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十七 本纪第三十七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脱脱、阿鲁图|发布时间:2016-08-10 21:41:42|

宁宗一

  宁宗法天备道纯德茂功仁文哲武圣睿恭孝皇帝,讳扩,光宗第二子也,母曰慈懿皇后李氏。光宗为恭王,慈懿梦日坠于庭,以手承之,已而有娠。乾道四年十月丙午,生于王邸,五年五月,赐今名。十一月乙丑,授右千牛卫大将军。七年,光宗为皇太子。淳熙五年十月戊午,迁明州观察使,封英国公。七年二月,初就傅。九年正月,始冠。十年九月己巳,始预朝参。十一年,当出阁,两宫爱之,不欲令居外,乃建第东宫之侧,以十月甲戌迁焉。十二年三月乙酉,迁安庆军节度使,封平阳郡王。八月辛酉,纳夫人韩氏。十六年二月壬戌,光宗受禅。三月己亥,拜少保、武宁军节度使,进封嘉王。帝自弱龄,尊师重傅,至是,始置翊善,以沈清臣为之。绍熙元年春,宰相留正请立帝为储嗣。

  五年六月戊戌,孝宗崩,光宗以疾不能出。壬寅,宰臣请太皇太后垂帘听政,不许;请代行祭奠之礼,从之。丁未,宰臣奏云:"皇子嘉王,仁孝夙成。宜正储位,以安人心。"越六日,奏三上,从之。明日,遂拟旨以进。是夕,御批付丞相云:"历事岁久,念欲退闲。"七月辛酉,留正以疾辞去。知枢密院事赵汝愚见正去,乃遣韩侂胄因内侍张宗尹以禅位嘉王之意请于太皇太后,不获。遇提举重华宫关礼,侂胄因其问,告之。礼继入内,泣请于太皇太后,太皇太后乃悟,令谕侂胄曰:"好为之!"侂胄出,告汝愚,命殿帅郭杲夜分兵卫南北内。翌日禫祭,汝愚率百官诣大行柩前,太皇太后垂帘,汝愚率同列再拜,奏:"皇帝疾,不能执丧,臣等乞立皇子嘉王为太子,以安人心。"乃奉御批八字以奏。太皇太后曰:"既有御笔,卿当奉行。"汝愚曰:"内禅事重,须议一指挥。"太皇太后允诺。汝愚袖出所拟以进,云:"皇帝以疾,未能执丧,曾有御笔,欲自退闲,皇子嘉王扩可即皇帝位。尊皇帝为太上皇,皇后为太上皇后。"太皇太后览毕,曰"甚善。"汝愚出,以旨谕帝,帝固辞曰:"恐负不孝名。"汝愚曰:"天子当以安社稷、定国家为孝,今中外忧乱,万一变生,置太上皇何地!"众扶入素幄,披黄袍,方却立未坐,汝愚率同列再拜。帝诣几筵殿。哭尽哀。须臾立仗讫,催百官班,帝衰服出,就重华殿东庑素幄立,内侍扶掖,乃坐。百官起居讫,乃入行禫祭礼。诏建泰安宫,以奉太上皇、太上皇后。汝愚即丧次请召还留正。乙丑,太皇太后命立崇国夫人韩氏为皇后。丙寅,大赦。百官进秩一级,赏诸军。诏车驾五日一朝泰安宫,百官月两朝。以即位告于天地、宗庙、社稷。

  丁卯,侍御史张叔椿劾留正擅去相位,诏以叔椿为吏部侍郎。戊辰,诏求直言。遣郑湜使金告禅位。己巳,以赵汝愚兼参知政事。庚午,召秘阁修撰、知潭州朱熹诣行在。壬申,建泰安宫。乙亥,以赵汝愚为右丞相,参知政事陈骙知枢密院事,余端礼参知政事,仍兼同知枢密院事。汝愚辞不拜。赐前宰执、侍从诏,访以得失。丙子,大风。戊寅,诏:秋暑,太上皇帝未须移御,即以寝殿为泰安宫。以殿前都指挥使郭杲为武康军节度使,庚辰,率群臣拜表于泰安宫。辛巳,以赵汝愚为枢密使,保大军节度使郭师禹为攒宫总护使。壬午,侍御史章颖等劾内侍林亿年、陈源、杨舜卿,诏亿年、源与在外宫观,舜卿在京宫观。韩侂胄落阶官,为汝州防御使。癸未,余端礼辞兼同知枢密院事。甲申,以兵部尚书罗点签书枢密院事。诏两省官详定应诏封事,具要切者以闻。戊子,诏百官轮对。罢杨舜卿在京宫观,林亿年常州居住,陈源抚州居住。

  八月己丑朔,安定郡王子涛薨。辛卯,初御行宫便殿听政。癸巳,以朱熹为焕章阁待制兼侍讲。甲午,增置讲读官,以给事中黄裳、中书舍人陈傅良、彭龟年等为之。丁酉,以生日为天祐节。己亥,率群臣朝泰安宫。辛丑,诏诸道举廉吏、纠污吏。壬寅,诏经筵官开陈经旨,救正阙失。进封弟许国公抦为徐国公。癸卯,加嗣濮王士歆少师,郭师禹少傅,夏执中少保。乙巳,诏晚讲官会讲。丁未,复罢经筵坐讲,命三省议振恤诸路郡县水旱。乙卯,加安南国王李龙〈翰中"羽改日"〉思忠功臣。诏岁减广西盐额十万缗。丙辰,留正罢,以观文殿大学士判建康府。以赵汝愚为右丞相。丁巳,诏侍从、两省、台谏各举通亮公清、不植党与、曾任知县者二人。

  九月己巳,命赵汝愚朝献景灵宫。庚子,命嗣秀王伯圭朝飨太庙。是日,罗点薨。辛未,合祭天地于明堂,大赦。壬申,以刑部尚书京镗签书枢密院事。甲戌,下诏抚谕诸将。改天祐节为瑞庆节。

  冬十月己丑,右谏议大夫张叔椿再劾留正擅去相位,诏落正观文殿大学士。庚寅,更泰安宫为寿康宫。辛卯,命四川制置司铨量诸州守臣。癸巳,雷。乙未,诏以阴阳谬盭,雷电非时,令台谏、侍从,各疏朝政阙失以闻。戊戌。复许武举人试换文资。庚子,以久雨,命大理、三衙、临安府、两浙州县决系囚,释杖以下。辛丑,减两浙、江东西路和市折帛钱,蠲两浙路丁盐、身丁钱一年。雅州蛮寇边,土丁拒退之,寻出降。甲辰,以朱熹言,趣后省看详应诏封事。乙巳,上大行至尊寿皇圣帝谥曰哲文神武成孝皇帝,庙号孝宗。丙午,复以朱熹奏请,却瑞庆节贺表。庚戌,改上安穆皇后谥曰成穆皇后,安恭皇后谥曰成恭皇后。壬子,遣曾三复使金贺正旦。丙辰,上孝宗皇帝册宝于重华殿,成穆皇后、成恭皇后册宝于本室。

  是月,建福宁殿。

  闰月庚申,以吏部尚书郑侨等奏请祧僖、宣二祖,正太祖东向之位,寻立僖祖别庙,以藏顺、翼、宣三祖之主。乙丑,遣林季友使金报谢。戊辰,金遣使来吊祭。戊寅,侍讲朱熹以上疏忤韩侂胄罢,赵汝愚力谏,不听;台谏、给舍交章请留朱熹,亦不听。诏两省、台谏、侍从各举宗室有文学器识者二人。壬午,诏改明年为庆元元年。

  十一月甲午,复加安南国王李龙〈翰中"羽改日"〉济美功臣。丙午,帝自重华宫还大内。庚戌,以宜州观察使韩侂胄兼枢密都承旨。辛亥,雨木冰。诏行孝宗三年丧制,命礼官条具典礼以闻。升明州为庆元府。乙卯,权欑孝宗皇帝于永阜陵。十二月丁巳朔,禁民间妄言宫禁事。乙丑,吏部侍郎彭龟年上疏言韩侂胄假托声势,窃弄威福,乞黜之,以解天下之疑。诏罢龟年,进侂胄一官,与在京宫观。赵汝愚请留龟年,不听。御史中丞谢深甫劾陈傅良,罢之。戊辰,以陈康伯配飨孝宗庙庭。己巳,陈骙罢。庚午,以余端礼知枢密院事,京镗参知政事,郑侨同知枢密院事。辛未,监察御史刘德秀劾起居舍人刘光祖,罢之。癸酉,金遣使来贺登位。上孝宗庙乐曰《大伦之舞》。甲戌,祔孝宗神主于太庙。丁丑,减临安、绍兴二府死罪以下囚,释杖以下。蠲民缘欑宫役者赋。戊寅,加郭师禹少师,进封永宁郡王。癸未,金遣使来贺明年正旦。是岁,两浙、淮南、江东西路水旱,振之,仍蠲其赋。

  庆元元年春正月丁巳朔,蠲两淮租税。壬寅,黎州蛮寇边,官军战却之。乙巳,蠲台、严、湖三州贫民身丁、折帛钱一年。诏两浙、淮南、江东路荒歉诸州收养遗弃小儿。辛亥,以久雨,振给临安贫民。丙辰,白虹贯日。

  二月丁巳朔,诏两淮诸州劝民垦辟荒田。壬戌,诏嗣秀王伯圭赞拜不名。癸亥,以久雨,释大理、三衙、临安府、两浙路杖以下囚。丁卯,诏帅臣、监司岁终考察郡守臧否以闻。戊寅,以右正言李沐言,罢赵汝愚为观文殿大学士、知福州。己卯,雨土。以余端礼兼参知政事。庚辰,兵部侍郎章颖以党赵汝愚罢。甲申,谢深甫等再劾汝愚,诏与宫观。

  三月丙戌朔,日有食之。庚寅,太白经天。辛亥,诏四川岁发西兵诣行在,如旧制。癸丑,命侍从、台谏、两省集议江南沿江诸州行铁钱利害。甲寅,国子祭酒李祥、博士杨简以党赵汝愚罢。

  夏四月丁巳,太府寺丞吕祖俭坐上疏留赵汝愚及论不当黜朱熹、彭龟年等,忤韩侂胄,送韶州安置。己未,以余端礼为右丞相,京镗知枢密院事,郑侨参知政事,谢深甫签书枢密院事。庚申,太学生杨宏中等六人以上书留赵汝愚、章颖、李祥、杨简,请黜李沐,诏宏中等各送五百里外编管。中书舍人邓驲上疏救之,不听。戊辰,临安大疫,出内帑钱为贫民医药、棺敛费及赐诸军疫死者家。

  五月戊子,吕祖俭改送吉州安置。戊戌,诏戒百官朋比。丙午,诏诸路提举司置广惠仓,修胎养令。辛亥,减大理、三衙、临安府杂犯死罪以下囚,释杖以下。

  六月丁巳,复留正观文殿大学士,充醴泉观使。右正言刘德秀请考核真伪,以辨邪正。己未,遣汪义端贺金主生辰。庚午,诏三衙、江上诸军主帅、将佐,初除举自代一人,岁荐所知二人。癸酉,以韩侂胄为保宁军节度使、提举万寿观。

  秋七月壬辰,加周必大少傅。丁酉,落赵汝愚观文殿大学士,罢宫观。己亥,太白昼见。

  八月己巳,诏内外诸军主帅条奏武备边防之策以闻。

  九月壬午朔,蠲临安府水灾贫民赋。乙酉,以久雨,决系囚。丙戌,灾惑入太微。甲辰,遣黄艾使金贺正旦。己酉,蠲台、严、湖三州被灾民丁绢。

  冬十月己卯,诏三省、枢密院条上合教诸军例。乙丑,升秀州为嘉兴府,舒州为安庆府,嘉州为嘉定府,英州为英德府。戊辰,金遣吴鼎枢来贺瑞庆节。壬申,封子恭为安定郡王。

  十一月己丑,雨土。庚寅,以弟徐国公抦为昭庆军节度使。戊戌,加上寿圣隆慈备福太皇太后尊号曰寿圣隆慈备福光佑太皇太后,寿成皇太后曰寿成惠慈皇太后,太上皇曰圣安寿仁太上皇,太上皇后曰寿仁太上皇后。丙午,以监察御史胡纮言,责授赵汝愚宁远军节度副使、永州安置。丁未,命宰执大阅。十二月癸亥,置楚州弩手效用军。丙子,命朱熹为焕章阁待制,辞。丁丑,金遣纥石烈正来贺明年正旦。

  二年春正月庚寅,以余端礼为左丞相,京镗为右丞相,郑侨知枢密院事,谢深甫参知政事,御史中丞何澹同知枢密院事,庚子,赵汝愚卒于永州。甲辰,右谏议大夫刘德秀劾留正引用伪学之党,诏落正观文殿大学士,罢宫观。

  二月辛酉,诏追复赵汝愚官,许归葬,以中书舍人吴宗旦言,罢之。辛未,再蠲临安府民身丁钱三年。

  三月丙申,命诸军射铁帘。己亥,进封弟抦为吴兴郡王。丙午,有司上《庆元会计录》。

  夏四月甲子,余端礼罢。壬申,以何澹参知政事,吏部尚书叶翥签书枢密院事。乙亥,增置监察御史一员。

  五月辛巳,以旱,祷于天地、宗庙、祖稷。诏大理、三衙、临安府、两浙州县决系囚。乙酉,申严狱囚瘐死之罚。辛卯,赐礼部进士邹应龙以下四百九十有九人及第、出身。甲午,减诸路和市折帛钱三年。建华文阁,以藏孝宗御集。甲辰,更慈福宫为寿慈宫。

  六月庚戌,遣吴宗旦贺金主生辰,乙丑,命监司、帅守臧否县令,分三等,丙子,子埈生。秋七月癸未,飨于太庙。丙戌,减诸路死罪囚,释流以下。戊子,量徙流人吕祖俭等于内郡。诏检正、都司考核诸路守臣便民五事以闻。戊戌,以韩侂胄为开府仪同三司、万寿观使。

  八月癸丑,奉安孝宗皇帝、成穆皇后、成恭皇后神御于景灵宫。丙辰,以太常少卿胡纮请,权住进拟伪学之党。壬戌,子埈薨,追封兖王,谥冲惠。

  九月丁亥,复分利州为东西、路。癸巳,嗣濮王士歆薨,追封韶王。甲午,流星昼陨。丁酉,遣张贵谟使金贺正旦。

  冬十月戊申,率群臣奉上寿圣隆慈备福光佑太皇太后、寿成惠慈皇太后、圣安寿仁太上皇、寿仁太上皇后册宝于慈福、寿康宫。辛亥,册皇后。壬戌,金遣张嗣来贺瑞庆节。甲戌,大阅。

  十一月庚寅,诣寿康宫,上《太上皇帝宽恤诏令》。壬辰,京镗等上《孝宗皇帝宽恤诏令》。癸卯,赏宜州捕降峒寇功。十二月辛未,金遣完颜崇道来贺明年正旦。是月,监察御史沈继祖劾朱熹,诏落熹秘阁修撰,罢宫观。窜处士蔡元定于道州。

  三年春正月壬寅,郑侨罢。癸卯,以谢深甫兼知枢密院事。

  二月己酉,京镗等上《神宗玉牒》、《高宗实录》。丁巳,以大理司直邵褎然请诏大臣自今权臣、伪学之党,勿除在内差遣。诏下其章。

  三月乙未,建东华门。庚子,禁浙西州军围田。壬寅,诏自今有司奏谳死罪不当者,论如律。"夏四月丙午,雨土。命不〈禾去〉为嗣濮王。壬子,以旱祷于天地、宗庙、社稷。乙丑,雨雹。

  六月戊辰,颁《淳熙宽恤诏令》。

  闰月甲戌,内出铜器付尚书省毁之,命申严私铸铜器之禁。乙亥,遣卫泾贺金主生辰。甲午,诏留正分司西京、邵州居住。是夏,广东提举茶盐徐安国遣人捕私盐于大奚山,岛民遂作乱。

  秋七月庚午,监察御史沈继祖录淹囚四百余条来上,诏进二官。

  八月戊子,复置严州神泉监。辛卯,知广州钱之望遣兵入大奚山,尽杀岛民。甲午,均诸路职田。

  九月壬寅,以四川旱,诏蠲民赋。辛酉,遣曾炎使金贺正旦。乙丑,申严帅臣、监司臧否郡守之制。是月,诏监司、帅守荐举改官,勿用伪学之人。

  冬十月癸酉,雷。丙戌,金遣完颜愈来贺瑞庆节。丙申,以太皇太后违豫,赦。

  十一月辛丑,加孝宗皇帝谥曰绍统同道冠德昭功哲文神武明圣成孝皇帝。太皇太后吴氏崩。壬寅,朝献于景灵宫。癸卯,朝飨于太庙。甲辰,祀天地于圜丘,大赦。乙巳,诏为大行太皇太后服期。丁未,遣赵介使金告哀。十二月丙子,始御正殿。丁丑,以大行太皇太后欑宫,蠲绍兴府贫民明年身丁、折帛绵绢。庚辰,罢文武官纳官告绫纸钱。甲申,雷,雨土。乙未,金遣奥屯忠孝来贺明年正旦。丁酉,以知绵州王沇请,诏省部籍伪学姓名。

  四年正月己卯,上钦宗皇后谥曰仁怀皇后。丙寅,以叶翥同知枢密院事。丁卯,诏有司宽恤两浙、江淮、荆湖、四川流民。

  二月辛未,诏两省、侍从、台谏各举所知一二人,毋荐宰执亲党。丙子,上大行太皇太后谥曰宪圣慈烈皇后。

  三月甲子,权欑宪圣慈烈皇后于永思陵。乙丑,金遣乌林答天益来吊祭。

  夏四月丙戌,祔仁怀皇后、宪圣慈烈皇后神主于太庙。己丑,蠲临安、绍兴二府租税有差。丙申,始御正殿。是月,右谏议大夫张釜请下诏禁伪学。遣汤硕使金报谢。

  五月己亥,加韩侂胄少傅,赐玉带。己酉,诏禁伪学。

  六月己巳,遣杨王休贺金主生辰。癸酉,以弟吴兴郡王抦为开府仪同三司。

  秋七月辛酉,叶翥罢。

  八月丁卯朔,以久雨,决系囚。丙子,以谢深甫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吏部尚书许及之同知枢密院事。庚辰,白气亘天。丙戌,诏以太上皇圣躬清复,率群臣上寿。寻不克行。

  九月壬寅,太白昼见。癸卯,太白经天。丁未,颁《庆元重修敕令格式》。庚申,遣马觉使金贺正旦。是月,诏造新历。

  冬十月戊子,金遣孙铎来贺瑞庆节。

  十二月丙戌,再蠲临安府民身丁钱三年。己丑,金遣杨庭筠来贺明年正旦。

  五年春正月庚子,枢密院直省官蔡琏诉赵汝愚定策时有异谋,诏下大理捕鞫彭龟年、曾三聘等,以实其事。中书舍人范仲艺力争之于韩侂胄,事遂寝。张釜等复请穷治,诏停龟年、三聘官。壬戌,建玉堂。

  二月癸酉,白气亘天。乙酉,张釜劾刘光祖附和伪学,诏房州居住。

  三月甲午,罢监司臧否郡守之制。夏五月壬辰朔,新历成,赐名曰《统天》。戊戌,赐礼部进士曾从龙以下四百十有一人及第、出身。戊申,以久雨,民多疫,命临安府振恤之。壬子,诏诸路州学置武士斋,选官按其武艺。

  六月癸亥,遣李大性贺金主生辰。

  秋七月甲寅,禁高丽、日本商人博易铜钱。

  八月乙亥,白气亘天。辛巳,太祖庙楹生芝,率群臣诣寿康宫上寿,始见太上皇,成礼而还。甲申,以过宫上寿礼成,中外奉表称贺。丙戌,诏减诸路流囚,释杖以下,推恩如庆寿故事。丁亥,进京镗等官一级。戊子,立沿边诸州武举取士法。

  九月庚寅朔,加韩侂胄少师,封平原郡王。丙辰,遣朱致知使金贺正旦。

  冬十月庚申朔,封郭师禹为广陵郡王。丙子,金遣仆散琦来贺瑞庆节。

  十一月己丑朔,诏复右司一员。十二月辛酉,嗣濮王不〈禾去〉薨。庚午,命广东水土恶弱诸州建安仁宅、惠济仓库,给士大夫死不能归者。己亥,奉安仁怀皇后、宪圣慈烈皇后神御于景灵宫。甲申,金遣范楫来贺明年正旦。是岁,饶、信、江抚、严、衢、台七州、建昌、兴国军、广东诸州皆水,振之。

  六年春正月己亥,子坦生。

  二月戊辰,减诸路杂犯死罪囚,释徒以下。己巳,雨土。己卯,率群臣奉上《圣安寿仁太上皇玉牒》、《圣政》、《日历》、《会要》于寿康宫。甲申,封婕妤杨氏为贵妃。

  闰月庚寅,以京镗为左丞相,谢深甫为右丞相,何澹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乙巳,复留正少保、观文殿大学士致仕。丁未,雨土。辛亥,以殿前副都指挥使吴曦为昭信军节度使。

  三月甲子,朱熹卒。辛未,从寿成惠慈皇太后幸聚景园。己卯,安定郡王子恭薨。

  夏四月己酉,命不璺为嗣濮王。

  五月丙辰,以旱,决中外系囚。除茶盐赏钱。有司上《庆元宽恤诏令》、《役法撮要》。癸亥,避正殿,减膳。丙寅,诏大理、三衙、临安府及诸路阙雨州县释杖以下囚。戊辰,诏侍从、台谏、两省、卿监、郎官、馆职疏陈阙失及当今急务。辛未,以久不雨,诏中外陈朝廷过失及时政利害。壬申,雨。丁丑,诏三省、枢密院择臣僚封事可行者以闻。

  六月乙酉朔,日有食之。丁亥,以太上皇后违豫,赦。戊子,太上皇后李氏崩。壬辰,遣赵善义贺金主生辰,吴旴使金告哀。戊申,许及之以母忧去位。

  秋七月己未,初御后殿。丁卯,以御史中丞陈自强签书枢密院事。

  八月庚寅,以太上皇违豫,赦。辛卯,太上皇崩。甲午,遣李寅仲使金告哀。乙未,日中有黑子。丙申,上大行太上皇后谥曰慈懿皇后。丁酉。京镗薨。壬寅,子坦薨,追封邠王,谥冲温。癸卯,权攒慈懿皇后于临安府南山之修吉寺。

  九月乙卯,祔慈懿皇后神主于太庙。甲子,婺州布衣吕祖泰上书,请诛韩侂胄、苏师旦,逐陈自强等,以周必大代之。诏杖祖泰,配钦州牢城。己巳,命谢深甫朝献景灵宫。庚午,命嗣濮王不璺朝飨太庙。辛未,合祭天地于明堂。大赦。丙子,遣丁常任为金国遗留国信使。

  冬十月丙戌,加韩侂胄太傅。戊子,遣林桷使金贺正旦。庚子,复加安南国王李龙〈翰中"羽改日"〉保节功臣。辛丑,雨土。

  十一月癸丑朔,诏宗子与愿更名〈日严〉,为福州观察使。己未,皇后韩氏崩。癸亥,子增生。丙寅,东北地震。上大行太上皇谥曰宪仁圣哲慈孝皇帝,庙号光宗。乙亥,上大行皇后谥曰恭淑皇后。十二月癸未朔,子增薨,追封郢王,谥冲英。乙酉,日中有黑子。辛卯,雨土。权攒宪仁圣哲慈孝皇帝于永崇陵。己亥,金遣乌古论谊来吊祭。壬寅,权攒恭淑皇后于临安府南山之广教寺。癸卯,祔光宗皇帝神主于太庙。遣虞俦使金报谢。诏改明年为嘉泰元年。乙巳,日中黑子灭。蠲临安、绍兴二府民缘攒宫役者赋。戊申,金遣纥石烈忠定来贺明年正旦。己酉,加吴曦太尉。庚戌,祔恭淑皇后神主于太庙。诏罢四川总领所所增关外四州营田租。是岁,建宁府、徽、严、衢、婺、饶、信、南剑七州水,建康府、常、润、杨、楚、通、泰和七州、江阴军旱,振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