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十五 志第二十四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脱脱|发布时间:2016-08-16 22:41:43|

◎仪卫志一

  辽太祖奋自朔方,太宗继志述事,以成其业。于是举渤海,立敬瑭,破重贵,尽致周、秦、两汉、隋、唐文物之遗馀而居有之。路车法物以隆等威,金符玉玺以布号令。是以传至九主二百馀年,岂独以兵革之利,士马之强哉!文谓之仪,武谓之卫,足以成一代之规模矣。考辽所有舆服、符玺、仪仗,作《仪卫志》。

  舆服

  自黄帝而降,舆服之制,其来远矣。禹乘四载作小车,商人得桑根之瑞为大辂,周人加金玉,象饰益备。秦取六国仪物,而分别其用,先王之制,置而弗御。至汉中叶,锐意稽古,然礼文之事,名存实亡,盖得十一于千百焉。唐之车辂因周、隋遗法,损益可知。而祭服皆青,朝服皆绛,常服用宇文制,以紫、绯、绿、碧分品秩。五代颇以常服代朝服。辽国自太宗入晋之后,皇帝与南班汉官用汉服;太后与北班契丹臣僚用国服,其汉服即五代晋之遗制也。考之载籍之可徵者,著《舆服篇》,冠诸《仪卫》之首。

  国舆

  契丹故俗,便于鞍马。随水草迁徙,则有毡车,任载有大车,妇人乘马,亦有小车,贵富者加之华饰。禁制疏阔,贵适用而已。帝后加隆,势固然也。辑其可知著于篇。

  大舆,《柴册再生仪》载神主见之。

  舆,《腊仪》见皇帝、皇后升舆、降舆。

  总纛车,驾以御驼。《祭山仪》见皇太后升总纛车。

  车,《纳后仪》见皇后就车。

  青幰车,螭头、盖部皆饰以银。驾用驼,公主下嫁以赐之。古者王姬下嫁,车服不系其夫,下王后一等。此其遗意欤?

  送终车,车楼纯饰以锦,螭头以银,下县铎,后垂大毡,驾以牛。上载羊一,谓之祭羊,以拟送终之用。亦赐公主。

  椅,《册皇太后仪》,皇帝乘椅,自便殿瑽至西便门。

  鞍马,《祭山仪》,皇帝乘马,侍皇太后行。《腊仪》,皇帝降舆,祭东毕,乘马入腊围。《瑟瑟仪》,俱乘马东行,群臣在南,命妇在北。

  汉舆

  太宗皇帝会同元年,晋使冯道、刘煦等备车辂法物,上皇帝、皇太后尊号册礼。自此天子车服昉见于辽。太平中行汉册礼,乘黄令陈车辂,尚辇奉御陈舆辇。盛唐辇辂,尽在辽廷矣。

  五辂:《周官》典辂有五辂。秦亡之后,汉创制。

  玉辂,祀天、祭地、享宗庙、朝贺、纳后用之。青质,玉饰,黄屋,左纛。十二鉴在衡,二铃在轼。龙辀左建旂,十二游,皆画升龙,长曳地。驾苍龙,金摐,镂锡,鞶缨十二就。辽国《勘箭仪》,皇帝乘玉辂至内门。圣宗开泰十年,上升玉辂自内三门入万寿殿,进七庙御容酒。

  金辂,飨射、祀还、饮至用之。赤质,金饰,余如玉辂,色从其质。驾赤骝。

  象辂,行道用之。黄质,象饰,余如金辂。驾黄骝。

  革辂,巡狩、武事用之。白质,革鞔。驾白翰。

  木辂,田猎用之。黑质,漆饰。驾黑骆。

  车:制小于辂,小事乘之。

  耕根车,耕籍用之。青质,盖三重,余如玉辂。

  安车,一名进贤车,临幸用之。金饰重舆,曲壁,八鉴在衡,紫油纁,朱裹幰,朱丝络网。驾赤骝,朱鞶缨。

  四望车,一名明远车,拜陵、临吊则用之。金饰,青油纁,朱里通。驾牛,余同安车。

  凉车,省方、罢猎用之。赤质,金涂,银装。五彩龙风织,藤油壁,绯条,莲座。驾以橐驼。

  辇:用人挽,本宫中所乘。唐高宗始制七辇。《周官》巾车有辇,以人组挽之。太平册礼,皇帝御辇。

  大凤辇,赤质,顶有金凤,壁画云气金翅。前有轼,下有构栏。络带皆绣云凤,银梯。主辇八十人。

  大芳辇。

  仙游辇。

  小辇,《永寿节仪》,皇太后乘小辇。

  芳亭辇,黑质,幕屋绯栏,皆绣云凤。朱绿夹窗,花板红网,两廉四竿,银饰梯。主辇百二十人。

  大玉辇。

  小玉辇。

  逍遥辇,常行用之。棕屋,赤质,金涂,银装,红条。辇官十二人,春夏绯衫,秋冬素锦服。

  平头辇,常行用之。制如逍遥,无屋。册承天皇太后仪,皇太后乘平头辇。

  步辇,圣宗统和三年,驻跸土河,乘步辇听政。

  羊车,古辇车。赤质,两壁龟文、凤翅,绯幰,络带、门帘皆绣瑞羊,画轮。驾以牛,隋易果下马。童子十八人,服绣,瑞羊輓之。

  舆:以人肩之,天子用韝络臂绾。

  腰舆,前后长竿各二,金银螭头,绯绣凤襕,上施锦褥,别设小床。奉舆十六人。

  小舆,赤质,青顶,曲柄,绯绣络带。制如凤辇而小,上有御座。奉舆二十四人。

  皇太子车辂:

  金辂,从祀享、正冬大朝、纳妃用之。《册皇太子仪》,乘黄令陈金辂,皇太子升、降金辂。

  轺车,五日常朝、享宫臣、出入行道用之。金饰,紫幰朱里。驾一马。

  四望车,吊临用之。金饰,紫油纁通幰。驾一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