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十五 本纪第三十五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脱脱、阿鲁图|发布时间:2016-08-10 21:41:15|

孝宗三

  五年春正月辛丑,侍御史谢廓然乞戒有司毋以程颐、王安石之说取士。从之。癸卯,罢特旨免臣僚及寺观科徭。庚戌,大风。己未,诏侍从、台谏、两省官集议考课法。

  二月己巳,置州县丁税司。辛未,申严武臣呈试法。诏二广毋以摄官人治狱。丁丑,禁解盐入京西界。甲申。雨土。庚寅,威州蛮寇边,讨降之。

  三月丁未,李彦颖罢。给辰、沅、澧、靖四州刀弩手田。壬子,以史浩为右丞相。丁巳,幸玉津园。己未,以王淮知枢密院事,赵雄参知政事。是春,黎州蛮出降。

  夏四月乙丑朔,诏叶衡任便居住。丙寅,以礼部尚书范成大参知政事。辛未,知绍兴府张津进羡余四十万缗,诏以代民输和买、身丁之半。赐礼部进士姚颖以下四百十有七人及第、出身。丁丑,雨土。己卯,以赵思奉使不如礼,罢起居舍人,仍降二官。丁亥,命后省择中外所言利病不戾成法者以闻。

  五月庚子,置武学国子员。丁未,修临安府城。禁诸路州军责属县进羡余。

  六月庚午,饬百官及诸监司毋得请托。乙亥,范成大罢。癸未,诏京西、湖北商人以牛马负茶出境者罪死。甲申,诏翰林学士、谏议大夫、给事中、中书舍人、侍御史各举堪御史者二人。以给事中钱良臣签书枢密院事。己丑,罢诸州私置税场。减四川茶课十五万余缗。庚寅,蠲大理寺赃钱三万九千余缗。

  闰月丙申,赠强霓、强震官,立庙西和州,赐名旌忠。丁酉,限四川总领会子额。戊戌,罢兴州都统司营田官兵,募民耕佃。己亥,复分利州东、西路为二。壬寅,置镇江、建康府转般仓。龚茂良卒于英州。乙巳,以魏王恺为永兴、成德军节度使、雍州牧、判明州如故。庚戌,蠲秀州民折帛钱。

  秋七月甲子,太尉、提举万寿观李显忠薨。癸未,禁砂毛钱。丁亥,以岁丰,命沿江籴米百六十万石,以广边储。

  八月甲午,诏诸路监司戒所部,民税毋以重价强折输钱。复制科旧法。丁酉,诏关外四州增募民兵为忠勇军。戊午,增铨试为五场,呈试为四场。

  九月甲子,定广西卖盐赏罚。壬申,幸秘书省。戊寅,赐岳飞谥曰武穆。

  冬十月戊戌,史浩等上《三祖下第六世仙源类谱》、《仁宗玉牒》。庚子,遣宇文价等使金贺正旦。辛亥,金遣张九思等来贺会庆节。乙卯,奉国军节度使、殿前都指挥使王友直以募兵扰民,降为武宁军承宣使,罢军职,统制以下夺官有差。军民哗呶者,执送大理寺鞫之。戊午,以孙右千牛卫大将军扩为明州观察使,封英国公。

  十一月丙寅,诏军民喧哄者,并从军法。史浩言民不宜律以军法,不听。王友直再降为宜州观察使、信州居住。浩请罢政。甲戌,浩罢为少傅,还旧节,充醴泉观使兼侍读。乙亥,以钱良臣参知政事。丁丑,以赵雄为右丞相,王淮为枢密使。戊寅,以两川禁卒千人为成都府雄边军。庚辰,复监司互察法。十二月庚寅朔,班新定荐举式。辛卯,遣钱冲之等贺金主生辰。丁酉,罢兴元都统司营田官兵,募民耕佃。辛丑,复同安、蕲春监。丙午,禁两淮铜钱,复行铁钱。丙辰,金遣乌延察等来贺明年正旦。是岁,阶、福建兴化军水,通、泰、楚州、高邮军田鼠伤禾。三佛齐国入贡。

  六年春正月戊辰,振淮东饥民。庚午,复置内侍省合同凭由司。壬申,蠲夔州路上供金银。丁丑,雨雹。辛巳,复置光州中渡榷场。

  二月己丑朔,幸佑圣观,召史浩、曾觌赐酒。壬辰,钱良臣以失举赃吏,夺三官,丙申,诏前宰执、侍从有己见利便,听不时以闻,辛丑,立武臣关升荫补法。丙午,诏逃军犯强盗者毋拟贷。癸丑。命州县毋挠义役。乙卯,诏自今归正官亲赴部授官,以革冒滥。丁巳,裁特奏名试法。

  三月庚申,幸聚景园。丙寅,录赵鼎、岳飞子孙,赐以京秩。己巳,郴州贼陈峒等破连、道州、桂阳军诸县,命湖南帅臣讨捕之。置广西义仓。辛未,再振淮东饥民。壬申,雨雹。丁丑,诏戒励诸道转运使。庚辰,幸玉津园。夏五月壬戎,裁宗室换官法。庚午,蠲四川盐课十万缗。乙亥,郴寇平。癸未,给襄阳归正忠义人田。

  六月甲午,建丰储仓。丙申,诏特奏名毋授知县、县令。戊戌,蠲郴州运粮丁夫今年役钱之半。辛亥,广西妖贼李接破郁林州,守臣李端卿弃城遁,遂围化州。命经略司讨捕之。端卿除名勒停、梅州编管。

  秋七月癸亥,籍郴州降寇。隶荆、鄂军。戊辰,班《隆兴以来宽恤诏令》于诸路。赵雄等上《会要》。乙亥,诏诸军五口以上增给缗钱。癸未,太白昼见,经天。

  八月庚寅,罢诸路监司、帅守便宜行事。壬寅,以知楚州翟畋过淮生事,夺五官、筠州居住。

  九月辛未,合祭天地于明堂,大赦。癸未,诏福建、二广卖盐毋擅增旧额。

  冬十月乙酉朔,蠲连州被寇民租税。辛卯,遣陈岘等使金贺正旦。丙申,诏太学两优释褐,与殿试第二人恩例。庚子,四川行当三大钱。再蠲四川盐课十七万余缗。辛丑,除绍兴府民逋赋五万余缗。乙巳,金遣蒲察鼎寿等来贺会庆节。戊申,广西妖贼平。

  十一月乙卯朔,帝著论数百言,深原用人之弊,因及诛赏之法,命宰执示从臣于都堂。辛酉,裁宗子试法。戊寅,罢金州管内安抚司。壬午,诏宗室有出身人得考试及注教授官。癸未,遣傅淇等贺金主生辰。十二月丙戌,班《重修淳熙敕令格式》。丙申,修百司省记法。己亥,诏自今鞫赃吏,后虽原贷者,毋以失入坐狱官。庚戌,金遣耶律慥等来贺明年正旦。辛亥,蠲临安府征税一年。是岁,温、台州水,和州旱。

  七年春正月甲子,减广西诸州岁卖盐数。乙丑,刘焞以以平李接功,擢集英殿修撰,将佐幕属吏士进官、减磨勘年有差。己卯,诏京西州军并用铁钱及会子;民户铜钱,以铁钱或会子偿之,满二月不输官,许告赏。庚辰,蠲淮东民贷常平钱米。

  二月癸未朔,初置广南烟瘴诸州医官。丙戌,复置皇太子宫小学教授。辛卯,魏王恺薨。乙未,诏拨广西兵校五百人隶提刑司。戊戌,罢瓜洲孳生马监。己亥,出湖南桩积米十万石,振粜永、邵、郴三州。甲辰,命利州路守、贰、县令兼领营田。乙巳,限改官员岁毋过八十人。封子楝为宜州观察使、安定郡王。

  三月壬戌,诏举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者。庚午,迎太上皇、太上皇后宴翠寒堂。乙亥,减内外官荐举员。丁丑,再蠲临安府民身丁钱三年,诏诸州招补军籍之阙,自今岁以为常。

  夏四月甲申,幸聚景园。丙戌,赵雄等上仁宗、哲宗玉牒。戊子,除明州积欠诸司钱十五万缗。辛卯,再免沿边归正人请占官田赋役三年,甲辰,黎州五部落犯盘佗砦,兵马都监高晃以绵、潼大军三千人与战,败走,蛮人深入,大掠而去。己酉,命荫补、武举、宗室、小使臣行三年丧。

  五月戊辰,以吏部尚书周必大参知政事,刑部尚书谢廓然签书枢密院事。袁州分宜县大水,捐其税。戊寅,诏舒、蕲二州铸钱岁以四十五万贯为额。己卯,申饬书坊擅刻书籍之禁。庚辰,诏特奏名年六十人毋注县尉。

  六月丙戌,以特进、观文殿大学士、判建康府陈俊卿为少保。壬辰,五部落再犯黎州,制置司钤辖成光延战败,官军死者甚众,提点刑狱、权州事折知常弃城遁。甲午,制置司益兵,遣都大提举茶马吴总往平之。壬寅,诏试刑法官增试经义。

  秋七月癸丑,诏二广帅臣、监司察所部守臣臧否以闻。丁卯,以旱,决系囚,分命群臣祷雨于山川。壬申,移广西提刑司于郁林州。

  八月癸未,禁黎州官吏市蕃商物。甲申,以祷雨未应,谕辅臣欲令职事官以上各实封言事。是夕,雨。丁酉,置湖南飞虎军。戊戌,雨。甲辰,五部落犯黎州塞,兴州左军统领王去恶拒却之,折知常重赂蛮,使之纳款。

  九月癸亥,诏自今常朝毋称丞相名。甲子,命枢密使亦如之。乙丑,诏宰执、使相,给使减年恩数,身后三年者毋收使。丙寅,诏知县成资始听监司荐举。壬申,禁诸路遏籴。癸酉,名省记法为《淳熙重修百司法》。

  冬十月丙戌,诏:"限田太宽,民役烦重,其令台谏、给舍同户部长贰详议以闻。"戊子,遣叶宏等使金贺正旦。乙未,黎州五部落进马乞降,诏却献马,许其互市。庚子,金遣李佾等来贺会庆节。

  十一月癸丑,诏边吏存恤江西过淮饥民。丁巳,禁淮南诸司、州郡抑配民酒。辛酉,蠲两淮州军二税一年。癸亥,黎州戍军伍进等作乱,折知常遁去,王去恶诱进等诛之。壬申,南康军旱,诏出检放所余苗米万石充军粮。癸酉。遣盖经等贺金主生辰。十二月庚寅,赵雄等上神宗、哲宗、徽宗、钦宗四朝《国史志》。壬辰,以四川制置使胡元质不备蕃部,致其猖獗,夺两官罢之。丙申,嗣濮王士輵薨。戊戌,以新除成都府路提点刑狱禄东之权四川制置司,应黎州边事,随宜措置。癸卯,诏临安府承宣旨审奏如故事。甲辰,金遣徒单守素等来贺明年正旦。是月,诏以太上皇明年七十有五,议行庆寿礼,太上皇不允,帝进黄金二千两为寿。是岁,江、浙、淮西、湖北旱,蠲租,发廪贷给,趣州县决狱,募富民振济补官。故岁虽凶,民无流殍。安南入贡。

  八年春正月甲寅,停折知常官、汀州居住。丙辰,诏、内侍见带兵官并与在京宫观,著为令。乙亥,诏福建岁拨盐于邵武军市军粮。

  二月壬午,诏去岁旱伤郡县,以义仓米日给贫民,至闰三月半止。黎州土丁张百祥等不堪科役为乱,统领官刘大年引兵逆击之,土丁溃去,大年坐诛。戊子,禁浙西民因旱置围田者。裁童子试法。己丑,禁广西诸州科卖亭户食盐。庚寅,诏三省、枢密、六部置籍,稽考兴利除害等事。戊戌,以保康军节度使士歆为嗣濮王。

  三月丁未朔,幸佑圣观。戊午,以潮州贼沈师为乱,趣帅、宪捕之。辛未,幸聚景园。闰月辛巳,命诸路帅臣、监司分州郡臧否为三等,岁终来上。戊子,赐礼部进士黄由以下三百七十有九人及第、出身。庚寅,修扬州城。甲午,幸玉津园。壬寅,减在京及诸路房廊钱什之三,德寿宫所减,月以南库钱贴进。禁潭、道等州官卖盐。甲辰,立宗室命继法。

  夏四月癸丑,修湖南诸州城。丙辰,以临安疫,分命医官诊视军民。庚申,复以强盗配隶诸军重役。丁卯,安定郡王子栋薨。癸酉,立郴州宜章、桂阳军临武县学,以教养峒民子弟。

  五月戊寅,诏监司、守令劝课农桑,以奉行勤怠为赏罚。壬午,诏诸路转运司趣民间补葺经界簿籍。辛卯,以久雨,减京畿及两浙囚罪一等,释杖以下,贷贫民稻种钱。壬寅,以史浩为少师。

  六月己酉,诏放殿前司平江府牧马草场二万亩,听民渔采。戊午,除淳熙七年诸路旱伤检放米一百三十七万石、钱二千六万缗。辛酉,罢诸路坊场监官,听民承买。戊辰,史浩荐薛叔似、杨简、陆九渊、陈谦、叶适、袁燮、赵善誉等十六人,诏并赴都堂审察。

  七月癸未,复以许浦水军隶殿前司。永阳郡王居广薨,追封永王。辛未,赏监司、守臣修举荒政者十六人。以不雨、决系囚。壬辰,绍兴大水,出秀、婺州、平江府米振粜。丁酉,严州水,诏被灾之家蠲其和买,三等以上户减半。辛丑,录范质后。

  八月丙午,以旱,罢招军。庚戌,赵雄罢。壬子,诏绍兴府诸县夏税、和市、折帛、身丁钱绢之类,不以名色,截日并令住催。癸丑。以王淮为右丞相兼枢密使。甲寅,以谢廓然同知枢密院事。丙辰,更后殿幄次为延和殿。己未,以观文殿大学士、新四川制置使赵雄知泸州,戊辰,言者请自今歉岁蠲减,经费有亏,令户部据实以闻,毋得督趣己蠲阁之数。从之。罢诸路补葺经界簿籍。

  九月庚辰,命诸路提举司贷民麦种。辛巳,钱良臣罢。庚寅,以谢廓然兼权参知政事。

  冬十月己酉,遣施师点等使金贺正旦。辛酉,录黎州战殁将士四百三人。甲子,金遣完颜寔等来贺会庆节。诏灾伤州县谕民振粜。

  十一月甲戌,以旱伤,罢喜雪宴。戊寅,蠲富阳、新城、钱塘夏税。庚寅,前池州守赵粹中误斩递卒汪青,落职,仍诏给青家衣粮十五年。辛卯,诏两省、侍从、台谏各举所知。浚行在至镇江府运河。丁酉,遣燕世良贺金主生辰。己亥,振临安府及严州饥民。庚子,再诏临安府为粥食饥民。辛丑,以淳熙元年减半推赏法募民振粜。十二月癸卯朔,以徽、饶二州民流者众,罢守臣,官出南库钱三十万缗,付新浙东提举常平朱熹振粜。丁未,禁诸州营造。戊申,谥刘安世曰忠定。辛亥,蠲诸路旱伤州军明年身丁钱物。甲寅,雨雹。以度僧牒募闽、广民入米。丙辰,诏县令有能举荒政者,监司、郡守以名闻。甲子,下朱熹社仓法于诸路。戊辰,金遣魏贞吉等来贺明年正旦。以争执进书仪,帝还内,遣王抃往谕旨。己巳,贞吉奉书入见。

  是月,广东安抚巩湘诱潮贼沈师出降,诛之。是岁,江、浙、两淮、京西、湖北、潼川、夔州等路水旱相继,发廪蠲租,遣使按视,民有流入江北者,命所在振业之。

  九年春正月甲戌,诏四孟朝献分用三日,如在京故事。丁丑,命两淮戍兵岁一更。癸未,罢枢密都承旨王抃为在外宫观,因罢诸军承受,复密院文书关录两省旧法,以文臣为都承旨。戊子,籴广南米赴行在。庚寅,诏江、浙、两淮旱伤州县贷民稻种,计度不足者贷以桩积钱。

  二月庚戌,遣使访问二广盐法利害。戊辰,四川制置司言获叙州贼大波浪。三月辛未朔,幸佑圣观。诏振济忠、万、恭、涪四州。癸未,振济镇江。壬辰,遣使按视淮南、江、浙振济。甲午,罢诸路寄招军兵三年,就拣军子弟补其阙。

  夏四月甲辰,诏自今盗发所在,亲临帅守、监司论罚,平定有劳者议赏。乙卯,诏诸路提刑,文武臣通置一员。癸亥,帝览陆贽《奏议》,谕讲读官曰:"今日之政,恐有如德宗之弊者,卿等条陈来上,无有所隐。"五月癸酉,以孙扌丙为右千牛卫大将军。丙子,诏辅臣择监司、郡守,必先才行。

  六月壬寅,诏侍从、台谏各举操修端亮、风力强明、可充监司者一二人。甲寅,蠲犒赏库酒课二十二万余缗。汀、漳二州民为沈师蹂践者,除其赋。丁巳,给临安府贫民棺瘗钱。戊午,谢廓然薨。庚申,太白昼见。临安府蝗,诏守臣亟加焚瘗。甲子,太白昼见,经天。

  秋七月甲戌,以江西常平、义仓及桩管米四十万石付诸司,预备振粜。辛己,出南库钱三十万缗付浙东提举朱熹,以备振粜。壬辰,以资政殿学士李彦颖参知政事。诏发所储和籴米百四十万石,补淳熙八年振济之数,于沿江屯驻诸州桩管。

  八月己亥朔,诏绍兴民户去岁已纳夏税应减者三十万缗,理为今年之数。庚子,减皇后内命妇荫补数,立文武臣遇郊奏荐员,限致仕、遣表恩泽,视旧法捐三之一。淮东、浙西蝗。壬子,定诸州官捕蝗之罚。乙卯,复赏修举荒政监司、守臣。

  九月己巳朔,罢诸路科买军器物料三年。庚午,以王淮为左丞相,梁克家为右丞相。丙子,以子彤为容州观察使,封安定郡王。辛巳,大享明堂,大赦。乙酉,以钱引十万缗赐泸州,备振粜。辛卯,封伯圭为荥阳郡王。以旱减恭、合、渠、昌州今年酒课。癸巳,太白昼见。乙未,禁蕃舶贩易金银,著为令。

  十月戊戌朔,遣王蔺等使金贺正旦。丙午,罢军器所招军。辛亥,塞四川沿边支径。戊午。金遣完颜宗回等来贺会庆节。甲子,蠲诸路旱伤州军淳熙七年八年逋赋,出县官缗钱以偿户部。

  十一月戊辰朔,禁臣庶之家妇饰僣拟。庚午,振夔路饥。乙酉,进奏院火。丙戌,遣贾选等贺金主生辰。戊子,大风。十二月己亥,更二广官卖盐法,复行客钞,仍出缗钱四十万以备漕计之阙。癸亥,金遣孛术鲁正等来贺明年正旦。

  十年春正月丁丑,以给事中施师点签书枢密院事。命州县掘蝗。甲申,李彦颖罢。乙酉,命二广提举盐事官互措置盐事。丙戌,以施师点兼权参知政事。丁亥,诏终身任宫观人毋得奏子。己丑,诏罢广南官鬻盐法。壬辰,罢江东、浙西寄招镇江诸军三年。

  二月癸卯,提举德寿宫陈源有罪,窜建宁府,寻移郴州,仍籍其家赀,进纳德寿宫。

  三月戊辰,李焘上《续资治通鉴长编》六百八十七卷。辛未,有司请造第七界会子。辛巳,免四川和籴三年。癸未,幸玉津园。戊子,诏四川类试自今十六人取一人。己丑,除诈称灾伤籍产法。癸巳,复铨试旧法,罢试杂文。

  夏四月丙申,再蠲临安府民丁身钱三年。己亥,命湖南、广西堙塞溪洞径路。

  五月丙寅,增皇太子宫小学教授一员。甲戌,以潭州飞虎军隶江陵都统司。戊寅,幸聚景园。辛卯,诏疏襄阳水渠,以渠傍地为屯田,寻诏民间侵耕者就给之。废舒州宿松监。

  六月戊戌,监察御史陈贾请禁伪学。乙巳,罢昭州岁贡金。己未,诏诸路监司、帅臣岁举廉吏。庚申,严赃吏禁。秋七月乙丑,以不雨,决系囚。丙寅,幸明庆寺祷雨。甲戌,以夏秋旱暵,避殿减膳,令侍从、台谏、两省、卿监、郎官、馆职各陈朝政阙失,分命群臣祷雨于天地、宗庙、社稷、山川。左丞相王淮等以旱乞罢,不许。丁丑,诏除灾伤州县淳熙八年欠税。甲申,雨。己丑,御殿复膳。

  八月戊申,以施师点参知政事兼同知枢密院事。御史中丞黄洽参知政事。庚戌,以史浩为太保、魏国公致仕,庚申,以左藏南库隶户部。

  九月乙丑,长溪、宁德县大水。丙寅,严盗贩解监法。丁丑,幸佑圣观。壬午,蠲诸州逋负内藏库钱六十万缗。乙酉,遣余端礼等使金贺正旦。丁亥,禁内郡行铁钱。

  冬十月乙未,诏两浙义役从民便。壬子,金遣完颜方等来贺会庆节。

  十一月壬戌朔,日有食之。乙丑,降会子,收两淮铜钱。甲戌,幸龙山大阅,遂幸玉津园。

  闰月壬寅,诏却安南献象。丁巳,遣陈居仁等贺金主生辰。十二月丙子,朝德寿宫,行太上皇后庆寿礼,推恩如太上皇故事。丁亥,金遣完颜婆卢火等来贺明年正旦。是岁,福、漳、台、信、吉州水,京西、金、澧州、南平、荆门、兴国、广德军、江陵、建康、镇江、绍兴、宁国府旱。

  十一年春正月辛卯朔,雨土。辛丑,安化蛮蒙光渐等犯宜州思立砦,广西兵马钤辖沙世坚出兵讨之,获光渐。丙午,诏江东、西路诸监司,义役、差役从民便。甲寅,雨土。

  二月甲申,诏两淮、京西、湖北万弩手令在家阅习,每州许岁上材武者一二人,试授以官,如四川义士之制。

  三月辛卯,诏刑部、御史台每季以仲月录囚徒。癸巳,命利路三都统吴挺、郭钧、彭杲密陈出师进取利害,以备金人。复金州管内安抚司。甲午,以上津、潮阳旱,蠲其税。辛丑,罢秀州御马院庄,归其侵地于民。丁未,禁淮民招温、处州户口。除职田、官田八年逋租。庚戌,诏御试策有及军民利害者,考官裒类以闻。辛亥,史浩入谢,赐宴于内殿。

  夏四月甲子,以兴元义胜军移戍襄阳。戊辰,赐礼部进士卫泾以下三百九十四人及第、出身。癸未,重班《绍兴申明刑统》。

  五月戊子朔,蠲崇德等十六县小民淳熙十年欠税十四万缗。癸卯,命刑部、大理寺议减刺配法。甲寅,出缗钱三十万犒给四川久戍将士。乙卯,太白昼见。

  六月戊午朔,诏诸道总领举偏裨可将帅者。庚申,以周必大为枢密使。壬戌,诏在内尚书、侍郎、两省谏议大夫以上、御史中丞、学士、待制,在外守臣、监司,不限科举年分,各举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一人。己卯,诏诸州岁买稻种,备农民之阙。

  秋七月癸卯,蠲减浙东败阙坊场酒课。癸丑,以浙西、江东水,禁诸州遏籴。甲寅,筑黎州要冲城。

  八月庚申,遣章森使金贺正旦。

  九月丁亥,诏诸路添差官自今毋创置。乙巳,诏殿前军子弟许权收刺一次。甲寅,再减四川酒课六十八万余缗。

  冬十月甲子,初命举改官人犯赃者,举主降二官。乙丑,遣王信等贺金主生辰。庚午,禁诸州增收税钱。丙子,金遣张大节等来贺会庆节。盱眙军言得金人牒,以上京地寒,来岁正旦、生辰人使权止一年。壬午,诏诸以忠义立庙者,两淮漕臣缮治之。

  十一月壬寅,禁福建民私有兵器。癸卯,助广西诸州岁计十万缗。甲寅,令峡州岁时存问处士郭雍。十二月丁巳,修湖南府城。己卯,诏戒监司、州县毋得于常赋外追取于民。是岁,江东、浙西诸州水,福建、广东、吉、赣州、建昌军、兴元府、金、洋、西和州旱。

  十二年春正月己丑,禁交阯盐入省地。壬辰,四川制置使留正遣人诱青羌奴儿结,杀之。戊戌,日中有黑子。戊申,赐任伯雨谥曰忠敏。庚戌,日中复有黑子。

  二月辛酉,雨雹。乙亥,罢诸军额外制领将佐。庚辰,置黎州防边义勇。

  三月乙酉,进孙扩为安庆军节度使,封平阳郡王。辛卯,禁习渤海乐。辛亥,命侍从、台谏、两省、总领、管军官各举堪都、副统制者一二人。癸丑,除税场高等累赏法。

  夏四月甲子,幸聚景园。戊辰,班《淳熙宽恤诏令》。丙子,谍言故辽大石林牙假道夏人以伐金,密诏吴挺与留正议之。己卯,幸玉津园。

  五月庚寅,地震。辛卯,福州地震。诏帅臣赵汝愚察守令、择兵官、防盗贼。

  六月乙卯,立淮东强勇军效用效士法。壬戌,除诸军逋欠营运钱。丁丑,诏浙东帅臣、监司不以时上诸州臧否,夺一官。戊寅,太白昼见。

  秋七月丁酉,太白昼见,经天。壬寅,诏二广试摄官如铨试例,取其半。甲辰,以淮西屯田卤莽,总领、军帅、漕臣、守臣夺官有差。

  八月癸亥,诏太上皇寿八十,令有司议庆寿礼。乙丑,诏户部、给舍、台谏详官民户役法以闻。

  九月甲申,复二广监司以下到罢酬赏法。丙戌,诏恤潮州、台州被水之家。庚寅,遣王信等使金贺正旦。丁丑,诏诸路总领、军帅、漕臣、守臣岁上屯田所收之数。

  冬十月辛亥,加上太上皇尊号曰光尧寿圣宪天体道性仁诚德经武纬文绍业兴统明谟盛烈太上皇帝、太上皇后曰圣寿齐明广慈备德太上皇后。甲寅,蠲施、黔州经制无额钱。命侍从各举宗室二三人。癸亥,诏诸路臧否以三月终、四川、二广以五月终来上。

  十一月丁亥,鄂州大火。戊子,雷。壬辰,遣章森等贺金主生辰。辛丑,合祀天地于圜丘,大赦。十二月庚戌朔,帅群臣奉上太上皇、太上皇后册宝于德寿宫,推恩如绍兴三十二年故事。甲子,以知福州赵汝愚为四川制置使。丙子,金遣仆散守忠等来贺明年正旦。

  十三年春正月庚辰朔,率群臣诣德寿宫行庆寿礼。大赦,文武臣僚并理三年磨勘,免贫民丁身钱之半为一百一十余万缗,内外诸军犒赐共一百六十万缗。癸巳,以史浩为太傅,陈俊卿为少师,嗣濮王士歆为少保。庚子,以昭庆军节度使士岘为开府仪同三司。

  二月甲寅,诏强盗两次以上,虽为从,论死。庚申,诏举归正、添差、任满人才艺堪从军者。

  三月丁酉,诏职事官改官,许在岁额八十员之外。合提举广南东、西盐事司为一。甲辰,幸玉津园。

  夏四月辛亥,诏吴挺结约夏人。戊辰,再蠲四川和籴军粮三年。辛未,幸聚景园。

  五月癸未,日中有黑子。甲申,诏非泛补官及七色补官人、非曾任在朝侍从者,品秩虽高,毋得免役。丙申,赐冲晦处士郭雍号曰颐正先生,仍遣官就问雍所欲言,备录来上。

  秋七月壬辰,诏内外诸军主帅各举堪统制者二三人。壬寅,谥胡铨曰忠简。

  闰月丙午朔,雨雹。戊申,以敷文阁学士留正签书枢密院事。己酉,施师点乞免兼同知枢密院事,许之。己未,五星皆伏。

  八月乙亥朔,日、月、五星聚于轸。丙子,以故相曾怀鬻奏补恩,追落观文殿大学士。壬午,新筑江陵城成。

  九月乙巳,诏伪造会子凡经行用,并处死。是月,遣李献等使金贺正旦。

  冬十月甲戌朔,福州火。甲午,金遣完颜老等来贺会庆节。

  十一月戊午,诏四川制置司通知马政,量收水渠民包占荒田租。庚申,遣张叔椿等贺金主生辰。甲子,王淮等上仁宗、英宗玉牒、神宗、哲宗、徽、宗钦宗四朝《国史列传》、《皇帝会要》。丙寅,梁克家罢为观文殿大学士、醴泉观使兼侍读。辛未,裁定百司吏额。十二月丙子,思州田氏献纳所买黔州民省地,诏偿其直。辛己,减汀州盐价岁万缗。甲午,陈俊卿薨。乙未,振临安府城内外贫乏老疾之民。戊戌,大理寺狱空。己亥,金遣耶律子元等来贺明年正旦。辛丑,再赐军士雪寒钱。是岁,利州路饥,江西诸州旱。

  十四年春正月癸亥,出四川桩积米贷济金、洋州及关外四州饥民。

  二月丁亥,以周必大为右丞相。戊子,以施师点知枢密院事。

  三月甲子,幸玉津园。

  夏四月己卯,置籍考诸路上供殿最,以为赏罚。戊子,赐礼部进士王容以下四百三十五人及第、出身。

  五月乙巳,成都火。己酉,遣官措置汀州经界。

  六月戊寅,以久旱,班画龙祈雨法。甲申,幸太一宫、明庆寺祷雨。丁亥,梁克家薨。庚寅,临安府火。辛卯,太白昼见。癸巳,王淮等以旱求罢,不许。诏衡州葺炎帝陵庙。己亥,减两浙路囚罪一等,释杖以下。

  秋七月辛丑,罢户部上供殿最。丙午,诏群臣陈时政阙失及当今急务。丁未,以旱,罢汀州经界。己酉,诏监司条上州县弊事、民间疾苦。辛亥,避殿减膳彻乐。癸丑,命检正都司看详群臣封事,有可行者以闻。诏省部、漕臣催理已蠲逋欠者,令台谏觉察。权减秀州经、总制籴本钱半年。丙辰,命临安府捕蝗,募民输米振济。除绍兴新科下户今年和市布帛二万八千匹。辛酉,江西、湖南饥,给度僧牒,鬻以籴米备振粜。戊辰,雨。命给、舍看详监司所条弊事。

  八月辛未,赐度牒一百道、米四万五千石,备振绍兴府饥。甲戌,御殿复膳。癸未,以留正参知政事兼同知枢密院事。丙戌,复夔路酬赏法。

  九月癸卯,太上皇不豫。乙巳,诣德寿宫问疾。丙午,遣万钟等使金贺正旦。己未,诣德寿宫问疾。乙丑,罢增收木渠民田租。丙寅,除官军私负。

  冬十月辛未,以太上皇不豫,赦。壬申,诣德寿宫问疾。癸酉,分遣群臣祷于天地、宗庙、社稷。甲戌,以太上皇未御常膳,自来日不视朝,宰执奏事内殿。乙亥,诣德寿宫侍疾,太上皇崩于德寿殿,遗诰太上皇后改称皇太后。奉皇太后旨,以奉国军承宣使甘昪主管太上皇丧事。丙子,以韦璞等为金告哀使。戊寅,以荥阳郡王伯圭为欑宫总护使。翰林学士洪迈言大行皇帝庙号当称"祖",诏有司集议以闻。己卯,诏尊皇太后。辛巳,诏曰:"大行太上皇帝奄弃至养,朕当衰服三年,群臣自遵易月之令,可令有司讨论仪制以闻。"甲申,用礼官颜师鲁等言,大行太上皇帝上继徽宗正统,庙号称"宗"。乙酉,百官五上表请帝还内听政。丙戌,诏俟过小祥,勉从所请。戊子,帝衰绖御素辇还内。以颜师鲁等充金国遣留国信使。己丑,金遣田彦皋等来贺会庆节,诏免入见,却其书币。甲午,诣德寿宫,自是七日皆如之。

  十一月戊戌朔,诣德寿宫,自是朔望皆如之。己亥,大行太上皇帝大祥,自是帝以白布巾袍御延和殿。诣德寿宫,衰绖而杖如初。诏皇太子惇参决庶务。庚子,皇太子三辞参决庶务,不许。辛丑,诣德寿宫禫祭,百官释服。甲辰,群臣三上表请御殿听政,诏俟过祔庙。戊申。遣胡晋臣等贺金主生辰。辛亥,冬至,诣德寿宫。甲寅,西南方有赤气随日入。乙卯。雷。戊午,诏皇太子参决庶务于议事堂,在内寺监、在外守臣以下,与宰执同除授讫乃奏。己未,诏三日一朝德寿宫。十二月庚午,大理寺狱空。壬午,东北方有赤气随日出。癸巳,金遣完颜崇安等来贺明年正旦,见于垂拱殿之东楹素幄,诏礼物毋入殿,付之有司。是岁,两浙、江西、淮西、福建旱,振之。

  十五年春正月丁酉朔,诣德寿宫几筵行礼。戊戌,皇太子初决庶务于议事堂。辛丑,复置左、右补阙、拾遗。乙巳,诏免诸州军会庆节进奉二年。诏自今御内殿,令皇太子侍立。庚申,施师点罢。甲子,以黄洽知枢密院事,吏部尚书萧燧参知政事。

  二月丁亥,金遣蒲察克忠等来吊祭,行礼于德寿殿,次见帝于东楹之素幄。癸巳,遣京镗等使金报谢。

  三月庚子,王淮等上大行太上皇谥曰圣神武文宪孝皇帝,庙号高宗。乙巳,上高宗谥册宝于德寿殿,又上懿节皇后改谥宪节册宝于别庙本室。丁未,右丞相周必大摄太傅,持节导梓宫。癸丑,用洪迈议,以吕颐浩、赵鼎、韩世忠、张俊配飨高宗庙庭,吏部侍郎章森乞用张浚、岳飞,秘书少监杨万里乞用浚,皆不报。丙寅,权欑高宗于永思陵。

  夏四月壬申,帝亲行奉迎虞主之礼,自是七虞、八虞、九虞、卒哭、奉辞皆如之。乙亥,诏洪迈、杨万里并予郡。甲申,用礼官尤袤请,诏群臣再集议配享臣僚。丙戌,祔高宗神主于太庙,诏曰:"朕比下令欲衰绖三年,群臣屡请御殿易服,故以布素视事内殿。虽诏俟过祔庙,勉从所请,然稽诸典礼,心实未安,行之终制,乃为近古。宜体至意,勿复有请。"己丑,诏减临安、绍兴府囚罪一等,释杖以下,民缘欑宫役者蠲其赋。庚寅,用御史冷世光言,罢再议配享。皇太后有旨,车驾一月四诣德寿宫,如旧礼。

  五月己亥,王淮罢。乙巳,帝既用薛叔似言罢王淮,诏谕叔似等曰:"卿等官以拾遗、补阙为名,不任纠劾。今所奏乃类弹击,甚非设官命名之意,宜思自警。"丁巳,诏修《高宗实录》。己未,祁门县大水。壬戌,始御后殿。诏岁出钱五万六千余缗,减广东十二州折纳米价钱。

  六月丁卯,雨雹。戊辰,罢敕令所。己巳,以伯圭为少傅,带御器械夏执中为奉国军节度使。癸酉,以新江西提点刑狱朱熹为兵部郎官,熹以疾未就职。侍郎林栗劾熹慢命,熹乞奉祠。太常博士叶适论栗袭王淮、郑丙、陈贾之说,为"道学"之目,妄废正人。诏熹仍赴江西,熹力辞不赴。庚寅,荧惑犯太微。

  秋七月戊戌,上高宗庙乐曰《大勋》,舞曰《大德》。己未,出兵部侍郎林栗。壬戌,恩平郡王璩薨,追封信王。

  八月甲子朔,日有食之。

  九月庚子夜,南方有赤黄气覆大内。辛丑,大飨明堂,以太祖、太宗配,大赦。癸卯,更试补医官法。己酉,遣郑侨等使金贺正旦。甲寅,上皇太后宫名慈福。

  冬十月癸未,金遣王克温等来贺会庆节,见于垂拱殿东楹。甲申,会庆节,诏北使、百官诣东上阁门拜表起居,免入贺。己丑,再罢诸州科买军器物料三年。

  十一月庚子,建焕章阁,藏高宗御集。遣何澹贺金主生辰。甲辰,诏百官轮对,毋过三奏。十二月丙寅,追复龚茂良资政殿学士。壬午,命朱熹主管西太一宫兼崇政殿说书,辞不至。戊子,金遣田彦皋等来贺明年正旦。是岁,江西、湖北、两淮、建宁府、徽州水。

  十六年春正月癸巳,金主雍殂,孙璟立。甲午,封孙抦为嘉国公。丙申,黄洽罢。己亥,以周必大为左丞相,留正为右丞相,萧燧兼权知枢密院事,礼部尚书王蔺参知政事,刑部尚书葛邲同知枢密院事。乙巳,萧燧罢。丙午,皇太后移御慈福宫。戊申,以昭庆军承宣使郭师禹为保大军节度使。辛亥,罢淮西屯田。是日,帝始谕二府,以旬日当内禅,命周必大留身呈诏草。丙辰,罢拘催钱所。复二广官般官卖盐法。己未,更德寿宫为重华宫。谥李纲曰忠定。

  二月辛酉朔,日有食之。壬戌,下诏传位皇太子。是日,皇太子即皇帝位。帝素服驾之重华宫。辛未,上尊号曰至尊寿皇圣帝,皇后曰寿成皇后。绍熙五年五月壬戌,寿皇圣帝不豫。六月戊戌,崩于重华殿,年六十有八。十有丙辰,谥曰哲文神武成孝皇帝,庙号孝宗。十一月乙卯,权欑于永阜陵。十二月甲戌,祔于太庙。庆元三年十一月辛丑,加谥绍统同道冠德昭功哲文神武明圣成孝皇帝。

  赞曰:高宗以公天下之心,择太祖之后而立之,乃得孝宗之贤,聪明英毅,卓然为南渡诸帝之称首,可谓难矣哉。即位之初,锐志恢复,符离邂逅失利,重违高宗之命,不轻出师,又值金世宗之立,金国平治,无衅可乘,然易表称书,改臣称侄,减去岁币,以定邻好,金人易宋之心,至是亦寝异于前日矣。故世宗每戒群臣积钱谷,谨边备,必曰:"吾恐宋人之和,终不可恃。"盖亦忌帝之将有为也。天厌南北之兵,欲休民生,故帝用兵之意弗遂而终焉。然自古人君起自外藩,入继大统,而能尽宫庭之孝,未有若帝。其间父子怡愉,同享高寿,亦无有及之者。终丧三年,又能却群臣之请而力行之。宋之庙号,若仁宗之为"仁",孝宗之为"孝",其无愧焉,其无愧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