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七 本纪第十七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脱脱、阿鲁图|发布时间:2016-08-09 20:05:32|

哲宗一

  哲宗宪元继道显德定功钦文睿武齐圣昭孝皇帝,讳煦,神宗第六子也,母曰钦圣皇后朱氏。熙宁九年十二月七日己丑生于宫中,赤光照室。初名佣,授检校太尉、天平军节度使,封均国公。元丰五年,迁开府仪同三司、彰武军节度使,进封延安郡王。七年三月,神宗宴群臣于集英殿,王侍立,天表粹温,进止中度,宰相而下再拜贺。八年二月,神宗寝疾,宰相王珪乞早建储,为宗庙社稷计,又奏请皇太后权同听政,神宗首肯。三月甲午朔,皇太后垂帘于福宁殿,谕珪等曰:"皇子性庄重,从学颖悟。自皇帝服药,手写佛书,为帝祈福。"因出以示珪等,所书字极端谨,珪等称贺,遂奉制立为皇太子。初,太子宫中常有赤光,至是光益炽如火。

  戊戌,神宗崩,太子即皇帝位。己亥,大赦天下常赦所不原者。群臣进秩,赐赉诸军。遣使告哀于辽。白虹贯日。庚子,尊皇太后曰太皇太后,皇后曰皇太后,德妃朱氏曰皇太妃。命宰臣王珪为山陵使。甲寅,以群臣固请,始同太皇太后听政。

  己未,赐叔雍王颢、曹王頵赞拜不名。令中外避太皇太后父遵甫名。诏边事稍重者,枢密院与三省同议以进。庚申,尚书左仆射、郇国公王珪进封岐国公。颢进封扬王,頵为荆王,并加太保。弟宁国公佶为遂宁郡王,仪国公佖为太宁郡王,成国公俣为咸宁郡王,和国公似为普宁郡王。高密郡王宗晟、汉东郡王宗瑗、华原郡王宗愈、安康郡王宗隐、建安郡王宗绰并为开府仪同三司。太师、潞国公文彦博为司徒,济阳郡王曹佾为太保,特进王安石为司空,余进秩,赐致仕服带、银帛有差。辛酉,诏颜子、孟子配享孔子庙庭。

  夏四月丙寅,初御紫宸殿。辛未,蠲元丰六年以前逋赋。甲戌,加李乾德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董毡检校太尉。诏曰:"先皇帝临御十有九年,建立政事以泽天下,而有司奉行失当,几于烦扰,或苟且文具,不能布宣实惠。其申谕中外,协心奉令,以称先帝惠安元元之意。"乙亥,诏以太皇太后生日为坤成节。丁丑,召吕公著侍读。谕枢密、中书通议事都堂。诏遵先帝制,遣官察举诸路监司之法。庚辰,吕惠卿遣兵入西界,破六砦,斩首六百余级。辛己,遣使以先帝遗留物遗辽国及告即位,甲申,水部员外郎王谔非职言事,坐罚金。丙戌,以蕃官高福战死,录其子孙。丁亥,复蠲旧年逋赋。

  五月丙申,诏百官言朝政阙失。资政殿学士司马光过阙,入见。丁酉,群臣请以十二月八日为兴龙节。壬寅,城熙、兰、通远军,赐李宪、赵济银帛有差。甲辰,作受命宝。丙午,京师地震。复置辽州。庚戌,王珪薨。改命蔡确为山陵使。丙辰,赐礼部奏名进士、诸科及第出身四百六十一人。戊午,以蔡确为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韩缜为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章惇知枢密院,司马光为门下侍郎。

  六月庚午,赐楚州孝子徐积绢米。丁亥,诏中外臣庶许直言朝政阙失、民间疾苦。

  秋七月戊戌,以资政殿大学士吕公著为尚书左丞。诏府界、三路保甲罢团教。丙午,辽人来吊祭。丙辰,白虹贯日。吏部侍郎熊本奏归化侬智会异同,坐罚金。罢沅州增修堡砦。

  八月乙丑,诏按察官所至,有才能显著者以名闻。己巳,镇江军节度使韩绛进开府仪同三司。癸酉,遣使贺辽主生辰、正旦。乙亥,以供奉王英战死葭芦,录其子。

  九月戊戌,以神宗英文烈武圣孝皇帝之谥告于天地、宗庙、社稷。己亥,上宝册于福宁殿。己酉,遣使报谢于辽。

  冬十月甲子,夏国遣使进助山陵马。癸酉,诏仿《唐六典》置谏官。丁丑,令侍从各举谏官二人。诏监察御史兼言事,殿中侍御史兼察事。罢义仓。己卯,诏均宽民力,有司或致废格者,监司、御史纠劾之。河决大名。乙酉,葬神宗皇帝于永裕陵。丙戌,罢方田。以夏国主母卒,遣使吊祭。

  十一月癸巳,诏按问强盗,欲举自首者毋减。丁酉,祧翼祖,祔神宗于太庙,庙乐曰《大明之舞》。辛丑,减两京、河阳囚罪一等,杖已下释之,民缘山陵役者蠲其赋。己酉,辽遣使贺即位。十二月壬戌,于阗进狮子,诏却之。开经筵,讲《鲁论》,读《三朝宝训》。罢《太学保任同罪法》。丙寅,夏人以其母遗留物、马、白驼来献。辛未,左仆射蔡确、右仆射韩缜并迁秩、加食邑,扬王颢、荆王頵并为太傅。壬申,章惇、司马光等进秩有差。申戌,罢后苑西作院。乙亥,诏执政、侍臣讲读。戊寅,罢增置铸钱监十有四。乙酉,辽遣萧睦等来贺正旦。是岁,日有五色云者六。高丽、大食入贡。

  元祐元年春正月庚寅朔,改元。丙午,录在京囚,减死罪以下一等,杖罪者释之。丁未,诏回赐高丽王鞍马、服带、器币有加。罢陕西、河东元丰四年后凡缘军兴添置官局。丙辰,久旱,幸相国寺祈雨。立神宗原庙。戊午,甘露降。

  二月辛酉,以河决大名,坏民田,民艰食者众,诏安抚使韩绛振之。乙丑,修《神宗实录》。丁卯,诏左右侍从各举堪任监司者二人,举非其人有罚。庚午,禁边民与夏人为市。辛未,董毡卒,以其子阿里骨袭河西军节度使、邈川首领。庚辰,夏人入贡。辛巳,刑部侍郎蹇周辅坐变盐法落职。

  闰月庚寅,蔡确罢。以司马光为尚书左仆射、门下侍郎。诏韩维、吕大防、孙永、范纯仁详定役法。壬辰,以吕公著为门下侍郎。丙午,守尚书右丞李清臣为尚书左丞,试吏部尚书吕大防为尚书右丞。白虹贯日。丁未,群臣上太皇太后宫名曰崇庆,殿曰崇庆寿康;皇太后宫曰隆祐,殿曰隆祐慈徽。庚戌,赐于阗国王服带、器币。辛亥,章惇罢。甲寅,诏侍从、御史、国子司业各举经明行修、可为学官者二人。乙卯,以吏部尚书范纯仁同知枢密院事。丙辰,掩京城暴骸。罢诸州常平管勾官。

  三月辛未,诏毋以堂差冲在选已注官。置诉理所,许熙宁以来得罪者自言。命太学公试,司业、博士主之,如春秋补试法。癸酉,置开封府界提点刑狱一员。乙亥,罢熙河兰会路经制财用司。己卯,复广济河辇运。辛巳,诏民间疾苦当议宽恤者,监司具闻。以程颐为崇政殿说书。乙酉,许职事官带职。

  夏四月己丑,韩缜罢。辛卯,诏诸路旱伤蠲其租。壬辰,以旱虑囚。癸巳,王安石薨。辛丑,诏执政大臣各举可充馆阁者三人。壬寅,以吕公著为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文彦博平章军国重事。乙巳,诏户部裁冗费,著为令。李宪等以用兵失利,为刘挚所劾,贬秩奉祠。辛亥,扬王颢、荆王頵并特授太尉。诏遇科举,令升朝官各举经明行修之士一人,俟登第日与升甲。罢谒禁之制。知诚州周士隆抚纳溪洞民一千三百余户,赐士隆银帛。癸丑,定六曹郎官员数。

  五月丁巳朔,以资政殿大学士韩维为门下侍郎。罢诸路重禄,复熙宁前旧制。庚申,夏人来贺即位。壬戌,诏侍从、台官、监司各举县令一人。戊辰,命程颐同修立国子监条制。己巳,幸扬王、荆王第,官其子九人。癸酉,复左、右天厩坊。壬午,诏文彦博班宰相之上。

  六月甲辰,置《春秋》博士。吕惠卿落职,分司南京、苏州居住。戊申,以富弼配享神宗庙庭。庚戌,太白昼见。甲寅,诏正风俗,修纪纲,勿理隐疵细故。复置通利军。程颐上疏论辅养君德。

  秋七月丁巳,置检法官。辛酉,设十科举士法。刘恕同修《资治通鉴》,未沾恩而卒,诏官其子。乙丑,夏国主秉常卒。庚午,夏国遣使贺坤成节。

  八月辛卯,诏常平依旧法,罢青苗钱。壬辰,封弟偲为祁国公。甲午,占城国遣使入贡。壬子,日傍有五色云。磁州谷异垄同穗。

  九月丙辰朔,司马光薨。己未,朝献景灵宫。辛酉,大享明堂,以神宗配,赦天下。丁卯,试中书舍人苏轼为翰林学士、知制诰。己卯,张璪罢。

  冬十月丙戌,改衍圣公为奉圣公。庚寅,太白昼见。壬辰,夏人来告哀。庚子,遣使吊祭。十一月戊午,以尚书左丞吕大防为中书侍郎,御史中丞刘挚为尚书右丞。乙亥,于阗国遣使入贡。庚辰,蠲盐井官溪钱。

  十二月庚寅,诏将来服除,依元丰三年故事,群臣勿上尊号。戊戌,华州郑县小敷谷山崩。戊申,诏以冬温无雪,决系囚。是岁,河北、楚、海诸州水。

  二年春正月乙丑,封秉常子乾顺为夏国主。戊辰,诏举人程试,主司毋得于《老》、《庄》、《列子》书命题。辛巳,诏苏辙、刘攽编次神宗御制。白虹贯日。

  二月丁亥,遣左司谏朱光庭使河北,振民被灾者。诏施、黔、戎、泸等州保甲监司免岁阅。丁酉,加赐于阗国金带、锦袍、器币。己亥,命吏部选人改官,岁以百人为额。辛丑,诏陕西、河东行策应牵制法。是月,代州地震。

  三月壬戌,太皇太后手诏,止就崇政殿受册。戊辰,诏中外侍从岁举郡守各一人。令御史台察民俗奢僣者。夏人遣使入谢。癸酉,奉安神御于景灵宫宣光殿。庚辰,诏内侍省供奉官以下百人为额。

  夏四月丙戌,交阯入贡。丁亥,鬼章子结龌龊寇洮东。戊子,虑囚。己丑,诏太师文彦博十日一议事都堂。辛卯,诏:"冬夏旱暵,海内被灾者广,避殿减膳,责躬思过,以图消复。"丁酉,以四方牒诉上尚书者,或冤抑不得直,令御史分察之。己亥,太皇太后以旱权罢受册礼。癸卯,雨。乙丑,以徐州布衣陈师道为亳州司户参军。丁未,复制科。戊申,御殿复膳。李清臣罢。

  五月癸丑,夏人围南川砦。丁卯,以刘挚为尚书左丞,兵部尚书王存为尚书右丞。壬申,于阗入贡。丁丑,诏御史官阙,御史中丞、翰林学士、两省谏议大夫以上杂举。

  六月辛丑,以安焘知枢密院事。壬寅,有星如瓜出文昌。丙午,邈川首领结药来降,授三班奉职。

  秋七月辛亥,诏户部修《会计录》。韩绛以司空致仕。夏人寇镇戎军。诏府界、三路教阅保甲。复课利场务亏额科罚。丙辰,罢诸州数外岁贡。戊午,以辽萧德崇等贺坤成节,曲宴垂拱殿,始用乐。庚申,进封李乾德为南平王。辛酉,改诚州为渠阳军。辛未,韩维罢。

  八月辛巳,程颐罢经筵,权同管勾西京国子监。癸未,以西蕃寇洮、河,民被害者给钱粟,死者赐帛其家。诏复进纳人改官旧法。乙酉,命吕大防为西京安奉神宗御容礼仪使。庚寅,西南蕃遣人入贡。癸巳,以夏国政乱主幼,强臣乙逋等擅权逆命,诏诸路帅臣严兵备之。庚子,授西蕃首领心牟钦毡银州团练使,温溪心瓜州团练使。辛丑,泾原言夏人寇三川诸砦,官军败之。丁未,岷州行营将种谊复洮州,执蕃酋鬼章青宜结。

  九月乙卯,发太皇太后册宝于大庆殿。丙辰,发皇太后、皇太妃册宝于文德殿。己未,夏人寇镇戎军。丁卯,禁私造金箔。

  冬十月壬午,奉安神宗御容于会圣宫及应天院。癸未,日有五色云。戊子,恭谢景灵宫。辛卯,减西京囚罪一等,杖已下释之。己亥,西南龙、张蕃遣人入贡。庚子,论复洮州功,种谊等迁秩、赐银绢有差。

  十一月丙辰,复置涟水军。庚申,献鬼章于崇政殿,以罪当死,听招其子及部属归以自赎。乙亥,大雪甚,民冻多死,诏加振恤,死无亲属者官瘗之。罢内殿承制试换文资格。丙子,决囚。十二月乙酉,赐诸军及贫民钱。丙戌,兴龙节,初上寿于紫宸殿。己丑,大寒,罢集英殿宴。壬辰,兀征声延部族老幼万人渡河南,遣使廪食之,仍谕声延勿失河北地。乙未,白虹贯日。壬寅,颁《元祐敕令式》。是冬,始闭汴口。

  三年春正月己酉朔,不受朝。庚戌,复广惠仓。己未,朝献景灵宫。庚申,雪寒,发京西谷五十余万石,损其直以纾民。辛酉,诏广南西路朱崖军开示恩信,许生黎悔过自新。壬戌,罢上元游幸。壬申,阿里骨奉表诣阙谢罪,令边将无出兵,仍罢招纳。甲戌,决囚。

  二月甲申,罢修金明池桥殿。乙酉,德音:减囚罪一等,徒以下释之,工役权放一年,流民饥贫量与应副。丙戌,诏河东苦寒,量度存恤戍兵。癸巳,罢春宴。乙未,白虹贯日。辛丑,太白昼见。乙巳,广东兵马监童政坐擅杀无辜,伏诛。

  三月丙辰,韩绛薨。丁巳,御集英殿策进士。戊午,策武举。己巳,赐礼部奏名进士、诸科及第出身一千一百二十二人。乙亥,夏人寇德静砦,将官张诚等败之。

  夏四月戊寅,令诸路郡邑具役法利害以闻。辛巳,以吕公著为司空、同平章军国事,吕大防为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范纯仁为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壬午,以观文殿学士孙固为门下侍郎,刘挚为中书侍郎,王存为尚书左丞,御史中丞胡宗愈为尚书右丞,户部侍郎赵瞻签书枢密院事。癸巳,诏定职事官岁举升陟人数。丁酉,阿里骨来贡。庚子,诏天下郡城以地里置壮城兵额,禁勿他役。

  五月癸亥,汉东郡王宗瑗薨。

  六月癸未,诏司谏、正言、殿中、监察御史,仿故事,以升朝官通判资序历一年者为之。辛丑,夏人寇塞门砦。甲辰,五色云见。

  秋七月戊申,荆王頵薨。戊辰夜,东北方明如昼,俄成赤气,中有白气经天。辛未,太白昼见。癸酉,忠州言临江涂井镇雨黑黍。

  八月戊寅,阿里骨入贡。己卯,进封扬王颢为徐王。辛巳,复置荆门军。丙戌,罢吏试断刑法。丁酉,渠阳蛮入寇。辛丑,降系囚罪一等,杖以下释之。

  九月庚申,禁宗室联姻内臣家。乙丑,阿里骨复迁职,加封邑。诏观察使以上给永业田。丁卯,御集英殿策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科。

  十月丙戌,诏罢新创诸堡砦,废渠阳军。戊戌,复南、北宣徽院。

  十一月甲辰,遣吏部侍郎范百禄等行河。丁卯,大食麻啰拔国入贡。诏岁以十月给巡城兵衣裘。十二月丁酉,渝州獠人寇小溪。壬寅,白虹贯日。

  闰月癸卯朔,颁《元祐式》。甲辰,范镇定铸律、度量、钟磬等以进,令礼部、太常参定。戊申,减宰执赐予。庚申,置六曹尚书权官。丙寅,诏吏部详定六曹重复利害以闻。是岁,三佛齐、于阗、西南蕃入贡。天下上户部:主户二百一十三万四千七百三十三,丁二千八百五十三万三千九百三十四。客户六百一十五万四千六百五十二,丁三百六十二万九千八十三。断大辟二千九百一十五人。

  四年春正月壬申朔,不受朝,群臣及辽使诣东上阁门、内东门拜表贺。丙子,宴辽使于紫宸殿。甲申,以夏人通好,诏边将毋生事。

  二月甲辰,吕公著薨。庚戌,白虹贯日。乙卯,夏人来谢封册。

  三月己卯,作浑天仪。胡宗愈罢。丁亥,以不雨,罢春宴。己丑,诏自今大礼毋上尊号。辛卯,昼有流星出东方。癸巳,录囚。乙未,罢幸琼林苑、金明池。

  夏四月乙巳,吕大防等以久旱求罢,不允。丁未,曹佾薨。戊申,罢大礼使及奏告执政加赐。戊午,立试进士四场法。壬戌,弛在京牧地与民。

  五月癸酉,诏自今侍读以三人为额。中丞李常、侍御史盛陶坐不论蔡确,改官。辛巳,贬观文殿学士蔡确为光禄卿。丁亥,复贬确为英州别驾、安置新州。丁酉,于阗国来贡。

  六月甲辰,范纯仁、王存罢。丙午,以赵瞻同知枢密院事,户部尚书韩忠彦为尚书左丞,翰林学士许将为尚书右丞。丁未,夏国来贡。癸丑,邈黎国般次泠移、四林栗迷等赍于阗国黑汗王及其国蕃王表章来贡。秋七月丙子,诏复外都水使者。丁丑,辽国使萧寅等来贺坤成节,曲宴垂拱殿。庚辰,安焘以母忧去位。

  八月壬寅,敕郡守贰以"四善三最"课县令,吏部岁上监司考察知州状。辛酉,太皇太后诏:今后明堂大礼,毋令百官拜表称贺。九月戊寅,致斋垂拱殿。己卯,朝献景灵宫,辛巳,大飨明堂,赦天下,百官加恩,赐赍士庶高年九十以上者。乙酉,加赐韩缜、范纯仁器币有差。乙未,检举先朝文武七条,戒谕百官遵守。

  冬十月辛丑,西南程蕃入贡。丁未,龙蕃入贡。戊申,翰林学士苏辙上《神宗御集》,藏宝文阁。癸丑,御迩英殿,讲官进讲《三朝宝训》。

  十一月庚午,敕朝请大夫以下进士为左,余为右。溪洞彭儒武等进溪洞布。癸未,以孙固知枢密院事,刘挚为门下待郎,吏部尚书傅尧俞为中书侍郎。乙酉,有星色赤黄,尾迹烛地。己丑,太皇太后却元日贺礼,令百官拜表。庚寅,章惇买田不法,降官。辛卯,改发运、转运、提刑预妓乐宴会徒二年法。十二月庚子,辽使耶律常等贺兴龙节,曲宴垂拱殿。癸丑,更定朝仪二舞曰《威加四海》、《化成天下》。甲寅,减鄜延等路戍兵归营。戊午,以御史阙,令中丞、两省各举二人。是岁,夏国、邈黎、大食、麻啰拔国入贡。

  五年春正月丁卯朔,御大庆殿视朝。丁丑,朝献景灵宫。

  二月丁酉,罢诸州、军通判奏举改官。己亥,夏人归永乐所掠吏士百四十九人。庚子,加溪洞人田忠进等九十二人检校官有差。辛丑,以旱罢,修黄河。癸卯,祷雨岳渎,罢浚京城壕。丁未,减天下囚罪,杖以下释之。庚戌,文彦博以太师充护国军、山南西道节度等使致仕,令所司备礼册命。壬子,彦博乞免册礼,从之。甲子,宴饯文彦博于玉津园。

  三月丙寅朔,赵瞻薨。丁卯,诏赐故孙觉家缗钱,令给丧事。壬申,以韩忠彦同知枢密院事,翰林学士承旨苏颂为尚书左丞。癸未,罢春宴。壬辰,罢幸金明池、琼林苑。

  夏四月癸卯,诏郑穆、王岩叟等同举监察御史二员。甲辰,吕大防等以旱求退,不允。丙午,孙固薨。癸丑,诏讲读官御经筵退,留二员奏对迩英阁。丁巳,诏以旱、避殿减膳,罢五月朔日文德殿视朝。辛酉,以保宁军节度使冯京为检校司空。

  五月壬申,诏差役法有未备者,令王岩叟等具利害以闻。乙亥,雨。己卯,御殿复膳。

  六月辛丑,录囚。癸亥,昼有五色云。

  七月壬申,泾原路经略司言:诸人违制典买蕃部田土,许以免罪,自二顷五十亩以下,责其出刺弓箭手及买马备边用各有差。乙酉,夏人来议分画疆界。

  九月丁丑,诏复置集贤院学士。

  冬十月癸巳,罢提举修河司。丁酉,诏定州韩琦祠载祀典。

  十二月辛卯朔,许将罢。安康郡王宗隐薨。丙辰,禁军大阅,赐以银楪、匹帛,罢转资。是岁,东北旱,浙西水灾。赐宗室子授官者四十四人。断大辟四千二百六十有一。高丽、于阗、龙蕃、三佛齐、阿里骨入贡。

  六年春正月辛酉朔,不受朝,群臣及辽使诣东上阁门、内东门拜表贺。癸酉,诏祠祭、游幸毋用羔。

  二月辛卯,以刘挚为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龙图阁待制王岩叟签书枢密院事。癸巳,以苏辙为尚书右丞,宗室士伣追封魏国公。庚子,拂箖国来贡。丁丑,授阿里骨男溪邦彪篯为化外庭州团练使。

  三月癸亥,吕大防上《神宗实录》。己巳,御集英殿策进士。庚午,策武举。癸酉,诏御史中丞举殿中侍御史二人,翰林学士至谏议大夫同举监察御史二人。丙子,吕大防特授右正议大夫。壬午,赐礼部奏名进士、诸科及第出身九百五十七人。丁亥,罢幸金明池、琼林苑。

  夏四月乙未,复置通礼科。丙申,诏恤刑。辛丑,诏大臣堂除差遣,非行能卓异者不可轻授。仍搜访遗材,以备擢任。夏人寇熙河兰岷、鄜延路。壬寅,太白昼见。壬子,赐南平王李乾德袍带、金帛、鞍马。

  五月己未朔,日有食之,罢文德殿视朝。庚辰,诏娶宗室女得官者,毋过朝请大夫、皇城使。丁亥,后省上《元祐敕令格》。

  六月壬辰,录囚。甲辰,置国史院修撰官。乙卯,诏以田思利为银青光禄大夫,充溪洞都巡检。

  秋七月癸亥,复张方平宣徽南院使致仕。乙丑,复制置解盐使。己卯,振两浙水灾。

  八月己丑,三省进纳后六礼仪制。辛卯,诏御史台:臣僚亲亡十年不葬,许依条弹奏及令吏部检察。己亥,改宗正属籍曰《宗藩庆系录》。令文武臣出入京城门书职位、差遣、姓名及所往。己酉,修《神宗宝训》。癸丑,诏鄜延路都监李仪等以违旨夜出兵入界,与夏人战死,不赠官,余官降等。乙卯,夏人寇怀远砦。

  闰月壬戌,严饬陕西、河东诸路边备。甲子,太白昼见。庚午,诏御史中丞举殿中侍御史二人,翰林学士、中书舍人、给事中举监察御史四人。壬申,太子太保致事张方平辞免宣徽使,不允。甲申,刑部侍郎彭汝砺与执政争狱事,自乞贬逐,诏改礼部侍郎。

  九月丁亥,夏人寇麟、府二州。壬辰,诏州民为寇所掠,庐舍焚荡者给钱帛,践稼者振之,失牛者官贷市之。癸巳,御集英殿策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科。丁酉,御试方正王普等,迁官有差。岁出内库缗钱五十万以备边费。甲辰,幸上清储祥宫。壬子,宫成,减天下囚罪一等,杖以下释之。癸丑,以执政官行谒禁法非便,诏有利害陈述勿禁。

  冬十月丁卯,有流星昼出东北。庚午,朝献景灵宫,还,幸国子监,赐祭酒丰稷三品服,监学官赐帛有差。庚辰,令诸宫院建小学。贵妃苗氏薨。癸未,编修神宗御制官转秩加赏。诏京西提刑司岁给钱物二十万缗,以奉陵寝。

  十一月乙酉朔,刘挚罢。壬辰,作《元祐观天历》。尚书右丞苏辙罢知绛州。辛丑,傅尧俞薨。十二月戊辰,开封府火。壬申,范纯仁以前御敌失策降官。是岁,两浙水,定州野蚕成茧。高丽、交阯、三佛齐入贡。

  七年春正月甲辰,以辽使耶律迪卒,辍朝一日。乙巳,张诚一以穿父墓取犀带,责授左武卫将军,提举亳州明道宫。

  二月丁卯,诏陕西、河东边要进筑守御城砦。

  三月己亥,录囚。

  夏四月己未,立皇后孟氏。甲子,命吕大防为皇后六礼使。甲戌,立考察县令课绩法。

  五月戊戌,御文德殿册皇后。庚子,罢侍从官转对。丙午,王岩叟罢知郑州。大食进火浣布。

  六月辛酉,以吕大防为右光禄大夫,苏颂为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韩忠彦知枢密院事,苏辙为门下侍郎,翰林学士范百禄为中书侍郎,翰林学士梁焘为尚书左丞,御史中丞郑雍为尚书右丞,户部尚书刘奉世签书枢密院事。甲子,置广文馆解额。戊辰,浑天仪像成。甲戌,日旁五色云见。

  七月癸巳,诏修《神宗史》。复翰林侍讲学士。己酉,诏诸路安抚钤辖司及西京、南京各赐《资治通鉴》一部。庚戌,宗室緦麻以上者禁析居。

  八月丙辰,罢监酒税务增剩给赏法。己未,诏西边诸将严备,毋轻出兵。乙亥,戒边将毋掊克军士。前陷交阯将吏苏佐等十七人自拔来归。

  九月戊戌,诏:"冬至日南郊,宜依故事设皇地祇位。礼毕,别议方泽之仪以闻。"己酉,永兴军、兰州、镇戎军地震。

  冬十月庚戌朔,环州地震。丁巳,陕西有前代帝王陵庙处,给民五家充守陵户。丁卯,夏人寇环州。

  十一月辛巳,太白昼见。甲申,诏太中大夫以上许占永业田。丙戌,于阗入贡。庚寅,帝斋大庆殿。辛卯,朝献景灵宫。壬辰,飨太庙。癸巳,祀天地于圜丘,赦天下,群臣中外加恩。罢南京榷酒。民罹亲丧者,户以差等与免徭。辛丑,赐徐王剑履上殿。十二月辛亥,阿里骨、李乾德加食邑实封。甲子,罢饮福宴。庚午,祈雪。是岁,兖州仙源县生瑞谷。高丽、占城、西南蕃龙氏、罗氏入贡。

  八年春正月己卯朔,不受朝。甲申,蔡确卒。丁亥,御迩英阁,召宰臣读《宝训》。庚寅,诏复范纯仁太中大夫。壬辰,幸太乙宫。庚子,诏颁高丽所献《黄帝针经》于天下。

  二月己酉,诏西南蕃龙氏迁秩补官。辛亥,礼部尚书苏轼言:"高丽使乞买历代史及《策府元龟》等书,宜却其请不许。"省臣许之,轼又疏陈五害,极论其不可。有旨:"书籍曾经买者听。"壬子,诏刑部不得分禁系人数,瘐死数多者申尚书省。癸丑,诏大宁郡王以下出就外学。

  三月甲申,苏颂罢。辛卯,范百禄罢。庚子,诏御试举人复试赋、诗、论三题。

  夏四月丁未朔,夏人来谢罪,愿以兰州易塞门砦,不许。癸丑,诏恤刑。甲寅,令范祖禹依先朝故事止兼侍讲。丁巳,诏南郊合祭天地,罢礼部集官详议。

  五月癸未,置蕲州罗田县。丁亥,罢二广铸折二钱。己丑,录囚。辛卯,监察御史董敦逸、黄庆基以论苏轼、苏辙,罢为湖北、福建转运判官。己亥,祁国公偲为开府仪同三司。

  六月戊午,梁焘罢。壬戌,中书后省上《元祐在京通用条贯》。

  秋七月丙子朔,以观文殿大学士范纯仁为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戊寅,令陕西沿边铁钱、铜钱悉还近地。

  八月丁未,久雨。祷山川。辛酉,以太皇太后疾,帝不视事。壬戌,遣使按视京东西、河南北、淮南水灾。癸亥,减京师囚罪一等,徒以下释之。丁卯,祷于岳渎、宫观、祠庙。戊辰,赦天下。庚午,诏陕西复铸小铜钱。辛未,祷于天地、宗庙、社稷。乙亥,祷于诸陵。

  九月戊寅,太皇太后崩。己卯,诏以太皇太后园陵为山陵。庚辰,遣使告哀于辽。甲申,命吕大防为山陵使。壬辰,诏山陵修奉从约,诸道毋妄有进助。

  冬十月戊申,群臣七上表请听政。戊辰,徐王颢乞解官给丧,诏不允。庚午,复内侍刘瑗等六人。

  十一月丙子,始御垂拱殿。乙未,以雪寒,振京城民饥。壬寅,赐劳修奉山陵兵士。十二月乙巳,范纯仁乞罢,不允。甲寅,仿《唐六典》修官制。丁巳,辽人遣使来吊祭。出钱粟十万振流民。己巳,上太皇太后谥曰宣仁圣烈皇后。是岁,河入德清军,决内黄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