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百五十 列传第九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脱脱、阿鲁图|发布时间:2016-08-15 21:10:14|

石守信(子保兴 保吉 孙元孙) 王审琦(子承衍 承干 孙克臣等) 高怀德 韩重斌(子崇训 崇业) 张令铎 罗彦瑰 王彦升

  石守信,开封浚仪人。事周祖,得隶帐下。广顺初,累迁亲卫都虞候。从世宗征晋,遇敌高平,力战,迁亲卫左第一军都校。师还,迁铁骑左右都校。从征淮南,为先锋,下六合,入涡口,克扬州,遂领嘉州防御使,充铁骑、控鹤四厢都指挥使。从征关南,为陆路副都部署,以功迁殿前都虞候,转都指挥使、领洪州防御使。恭帝即位,加领义成军节度。

  太祖即位,迁侍卫马步军副都指挥使,改领归德军节度。李筠叛,守信与高怀德率前军进讨,破筠众于长平,斩首三千级。又败其众三万于泽州,获伪河阳节度范守图,降太原援军数千,皆杀之。泽、潞平,以功加同平章事。李重进反扬州,以守信为行营都部署兼知扬州行府事。帝亲征至大仪顿,守信驰奏:"城破在朝夕,大驾亲临,一鼓可平。"帝亟赴之,果克其城。建隆二年,移镇郓州,兼侍卫亲军马步军都指挥使,诏赐本州宅一区。

  乾德初,帝因晚朝与守信等饮酒,酒酣,帝曰:"我非尔曹不及此,然吾为天子,殊不若为节度使之乐,吾终夕未尝安枕而卧。"守信等顿首曰:"今天命已定,谁复敢有异心,陛下何为出此言耶?"帝曰:"人孰不欲富贵,一旦有以黄袍加汝之身,虽欲不为,其可得乎。"守信等谢曰:"臣愚不及此,惟陛下哀矜之。"帝曰:"人生驹过隙尔,不如多积金、市田宅以遗子孙,歌儿舞女以终天年。君臣之间无所猜嫌,不亦善乎。"守信谢曰:"陛下念及此,所谓生死而肉骨也。"明日,皆称病,乞解兵权,帝从之,皆以散官就第,赏赍甚厚。

  已而,太祖欲使符彦卿管军,赵普屡谏,以为彦卿名位已盛,不可复委以兵权,太祖不从。宣已出,普复怀之,太祖迎谓之曰:"岂非符彦卿事耶?"对曰:"非也。"因奏他事。既罢,乃出彦卿宣进之,太祖曰:"果然,宣何以复在卿所?"普曰:"臣托以处分之语有侏亻离者,复留之。惟陛下深思利害,勿复悔。"太祖曰:"卿苦疑彦卿,何也?朕待彦卿厚,彦卿岂负朕耶。"普对曰:"陛下何以能负周世宗?"太祖默然,事遂中止。

  开宝六年秋,加守信兼侍中。太平兴国初,加兼中书令。二年,拜中书令,行河南尹,充西京留守。三年,加检校太师。四年,从征范阳,督前军失律,责授崇信军节度、兼中书令,俄进封卫国公。七年,徙镇陈州,复守中书令。九年,卒,年五十七,赠尚书令,追封威武郡王,谥武烈。

  宁信累任节镇,专务聚敛,积财钜万。尤信奉释氏,在西京建崇德寺,募民辇瓦木,驱迫甚急,而佣直不给,人多苦之。子保兴、保吉。

  保兴字光裔,本名保正,太祖取兴守之义改之。建隆初,年十四,以荫补供奉官。明年,迁尚食副使。太祖尝召功臣子弟询以时事,保兴年最少,应对明白,太祖奇之,拜如京使。开宝中,领顺州刺史。太宗征河东,为御砦四面都巡检。太平兴国八年,出为高阳关监军。守信卒,起复,领本州团练使。雍熙初,契丹扰边,与戴兴、杨守一并为澶州前军驻泊。

  李继迁入钞,徙银、夏、绥府都巡检使。尝巡按罨子砦,并黑水河,趣谷中,夏人知之,以数千骑据险,渡河求战。保兴所部不满二千人,乃分短兵伏于河浒,俟其半渡,急击之,斩首百余级,追北数十里。优诏褒美。

  共中,知平戎军,徙莫州,俄为西京都巡检使。淳化五年,真拜蕲州团练使,为永兴军钤辖,改夏、绥、麟、府州钤辖。至道二年,徙延州都巡检使兼署州事,改本路副都部署,与范重召等五路讨贼。有岌伽罗腻数族率众来拒,保兴选敢死士数百人衔枚夜击,歼之。自是吴移、越移诸族归降。还,至乌、白池,贼又为方阵来拒。保兴麾众出入阵中,会乘马中流矢,挺身持满,易骑奋呼,且行且斗,凡三日四十二战,贼遂引去。

  咸平二年,知威虏军。会夏人入钞,保兴发官帑钱数万缗分给战士,主者固执不可。保兴曰:"城危如此,安暇中覆,事定,覆而不允,愿以家财偿之。"夏人退,驿置以闻,真宗贷而不问。

  三年,就拜棣州防御使。徙知邢州,改澶州。在郡颇峻刑罚,每捶人,令缓施其杖,移晷方毕。五年,以疾求归京师。未几卒,年五十八。子元孙。

  保兴世豪贵,累财钜万,悉为季弟保从之子所废。

  保吉字祐之,初以荫补天平军衙内都指挥使。开宝四年,召见,赐袭衣、玉带、金鞍勒马。选尚太祖第二女延庆公主,拜左卫将军、驸马都尉,俄领爱州刺史。太平兴国初,迁本州防御使。五年,坐遣亲吏市竹木秦、陇间,矫制度关,为王仁赡所发,罚一季奉。七年,改朔州观察使。守信卒,起复,为威塞军节度。雍熙三年,出知河阳。四年,召入,复命知大名府兼兵马都部署,连改横海、安国二镇节度。

  真宗即位,加检校太尉、保平军节度。车驾北巡,命为河北诸路行营都部署,屯定州。景德初,改武宁军节度、同平章事。冬,幸澶渊,命民李继隆分为驾前东西面都排阵使,军于北门外。辽骑数万骤至城下,保吉不介马而驰当其锋,辽人引去。俄而请盟,锡宴射于行宫后苑。帝谓继隆等曰:"自古北边为患,今其畏威服义,息战安民,卿等力也。"保吉进曰:"臣受命御患,上禀成算。至于布列行阵,指授方略,皆出于继隆。"继隆曰:"宣力用心,躬率将士,臣不及保吉。"帝曰:"卿等协和,共致太平,军旅之事,朕复何忧。"欢甚,赐以袭衣、金带、鞍勒马。

  二年,改镇安军节度。未几,自治所来朝,愿奉朝请,从之。四年,部民上治状,乞还镇所,诏奖谕之,仍从其请。大中祥符初,从东封,摄司徒,封祀坛奉俎,加检校太师还镇。冬,公主疾,诏归视,主薨。明年,保吉卒,年五十七,赠中书令,谥庄武。

  保吉姿貌环硕,颇有武干。累世将相,家多财,所在有邸舍、别墅,虽馔品亦饰以彩缋。好治生射利,性尤骄倨,所至峻暴好杀,待属吏不以礼。镇大名也,叶齐、查道皆知名士,尝械以运粮。初,程能为京西转运,保吉托治其私负,能不从。至是,其子宿为属邑吏,将辱之,会有辟召乃止。又染家贷钱,息不尽入,质其女,其父上诉,真宗亟命遣还。尝有仆侵盗私积,不时求对,恳请配隶,帝曰:"是有常法,不可。"保吉请不已,帝戒勖之。

  善弋猎,畜鸷禽兽数百,令官健罗鸟雀饲之,人有规劝者辄怒之。在陈州,盛饰廨舍以迓贵主。因完葺城垒,疏牖于上,以瞰衢路,如箭窗状。未尝上闻,宾佐谏之不听,颇涉众议。初,守信镇陈,五十七年卒,及保吉继是镇,寿亦止是,谈者异之。

  保吉子贻孙,任崇仪使、带御器械,坐事免官。孝孙,西京左藏库使。

  元孙字善良,始名庆孙,避章献太后祖讳易之。以守信荫为东头供奉官、阁门祗候,累迁如京副使。

  仁宗即位,改文思副使、勾当法酒库。吏盗酒,坐失察,追二官,复如京副使。为澶州巡检,徙知莫州,有治迹,以礼宾使再任。又徙保州,领廉州刺史,兼广信、安肃军缘边都巡检。时开屯田,凿塘水,有讼元孙擅污民田者,遣官按视,讼者以诬服,即赐白金五百两,诏褒谕之。再迁西上阁门使、并代州兵马钤辖,历侍卫亲军步军殿前都虞候、鄜延副都总管、缘边安抚使,迁邕州观察使。

  康定初,夏人寇延州,元孙与战于三川口,军败见执。传者以为已死,赠忠正军节度使兼太傅,录其子孙七人。及元昊纳款,纵元孙归。谏官御史奏:元孙军败不死,辱国,请斩塞下。贾昌朝独言曰:"在春秋昌,晋获楚将谷臣,楚获晋将知罃,亦还其国不诛。"因入对,探袖出《魏志于禁传》以奏曰:"前代将臣败覆而还,多不加罪。"帝乃贷元孙,安置全州。以升祔赦,内徙襄州。侍御史刘湜言:"元孙失军辱命,朝廷贷而不诛,若例从量移,无以劝用命之士。"元孙遂不徙。从徙许州,还京师卒。

  王审琦字仲宝,其先辽西人,后徙家洛阳。汉乾祐初,隶周祖帐下,性纯谨,甚亲任之。从平李守贞,以功署厅直左番副将。广顺中,历东西班行首、内殿直都知、铁骑指挥使,从世宗征刘崇,力战有功,迁东西班都虞候,改铁骑都虞候,转本军右第二军都校。世宗召禁军诸校宴射苑中,审琦连中的,世宗嘉之,赏赍有加。俄领勤州刺史。

  亲征淮南,舒州坚壁未下,诏以郭令图领刺史,命审琦中超以精骑攻其城,一夕拔之,擒其史,获铠仗军储数十万计。令图既入城,审琦等遂救黄州,数日,令图为舒人所逐。审琦选轻骑衔枚夜发,信宿至城下,大败舒人,令图得复还治所。世宗嘉之,授散员都指挥使。又能上能下南唐军于紫金山,先登,中流矢,转控鹤右厢都校、领虔州团练使。世宗围濠州,审琦率敢死士数千人拔其水砦,夺月城,濠州遂降。及攻楚州,为南面巡检,城将陷,审琦意淮人必遁,设伏待之。少顷,城中兵果凿南门而溃,伏兵击之,斩数千级,系五千余人,献于行在,赐名马、玉带、锦彩数百匹。淮南平,改铁骑右厢都校。又从平瓦桥关。恭帝即位,迁殿前都虞候、领睦州防御使。

  襟初,擢为殿前都指挥使、领泰宁军节度。从征李筠,为御营前洞屋都部署,为飞石所伤,车驾临视。泽、潞平,改领武成军节度。李重进叛,副石守信为前军部署讨之。

  建隆二年,出为忠正军节度。在镇八年,为政宽简。所部邑令以罪停其录事吏,幕僚白令不先咨府,请按之。审琦曰:"五代以来,诸侯强横,令宰不得专县事。今天下治平,我忝守藩维,而部内宰能斥去黠吏,诚可嘉尔,何按之有?"闻者叹服。

  开宝二年,从征太原,为御营四面都巡检。三年,改镇许州,赐甲第,留京师。太祖尝召审琦宴射苑中,连中的,赐御马、黄金鞍勒。六年,与高怀德并加同平章事。七年,卒,年五十。

  初,审琦暴疾,不能语,帝亲临视,及卒,又幸其第,哭之恸。赐中书令,追封琅琊郡王,赙赠加等。葬日,又为废朝。

  审琦重厚有方略,尤善骑射。镇寿春,岁得租课,量入为出,未尝有所诛求。素不能饮,尝侍宴,太祖酒酣仰祝曰:"酒,天之美禄;审琦,朕布衣交也。方兴朕共享富贵,何靳之不令饮邪?"祝毕,顾谓审琦曰:"天必赐卿酒量,试饮之,勿惮也。"审琦受诏,饮十杯无苦。自此侍宴常引满,及归私家即不能饮,或强饮辄病。

  子承衍、承干、承德、承祐、承俊、承偓、承僎、承仅、承休。承西上阁门使、会州刺史,承(缺)至如京使,承俊、承僎至内殿崇班,承偓至阁门祗候,承仅至左神武将军致仕,承休至内殿承制。

  承衍字希甫,幼端谨。审琦镇衮、滑、寿春,皆署以牙职。开宝初,补内殿供奉官都知。三年,尚太祖女昭庆公主,授右卫将军、附马都尉,仍充都知。逾年,领恩州刺史,加本州防御使。太平兴国初,迁应州观察使。二年春,太宗幸其第,赐宴,承衍以金器、名马为寿,诏赐银万两、锦彩五千匹。三年,加检校太保。坐市竹木秦、陇,矫制免税算,罚一季奉。七年,授前国军节度。

  雍熙中,出知天雄军府兼都部署。时契丹扰镇阳,候骑至冀州,去魏二百余里。邻境戒严,城中大恐,属上元节,承衍下令市中及佛寺然设乐,与宾佐宴游达旦,人赖以安。明年召还,复为贝冀都部署。端拱初,换永清军节度,再知天雄军。吏民千余诣监军,请为本道节帅,诏褒之。

  真宗即位,改河中尹、护国军节度,加检校太尉。咸平六年,以疾求罢节铖,三抗表不许。帝自临问,至卧内慰勉久之,赐予甚厚,择尚医数人迭宿其第。卒,年五十二。车驾临,赠中书令,给卤簿葬,谥恭肃。其后公主请置守冢五户,从之。

  承衍善骑射,晓单律,颇涉学艺,好吟咏。以功臣子尚主贵显,拥富赀,自奉甚厚。

  子世安、世隆、世雄、世融。世安至崇仪副使、通事舍人。世隆字本支,以公主子为如京副使,历洛苑、六宅二使、领平州刺史。性骄恣,每坐诸叔之上,人皆嗤之。景德初卒,特赠泰州防御使。召见其三子,赐名克基、克绪、克忠,皆面授供奉官。世雄至内殿崇班。世融为内殿承制。世安子克正殿中丞。克基、克忠并为西染院副使兼阁门通事舍人。克绪至内殿承制。世隆幼子克明为西上阁门副使。

  承干字希悦,开宝中,授闲厩使,面赐紫袍、金带,才十二岁。太平兴国中,出监徐州军,又为西京水南巡检使,改如京使。表求治郡自效,命知潭州,迁六宅使、领昭州刺史,俄知澶州,加庄宅使。咸平中,两赐川峡传诏,慰抚官吏,经略蛮洞。连知延、代、并三州,皆兼兵马钤辖,改尚食使。凤翔张雍病,命承干代之,徙泾州,授下阁门使,改领永州刺史。景德中,真宗以天水近边,蕃汉杂处,择守臣抚治,擢承干知秦州,徙知天雄军。大中祥符初,进秩东上阁门使。承干病足,在大名不能骑,政多废驰,及代,赐告家居,表求解职,不允。以久不朝请,求近郡,改左武卫大将军,知寿州。二年,卒,年四十九。诏遣其弟承倓巽驰往护丧。

  承干颇涉学,喜为诗,所至为一集。晓音律,多与士大夫游,意豁如也。初,审琦镇寿春,承干生于郡廨,至卒亦于其地,人咸异之。

  子世京为阁门祗候,世文内殿崇班。

  克臣字子难。祖承衍尚秦国贤穆公主。克臣第景祐进士,仁宗阅其文,顾侍臣曰:"穆有孙登科,可喜也。"仕累通判寿州。鼓角卒夜入州廨,击郡将,既就擒,而使所部被甲操刃立庭中,官吏骇观。克臣徐言曰:"此不过为盗耳。"立遣甲者去,戒儿卒勿妄引他人,众叹服。是日天贶节,率掾属朝谒如常仪,人赖以安,犹坐贬监潭州税。

  熙宁中,为开封、度支二判官,迁盐铁副使。时郑侠以上书窜岭表,克臣尝荐侠,且馈之白金,又坐夺官。复为户部副使,以集贤殿修撰知郓州。京东多盗,克臣请以便宜处决,遂下诸郡使械送尤桀者斩以徇,盗为少河决曹村,克臣亟筑堤城下,或曰:"河决澶渊,去郓为远,且州徙于高,八十年不知有水患,安事此。"克臣不听,役愈急,堤成,水大至,不没者才尺余。复起甬道,属之东平王陵埽,人得趋以避水。事宁,皆绘像祀之。

  进天章阁侍制,徙知太原。王中正西讨罔功,而诬克臣姑息士卒,使无固志,黜为单州。

  明年,拜工部侍郎。至是,神宗幸尚书省,至部舍止辇,奖其治力,以为虽少者不及。顾其子附马都尉师约使入觐。元祐四年,以龙图阁直学士、太中大夫卒,年七十六。

  师约字君授,少习进士业。英宗谷求儒生为主婿,命宰相召克臣谕旨,令师约持所为文至第。明日,献赋一编,即坐中赋《大人继明诗》,遂赐对,选为附马都尉,尚徐国公主。授左卫将军,面赐玉带。又赐《九经》、笔砚,勉之进学。

  神宗即位,拜嘉州刺史,迁成州团练使。国朝故事主婿未尝居职,帝始令师约同管当三班院,试其才。明年,主就馆乃罢,迁汝州防御使。始制附马都尉七年考绩法。转晋州观察使。

  哲宗立,迁镇安军节度观察留后。宣仁后临朝,师约屡上书言事。元符初,议者以为职不当上言,褫其秩。徽宗即位,乃复保平军留后,又为枢密都承旨,未几复罢。崇宁元年,卒,年五十九。

  师约善射,尝陪辽使燕射玉津园,一发中鹄,发必破的,屡受金带及鞍勒马之赐。

  子殊,主所生,至阆州观察使。

  高怀德字藏用,真定常山人,周天平节度齐王行周之子。怀德忠厚倜傥,有武勇。行周历延、潞二镇及留守洛都,节制宋、亳,皆署以牙职。晋开运初,辽人侵边,以行周为北面前军都部署。怀德始冠,白行周愿从北征。行周壮之,许其行,至戚城遇辽军,被围数重,援兵不至,危甚。怀德左右射,纵横驰突,众皆披靡,挟父而出。以功领罗州刺史,赐珍裘、宝带、名马以宠异之。及行周移镇郓州,改信州刺史,仍领牙校。又迁信州刺史,从行周再镇宋州。

  晋末,契丹南侵,以行周为邢赵路都部署御之,留怀德宁睢阳。会杜重威降契丹,京东诸州群盗大起,怀德坚壁清野,敌不能入。行周率兵归镇,敌遂解去。汉初,行周移镇魏博,及再领天平,以怀德为忠州刺史领职如故。周祖征慕容彦超,还过汶上,宏赐行周甚厚,并赐怀德衣带、彩缯、鞍勒马。

  行周卒,召怀德为东西班都指挥使、领吉州刺史,改铁骑都指挥使。太原刘崇入寇,世宗讨之,以怀德为先锋虞候。高平克捷,以功迁铁骑右厢都指挥使、领果州团练使。

  从征淮南,知庐州行府事,充招安使。战庐州城下,斩首七百余级。寻迁能捷左厢都指挥使、领兵州防御使,赐骏马七匹。南唐将刘仁赡据寿春,舒元据紫金山,置连珠砦为援,以抗周师。世宗命怀德率帐下亲信数十骑觇其营垒。怀德夜涉淮,迟明,贼始觉来战,怀德以少击众,擒其裨将以还,尽侦知其形势强弱,以白世宗。世宗大喜,赐袭衣、金带、器币、银鞍勒马。世宗一日因按辔准壖以观贼势,见一将追击贼众,夺槊以还,令左右问之,乃怀德也。召至行在慰劳,许以节铖。

  世宗北征,命与韩通率兵先抵沧州。初得关南,又命副陈思让为雄州兵马都部署,克瓦桥关,降姚内斌以。恭帝嗣位,擢为侍卫马军都指挥使、领江宁军节度,又为北面行营马军都指挥使。

  太祖即位,拜殿前副都点检,移镇滑州,充关南副都部署,尚宣祖女燕国长公主,加附马都尉。李筠叛上党,帝将亲征,先令怀德率所与石守信进攻,破筠众于泽州南。事平,以功迁忠武军节度、检校太尉。从平扬州。建隆二年,改归德军节度。开宝六年秋,加同平章事;冬,长公主薨,去附马都尉号。

  太宗即位,加兼侍中,又加检校太师。太平兴国三年春,被病,诏太医王元佑、道士马志就第疗之。四年,从平太原,改镇曹州,封冀国公。七年,改武胜军节度。是年七月,卒,年五十七,赠中书令,追封渤海郡王,谥武穆。

  怀德将家子,练习戎事,不喜读书,性简率,不拘小节。善音律,自为新声,度曲极精妙。好射猎,尝三五日露宿野次,获狐兔累数百,或对客不揖而起,由别门引数十骑从禽于郊。

  子处恭,历庄宅使至右监门卫大将军致仕。处俊至西京作坊使。

  韩重赟,磁州武安人。少以武勇隶周太祖麾下。广顺初,补左班殿直副都知。从世宗战高平,以功迁铁骑指挥使。从征淮南,先登中流矢,转都虞候。俄迁控鹤军都指挥使、领虔州刺史。

  宋初,以翊戴功,拟为龙捷左厢都校、领永州防御使。从征泽、潞还,命代张光翰为侍卫马步军都指挥使、领江宁军节度。讨李重进,为行营马步军都虞候。建隆二年,改殿前都指挥使、领义成军节度。三年,发京畿丁壮数千,筑皇城东北隅,且令有司绘洛阳宫殿,按图修之,命重赟其役。乾德三年秋,河决澶州,命重赟督丁壮数十万塞之。

  四年,太祖郊祀,以为仪仗都部署。时有谮赟私取亲兵为腹心者,太祖怒,欲诛之。赵普谏曰:"亲兵,陛下必不自将,须择人付之。若重赟以谗诛,即人人惧罪,谁复为陛下将亲兵者。"太祖纳其言,重赟得不诛。后闻普尝救己,即诣普谢,普拒不见。

  五年二月,出为彰德军节度。开宝二年,太祖征太原,过其郡,重赟迎谒于王桥顿,召赴燕饮。帝曰:"契丹知我是行,必率众来援,彼意镇、定无备,必由此路入。卿为我领兵倍道兼行,出其不意,破之必矣。"乃命为北面都部署。重赟令军士衔枚夜发,果遇契丹兵于定州,见重赟旗帜,大骇欲引去,重赟乘之,大破其众,获马数百匹。太祖大喜,优诏褒美。七年,卒,赠侍中。

  重赟信奉释氏,在安阳六七年,课氏采木为寺,郡内苦之。子崇训、崇业。

  重赟与张光翰、赵彦徽分领诸军节度,嘉其翊戴功也。光翰,后唐山南节度使虔剑兄子,及卒,赠侍中。彦徽,真定安喜人,与太祖同事世宗,太祖兄事之,及卒,赠侍中。

  崇训子知礼,乾中,以荫补供奉官,迁西京作坊副使,出为澶州河南北都巡检使。从太宗征河东,还,以贝、冀等州都巡检使权知麟州。

  雍熙中,李继迁寇夏州,崇训领兵赴援,大败之。徙监夏州军。历知越、泉、登、莫四州,徙知威虏军,改如京使。咸平初,出知石州。属继迁犯境,崇训追袭之,至贺兰山而还。二年,再知麟州,又败继迁于城下。

  崇训由河西徙闽、越,再移北边,凡二十五年,以劳擢西上阁门使、邠宁环庆清远军都巡检使。徙镇、定、高阳关行营钤辖,屯镇州,兼河北都转运使事。契丹兵至方顺河,将寇威虏军,崇训陈兵唐河,折其要路。敌遣别骑冠赤堠驿崇,崇训分兵擒戮之。既而值霖雨,敌兵饥乏不敢进,遂遁去。移并、代钤辖,权知并州。从产中署张进领兵由王门会大将王超,袭破契丹于定州。六年,授四方馆使、枢密都承旨。又命为镇、定、高马步军都钤辖,屯定州。

  景德初,契丹入寇至唐河,崇训陈兵河南。翌日,又与王超追袭至镇州。既而都部署桑赞逗留不进,崇训帅兵独往。时车驾幸澶州,召崇训,乃还。三年春,拜检校太傅。大中祥符二年,授右龙武军大将军,领韶州防御使,以本官分司西京卒,年五十六。

  崇训为人长厚谦畏,未尝忤物。

  子允恭,礼宾副使,有谋略,好学,人以为能世其家云。

  崇业字继源,以荫补供奉官,选尚秦王美女云阳公主,授左临门卫将军、附马都尉。廷美得罪,降为右千牛卫率府率,分司西京,俄削秩,去附马之号,从贬房陵。廷美卒,起为静难军行军司马。雍熙三年,授宁州刺史。公主卒,葬州境。真宗初,始得入朝。咸平四年,改左屯卫大将军、领高州团练使,追封公主为虢国长公主。五年十月,卒,年四十一。

  子允升为内殿承制、阁门祗候。

  张令铎,棣州厌次人。少以勇力隶军伍。后唐清泰中,补宁卫小校。晋初,改隶奉国军。汉乾祐中,从周太祖平河中,以功迁奉国军指挥使。广顺初,迁控鹤指挥使。累迁本军左厢都指挥使、领虔州团练使。从世宗征淮南,移领虎捷左厢,加常州防御使。再征寿春,命与龙捷右厢柴贵分为京城左右厢巡检。世宗将北征,命与韩通、高怀德领兵先赴沧州,又副韩令坤为霸州部署,率兵戍守。恭帝即位,授侍卫亲军步军都指挥使、领武信军节度使。令铎本名铎,以与河中张铎同姓名,故赐今名。

  宋初,迁马步军都虞候、领陈州节制。太祖征李筠,以令铎为东京卓城内都巡检。建隆二年,出为镇宁军节度。帝为皇弟兴元尹光美娶其第三女。开宝二年,来朝被病,车驾临问,赐帛五千匹、银五千两,并赐其家人甚厚。明年春,卒于京师,年六十。帝甚悲悼,赠侍中。

  令铎性仁恕,尝语人曰:"我从军三十年,大小四十余战,多摧坚陷敌,未尝妄杀一人。"及卒,人多惜之。

  子守正,至内园使。守恩,淳化中,累至崇仪副使,稍迁崇仪使,领锦州刺史。景德初,知原州,就加西上阁门使、知泰州,卒。录其子奉礼郎永安为大理评事,后至殿中丞。

  罗彦瑰,并州太原人。父全德,晋泌州刺史,彦环得补内殿直。

  少帝在澶州,欲命使宣慰大名府,时河北契丹骑充斥,遂募军中骁勇士十人从行,彦瑰备选。衔枚夜发,往返如期,由是补兴顺指挥使。开运末,契丹主至汴,擢为护圣指挥使。赴幽蓟。彦环至元氏,闻汉祖建号太原,以为归汉,汉祖嘉之。及入汴,擢为护圣指挥使。周初,迁散员都虞候,坐枢密使王浚党,出为邓州教练使。世宗嗣位,召为伴饮指挥使,改马步军都军头。从向训收秦、凤有功,迁散指挥都虞候。

  显德末,太祖自陈桥入归公署,见宰相范质等,未及言,彦不挺剑而前曰:"我辈无主,今日须天子。"质等由是降阶听命。擢为控鹤左厢都指挥使,改内外马军都军头、领眉州防御使。从平泽、潞还,命代赵彦徽为侍卫步军都指挥使、领武信军节度。建隆二年,出为彰德军节度。乾德二年,改安国军节度,与昭义军节度李继勋大破契丹。四年春,又与阁门使田钦祚杀太原军千余人于静阳,禽其将鹿英等,获马三百匹。明年,移镇华州。开宝二年,卒,年四十七。

  王彦升字光烈,性残忍多力,善击剑,号"王剑儿"。本蜀人,后唐同光中,蜀平,徙家洛阳。

  初事宦官骠骑大将军孟汉琼,汉琼以其趫勇,言于明宗,补东班承旨。晋天福中,转内殿直。开运初,契丹围大名,少帝幸澶州,募勇敢士赍诏纳城中,彦升与罗彦瑰应之。一夕突围而入,以功迁护圣指挥使。周广顺中,从向拱破太原兵虒亭南,斩敌帅王璋于阵,以功迁龙捷右第九军都虞候。累转铁骑右第二军都校、领合州刺史。世宗征淮南,从刘崇进、宗偓破金牛水砦,禽伪军校阎承旺、范横。又从李重进扞吴兵于盛唐,斩二千人个利益级。又从张永德攻瀛州,下束城,改散员都指挥使。

  太祖北征,至陈桥,为众推戴。彦升以所部先入京,遇韩通于路,逐至第杀之。初,太祖誓军入京不得有秋毫犯,及闻通死,意甚不乐。以建国之始,不及罪彦升,拜恩州团练使、领铁骑左厢都指挥使。

  后为京城巡检,中夜诣王溥第,溥惊悸而出,既坐,乃曰:"此夕巡警甚困,聊就公一醉耳。"彦升意在求贿,溥佯不悟,置酒数行而罢。翌日,溥密奏其事,乃出为唐州刺史。

  乾德初,迁申州团练使。开宝二年,改防州防御使,是冬,又移原州。西人有犯汉法者,彦升不加刑,召僚属饮宴,引所犯以手捽断其耳,大嚼,卮酒下之。其人流血被体,股慄不敢动。前后啖者数人。西人畏之,不敢犯塞。七年,以病代还,次乾州卒,年五十八。太祖以其夺杀韩通,终身不授节铖。

  论曰:石守信而下,皆显德旧臣,太祖开怀信任,获其忠力。一日以黄袍之喻,使自解其兵柄,以保其富贵,以遗其子孙。汉光武之于功臣,岂过是哉。然守信之货殖钜万,怀德之驰逐败度,岂非亦因以自晦者邪。至于审琦之政成下蔡,重赟之功宣广陵,卓乎可称。令铎身四十余战,未尝妄杀,可主胃勇者之仁矣。彦环于革命之日,首挺剑以语范质,于宋则未必功以众先,于周则其过不在人后矣。王彦升杀韩通,太祖虽不加罪,而终身不授节铖,是足垂训后人矣。保吉、承衍咸以帝婿致位落镇,其被驱策、著功,则保吉为优,况推功李继隆,尤为不伐而有让,然械役名士,纵意禽荒,累德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