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四十五 志第九十八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脱脱、阿鲁图|发布时间:2016-08-12 22:23:44|

◎仪卫三

  ○国初卤簿

  国初卤簿。太祖建隆四年,将郊祀,大礼使范质与卤簿使张昭、仪仗使刘温叟,同详定大驾卤簿之制,惟得唐长兴《南郊卤簿字图》,校以令文,颇有阔略违戾者。礼仪使陶谷建议:"金吾及诸卫将军导驾及押仗,旧服紫衣,请依《开元礼》各服本色绣袍。金吾以辟邪,左右卫以瑞马,骁卫以雕虎,威卫以赤豹,武卫以瑞鹰,领军卫以白泽,监门卫以师子,千牛卫以犀牛,六军以孔雀为文。旧,执仗军士悉衣五色画衣,随人数给之,无有准式,请以五行相生之色为次,黑衣先之,青衣次之,赤、黄、白又次之。大驾五辂,各有副车,近代浸废,请依令文增造。又案明宗旧图,导驾三引而仪仗法物人数多,周太祖卤簿六引而人数少,请准令文用六引,其卤簿各依本品以给。"从之。旧清游队有甲骑具装,亡其制度,谷以其所记造之。又作大辇,皆率意定其制。谷又取天文大角、摄提列星之象,作摄提旗及北斗旗、二十八宿旗、十二辰旗、龙墀十三旗、五方神旗、五方凤旗、四渎旗。时有贡黄鹦鹉、白兔,及驯象自来,又作金鹦鹉、玉兔、驯象旗。太祖又诏别造大黄龙负图旗一,大神旗六,日旗一,月旗一,君王万岁旗一,天下太平旗一,师子旗二,金鸾旗一,金凤旗一,五龙旗五,凡二十一旗,皆有架,南郊用之。大黄龙负图旗陈于明德门前,余二十旗悉立于宿顿宫前,遇朝会册礼,亦皆陈于殿庭。凡马步仪仗,共一万一千二百二十二人,悉用禁军。大将军、将军以军主、都虞候摄事,中郎将、都尉以指挥使、副指挥使摄事,校尉、主帅以军使、副兵马使、都头、副都头、十将摄事。

  乾德三年,蜀平,命左拾遗孙逢吉收蜀法物,其不中度者悉毁之。是岁,太祖亲阅卤簿。四年,始令改画衣为绣衣,至开宝三年而成,谓之"绣衣卤簿"。其后郊祀皆用之。军卫羽仪,自是浸甚。每大祀,命大礼、礼仪、仪仗、卤簿、桥道顿递五使,卤簿使专掌定字图排列,仪仗使纠督之,大礼及余使同按阅,致斋日巡仗。又命殿前大校管勾捧日、奉宸队,侍卫大校勾当仪仗兵队,捧日、天武厢主四人,编排捧日、奉宸队及执仗人,内诸司使、副使三员同押仪仗,别二员编排导引官。六年,诏节度使已下,除在京巡检及押仪仗外,并令服裤褶衣导引。

  太宗至道中,令有司以绢画为图,图凡三幅,中幅车辂、六引及导驾官,外两幅仪卫,其警场青城,又别为图,图成,以藏秘阁。凡仗内自行事官、排列职掌并捧日、奉宸、散手天武外,步骑一万九千一百九十八人,此极盛也。

  真宗咸平五年,诏南郊仪仗引驾官,不得多带从人。宰臣,亲王,枢密、宣徽使,参知政事,枢密副使,三司使,各四人。尚书,节度使,翰林学士、侍读、侍讲学士,各三人。给事,谏议,知制诰,大卿监,金吾大将军,枢密都承旨、副承旨,客省阁门使、副使,诸司使、副使至内殿崇班,各二人。少卿监,诸行郎中已下,阁门祗候已下,各一人。又诏南郊引驾官,中书、枢密院一行在东,亲王一行在西,余依官次。大中祥符元年,改小驾为鸾驾。

  自太祖易绣衣卤簿后,太宗、真宗皆增益之。仁宗即位,仪典多袭前世,宋绶定卤簿,为《图记》十卷上之,诏以付秘阁。凡大驾,用二万六十一人,大率以太仆寺主车辂,殿中省主舆辇、伞扇、御马,金吾主纛、槊、十六骑、引驾细仗、牙门,六军主枪仗,尚书兵部主六引诸队、大角、五牛旗,门下省主宝案,司天台主钟漏,太常主鼓吹,朝服法物库出旗器、名物、衣冠、幰盖,军器库出箙、弩、矢,内弓箭库出戎装、杂仗。凡六引导驾、太仆卿、千牛将军、殿中侍御史、司天监少府监僚佐局官、乘黄令、大将军、金吾上将军、将军、六统军,皆以京朝官内诸司使、副使以下摄事。仗内用禁军诸班直:捧日、天武、拱圣、神勇、宣武、骁骑、武胜、宁朔、虎翼兵。大将军、将军以军主、都虞候摄。中郎将、郎将、都尉以指挥使、副指挥使摄。校尉、主帅、旅帅、队正以军使、副兵马使、都头、副都头、十将摄。余法驾、鸾驾、黄麾仗,则递减其数。

  景祐五年,贾昌朝言仪卫三事:

  一曰南郊卤簿,车驾出宫诣郊庙日,执球杖供奉官,于导驾官前分列迎引,至于斋宫。夫球杖非古,盖唐世尚之,以资玩乐。其执之者皆亵服,锦绣珠玉,过于侈丽,既不足以昭文物,又不可以备军容。常时豫游,或宜施用。方今夙夜斋戒,亲奉大祀,端冕颙昂,鼓吹不作,而乃陈戏赏之具,参簪绅之列,导迎法驾,入于祠宫。稽诸典仪,未为允称。况导驾官两省员数悉备,何烦更有此色供奉官,谓宜彻去球杖,俟礼毕还宫,鼓吹振作,即复使就列。

  二曰大驾卤簿,有羊车前列。臣案羊车本汉、晋之代,乘于后宫。隋大业中,增金宝之饰,驾以小驷,驭以传童,自是以来,遂为法从。唐制兼有辇车、副车之名,国朝因循,尚未改革。窃以郊祭天地,庙见祖宗,车服所陈,动必由礼。至于四望、耕根之属,兼包历代,皆或有因,岂容后宫所乘,参陪五辂。欲望大驾不用羊车,所冀肃恭,稽合典礼。

  三曰南郊大驾卤簿,仪卫甚众,有司虽依典礼,名物次第,兵杖数目,预先分布,及五使量行案阅。其如被差执掌吏员兵伍,素不闲习,行列先后,多失次序;所持名物,亦或差互。押当官但以行事为名,从便趋进,失其处守。窃谓三载亲郊,国之大事,旁陈象物,仰法乾行,四方之人,观礼于是,宜详制度,以示光华。请大驾卤簿前后仗卫次第,于致斋前命仪仗、卤簿使令有司执簿籍率押当官暨诸卫、诸省执仗士卒将领者,自殿门至郊庙分列之处,详视先后及器仗名品,无令差忒。

  诏礼仪使宋绶与太常礼院同详定以奏。绶奏:"卤簿内有诸司供奉,盖资备物,以奉乘舆。今昌朝言宿斋之时,不可陈玩乐之具。请郊祀前一日,应供奉官等令宿幕次,俟皇帝行礼毕降坛,导至青城,由青城前导归大内。后汉刘熙《释名》曰:"骡车、羊车,各以所驾名之也。"隋《礼仪志》曰:"汉氏或以人牵,或驾果下马。"此乃汉代已有,晋武偶取乘于后宫,非特为掖庭制也。况历代载于《舆服志》,自唐至今,著之礼令,宜且仍旧。其卤簿仪仗,遇南郊前,五使预阅素备,愿依昌朝所奏,下仪仗、卤簿使加点阅,使之齐肃。"

  皇祐二年,将享明堂,卤簿使奏:"法驾减大驾三分之一,而兵部亡字图故本,且文牍散逸,虽粗有名数,较之礼令,未有以裁其中。"诏礼官与兵部加考正,为图以奏。及上图,法驾卤簿用万有一千八十八人。嘉祐二年祫享,用礼仪使奏:"南郊仗,金吾上将军、六统军、左右千牛,皆服紫绣戎服,珂珮,骑而前;节度使亦衣裤褶导驾,如旧例。"是月,礼官奏:"南郊还,在礼当乘金辂,而或诏乘大辇,宜著于令,常以大辇从。"六年,幸睦亲宅,内侍抱驾头堕马,驾头坏。御史中丞韩绛奏请严仪卫,事下阁门、太常礼院议。遂合奏:"车驾出,请以阁门祗候及内侍各二员,扶驾头左右,次扇筤,又以皇城亲从兵二十人从其后。"

  神宗熙宁七年,诏太常看详兵部大驾卤簿字图,遂奏言:"制器尚象,有其数者,必有其义。后世车驾仪仗,多杂秦、汉制度,当革其尤者。《周礼·车仆》:"凡师,共革车,各以其萃。"萃,副车也。诸辂之副,宜次正辂。羊车,前代宫中所乘;五牛旗,盖古之五时副车也,以木牛载旗,用人舆之,失其本制:宜除去。"从之。

  元丰元年,详定所言:"大驾舆辇、仗卫仪物,兼取历代所用,其间情文讹舛甚众。或规摹苟简而因循已久;或事出一时而不足为法。"诏令更定。于是请去二十八宿、五星、摄提旗所绘人形,及龙、虎、仙童、大神、金鹦鹉、黄鹦鹉、网子、螣蛇、神龟等旗。旧制,亲祠南郊,皇帝自大次至版位,内侍二人执翟羽前导,号曰"拂翟"。拂翟不出礼典,乃汉乾祐中宫中导从之物,不宜用诸郊庙。诏可。

  又礼文所言:

  近制,金辂不以金饰诸末,象辂不以象饰诸末,革辂不鞔,木辂不漆,请改饰四辂。太常则绘三辰,加升龙、降龙,大旂则绘交龙、大赤鸟隼、大白熊虎、大麾龟蛇而去其云龙,使之应礼。又古者,五辂皆载旗,谓之"道德之车。"《考工记》车戟崇于殳,酋矛崇于戟,各四赤,戟矛皆插车骑,谓之"兵车"。战国尚武,故增插四戟,谓之闟戟"。则知德车、武车,固异用矣。汉卤簿,前驱有凤凰闟戟,犹未施于五辂。江左以来,五辂乃加棨戟于车之右,韬以黼绣之衣。后周司辂,左建旗,右建闟戟,闟戟方六尺,而被之以黼,皆戾于古。请去五辂闟戟,以应"道德"之称,而建太常于车后之中央,升辂则由左。

  又按《周礼》:"大驭,掌驭玉辂以祀。"则祀乘玉辂也。斋仆掌驭金辂,斋右充金辂之右,则斋乘金辂也。斋祀之车,异用而不相因。国朝亲祠太庙,致斋文德殿,翌日即进玉辂,非制。请进金辂,俟太庙祠毕,翌日,御玉辂诣郊。

  又《周礼》戎右职曰:"会同,充革车。"《仪礼》曰:"贰车毕乘。"《礼记》曰:"乘君之乘车,不敢旷左,左必式。"盖古者后车余辂,不敢旷空,必使人乘之,所以别旷左之嫌也。自秦兼九国车服,西汉因之,大驾属车八十一乘。《后汉志》云:"尚书、御史所载。"扬雄曰:"鸱夷国器,托于属车。"则是汉之属车,非独载人,又以载物,亦《仪礼》所谓"毕乘"之义也。国朝卤簿,车十二乘,虚设于法驾之后,实近旷左之嫌。请令尚书、御史乘之,或以载乘舆服御。

  又言:"法驾之行,必有共舆者,盖以承清问。《周官》有太仆、斋仆、道仆,所以御车,至参乘,则其礼益重。故道德之车则有斋右、道右,武车则有戎右,皆以士大夫为之。国朝之制,乘舆有太仆而无参乘,请增近臣一员,立车右。"

  其后,诏增制五辂及参乘,玉辂建太常,金辂建大旂,象辂建大赤,革辂建大白,木辂建大麾。诸辂之副,各次正辂,仍存闟戟焉。时大驾卤簿,仗下官一百四十六员,执仗、押引从军员、职掌诸军诸司二万二千二百二十一人。初,玉辂自唐显庆中传之,号"显庆辂"。神宗更制新玉辂,六年正月,御大庆殿受朝,先夕陈诸庭,夜半彻幕屋,压焉。自是竟乘旧辂。

  徽宗建中靖国元年,太常寺状具南郊仪仗,人兵二万一千五百七十五人。政和四年,礼制局言:"卤簿六引仪仗,信幡承以双龙,大角黑漆画龙,紫绣龙袋,长鸣、次鸣、大小横吹、五色衣幡、绯掌画交龙。按《乐令》,三品以上绯掌画蹲豹。盖唯乘舆器用,并饰以龙。今六引内系群臣卤簿,而旗物通画交龙,非便,合厘正。"七年,兵部尚书蒋猷请令有司取《天圣卤簿图记》,更加考正可否而因革之。诏如其请。宣和元年,蔡攸被旨改修,凡人物器服,尽从古制,饰以丹采,三十有三卷。

  高宗初至南京,孟太后以乘舆服御及御辇仪仗来进。建炎初,诏东京所属起发祭器、法服、仪仗赴行在所。十一月,帝郊于扬州,仪仗用一千三百五十五人。仓卒渡江,皆为金兵所焚。绍兴十二年,有司言:"天子起居,当备法驾,况太母回銮,将奉郊迎。"遂令工部尚书莫将等检会本朝文德、大庆殿旧仪,下太常定,用二千二百六十五人,于是始备黄麾仗,庆、册、亲飨皆用焉。是年冬,玉辂成。

  明年,郊,准国初大驾之数,一万一千二百二十二人。内旧用锦袄子者以缬缯代,用铜革带者以勒帛代。而指挥使、都头仍旧用锦帽子、锦臂袖者,以方胜练鹊罗代;用絁者以绸代。禁卫班直服色,用锦绣、金银、真珠、北珠者七百八十人,以头帽、银带、缬罗衫代。旗物用绣者,以错采代;车路院香镫案、衣褥、睥睨,御辇院华盖、曲盖及仗内幢角等袋用绣者,以生色代。殿前司仗内金枪、银枪、旗干,易以漆饰;而拂扇、坐褥以珠饰者去之。帝曰:"事天贵质,若惟事华丽,非初意矣。"十月,卤簿器物及金象革木四辂、大安辇皆成。太常又奏,前后六引鼓吹八百八十四人,旧制骑。今路狭拥遏,欲止令步导。从之。十六年,始增捧日、奉宸队,合一万五千五十人。卤簿之制备矣。三十一年九月,行明堂礼,仪物视郊祀省三之一,用一万一千五人。

  孝宗隆兴二年正月,以卤簿劳民,乃令有司条具其可省者。次年郊祀,止用六千八百八十九人,盖减绍兴二十八年人数之半也。乾道六年之郊,虽仍备五辂、大安辇、六象,而人数则如旧焉。自后,终宋之世,虽微有因革,大抵皆如乾道六年之制。若明堂,则四辂、大安辇皆省,止用三千三百十九人。故事,祀前二日诣景灵宫,皆备大驾仪仗、乘辂。中兴后,以行都与东都不同,前二日止乘辇。次日,自太庙诣青城,始登辂,设卤簿。自绍兴十三年始也。车驾遇雨,玉辂施障,从驾臣僚赐雨具,中道遇晴则撤。郊坛遇雨,则就青城放御仗,逍遥子还宫,导驾官免步导。

  大驾卤簿。象六,中道,分左右。次六引,中道。第一,开封令;第二,开封牧;(驾从余州县出者,所在刺史、县令导驾,准此。)第三,太常卿;第四,司徒;第五,御史大夫;第六,兵部尚书。(以上各用本品卤簿。)次纛十二。(每纛一人持,一人托,四人扯,骑二人押。)次犦槊骑八,(押衙四人骑引。)左右金吾上将军四人,将军四人,大将军各一人,折冲都尉一人。(大将军、都尉并夹以犦槊二,每槊一人执,二人夹,纛槊皆中道。)

  次清游队。(左右道。)白泽旗二,(一人执,二人引,二人夹,左右金吾折冲都尉各一人领。)弩八,弓箭三十二,槊四十。次左右金吾十六骑,(左右道,主帅各一人分领。)弩八,弓箭十二,槊十二。次夹道佽飞,骑。(左右金吾果毅都尉各二人分领。)虞候佽飞四十八人,铁甲佽飞二十四人。

  次前队殳仗。(左右道。)左右领军卫将军各一人,犦槊四人,主帅四人,殳八十,叉八十;(相间。)左右武卫屯卫主帅各四人,殳各五十人,叉各五十人;左右骁卫主帅四人,殳四十,叉四十。次朱雀旗一,(中道,一人持,二人引,二人夹。)弩四,弓箭十六。次龙旗十二。(中道,并一人执,二人引,二人护后;副竿二,皆骑,左右金吾果毅都尉各一人领。)风伯、雨师旗各一,雷公、电母旗各一,木、火、土、金、水星旗各一,左、右摄提旗各一,北斗旗一。次指南、记里鼓、白鹭、鸾旗、崇德、皮轩车。(左右金吾卫果毅都尉各一人,来往检校。)次引驾十二重。(中道,并骑。)弩八,弓箭八,槊八。

  次太常前部鼓吹。令二人,(府史四人从。)掆鼓十二在左,(主帅四人骑领。)金钲十二在右,(主帅四人骑领。)大鼓百二十,(主帅二十人骑领。)长鸣百二十,(主帅六人骑领。)铙鼓十二,(主帅四人骑领。)歌二十四,拱宸管二十四,箫二十四,笳二十四,大横吹百二十,(主帅十人骑领。)节鼓二,笛二十四,箫二十四,觱篥二十四,笳二十四,桃皮觱篥二十四;掆鼓十二在左,(主帅二人骑领。)金钲十二在右,(主帅二人骑领。)小鼓百二十,(主帅十人骑领。)中鸣百二十,(主帅六人骑领。)羽葆鼓十二,(主帅四人骑领。)歌二十四,拱宸管二十四,箫二十四,笳二十四。

  次司天监一人,骑,引相风、刻漏,(中道。令史一人,排列官二人,骑从。)相风乌舆一,(匠人一。)交龙钲、鼓各一,(司晨、典事各一人骑从。)钟楼、鼓楼各一,行漏舆一,(漏刻生四人从。)清道二人,十二神舆一。(司天官一人押。)

  次持鈒前队。(中道。)左右武卫果毅都尉各一人分领,校尉二人。绛引幡一,金节十二,罕一在左,毕一在右,朱雀幢一,(叉一。)青龙、白虎幢各一,分左右。(叉各一。)导盖一。(叉一。)称长一人,鈒戟二百八十人,分左右;左右武卫将军各一人,校尉四人,分左右。次殿中侍御史二人,黄麾一。(骑二夹。)

  次前部马队。(左右队。)第一队,角宿、亢宿、斗宿、牛宿旗各一,(执次同龙墀旗,角、亢在左,斗、牛在右,余队同此。)左右金吾卫折冲都尉各一人分领,弩十,弓箭二十,槊四十;(并分左右,余队皆同。)第二队,氐宿、房宿、女宿、虚宿旗各一,左右领军卫果毅都尉各三人分领;(兼第三、第四队。)第三队心宿、危宿旗各一;第四队尾宿、室宿旗各一;第五队箕宿、壁宿旗各一,左右领军卫折冲都尉各一人分领;第六队奎宿、井宿旗各一,左右屯卫折冲都尉各一人分领;第七队娄宿、鬼宿旗各一,左右武卫果毅都尉各三人分领;(兼第八、第九队。)第八队胃宿、柳宿旗各一;第九队昴宿、星宿旗各一;第十队毕宿、张宿旗各一,左右骁卫折冲都尉各三人分领;(兼第十一、十二队。)第十一队觜宿、翼宿旗各一;第十二队参宿、轸宿旗各一。

  次步甲前队。(左右道。)犦槊四,左右领军卫将军各一人检校。第一队,鹖鸡旗二,(引、执同马队。)左右领军卫折冲都尉各一人分领,赤鍪甲、弓箭六十;第二队,貔旗二,左右领军卫果毅都尉各一人分领,赤鍪甲、刀盾六十;第三队,玉马旗二,左右领军卫折冲都尉各一人分领,青鍪甲、弓箭六十;第四队,三角兽旗二,左右领军卫果毅都尉各一人分领,青鍪甲、刀盾六十;第五队,黄鹿旗二,左右屯卫折冲都尉各一人分领,黑鍪甲、弓箭六十;第六队,飞麟旗二,左右屯卫果毅都尉各一人分领,黑鍪甲、刀盾六十;第七队,駃騠旗二,左右武卫折冲都尉各一人分领,白鍪甲、弓箭六十;第八队,鸾旗二,左右武卫果毅都尉各一人分领,白鍪甲、刀盾六十;第九队,麟旗二,左右骁卫折冲都尉各一人分领,黄鍪甲、弓箭六十;第十队,驯象旗二,左右骁卫果毅都尉各一人分领,黄鍪甲、刀盾六十;第十一队,玉兔旗二,左右卫折冲都尉各一人分领,黄鍪甲、弓箭六十;第十二队,辟邪旗二,左右卫果毅都尉各一人分领,黄鍪甲、刀盾六十。

  次前部黄麾仗。(左右道。)绛引幡二十;第一部,左右领军卫大将军各一人检校,(兼检校第二部。)折冲都尉各一人分领,(主帅二人。)龙头竿赤氅二十,揭鼓二,仪锽五色幢二十,龙头竿小孔雀氅二十,小戟二十,揭鼓二,龙头竿五色鹅毛氅二十,弓箭二十,龙头鸡毛氅二十,朱縢盾二十,龙头竿绣氅二十,弓箭二十,槊二十,揭鼓二,绿縢盾二十;第二部,左右领军卫折冲都尉各一人分领;(主帅及氅锽等并同第一部,余准此。)第三部,左右屯卫大将军各一人检校,果毅都尉各一人分领;第四部,左右武卫大将军各一人检校,折冲都尉各一人分领;第五部,左右骁卫大将军各一人检校;(兼检校第六部,折冲都尉各一人分领。)第六部,左右卫果毅都尉各一人分领。

  次六军仪仗。(中道,在殿中黄麾后。)左右神武军统军各一人,本军旗二,(一人执,一人引,二人夹,都头各一人骑押。)吏兵、力士旗各五,白干枪五十,柯舒十,镫仗八,(相间。)排阑旗二十,掩尾天马旗二。左右羽林军、左右龙武军,并同神武军。(惟羽林用赤豹、黄熊旗各五,龙武用龙君、虎君旗各五。)

  次引驾旗十六,(中道,执人同六军旗。)十二辰旗各一,天王旗四。(排仗通直官二人骑领。)次龙墀旗十三,(中道,各一人执,二人引,二人夹,排仗将二人骑领。)天下太平旗一,青龙、赤龙、黄龙、白龙、黑龙旗各一,金鸾、金凤旗各一,狮子旗二,日旗、月旗各一,君王万岁旗一。

  次御马二十四匹,(中道,并以天武官二人执辔。)尚乘奉御二人从。次日月合璧旗一,次苣文旗二,次五星连珠旗一,次祥云旗二。(以上并一人执,二人引,二人夹,佩横刀,执弓箭。)次长寿幢一。次青龙、白虎旗各一。(左右道。)左右卫果毅都尉各一人分领七十骑,弩八,弓箭二十二,槊四十。

  次班剑仪刀队。(左右道。)左右卫将军各一人,亲卫郎将各二人,班剑二百二十,为第一、第二行;勋卫郎将各二人,班剑二百二十,为第三、第四行;翊卫郎将各三人,仪刀三百七十八,为第五、第六、第七行;左右骁卫翊卫郎将各一人,仪刀一百三十四,为第八行;左右武卫翊卫郎将各一人,仪刀一百三十八,为第九行;左右屯卫翊卫郎将各一人,仪刀一百四十二,为第十行;左右领军卫翊卫郎将各一人,仪刀一百四十六,为第十一行;左右金吾卫翊卫郎将各一人,仪刀一百五十,为第十二行。

  次五仗。(左右道。)左右卫供奉中郎将各二人,亲勋翊卫各二十四人,左右卫郎将各一人,散手翊卫各三十人,左右骁卫郎将各一人,翊卫各二十八人。

  次左右骁卫、翊卫三队。第一队,花凤旗二,大将军各一人,弩十,弓箭二十,槊四十;第二队,飞黄旗二,将军各一人,(弩、弓箭、槊同第一队,下准此。)第三队,吉利旗二,郎将各一人。

  次金吾细仗。殿中伞扇,千牛。(中道。)青龙、白虎旗各一,(一人执,三人引,骑二人押当。)五岳神旗各一,五方神旗各一,五方龙旗二十五,五方凤旗二十五,四渎神旗各一。(各一人执,二人引,二人夹,四旗属兵部,每行次五方凤旗。)援宝三十二人,香案一,符宝郎一人,宝案一,宝舆一。(舆士十二人。)碧襕二十四人,骑,(内十四人,执仪刀。)方伞二,雉扇四,四色官六人,押仗二人,金甲天武官二人,进马四人,千牛将军一人,千牛八人,中郎将二人,长史二人,引驾官四人,天武官三百人。次球仗供奉官一百人。

  次左右卫夹毂队。(左右道。)第一、第四队,朱鍪甲、刀盾各六十,折冲都尉各一人检校;第二、第五队,白鍪甲、刀盾各六十,果毅都尉各一人检校;第三、第六队,黑鍪甲、刀盾各六十,果毅都尉各一人检校。

  次捧日、奉宸队。(左右道。)捧日三十五队,队四十人,骑;奉宸二十五队,队四十人。(并五重相间。)

  次导驾官。(中道。)通事舍人八人,分左右;侍御史二人,分左右;御史中丞二人,分左右;正言二人,分左右;司谏二人,分左右;起居郎二人在左,起居舍人二人在右;谏议大夫四人,分左右;给事中四人在左,中书舍人六人在右;散骑四人,分左右;门下侍郎二人在左,中书侍郎二人在右;侍中二人在左,中书令二人在右。次鸣鞭二。(中道。)次宫苑马二。(中道。)

  次殿中省仗。大伞二,方雉尾扇四,腰舆一,(排列官一人骑领。)小雉尾扇四,方雉尾扇十二,华盖二,香镫一。

  次诞马二,玉辂。(皇帝升辂,则太仆卿御,千牛大将军二人夹辂,将军二人陪乘。前有诞马二,教马官二人。)次诸司随驾供奉。次大辇,(掌辇四人导,尚辇奉御二人骑从。)殿中少监二人,骑。(本省供奉二人骑从。)次御马二十四。(并以天武官二人执辔,尚辇直长二人骑从。)

  次持鈒后队。(中道。)左右武卫旅帅各一人,大伞二,(大雉尾扇二夹。)大雉尾扇四,小雉尾扇十二,朱团扇十二,华盖二,(叉二。)睥睨十二,御刀六,玄武幢一,(叉一。)绛麾二,细槊十二。次大角百二十。(左右金吾果毅都尉各一人骑从。)

  次后部鼓吹。(中道。)鼓吹丞二人,骑。(典事四人骑从。)羽葆鼓十二,(主帅四人骑从。)歌二十四,拱宸管二十四,箫二十四,笳二十四;(主帅二人骑领。)铙鼓十二,(主帅四人骑领。)歌二十四,箫二十四,笳二十四;小横吹百二十,(主帅八人骑领。)笛二十四,箫二十四,觱篥二十四,笳二十四,桃皮觱篥二十四。

  次黄麾幡二,(骑二夹。)殿中侍御史二人,骑。(令史四人骑从。)次芳亭辇一,凤辇一,小舆一,尚辇直长二人,骑,检校。(书令史四人骑从。)次五牛旗舆各一,左右屯卫队正各一人,骑,检校。(并执银装长刀。)次乘黄令、丞二人。(府史四人骑从。)次金、象、革、木辂。次五副辂。次耕根车。次进贤、明远、羊车。次属车十二。次中书、门下、秘书、殿中省局官各一,骑。次黄钺、豹尾车。

  次后部黄麾仗。(左右道,与殿中黄麾相并。)第一部,左右骁卫将军各一人检校,折冲都尉各一人分领;(主帅氅锽等并同前部,下皆准此。)第二部,左右武卫将军各一人检校,折冲都尉各一人分领;第三部,左右屯卫将军各一人检校,折冲都尉各一人分领;第四部,左右领军卫折冲都尉各一人分领;第五部,左右骁卫折冲都尉各一人分领;第六部,左右骁卫折冲都尉各一人分领,绛引幡二十,护后主帅二十人。

  次步甲后队。(左右道。)第一队,貔旗二,(执、引并同前。)左右卫果毅都尉各一人分领;(鍪甲、弓盾同前队第十二。)第二队,鹖鸡旗二,左右卫折冲都尉各一人分领;(鍪甲、弓箭同前队第十一。)第三队,仙鹿旗二,左右骁卫果毅都尉各一人分领;(鍪甲、刀盾同前队第十。)第四队,金鹦鹉旗二,左右骁卫折冲都尉各一人分领;(鍪甲、弓箭同前队第九。)第五队,瑞麦旗二,左右武卫果毅都尉各一人分领;(鍪甲、刀盾同前队第八。)第六队,孔雀旗二,左右武卫折冲都尉各一人分领;(鍪甲、弓箭同前队第七。)第七队,野马旗二,左右屯卫果毅都尉各一人分领;(鍪甲、刀盾同前队第六。)第八队,犛牛旗二,左右屯卫折冲都尉各一人分领;(鍪甲、弓箭同前队第五。)第九队,甘露旗二,左右领军卫果毅都尉各一人分领;(鍪甲、刀盾同前队第四。)第十队,网子旗二,左右领军卫折冲都尉各一人分领;(鍪甲、弓箭同前队第三。)第十一队,鹖鸡旗二,左右领军卫果毅都尉各一人分领;(鍪甲、刀盾同前队第二。)第十二队,貔旗二,左右领军卫折冲都尉各一人分领。(鍪甲、弓箭同前队第一。)

  次后部马队。(左右道。)第一队,角端旗二,左右卫折冲都尉各三人分领;(兼第二、第三队。每队弩、弓箭、槊并同前队。)第二队,赤熊旗二;第三队,兕旗二,左右骁卫果毅都尉各三人分领;(兼第四队。)第四队,太常旗二;第五队,驯象旗二,左右武卫折冲都尉各三人分领;(兼第六、第七队。)第六队,鵕鸃旗二;第七队,騼〈马蜀〉旗二;第八队,驺牙旗二,左右屯卫果毅都尉各二人分领;第九队,苍乌旗二;第十队,白狼旗二;第十一队,龙马旗二,左右领军折冲都尉各二人分领;第十二队,金牛旗二。

  次后队殳仗。(左右道。)左右领军卫主帅四人,殳八千,叉八十;左右武卫主帅四人,殳五十,叉五十;左右屯卫骁卫主帅各四人,殳四十,叉四十。次掩后队。(中道。)左右屯卫折冲都尉各一人,大戟五十,刀盾五十,弓箭五十,槊五十。

  次真武队。(中道。)金吾折冲都尉一人,仙童、螣蛇、真武、神龟旗各一,(十人执,二人引,二人夹。)槊二十五,弓箭二十,弩五。

  车驾至青城,则周卫行宫及坛内外。其青城坐甲布列三百三十六铺:殿前指挥使二十四铺,四百七十七人;内殿直一十铺,一百四十一人;散员一十辅,一百四十二人;散指挥一十铺,一百四十一人;散都头一十铺,一百四十三人;散祗候一十铺,一百四十人;金枪一十铺,一百五十人;银枪一十铺,一百五十人;东第一班三铺,五十二人;东第二班三铺,五十三人;东第三班六铺,九十一人;东第四班五铺,八十四人;东第五班二铺,二十二人;下茶酒班一铺,三十一人;散直一十铺,一百四十九人;钧容直一十铺,二百人;御龙直二十二铺,三百八十五人;御龙骨朵子直一十二铺,二百一十二人;御龙弓箭直一十八铺,二百九十六人;御龙弩直二十二铺,三百五十六人;把天门天武一铺,八人;驾头扇筤天武一铺,三十二人;禁卫天武六铺,三百一十人;约拦天武三十铺,三百一十人;方围子亲从三十四铺,三百六十人;禁卫崇政殿亲从四十铺,并提举人员共四百六十三人;行宫司亲从一十二铺,一百八十人;快行亲从四铺,八十六人。行宫殿门崇政殿亲从四十六人,行宫殿门亲从并提举人员二百四十人,把街约拦亲事官贴诸处龊门一十队及提举人员一百三人,殿前指挥使已下看守马火甲队一千一百七十一人,右禁卫诸班共六千七百二十有四人。

  圜坛东门外中道夹立诸班直主首引驾人员九人,御龙四直门旗六十人,御龙仗剑六人,天武把门长行八人。

  大次前外围亲从四队三十八人,执烛亲从八十六人,行宫殿门一十二人,御龙直四十人。大次后把街约拦执事官五十一人。大次两壁快行六十九人,于禁卫外排立坛周围,守踏道。里围亲从十将、节级二十二人,坛从里第二重方围亲从三百二十四人。大次及外壝外诸门行宫司共一百六十人,宫架及坛东幄幕、宰臣百官幕次共六十人。右自大次前外围至百官幕次,共八百六十二人。凡诣小次行礼,不须随从。大次前里围并拦前一百七十一人,执烛一百二十九人,外围一百八十人,行宫门及快行二十四人。(右自里围至行宫快行共五百四人。)凡诣小次行礼,随从祗应。

  圆坛从外壝下分作九重:从中第一重,殿前指挥使等七百四十四人;第二重,御龙直等六百九十五人;第三重,散员等六百四十二人;第四重,散都头等七百一十人;第五重,天武骨朵大剑约拦五百八十一人;第六重,御营四面巡检下步军八百六十七人;第七重,御营四面并青城圆坛巡检下步军八百六十七人;第八重,御营四面巡检下马军四百三十三人;第九重,御营四面巡检及青城圆坛巡检下马军四百三十四人。坛四门殿前指挥使行门三十五人,内人员一十五人,坛东门夹立擎鞭长行一十人。(右自青城赴坛诸班亲从文武及御营圆坛巡检下,总七千四百六十七人。)

  驾至太庙,环卫如郊坛,坐甲布列二百六十三铺。殿前指挥使二十四铺,四百七十七人;内殿直、散员、散指挥、散都头、散祗候、散直各一十铺,一百二十人,共六十铺七百二十人;金枪一十铺,一百五十人;银枪一十铺,一百五十人;东第一、第二班各二铺,三十人,共四铺,六十人;东第三、第四班各四铺,六十人,共八铺,一百二十人;东第五班二铺,二十二人;下茶酒班一铺,三十一人;御龙直八铺,三百八十五人;御龙骨朵子直四铺,二百一十二人,御龙弓箭直六铺,二百九十六人;御龙弩直八铺,三百五十六人;把行门天武一铺,八人;驾头扇筤天武一铺,三十二人;禁卫天武六铺,三百一十人;禁卫崇政殿亲从四十铺,并提举人员共四百六十三人;行宫司亲从一十二铺,一百八十人;快行亲从四铺,八十六人;方围亲从二十四铺,三百六十人;约拦天武三十铺,三百一十人。

  行宫殿门崇政殿亲从及提举人员二百八十六人,把街约拦亲事官贴诸处龊门一十二队,并提举人员一百三人,御营四面巡检六员下步军九百一十八人,亲从四十人。青城内至圜坛巡检下亲从四十人。右禁卫诸班直等御营四面巡检军兵,及青城至圜坛巡检下亲从,总六千一百四十五人。(左山商氏家藏宋人《青城》、《圜坛》、《太庙》三图,其布置行列,极为详备,因附卤簿之后,庶览之者可以考一代之制云。)

  凡卤簿内牙门旗,中道四,分二门;左右道各十,分五门。中道一门在金吾细仗前,一门在掩后队后。左右厢第一门在步甲前队第六后,第二门在前部黄麾仗前,第三门在后部黄麾仗前,第四门在黄麾仗后,第五门在步甲后队第六后。每旗二人执,四人夹,并骑,分左右。每门监门校尉六人领。

  又大驾,郊祀、籍田、荐献玉清昭应景灵宫用之。迎奉圣像亦用大驾,惟不设象及六引导驾官。法驾,减太常卿、司徒、兵部尚书,白鹭、崇德车,大辇、五副辂,进贤、明远车,又减属车四,余并三分减一。泰山下、汾阴行礼,明堂、大庆殿恭谢用之,凡一万一千八十八人。鸾驾,又减县令、州牧、御史大夫,指南、记里、鸾旗、皮轩车,象辂、革略、木辂,耕根车、羊车、黄钺车、豹尾车、属车,小辇、小舆,余并减半。朝陵,迎泰山天书,东封、西祀,朝谒太清宫,奏告玉清昭应宫,奉迎刻玉天书,躬谢太庙,皆用之。鸾驾旧用二千人,大中祥符五年,真宗告太庙,增至七千人。兵部黄麾仗,用太常鼓吹,太仆寺金玉辂,殿中省大辇,其制无定,然皆减于小驾。御楼、车驾亲征或省方还京,迎禁中天书,五岳上册,建安军迎奉圣像,太庙上册皆用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