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十一 本纪第四十一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脱脱、阿鲁图|发布时间:2016-08-10 21:42:40|

理宗一

  理宗建道备德大功复兴烈文仁武圣明安孝皇帝,讳昀,太祖十世孙。父希〈王卢〉,追封荣王,家于绍兴府山阴县,母全氏。以开禧元年正月癸亥生于邑中虹桥里第。前一夕,荣王梦一紫衣金帽人来谒,比寤,夜漏未尽十刻,室中五采烂然,赤光属天,如日正中。既诞三日,家人闻户外车马声,亟出,无所睹。幼尝昼寝,人忽见身隐隐如龙鳞。是时,宁宗弟沂靖惠王薨,无嗣,以宗室希瞿子赐名均为沂王后,寻改赐名贵和。嘉定十三年八月,景献太子薨,宁宗以国本未立,选太祖十世孙年十五以上者教育,如高宗择普安、恩平故事,遂以十四年六月丙寅立贵和为皇子,改赐名竑,而以帝嗣沂王。六月乙亥,补秉义郎。八月甲子,授右监门卫大将军,赐名贵诚。十五年五月丁巳,以竑为检校少保,进封济国公。己未,以帝为邵州防御使。帝性凝重寡言,洁修好学,每朝参待漏,或多笑语,帝独俨然。出入殿庭,矩度有常,见者敛容。会济国公竑与丞相史弥远有违言,弥远日谋媒蘖其失于宁宗,属意于帝而未遂。

  十七年八月丙戌,宁宗违豫,自是不视朝。壬辰,疾笃,弥远称诏以贵诚为皇子,改赐名昀,授武泰军节度使,封成国公。

  闰月丙申,宁宗疾甚,丁酉,崩于福宁殿。弥远使杨谷、杨石入白杨皇后,称遗旨以皇子竑开府仪同三司,进封济阳郡王、判宁国府,命子昀嗣皇帝位。大赦。尊杨皇后曰皇太后,同听政。封竑为济王,赐第湖州,以醴泉观使就第。癸亥,诏宫中自服三年丧。

  九月乙亥,诏褒表老儒,以傅伯成为显谟阁学士,杨简宝谟阁直学士,并提举南京鸿庆宫。柴中行叙复元职,授右文殿修撰、主管南京鸿庆宫。戊寅,诏兄济王妻卫国夫人吴氏封许国夫人。己卯,皇太后、皇帝御便殿垂帘。诏以先圣四十九代孙行可为迪功郎,授判、司、簿、尉;以礼部侍郎程珌、吏部侍郎朱著、中书舍人真德秀兼侍读;工部侍郎葛洪、起居郎乔行简、宗正少卿陈贵谊、军器监王塈兼侍讲。壬午,葛洪权工部尚书,升兼侍读。辛卯,祀明堂,大赦。

  冬十月戊戌,诏诸路提点刑狱以十一月按理囚徒。己亥,嗣秀王师嵓薨。壬子,诏百官奉按月给。

  十一月甲子,右正言麋溧请承顺东朝,继志述事,壹以孝宗为法,而新政之切者,曰畏天、悦亲、讲学、仁民。上嘉纳焉。癸未,以五月十六日为皇太后寿庆节。丁亥,诏改明年为宝庆元年。戊子,以葛洪为端明殿学士、同签书枢密院事。己丑,诏以生日为天基节。十二月甲午,雪寒,免京城官私房赁地、门税等钱。自是祥庆、灾异、寒暑皆免。癸丑,开经筵,诏辅臣观讲。诏太后所居殿号曰慈明。辛酉,请大行皇帝谥号于南郊,谥曰仁文哲武恭孝皇帝,庙号曰宁宗。

  宝庆元年春正月壬戌朔,诏举贤良。庚午,湖州盗潘壬、潘丙、潘甫谋立济王竑,竑闻变,匿水窦中,盗得之,拥至州治,以黄袍加其身,守臣谢周卿率官属入贺。初,壬等伪称李全以精兵二十万助讨史弥远擅废立之罪,比明视之,皆太湖渔人及巡尉兵卒,竑乃遣王元春告于朝,而率州兵诛贼。弥远奏遣殿司将彭任讨之,至则盗平。又遣其客秦天锡托宣医治竑疾,谕旨逼竑死,寻诏贬为巴陵郡公。辛未,诏保宁军节度使师弥为检校少保。诏以皇太后弟奉国军节度使杨谷、保宁节度杨石并开府仪同三司。丙戌,济王竑讣闻,特辍视朝。己丑,上宁宗谥册、宝。

  二月甲午,诏故太师、武胜定国军节度使、鄂王岳飞谥忠武。丙申,诏师弥检校少师、嗣秀王。丙辰,楚州火。戊午,发廪振在京细民,给犒马步军、皇城司守卫军有差。

  三月癸酉,葬宁宗于会稽永茂陵。

  夏四月辛卯朔,宁宗祔庙。壬辰,诏皇兄竑赠少师、保静、镇潼军节度使,直舍人院王塈等缴奏命,遂寝。丁酉,皇太后手书:"多病,自今免垂帘听政。"壬寅,帝两请皇太后垂帘,不允。辛亥,发廪振在京细民。

  五月甲子,诏:"内外文武大小之臣,于国政有所见闻,封章来上,毋或有隐。"丙寅,诏不熄为保康军承宣使、嗣濮王。

  六月辛卯,太白昼见。丁未,诏史弥远为太师,依前右丞相兼枢密使,进封魏国公。弥远辞免太师。

  秋七月丁丑,滁州大水,诏振恤之。乙酉,诏行大宋元宝钱。

  八月壬寅,以司农丞姚子才封事切直,诏进一秩,授秘书郎。癸卯,诏知袁州赵{⺮政}夫直秘阁、福建提点刑狱,以旌廉吏。丙午,诏侍从、给谏、卿监、郎官,并在外前执政、侍从、帅臣、监司,各举廉吏三人。戊申,诏侍从、两省、台谏、三衙、知阁、御带、环卫官,在外前执政、侍从,帅臣、监司、都副都统制及屯戍主将,其各举堪充将帅三人。己酉,地震。壬子,张九成赠太师,追封崇国公,谥文忠。甲寅,以程颐四世孙源为籍田令。乙卯,莫泽言真德秀舛论纲常,简节上语,曲为济王地。诏德秀焕章阁待制、提举玉隆万寿宫。丁巳,诏戒贪吏。

  九月丙寅,著作佐郎陶崇上保业、慎独、谨微、持久四事,帝嘉纳之。

  冬十月癸巳,有流星大如太白。甲寅,诏会稽欑宫所在,税赋尽免折科,山阴县权免三年。十一月癸亥,宣缯兼同知枢密院事,薛极参知政事,葛洪签书枢密院事。诏邵州潜藩,可升为宝庆府。筠州与御名音相近,改为瑞州。壬午,雪寒,在京诸军给缗钱有差,出戍之家倍之。自是祥庆、灾异、霪雨、雪寒咸给。甲申,朱端常言魏了翁封章谤讪,真德秀奏札诬诋。诏魏了翁落职,夺三秩、靖州居住;真德秀落职罢祠。

  十二月甲辰,诏删修敕令。是岁,两浙路户一百九十七万五千九百九十六,口二百八十二万二千三十二。福建路户一百七十万四千一百八十六,口二百五十五万三千七十九。

  二年春正月癸亥,诏赠沈焕、陆九龄官,焕谥端宪,九龄谥文达。录张九成、吕祖谦、张栻、陆九渊子孙官各有差。癸酉,诏布衣李心传赴阙。戊寅,荧惑入氐。壬午,太白、岁星、填星合于女。

  二月辛卯,临察御史梁成大言真德秀有大恶五,仅褫职罢祠,罚轻。诏削二秩。

  三月癸酉,以久雨,诏大理寺、三衙、两浙运司、临安府诸属县榷酒所,凡赃赏等钱,罪已决者,一切勿征,毋锢留妻子。自是霖潦、寒暑皆免。戊寅,诏太常寺建功臣阁,以"昭勋崇德"为名。己卯,蕲州火。

  夏四月己丑,诏辅臣奉薄,其以《隆兴格》为制。辛亥,有流星大如太白。

  六月丙申,御后殿,赐进士王会龙以下九百八十九人及第、出身有差。壬寅,诏以孔子五十二代孙万春袭封衍圣公。

  秋七月戊辰,雷电、雨,昼晦,大风。遂安、休宁两县界山裂,洪水坏公宇、民居、田畴。八月乙巳,济王竑追降巴陵县公。辛亥,卫泾薨。

  九月庚申,雷。

  冬十月甲申,诏《宁宗御集》阁以"宝章"为名,仍置学士、待制员。辛丑,又雷。辛亥,荧惑、岁星、填星合于女,荧惑犯填星。改湖州为安吉州。

  十一月甲寅,修祚德庙,以严程婴、公孙杵臼之祀。丙辰,始御紫宸殿。辛酉,荧惑犯岁星。丙子,日南至,上诣慈明殿。十二月癸卯,亲享太庙。

  三年春正月辛亥朔,上寿明皇太后尊号册、宝于慈明殿。壬子,史弥远二秩。辛酉,以杨谷、杨石并为少傅。知楚州姚翀朝辞,奏淮楚忠义军事,上曰:"南北皆吾赤子,何分彼此,卿其为朕抚定之。"己巳,诏:"朕观朱熹集注《大学》、《论语》、《孟子》、《中庸》,发挥圣贤蕴奥,有补治道,朕励志讲学,缅怀典刑,可特赠熹太师,追封信国公。"三月庚戌朔,诏郡县长吏劝农桑,抑末作,戒苛扰。工部侍郎朱在进对,奏人主学问之要,上曰:"先卿《中庸序》言之甚详,朕读之不释手,恨不与同时。"辛亥,以皇太后尊号册、宝礼成,侄孙杨凤孙以下推恩有差。

  夏四月戊戌,宣引前丞相谢深甫孙女谢氏诣慈明殿进见。

  五月壬子,诏岳珂户部侍郎,依前淮东总领兼制置使。

  闰月己卯朔,诏:郡县系囚不实书历,未经结录,守臣辄行特判,宪司其详覆所部狱案,岁月淹延者重置于宪。

  六月戊申朔,日有食之。

  秋七月乙酉,太阴犯心。丁酉,诏振赡被水郡县,其竹木等税勿征。丙午,史弥远乞归田里,诏不允。

  八月庚戌,诏谢氏特封通义郡夫人。癸亥,诏凡试邑两经罢黜,更勿授知县、县令。甲戌,太白、荧惑合于翼。丙子,城太平州,诏知州綦奎进中奉大夫,余推恩有差。

  九月癸未,故观文殿大学士、魏国公、赠太师留正谥忠宣。丙午,追上宁宗徽号曰法天备道纯德茂功仁文哲武圣睿恭孝皇帝。

  冬十月甲子,右监门卫大将军与奭改赐名贵谦,授宜州观察使,继沂王后。右千牛卫将军孟杓改赐名乃裕,授和州防御使,继景献太子后。甲戌,赵范江东提刑兼知池州,节制防江水步军、池州都统司军马。

  十一月戊寅,奉上宁宗徽号册宝于太庙。辛巳,日南至,郊,大赦。改明年为绍定元年。十二月己酉,日旁有气如珥。壬申,发廪振赡京城细民。大元兵破关外诸隘,四川制置郑损弃三关。

  绍定元年春正月丙子朔,上寿明慈睿皇太后尊号册宝于慈明殿。杨谷、杨石并升少师。

  六月壬寅朔,日有食之。己酉,流星昼陨。

  秋七月戊戌,荧惑犯南斗。

  冬十月戊申,荧惑犯壁垒阵星。丁巳,荧惑、填星合于危。甲子,荧惑犯填星。

  十一月癸酉,荧惑入羽林。庚辰,雷。丁酉,诏申严皇城司给符之制,照阑入法。十二月辛亥,以薛极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葛洪参知政事,袁韶同知枢密院事,郑清之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

  二年春正月庚辰,大理司直张衍上检验、推鞠四事。诏刑狱人命所关,其令有司究行之。丁亥,荧惑、岁星合于娄。

  二月庚戌,诏岁举廉吏或犯奸赃,保任同坐,监司、守臣其申严觉察。

  三月辛卯,诏郡县系囚多瘐死狱中,宪司其具狱官姓名以闻,黜罢之。

  夏四月庚申,诏郡县官阙,毋令艺术人、豪民、罢吏借补权摄。

  五月,诏成都、潼川路岁旱民歉,制司、监司其亟振恤,仍察郡县奉令勤惰以闻。辛巳,赐进士黄朴以下五百五十七人及第、出身有差。诏户绝者许立嗣,毋妄籍没。

  六月丁巳,诏通义郡夫人谢氏进封美人。

  九月丁卯,台州大水。壬辰,有流星大如太白。

  冬十月壬戌,诏台州水灾,除民田租及茶、盐、酒酤诸杂税,郡县抑纳者监司察之。

  十一月己丑,荧惑入氐。

  三年春正月甲申,诏故皇子缉赠保信、奉国军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追封永王,谥冲安。壬辰,知枣阳军史嵩之创置屯田,以劳赏官两转。

  二月丙申,日有背气。戊戌,诏汀、赣、吉、建昌蛮獠窃发,经扰郡县复赋税一年。庚戌,诏赵范起复,依前知镇江府、节制防江水步并本州在砦军马;赵葵起复,依前知滁州、节制本州屯戍军马。壬子,诏故皇子绎赐忠正、保宁军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追封昭王,谥冲纯。

  闰月癸酉,逃卒穆椿夜窃入皇城,烧毁甲仗,卫士捕得之,诏磔于市。乙酉,太白、岁星合于毕。

  三月丁酉,雨土。戊申,奉国军节度使不忄冬薨,赠少傅,追封乐平郡王。

  夏四月己卯,漳州、连城盗起,知龙岩县庄梦诜、尉钟自强不能效死守土,诏各削二秩罢。

  五月甲寅,检校少保李全授彰、化保康军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京东镇抚使,依旧京东忠义诸军都统制。戊午,李全左右金吾卫上将军,职任仍旧。

  六月乙酉,岁星入井。

  秋七月丁酉,汀州宁化县曾氏寡妇晏给军粮御漳寇有功,又全活乡民数万人,诏封恭人,赐冠帔,官其子承信郎。

  九月辛丑,祀明堂,大赦。丙午,美人谢氏进封贵妃。冬十月己巳,荧惑、填星合于室。

  十一月丁酉,有星孛于天市垣。丁未,流星昼陨。十二月庚申,诏录用孔子四十九代孙灿补官。李全叛。壬戌,淮东官兵王青力战,死之,赠右武大夫、蕲州防御使。甲子,诏:"逆贼李全,反形日著,今乃肆为不道,已敕江、淮制臣率兵进讨,有能擒斩全以降者,加以不次之赏。"乙丑,诏免明年元会礼。以郑清之参知政事兼签书枢密院事,乔行简端明殿学士、同签书枢密院事。诏:"史弥远敷奏精敏,气体向安,朕未欲劳以朝谒,可十日一赴都堂治事。"丁卯,册命贵妃谢氏为皇后。己卯,慈明殿出缗钱百五十万犒诸军,振赡在京细民。癸未,上寿明仁福慈睿皇太后尊号册宝。

  四年春正月戊子,皇太后年七十有五,上诣慈明殿行庆寿礼,大赦,史弥远以下进秩有差。赐李心传同进士出身。壬寅,赵范、赵葵等诛李全于新塘,诏各进两秩,余推恩有差。

  二月戊午朔,诏:雄边军统制、总辖范胜、谷汝砺等诛逆著劳,各官五转,将士立功者,趣具等第、姓名来上。丙子,诏起复孟珙从义郎、京西路分,枣阳军驻紥。

  夏四月戊辰,赵范、赵葵并进中大夫、右文殿修撰,赐紫章服、金带。丁丑,以郑清之兼同知枢密院事;乔行简签书枢密院事;赵善湘兵部尚书、江淮制置大使、知建康府,依旧安抚使;赵范权兵部侍郎、淮东安抚副使、知扬州兼江淮制司参谋官;赵葵换福州观察使、右骁卫大将军、淮东提刑、知滁州兼大使司参议官。

  五月丙午,宗室司正检校少傅、安德军节度使、天水郡公,加食邑五百户;贵谦承宣使;乃裕观察使。

  六月己未,诏魏了翁、真德秀、尤焴、尤爚并叙复元官职祠禄。

  七月己丑,日生承气。丁酉,贾涉女侍后宫,诏封文安郡夫人。庚戌,葛洪资政殿学士、知绍兴府。有流星大如太白。

  八月己未,大元兵破武休,入兴元,攻仙人关。辛酉,洪咨夔叙复元官祠禄。辛未,文安郡夫人贾氏封才人。

  九月丙戌夜,临安火,延及太庙,统制徐仪、统领马振远坐救焚不力,贬削有差。上素服视朝,减膳彻乐。庚子,建昌军火。甲辰,流星昼陨。

  冬十月戊午,太常少卿度正、国史院编修官李心传各疏言:宗庙之制,未合于古,兹缘灾异,宜举行之。诏两省、侍从、台谏集议以闻。甲子,以余天锡为户部侍郎兼知临安府、浙西安抚使。癸酉,大元兵破蜀口诸郡,御前中军统制张宣战青野原有功,诏授沔州都统。戊寅,以李{直土}为焕章阁直学士、四川制置使、知成都府,赵彦呐直龙图阁、四川安抚制置副使、知兴元府、利路安抚使,安癸仲户部郎中、总领四川财赋。

  十一月乙酉,诏忠义总管田遂力战而殁,赠武节大夫、忠州刺史,加封立庙。十二月乙亥,以史嵩之为大理少卿兼京湖制置副使。

  五年春正月己丑,以孟珙为京西路兵马钤辖、枣阳军驻紥。庚寅,诏:李全之叛,淮东提刑司检法吴澄等出泰州城谒贼,各追官勒停。其不出见贼者高梦月、刘宾云循升二资。骂贼而死者海陵簿吴嚞,特赠朝奉郎,官其一子将仕郎。"壬辰,史嵩之进大理卿、权刑部侍郎、京湖安抚制置使、知襄阳府。壬寅,新作太庙成。

  二月癸丑,帝谒太庙。

  三月乙酉,诏京城内外免征商三月。丁酉,日后抱气、承气。

  夏四月癸亥,以宝章阁直学士桂如渊顷帅蜀日,北兵攻城,不能合谋死守而遁,致军民罹殃,反以捷闻,诏褫职罢祠。丁卯,起魏了翁以集英殿修撰知遂宁府。

  五月己丑,诏:"昨郁攸为灾,延及太室,罪在朕躬,而二三执政,引咎去职。今宗庙崇成,神御妥安,薛极、郑清之、乔行简并复元官。"辛卯,臣僚言:"积阴霖霪,历夏徂秋,疑必有致咎之征。比闻蕲州进士冯杰,本儒家,都大坑冶司抑为炉户,诛求日增,杰妻以忧死,其女继之,弟大声因赴诉,死于道路,杰知不免,毒其二子一妾,举火自经而死。民冤至此,岂不上干阴阳之和?"诏都大坑冶魏岘罢职。癸巳,太白经天,昼见。戊戌,诏今后齐民有罪,监司、守臣毋辄籍没其家,必具闻俟命。

  六月乙丑,荧惑、填星合于娄,荧惑顺行犯填星。丙子,诏诸狱官不理他务。

  秋七月甲申,诏:"近岁北兵再入利、阆,迫近顺庆,承奉郎胡元琰摄郡事,能收散卒,定居民,谕叛将,以全阖郡,以功特转官三资。"太白入井。丙戌,监楚州大军仓富起宗军变死难,诏赠宣教郎,官一子文林郎。张焕同时被创,害及其家,诏转官一资。丁酉,以吴潜为太府少卿、总领淮西财赋,陈贵谊端明殿学士、同签书枢密院事。

  八月乙卯,起真德秀为徽猷阁待制、知泉州。丁巳,泗州路分刘虎、副都统董琳焚断盱泗桥遏金兵。己未,魏了翁以宝章阁待制、潼川安抚使知泸州。乙丑,赐进士徐元杰等四百九十三人及第、出身有差。壬申,太白、岁星合于张。甲戌,新作玉牒殿,奉安累朝玉牒。

  九月乙巳,雨雹,雷。

  闰月己酉,有流星大如太白。庚戌,彗星出于角。戊辰,史弥远乞归田里,诏不允。

  冬十月戊子,以星变,大赦。金将以盱眙军来降,赦盱眙,改为招信军。

  十一月己巳,乔行简累疏乞归田,诏不允。十二月丙子朔,进封才人贾氏为贵妃。辛巳,皇太后不豫。壬午,大赦。皇太后崩。癸卯,群臣凡七表请听政,从之。诏:外朝大典,不敢轻改,宫中自服三年丧。时宋与大元兵合围汴京,金主奔归德府,寻奔蔡州,大元再遣使议攻金,史嵩之以邹伸之报谢。

  六年春正月己酉,以少傅、保宁军节度使、嗣秀王师弥判大宗正事,赵善湘光禄大夫、江淮制置大使兼知建康府、行宫留守,加食邑四百户。戊辰,史弥远加食邑千户。

  二月丁丑,上大行皇太后谥曰恭圣仁烈皇后。以赵范为工部侍郎兼中书门下省检正公事,赵葵秘书监兼侍讲,余天锡礼部侍郎兼侍读。癸卯,荧惑犯东井。

  三月丙辰,大雨、雹。

  夏四月壬寅,葬恭圣烈皇后于永茂陵。

  五月庚戌,太白、荧惑合于柳。邓州移剌以城来降。

  六月丁酉,史嵩之刑部侍郎兼京湖安抚制置使兼知襄阳府。

  秋七月,败武仙于浙江。

  八月,拔唐州。

  九月壬寅朔,日有食之。辛亥,祀明堂,大赦。辛酉,经筵官请以御制敬天、法祖、事亲、齐家四十八条及缉熙殿榜、《殿记》宣付史馆。

  冬十月,江海领襄军从大元兵合围金主于蔡州。甲申,史宅之太府少卿,史宇之将作少监,并赐同进士出身。丙戌,史弥远进太师、左丞相兼枢密使、鲁国公,加食邑一千户;郑清之光禄大夫、右丞相兼枢密使,加食邑一千户。丁亥,史弥远保宁、昭信军节度使,充醴泉观使,进封会稽郡王,仍奉朝请,加食邑封。以薛极为枢密使,乔行简参知政事兼同知枢密院事,陈贵谊参知政事兼签书枢密院事。诏:"史弥远有定策大功,勤劳王室,今以疾解政,宜加优礼。长子宅之权户部侍郎兼崇政殿说书,次子宇之直华文阁、枢密院副都承旨,长孙同卿直宝章阁,次孙绍卿、良卿、会卿、晋卿并承事郎,女夫赵汝禖军器少监,孙女夫赵崇榟官一转。"己丑,诏崔与之、李{直土}、郑性之赴阙。庚寅,以显谟阁待制、知福州真德秀兼福建安抚使。乙未,史弥远薨,赠中书令,追封卫王,谥忠献。诏戒贪吏。

  十一月乙巳,给事中莫泽等言,差提举千秋鸿禧观梁成大暴狠贪婪,苟贱无耻,诏夺成大祠禄。丙午,诏改明年为端平元年。己未,以魏了翁为华文阁待制、知泸州、潼川安抚使,赐金带。癸亥,进赵葵兵部侍郎、淮东制置使兼知扬州。甲子,台臣劾刑部尚书莫泽贪淫忮害,罢之。丙寅,权工部尚书赵范言:"宣和海上之盟,厥初甚美,迄以取祸,其事不可不鉴。"帝嘉纳之。丁卯,诏赵葵任责防御。戊辰,礼部郎中洪咨夔进对:今日急务,进君子,退小人,如真德秀、魏了翁当聚之于朝。帝是其言,命咨夔洎王遂同为监察御史。己巳,赵葵入见,帝问以金事,对曰:"今国家兵力未赡,姑从和议。俟根本既壮,雪二帝之耻,以复中原。"十二月戊寅,史宅之缴纳赐第,诏给赐本家,仍奉家庙。庚辰,以薛极为观文殿大学士、知绍兴府兼浙东安抚使。甲申,吴潜太府卿,仍淮西总领财赋,暂兼沿江制置、知建康府。戊申,洪咨夔言:"资政殿学士、提举洞霄宫袁韶,仇视善类,谄附弥远,险忮倾危。"诏袁韶夺职、罢祠禄。壬辰,台臣言:"赵善湘、陈晐、郑损纳赂弥远,怙势肆奸,失江淮、荆襄、蜀汉人心,罪状显著。"诏赵善湘有讨李全功,特寝免;陈晐与祠,郑损落职与祠。

  端平元年春正月庚子朔,诏求直言。侍从、卿监、郎官,在外执政、从官,举堪为监司、守令者各二人。三衙、统帅、知阁、御带、环卫官,在外总管、军帅,举堪为将帅者各二人。钟震、陈公益、李性传、张虙并兼侍读。徐清叟、黄朴、李大同、叶味道并兼崇政殿说书。辛丑,赵范依前沿江制置副使,权移司知黄州,史嵩之权京湖安抚制置使兼知襄阳府,陈韡华文阁待制,仍知隆兴府、江西安抚使。诏德安三关使彭哲,去年十月北兵至,弃关遁,削二秩勒停。乙巳,赐故少傅、权参知政事任希夷谥宣宪。丙午,诏赵范兼淮西制置副使,任责防御。太白、荧惑合在斗。戊申,金主完颜守绪传位于宗室承麟。己酉,城破,守绪自经死,承麟为乱兵所杀,执其参知政事张天纲。丙寅,诏:"太师、中书令荣王已进王爵,宜封三代,曾祖子奭赠太师、吴国公,祖伯旴赠太师、益国公,父师意赠太师、越国公。"戊辰,以枢密院言,诏:"京西忠顺统制江海、枣阳同统制郭胜,向因所部兵行劫,坐不发觉,除名、广州拘管。遇赦还军前自效有功,并叙复元受军职。"史嵩之露布告金亡,谨遣郭春按循故壤,诣奉先县汛扫祖宗诸陵。还师屯信阳。命王旻守随州,王安国守枣阳,蒋成守光化,杨恢守均,并益兵饬备,经理唐、邓屯田。

  二月辛未,监察御史洪咨夔言:"上亲政之始,斥逐李知孝、梁成大,其谄事权奸,党私罔上,倡淫黩货,罪大罚轻。"诏李知孝削一秩,罢祠;梁成大削两秩。壬申,以赵彦呐为四川安抚制置使兼知兴元府。丁亥,诏端平元年正月以前诸命官贬窜物故者,许令归葬。

  三月己酉,以贾涉子似道为籍田令。辛酉,诏遣太常寺主簿朱扬祖、阁门祗候林拓诣洛阳省谒八陵。

  四月辛未,诏遣朱复之诣八陵,相度修奉。丁丑,诏:"比年宗亲贫窭,或致失所。甚非国家睦族之意。大宗正司、南外西外宗正司,其申严州郡,以时赡给,违者有刑。"监察御史王遂言:"史嵩之本不知兵,矜功自侈,谋身诡秘,欺君误国,留之襄阳一日,则有一日之忧。"不报。戊寅,岁星守太微垣上相星。壬午,监察御史洪咨夔言:"今残金虽灭,邻国方强,益严守备犹恐不逮,岂可动色相贺,涣然解体,以重方来之忧?"上嘉纳。甲申,日生赤晕。丙戌,以灭金获其主完颜守绪遗骨告太庙,其玉宝、法物并俘囚张天纲、完颜好海等命有司审实以闻。庚寅,诏授孟珙带御器械,京、襄部押官属陈一荐、江海官两转,余论功行赏。金降人夹谷奴婢改姓同名鼎,王闻显、呼延实、来伯友、石大瑞、白华各授官有差。丁酉,臣僚言:"江淮、荆襄诸路都大提点坑冶吴渊,恃才贪虐,籍人家赀以数百万计,掩为己有,其弟潜违道干誉,任用非类。"诏吴渊落右文殿修撰,吴潜落秘阁修撰,并放罢。

  五月庚子,薛极卒,赠少师。戊申,太平州螟。己酉,太阴入氐。乙卯,诏李知孝瑞州居住,梁成大潮州居住,莫泽南康军居住,并再降授官,寻尽追爵秩。诏魏了翁赴阙。丙辰,以赵范为两淮制置使、节制军马兼沿江制置副使。壬戌,以崔与之为端明殿学士、提举西京嵩山崇福宫,陈韡权工部尚书、知隆兴府、江西安抚使。丙寅,诏:"黄干、李燔、李道传、陈宓、楼昉、徐宣、胡梦昱皆厄于权奸,而各行其志,没齿无怨,其赐谥、复官、优赠、存恤,仍各录用其子,以旌忠义。戴野,其复元资,以励士风。"建阳县盗发,众数千人,焚劫邵武、麻沙、长平。

  六月戊辰朔,郑清之等进奏选德殿柱有金书六字曰:"毋不敬,思无邪。"上曰:"此坐右铭也。"庚午,荧惑、填星合于胃。壬申,诏蠲漳、泉、兴化三州丁米钱。丙子,以李鸣复为侍御史兼侍讲。戊寅,以乔行简知枢密院事,曾从龙参知政事,郑性之签书枢密院事,陈贵谊兼同知枢密院事。己卯,诏:"故巴陵县公竑可尽复本身官爵,有司其检视墓域,以时致祭。妻吴昨自请为尼,特赐慧净法空大师,绍兴府月给衣资缗钱。"诏殿司选精锐千人,命统制娄拱、统领杨辛讨捕建阳县盗。幸巳,诏故端明殿学士、开府仪同三司史弥远赠资政殿大学士,谥忠宣。荧惑犯填星。丙戌,有流星大如太白。戊子,日晕不匝,生格气。癸巳,史嵩之进兵部尚书。禁毁铜钱作器用并贸易下海。

  秋七月乙巳,诏嘉兴县王临年百二岁,补迪功郎致仕。

  八月癸酉,诏:"河南新复郡县,久废播种,民甚艰食,江、淮制司其发米麦百万石往济归附军民,仍榜谕开封、应天、河南三京。"甲戌,朱扬祖、林拓朝谒八陵回,以图进,上问诸陵相去几何及陵前涧水新复,扬祖悉以对,上忍涕太息。乙亥,以赵范为京河关陕宣抚使、知开封府、东京留守,赵葵京河制置使、知应天府、南京留守,全子才关陕制置使、知河南府、西京留守。甲午,权邵武军王野以平建阳寇有功,官两转,余推赏有差。

  九月庚子,赵范依旧京西、湖北安抚制置大使、知襄阳府。辛丑,荧惑入井。壬寅,赵范言:"赵葵、全子才轻遣偏师复西京,赵楷、刘子澄参赞失计,师退无律,致后阵败覆。"诏赵葵削一秩,措置河南、京东营田边备;全子才削一秩,措置唐、邓、息营田边备;刘子澄、赵楷并削三秩放罢。又言:"杨义一军之败,皆由徐敏子、范用吉怠于赴援,致不能支。"诏范用吉降武翼郎,徐敏子削三秩放罢,杨义削四秩,勒停自效。己酉,真德秀言:权臣罔上,讲筵官亦傅会其言,今承其弊,有当虑者五事,并及泉、漳寇盗、盐法之弊。帝嘉纳之。诏:进士何霆编类朱熹解注文字,有补经筵,授上文学。

  冬十月己卯,真德秀进《大学衍义》。辛卯,陈贵谊薨,赠少保。

  十一月壬子,京、湖制司创镇北军,诏以襄阳府驻紥御前忠卫军为名。壬戌,太白经天。十二月己卯,大元遣王楫来。戊子,王楫辞于后殿。辛卯,遣邹伸之、李复礼、乔仕安、刘溥报谢,各进二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