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十六 志第十九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脱脱、阿鲁图|发布时间:2016-08-11 23:19:51|

◎五行四

  ○金

  从革,金性也。金失其性,则为变怪。旧说以僣咎、恒旸、诗妖、民讹、毛虫之孽,白眚、白祥之类皆属之金,今从之。

  建隆二年七月,晋州神山县北谷中有铁随水流出,方二丈三尺,其重七千斤。

  太平兴国四年九月,夹江县民王谊得黑石二,皆丹文,其一云"君王万岁",其二云"赵二十一帝",缄其石来献。

  至道二年二月,桂阳监熔银自涌成山峰状。

  咸平四年十二月,亳州太清宫钟自鸣。

  乾兴元年四月甲戌,修奉山陵总管言:皇堂隧道穿得铜锅,有两耳,又于寝宫三门下穿得铜盂一、铁瓮一、铁甲叶三。

  天圣元年三月庚辰,涪陵县相轧寺夜有光出阿育王塔之旧址,发之,得金铜像三百二十七。五年七月壬寅,辽山县旧河凌地摧塔,获古钱一百四十六千五百四十三文。

  明道元年五月壬午,汉州江岸获古钟一。

  庆历四年五月乙亥,金溪县得生金山,重三百二十四两。

  皇祐四年,乾宁军渔人得小钟二于河滨。五年二月己亥,乾宁军又进古钟一。

  至和二年四月甲午,浏阳县得古钟一。

  熙宁元年至元丰元年,横州共获古铜鼓一十七。

  元丰三年八月,岳州永庆寺获铜钟一、铜磬二。六年,南溪县穿土得铜钱五万四千有奇。七年三月,筠州获古铜钟一。十一月,宾州获铜鼓一。八年,昌元县通盐井得铜锅九、铜盆一、铜盘一。

  崇宁五年十月,荆南获古铜鼎。

  政和二年,玄圭始出。晋州上一石,绿色,方三尺余,当中有文曰"尧天正",其字如掌大而端楷类手画者,"尧"字居右,"天正"字缀行于左。都堂验视,砻石三分而字画愈明,又于"尧"字之下隐约出一"瑞"字,位置始均,盖曰"天正尧瑞"云。或谓晋阳,尧都也,方玄圭出,乃有此瑞。四年,府畿、汝、蔡之间,连山大小石皆变为玛瑙,尚方取为宝带、器玩甚富。五年正月,湖南提举常平刘钦言:芦荻冲出生金,重九斤八两,状类灵芝祥云;又淘得碎金四百七两有奇。十一月,越州民拾生金。湟州丁羊谷金坑仅千余眼得矿,成金共四等,计一百三十四两有奇。

  重和元年十二月,孝感县楚令尹子文庙获周鼎六。

  宣和四年后,御府所藏,往往复变为石,而色类白骨,此与周宝圭占略同。五年,荥阳县贾谷山麒麟谷采石修明堂,得一石有文曰"明",百官表贺。五年四月,又获甗鼎三。

  崇宁四年三月,铸九鼎,用金甚厚,取九州水土内鼎中。既奉安于九成宫,车驾临幸,遍礼焉,至北方之宝鼎,忽漏水溢于外。刘炳谬曰:"正北在燕山,今宝鼎但取水土于雄州境,宜不可用。"其后竟以北方致乱。

  建炎元年,南京留守朱胜非夜防城,见南门外火光烛地,掘之,得铜印,有文曰"朱胜私印"。火铄金,金所畏也。后拜相,有明受之变,卒坐眨。三年,吉州修城,役夫得髑髅弃水中,俄浮一钟,有铭五十六字,大略云:"唐兴元年,吾子没,瘗庐陵西垒,后当火德五九之际,世衰道败,浙、梁相继丧乱,章贡康昌之日,吾亦复出是邦,东平鸠工,复使吾子同河伯听命水官。"郡守命录其辞,录毕而钟自碎。

  绍兴十一年三月庚申,长安兵刃皆生火光。二十六年,郫县地出铜马,高三尺,制作精好,风雨夜嘶。绍兴中,耕者得金瓮重二十四钧于秦桧别业。

  乾道二年三月丙午夜,福清县石竹山大石自移,声如雷。石方可九丈,所过成蹊,才四尺,而山之木石如故。

  庆元二年十二月,吴县金鹅乡铜钱百万自飞。

  建隆二年,京师夏旱,冬又旱。三年,京师春夏旱。河北大旱,霸州苗皆焦仆。又河南、河中府、孟、泽、濮、郓、齐、济、滑、延、隰、宿等州并春夏不雨。四年,京师夏秋旱。又怀州旱。

  乾德元年冬,京师旱。二年正月,京师旱。夏,不雨。是岁,河南府、陕、虢、麟、博、灵州旱,河中府旱甚。四年春,京师不雨。江陵府、华州、涟水军旱。五年正月,京师旱;秋,复旱。

  开宝二年夏至七月,京师不雨。三年春夏,京师旱。邠州夏旱。五年春,京师旱;冬,又旱。六年冬,京师旱。七年,京师春夏旱;冬又旱。河南府、晋、解州夏旱。滑州秋旱。八年春,京师旱。是岁,关中饥,旱甚。

  太平兴国二年正月,京师旱。三年春夏,京师旱。四年冬,京师旱。五年夏,京师旱;秋又旱。六年春夏,京师旱。七年春,京师旱。孟、虢、绛、密、瀛、卫、曹、淄州旱。九年夏,京师旱。秋,江南大旱。

  雍熙二年冬,京师旱。三年冬,京师旱。四年冬,京师旱。

  端拱二年五月,京师旱,秋七月至十一月,旱,上忧形于色,蔬食致祷。是岁,河南、莱、登、深、冀、旱甚,民多饥死,诏发仓粟贷之。

  淳化元年正月至四月,不雨,帝蔬食祈雨。河南、凤翔、大名、京兆府、许、沧、单、汝、乾、郑、同等州旱。二年春,京师大旱。三年春,京师大旱;冬,复大旱。是岁,河南府、京东西河北河东陕西及亳建淮阳等三十六州军旱。四年夏,京师不雨,河南府、许汝亳滑商州旱。五年六月,京师旱。

  至道元年,京师春旱。二年春夏,京师旱。

  咸平元年春夏,京畿旱。又江浙、淮南、荆湖四十六军州旱。二年春,京师旱甚。又广南西路、江、浙、荆湖及曹、单、岚州、淮阳军旱。三年春,京师旱。江南频年旱。四年,京畿正月至四月不雨。

  景德元年,京师夏旱,人多暍死。三年夏,京师旱。

  大中祥符二年春夏,京师旱。河南府及陕西路、潭、邢州旱。三年夏,京师旱。江南诸路、宿州、润州旱。八年,京师旱。九年秋,京师旱。大名府、澶州、相州旱。

  天禧元年,京师春旱,秋又旱。夏,陕西旱。四年春,利州路旱。夏,京师旱。五年冬,京师旱。

  天圣二年春,不雨。五年夏秋,大旱。六年四月,不雨。

  明道元年五月,畿县久旱伤苗。二年,南方大旱。景祐三年六月,河北久旱,遣使诣北岳祈雨。

  庆历元年九月丁未朔,遣官祈雨。二年六月戊寅,祈雨。三年,遣使诣岳渎祈雨。四年三月丙寅,遣内侍两浙、淮南、江南祠庙祈雨。五年二月,诏:天久不雨,令州县决淹狱,又幸大相国寺、会灵观、天清寺、祥源观祈雨。六年四月壬申,遣使祈雨。七年正月,京师不雨。二月丙寅,遣官岳渎祈雨。三月辛丑,西太乙宫祈雨。

  皇祐元年五月丁未,遣官祈雨。三年,恩、冀诸州旱。三月,分遣朝臣诣天下名山大川祠庙祈雨。

  至和二年四月甲午,遣官祈雨。

  嘉祐五年,梓州路夏秋不雨。七年三月甲子,罢春燕,以久旱故也。辛丑,西太乙宫祈雨。

  治平元年春,京师逾时不雨。郑、滑、蔡、汝、颍、曹、濮、洺、磁、晋、耀、登等州、河中府、庆成军旱。二年春,不雨。

  熙宁二年三月,旱甚。三年,诸路旱。六月,畿内旱。八月,卫州旱。五年五月,北京自春至夏不雨。七年,自春及夏河北、河东、陕西、京东西、淮南诸路久旱。九月,诸路复旱。时新复洮河亦旱,羌户多殍死。八年四月,真定府大旱。八月,淮南、两浙、江南、荆湖等路旱。九年八月,河北、京东、京西、河东、陕西旱。十年春,诸路旱。

  元丰二年春,河北、陕西、京东西诸郡旱。三年春,西北诸路旱。五年,亢旱。六年夏,畿内旱。

  元祐元年春,诸路旱。正月,帝及太皇太后车驾分日诣寺观祷雨。是冬,复旱。二年春,旱。三年秋,诸路旱,京西、陕西尤甚。四年春,京师及东北旱,罢春燕。八年秋,旱。

  绍圣元年春,旱,疏决四京畿县囚。三年,江东大旱,溪河涸竭。四年夏,两浙旱。

  元符元年,东南旱。二年春,京畿旱。

  建中靖国元年,衢、信等州旱。

  大观二年,淮南、江东西诸路大旱,自六月不雨,至于十月。

  政和元年,淮南旱。三年,江东旱。四年旱,诏振德州流民。

  宣和元年二月,诏汝、颍、陈、蔡州饥民流移,常平官勒停。秋,淮南旱。四年,东平府旱。五年夏,秦凤路旱。是岁,燕山府路旱。

  建炎二年夏,旱。

  绍兴二年,常州大旱。帝问致旱之由,中书舍人胡交修奏守臣周祀残酷所致,寻以属吏坐赃及杀不辜,窜岭南。三年四月,旱,至于七月,帝蔬食露祷,乃雨。五年五月,浙东、西旱五十余日。六月,江东、湖南旱。秋,四川郡国旱甚。六年,夔、潼、成都郡县及湖南衡州皆旱。七年春,旱七十余日,时帝将如建业,随所在分遣从臣,有事于名山大川。六月,又旱,江南尤甚。八年冬,不雨。九年六月,旱六十余日,有事于山川。十一年七月,旱。戊申,有事于岳渎。乙卯,祷雨于圜丘、方泽、宗庙。十二年三月,旱六十余日。秋,京西、淮东旱。十二月,陕西旱。十八年,浙东、西旱,绍兴府大旱。十九年,常州、镇江府旱。二十四年,浙东、西旱。二十九年二月,旱七十余日。秋,江、浙郡国旱。三十年春,阶、成、凤、西和州旱。秋,江、浙郡国旱,浙东尤甚。

  隆兴元年,江、浙郡国旱,京西大旱。二年,台州春旱。兴化军、漳、福州大旱,首种不入,自春至于八月。

  乾道三年春,四川郡县旱,至于秋七月,绵、剑、汉州、石泉军尤甚。四年夏六月,旱,帝将撤盖亲祷于太乙宫而雨。时襄阳、隆兴、建宁亦旱。八月,诏颁皇祐祀龙法于郡县。五年夏秋,淮东旱,盱眙、淮阴为甚。六年夏,浙东、福建路旱,温、台、福、漳、建为甚。七年春,江西东、湖南北、淮南、浙、婺秀州皆旱;夏秋,江、洪、筠、潭、饶州、南康、兴国、临江军尤甚,首种不入。冬,不雨。九年,婺、处、温、台、吉、赣州、临江、南安诸军、江陵府皆久旱,无麦苗。

  淳熙元年,浙东、湖南郡国旱,台、处、郴、桂为甚。蜀关外四州旱。二年秋,江、淮、浙皆旱,绍兴、镇江、宁国、建康府、常、和、滁、真、扬州、盱眙、广德军为甚。三年夏,常、昭、复随郢金洋州、江陵德安兴元府、荆门汉阳军皆旱。四年春,襄阳府旱,首种不入。五年,常、绵州、镇江府及淮南、江东西郡国旱,有事于山川群望。六年,衡、永、楚州、高邮军旱。七年,湖南春旱,诸道自四月不雨,行都自七月不雨,皆至于九月。绍兴、隆兴、建康、江陵府、台、婺、常、润、江、筠、抚、吉、饶、信、徽、池、舒、蕲、黄、和、浔、衡、永州、兴国、临江、南康、无为军皆大旱,江、筠、徽、婺州、广德军、无锡县尤甚,祷雨于天地、宗庙、社稷、山川群望。八年正月甲戌,积旱始雨。七月,不雨,至于十一月:临安、镇江、建康、江陵、德安府、越、婺、衢、严、湖、常、饶、信、徽、楚、鄂、复、昌州、江阴、南康、广德、兴国、汉阳、信阳、荆门长宁军及京西、淮郡皆旱。九年夏五月,不雨,至于秋七月,江陵、德安、襄阳府、润、婺、温、处、洪、吉、抚、筠、袁、潭、鄂、复、恭、合、昌、普、资、渠、利、阆、忠、涪、万州、临江、建昌、汉阳、荆门、信阳、南平、广安、梁山军、江山、定海、象山、上虞、嵊县皆旱。十年六月旱,至于七月,江淮、建康府、和州、兴国军、恭、涪、泸、合、金、州、南平军旱。十一年四月,不雨,至于八月,兴元府、吉、赣、福、泉、汀、漳、潮、梅、循、邕、宾、象、金、洋、西和州、建昌军皆旱,兴元、吉尤甚。冬,不雨,至于明年二月。十四年五月,旱。六月戊寅,有事于山川群望。甲申,帝亲祷于太乙宫。七月己酉,大雩于圜丘,望于北郊,有事于岳、渎、海凡山川之神。时临安、镇江、绍兴、隆兴府、严、常、湖、秀、衢、婺、处、明、台、饶、信、江、吉、抚、筠、袁州、临江、兴国、建昌军皆旱,越、婺、台、处、江州、兴国军尤甚,至于九月,乃雨。十五年,舒州旱。

  绍熙元年,重庆府、蕲、池州旱。二年五月,真、扬、通、泰、楚、滁、和、普、隆、涪、渝、遂、高邮、盱眙军、富顺监皆旱,简、资、荣州大旱。三年夏,郢、扬、和州大旱;秋,简、资、普、荣、叙、隆、富顺监亦大旱。四年,绵州大旱,亡麦。简、资、普、渠、合州、广安军旱。江、浙自六月不雨,至于八月,镇江、江陵府、婺、台、信州、江西、淮东旱。五年春,浙东、西自去冬不雨,至于夏秋,镇江府、常、秀州、江阴军大旱,庐、和、濠、楚州为甚,江西七郡亦旱。

  庆元二年五月,不雨。三年,潼、利、夔路十五郡旱,自四月至于九月,金、蓬、普州大旱;四月壬子,祷于天地、宗庙、社稷。六年四月,旱;五月辛未,祷于郊丘、宗社。镇江府、常州大旱,水竭,淮郡自春无雨,首种不入,及京、襄皆旱。

  嘉泰元年五月,旱。丙辰,祷于郊丘、宗社。戊辰,大雩于圜丘。浙西郡县及蜀十五郡皆大旱。二年春,旱,至于夏秋。七月庚午,大雩于圜丘,祈于宗社。浙西、湖南、江东旱,镇江、建康府、常、秀、潭、永州为甚。四年五月,不雨,至于七月。浙东西、江西郡国旱。

  开禧元年夏,浙东、西不雨百余日,衢、婺、严、越、鼎、沣、忠、涪州大旱。二年,南康军、江西、湖南北郡县旱。三年二月,不雨;五月己丑,祷于郊丘、宗社。

  嘉定元年夏,旱,闰月辛卯,祷于郊丘、宗社。二年夏四月,旱,首种不入,庚申,祷于郊丘、宗社。六月乙酉,又祷,至于七月乃雨。浙西大旱,常、润为甚。淮东西、江东、湖北皆旱。四年,资、普、昌、合州旱。六年五月,不雨,至于七月,江陵、德安、汉阳军旱。入年春,旱,首种不入。四月乙未,祷于太乙宫。庚子,命辅臣分祷郊丘、宗社。五月康申,大雩于园丘,有事于岳、渎、海、至于八月乃雨。江、浙、淮、闽皆旱,建康、宁国府、衢、婺、温、台、明、徽、池、真、太平州、广德、兴国、南康、盱眙、安丰军为甚,行都百泉皆竭,淮甸亦然。十年七月,不雨,帝日午曝立,祷于宫中。十一年秋,不雨,至于冬,淮郡及镇江、建宁府、常州、江阴、广德军旱。十四年,浙、闽、广、江西旱,明、台、衢、婺、温、福、赣、吉州、建昌军为甚。十五年五月,不雨,岳州旱。

  嘉熙元年夏,建康府旱。三年,旱。四年,江、浙、福建旱。

  淳祐七年,旱。十一年,闽、广及饶州旱。

  咸淳六年,江南大旱。十年,庐州旱,长乐、福清二县大旱。

  建隆中,京师士庶及乐工、少年竞唱歌曰《五来子》。自建隆、开宝,凡平荆、湖、川、广、江南,五国皆来朝。时西川孟昶赋敛无度,射利之家配率尤甚,既乏缗钱,唯仰在质物。乃竞书简札揭于门曰:"今召主收赎。"又每岁除日,命翰林为词题桃符,正旦置寝门左右。末年,学士幸寅逊撰词,昶以其非工,自命笔题云:"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昶以其年正月降王师,即命吕余庆知成都府,而"长春"乃太祖诞圣节名也,"召"与"赵"、"赎"与"蜀"同音。

  开宝初,广南刘鋹令民家置贮水桶,号"防火大桶"。又鋹末年,童谣曰:"羊头二四,白天雨至。"后王师以辛未年二月四日擒鋹。识者以为国家以火德王,房为宋分;羊,未神也;雨者,王师如时雨之义也;"防"与"房"、"桶"与"宋"同音。

  周广顺初,江南伏龟山圮,得石函,长二尺,广八寸,中有铁铭,云:"维天监十四年秋八月,葬宝公于是。"铭有引曰:"宝公尝为偈,大事书于版,帛幂之。人欲读之者,必施数钱乃得,读讫即幂之。是时,名士陆倕、王筠、姚察而下皆莫知其旨。或问之,云在五百年后。至卒,乃归其铭同葬焉。"铭曰:"莫问江南事,江南自有冯。乘鸡登宝位,跨犬出金陵。子建司南位,安仁秉夜灯。东邻家道阙,随虎遇明兴。"其字皆小篆,体势完具,徐铉、徐锴、韩熙载皆不能解。及煜归朝,好事者云:煜丁酉年袭位,即乘鸡也;开宝八年甲戌,江南国灭,是跨犬也;当王师围其城而曹彬营其南,是子建司南位;潘美营其北,是安仁秉夜灯也;其后太平兴国三年,淮海王钱俶举国入觐,即东邻也;家道阙,意无钱也;随虎遇,戊寅年也。

  皇祐五年正月戊午,狄青败侬智高于归仁铺。初,谣言"农家种,籴家收"。至是,智高果为青所破。

  建炎三年四月,鼎州桃源洞大水,巨石随流而下,有文曰:"无为大道,天知人情;无为窈冥,神见人形。心言意语,鬼闻人声;犯禁满盈,地收人魂。"金石同类,类金为变怪者也。

  绍兴二年,李纲帅长沙,道过建宁,僧宗本题邑治之壁曰:"东烧西烧,日月七七。"后数日,江西盗李敦仁入境,焚其邑,七月七日也。

  淳熙中,淮西竞歌汪秀才曲曰:"骑驴渡江,过江不得。"又为犭枼舞以和之。后舒城狂生汪格谋不轨,州兵入其家,缚之。其子拒杀,聚恶少数千为乱,声言渡江。事平,格亦伏诛。七年正月,余杭门外墙壁有诗,其言颇涉怪,后廉得主名,杖遣之。主管城北厢刘君暨以失察异言,坐削秩,其诗不录。十四年,都城市井歌曰:"汝亦不来我家,我亦不来汝家。"至绍熙二三年,其事始应于两宫。

  嘉定三年,都城市井作歌词,末句皆曰"东君去后花无主",朝廷恶而禁之。未几,太子询薨。

  庆元四年三月甲辰,有邮筩置诗达御前者,诏宰臣究其诗,不录。

  嘉泰四年,越人盛歌《铁弹子白塔湖曲》。俄有盗金十一者自号"铁弹子",缪传其斗死于白塔湖中,后获于诸暨县。

  汉乾祐中,荆南高从诲凿池于山亭下,得石匣,长尺余,扃鐍甚固。从诲神之,屏左右,焚香以启匣,中得石,有文云:"此去遇龙即歇。"及建隆中,从诲孙继冲入朝,改镇徐州。"龙"、"隆"音相近。

  太平兴国中,京师儿童以木雕合子,中有窍,藏腋下有声,号云"腋底闹"。后卢多逊投荒,人以为谶,其在肘腋而司国典也。

  天禧二年五月,西京讹言有物如乌帽,夜飞入人家,又变为犬狼状。人民多恐骇,每夕重闭深处,至持兵器驱逐者。六月乙巳,传及京师,云能食人。里巷聚族环坐,叫噪达曙,军营中尤甚,而实无状,意其妖人所为。有诏严捕,得数辈,讯之,皆非。

  政和七年,诏修神保观,俗所谓"二郎神"者。京师人素畏之,自春及夏,倾城男女负土以献,揭榜通衢,云某人献土;又有饰形作鬼使,巡门催纳土者。或以为不祥,禁绝之。后金人斡离不围京师,其国谓之"二郎君"云。

  绍兴元年十二月,越州连火,民讹言相惊,月几望当再火。枢密院以军法禁之,乃定。

  嘉泰二年六月,故循王张俊家火。后旬日,市井讹言相惊,绛衣妇人为火殃下坠。都民徙避,昼夜弗宁,禁之,后亦不火。

  庆元六年十月,琼州讹言妖星流堕民郭七家,声如雷。通判曾丰暨琼山县令移文惊扰,后皆坐绌。签书枢密院事林存为似道所摈,道死于漳。漳有富民蓄油煔木甚佳,林氏子弟求之,价高不可得,因抚其木曰:"收取收取,待贾丞相用。"德祐元年,似道谪死,郡守与之经营,竟得此木以殓。

  宋初,陈抟有纸钱使不行之说,时天下惟用铜钱,莫喻此旨。其后用交子、会子,其后会价愈低,故有"使到十八九,纸钱飞上天"之谣。似道恶十九界之名,乃名关子,然终为十九界矣,而关子价益低,是纸钱使不行也。

  宋以周显德七年庚申得天下。图谶谓"过唐不及汉,一汴、二杭、三闽、四广",又有"寒在五更头"之谣,故宫漏有六更。按汉四百二十余年,唐二百八十九年。开庆元年,宋衤乍过唐十一年,满五庚申之数;至德祐二年正月降附,得三百一十七年,而见六庚申,如宫漏之数。

  建隆三年,有象至黄陂县匿林中,食民苗稼,又至安、复、襄、唐州践民田,遣使捕之。明年十二月,于南阳县获之,献其齿革。乾德二年五月,有象至澧阳、安乡等县,又有象涉江入华容县,直过闤阓门;又有象至澧州澧阳县城北。

  乾德四年八月,普州兔食禾。五年,有象自至京师。

  雍熙四年,有犀自黔南入万州,民捕杀之,获其皮角。

  开宝八年四月,平陆县鸷兽伤人,遣使捕之,生献十头。十月,江陵府白昼虎入市,伤二人。

  太平兴国三年,果、阆、蓬、集诸州虎为害,遣殿直张延钧捕之,获百兽。俄而七盘县虎伤人,延钧又杀虎七以为献。七年,虎入萧山县民赵驯家,害八口。

  淳化元年十月,桂州虎伤人,诏遣使捕之。

  至道元年六月,梁泉县虎伤人。二年九月,苏州虎夜入福山砦,食卒四人。

  咸平二年十二月,黄州长析村二虎夜斗,一死,食之殆半,占云:"守臣灾。"明年,知州王禹偁卒。咸平六年十月乙酉,有狐出皇城东北角楼,历军器库至夹道,获之。

  大中祥符九年三月,杭州浙江侧,昼有虎入税场,巡检俞仁祐挥戈杀之。

  天圣九年五月,宿州获白兔。六月,庐州获白兔。

  明道二年六月,唐州获白兔。

  皇祐三年十二月,泰州获白兔。

  嘉祐三年六月丁卯,交阯贡异兽二。初,本国称贡骐驎,状如牛身,被肉甲,鼻端有角,食生刍果,必先以杖击其角,然后食。既至,而枢密使田况辨其非麟,诏止称异兽。

  熙宁元年九月,抚州获白兔。十二月,岚州获白鹿。四年九月,庐州获白兔。

  政和五年十二月,安化军获白兔。六月,泰州军获白兔。七年十月,达州获白兔。

  宣和元年十月,淄州获黑兔。宣和七年秋,有狐由艮岳直入禁中,据御榻而坐,诏毁狐王庙。

  绍兴十一年,海州属金,悉空其民安江。后二十年,有二虎入城,人射杀之,虎亦搏人。明年,魏胜举州来归,亦空其民。汉龚遂曰:"野兽入宫室,宫室将空。"虎豕皆毛孽也。十三年,南康县雷雨,群狸震死于岩穴中,岩石皆为碎。二十二年,刘彭老家猫产数子,皆三足。

  乾道七年,潮州野象数百食稼,农设穽田间,象不得食,率其群围行道车马,敛谷食之,乃去。

  淳熙二年,江州马当山群狐掠人。十年,滁州有熊虎同入樵民舍,夜,自相搏死。

  绍熙元年三月,临安府民家猫生子一,有八足二尾。四年,鄂州武昌县虎为人患。五年八月,扬州献白兔。侍御史章颖劾守臣钱之望以孽为瑞。占曰:"国有忧。"白,丧祥也。是岁,光宗崩。

  庆元三年,德兴县群狐入民舍。

  咸淳九年十一月辛卯黎明,有虎出于扬州市,毛色微黑,都拨发官曹安国率良家子数十人射之。制置使李庭芝占曰:"千日之内,杀一大将。"于是脔其肉于城外而厌之。

  绍兴六年四月,中京大雪、雷震,犬数十争赴土河而死,可救者才二三。

  淳熙元年六月,饶州大雷震犬于市之旅舍。

  庆元二年,抚州有犬若人,坐于郡守之坐。未几,郡守林廷彦卒于官。

  德祐元年五月壬申,扬州禁军民毋得蓄犬,城中杀犬数万,输皮纳官。

  乾德三年七月己卯夜,西方起苍白气,长五十尺,贯天船、五车,亘井宿,占曰:"主兵动。"六年十月己未旦,西北起苍白气三道,长二十尺,趋东散,占曰:"游兵之象。"

  太平兴国四年四月己未夜,西北有白气压北斗。

  雍熙四年正月癸酉,白气起角、亢经,太微垣,历轩辕大星,至月傍散。

  至道二年二月丙子夜,西方有苍白气,长短八道,如彗扫稍,经天汉,参错如交蛇,占曰:"所见之方主兵胜。"

  咸平四年三月丙申,白气二亘天。五年正月,白气如虹贯日,久而散。七月戊戌,白气如阵贯东井。六年四月己巳,白气东西亘天。丁丑,白气贯日。五月辛亥,白气出昴至壁没。六月丙子,白气出河鼓左右旗,分为数道没。七月癸卯,白气如彗,起西南方,占曰:"有兵丧。"

  景德元年五月,白气贯轩辕,苍白气十余如布亘天。二年二月丁亥,白气五道贯北斗,占为大风、幸臣忧。十月丙子,白气出阁道西,孛孛有光,占曰:"宫中忧。"三年三月,白气贯月。四年三月己未,白气东西亘天。庚申,白气出南方,长二丈许,久而不散。四月庚午,白气贯北斗,长十丈,占为大风。庚寅,白气如布袭月,三丈许。

  大中祥符元年正月丁丑,白气二,东西亘天。五年二月壬寅,白气长五丈,出东井,贯北斗魁及轩辕,占为兵、为雷雨。

  明道元年十二月壬戌,西北有苍白气亘天。

  庆历元年八月庚辰夜,东方有白气长十尺许,在星宿度中,至十日,长丈余,冲天,九十余日没。

  二年八月甲申,白气贯北斗。三年正月戊戌,中天有白气长二十尺,向西南行贯日,占曰:"边兵忧。"四月癸卯,白气二生西北隅,上中天,首尾至浊,东南行,良久散,占曰:"其下有兵寇。"八月壬子夜,白气贯北斗魁。九月辛巳夜,中天有白气长二丈许,贯卷舌、南河,东北行,少顷散,占曰:"风雨之候。"

  皇祐四年十一月辛酉夜,白气起北方近浊,长五丈许,历北斗,久之散,占曰:"多大风。"

  嘉祐元年三月,彭城县白鹤乡地生面,占曰:"地生面,民将饥。"五月,钟离县地生面。

  治平二年四月丙午夜,西北方有白气,渐东南行,首尾至浊,贯角宿,移西北,久方散。占曰:"有兵战疾疫事。"

  熙宁九年四月庚寅夜,白气长丈,起东北方天市垣。

  元祐三年七月戊辰夜,西北有白气经天,主兵,宜防西、北二鄙。

  元符二年九月戊辰夜,有白气十道,各长五尺,主兵及大臣黜。

  崇宁二年五月戊子夜,苍白气起东南方,长三丈,贯尾、箕、斗,主蛮夷入贡,旧臣来归。

  宣和三年九月壬午夜,苍白气长三丈,贯月,主其下有乱者。

  靖康元年十二月丙辰,白气出太微垣。二年二月壬午夜,白气如虹,自南亘北,须臾,移西南,至东北,天明而没。三月戊子,白气贯斗。

  建炎二年,杜充为北京留守,天雨纸钱于营中,厚盈寸。明日,与金人战城下,败绩。纸,白祥也。三年三月,白气贯日。四年五月壬子夜,北方有白气十余道如练。二十六年七月辛酉夜,天雨水银。

  绍兴元年,潭州得白玉于州城莲花池中,孔彦舟以献,诏却之。前史以为玉变近白祥,后彦舟为剧盗。二月己巳夜,东南有白气。十一年三月庚申,金人居长安,油、酒皆变白色。三十年十一月甲午夜,西南有白气出危,入昴。十二月戊申,白气出尾,入轸,贯天市垣。三十一年十二月辛丑,白气如带,东西亘天,出斗,历牛。

  隆兴元年十二月壬午夜,白气见西南方,出危,入昴。二年正月甲寅夜,西南有白气,亘天如带。

  乾道元年正月庚午,白气见西北方,出奎,入参。三月戊辰,白气如带,自参及角,东西亘天。四月丁酉夜,白气见西北方,入天市垣。辛丑夜,白气入北斗。乙巳夜,白气入紫微垣。十月己丑夜,苍白气见东南方,入翼。十一月丙寅,白气如带,出女,入昴,东西亘天。三年十二月庚午夜,白气如带,东西亘天,出女,入昴。

  淳熙十年正月戊子夜,西南有白气如天汉而明,南北广可六丈,东西亘天,历壁至毕。

  绍熙五年六月壬寅夜,白气亘天,自紫微至亢、角。己酉日入后,白气亘天,顷刻而散。

  庆元四年八月庚辰,白气亘天。五年二月癸酉夜,东北方白气如带,自角至参。八月癸亥,东北方有白气如带,亘天。

  嘉泰四年十一月辛未,昼有白气分数道,亘天。

  嘉熙四年二月丙辰,白气亘天。

  淳祐二年二月甲寅,白气亘天。

  景定三年七月甲申,白气如匹布,亘天。

  咸三九年,襄阳城中白气自西而出。

  绍兴二年,宣州有铁佛象,坐高丈余,自动迭前迭却若伛而就人者数日,既而郡有火。火气盛,金失其性而为变怪也。七月,天雨钱,或从石甃中流出,有轮郭,肉好不分明,穿之。碎若沙土。二月,温州戒福寺铜佛象顶珠自动,光彩激射,经日不少停,数日火作,寺焚。

  淳熙九年春,德兴县民家镜自飞舞,与日光相射。

  庆元二年正月,泰宁县耕夫得镜,厚三寸,径尺有二寸,照见水底,与日争辉,病热者对之,心骨生寒,后为雷震而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