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十 本纪第四十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脱脱、阿鲁图|发布时间:2016-08-10 21:42:26|

宁宗四

  十年春正月癸巳,雨土。乙未,大风。庚子,遣钱抚贺金主生辰。

  二月庚申,地震。

  夏四月丁未朔,金人犯光州中渡镇,执榷场官盛允升杀之,遂分兵犯樊城。戊申,鄂州、江陵府副都统王守中引兵拒之,金人遂分兵围枣阳、光化军。丙辰,诏江淮制置使李珏、京湖制置使赵方措置调遣,仍听便宜行事。丁巳,命四川制置使董居谊酌量缓急,便宜行事。辛酉,庐州钤辖王辛败金人于光山县之安昌砦,杀其统军完颜掩。壬戌,金兵遁去,随州、光化皆以捷闻。丁卯,诏出戍官兵金给其家。

  五月辛巳,以久雨,释大理、三衙、临安府杖以下囚,蠲茶盐赏钱。甲申,赐礼部进士吴潜以下五百二十有三人及第、出身。癸卯,赵方请下诏伐金,遂传檄招谕中原官吏军民。

  六月庚戌,太白昼见。戊午,诏厉将士,募京西忠义人进讨。辛未,东川大水。癸酉,太白经天。

  秋七月丙子朔,日有食之。戊寅,以旱,释诸路杖以下囚。甲申,雅州蛮寇边,焚碉门砦,遣兵讨之。丁亥,嗣濮王不俦薨。庚子,诏诸军将佐有罪者送屯驻州鞫之,罢军士淫刑。

  八月乙丑,诏监司、郡守各举威勇才略可将帅者二人。

  冬十月乙巳朔,以久雨,释大理、三衙、临安府及两浙诸州杖以下囚。癸酉,蠲三衙、江上诸军公私逋负钱。

  十一月丁丑,大风。庚辰,太白昼见。甲申,诏浙东提举司发米十万石振给贫民。戊戌,太白经天。十二月戊申,以军兴,募民纳粟补官。乙卯,诏武举人毋复应文举。癸亥,金凤翔副统军完颜赟以步骑万人犯四川。戊辰,迫湫池堡。己巳,破天水军,守臣黄炎孙遁。金人攻白环堡,破之。庚午,迫黄牛堡,统制刘雄弃大散关遁,金人据之。

  十一年春正月壬午,京东路忠义李全率众来归,诏以全为京东路总管。戊子,金人围皂郊堡。壬辰,利州将麻仲率忠义人焚秦州永宁砦。乙未,以度僧牒千给四川军费。丁酉,诏四川忠义人立功,赏视官军。金人犯隔芽关,兴元都统李贵遁,官军大溃。

  二月甲辰,金人焚大散关而去。乙巳,沔州都统王大才马蹶,死于河池。丙午,金人破皂郊,死者五万人。丁未,金人破湫池堡。戊申,金人围随州、枣阳军,游骑至汉上,均州守臣应谦之弃城走。丙辰,白虹贯日。楚州钤辖梁昭祖焚金人粮舟于大清河,京东忠义副都统沈铎遣兵助之。

  三月丁丑,金人焚湫池堡而去。戊子,利州统制王逸等率忠义人复皂郊,金副统军完颜赟、包长寿遁去,沔州军士郭雄追斩赟首,长寿仅以身免。己丑,沔州都统刘昌祖至皂郊。辛卯,忠义人十万余出攻秦州,官军继进,至赤谷口,王逸传昌祖之命退师,且放散忠义人,军大溃。癸巳,包长寿合长安、凤翔之众,复攻皂郊,遂趋西和州。是日,镇江忠义统制彭惟诚等败于泗州。丙申,刘昌祖焚西和州遁,守臣杨克家弃城去。戊戌,金人破西和州。

  夏四月甲辰,刘昌祖焚成州遁,守臣罗仲甲弃城去。是日,金人去西和州。戊申,命四川增印钱引五百万以给军费。阶州守臣侯颐弃城去。是日,金人去成州。戊午,金人复犯大散关,守将王立遁。己未,金人犯黄牛堡,兴元都统吴政拒退之。癸亥,政至大散关,执王立斩之。

  五月乙亥,命四川制置司招进忠义人。癸未,蚩尤旗见,其长竟天。丁亥,诏侍从、台谏、两省官集议平戎、御戎、和戎三策。壬辰,申严试法官七等之制。

  六月辛酉,诏湖州振恤被水贫民。

  秋七月癸酉,夺知天水军黄炎孙三官、辰州居住。乙酉,修《孝宗宝训》。辛卯,蠲四川关外诸州税役。甲午,蠲光州民兵战死之家税役。

  九月己卯,朝献于景灵宫。庚辰,朝乡于太庙。辛己,合祭天地于明堂,大赦。辛卯,安定郡王伯浑薨。丙申,兴元都统吴政、利州副都统张威各进三官。刘昌祖夺五官、韶州安置。冬十月丙午,罗仲甲、杨克家、侯颐并夺三官,仲甲常德府、克家道州、颐抚州居住。戊午,大风。壬戌,修盱眙军城。

  十一月壬申,金人攻安丰军之黄口滩。是月,陕西人张羽来归。

  十二年春正月戊辰朔,召董居谊诣行在。以新利州路安抚使聂子述为四川制置使。庚辰,金人犯湫池堡,守将石宣拒退之。甲申,金人攻白环堡,守将董炤拒退之。戊子,金人犯成州,沔州都统张威自西和州退守仙人原。庚寅,金人犯随州、枣阳军,又破信阳军之二砦,京西诸将引兵拒之。辛卯,金人犯西和州,守臣赵彦呐设伏以待之,歼其众乃还。金人犯安丰军,建康都统许俊遣将却之。金人焚成州,犯河池,守将张斌遁去。癸巳,金人围安丰军及光州,攻光化军,破郧山县,进副均州。甲午,破凤州,守臣雷云弃城去,金人夷其城。乙未,兴元都统吴政及金人战于黄牛堡,死之。金人乘胜攻武休关。

  二月戊戌朔,金人破光山县。太白昼见。壬寅,金人围枣阳军,京湖制置使赵方遣统制扈再兴救之,不克进而还。癸卯,金人破武休关,兴元都统李贵遁还,利州路提刑、权兴元府事赵希昔弃城去。丁未,金人破兴元府。戊申,金人攻枣阳军。己酉,遣殿前司军八千人防捍江面。庚戌,以曾从龙同知枢密院事兼江、淮宣抚使,权吏部尚书任希夷签书枢密院事。辛亥,金人破大安军,守臣李文子弃城去。金人犯洋州,守臣蔡晋卿遣兵拒之,不克,洋州破。壬子,四川制置使董居谊自利州遁。沔州都统张威遣统制石宣等邀击金人于大安军,大破之,获其将巴土鲁安,金人遂去兴元府。丙辰,金人去洋州。丁巳,京湖制置使赵方遣统制扈再兴等引兵三万余人出攻唐、邓二州,随州忠义统领刘世兴等引兵攻唐州。甲子,金人去枣阳军。乙丑,夏人复以书来四川,议夹攻金人,利州路安抚丁焴许之。

  三月己巳,以郑昭先知枢密院事,曾从龙参知政事。癸酉,金人复入洋州,焚其城而去。乙亥,兴元军士权兴等作乱,犯巴州,守臣秦季槱弃城去。鄂州统制刘世荣会兵攻唐州。丁亥,太白昼见。权兴等降。癸巳,雨土。甲午,金人自盱眙退师。

  闰月己未,追雷云三官、梅州安置。辛酉,赠吴政为右武大夫、忠州刺史。壬戌,诏抚谕四川官军、忠义人。癸亥,兴元军士张福、莫简等作乱,以红巾为号。是春,金人围安丰军、滁、濠、光三州。江、淮制置使李珏命池州都统武师道、忠义军统制陈孝忠救之,皆不克进。金人遂分兵自光州犯黄州之麻城,自濠州犯和州之石碛,自盱眙军犯滁州之全椒、来安及扬州之天长、真州之六合。淮南流民渡江避乱,诸城悉闭。金人游骑数百至东采石、杨林渡,建康大震。京东总管李全自楚州、忠义总辖季先自涟水军各引兵来援,金人乃解去。全追击,败之于曹家庄,获其贵将。

  夏四月庚午,张福入利州,四川制置使聂子述遁,杀总领财赋杨九鼎。丁丑,张福掠阆州,丁亥,掠果州。癸巳,曾从龙罢。以郑昭先兼参知政事,崇信军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万寿观使安丙为四川宣抚使。董居谊落职,夺三官。

  五月乙未朔,召聂子述诣行在。张福薄遂宁府,潼川府路转运判官、权府事程遇孙弃城遁。丁酉,减两淮、荆襄、湖北、利州路沿边诸州杂犯死罪囚,释流以下,仍蠲今年租税。己亥,太学生何处恬等伏阙上书,以工部尚书胡榘欲和金人,请诛之以谢天下。张福入遂宁府,焚其城。甲寅,四川宣抚司命沔州都统张威引兵捕福。戊午,福入普州,守臣张已之弃城遁。癸亥,诏侍从、两省、台谏各举文武可用之才二三人。

  六月戊辰,张福屯普州之茗山。庚午,张威引兵至。丙子,太白昼见。辛巳,西川地震。太白昼见。癸未,张福请降,乙酉,张威执之,归于宣抚司。丁亥,嗣濮王不嫖薨。金国招谕李全等,不听。辛卯,太白经天。癸巳,丁焴复以书约夏国攻金人。

  秋七月丙申,张福伏诛。复夺董居谊二官、永州居住。庚子,张威捕贼众一千三百余人诛之,莫简自杀,红巾贼悉平。癸亥,李全引兵至齐州,知州王赟以城降。

  八月戊辰,复合利州东、西路为一。

  九月丙午,罢江、淮制置司,置沿江、淮东西制置司。以宝文阁待制李大东为沿江制置使,淮南转运判官赵善湘为主管淮西制置司公事,淮东提刑贾涉为主管淮东制置司公事兼节制京东、河北路军马。

  十一月辛亥,进封杨次山为会稽郡王。十二月壬申,京东节制司言复京东、河北二府九州四十县。乙亥,筑兴元府城。丁丑,雅州蛮入卢山县。己卯,四川宣抚司遣兵取洮州,召诸将议出师,招谕中原豪杰。辛巳,蛮焚碉门砦,边丁大败。乙酉,金人犯凤州之长桥。丁亥,四川宣抚司命罢洮州之师。己丑,京湖置司遣统制扈再兴等引兵六万人,分二道出境。庚寅,赏茗山捕贼功。

  十三年春正月丁酉,扈再兴引兵攻邓州,鄂州都统许国攻唐州,不克而还。金人追之,遂攻樊城,赵方督诸将拒退之。己亥,雅州蛮复掠卢山县,遣兵讨之。己酉,命不凌为嗣濮王。戊午,夏人复以书来四川,议夹攻金人。

  三月辛卯朔,雨土。丁巳,黎州土丁叛,遣兵讨之。

  夏四月庚申朔,淮东制置贾涉招谕山东、两河豪杰。

  五月庚寅朔,雅州蛮降。戊戌,史弥远等上《玉牒》及《三祖下第七世宗藩庆系录》。

  六月癸酉,赐礼部进士刘渭以下四百七十有五人及第、出身。加安丙少保。丙子,以李全为左武卫大将军。壬午,以季先为果州团练使、涟水军忠义副都统,命赴枢密院议事,未至,杀之。

  秋七月戊戌,以京东、河北诸州守臣空名官告付京东、河北节制司,以待豪杰之来归者。丙午,以任希夷兼参知政事。丙辰,四川宣抚司招黎人土丁,降之。

  八月癸亥,皇太子询薨,谥曰景献。壬申,安丙遗夏人书,定议夹攻金人。癸未,四川宣抚司命利州统制王仕信引兵赴熙、巩州会夏人,遂传檄招谕陕西五路官吏军民。甲申,复海州,以将作监丞徐晞稷知州事。盱眙将石珪叛入涟水军,诏以珪为涟水忠义军统辖。

  九月辛卯,夏人引兵围巩州,且来趣师。甲午,太白昼见。王仕信引兵发宕昌。乙未,四川宣抚司统制质俊、李寔引兵发下城。戊戌,四川宣抚司命诸将分道进兵,沔州都统张威出天水,利州副都统程信出长道,兴元副都统陈立出大散关,兴元统制田胃为宣抚司帐前都统出子午谷,金州副都统陈昱出上津。己亥,张威下令所部诸将毋得擅进兵。庚子,质俊等克来远镇。辛丑,王仕信克盐川镇。壬寅,质俊等自来远镇进攻定边城,金人来救,俊等击破之。乙巳,程信、王仕信引兵与夏人会于巩州城下。丁未,攻城不克。庚戌,金人犯皂郊堡,沔州统制董炤等与战,大败。壬子,程信及夏人攻巩州不克,信引兵趋秦州。丙辰,夏人自安远砦退师。

  冬十月丁巳朔,程信邀夏人共攻秦州,夏人不从,信遂自伏羌城引军还,诸将皆罢兵。戊寅,程信以四川宣抚司之命,斩王仕信于西和州。四川宣抚司以张威不进兵,罢其军职。

  十一月庚戌,大风。壬子,临安府火。十二月戊午,大风。壬申,涟水忠义军统辖石珪叛。癸未,镇江副都统翟朝宗以"皇帝恭膺天命之宝"来献。

  十四年春正月丙戌朔,以雪寒,释大理、三衙、临安、两浙诸州杖以下囚。乙未,地震。以李全还自山东,赐缗钱六万。庚子,立四川运米赏格。

  二月戊辰,金人围光州。己巳,金人犯五关。壬申,金人治舟于团风,弗克济,遂围黄州,分兵破诸县,又遣别将犯汉阳军。丁丑,李全弃泗州遁,还。甲申,诏淮东、京湖诸路应援淮西,沿江制置司防守江面,权殿前司职事冯榯将兵驻鄂州,京东忠义都统李全将兵救蕲、黄,榯不果行。

  三月丙戌朔,鄂州副都统扈再兴引兵攻唐州。丁亥,金人破黄州,淮西提刑、知州事何大节弃城遁死。庚寅,长星见。李全自楚州引兵援淮西。癸巳,扈再兴引所部趋蕲州。甲午,太白昼见。乙未,诏京湖制置司趣援蕲、黄。己亥,金人陷蕲州,知州事李诚之及其家人、官属皆死之。癸丑,金人退师,扈再兴邀击,败之于天长镇,甲寅晦,又败之。

  夏四月乙卯,复置诸王宫大、小学教授。乙丑,命任子帘试于御史台。戊辰,金人渡淮而北,李全遣兵追击,败之。

  五月甲申朔,日有食之。壬辰,史弥远等上《孝宗宝训》、《皇帝会要》。丙申,西川地震。乙巳,颁《庆元宽恤诏令》。

  六月甲寅朔,初置沿江制置副使司于鄂州。丙寅,诏以侄福州观察使贵和为皇子,更名竑,进封祁国公。丁卯,以立皇子告于天地、宗庙、社稷。乙亥,以太祖十世孙与莒补秉义郎。丙子,减京畿囚罪一等,释杖以下。辛巳,大风。

  秋七月辛丑,以赵方为京湖制置大使,贾涉为淮东制置使兼京东、河北路节制使。丁未,修《光宗宝训》。

  八月乙卯,赐史弥远家庙。任希夷罢。壬戌,以兵部尚书宣缯同知枢密院事,给事中俞应符签书枢密院事。甲子,以秉义郎与莒为右监门卫大将军,赐名贵诚。乙丑,追封史浩为越王,改谥忠定,配享孝宗庙庭。戊寅,以侄右监门卫大将军贵诚为果州团练使。

  九月癸未,立贵诚为沂靖惠王后。己丑,朝献于景灵宫。庚寅,朝飨于太庙。辛卯,合祭天地于明堂,大赦。

  冬十月癸丑,京东、河北节制司言复沧州,诏以赵泽为河北东路钤辖、知州事。甲寅,复以齐州为济南府,兖州为袭庆府。丙寅,夏人复以书来四川趣会兵。庚午,雷。

  十一月己亥,安丙薨。是月,京东安抚张林叛。十二月庚申,郑昭先罢。

  闰月辛巳朔,以宣缯兼参知政事,俞应符兼权参知政事。戊申,以殿前司同正将华岳等谋为变,杀之。是岁,浙东、江西、福建诸路旱,沔、成、阶、利四州水,振之。

  十五年春正月庚戌朔,御大庆殿,受恭膺天命之宝。癸丑,立李诚之庙于蕲州。甲寅,褒赠蕲州死事官吏,录其子孙有差。丁巳,诏抚谕山东河北军民、将帅、官吏。己未,以受宝,大赦,文武官各进秩一级,大犒诸军。

  二月庚子,罢御史台帘试任子法。

  三月丁巳,诏江西提举司振恤旱伤州县。

  夏四月壬午,诏蠲蕲州今年租赋。

  五月庚戌,太白昼见。甲寅,诏监司虑囚,察州县匿囚者劾之。丁巳,进封子祁国公竑为济国公。己未,以侄果州团练使贵诚为邵州防御使。壬戌,知济南府种斌等攻张林于青州,林遁去。己巳,修《孝宗经武要略》。

  六月辛卯,俞应符薨。

  秋七月甲子,诏江淮、荆襄、四川制置监司条画营田来上。

  八月己卯,命户部详议义役。辛卯,诏文武官毋得归宗,著为令。甲午,有彗星出于氐。

  九月辛亥,以宣缯参知政事,给事中程卓同知枢密院事,吏部尚书薛极赐出身,签书枢密院事。癸丑,雷,大雨雹。丁巳,复以随州三关隶德安府,置关使。壬戌,彗星没。辛未,太白昼见。

  冬十月丙子,以收复京东州军,犒赏忠义有差。

  十一月戊午,赦京东、河北路。十二月乙亥朔,发米振给临安府贫民。丙子,以雪寒,释京畿及两浙诸州杖以下囚。丁亥,以李全为保宁军节度使、右金吾卫上将军、京东路镇抚副使。

  十六年春正月戊申,诏命官犯赃毋免约法。己酉,子坻生,辛酉,命淮东制置司振给山东流民。

  二月戊子,雨土。己丑,嗣秀王师禹薨,追封和王。戊戌,子坻薨,追封邳王,谥冲美。

  三月戊申,张林所部邢德来归,诏进二官,复以为京东东路副总管。丁卯,以道州民饥,诏发米振之。夏五月甲辰,诏右选试注官如左选之制。戊申,赐礼部进士蒋重珍以下五百四十有九人及第、出身。戊辰,诏复潭州税酒法。

  六月丁酉,程卓薨。秋八月辛巳,诏州县经界毋增绍兴税额。癸未,申严舶船铜钱之禁。

  九月庚子朔,日有食之。乙巳,诏江、淮诸司振恤被水贫民。乙卯,雷。冬十一月辛亥,以太平州大水,诏振恤之。

  十二月辛巳,命淮东、西总领及沿江被水州募江西、湖南民入米补官。癸未,嗣濮王不凌薨。壬辰,雷。

  十七年春正月戊戌朔,诏补先圣裔孔元用为通直郎,录程颐后。癸亥,命淮东西、湖北路转运司提督营屯田。

  二月癸巳,蠲台州逋赋十万余缗。甲午,命临安府振粜贫民。

  三月癸丑,雪。是月,金人迫西和州,寻引兵还。

  夏四月辛卯,诏庐州振粜饥民。乙未,赐李全、彭义斌钱三十万缗为犒赏战士费。

  五月戊戌,诏核实两淮、京湖、四川、江上诸军之数。

  六月丁卯朔,太白经天,昼见。癸酉,知西和州尚震午坐金兵至谋遁,夺三官、岳州居住。壬辰,大名府苏椿等举城来归,诏悉补官,即以其州授之。

  秋七月丁酉朔,命福建路监司振恤被水贫民。辛亥,命师嵓嗣秀王。

  八月乙亥,罢通州天赐盐场。丙戌,帝不豫。闰八月乙未朔,申严两浙诸州输苗过取之禁。丁酉,皇帝崩于福宁殿,年五十七。史弥远传遗诏,立侄贵诚为皇子,更名昀,即皇帝位。尊皇后为皇太后,垂帘听政。进封皇子竑为济阳郡王,出居湖州。宝庆元年正月己丑,谥曰仁文哲武恭孝皇帝,庙号宁宗。三月癸酉,葬于会稽之永茂陵。三年九月,加谥法天备道纯德茂功仁文哲武圣睿恭孝皇帝。

  赞曰:宋世内禅者四,宁宗之禅,独当事势之难,能不失礼节焉,斯可谓善处矣。初年以旧学辅导之功,召用宿儒,引拔善类,一时守文继体之政,烨然可观。中更侂胄用事,内蓄群奸,至指正人为邪,正学为伪,外挑强邻,流毒淮甸。频岁兵败,乃函侂胄之首,行成于金,国体亏矣。既而弥远擅权,幸帝耄荒,窃弄威福。至于皇储国统,乘机伺间,亦得遂其废立之私,他可知也。虽然,宋东都至于仁宗,四传而享国百年,邵雍称为前代所无,南渡至宁宗,亦四传而享国九十有八年,是亦岂偶然哉。惜乎神器授受之际,宁、理之视仁、英,其迹虽同,其情相去远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