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十八 志第四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清)张廷玉|发布时间:2016-08-23 22:11:34|

◎五行一(水)

  史志五行,始自《汉书》,详录五行传说及其占应。后代作史者因之。粤稽《洪范》,首叙五行,以其为天地万物之所莫能外。而合诸人道,则有五事,稽诸天道,则有庶徵。天人相感,以类而应者,固不得谓理之所无。而传说则条分缕析,以某异为某事之应,更旁引曲证,以伸其说。故虽父子师弟,不能无所抵牾,则果有当于叙畴之意欤。夫苟知天人之应捷于影响,庶几一言一动皆有所警惕。以此垂戒,意非不善。然天道远,人道迩,逐事而比之,必有验有不验。至有不验,则见以为无徵而怠焉。前贤之论此悉矣。孔子作《春秋》,纪异而说不书。彼刘、董诸儒之学,颇近于术数禨祥,本无足述。班氏创立此志,不得不详其学之本原。而历代之史,往往取前人数见之说,备列简端。揆之义法,未知所处。故考次洪武以来,略依旧史五行之例,著其祥异,而事应暨旧说之前见者,并削而不载云。

  《洪范》曰“水曰润下”。水不润下,则失其性矣。前史多以恒寒、恒阴、雪霜、冰雹、雷震、鱼孽、蝗蝻、豕祸、龙蛇之孽、马异、人疴、疾疫、鼓妖、陨石、水潦、水变、黑眚黑祥皆属之水,今从之。

  ▲恒寒

  景泰四年冬十一月戊辰至明年孟春,山东、河南、浙江、直隶、淮、徐大雪数尺,淮东之海冰四十余里,人畜冻死万计。五年正月,江南诸府大雪连四旬,苏、常冻饿死者无算。是春,罗山大寒,竹树鱼蚌皆死。衡州雨雪连绵,伤人甚多,牛畜冻死三万六千蹄。成化十三年四月壬戌,开原大雨雪,畜多冻死。十六年七八月,越巂雨雪交作,寒气若冬。弘治六年十一月,郧阳大雪,至十二月壬戌夜,雷电大作,明日复震,后五日雪止,平地三尺余,人畜多冻死。正德元年四月,云南武定陨霜杀麦,寒如冬。万历五年六月,苏、松连雨,寒如冬,伤稼。四十六年四月辛亥,陕西大雨雪,驘橐驼冻死二千蹄。

  ▲恒阴

  洪武十八年二月,久阴。正统五年七月戊午、己未及癸亥,晓刻阴沉,四方浓雾不辨人。八年,邳、海二州阴雾弥月,夏麦多损。景泰六年正月癸酉,阴雾四塞,既而成霜附木,凡五日。八年正月甲子,阴晦大雾,咫尺不辨人物。成化四年三月,昏雾蔽天,不见星日者累昼夜。九年三月甲午,四月丁卯,山东黑暗如夜。二十年五月丙申,番禺天晦,良久乃复。二十三年十二月辛卯,大雾不辨人。弘治十五年十一月,景东昼晦者七日。十六年四月辛亥,甘肃昏雾障天,咫尺不辨人物。十八年秋,广昌大雨雾凡两月,民病且死者相继。正德十年四月,巨野阴雾六日,杀谷。十四年三月戊午,阴晦。嘉靖元年正月丁卯,日午,昏雾四塞。三年,江北昏雾,其气如药。天启六年六月丙戌,雾重如雨。闰六月己未,如之。

  ▲雨雪陨霜

  洪武十四年五月丁未,建德雪。六月己卯,杭州晴日飞雪。二十六年四月丙申,榆社陨霜损麦。景泰四年,凤阳八卫二三月雨雪不止,伤麦。天顺四年三月乙酉,大雪,越月乃止。成化二年四月乙巳,宣府陨霜杀青苗。十九年三月辛酉,陕西陨霜。弘治六年十月,南京雨雪连旬。八年四月庚申,榆社、陵川、襄垣、长子、沁源陨霜杀麦豆桑。辛酉,庆阳诸府县卫所三十五,陨霜杀麦豆禾苗。九年四月辛巳,榆次陨霜杀禾。是月,武乡亦陨霜。十七年二月壬寅,郧阳、均州雨雪雹,雪片大者六寸。六月癸亥,雨雪。正德八年四月乙巳,文登、莱阳陨霜杀稼。丙辰,杀谷。十三年三月壬戌,辽东陨霜,禾苗皆死。嘉靖二年三月甲子,郯城陨霜杀麦。辛未,杀禾。二十二年四月己亥,固原陨霜杀麦。隆庆六年三月丁亥,南宫陨霜杀麦。万历二十四年四月己亥,林县雪。二十六年十一月辛亥,彰德陨霜,不杀草。三十八年四月壬寅,贵州暴雪,形如土砖,民居片瓦无存者。四十四年正月,雨红黄黑三色雪,屋上多巨人迹。崇祯六年正月辛亥,大雪,深二丈余。十一年五月戊寅,喜峰口雪三尺。十三年四月,会宁陨霜杀稼。十六年四月,鄢陵陨霜杀麦。

  ▲冰雹

  洪武二年六月庚寅,庆阳大雨雹,伤禾苗。三年五月丙辰,蔚州大雨雹,伤田苗。五年五月癸丑夜,中都皇城万岁山雨冰雹,大如弹丸。七年八月甲午,平凉,延安绥德、米脂雨雹。九月甲子,巩昌雨雹。八年四月,临洮、平凉、河州雹伤麦。十四年七月己酉,临洮大雨雹,伤稼。十八年二月,雨雹。

  永乐七年秋,保定、浙东雨雹。十二年四月,河南一州八县雨雹,杀麦。

  正统三年,西、延、平、庆、临、巩六府及秦、河、岷、金四州,自夏逮秋,大雨雹。四年五月壬戌,京师大雨雹。五年四月丁酉,平凉诸府大雨雹,伤人畜田禾。六月壬申至丙子,山西行都司及蔚州连日雨雹,其深尺余,伤稼。八月庚辰,保定大雨雹,深尺余,伤稼。

  景泰五年六月庚寅,易州大方等社雨雹甚大,伤稼百二十五里,人马多击死。六年闰六月乙巳,束鹿雨雹如鸡子,击死鸟雀狐兔无算。

  天顺元年六月己亥,雨雹大如鸡卵,至地经时不化,奉天门东吻牌摧毁。八年五月丁巳,雨雹。

  成化元年四月庚寅,雨雹大如卵,损禾稼。五月辛酉,又大雨雹。五年闰二月癸未,琼山雨雹大如斗。八年七月丙午,陇州雨雹大如鹅卵,或如鸡子,中有如牛者五,长七八寸,厚三四寸,六日乃消。九年五月丁巳,雨雹如拳。十三年春,湖广大雨冰雹,牛死无算。十九年六月乙亥,潞州雨雹,大者如碗。二十年二月丙子,清远雨雹,大如拳。丙戌,大雷电,复雨雹。二十一年三月己丑夜,番禺、南海风雷大作,飞雹交下,坏民居万余,死者千余人。二十二年三月甲寅,南阳雨雹,大如鹅卵。

  弘治元年三月壬申夜,融县雨雹,坏城楼垣及军民屋舍,死者四人。二年三月戊寅,宾州雨雹如鸡子,击杀牧竖三人,坏庐舍禾稼。庚辰,贵州安庄卫大雷,雨雪雹,坏麦苗。四月辛卯,洮州卫雨冰雹,水涌三丈。四年三月癸卯,裕、汝二州雨雹,大者如墙杵,积厚二三尺,坏屋宇禾稼。四月己酉,洮州卫雨雹及冰块。水高三四丈,漫城郭,漂房舍,田苗人畜多淹死。五年四月乙丑,莒、沂二州,安丘、郯城二县,雨雹大如酒杯,伤人畜禾稼。六年八月己巳,长子雨雹,大者如拳,伤禾稼,人有击死者。辛未,雨雹,大如弹丸,平地壅积。八年二月壬申,永嘉暴风雨,雨雹,大如鸡卵,小如弹丸,积地尺余,白雾四起,毁屋杀黍,禽鸟多死。三月己亥,桐城雨雹,深五尺,杀二麦。己酉,淮、凤州县暴风雨雹,杀麦。四月乙亥,常州、泗、邳雨雹,深五寸,杀麦及菜。丙子,沂州雨雹,大者如盘,小者如碗,人畜多击死。六月乙卯,雨雹。七月乙酉,洮州卫雨冰雹,杀禾。暴水至,人畜多溺死者。丙戌,甘肃西宁大雨雹,杀禾及畜。九年五月丙辰,雨雹。十年二月己卯,江西新城雨冰雹,民有冻死者。三月丁卯,北通州雨冰,深一尺。十三年八月戊子,雨雹。丙午,又雨雹。九月壬戌,又雨雹。十四年四月丁酉,徐州、清河、桃源、宿迁雨冰雹,平地五寸,夏麦尽烂。五月乙亥,登、莱二府雨雹杀禾。七月辛卯,雨雹。

  正德元年六月戊辰,宣府马营堡大雨雹,深二尺,禾稼尽伤。三年四月辛未,泾州雨雹,大如鸡卵,坏庐舍菽麦。四年五月甲午,费县大雨雹,深一尺,坏麦谷。八年十月戊戌,平阳、太原、沁、汾诸属邑,大雨雹,平地水深丈余,冲毁人畜庐舍。十一年六月甲戌,宣府大雨雹,禾稼尽死。九月丙申,贵州大雨雹。十二年五月己亥,安肃大雨雹,平地水深三尺,伤禾,民有击死者。十三年四月壬午,衡州疾风迅雷,雨雹,大如鹅子,棱利如刀,碎屋,断树木如剪。

  嘉靖元年四月甲申,云南左卫各属雨雹,大如鸡子,禾苗房屋被伤者无算。五月己未,蓬溪雨雹,大如鹅子,伤亦如之。二年五月丁丑,大同前卫雨雹。四年四月丁未,大同卫雨雹。五月戊子,固安雨雹。五年五月甲辰,满城雨雹。六月丁巳,大同县雨冰雹,俱大如鸡子。丁卯,万全都司及宣府皆雨雹,大者如瓯,深尺余。七月癸未,南丰雨雹,大如碗,形如人面。遂昌雨雹,顷刻二尺,大杀麻豆。六年六月癸丑,镇番卫大雨雹,杀伤三十余人。十四年三月辛巳,汉中雨雹陨霜杀麦。四月庚子,开封、彰德雨雹杀麦。十八年五月壬辰,庆都、安肃、河间雨冰雹,大如拳,平地五寸,人有死伤者。二十八年三月庚寅,临清大冰雹,损房舍禾苗。六月丁卯,延川雨雹如斗,坏庐舍,伤人畜。三十四年五月庚子,凤阳大冰雹,坏民田舍。三十六年三月癸未,沂州雨雹,大如盂,小如鸡卵,平地尺余,径八十里,人畜伤损无算。四十三年闰二月甲申,雨雹。四月庚寅,又雨雹。

  隆庆元年七月辛巳,紫荆关雨雹,杀稼七十里。三年三月辛未,平溪卫雨雹。平地水涌三尺,漂没庐舍。四月己丑,郧阳县雨雹。平地水深二尺。五月癸丑,延绥口北马营堡雨雹,杀稼七十里。四年四月辛酉,宣府、大同雨雹,厚三尺余,大如卵,禾苗尽伤。五年四月戊午,大雨雹。六年八月乙丑,祁、定二州大雨雹,伤损禾菽,击毙三人。

  万历元年五月辛巳,雨雹。四年四月丙午,博兴大雨雹,如拳如卵,明日又如之,击死男妇五十余人,牛马无算,禾麦毁尽。兖州相继损禾。五月乙巳,定襄雨雹,大者如卵,禾苗尽损。九年八月庚子,辽东等卫雨雹,如鸡卵,禾尽伤。十一年闰二月丁卯,泰州、宝应雨雹如鸡子,杀飞鸟无算。五月庚子,大雨雹。十三年五月乙酉,宛平大雨雹,伤人畜千计。十五年五月癸巳,喜峰口大雨雹,如枣栗,积尺余,田禾瓜果尽伤。十九年四月壬子,雨雹。二十一年二月庚寅,贵阳府大雨雹。十月丙戌,武进、江阴大冰雹,伤五谷。二十三年五月乙酉,临邑雨雹,尽作男女鸟兽形。二十五年八月壬戌,风雹。二十八年六月,山东大风雹,击死人畜,伤禾苗。河南亦雨冰雹,伤禾麦。三十年四月己未,大雨雹。三十一年五月戊寅,凤阳皇陵雨雹。七月丁丑,大雨雹。三十四年七月丙戌,又大雨雹。平地水深三尺。三十六年五月戊子,雨雹。四十一年七月丁卯,宣府大雨雹,杀禾稼。四十六年三月庚辰,长泰、同安大雨雹,如斗如拳,击伤城郭庐舍,压死者二百二十余人。十月壬午,云南雨雹。

  天启二年四月壬辰,大雨雹。

  崇祯三年九月辛丑,大雨雹。四年五月,襄垣雨雹,大如伏牛盈丈,小如拳,毙人畜甚众。六月丙申,大雨雹。七年四月壬戌,常州、镇江雨雹,伤麦。八年七月己酉,临县大冰雹三日,积二尺余,大如鹅卵,伤稼。十年四月乙亥,大雨雹。闰四月癸丑,武乡、沁源大雨雹,最大者如象,次如牛。十一年六月甲寅,宣府乾石河山场雨雹,击杀马驘四十八匹。九月,顺天雨雹。十二年八月,白水、同官、雒南、陇西诸邑,千里雨雹,半日乃止,损伤田禾。十六年六月丁丑,乾州雨雹,大如牛,小如斗,毁伤墙屋,击毙人畜。

  ▲雷震

  洪武六年十一月戊申,雷电交作。十三年五月甲午,雷震谨身殿。六月丙寅,雷震奉天门。十月甲戌,雷电。十二月己巳,广州大风雨雷电。十八年二月甲午,雷电雨雪。二十一年五月辛丑,雷震玄武门兽吻。六月癸卯,暴风,雷震洪武门兽吻。

  宣德九年六月甲子,雷震大祀坛外西门兽吻。

  正统八年五月戊寅,雷震奉天殿鸱吻。七月辛未,雷震南京西角门楼兽吻。是日,大同巡警军至沙沟,风雷骤至,裂肤断指者二百余人。九年正月辛亥朔,雷电大雨。闰七月壬寅,雷震奉先殿鸱吻。十一年十二月壬寅,大雨雷电,翼日乃止。十四年六月丙辰,南京风雨雷电,谨身殿灾。

  景泰三年六月庚寅,雷击宫庭中门,伤人。

  天顺二年六月己卯,雷震大祀殿鸱吻。四年六月癸丑,雷毁蓟州仓廒四。

  成化三年六月戊申,雷震南京午门正楼。五年二月乙卯,又震山川坛具服殿之兽吻。八年四月辛未,始雷。十二年十一月癸亥,南京大雷雨。十三年二月甲戌,安庆大雪,既而雷电交作。十一月辛未冬至,杭州大雷雨。戊寅,荆门州大雷电雨雪。十七年七月己亥,雷震郊坛承天门脊兽。十一月丁酉,江南大雷雨雪。

  弘治元年五月丙子,辰刻,南京震雷坏洪武门兽吻。巳刻,坏孝陵御道树。六月己酉,又坏鹰扬卫仓楼,聚宝门旗杆。二年四月庚子,又毁神乐观祖师殿。三年七月壬子,又坏午门西城墙。六年闰五月丁未,蓟州大风雷,拔木偃禾,牛马有震死者。十二月壬戌,南京雷雨,拔孝陵树。七年六月癸酉,如之。七月丙辰,福州雷毁城楼。八年十二月丙子,长沙大雷电雨雪。丁丑,南昌、彭水俱大雷电,雨雪雹,大木折。十年四月,雷震宣府西横岭之南山,倾三十余丈。七月乙卯,雷击吉王府端礼门兽吻。十二年四月丙午,雷震楚府承运殿。十四年闰七月庚辰,福州大风雷,击坏教场旗杆、城楼、大树。

  正德元年五月壬辰,雷震青州衣甲库兽吻,有火起库中。六月辛酉,雷击西中门柱脊,暴风折郊坛松柏,大祀殿及斋宫兽瓦多堕落者。丙子,南京暴风雨,雷震孝陵白土冈树。十二月己巳朔,南通州雷再震。四年十二月壬寅,杭州大雨雷电,越二日复作。五年六月丙申,雷震万全卫柴沟堡,毙墩军四人。七年五月戊辰,雷震余干万春寨旗杆,状如刀劈。闰五月丁亥,雷震成都卫门及教场旗杆。十年闰四月甲申,蓟州赚狗崖、东墩及新开岭关雷火,震伤三十余人。十二年八月癸亥,南京祭历代帝王,雷雨大作,震死斋房吏。十二月庚辰,瑞州大雷电。十六年八月,雷击奉天门。

  嘉靖二年五月丁丑,雷击观象台。四年七月己丑,雷击南京长安左门兽吻。五年四月戊寅,雷击阜城门城楼南角兽吻及北九铺旗杆。十年六月丁巳,雷击德胜门,破民屋柱,毙者四人。癸亥,雷击午门角楼及西华门城楼柱。十五年六月甲申,雷击南京西上门兽吻,震死男妇十余人。十六年五月戊戌,雷震谨身殿鸱吻。二十八年六月丁酉朔,雷震奉先殿左吻及东室门槅。三十三年四月乙亥,始雷。三十八年六月丙寅,雷击奉先殿门外南西二墙。

  隆庆元年八月,大暑雷震。次日,大寒,如严冬。是夕,雷震达旦。四年六月辛酉,雷击圜丘广利门鸱吻。

  万历三年六月己卯,雷击建极殿鸱吻。壬辰,雷击端门鸱尾。六年七月壬子,雷击南京承天门左檐。十三年七月戊子,雷震郊坛广利门,震伤榜题“利”字及斋宫北门兽吻。十六年八月壬午,雷震南京旧西安门钟鼓楼兽头。十九年五月甲戌,太平路、喜峰路并雷击,墩台折,伤官军。二十一年四月戊戌,雷震孝陵大木。二十二年六月己酉,雷雨,西华门灾。七月壬辰,雷击祈谷坛东天门左吻。二十四年二月己酉夜,酃县大雷雨,火光遍十余里。二十五年七月庚寅朔,雷毁黄花镇台垣及火器。三十二年五月癸酉,雷毁长陵楼,又毁蓟镇松棚路墩台。三十三年五月庚子,大雷电,击毁南郊望灯高杆。三十七年八月甲寅,雷劈西城上旗杆。

  泰昌元年十月己未,雷毁淮安城楼。

  崇祯六年十二月丁亥,大风雪,雷电。九年正月甲戌,雷毁孝陵树。十年四月乙亥,蓟州雷火焚东山二十余里。十二年七月,雷击破密云城铺楼,所贮炮木皆碎。十月乙未立冬,雷电大作。十四年四月癸丑,雷火起蓟州西北,焚及赵家谷,延二十余里。六月丙午,雷震宣府西门城楼。十五年四月癸卯,雷震南京孝陵树,火从树出。十六年五月癸巳朔,雷震通夕不止。次日,见太庙神主横倒,诸铜器为火所铄,熔而成灰。六月丙戌,雷震奉先殿鸱吻,槅扇皆裂,铜镮尽毁。

  ▲鱼孽

  嘉靖四十一年二月乙亥,德州九龙庙雨鱼,大者数寸。崇祯十年三月,钱塘江木鏚化为鱼,有首尾未变者。

  ▲蝗蝻

  洪武五年六月,济南属县及青、莱二府蝗。七月,徐州、大同蝗。六年七月,北平、河南、山西、山东蝗。七年二月,平阳、太原、汾州、历城、汲县蝗。六月,怀庆、真定、保定、河间、顺德、山东、山西蝗。八年夏,北平、真定、大名、彰德诸府属县蝗。建文四年夏,京师飞蝗蔽天,旬余不息。永乐元年夏,山东、山西、河南蝗。三年五月,延安、济南蝗。十四年七月,畿内、河南、山东蝗。宣德四年六月,顺天州县蝗。九年七月,两畿、山西、山东、河南蝗蝻覆地尺许,伤稼。十年四月,两京、山东、河南蝗蝻伤稼。正统二年四月,北畿、山东、河南蝗。五年夏,顺天、河间、真定、顺德、广平、应天、凤阳、淮安、开封、彰德、兖州蝗。六年夏,顺天、保定、真定、河间、顺德、广平、大名、淮安、凤阳蝗。秋,彰德、卫辉、开封、南阳、怀庆、太原、济南、东昌、青、莱、兖、登诸府及辽东广宁前、中屯二卫蝗。七年五月,顺天、广平、大名、河间、凤阳、开封、怀庆、河南蝗。八年夏,两畿蝗。十二年夏,保定、淮安、济南、开封、河南、彰德蝗。秋,永平、凤阳蝗。十三年七月,飞蝗蔽天。十四年夏,顺天、永平、济南、青州蝗。景泰五年六月,宁国、安庆、池州蝗。七年五月,畿内蝗蝻延蔓。六月,淮安、扬州、凤阳大旱蝗。九月,应天及太平七府蝗。天顺元年七月,济南、杭州、嘉兴蝗。二年四月,济南、兖州、青州蝗。成化三年七月,开封、彰德、卫辉蝗。九年六月,河间蝗。七月,真定蝗。八月,山东旱蝗。十九年五月,河南蝗。二十二年三月,平阳蝗。四月,河南蝗。七月,顺天蝗。弘治三年,北畿蝗。四年夏,淮安、扬州蝗。六年六月,飞蝗自东南向西北,日为掩者三日。七年三月,两畿蝗。嘉靖三年六月,顺天、保定、河间、徐州蝗。隆庆三闰六月,山东旱蝗。万历十五年七月,江北蝗。十九年夏,顺德、广平、大名蝗。三十七年九月,北畿、徐州、山东蝗。四十三年七月,山东旱蝗。四十四年四月,复蝗。七月,常州、镇江、淮安、扬州、河南蝗。九月,江宁、广德蝗蝻大起,禾黍竹树俱尽。四十五年,北畿旱蝗。四十六年,畿南四府又蝗。四十七年八月,济南、东昌、登州蝗。天启元年七月,顺天蝗。五年六月,济南飞蝗蔽天,田禾俱尽。六年十月,开封旱蝗。崇祯八年七月,河南蝗。十年六月,山东、河南蝗。十一年六月,两京、山东、河南大旱蝗。十三年五月,两京、山东、河南、山西、陕西大旱蝗。十四年六月,两京、山东、河南、浙江大旱蝗。

  ▲豕祸

  嘉靖七年,杭州民家有豕,肉膜间生字。万历二十三年春,三河民家生八豕,一类人形,手足俱备,额上一目。三十八年四月,燕河路营生豕,一身二头,六蹄二尾。六月,大同后卫生豕,两头四眼四耳。四十七年六月,黄县生豕,双头四耳,一身八足。七月,宁远生豕,身白无毛,长鼻象嘴。天启三年七月,辰州玩平溪生豕,猪身人足,一目。四年三月,神木生豕,额多一鼻逆生,目深藏皮肉,合则不见。四月,榆林生豕,一首二身,二尾八足。六月,霍州生豕,二身二眼,象鼻,四耳四乳。崇祯元年三月,石泉生豕类象,鼻下一目甚大,身无毛,皮肉皆白。六年二月,建昌生豕,二身一首,八蹄二尾。十五年七月,聊城生豕,一首二尾七蹄。

  ▲龙蛇之孽

  成化五年六月,河决杏花营,有卵浮于河,大如人首,下锐上圆,质青白,盖龙卵也。弘治九年六月庚辰,宣府镇南口墩骤雨火发,龙起刀鞘内。十八年五月辛卯,日午,旋风大起,云翳三殿,若有人骑龙入云者。正德七年六月丁卯夜,招远有赤龙悬空,光如火,盘旋而上,天鼓随鸣。十二年六月癸亥,山阳见黑龙,一龙吸水,声闻数里,摄舟及舟女至空而坠。十三年五月癸丑,常熟俞野村迅雷震电,有白龙一、黑龙二乘云并下,口中吐火,目睛若炬,撤去民居三百余家,吸二十余舟于空中。舟人坠地,多怖死者。是夜红雨如注,五日乃息。十四年四月,鄱阳湖蛟龙斗。嘉靖四十年五月癸酉,青浦佘山九蛟并起,涌水成河。万历十四年七月戊申,舒城大雷雨,起蛟百五十八,迹如斧劈,山崩田陷,民溺死无算。是岁,建昌民樵于山,逢巨蛇,一角,六足如鸡距,不噬不惊,或言此肥〈虫遗〉也。十八年七月,猗氏大水,二龙斗于村,得遗卵,寻失。十九年六月己未,公安大水,有巨蛇如牛,首赤身黑,修二丈余,所至堤溃。三十一年五月戊戌,历城大雨,二龙斗水中,山石皆飞,平地水高十丈。四十五年八月,安丘青河村青白二龙斗。

  ▲马异

  永乐十八年九月,诸城进龙马。民有牝马牧于海滨,一日云雾晦冥,有物蜿蜒与马接。产驹,具龙文,其色青苍,谓之龙马云。宣德七年五月,忻州民武焕家马生一驹,鹿耳牛尾,玉面琼蹄,肉文被体如鳞。七月,沧州畜官马,一产二驹,州以为祥,献于朝。宣宗曰:“物理之常,何足异也。”

  成化十七年六月,兴济马生二驹。弘治元年二月,景宁屏风山有异物成群,大如羊,状如白马,数以万计。首尾相衔,迤逦腾空而去。嘉靖四十二年四月,海盐有海马万数,岸行二十余里。其一最巨,高如楼。

  ▲人疴

  前史多志一产三男事,然近岁多有,不可胜详也,其稍异者志之。洪武二十四年八月,河南龙门妇司牡丹死三年,借袁马头之尸复生。宣德元年十一月,行在锦衣卫校尉綦荣妻皮氏一产四子。天顺四年四月,扬州民妇一产五男。成化十三年二月,南京鹰扬卫军陈僧儿妻朱氏一产三男、一女。十七年六月,宿州民张珍妻王氏脐下右侧裂,生一子。二十年十二月,徐州妇人肋下生瘤,久之渐大,儿从瘤出。二十一年,嘉善民邹亮妻初乳生三子,再乳生四子,三乳生六子。弘治十一年六月,腾骧左卫百户黄盛妻宜氏一产三男一女。十六年五月,应山民张本华妻崔氏生须长三寸。是时,郑阳商妇生须三缭,约百余茎。嘉靖二年六月,曲靖卫舍人胡晟妻生一男,两头四手三足。四年,横泾农孔方协下产肉块,剖视之,一儿宛然。五年,江南民妇生妖,六目四面,有角,手足各一节,独爪,鬼声。十一年,当涂民妇一产三男一女。十二年,贵州安卫军李华妻生男,两头四手四足。二十七年七月,大同右卫参将马继舍人马录女,年十七化为男子。隆庆二年十二月,静乐男子李良雨化为妇人。五年二月,唐山民妇生儿从左胁出。万历十年,淅川人化为狼。十八年,南宿州民妇一产七子,肤发红白黑青各色。三十七年六月,繁峙民李宜妻牛氏一产二女,头面相连,手足各分。四十六年,广宁卫民妇产一猴,二角四齿。是时,大同民妇一产四男。崇祯八年夏,镇江民妇产一子,顶载两首,臀赘一首,与母俱毙。十五年十一月,曹县民妇产儿,两头,顶上有眼,手过膝。

  ▲疾疫

  永乐六年正月,江西建昌、抚州,福建建宁、邵武自去年至是月,疫死者七万八千四百余人。八年,登州宁海诸州县自正月至六月,疫死者六千余人。邵武比岁大疫,至是年冬,死绝者万二千户。九年七月,河南、陕西疫。十一年六月,湖州三县疫。七月,宁波五县疫。正统九年冬,绍兴、宁波、台州瘟疫大作,及明年,死者三万余人。景泰四年冬,建昌、武昌、汉阳疫。六年四月,西安、平凉疫。七年五月,桂林疫死者二万余人。天顺五年四月,陕西疫。成化十一年八月,福建大疫,延及江西,死者无算。正德元年六月,湖广平溪、清凉、镇远、偏桥四卫大疫,死者甚众。靖州诸处自七月至十二月大疫,建宁、邵武自八月始亦大疫。十二年十月,泉州大疫。嘉靖元年二月,陕西大疫。二年七月,南京大疫,军民死者甚众。四年九月,山东疫死者四千一百二十八人。三十三年四月,都城内外大疫。四十四年正月,京师饥且疫。万历十年四月,京师疫。十五年五月,又疫。十六年五月,山东、陕西、山西、浙江俱大旱疫。崇祯十六年,京师大疫,自二月至九月止。明年春,北畿、山东疫。

  ▲鼓妖

  洪武五年八月己酉,徐沟西北空中有声如雷。十一年,瑞昌有大声如钟,自天而下,无形。天顺六年九月乙巳夜,天无云,西北方有声如雷。七年二月晦夜,空中有声。大学士李贤奏,无形有声谓之鼓妖,上不恤民则有此异。成化十三年正月甲子,代州无云而雷。十四年八月戊戌,早朝,东班官若闻有甲兵声者,辟易不成列,久之始定。弘治六年六月丁卯,石州吴城驿无云而震者再。十七年六月甲申,江西庐山鸣如雷。嘉靖二十九年二月甲子,隆庆州张山营堡山鸣。万历十二年十二月己未,萧县山鸣如惊涛澎湃,竟夜不止。二十八年八月戊戌,西北方有声如雷。天启七年八月丁巳,庄烈即位,朝时,空中有声如天鼓,发于殿西。崇祯十二年十二月乙未,萧县山鸣。是月,西山大鸣如雷,如风涛。十三年二月壬子,浙江省城门夜鸣。十六年冬,建极殿鸱吻中有声似鹁鸠,曰“苦苦”,其声渐大,复作犬吠声,三日夜不止。明年三月辛丑,孝陵夜有哭声,亦鼓妖也。

  ▲陨石

  成化六年六月壬申,阳信雷声如啸,陨石一,碎为三,外黑内青。十四年六月辛亥,临晋天鸣,陨石县东南三十里,入地三尺,大如升,色黑。二十三年五月壬寅,束鹿空中响如雷,青气坠地。掘之得黑石二,一如碗,一如鸡卵。弘治三年三月,庆阳雨石无数,大小不一,大者如鹅卵,小者如芡实。四年十月丁巳,光山有红光如电,自西南往东北,声如鼓,久之入地,化为石,大如斗。十年二月丙申,修武黑气入地,化为石,状如羊首。十二年五月戊寅,朔州有声,如迅雷,白气腾上,陨大石三。正德元年八月壬戌,夜有火光落即墨,化为绿石,圆高尺余。九年五月己卯,滨州有声陨石。十三年正月己未,邻水陨石一。嘉靖十二年五月丁未,祁县有声如鼓,火流坠地为石。四十二年三月癸卯,怀庆陨石。隆庆二年三月己未,保定新城陨黑石二。万历三年五月癸亥,有二流星昼陨景州城北,化为黑石。十七年九月戊午,万载黑烟腾起,陨石演武厅畔。十九年四月辛酉,遵化陨石二。四十四年正月丁丑,易州及紫荆关有光化石崩裂。崇祯九年九月丁未,太康陨石。

  ▲水潦

  洪武元年六月戊辰,江西永新州大风雨,蛟出,江水入城,高八尺,人多溺死。事闻,使赈之。三年六月,溧水县江溢,漂民居。四年七月,南宁府江溢,坏城垣。衢州府龙游县大雨,水漂民庐,男女溺死。五年八月,嵊县、义乌、余杭山谷水涌,人民溺死者众。六年二月,崇明县为潮所没。七月,嘉定府龙游县洋、雅二江涨,翼日南溪县江涨,俱漂公廨民居。七年八月,高密县胶河溢,伤禾。八年七月,淮安、北平、河南、山东大水。十二月,直隶苏州、湖州、嘉兴、松江、常州、太平、宁国,浙江杭州俱水。九年,江南、湖北大水。七月,湖广、山东大水。十年六月,永平滦、漆二水没民庐舍。七月,北平八府大水,坏城垣。十一年七月,苏、松、扬、台四府海溢,人多溺死。十月丙辰,河决兰阳。十二年五月,青田山水没县治。十三年十一月,崇明潮决沙岸,人畜多溺死。十四年八月庚辰,河决原武。十五年二月壬子,河南河决。三月庚午,河决朝邑。七月,河溢荥泽、阳武。是岁,北平大水。十七年八月丙寅,河决开封,横流数十里。是岁,河南、北平俱水。十八年八月,河南又水。是年,江浦、大名水。二十三年正月庚寅,河决归德。七月癸巳,河决开封,漂没民居。又海门县风潮坏官民庐舍,漂溺者众。是岁,襄阳、沔阳、安阳水。二十四年十月,北平、河间二府水。二十五年正月,河决阳武,开封州县十一俱水。二十六年十一月,青、兖、济宁三府水。二十七年三月,宁阳汶河决。二十八年八月,德州大水,坏城垣。三十年八月丁亥,河决开封,三面皆水,犯仓库。

  永乐元年五月,章丘漯河决岸、伤稼。南海、番禺潮溢。八月,安丘县红河决。二年六月,苏、松、嘉、湖四府俱水。七月,湖广、江西水。九月,河决开封,坏城。三年三月,温县水决堤四十余丈。济、涝二水溢。八月,杭州属县多水,淹男妇四百余人。七年五月,安陆州江溢,决渲马滩圩岸千六百余丈。六月,寿州水决城。是岁,泰兴江岸沦于江者三千九百余丈。浑河决固安。八年五月,平度州濰水及浮糠河决,浸百十三所。七月,平阳县潮溢,漂庐舍。八月庚申,河溢开封。十二月戊戌,河决汴梁,坏城。九年正月,高邮甓社等九湖及天长诸水暴涨。六月,扬州属州县五江潮涨四日,漂人畜甚众。七月,海宁潮溢,漂溺甚众。八月,漳、卫二水决堤淹田。九月,雷州飓风暴雨,淹遂溪、海康,坏田禾八百余顷,溺死千六百余人。是岁,湖广、河南水。十年七月,庐沟水涨,坏桥及堤岸,溺死人畜。保定县决河岸五十四处。十一月,吴桥、东光、兴济、交河、天津决堤伤稼。十二月,安州水决直亭等河口八十九处。十二年十月,临晋涑河逆流,决姚暹渠堰,流入硝池,淹没民田,将及盐池。崇明潮暴至,漂庐舍五千八百余家。十三年六月,北畿、河南、山东水溢,坏庐舍,没田禾,临清尤甚。滏、漳二水漂磁州民舍。十四年夏,南昌诸府江涨,坏民庐舍。七月,开封州县十四河决堤岸。永平滦、漆二河溢,坏民田禾。福宁、延平、邵武、广信、饶州、衢州、金华七府,俱溪水暴涨,坏城垣房舍,溺死人畜甚众。辽东辽河、代子河水溢,浸没城垣屯堡。十八年夏秋,仁和、海宁潮涌,堤沦入海者千五百余丈。二十年五月,广东诸府潮溢,漂庐舍,坏仓粮,溺死三百六十余人。夏秋,湖广沔阳江涨,河南北及凤阳河溢。二十一年五月,峨眉溪水涨,溺死百三十人。八月,琼州府潮溢,漂溺甚众。二十二年七月,黄岩潮溢,溺死八百人。九月庚辰,河溢开封。

  洪熙元年六月,骤雨,白河溢,冲决河西务、白浮、宋家等口堤岸。临漳漳、滏二河决堤岸二十四。真定滹沱河大溢,没三州五县田。七月,容城白沟河涨,伤禾稼。浑河决庐沟桥东狼窝口,顺天、河间、保定、滦州俱水。

  宣德元年六七月,江水大涨,襄阳、谷城、均州、郧县,缘江民居漂没者半。黄、汝二水溢,淹开封十州县及南阳汝州、河南嵩县。三年五月,邵阳、武冈、湘乡暴风雨七昼夜,山水骤长,平地高六尺。永宁卫大水,坏城四百丈。六月,浑河水溢,决庐沟河堤百余丈。七月,北畿七府俱水。五年七月,南阳山水泛涨,冲决堤岸,漂流人畜庐舍。六年六月,浑河溢,决徐家等口,顺天、保定、真定、河间州县二十九俱水。河决开封,没八县。七年六月,太原河、汾并溢,伤稼。八年六月,江西濒江八府江涨,漂没民田,溺死男妇无算。九年正月,沁乡沁水涨,决马曲湾,经获嘉、新乡,平地成河。五月,宁海县潮决,徙地百七十余顷。六月,浑河决东岸,自狼河口至小屯厂,顺天、顺德、河间俱水。七月,辽东大水。

  正统元年闰六月,顺天、真定、保定、济南、开封、彰德六府俱大水。二年,凤阳、淮安、扬州诸府,徐、和、滁诸州,河南开封,四五月河、淮泛涨,漂居民禾稼。九月,河决阳武、原武、荥泽。湖广沿江六县大水决江堤。三年,阳武河决,武陟沁决,广平、顺德漳决,通州白河溢。四年五月,京师大水,坏官舍民居三千三百九十区。顺天、真定、保定三府州县及开封、卫辉、彰德三府俱大水。七月,滹沱、沁、漳三水俱决,坏饶阳、献县、卫辉、彰德堤岸。八月,白沟、浑河二水溢,决保定安州堤。苏、常、镇三府俱决,款饶阳、献县、卫辉、彰德堤岸。九月,滹沱复决深州,淹百余里。五年五月至七月,江西江溢,河南河溢。八月,潮决萧山海塘。六年五月,泗州水溢丈余,漂庐舍。七月,白河决武清、淳阝县堤二十二处。八月,宁夏久雨,水泛,坏屯堡墩台甚众。八年六月,浑河决固安。八月,台州、松门、海门海潮泛溢,坏城郭、官亭、民舍、军器。九年七月,扬子江沙洲潮水溢涨,高丈五六尺,溺男女千余人。闰七月,北畿七府及应天、济南、岳州、嘉兴、湖州、台州俱大水。河南山水灌卫河,没卫辉、开封、怀庆、彰德民舍,坏卫所城。十年三月,洪洞汾水堤决,移置普润驿以远其害。夏,福建大水,坏延平府卫城,没三县田禾民舍,人畜漂流无算。河南州县多大水。七月,延安卫大水,坏护城河堤。九月,广东卫所多大水。十月,河决山东金龙口阳谷堤。十一年六月,浑河溢固安。两畿、浙江、河南俱连月大雨水。是岁,太原、兖州、武昌亦俱大水。十二年春,赣州、临江大水。五月,吉安江涨淹田。十三年六月,大名河决,淹三百余里,坏庐舍二万区,死者千余人。河南、济南、青、兖、东昌亦俱河决。七月,宁夏大水。河决汉、唐二坝。河南八树口决,漫曹、濮二州,抵东昌,坏沙湾等堤。十四年四月,吉安、南昌临江俱水,坏坛庙廨舍。

  景泰元年七月,应天大水,没民庐。三年六月,河决沙湾白马头七十余丈。八月,徐州、济宁间,平地水高一丈,民居尽圮。南畿、河南、山东、陕西、吉安、袁州俱大水。四年春夏,河连决沙湾。五年六月,扬州潮决高邮、宝应堤岸。七月,苏、松、淮、扬、庐、凤六府大水。八月,东、兖、济三府大水,河涨淹田。六年六月,开封、保定俱大水。闰六月,顺天大水,滦河泛溢,坏城垣民舍,河间、永平水患尤甚。武昌诸府江溢伤稼。七年六月,河决开封,河南、彰德田庐淹没。是岁,畿内、山东俱水。

  天顺元年夏,淮安、徐州、怀庆、卫辉俱大水,河决。三年六月,谷城、景陵襄水涌泛伤稼。四年夏,湖北江涨,淹没麦禾。北畿及开封、汝宁大水。七月,淮水决,没军民田庐。五年七月,河决开封土城,筑砖城御之。越三日,砖城亦溃,水深丈余。周王后宫及官民乘筏以避,城中死者无算。襄城水决城门,溺死甚众。崇明、嘉定、昆山、上海海潮冲决,溺死万二千五百余人。浙江亦大水。六年七月,淮安大水,潮溢,溺死盐丁千三百余人。七年七月,密云山水骤涨,军器、文卷、房屋俱没。

  成化三年六月,江夏水决江口堤岸,迄汉阳,长八百五十丈有奇。五年,湖广大水。山西汾水伤稼。六年六月,北畿大水。七年闰九月,山东及浙江杭、嘉、湖、绍四府俱海溢,淹田宅人畜无算。九年六月,畿南五府及怀庆俱大水。八月,山东大水。十一年五月,湖广水。十二年八月,浙江风潮大水。淮、凤、扬、徐亦俱大水。十三年二月甲戌,安庆大雪。次日大雨,江水暴涨。闰二月,河南大水。九月,淮水溢,坏淮安州县官舍民屋,淹没人畜甚众。十四年四月,襄阳江溢,坏城郭。五月,陕州大水,人多淹死。七月,北畿、山东水。九月,河决开封护城堤五十丈。十八年七月,昌平大水,决居庸关水门四十九,城垣、铺楼、墩台一百二。八月,卫、漳、滹沱并溢,自清平抵天津。

  弘治二年五月,河决开封黄沙冈抵红船湾,凡六处,入沁河。所经州县多灾,省城尤甚。七月,顺、永、河、保四府州县大水。八月,卢沟河堤坏。四年八月,苏、松、浙江水。五年夏秋,南畿、浙江、山东水。七年七月,苏、常、镇三府潮溢,平地水五尺,沿江者一丈,民多溺死。九年六月,山阴、萧山山崩水涌,溺死三百余人。十四年五月,贵池水涨,蛟出,淹死二百六十余人,旁邑十二皆大水。七月,廉州及灵山海涨,淹死百五十余人。闰七月,琼山飓风潮溢,平地水高七尺。八月,安、宁、池、太四府大水,蛟出,漂流房屋。十五年七月,南京江水泛溢,湖水入城五尺余。十七年六月,庐山平地水丈余,溺死星子、德安民,及漂没庐舍甚众。

  正德元年六月,陕西徽州河溢,漂没居民孳畜。二年六月,固原河涨,平地水高四尺,人畜溺死。三年九月,延绥、庆阳大水。五年九月,安、宁、太三府大水,溺死二万三千余人。十一月,苏、松、常三府水。六年六月,汜水暴涨,溺死百七十六人,毁城垣百七十余堵。十二年,顺天、河间、保定、真定大水。凤阳、淮安、苏、松、常、镇、嘉、湖诸府皆大水。荆、襄江水大涨。十五年五月,江西大水。十六年七月,辽阳汤跕堡大水决城。

  嘉靖元年七月,南京暴风雨,江水涌溢,郊社、陵寝、宫阙、城垣吻脊栏楯皆坏。拔树万余株,江船漂没甚众。庐、凤、淮、扬四府同日大风雨雹,河水泛涨,溺死人畜无算。二年七月,扬、徐复大水。夏、秋间,山东州县俱大水。八月,苏、松、常、镇四府大水,开封亦如之。五年六月,陕西五郎坝大水三丈余,冲决官舍。徐、沛河溢,坏丰县城。六年秋,湖广水。十六年秋,两畿、山东、河南、陕西、浙江各被水灾,湖广尤甚。二十六年七月丙辰,曹县河决,城池漂没,溺死者甚众。二十七年正月,氵幵阳大水没城。

  隆庆元年夏,京师大水。六月,新河鲇鱼口沉运船数百艘。是岁,襄阳、郧阳水。二年七月,台州飓风,海潮大涨,挟天台山诸水入城,三日溺死三万余人,没田十五万亩,坏庐舍五万区。三年闰六月,真定、保定、淮安、济南、浙江、江南俱大水。七月壬午,河决沛县,自考城、虞城、曹、单、丰、沛至徐州,坏田庐无算。九月,淮水溢,自清河至通济闸及淮安城西,淤三十里,决二坝入海。莒、沂、郯城之水又溢出邳州,溺人民甚众。四年七月,沙、薛、汶、泗诸水骤溢,决仲家浅等漕堤。八月,陕西大水,河决邳州。五年四月,又决邳州,自曲头集至王家口新堤多坏。是岁,山东、河南大水。

  万历元年七月,荆州、承天大水。二年六月,福建永定大水,溺七百余人。是岁,海盐海大溢,死者数千人。八月庚午,淮安、扬州、徐州河溢伤稼。三年四月,淮、徐大水。五月,淮水大决。六月,杭、嘉、宁、绍四府海涌数丈,没战船、庐舍、人畜不计其数。八月,淮、扬、凤、徐四府州大水,河决高邮、砀山及邵家口、曹家庄。九月,苏、松、常、镇四府俱水。四年正月,高邮清水堤决。九月,河决丰、沛、曹、单。十一月,淮、黄交溢。五年闰八月,徐州河淤,淮河南徙,决高邮、宝应诸湖堤。六年六月,清河水溢。七年五月,苏、松、凤阳、徐州大水。八月,又水。是岁,浙江大水。九年五月,从化、增城、龙门溪壑泛涨,田禾尽没,淹死男妇无算。七月,福安洪水逾城,漂没庐舍殆尽。八月,泰兴、海门、如皋大水,塘圩坡埂尽决,溺死者甚众。十年正月,淮、扬海涨,浸丰利等盐场三十,淹死二千六百余人。七月,苏、松六州县潮溢,坏田禾十万顷,溺死者二万人。十一年四月,承天江水暴涨,漂没民庐人畜无算。金州河溢没城。十四年夏,江南、浙江、江西、湖广、广东、福建、云南、辽东大水。十五年五月,浙江大水。七月,开封及陕州、灵宝河决。是岁,杭、嘉、湖、应天、太平五府江湖泛溢,平地水深丈余。七月终,飓风大作,环数百里,一望成湖。十六年八月,河决东光魏家口。十七年六月,浙江海沸,杭、嘉、宁、绍、台属县廨宇多圮,碎官民船及战舸,压溺者三百余人。十九年六月,苏、松大水,溺人数万。七月,宁、绍、苏、松、常五府滨海潮溢,伤稼淹人。九月,泗州大水,州治浸三尺。淮水高于城,祖陵被浸。十月,扬州湖淮涨溢,决邵伯堤五十余丈,高邮南北闸俱冲。二十年夏秋,真、顺、广、大四府水。二十一年五月,邳州、高邮、宝应大水决湖堤。二十二年七月,凤阳、庐州大水。二十三年四月,泗水浸祖陵。二十四年秋,杭、嘉、湖三府大水。二十九年八月,沔阳大水入城。三十年六月,京师大水。三十一年五月,成安、永年、肥乡、安州、深泽,漳、滏、沙、燕河并溢,决堤横流。祁州、静海圮城垣、庐舍殆尽。六月,泰安大水,淹八百余人。八月,泉州诸府海水暴涨,溺死万余人。三十二年六月,昌平大水,坏各陵桥道。七月,永平、真、保三府俱水,淹男妇无算。八月,河决苏家庄,淹丰、沛,黄水逆流灌济宁、鱼台、单县。三十五年六月,黄州蛟起,武昌、承天、郧阳、岳州、常德大水,漂没庐舍。徽州、宁国、太平、严州四府山水大涌,漂人口甚众。闰六月,京师大水,长安街水深五尺。三十七年九月,福建、江西大水。四十一年六月,通惠河决。七月,京师大水。南畿、江西、河南俱大水。八月,山东、广西、湖广俱大水。九月,辽东大水。四十二年,浙江、江西、两广俱水。四十四年七月,江西、广东水。四十六年八月,潮州六县海飓大作,溺万二千三百余人,坏民居三万间。

  天启三年,睢宁河决。六年秋,河决匙头湾,倒入骆马湖,自新安镇抵邳、宿,民居尽没。是岁,顺天、永平二府大水,边垣多圮。

  崇祯元年七月壬午,杭、嘉、绍三府海啸,坏民居数万间,溺数万人,海宁、萧山尤甚。三年,山东大水。四年六月,又大水。五年六月壬申,河决孟津口,横浸数百里。七年五月,邛、眉诸州县大水,坏城垣、田舍、人畜无算。十年八月,叙州大水,民登州堂及高阜者得免,余尽没。十三年五月,浙江大水。十四年七月,福州风潮泛溢,漂溺甚众。十五年六月,汴水决。九月壬午,河决开封朱家寨。癸未,城圮,溺死士民数十万。

  ▲水变

  洪武五年,河南黄河竭,行人可涉。天顺二年十二月癸未,武强苦井变为甘。弘治十四年八月丙辰,融县河水红浊如黄河。十月丙辰,马湖底涡江水白可鉴,翌日浊如泔浆,凝两岸沙石上者如土粉,十七日乃澄。丁巳,叙州东南二河白如雪、浓如浆者三日。十五年九月丙戌,濮州井溢,沙土随水而出。正德十年七月,文安水忽僵立,是日大寒,结为冰柱,高围俱五丈,中空旁穴。数日而贼至,民避穴中,生全者甚众。隆庆六年五月,南畿龙目井化为酒。万历二十二年四月,南京正阳门水赤三日。二十五年八月甲申,蒲州池塘无风涌波,溢三四尺。临淄濠水忽涨,南北相向而斗。又夏庄大湾潮忽起,聚散不恒,聚则丈余,开则见底。乐安小清河逆流。临清砖板二闸,无风大浪。三十年闰二月戊午,河州莲花寨黄河涸。四十六年四月,宣武、正阳门外水赤三里,如血,一月乃止。四十七年四月,宣武门响闸至东御河,水复赤。崇祯十年,宁远卫井鸣沸,三日乃止。河南汝水变色,深黑而味恶,饮者多病。十三年,华阴渭水赤。十四年,山西潞水北流七昼夜,势如潮涌。十五年,达州井鸣,濠水变血。十六年,松江自五月至七月不雨,河水尽涸,而泖水忽增数尺。

  ▲黑眚黑祥

  洪武十年正月丁酉,金华、处州雨水如墨汁。十四年正月,黑气亘天。十一月壬午,黑气亘天者再。二十一年二月乙卯,黑气亘天。宣德元年二月戊子,北方黑气东西亘天。八月辛巳,乐安城中有黑气如死灰。正统元年九月辛亥,未刻,黑气亘天,自西南属东北。二年八月甲申,北方黑气东西亘天。十四年十一月己丑,晡时,西方有黑气从地而生。景泰元年二月壬寅,黑气南北亘天。十月辛未,西南黑气如烟火,南北亘天。二年四月庚辰,有黑气如烟,摩地而上。天顺五年七月己亥朔,东方有黑气,须臾蔽天。成化七年四月丙辰,雨黑沙如漆。八年三月庚子,黑气起西北,临清、德州昼晦。十二年七月庚戌,京师黑眚见。民间男女露宿,有物金睛修尾,状如犬狸,负黑气入牖,直抵密室,至则人昏迷。遍城惊扰,操刃张灯,鸣金鼓逐之,不可得。帝常朝,奉天门侍卫见之而哗。帝欲起,怀恩持帝衣,顷之乃定。弘治五年二月己巳,北方黑气东西亘天。六年八月壬申,南京有黑气,东西百余丈。十四年四月辛未,应州黑风大作。十六年二月庚子,宜良黑气迷空,咫尺莫辨人形。正德七年六月壬戌,黑眚见顺德、河间及涿,大者如犬,小者如猫,夜出伤人,有至死者。寻见于京师,形赤黑,风行有声,居民夜持刁斗相警达旦,逾月乃息。后又见于封丘。十二年闰十二月丁丑夜,瑞州有红气变白,形如曲尺,中外二黑气,相斗者久之。八年十月癸巳,杭州雨黑水。三十七年三月,衡州黑眚见。隆庆二年四月,天雨黑豆。六年四月,杭州黑雾,有物蜿蜒如车轮,目光如电,冰雹随之。万历二十四年十二月辛卯,同安生黑毛。二十五年二月癸亥,湖州黑雨杂以黄沙。崇祯十年,山东雨黑水,新乡亦如之。十一年,京师有黑眚,状如狸,入民家为祟,半岁乃止。十三年正月丁卯,黑气弥空者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