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百四十五 列传第四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脱脱、阿鲁图|发布时间:2016-08-15 21:08:53|

◎宗室二

  ○汉王元佐 昭成太子元僖 商王元份 越王元杰 镇王元偓 楚王元侢周王元俨 悼献太子 濮王允让

  太宗九子:长楚王元佐,次昭成太子元僖,次真宗,次商恭靖王元份,次越文惠王元杰,次镇恭懿王元偓,次楚恭惠王元侢,次周恭肃王元俨,次崇王元亿。

  汉恭宪王元佐字惟吉,初名德崇,母元德皇后。少聪警,貌类太宗,帝钟爱之。年十三,从猎近郊,兔走乘舆前,太宗使元佐射,一发而中,契丹使在侧,惊异之。从征太原、幽蓟。太平兴国中,出居内东门别第,拜检校太傅、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封卫王,赴上中书。后徙居东宫,改赐今名,加检校太尉,进封楚王。

  初,秦王廷美迁涪陵,元佐独申救之。廷美死,元佐遂发狂,至以小过操挺刃伤侍人。雍熙二年,疾少间,帝喜,为赦天下。重阳日内宴,元佐疾新愈不与,诸王宴归,暮过元佐第。曰:"若等侍上宴,我独不与,是弃我也。"遂发忿,被酒,夜纵火焚宫。诏遣御史捕元佐,诣中书劾问,废为庶人,均州安置。宰相宋琪率百官三上表,请留元佐京师。行至黄山,召还,废居南宫,使者守护。谘议赵齐王遹、翊善戴元顿首请罪,帝赦之曰:"是子朕教之犹不悛,汝等安能辅导耶?"

  真宗即位,起为左金吾卫上将军,复封楚王,听养疾不朝,再加检校太师、右卫上将军。元佐生日,真宗赐以宝带。平居不接人事,而事或预知。帝尝遣术士管归真为醮禳,左右未及白,元佐遽曰:"管归真至矣。"帝闻之曰:"岂非为物所凭乎?"封泰山,真拜太傅;祀汾阴,迁太尉兼中书令。又加太师、尚书令兼中书令,遂拜天策上将军、兴元牧,赐剑履上殿,诏书不名。时禁中火,元佐表停奉禀助完宫阙,不许。加兼雍州牧。仁宗为皇太子,兼兴元牧。仁宗即位,兼江陵牧。薨,年六十二,赠河中、凤翔牧,追封齐王,谥恭宪。宗室子弟特给假七日,以卤簿鼓吹导至永安,陪葬永熙陵。明导二年,改封潞王。又改魏王。子三人:允升、允言、允成。

  仁宗封王后,以允言子宗说恭宪王长孙,嗣封祁国公。皇祐中,坐帷薄不修除名,又坐坑杀女仆,锁闭宫室外宅。其子仲旻,官右武卫大将军、道州刺史,后因朝,叩头殿下泣诉云:"父老且病,愿纳身官以赎。"神宗亦愍之,而未俞其请。出就马,气塞不能言,及家而卒。赠同州观察使、冯翊侯。宗说幽死。

  熙宁三年,以允升子宗惠袭封魏国公。中书言宗惠不应封,以恭宪庶长孙允言子宗立嗣。

  宗立从张揆学《春秋》。太清楼侍宴,预坐悉赋裸玉诗,宗立诗先成,仁宗称善。屡赐飞白书,旌其文雅。至是袭封,终武宁军节度观察留后,赠昭信军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南康郡王。子仲来嗣,终金州刺史。子不傥嗣。徽宗立,改封魏王为汉王。不傥卒,子彦清气袭父爵,奉汉王祀,诏从之。

  允升字吉先,初免乳,养明德太后宫,太后亲抚视之。元佐有疾,允升始出第。真宗赐名元中,授右监门卫将军,更赐今名。累迁澶州观察使,封延安郡公,进武宁军节度观察留后,历安德、建雄、安国军节度使。景祐二年卒,赠太尉、平阳郡王,谥懿恭。子十三人,宗礼、宗旦、宗悌、宗惠知名。

  宗礼尝侍宴太清楼,仁宗赋诗,命属和,侍射苑中,复献诗。终虔州观察使、成国公,赠安远军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韩国公。子仲翘、仲髦。

  宗旦字子文,七岁如成人,选为仁宗伴读。帝即位,获超选,为群从所诋,上书言状,帝曰:"宗旦陪朕幼学,勤劳居多,此出朕意,岂应诉以常格?"所生母死,请别择葬域,岁时奠祀,后遂著为法。治平中,同知大示正事。神宗即位,拜崇信军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为大宗正,赐方团金带,非朝会得乘肩舆。元丰三年,封华阴郡王,加开府仪同三司。长属籍十六年,宗子有过,优游诲导,一善必以闻。异时赴朝请者,率以私丁给侍,宗旦建请,始得从官给。薨,赠太尉、滕王,谥恭孝,听旗节印绶从葬。

  宗悌字元发,轻财好施。故相王氏子持父所服带求质钱,宗悌恻然曰:"宰相子亦至是乎!"归带而与之钱。所亲用诈取藏镪,得其状,曰:"吾不以小故伤骨肉恩。"竟不问。所生母早世,宗悌不识也,闻父婢语平生,辄掩泣。继得其肖貌,绘而奉之如生。终明州观察使,赠保宁军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东阳郡王,谥曰孝宪。

  宗惠,封魏国公,寻以旁支黜。终武昌军节度观察留后、江夏郡王,赠郯王。

  允言,累官左屯卫将军。尝托疾不朝,降太子左卫率府率,岁中复官。又坐笞侍婢,而兄允升劝止,悖慢无礼,贬副率,绝朝谒,出之别第。以祀汾阴恩,复率府率,还宫,久之,复朝谒,历左监门卫大将军、黄州刺史。天圣七年卒,赠明州观察使、奉化侯。明道二年,赠安远军节度使,追封密国公。子宗说、宗立事并见上。宗育终右屯卫将军,赠颍州防御使、汝阴侯。

  允成,终右神武将军、濮州防御使,赠安化军节度使、郇国公。明道二年,加赠镇江军节度使兼侍中。子宗颜、宗讷、宗鼎、宗严、宗鲁、宗儒、宗奭,皆为环卫、刺史。

  昭成太子元僖,初名德明。太平兴国七年出阁,授检校太保、同平章事,封广平郡王,与兄卫王德崇同日受封。八年,进封陈王,改名元佑。诏自今宰相班宜在亲王上,宰相宋琪、李昉清遵旧制,不允。宋琪等恳请久之,上早"宰相之任,实总百揆,与群司礼绝;藩邸之设,止奉朝请而已。元佐等尚幼,欲其知谦损之道,卿等无固让也。"

  雍熙二年,元佐被疾,以元僖为开封尹兼侍中,改今名,进封许王,加中书令。上为娶隰州团练使李谦溥女为夫人,因渭宰相曰:"朕尝语诸子,今姻偶皆将相大臣之家,六礼具备,得不自重乎?"淳化元年,宰相吕蒙正复上言,乞班诸王下,诏不允。三年十一月己亥,元僖早入朝,方坐殿庐中,觉体中不佳,径归府。车驾遽临视,疾已亟,上呼之犹能应,少顷遂薨。上哭之恸,废朝五日,赠皇太子,谥恭孝。

  元僖姿貌雄毅,沈静寡言,尹京五年,政事无失。及薨,上追念不已,悲泣达旦不寐,作《思亡子诗》示近臣。

  未几,人有言元僖为嬖张氏妾所惑,张颇专恣,捶婢仆有至死者,而元僖不知。张又于都城西佛寺招魂葬其父母,僣差逾制。上怒,遣昭宣使王继恩验问,张缢死。左右亲吏悉决杖停免,毁张氏父母冢墓,亲属皆配流。开封府判官、右谏议大夫吕端,推官、职方员外郎陈载,并坐裨赞有失,端黜为卫尉少卿,载为殿中侍御史。许王府谘议、工部郎中赵令图,侍讲、库部员外郎阎象,并坐辅道无状,削两任免。诏停册礼,以一品卤簿葬。真宗即位,始诏中外称太子之号焉。乾兴初,改谥。无子,仁宗时,诏以允成子宗保出后昭成太子为孙。

  宗保生二岁,母抱以入见章献后,后留与处。宗保七岁,授左侍禁,帝亲为巾其首。久之,归本宫,诏朔望出入禁省。累官代州防御使,袭封燕国公。性仁恕,主藏吏盗米至千斛,贳不问。尝书"忍"字于座右以为戒。熙宁七年卒。神宗临奠,其子仲鞠泣曰:"先臣幼养宫中,终身不自言。"帝感悼,遂优赠静难军节度使、新平郡王,谥恭静。仲鞠亦好学能诗,事亲居丧以孝闻。

  宗保卒,子仲恕嗣,官至忠州团练使,谥纯僖。子士盉嗣。

  商恭靖王元份,初名德严。太平兴国八年出阁,改名元俊,拜同平章事,封冀王。雍熙三年,改今名,加兼侍中、威武军节度使,进封越王。淳化中,兼领建宁军,改镇宁海、镇东。真宗即位,加中书令,徙镇永兴、凤翔,改王雍。永熙复土,为山陵使,拜太傅。真宗北征,为东京留守。薨年三十七,赠太师、尚书令、郓王。改陈王,又改润王。治平中,封鲁王。

  元份宽厚,言动中礼,标望伟如,娶崇仪使李汉斌之女。李悍妒惨酷,宫中女婢小不如意,必加鞭杖,或致死。上每思恩赐,诏令均给,李尽取之。及元份卧病,上亲临问,见左右无侍者,因辍宫人为主汤剂。初,太宗崩,戚里皆赴禁中,朝晡临,李多称疾不至。元份生日,李以衣服器用为寿,皆饰以龙凤。居元份丧,无戚容,而有谤上之语。上尽知其所为,以元份故优容之。及是,复不欲显究其罪状,止削国封,置之别所。元份子三人:长允宁,次允怀,改允中,早卒;次则濮王允让也。

  允让薨,以允宁子宗谔袭虢国公。至熙宁三年,以宗肃嗣封鲁国公。宗肃,亦允宁子也。子仲先嗣。徽宗即位,改封鲁王为商王,诏曰:"宗室诸王追封大国,其世袭子孙尚仍旧国,甚未称正名之意。如鲁王改封商王,其子尚袭鲁国之类。基令大宗正司改正。"制以宁远军节度使、鲁国公仲先改封商国公。

  允宁字德之,性至孝,因父感疾,恍惚失常。既而嗜学,尤喜读唐史,通知近朝典故,工虞世南楷法,真宗赐诗激赏之。又善射,尝侍身后苑,屡破的,赐金带器币。初授右千牛卫将军,四迁右武卫,历唐州团练、颍州防物、同州观察使,进彰信军节度观察留后、武定军节度使。景祐元年卒,赠太尉、信安郡王,谥僖简。子宗谔、宗敏、宗孟、宗肃。

  宗谔封虢国公,官累集庆军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进封豫章郡王。乞比外使相给奉,仁宗以非兼侍中,令诘主吏,宗谔上章自陈,于是御史张商英劾其招权立威等罪,坐落平章事。英宗即位,还所夺。元丰五年薨,赠太尉、韩王。太常谥荣孝,上省集议驳之,改荣恭,仆射王珪复驳之,遂谥荣思。

  宗肃封鲁国公。兄宗谔尝亡宝器,意宗肃家人子窃之,宗肃曰:"吾廉,不足取信兄弟如此乎?"立偿其直。宗谔愧不取,乃施诸僧。久之器得,宗肃不复言。元丰五年,终安化军留后,以尝从英宗入庆宁,优赠镇海军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北海郡王。

  宗敏终右千牛卫大将军、文州刺史,赠赵州观察使、会稽侯。颇涉书传。缘郊恩建请封所生母范氏,宗室子得封所生母,自宗敏始。

  越文惠王元杰字明哲,初名德和。太平兴国八年出阁,改名。授检校太保、同平章事,封益王。端拱初,加兼侍中、成都尹、剑南东西川节度。淳化中,徙封吴王,领扬润大都督府长史、淮南镇江军节度使。至道二年,改扬州大都督、淮南忠正军节度。真宗即位,授检校太尉兼中书令、徐州大都督、武宁泰宁等军节度使,改封衮王。咸平中,再郊祀,皆为终献,加守太保。六年七月暴薨,年三十二。

  元杰颖悟好学,善属词,工草、隶、飞白,建楼贮书二万卷,及为亭榭游息之所。尝作假山,既成,置酒召僚属观之。翊善姚坦独頫首不视,元杰强之,坦曰:"坦见血山,安得假山。"言州县鞭挞微民,以取租税,假山实租税所为耳。语见《姚坦传》中。

  及薨,真宗闻之震悼,不俟旦,步及中禁门,乃乘辇临视,哀动左右,废朝五日。赠太尉、尚书令,追封安王,谥文惠,后改邢王,后改陈王。无子。仁宗以恭宪王之孙、允言子宗望为之后。

  宗望字子国,终右武卫大将军、舒州防御使,赠安化军节度使观察留后、高密郡公。仁宗尝御延和殿试宗子书,以宗望为第一;又常献所为文,赐国子监书,及以涂金纹罗御书"好学乐善"四字赐之。即所居建御书阁,帝为题其榜。

  子仲邠嗣。熙宁三年,与商恭靖王孙宗肃等同日封陈国公。官至陈州观察使。卒,谥良僖。

  子士关嗣。父卒,徒行护丧数百里,路人嗟恻。卒,赠陈州观察使。徽宗即位,改封陈王为越王。

  镇恭懿王元偓字希道。端拱元年出阁,授检校太保、左卫上将军,封徐国公。至道二年,拜洪州都督、镇南军节度使。真宗即位,加同平章事,封彭城郡王。俄加检校太傅,改镇静难、彰化,进封宁王。郊祀、东封,悉为亚献,礼成,授检校太尉兼侍中、护国镇国等军节度。

  三年,文武官诣阙请祠后土,元偓以领节帅亦奏章以请,诏许之。将行,命为河、华管内桥道顿递使。明年,车驾入境,元偓奏方物、酒饩、金帛、茗药为贡,仪物甚盛。至河中,与判府陈尧叟分导乘舆度蒲津桥。上登郑丘亭,目元偓曰:"桥道顿置严谨,尔之力也。"元偓顿首谢。及还,加中书令,领成德、安国等军节度,改封相王。五年,加守太傅。

  真宗自即位以来,屡以学术勖宗子。元偓首冠藩戚,益自修励,上每制篇什,必令属和。一日,谓宰相曰:"朕每戒宗子作诗习射,如闻颇精习,将临观焉。"因幸元官偓邸第,宴从官,宫僚毕会,赋七言诗。元偓奉觞上寿,赐袭衣、金带、器币、缗钱,又与宗室射于西南亭,日晡,从官退,上独以中官从,幸元侢、元俨宫,复宴元偓宫,如家人礼,夜二鼓而罢。六年,进位太尉。

  八年七月,以荣王宫火,徙元偓宫于景龙门外,车驾临幸。是冬,加兼尚书令。天禧元年二月,换成德、镇宁二镇,进封徐王。二年春,宫邸遗烬,燔舍数区,元偓惊悸,暴中风眩薨,年四十二。帝临哭,废朝五日,赠太师、尚书令、邓王,赠谥恭懿。

  元偓姿表伟异,厚重寡言,晓音律。后改封密王,又改王苏。治平中,追封韩王。

  子允弼,八岁召入禁中,令皇子致拜,允弼不敢当。御楼观酺,得与王子并坐。皇子即位,是为仁宗。允弼累迁武宁军节度使兼侍中,判大宗正事,封北海郡王。"英宗时,拜中书令,徙王东平。神宗即位,拜太保、凤翔雄武军节度使,朝朔望。熙宁二年,丁母忧,悲痛不胜丧,固辞起复。母葬有日而允弼病笃,顾诸子以不得终大事为恨。薨,帝临哭之恸,辍朝三日,赠太师、尚书令兼中书令,追封相王,谥孝定。

  允弼性端重,时然后言。诸宫增学官员,允弼已贵,犹日至讲席,延伴读官读《孟子》一节。领宗正三十年,与濮安懿王共事,相友爱,为宗属推敬。

  子宗缋,袭祖恭懿王封为韩国公。卒,赠南康郡王,谥良孝。宗缋弟宗景,以相州观察使同知大宗正事。神宗以其父允弼司宗久,故复选用之。宗景事母孝,居丧如不能胜。居第火冒,急赴家庙,不恤其他,火亦不为害。元祐中,累迁彰德军节度、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司空,封济阴郡王。宗景丧其夫人,将以妾继室,先出之于外,而托为良家女且纳焉。坐夺开府,既而还之。绍圣四年薨,年六十六,赠太师、循王,谥曰思。

  宗缋既卒,子仲历嗣,自平川节度使徙剑南西川。徽宗改封韩王为镇王。

  楚恭惠王元侢字令闻,七岁授检校太保、右卫上将军、泾国公。久之,领鄂州都督、武昌军节度使。真宗即位,加同平章事、安定郡王,进检校太傅。景德二年,郊祀,迁宣德、保宁两镇,进封舒王。大中祥符初,封泰山,加检校太尉兼侍中,移平江、镇江军。从祀汾阴,加兼中书令,改镇南、宁国军节度使。五年,拜太保。自景德后,每有大事,皆为终献。

  元侢体素羸多病,上幸真源,时已被疾,恳求扈从。至鹿邑疾甚,肩舆先归。车驾还,临问数四。七年,薨,年三十四。废朝五日,赠太尉、尚书令,追封曹王,谥恭惠。后改封华王、蔡王。有集三卷、笔札一卷,上为制序,藏之秘阁。子允则,官至右千牛卫大将军卒。

  先是,诸王子授官,即为诸卫将军,余以父官及族属亲疏差等。天禧元年,令宗正卿赵安仁议为定制。安仁请以宣祖、太祖、太宗孙初荫授将军,曾孙授右侍禁,玄孙授右班殿直,内父爵高者听从高荫,其事缘特旨者不以为例。诏中书、门下、枢密院参定行之。

  允则无子,以平阳懿恭王之子宗达为后。熙宁三年,袭封蔡国公。邻家失火,盗因为奸,窃宗达所服带,既而得之,且知其主名,贷不问。浚井得镪,复投之。官累武信军留后。薨,赠安化军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高密郡王。子仲约嗣。徽宗即位,改封蔡王为楚王。

  周恭肃王元俨,少奇颖,太宗特爱之。每朝会宴集,多侍左右。帝不欲元俨早出宫,期以年二十始就封,故宫中称为"二十八太保",盖元俨于兄弟中行第八也。

  真宗即位,授检校太保、左卫上将军,封曹国公。明年,为平海军节度使,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加检校太傅,封广陵郡王。封泰山,改昭武、安德军节度使,进封荣王;祀汾阴,加兼侍中,改镇安静、武信,加检校太尉;祠太清宫,加兼中书令。坐侍婢纵火,延燔禁中,夺武信节,降封端王,出居故驸马都尉石保吉第。每见帝,痛自引过,帝悯怜之。寻加镇海、安化军节度使,封彭王,进太保。仁宗为皇子,加太傅。历横海永清保平定国节度、陕州大都督,改通王、泾王。仁宗即位,拜太尉、尚书令兼中书令,徙节镇安、忠武,封定王,赐赞拜不名,又赐诏书不名。天圣七年,封镇王,又赐剑履上殿。明道初,拜太师,换河阳三城、武成节度,封孟王,改永兴凤翔、京兆尹,封荆王,迁雍州、凤翔牧。景祐二年大封拜宗室,授荆南、淮南节度大使,行荆州、扬州牧,仍赐入朝不趋。

  元俨广颡丰颐,严毅不可犯,天下崇惮之,名闻外夷。事母王德妃孝,妃每有疾,躬侍药,晨夕盥洁焚香以祷,至忧念不食。母丧,哀戚过人。平生寡嗜欲,惟喜聚书,好为文词,颇善二王书,工飞白。

  仁宗冲年即位,章献皇后临朝,自以属尊望重,恐为太后所忌,深自沉晦。因阖门却绝人事,故谬语阳狂,不复预朝谒。及太后崩,仁宗亲政,益加尊宠,凡有请报可,必手书谢牍。方陕西用兵,上所给公用钱岁五十万以助边费,帝不欲拒之,听入其半。尝问翊善王涣曰:"元昊平未?"对曰:"未也。"曰:"如此,安用宰相为。"闻者畏其言。

  庆历三年冬,大雨雪,木冰,陈、楚之地尤甚。占者曰:"忧在大臣。"既而元俨病甚。上忧形于色,亲至卧内,手调药,屏人与语久之,所对多忠言。赐白金五千两,固辞不受,曰:"臣羸惫且死,将重费家国矣。"帝为嗟泣。明年正月薨,赠天策上将军、徐衮二州牧、燕王,谥恭肃。比葬,三临其丧。诏以元俨墨迹及所为诗分赐宰臣,余藏秘阁。

  子十三人:允熙、允良、允迪、允初,余皆早卒。熙宁中,以允良子宗绛嗣封吴国公。徽宗改封吴王为周王。

  允熙终右监门卫将军、滁州刺史,赠博州防御使、博平侯。

  允良历五节度,领宁海、平江两军,封华原郡王,改襄阳,由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侍中,至太保、中书令。好酣寝,以日为夜,由是一宫之人皆昼睡夕兴。薨,赠定王,有司以其反易晦明,谥曰荣易。

  允迪累官耀州观察使。居父丧不哀,又尝宫中为优戏,为妻昭国夫人钱氏所告。制降右监门卫大将军,绝朝谒,钱氏亦度为洞真道士。

  允初,初名允宗,勤于朝会,虽风雨不废。未尝问财物厚薄,惟诵佛书,人以为不慧。累迁宁国军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治平元年卒,赠中书令、博平郡王。无子。英宗临奠,以允初后事属其兄允良,乃以允成孙仲连为之后。

  崇王元亿,早亡,追赐名,封代国公。治平中,封安定郡王。徽宗即位,加封崇王。

  真宗六子:长温王禔,次悼献太子祐,次昌王祗,次信王祉,次钦王祈,次仁宗。禔、祗、祈皆蚤亡,徽宗赐名追封。

  悼献太子祐,母曰章穆皇后。咸平初,封信国公。生九年而薨,追封周王,赐谥悼献。仁宗即位,赠太尉、中书令。明道二年,追册皇太子。

  仁宗三子:长杨王昉,次雍王昕,次荆王曦,皆早亡。徽宗时改封。

  濮安懿王允让字益之,商王元份子也。天资浑厚,外庄内宽,喜愠不见于色。始为右千牛卫将军。周王祐薨,真宗以绿车旄节迎养于禁中。仁宗生,用箫韶部乐送还邸。官卫州刺史。仁宗即位,授汝州防御使,累拜宁江军节度使。上建睦亲宅,命知大宗正寺。宗子有好学,勉进之以善,若不率教,则劝戒之,至不变,始正其罪,故人莫不畏服焉。庆历四年,封汝南郡王,拜同平章事,改判大宗正司。嘉祐四年薨,年六十五,赠太尉、中书令,追封濮王,谥安懿。仁宗在位久无子,乃以王第十三子宗实为皇子。仁宗崩,皇子即位,是为英宗。

  治平元年,宰相韩琦等奏:请下有司议濮安懿王及谯国夫人王氏、襄国夫人韩氏、仙游县君任氏合行典礼。诏须大祥后议之。

  二年,乃诏礼官与待制以上议。翰林学士王珪等奏曰:

  谨按《仪礼丧服》:"为人后者"《传》曰:"何以三年也?受重者必以尊服服之。""为所后者之祖父母妻,妻之父母昆弟,昆弟之子若子。"谓皆如亲子也。又"为人后者为其父母"《传》曰::"何以期?不二斩,持重于大宗,降其小宗也。"为人后者为其昆弟"《传》曰:"何以大功?为人后者降其昆弟也。"

  先王制礼,尊无二上,若恭爱之心分于彼,则不得专于此故也。是以秦、汉以来,帝王有自旁支入承大统者,或推尊其父母以为帝后,皆见非当时,取议后世,臣等不敢引以为圣朝法。

  况前代入继者,多宫车晏驾之后,援立之策或出臣下,非如仁宗皇帝年龄未衰,深惟宗庙之重,祗承天地之意,于宗室众多之中,简推圣明,授以大业。陛下亲为先帝之子,然后继体承祧,光有天下。

  濮安懿王虽于陛下有天性之亲,顾复之思,然陛下所以负扆端冕,富有四海,子子孙孙万世相承,皆先帝德也。臣等窃以为濮王宜准先朝封赠期亲尊属故事,尊以高官大国,谯国、襄国、仙游并封太夫人,考之古今为宜称。

  于是中书奏:王珪等所议,未见详定濮王当称何亲,名与不名?珪等议:"濮安于仁宗为兄,于皇帝宜称皇伯而不名,如楚王、泾王故事。"

  中书又奏:"《礼》与《令》及《五服年月敕》:出继之子于所继、所生皆称父母。又汉宣帝、光武皆称父为皇考。今珪等议称濮王为皇伯,于典礼未有明据,请下尚书省,集三省、御史台议奏。"

  方议而皇太后手诏诘责执政,于是诏曰"如闻集议不一,权宜罢议,令有司博求典故以闻。"礼官范镇等又奏:"汉之称皇考、称帝、称皇,立寝庙,序昭穆,皆非陛下圣明之所法,宜如前议为便。"自是御史吕诲等弹奏欧阳脩首建邪议,韩琦、曾公亮、赵概附会不正之罪,固请如王珪等议。

  既而内出皇太后手诏曰:"吾闻群臣议请皇帝封崇濮安懿王,至今未见施行。吾载阅前史,乃知自有故事。湫安懿王、谯国夫人王氏、襄国夫人韩氏仙游县君任氏,可令皇帝称亲,濮安懿王称皇,王氏、韩氏、任氏并称后。"

  事方施行,而英宗即日手诏曰:"称亲之礼,谨遵慈训;追崇之典,岂易克当。且欲以茔为园,即园立庙,俾王子孙主奉祠事。"

  翌日,诲等以所论列弹奏不见听用,缴纳御史敕告,家居待罪。诲等所列,大抵以为前诏称"权罢集议",后诏又称"且欲以茔为园",即追崇之意未已。英宗命阁门以告还之。诲等力辞台职。诲等既出,而濮议亦寝。至神宗元丰二年,诏以濮安懿王三夫人可并称王夫人云。

  王二十八子。长宗懿,英宗时为宿州团练使,封和国公。神宗以宗懿濮安懿王元子,追封舒王。子仲鸾,常州防御使。父薨,诸子皆进官,独不忍受。喜翰墨,乐施与,九族称贤。卒,赠武康军节度使、洋国公,谥曰良。仲鸾弟仲汾,幼喜书史,一读成诵。居父丧,邻于毁瘠。卒官莱州防御使,赠昭化军节度使、荣国公。

  次宗朴,为陇州防御使,封岐国公。宗朴与英宗友爱。初,诏英宗入居庆宁宫,固辞,真朴率近属敦劝,乃入。治平中,建濮王园庙,宗朴遂拜彰德军节度使,封濮国公,奉王后。神宗即位,加同平章事兼侍中,进封濮阳郡王。薨,赠太师、中书令,追封定王,谥僖穆。子仲佺,父殁,不食者数日。母葬时,天大雪,步泥中扶翼,道路叹恻。以润州观察使卒,赠开府仪同三司。

  宗朴既薨,宗谊袭封。官至昭化军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薨,赠太师、中书令、庆陵郡王,谥庄孝。

  宗晖,元丰中,以淮康军节度使袭濮国公。安懿王及三夫人改祔,命为志并题神主,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开府仪同三司,进嗣濮王。哲宗立,改镇南节度使、检校司徒。绍圣元年薨,年六十七,赠太师,追封怀王,谥荣穆。子仲璲。先是,濮国嗣王四孟诣洛享园庙,以河南府县官充亚、终献。宗晖之袭封也,神宗始命以其子为之,仲璲遂以终献侍祠,凡十余年。父丧,哀痛不能胜,才服除而卒。官右监门卫大将军、合州刺史。

  宗晟,绍圣元年六月,以武安军节度使判大宗正事,加检校司徒,嗣濮王。明年三月薨,年六十五,赠太师、昌王,谥端孝。宗晟好古学,藏书数万卷,仁宗嘉之,益以国子监书。治平将郊而雨,或议改祫享,英宗访诸宗晟,对曰:"陛下初郊见上帝,盛礼也,岂宜改卜。至诚感神,在陛下精意而已。"帝嘉纳。及郊,雨霁。帝数被疾,密请早建储贰,以系天下之望,世称其忠。

  宗晟薨,哲宗绍圣二年四月,宗愈以镇安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司徒嗣封。故事嗣王以四时诣祠所,宗愈方属疾,或曰不可以暑行,曰:"吾身主祀而不往,非礼也。"强舆以行,疾遂亟。是年八月薨,年六十五,赠太师,追封襄王,谥恭宪。

  宗绰嗣,官至河阳三城节度使、检校司徒。绍圣三年二月薨,年六十二,赠太师,追封荣王,谥孝靖。

  宗楚,累拜武胜军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封南阳郡王。绍圣三年三月,以检校司徒改武昌节度使,嗣濮王。既嗣爵,当诣园荐献,会疾,以弟宗汉代行,叹曰:"不能亲奉笾豆,飨我先王,而浮食厚禄,安乎!"请以爵授弟,不许。四年六月薨,赠太师、惠王,谥僖节。

  宗祐克己自约,肃然若寒士,好读书,尤喜学《易》。嘉祐中,从父允初未立嗣,咸推其贤,诏以宗祐为后,泣曰:"臣不幸幼失怙恃,将终身悲慕,忍为人后乎!敢以死请。"仁宗怜而从之。累迁清海军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封乘城郡王。绍圣四年八月,加检校司待,嗣濮王。时已病,当祠园庙,不肯移疾,自秋涉冬连往来。元符元年春,又亟往,遂薨于祠下。赠太师,追封钦王,谥穆恪。

  宗汉,英宗幼弟也。累拜保宁军留后、邺国公、东阳安康郡王。元符初,以彰德军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司空嗣濮王。徽宗即位,徙宁江、保平、泰宁三镇,判大宗正事,加检校司徒、太保、太尉。帝幸濮邸,迁其子孙官。时安懿王诸子独宗汉在,恩礼隆腆。大观三年八月薨,赠太师。追封景王,谥孝简。宗汉善画,当作《八雁图》,人称其工。仲增嗣。

  仲增,濮王孙,于属为长,故封。官至彰德军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政和五年九月薨,赠少师,追封简王,谥穆孝。

  仲御,自幼不群,通经史,多识朝廷典故。居父宗晟丧,哲宗起知宗正,力辞,诏虚位以须终制。累迁镇宁、保宁、昭信、武安节度使,封汝南、华原郡王。政和中,以检校少傅、泰宁军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嗣封。天宁节辽使在廷,宰相适谒告,仲御摄事,率百僚上寿,若素习者。帝每见必加优礼,称为嗣王。宣和四年五月薨,年七十一,赠太傅,追封郇王,谥康孝。

  仲爰嗣。徽宗即位,拜建武节度使,为大宗正,加开府仪同三司,封江夏郡王,徙节泰宁定武,检校少保、少傅。宣和五年六月薨,年七十,赠太保,追封恭王。

  仲理嗣。靖康初,为安国军节度使,加检校少保、开府仪同三司。

  嗣濮王者,英宗本生父后也。治平三年,立濮王园庙。元丰七年,封王子宗晖为嗣濮王,世世不绝封。高宗南迁,奉濮王神主于绍兴府光孝寺。

  仲湜字巨源,楚荣王宗辅之子,安懿王孙也,初名仲泹。熙宁十年,授右内率府副率。累迁密州观察使、知西外宗正事、保大军承宣使。钦宗嗣位,授靖海节度使,更今名。召知大宗正事,未行,汴京失守。康王即帝位于南京,仲湜由汉上率众径谒时嗣濮王仲理北迁,乃诏仲湜袭封,加开府仪同三司,历检校少保、少傅。绍兴元年,充明堂亚献。七年,薨,帝为辍朝,赐其家银帛,追封仪王,谥恭孝。仲湜事母以孝闻,喜亲图史。性酷嗜珊瑚,每把玩不去手,大者一株至以数百千售之。高宗尝问坠地则何如,仲湜对曰:"碎矣。"帝曰:"以民膏血易无用之物,朕所不忍。"仲湜惭不能对。

  子士从、士街、士篯、士街、士歆。士从,靖康末,为洺州防御使。建炎二年,同知西外宗正事,主管高邮军宗子。士从招溃卒置屯,奏假江、淮制置使,许之。贼李在犯楚州,士从遣部将乘虚掩袭,狃于小胜,军无纪律,败绩。士从移司衡、温二州。臣僚以其弟士篯挠州县,士从不能制,遂罢。绍兴四年,迁泾、洪二州观察使,权知濮王园令。士从乞择利便地奉安神位,从之。六年,士街授象州防御使,迁华州观察使、同知大宗正事、安庆军承宣使,主奉濮王祠事。初,以军兴,南班宗子权罢岁赐,至有身殁而不能殓者,士街言于朝,诏复旧制。三十年,拜安德军节度使。典宗司凡十四年。士篯官至安庆军节度使、同知大宗正事。隆兴元年,上言:"宗司文移视官叙高下,令詪,臣兄也,位反居臣下,失尊卑叙,乞易置之。"诏可其奏。士俴,官至崇庆军节度使、知西外宗正事。右谏议何溥论士衎强市海舟,罢官。已而诏归南班,奉朝请。隆兴中,以边事未宁,与士篯奏减奉给恩赏之半以助军兴。诏加奖谕。

  仲儡,景王宗汉子也。初授右内率府副率,转右监门卫大将军。建炎末,授武功大夫、忠州防御使。绍兴中,迁济州,知南外宗正事。八年,加检校少保、向德军节度使,袭封嗣濮王。仲儡生而不慧,以次得封。入见榻前恸哭,帝惊问故,答语狂谬,帝优容之。九年,薨,上辍朝三日,追封琼王,谥恭惠。

  士俴,安懿王曾孙也。绍兴二十五年十一月袭封,除崇庆军节度使。初,仲儡薨,秦桧专政,罢袭,桧死,始封士俴。逾年薨,赠少师,追封思王,谥温靖。

  士輵,士俴弟也。绍兴二十八年,由建州观察使袭封,授昭化军节度使。初,懿王神貌奉安报恩寺西挟,屋居隘陋,士輵请别营祠堂,许之。久之,加检校少保,累加开府仪同三司,赐嗣濮王居为世业。除知大宗正事,累加三少,充醴泉观使。淳熙七年薨,赠太傅,追封安王。

  士歆,仲湜第十一子也。由保康军节度使袭封,加开府仪同三司,累升三少。庆元二年薨,赠太傅,追封韶王。

  不〈禾去〉,安懿王玄孙也。年七十六,累转武功郎。士歆既薨,不〈禾去〉年最高,得袭封,除福州观察使。由庶官袭封自不〈禾去〉始。庆元五年,转武安军承宣使。俄薨,赠开府仪同三司,追封蒋国公。

  不〈禾去〉,由武经大夫授利州观察使,袭封。开禧初,迁宁远军承宣使。薨,赠开府仪同三司,追封安国公。

  不俦,开禧二年,由安远军承宣使袭封,除昭庆军节度使,迁检校少保。嘉定十年薨,赠少师,追封高平郡王。

  不嫖,由武翼大夫袭封,授福州观察使,时嘉定十一年也。逾年而薨,赠开府仪同三司,追封惠国公。

  臣僚上言:"嗣濮王元降指挥,虽有择高年行遵之文,然高宗朝仪王仲湜以德望俱隆,越仲(缺)而选拜;武德郎鼘,次当袭封,以官卑,乃命士俴权奉祠事,越十六年始正士俴之封,是亦不拘定制也。乞自今应封者,命大宗司铨量,都堂审察,阁门引见,然后奏取进止。"宁宗然之。

  不凌,父士〈禾刍〉。不嫖既薨,不凌由右千牛卫将军授福州观察使,袭封。嘉定十五年,迁奉国军承宣使。十七年薨,赠开府仪同三司,追封惠国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