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本纪一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6-08-26 22:38:11|

◎太祖本纪

  太祖承天广运圣德神功肇纪立极仁孝睿武端毅钦安弘文定业高皇帝,姓爱新觉罗氏,讳努尔哈齐。其先盖金遗部。始祖布库里雍顺,母曰佛库伦,相传感朱果而孕。稍长,定三姓之乱,众奉为贝勒,居长白山东俄漠惠之野俄朵里城,号其部族曰满洲。满洲自此始。元於其地置军民万户府,明初置建州卫。

  越数世,布库里雍顺之族不善抚其众,众叛,族被戕,幼子范察走免。又数世,至都督孟特穆,是为肇祖原皇帝,有智略,谋恢复,歼其仇,且责地焉。於是肇祖移居苏克苏浒河赫图阿喇。有子二:长充善,次褚宴。充善子三:长妥罗,次妥义谟,次锡宝齐篇古。

  锡宝齐篇古子一:都督福满,是为兴祖直皇帝。兴祖有子六:长德世库,次刘阐,次索长阿,次觉昌安,是为景祖翼皇帝,次包朗阿,次宝实。

  景祖承祖业,居赫图阿喇。诸兄弟各筑城,近者五里,远者二十里,环卫而居,通称宁古塔贝勒,是为六祖。景祖有子五:长礼敦,次额尔衮,次界堪,次塔克世,是为显祖宣皇帝,次塔察篇古。时有硕色纳、加虎二族为暴於诸部,景祖率礼敦及诸贝勒攻破之,尽收五岭东苏克苏浒河西二百里诸部,由此遂盛。

  显祖有子五,太祖其长也。母喜塔喇氏,是为宣皇后。孕十三月而生。是岁己未,明嘉靖三十八年也。

  太祖仪表雄伟,志意阔大,沈几内蕴,发声若钟,睹记不忘,延揽大度。邻部古勒城主阿太为明总兵李成梁所攻,阿太,王杲之子,礼敦之女夫也。景祖挈子若孙往视。有尼堪外兰者,诱阿太开城,明兵入歼之,二祖皆及於难。太祖及弟舒尔哈齐没於兵间,成梁妻奇其貌,阴纵之归。途遇额亦都,以其徒九人从。

  太祖既归,有甲十三。五城族人龙敦等忌之,以畏明为辞,屡谋侵害,遣人中夜狙击,侍卫帕海死焉。额亦都、安费扬古备御甚谨,尝夜获一人,太祖曰:“纵之,毋植怨也。”使人愬於明曰:“我先人何罪而歼於兵?”明人归其丧。又曰:“尼堪外兰,吾仇也,原得而执之。”明人不许。会萨尔虎城主诺米纳、嘉木瑚城主噶哈善哈思虎、沾河城主常书率其属来归,太祖与之盟,并妻以女,於是有用兵之志焉。是岁癸未,明万历十一年也,太祖年二十五。

  癸未夏五月,太祖起兵讨尼堪外兰,诺米纳兵不至,尼堪外兰遁之甲版。太祖兵克图伦城,尼堪外兰遁之河口台。兵逐之,近明边,明兵出,尼堪外兰遁之鹅尔浑。兵出无功,由於诺米纳之背约,且泄师期也。杀诺米纳及其弟奈喀达。五城族人康嘉、李岱等纠哈达兵来劫瑚济寨,太祖使安费扬古、巴逊率十二人追之,尽夺所掠而返。

  甲申春正月,攻兆佳城,报瑚济寨之役也。途遇大雪,众请还。太祖曰:“城主李岱,我同姓兄弟,乃为哈达导,岂可恕耶!”进之,卒下其城。先是龙敦唆诺米纳背约,又使人杀噶哈善哈思虎,太祖收其骨归葬。六月,讨萨木占,为噶哈善哈思虎复仇也。又攻其党讷申於马儿墩寨,攻四日歼之。九月,伐董鄂部,大雪,师还,城中师出,以十二骑败之。王甲部乞师攻翁克洛城,中道赴之,焚其外郭。太祖乘屋而射,敌兵鄂尔果尼射太祖,贯胄中首,拔箭反射,殪其一人。罗科射太祖,穿甲中项,拔箭镞卷,血肉迸落,拄弓徐下,饮水数斗,创甚,驰归。既愈,复往攻,克之。求得鄂尔果尼、罗科。太祖曰:“壮士也。”授之佐领,户三百。

  乙酉春二月,太祖略界凡,将还,界凡、萨尔浒、东佳、把尔达四城合兵四百人来追,至太兰冈,城主讷申、巴穆尼策马并进,垂及,太祖返骑迎敌,讷申刃断太祖鞭,太祖挥刀斫其背坠马,回射巴穆尼,皆殪之。敌不敢逼,徐行而去。夏四月,征哲陈部,大水,令诸军还,以八十骑前进。至浑河,遥见敌军八百凭河而阵。包朗阿之孙紥亲桑古里惧,解甲与人。太祖斥之曰:“尔平日雄族党间,今乃畏葸如是耶!”去之。独与弟穆尔哈齐、近侍颜布禄、武陵噶直前冲击,杀二十馀人,敌争遁,追至吉林冈而还。太祖曰:“今日之战,以四人败八百,乃天祐也。”秋九月,攻安土瓜尔佳城,克之,斩其城主诺一莫浑。

  丙戌夏五月,征浑河部播一混寨,下之。秋七月,征服哲陈部托漠河城。闻尼堪外兰在鹅尔浑,疾进兵,攻下其城,求之弗获。登城遥望,一人毡笠青棉甲,以为尼堪外兰也,单骑逐之,为土人所围,被创力战,射杀八人,斩一人,乃出。既知尼堪外兰入明边,使人向边吏求之,使斋萨就斩之。以罪人斯得,始与明通贡焉。明岁犒银币有差。

  丁亥春正月,城虎阑哈达南冈,始建宫室,布教令於部中,禁暴乱,戢盗窃,立法制。六月,攻哲陈部,克山寨,杀寨主阿尔太。命额亦都帅师取把尔达城。太祖攻洞城,城主紥海降。

  戊子夏四月,哈达贝勒扈尔干以女来归,苏完部索尔果率其子费英东等、雅尔古寨扈拉虎率子扈尔汉、董鄂部何和礼俱率所部来归,皆厚抚之。秋九月,取完颜部王甲城。叶赫贝勒纳林布禄以女弟那拉氏来归,宴飨成礼,是为孝慈高皇后。

  己丑春正月,取兆佳城,斩其城主宁古亲。冬十月,明以太祖为建州卫都督佥事。

  辛卯春正月,遣师略长白山诸路,尽收其众。叶赫求地,弗与。叶赫以兵劫我东界洞寨。

  壬辰冬十月二十五日,第八子皇太极生,高皇后出也,是为太宗。

  癸巳夏六月,叶赫、哈达、辉发、乌拉四部合兵侵户布察,遣兵击败之。秋九月,叶赫以不得志於我也,乃纠约扈伦三部乌拉、哈达、辉发,蒙古三部科尔沁、锡伯、卦尔察,长白二部讷殷、朱舍里,凡九部之兵三万来犯。太祖使武里堪侦敌,至浑河,将以夜渡河,逾岭驰以告。太祖曰:“叶赫兵果至耶?其语诸将以旦日战。”及旦,引兵出,谕於众曰:“解尔蔽手,去尔护项,毋自拘絷,不便於奋击。”又申令曰:“乌合之众,其志不一,败其前军,军必反走,我师乘之,靡弗胜矣。”众皆奋。太祖令额亦都以百人挑战。叶赫贝勒布斋策马拒战,马触木而踣,我兵吴谈斩之。科尔沁贝勒明安马陷淖中,易〈马孱〉马而遁。敌大溃,我军逐北,俘获无算,擒乌拉贝勒之弟布占泰以归。冬十月,遣兵征朱舍里路,执其路长舒楞格,遣额亦都等攻讷殷路,斩其路长搜稳塞克什,以二路之助敌也。

  甲午春正月,蒙古科尔沁贝勒明安、喀尔喀贝勒老萨遣使来通好,自是蒙古通使不绝。

  乙未夏六月,征辉发,取多壁城,斩其城主。

  丙申春二月,明使至,从朝鲜官二人,待之如礼。秋七月,遣布占泰归乌拉,会其贝勒为部人所杀,遂立布占泰为贝勒。

  丁酉春正月,叶赫四部请修好,许之,与盟。九月,使弟舒尔哈齐贡於明。

  戊戌春正月,命弟巴雅拉、长子褚英率师伐安褚拉库,以其贰於叶赫也。冬十月,太祖入贡於明。十一月,布占泰来会,以弟之女妻之。

  己亥春正月,东海渥集部虎尔哈路路长王格、张格来归,献貂狐皮,岁贡以为常。二月,始制国书。三月,开矿,采金银,置铁冶。哈达与叶赫构兵,送质乞援,遣费英东、噶盖戍之。哈达又私於叶赫,戍将以告。秋九月,太祖伐哈达,攻城克之,以其贝勒孟格布禄归。孟格布禄有逆谋,噶盖未以告,并诛之。

  辛丑春正月,明以灭哈达来责,乃遣孟格布禄之子吴尔古岱归主哈达。哈达为叶赫及蒙古所侵,使诉於明,明不应;又使哈达以饥告於明,亦不应。太祖乃以吴尔古岱归,收其部众,哈达亡。十二月,太祖复入贡於明。是岁定兵制,令民间养蚕。

  癸卯春正月,迁於赫图阿喇,肇祖以来旧所居也。九月,妃那拉氏卒,即孝慈高皇后也。始妃有病,求见其母,其兄叶赫贝勒不许来,遂卒。

  甲辰春正月,太祖伐叶赫,克二城,取其寨七。明授我龙虎将军。

  乙巳,筑外城。蒙古喀尔喀巴约忒部恩格德尔来归。

  丙午冬十二月,恩格德尔会蒙古五部使来朝贡,尊太祖为神武皇帝。是岁,限民田。

  丁未春正月,瓦尔喀斐悠城长穆特黑来,以乌拉侵暴,求内附。命舒尔哈齐、褚英、代善及费英东、扬古利率兵徙其户五百。乌拉发兵一万遮击,击败之,斩首三千,获马五千匹。师还,优赉褚英等。夏五月,命弟巴雅拉、额亦都、费英东、扈尔汉征渥集部,取二千人还。秋九月,太祖以辉发屡负约,亲征,克之,遂灭辉发。

  戊申春三月,命褚英、阿敏等伐乌拉,克宜罕阿林城。布占泰惧,复通好,执叶赫五十人以来,并请婚。许之。是岁,与明将盟,各守境,立石於界。

  己酉春二月,遗明书,谓:“邻朝鲜而居瓦尔喀者乃吾属也,其谕令予我。”明使朝鲜归千馀户。冬十月,命扈尔汉征渥集呼野路,尽取之。

  庚戌冬十一月,命额亦都率师招渥集部那木都鲁诸路路长来归。还击雅揽路,为其不附,又劫我属人也,取之。

  辛亥春二月,赐国中无妻者二千人给配,与金有差。秋七月,命子阿巴泰及费英东、安费扬古取渥集部乌尔古宸、木伦二路。八月,弟舒尔哈齐卒。冬十月,命额亦都、何和里、扈尔汉率师征渥集部虎尔哈,俘二千人,并招旁近各路,得五百户。

  壬子秋九月,太祖亲征乌拉,为其屡背盟约,又以鸣镝射帝女也。布占泰御於河。驻师河东,克六城,焚积聚。布占泰亲出乞和。太祖切责之,许其纳质行成,而戍以师。师还。

  癸丑春正月,布占泰复贰於叶赫,率师往征。布占泰以兵三万来迎。太祖躬先陷阵,诸将奋击,大败之,遂入其城。布占泰至城,不得入,代善追击之,单骑奔叶赫,遂灭乌拉。使人索布占泰,叶赫不与。秋九月,起兵攻叶赫,使告明,降兀苏城,焚其十九城寨。叶赫告急於明,明遣使为解。师还,经抚顺,明游击李永芳来迎。与之书曰:“与明无嫌也。”

  甲寅夏四月,帝八子皇太极娶於蒙古,科尔沁部莽古思之女也,行亲迎礼。明使来,称都督。上语之曰:“吾识尔,尔辽阳无赖萧子玉也。吾非不能杀尔,恐贻大国羞。语尔巡抚,勿复相诈。”冬十一月,遣兵征渥集部雅揽、西临二路,得千人。

  乙卯夏四月,明总兵张承胤使人来求地,拒之。令各佐领屯田积穀。秋闰八月,帝长子褚英卒。先是太祖将授政於褚英,褚英暴伉,众心不附,遂止。褚英怨望,焚表告天,为人所告,自缢死。冬十月,遣将征渥集部东格里库路,得万人。是岁,釐定兵制,初以黄、红、白、黑四旗统兵,至是增四镶旗,易黑为蓝。置理政听讼大臣五,以紥尔固齐十人副之。於是归徕日众,疆域益广,诸贝勒大臣乃再三劝进焉。

  天命元年丙辰春正月壬申朔,上即位,建元天命,定国号曰金。诸贝勒大臣上尊号曰覆育列国英明皇帝。命次子代善为大贝勒,弟子阿敏为二贝勒,五子莽古尔泰为三贝勒,八子皇太极为四贝勒。命额亦都、费英东、何和里、扈尔汉、安费扬古为五大臣,同听国政。谕以秉志公诚,励精图治。扈尔汉巡边,执杀盗葠者五十馀人。明巡抚李维翰止我使者纲古里、方吉讷。乃取狱俘十人戮於境上,纲古里等得归。

  秋七月,禁五大臣私家听讼。命扈尔汉、安费扬古伐东海萨哈连部,取三十六寨。

  八月,渡黑龙江,江冰已合,取十一寨,徇使犬路、诺洛路、石拉忻路,并取其人以归。

  二年丁巳春正月,蒙古科尔沁贝勒明安来朝,待之有加礼。

  是岁,遣兵取东海散居诸部负险诸岛,各取其人以归。

  三年戊午二月,诏将士简军实,颁兵法。壬寅,上伐明,以七大恨告天,祭堂子而行。分兵左四旗趋东州、马根单二城,下之。上帅右四旗兵趋抚顺。明抚顺游击李永芳降,以为总兵官,辖辑降人,毁其城。明总兵张承胤等来追,回军击斩承胤等,班师。

  五月,复伐明,克抚安等五堡,毁城,以其粟归。

  七月,入雅鹘关,明将邹储贤等战死。

  冬十月,东海虎尔哈部部长纳哈哈来归,赐赉有差。使犬各部路长四十人来归,赐宴赏赉,并授以官。

  四年己未春正月,伐叶赫,取二十馀寨。闻有明师,乃还。明经略杨镐遣使来议罢兵,覆书拒之。杨镐督师二十万来伐,并徵叶赫、朝鲜之兵,分四路进。杜松军由东路渡浑河出抚顺、萨尔浒,刘綎军由南路入董鄂。侦者以告。上曰:“明兵由南来者,诱我南也。其北必有重兵,宜先破之。”命诸贝勒先行。

  三月甲申朔,清旦,师行。大贝勒代善议师行所向。四贝勒皇太极言:“宜趋界凡,我有筑城万五千人,役夫多而兵少,虑为所乘。”额亦都曰:“四贝勒之言是也。”遂趋界凡。向午,至太兰冈,望见明兵,分千人援界凡。界凡之骑兵已乘明师半渡谷口,击其尾,回守吉林崖。杜松留师壁萨尔浒,而自攻吉林崖。我军至,役夫亦下击,薄明军。是时,上至太兰察兵势,命大军攻萨尔浒,垂暮堕其垒,入夜夹攻松军。松不支,及其副王宣、赵梦麟等皆死。追北至勺琴山,西路军破。是日,马林军由东北清河、三岔至尚间崖。乙酉,代善闻报,以三百骑赴之。马林敛军入壕,外列火器,护以骑兵,别将潘宗颜屯飞芬山相犄角。上率四贝勒逐杜松后队,歼其军,闻马林军驰至。上趋登山下击,代善陷阵,阿敏、莽古尔泰麾兵继进,上下交击,马林遁,副将麻岩战死,全军奔溃。移攻飞芬,上率骑突入,斩宗颜,西北路军破,叶赫兵遁。是时刘綎南路之军由宽甸间道败我戍将五百人,乘势深入。上命扈尔汉将千兵往援,戍将托保以馀兵会之。丙戌,复命阿敏将二千人继往。上至界凡,刲八牛祭纛。丁亥,命大贝勒代善、四贝勒皇太极南御,遇綎精骑万馀前进。四贝勒以突骑三十夺阿布达里冈,代善冒杜松衣帜入其军,军乱,四贝勒驰下会战,斩綎,又败其后军。乘胜至富察,綎监军道康应乾以火器迎战,大风起,烟焰返射,复大破之,应乾遁,朝鲜兵降。凡四日而破三路明兵。其北路李如柏之军,为杨镐急檄引还,至虎栏,遇我游骑二十人,登山鸣螺,呼噪逐之,如柏军奔迸,践毙又千馀人。甲辰,释朝鲜降将姜弘立归,以书谕其国主。

  四月,遂筑界凡。遣兵徇铁岭,略千人。

  五月,朝鲜使来报谢。

  六月,先是遣穆哈连收抚虎尔哈部遗民,至是得千户,上出城抚之,赐以田庐牛马。上率兵攻开原,克之,斩马林等,歼其军,还驻界凡。

  秋七月,明千总王一屏等五人来降,暨前降守备阿布图,各予之官。上攻铁岭,克之。是夕,蒙古喀尔喀部来援叶赫,败之,追至辽河,擒其贝勒介赛。

  八月己巳,征叶赫。叶赫有二城,贝勒金台什守东城,其弟布扬古、布尔杭古守西城。分军围之,隳其郛,穴城,城摧,我军入城。命四贝勒领金台什之子德尔格勒谕降再四,金台什终不从,乃执而缢之。布尔杭古降。布扬古不逊,杀之。叶赫亡。师还驻界凡。

  冬十月,蒙古察哈尔林丹汗使来,书辞多嫚,执其使。喀尔喀五部来使约伐明,上使大臣希福等五人莅盟。旋有五部下属人来归,上卻之。

  是岁,明以熊廷弼为经略。

  五年庚申春正月,上报书林丹汗,斥其嫚。执我使臣。上亦杀其使。

  二月,赐介赛子克什克图、色特希尔裘马,令其更代为质。

  三月,论功,更定武爵。丙戌,左翼都统总兵官、一等大臣费英东卒,上临哭之。

  夏六月,谕树二木於门,欲诉者悬其辞於木,民情尽达。

  秋八月,上伐明,略沈阳,明兵不战而退,乃还。

  九月甲申,皇弟穆尔哈齐卒,车驾临奠,因过费英东墓赐奠。

  冬十月,自界凡迁於萨尔浒。

  是岁,明神宗崩,光宗立,复崩,熹宗立,罢经略熊廷弼,以袁应泰代之。

  六年辛酉春二月,上伐明,略奉集堡,至武靖营。

  三月壬子,上大举攻明沈阳,以舟载攻具,自浑河下。沈阳守御甚备,环濠植签,我军拔签猛进,明军殊死战,阵斩总兵贺世贤以下。乙卯,入沈阳。复败其援军总兵陈策等於浑河,败总兵李秉诚於白塔铺,援军尽走。庚申,乘胜趋辽阳。袁应泰引水注濠,环城列炮,督军出战,不支而退,守城楼。壬戌,我右翼军毁闸,左翼军毁桥,右翼傅西城升陴,左翼闻之,毕登。明军犹列炬巷战,达旦皆溃,袁应泰自焚死,御史张铨被执,不屈死。癸亥,入辽阳。辽人具乘舆鼓乐迎上,夹道呼万岁。命皇子德格类徇辽以南,所至迎降,兵宿城上,不入民舍。

  六月,左翼总兵官、一等大臣额亦都卒,上临奠,哭之恸。

  秋七月壬寅,宴有功将士,酌酒赐衣。镇江城人杀守将佟养真,降於明将毛文龙。

  十一月乙卯,命阿敏击毛文龙,败之。喀尔喀部台吉古尔布什来降。明复以熊廷弼为经略。

  七年壬戌春正月甲寅,上伐明,攻广宁。丙辰,克西平堡。明军三万来御,击败之,斩其总兵刘渠、祁秉忠,巡抚王化贞遁,游击孙得功以城降。庚申,上入广宁,降其城堡四十,进兵山海关,熊廷弼尽焚沿途村堡而走。乃移军北攻义州,克之,还驻广宁。蒙古厄鲁特部十七贝勒来附,上宴劳之,授职有差。喀尔喀五部同来归。

  二月癸未,上还辽阳。辽阳城圮,迁於太子河滨。

  秋七月乙未朔,一等大臣安费扬古卒。

  八年癸亥春正月壬辰朔,蒙古紥鲁特部巴克来朝,遣与质子俱还。

  夏四月癸酉,遣皇子阿巴泰、德格类、皇孙岳讬率师讨紥鲁特贝勒昂安,以其杀我使人也。昂安扌巂孥遁。达穆布逐之,中枪卒。我军愤,进杀昂安父子,并以别部桑土妻子归。

  六月,戒诸女已嫁毋凌其夫,违者必以罪。

  冬十月丁丑,一等大臣扈尔汉卒,上临哭之。

  九年甲子春正月,喀尔喀贝勒恩克格尔来朝,求内迁,许之,以兵迁其民。

  二月庚子,皇弟贝勒巴雅拉卒。上遣库尔缠等与科尔沁台吉奥巴盟,勿与察哈尔通。

  四月,营山陵於东京城东北阳鲁山,奉景祖、显祖迁葬焉,是曰永陵。

  五月,毛文龙寇辉发,戍将楞格礼、苏尔东安追击歼之。

  秋八月壬辰,总兵官、一等大臣何和里卒,上闻之恸,曰:“天何不遗一人送朕老耶!”毛文龙之众屯田於鸭绿岛,使楞格礼袭其众,歼之。

  十年乙丑春正月癸亥,命皇子莽古尔泰率师至旅顺,击明戍兵,隳其城。

  二月,科尔沁贝勒寨桑以女来归四贝勒皇太极为妃,大宴成礼。

  三月庚午,迁都沈阳,凡五迁乃定都焉,是曰盛京。遣喀尔达等征瓦尔喀,归,降其众三百。

  夏四月己卯,宗室王善、副将达朱户、车尔格征瓦尔喀,凯旋,宴劳备至。

  六月癸卯,毛文龙兵袭耀州,戍将扬古利击败之。

  秋八月,遣土穆布城耀州,明师来攻,击走之,获马七百。命博尔晋征虎尔哈,降其户五百,雅护征卦尔察部,获其众二千。毛文龙袭海州张屯寨,戍将戒沙击走之。上著酒戒颁於国中。

  十年己卯,皇子阿拜、塔拜、巴布泰征虎尔哈,以千五百人归。

  十一月庚戌,科尔沁奥巴告有察哈尔之师,遣四贝勒皇太极及阿巴泰以精骑五千赴之,林丹汗遁。

  是年,明使高第为经略,驱锦西人民入山海关。宁前道袁崇焕誓守不去。

  十一年丙寅春正月戊午,上起兵伐明宁远。至右屯,守将遁,收其积穀。至锦州,戍将俱先遁。丁卯,至宁远。宁前道袁崇焕偕总兵满桂、副将祖大寿婴城固守。天寒土冻,凿城不隳,城上放西洋炮,颇伤士卒,乃罢攻。遣武讷格将蒙古兵攻觉华岛,夺舟二千,尽焚其军储,班师。

  二月壬午,上还沈阳,语诸贝勒曰:“朕用兵以来,未有抗颜行者。袁崇焕何人,乃能尔耶!”

  夏四月丙子,征喀尔喀五部,为其背盟也,杀其贝勒囊奴克,进略西拉木轮,获其牲畜。

  五月,毛文龙兵袭鞍山驿及萨尔浒,戍将巴布泰、巴笃礼败之,擒其将李良美。丁巳,科尔沁贝勒奥巴来朝,谢援师也。上优礼之,封为土谢图汗。

  六月,上书训辞与诸贝勒。

  秋七月,上不豫,幸清河汤泉。

  八月丙午,上大渐,乘舟回。庚戌,至爱鸡堡,上崩,入宫发丧。在位十一年,年六十有八。天聪三年葬福陵。初谥武皇帝,庙号太祖,改谥高皇帝,累谥承天广运圣德神功肇纪立极仁孝睿武端毅钦安弘文定业高皇帝。

  论曰:太祖天锡智勇,神武绝伦。蒙难艰贞,明夷用晦。迨归附日众,阻贰潜消。自摧九部之师,境宇日拓。用兵三十馀年,建国践祚。萨尔浒一役,翦商业定。迁都沈阳,规模远矣。比於岐、丰,无多让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