁历于夏国。庚辰,罢宰臣兼枢密使。

  十一月丁亥,冬至,宴宗室于崇政殿。己酉,诏河北长吏举殿直、供奉官有武才者。是岁,施州溪洞蛮、西南夷龙以特来贡。

  六年春正月戊申,徙广南戍兵善地,以避瘴毒。

  二月戊寅,青州地震。诏陕西经略安抚及转运司议裁节诸费及所置官员无用者以闻。

  三月辛巳朔,日有食之。录系囚。庚寅,登州地震,岠嵎山摧,自是屡震,辄海底有声如雷。甲午,月犯岁星。是月,赐礼部奏名进士、诸科及第出身八百五十三人。

  夏四月甲寅,遣使赐湖南戍兵方药。

  五月甲申,京师雨雹,地震。丙戌,录系囚。戊子,减邛州盐井岁课缗钱一百万。丙申,诏陕西市蕃部马。丁酉,京东人刘卺、刘沔、胡信谋反,伏诛。

  六月庚戌朔,诏夏竦与河北监司察帅臣、长吏之不职者。丁巳,有流星出营室南,其光烛地,隐然有声。丙寅,以久旱,民多暍死,命京城增凿井三百九十。丁丑,诏制科随礼部贡举。

  秋七月丁亥,月犯南斗。庚寅,河东经略司言雨坏忻、代等州城壁。

  八月癸亥,策试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并试武举人。癸酉,以吴育为枢密副使,丁度参知政事。

  九月甲辰,登州言有巨木三千余浮海而出。

  冬十月辛未,诏发兵讨湖南徭贼。

  十一月己卯,遣官议夏国公封界。癸未,湖南徭贼寇英、韶州界。辛丑,畋东韩村,乘舆所过及围内田,蠲其租一年。是岁,邈川首领唃厮啰、西蕃瞎毡、磨毡角、安化州蛮蒙光速等来贡。交阯献驯象十。道州部泷酋李石壁等降。

  七年春正月丙子朔,御大庆殿受朝。丁亥,诏河北所括马死者,限二年偿之。己亥,颁《庆历编敕》。壬寅,诏减连州民被徭害者来年夏租。

  二月己酉,诏取益州交子三十万,于秦州募人入中粮。丙辰,令内侍二人提举月给军粮。

  三月壬午,录系囚。癸未,诏天下有能言宽恤民力之事者,有司驿置以闻,以其副上之转运司,详其可行者辄行之。毁后苑龙船。丁亥,以旱,罢大宴。癸巳,诏避正殿,减常膳。许中外臣僚实封条上三事。乙未,贾昌朝罢,以陈执中为昭文馆大学士,夏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吴育为给事中归班,文彦博为枢密副使。罢出猎。丁酉,以夏竦为枢密使,文彦博参知政事,高若讷为枢密副使。辛丑,祈雨于西太一宫,及还,遂雨。壬寅,陈执中、宋庠、丁度以旱,降官一等。

  夏四月丁未,谢雨。己酉,诏:"前京东转运使薛绅专任文吏伺察郡县细过,江东转运使杨弦、判官王绰、提点刑狱王鼎苛刻相尚,并削职知州,自今毋复用为部使者。"壬子,御正殿,复常膳。乙卯,复执中、庠、度官。己巳,诏谏官非公事毋得私谒。

  五月戊寅,诏武臣非历知州、军无过者,毋授同提点刑狱。己丑,补降徭唐和等为峒主。己亥,命翰林学士杨察蠲放天下逋负。辛丑,诏西北二边有大事,二府与两制以上杂议之。

  六月乙巳,诏禁畜猛兽害人者。辛酉,诏天下知县非鞫狱毋得差遣。壬戌,诏臣僚朝见者,留京毋过十日。

  秋七月癸未,奉安太祖、太宗、真宗御容于南京鸿庆宫。甲申,德音:降南京畿内囚罪一等,徒以下释之。赐民夏税之半。除灾伤倚阁税及欠折官物非侵盗者。辛丑,禁贡余物馈近臣。

  八月乙丑,析河北为四路,各置都总管。

  九月丁酉,诏删定《一州一县敕》。

  冬十月壬子,李迪薨。甲子,幸广亲宅,谒太祖、太宗神御殿,宴宗室,赐器币有差。乙丑,河阳、许州地震。

  十一月乙未,加上真宗谥。丙申,朝飨景灵宫。丁酉,飨太庙、奉慈庙。戊戌,冬至,祀天地于圜丘,大赦。贝州宣毅卒王则据城反。十二月戊申,加恩百官。庚戌,枢密直学士明镐体量安抚河北。癸丑,诏贝州有能引致官兵获贼者,授诸卫上将军。甲寅,遣内侍以敕榜招安贝贼。是岁,西蕃磨毡角来贡。

  八年春正月丁丑,文彦博宣抚河北,明镐副之。壬午,江宁府火。乙未,日赤无光。

  闰月辛丑,贝州平。甲辰,曲赦河北,赐平贝州将士缗钱,战没者官为葬祭,兵所践民田蠲其税,改贝州为恩州。戊申,文彦博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官吏将士有功者迁擢有差。辛酉,亲从官颜秀等四人夜入禁中谋为变,宿卫兵捕杀之。丙寅,磔王则于都市。丁卯,知贝州张得一坐降贼伏诛。

  二月癸酉,颁《庆历善救方》。夏国来告曩霄卒。己卯,赐瀛、莫、恩、冀州缗钱二万,赎还饥民鬻子。丁酉,奉安宣祖、太祖、太宗御容于睦亲宅。

  三月甲辰,诏礼部贡举。辛亥,遣使体量安抚陕西。甲寅,幸龙图、天章阁,诏辅臣曰:"西陲备御,兵冗赏滥,罔知所从,卿等各以所见条奏。"又诏翰林学士、三司使、知开封府、御史中丞曰:"朕躬阙失,左右朋邪,中外险诈,州郡暴虐,法令有不便于民者,朕欲闻之,其悉以陈。"壬戌,以霖雨,录系囚。癸亥,以朝政得失、兵农要务、边防备豫、将帅能否、财赋利害、钱法是非与夫谗人害政、奸盗乱俗及防微杜渐之策,召知制诰、谏官、御史等谕之,使悉对于篇。

  夏四月己巳朔,封曩霄子谅祚为夏国主。壬申,丁度罢,明镐参知政事。

  五月辛酉,夏竦罢,宋庠为枢密使,庞籍参知政事。

  六月戊辰朔,诏近臣举文武官材堪将帅者。丙子,河决澶州商胡埽。壬辰,以久雨斋祷。甲午,明镐卒。乙未,诏馆阁官须亲民一任,方许入省、府及转运、提点刑狱差遣。丙申,章得象薨。

  秋七月戊戌,以河北水,令州县募饥民为军。辛丑,罢铸铁钱。

  八月己丑,以河北、京东西水灾,罢秋宴。

  九月戊午,诏三司以今年江、淮漕米转给河北州军。冬十一月己亥,作"皇帝钦崇国祀之宝"。壬戌,出廪米,减价以济畿内贫民。

  十二月乙丑朔,以霖雨为灾,颁德音,改明年元,减天下囚罪一等,徒以下释之。出内藏钱帛赐三司,贸粟以济河北,流民所过,官为舍止之,所赍物毋收算。丁卯,册美人张氏为贵妃。戊子,遣使体量安抚利州路。是岁,庐州合肥县稻再实。交州来贡。

  皇祐元年春正月甲戌朔,日有食之。以河北水灾,罢上元张灯,停作乐。庚戌,张士逊薨。己未,诏以缗钱二十万市谷种,分给河北贫民。辛酉,诏台谏非朝廷得失、民间利病,毋风闻弹奏。

  二月戊辰,以河北疫,遣使颁药。辛未,发禁军十指挥赴京东、西路备盗。

  三月丁巳,录系囚。己未,契丹遣使来告伐夏国。庚申,翰林院学士钱明逸报使契丹。是月,赐礼部奏名进士、诸科及第出身千三百九人。

  四月癸未,梓州转运司言淯井监夷人平。

  六月甲子,蠲河北复业民租赋二年。甲戌,始置观文殿大学士。戊寅,诏中书、枢密非聚议毋通宾客。戊子,诏转运使、提点刑狱,所部官吏受赃失觉察者,降黜。

  秋七月丁酉,诏臣僚毋得保荐要近内臣。己未,诏诸州岁市药以疗民疾。

  八月壬戌,陈执中罢。以文彦博为昭文馆大学士,宋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庞籍为枢密使,高若讷参知政事,梁适为枢密副使。甲申,策制举、武举人。

  九月乙巳,广源州蛮侬智高寇邕州,诏江南、福建等路发兵以备。戊午,太白犯南斗。己未,罢武举。冬十一月丙申,诏河北被灾民八十以上及笃疾不能自存者,人赐米一石、酒一斗。辛丑,诏民有冤、贫不能诣阙者,听诉于监司以闻。

  十二月甲子,遣入内供奉高怀政督捕邕州盗贼。是岁,大留国来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