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本纪五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6-08-26 22:39:13|

◎世祖本纪二

  八年春正月己酉朔,蒿齐忒部台吉噶尔马撒望、储护尔率所部来归。辛亥,以布丹为议政大臣。甲寅,和硕英亲王阿济格谋乱,幽之。其党郡王劳亲降贝子,席特库等论死。乙卯,以苏克萨哈、詹岱为议政大臣。丙辰,罢汉中岁贡柑及江南橘、河南石榴。戊午,罢诸处织造督进官役及陕西岁贡羢褐皮革。命和硕睿亲王多尔衮子多尔博袭爵。己未,罢临清岁造城砖。庚申,上亲政,御殿受贺,大赦。诏曰:“朕躬亲大政,总理万几。天地祖宗,付讬甚重。海内臣庶,望治甚殷。自惟凉德,夙夜祗惧。天下至大,政务至繁,非朕躬所能独理。凡我诸王贝勒及文武群臣,其各〈歹占〉忠尽职,洁己爱人,利弊悉以上闻,德意期於下究。百姓亦宜咸体朕心,务本乐业,共享泰宁

  之庆。”孔有德克桂林,斩故明靖江王及文武官四百七十三人,馀党悉降。壬戌,罢江西岁进龙碗。丙寅,以夏一鹗为江西巡抚。丁卯,升祔孝端文皇后於太庙。追尊故摄政王多尔衮为成宗义皇帝,祔於太庙。移内三院於禁城。己巳,以伊图为议政大臣。免安州芝棉税。丁丑,复封端重郡王博洛、敬谨郡王尼堪为和硕亲王。以巩阿岱、鳌拜为议政大臣。戊寅,以巴图鲁詹、杜尔玛为议政大臣。

  二月庚辰,进封满达海为和硕巽亲王,多尼为和硕信亲王,罗可铎为多罗平郡王,瓦克达为多罗谦郡王,杰书为多罗康郡王。更定钱制,每百文准银一钱。辛巳,免朔州、浑源、大同荒赋。癸未,罗什、博尔惠有罪,论死。上欲宥其死,群臣执奏不可,遂伏诛。戊子,上昭圣慈寿皇太后尊号。己丑,大赦。免汶上等五县六、七两年灾赋。辛卯,罢边外筑城之役,加派钱粮准抵八年正赋,官吏捐输酌给议叙并免之。癸巳,苏克萨哈、詹岱、穆济伦首告故摄政王多尔衮逆节皆实,籍其家,诛其党何洛会、胡锡。甲午,免山西荒赋。戊戌,封贝勒岳乐为多罗安郡王。己亥,暴多尔衮罪於中外,削其尊号及母妻追封,撤庙享。庚子,调陈泰为吏部尚书,以韩岱为刑部尚书。辛丑,上幸南苑。壬寅,命孔有德移驻桂林。癸卯,上还宫。乙巳,封和硕肃亲王豪格子富寿为和硕显亲王。

  闰二月戊申朔,湖南馀寇牛万才率所部降。庚戌,封和硕郑亲王济尔哈朗子济度为多罗简郡王,勒度为多罗敏郡王。甲寅,谕曰:“国家纪纲,首重廉吏。迩来有司贪污成习,百姓失所,殊违朕心。总督巡抚,任大责重,全在举劾得当,使有司知所劝惩。今所举多冒滥,所劾多微员,大贪大恶乃徇纵之,何补吏治?吏部其详察以闻。”调党崇雅为户部尚书,金之俊为兵部尚书,刘馀祐为刑部尚书,谢启光为工部尚书。免祥符等六县七年灾赋。乙卯,进封硕塞为和硕承泽亲王。谕曰:“榷关之设,国家藉以通商,非苦之也。税关官吏,扰民行私,无异劫夺。朕灼知商民之苦。今后每关设官一员,悉裁冗滥,并不得妄咨勤劳,更与铨补。”丙辰,谕督抚甄别有司才德并优兼通文义者擢之,不识文义任役作奸者黜之,吏部授官校试文义不通者除名。己未,总兵官许尔显克肇庆、罗定,徐成功克高州。禁喇嘛贡佛像、铜塔及番犬。壬戌,幽阿济格於别室,籍其家,削贝子劳亲爵为庶人。乙丑,大学士冯铨、尚书谢启光等以罪免。谕曰:“国家设官,必公忠自矢,方能裨益生民,共襄盛治。朕亲政以来,屡下诏令,嘉与更始。乃部院诸臣因仍前弊,持禄养交。朕亲行黜陟,与天下见之。自今以后,其淬砺前非,各尽厥职。若仍上下交欺,法必不贷。”丙寅,谕曰:“各省土寇,本皆吾民,迫於饥寒,因而为乱。年来屡经扑剿,而管兵将领,杀良冒功,真盗未歼,民乃荼毒,朕深痛之。嗣后各督抚宜剿抚并施,勿藉捕扰民,以称朕意。”丁卯,孔有德克梧州、柳州。戊辰,大学士洪承畴兼都察院左都御史,陈之遴为礼部尚书,张凤翔为工部尚书。己巳,裁江南、陕西督饷侍郎,淮安总理漕运侍郎。庚午,固山额真阿喇善等剿山东贼。壬申,免涿、良乡等十三州县圈地。乙亥,定阿附多尔衮诸臣罪,刚林、祁充格俱坐罪。丁丑,谕曰:“故明宗藩,前以恣行不轨,多被诛戮,朕甚悯焉。自后有流移失所甘心投诚者,有司礼送京师,加恩畜养。镇国将军以下,即其地占籍为民,各安厥业。”免宛平灾赋。

  三月壬午,端重亲王博洛、敬谨亲王尼堪以罪降郡王。癸未,命诸王、贝勒、贝子分管六部、理藩院、都察院事。乙酉,湖南保、靖、永顺等土司来归。丙戌,免武强上年灾赋。己丑,以希福为弘文院大学士,陈泰为国史院大学士。改李率泰为弘文院大学士,宁完我为国史院大学士。以噶达浑为都察院承政,朱玛喇为吏部尚书,雅赖为户部尚书,谭布为工部尚书,蓝拜为镶蓝旗满洲固山额真。辛卯,定王公朝集例。壬辰,定袭爵例。癸巳,谕曰:“御史巡方,职在安民察吏。向来所差御史,苞苴请讬,身已失检,何由察吏?吏不能察,民何以安?今后各宜洗濯自新,务尽职事,并许督抚纠举,都察院考覈以闻。”癸卯,定斋戒例。丙午,许满洲、蒙古、汉军子弟科举,依甲第除授。

  夏四月庚戌,诏行幸所过,有司不得进献。遣官祭岳镇海渎、帝王陵寝、先师孔子阙里。土贼罗荣等犯虔州,副将杨遇明讨擒之。乙卯,幸沙河。辛酉,次赤城。以王文奎总督漕运。甲子,次上都。丙寅,翁牛特部杜棱郡王等来朝。己巳,次俄尔峒。庚午,免朝鲜岁贡柑、柚、石榴。巴林部固伦额驸色布腾郡王等来朝。命故靖南王耿仲明子继茂袭爵。辛未,还次上都河。壬申,次俄尔峒河。

  五月丁丑朔,次谟护里伊札里河。夏一鹗击明唐王故将傅鼎铨等,追入福建,擒鼎铨等斩之。辛巳,次库尔奇勒河。壬午,乌朱穆秦部贝勒塞棱额尔德尼等来朝。乙酉,次西喇塔。调噶达浑为户部尚书。以觉善为都察院承政,绰贝为镶白旗蒙古固山额真。壬辰,次孙河。癸巳,还宫。丙申,免英山五年至七年荒逋赋。庚子,复博洛、尼堪亲王爵。甲辰,御史张煊以奏劾尚书陈名夏论死。

  六月丙午朔,幸南苑。官军破陕西贼何柴山等於雒南。丁巳,阿喇善击山东盈河山贼,平之。壬戌,罢太和山贡符篆、黄精。乙丑,定诸陵坛庙祀典。庚午,谕曰:“朕以有司贪虐,命督抚察劾。乃阅四五月之久而未奏闻。毋乃受赇徇私,为有司所制,或势要挟持,不敢弹劾欤?此盗贼所由滋,而黎民无起色也。其即奉行前诏,直陈无隐。”辛未,诏故明神宗陵如十二陵,以时致祭,仍设守陵户。广东官军复廉州及永安等十二县。壬申,命修缮祖陵,设守户,定祭礼,复朝日、夕月礼。

  秋七月丙子朔,谕曰:“比者投充汉人,生事害民,朕甚恨之。夫供赋役者编氓也,投充者奴隶也。今反厚奴隶而薄编氓,如国家元气及法纪何?其自朕包衣牛录,下至王公诸臣投充人,有犯法者,严治其罪,知情者连坐。前有司责治投充人,至获罪谴。今后与齐民同罚,庶无异视。使天下咸知朕意。”又谕曰:“大小臣工,皆朝廷职官,待之以礼,则朝廷益尊。今在京满、汉诸臣犯罪,有未奉旨革职辄提取审问者,殊乖大体。嗣后各衙门遇官员有犯,或被告讦,皆先请旨革职,然后送刑部审问,毋得径行提审,著为令。”戊子,大学士陈泰、李率泰以罪免。以雅秦为内国史院大学士,杜尔德为议政大臣。乙未,幸南苑。己亥,以陈名夏为内弘文院大学士。

  八月丙午朔,上还宫。丁未,科尔沁卓礼克图亲王吴克善来朝。己酉,副将许武光请括天下藏金充饷。上曰:“帝王生财之道,在节用爱民。掘地求金,自古未有。”命逐去之。乙卯,以赵开心为左都御史。定顺天乡试满洲、蒙古为一榜,汉军、汉人为一榜,会试、殿试如之。戊午,册立科尔沁卓礼克图亲王吴克善女博尔济锦氏为皇后。壬戌,更定马步军经制。吏部尚书谭泰有罪,伏诛,籍其家。乙酉,大婚礼成,加上太后尊号为昭圣慈寿恭简皇太后。丙寅,御殿受贺,颁恩赦。戊辰,追复肃亲王豪格爵。己巳,诏天下岁贡物产不便於民者悉罢之。癸酉,陈锦、金砺等追故明鲁王於舟山,获其将阮进。

  九月庚辰,定朝仪。壬午,命平西王吴三桂征四川。陈锦、金砺克舟山,故明鲁王遁走。丙戌,雅赖、谭布、觉善免,以卓罗为吏部尚书,车克为户部尚书,蓝拜为工部尚书,俄罗塞臣为都察院左都御史,赵国祚为镶红旗汉军固山额真。封阿霸垓部都司噶尔为郡王。固山额真噶达浑征鄂尔多斯部多尔济。丁亥,除永平四关荒屯赋。壬辰,改承天门为天安门。癸巳,上猎於近郊。辛丑,还宫。癸卯,喀尔喀部土谢图汗、车臣汗、塞臣汗等来贡。

  冬十月己酉,以和硕承泽亲王硕塞、多罗谦郡王瓦克达为议政王。辛亥,免宣府灾赋。丁巳,以额色黑为国史院大学士。庚申,赐阿济格死。辛酉,李国翰会吴三桂征四川。以马光辉为直隶山东河南总督。甲子,免诸王三大节进珠、貂、鞍马及衍圣公、宣、大各镇岁进马。乙丑,封肇祖、兴祖陵山曰启运山,景祖、显祖陵山曰积庆山,福陵山曰天柱山,昭陵山曰隆业山。是日,启运山庆云见。

  十一月乙亥朔,皇第一子牛钮生。丙子,于大海率所部至夷陵请降。丙戌,尚可喜克雷州。乙未,免平阳、潞安二府,泽、辽、沁三州上年灾赋。戊戌,以伊尔德为正黄旗满洲固山额真,佟图赖为正蓝旗汉军固山额真。庚子,免阳曲等四县上年灾赋。壬寅,免宁晋荒赋。

  十二月丙午,免桐城等四县上年荒赋。丁卯,以周国佐为江宁巡抚。

  是年,朝鲜,厄鲁特部额尔德尼台吉、昆都伦吴巴什、阿巴赖,喀尔喀部土谢图汗、车臣汗、塞臣汗、顾实汗、台吉吴巴什,达赖喇嘛俱来贡。

  九年春正月癸酉朔,上幸南苑。辛巳,以陈泰为礼部尚书。壬午,大学士陈名夏以罪免。雪张煊冤,命礼部议恤。京师地震。乙酉,以陈维新为广西巡抚。壬寅,皇第一子牛钮薨。

  二月丁未,以祜锡布为镶红旗满洲固山额真。噶达浑等讨鄂尔多斯部多尔济等於贺兰山,歼之。戊申,和硕巽亲王满达海薨,追封和硕简亲王。庚戌,颁六谕卧碑文於天下。庚申,加封郑亲王济尔哈朗为叔和硕郑亲王。辛酉,以陈之遴为弘文院大学士,孙茂兰为宁夏巡抚。

  三月乙亥,以王铎为礼部尚书,房可壮为左都御史。赠张煊太常寺卿,仍录其子如父官。庚辰,定官员封赠例。丙戌,罢诸王、贝勒、贝子管理部务。追降和硕豫亲王多铎为多罗郡王。丁亥,和硕端重亲王博洛薨,追封和硕定亲王。己丑,以陈泰为镶黄旗满洲固山额真。癸巳,以遏必隆、额尔克戴青、赵布泰、赖塔库、索洪为议政大臣,觉罗郎球、胡世安为礼部尚书。巩阿岱、锡翰、西讷布库、冷僧机以罪伏诛,籍其产。拜尹图免死,幽系。戊戌,多罗顺承郡王勒克德浑薨,追封多罗恭惠郡王。己亥,赐满洲、蒙古贡士麻勒吉,汉军及汉贡士邹忠倚等进士及第出身有差。

  夏四月丙午,以蔡士英为江西巡抚。丁未,裁登莱、宣府巡抚。乙卯,以韩岱为吏部尚书,蓝拜为刑部尚书,星讷为工部尚书,阿喇善为都察院左都御史。戊午,孔有德克广西南宁、庆远、思恩,故明将陈邦傅以浔州降。己未,免府州县官入觐。庚申,定诸王以下官名舆服之制。乙丑,允礼部议,一月三朝,春秋一举经筵。设宗人府官。

  五月丁丑,诏京察六年一举行。己卯,免江阴、青浦牛税。壬午,以喀喀木为昂邦章京,镇守江宁。庚子,幸南苑。

  六月丁未,裁并直隶诸卫所。戊申,上还宫。庚戌,以和硕敬谨亲王尼堪掌宗人府事,贝勒尚善、贝子吴达海为左右宗正。官军讨肇庆、高州贼,平之。丁巳,诏军政六年一举行。丙寅,设詹事府官。追谥图尔格为忠义公,图赖为昭勋公,配享太庙。

  秋七月癸酉,故明将孙可望陷桂林,定南王孔有德死之。丙子,名皇城北门为地安门。浙闽总督陈锦征郑成功,至漳州,为其下所杀。庚辰,免淮安六年、七年牙行逋税。甲申,以和硕敬谨亲王尼堪为定远大将军,征湖南、贵州。定满官丧制。丁亥,以巴尔处浑为镶红旗满洲固山额真。免磁、祥符等八州县及怀庆卫上年灾赋。吴三桂、李国翰定漳腊、松潘、重庆。遣梅勒章京戴都围成都,故明帅刘文秀举城降。己丑,免临邑四县荒徭赋。辛卯,天全六番、乌思藏等土司来降。戊戌,以祖泽远为湖广四川总督。

  八月乙巳,更定王公以下婚娶礼。丙午,多罗谦郡王瓦克达薨。丁巳,命尼堪移师讨广西馀寇。

  九月庚午朔,以朱孔格、阿济赖、伊拜为议政大臣。辛巳,更定王以下祭葬礼。癸未,以纛章京阿尔津为定南将军,同马喇希征广东馀寇。甲申,以刘清泰为浙江福建总督,王来用为顺天巡抚。辛卯,幸太学释奠。癸巳,赉衍圣公、五经博士、四氏子孙、祭酒、司业等官有差。敕曰:“圣人之道,如日中天,上之赖以致治,下之资以事君。学官诸生当共勉之。”

  冬十月庚子,免沛县六年至八年灾赋。尚可喜、耿继茂克钦州、灵山,故明西平王朱聿钅兴缚贼渠李明忠来降,高、雷、廉、琼诸郡悉平。壬寅,官军复梧州。癸卯,以岁饥,诏所在积穀,禁遏籴,旌输粟。丙午,免三水等三县六年灾赋。壬子,以刘馀祐为户部尚书。癸丑,免霸州、东安、文安荒赋。甲寅,孙可望寇保宁,吴三桂、李国翰大败之。以希福、范文程、额色黑、车克、觉罗郎球、明安达礼、济席哈、星讷为议政大臣,巴哈纳为刑部尚书,蓝拜罢。戊午,命和硕郑亲王世子济度,多罗信郡王多尼,多罗安郡王岳乐,多罗敏郡王勒都,贝勒尚善、杜尔祜、杜兰议政。辛酉,以阿尔津为安西将军,同马喇希移镇汉中。丙寅,以李化熙为刑部尚书。丁卯,尊太宗大贵妃为懿靖大贵妃,淑妃为康惠淑妃。

  十一月庚午,以卓罗为靖南将军,同蓝拜等征广西馀寇。己丑,祀天於圜丘。庚寅,故明将白文选寇辰州,总兵官徐勇、参议刘升祚、知府王任杞死之。辛卯,尼堪抵湘潭,故明将马进忠等遁宝庆,追至衡山,击败之,又败之於衡州。尼堪薨於军。追封尼堪为和硕庄亲王。乙未,免忻、乐平等州县灾赋。

  十二月辛丑,免太原、平阳、汾州、辽、沁、泽灾赋。壬寅,诏还清苑民三百馀户所拨投充人地,仍免地租一年。官军复安福、永新。丙午,撤卓罗等军回京。庚戌,幸南苑。戊午,还宫。广东贼犯香山,官军讨平之。己未,复命阿尔津为定南将军,同马喇希等讨辰、常馀寇。甲子,免长武灾赋。

  是年,达赖喇嘛来朝。朝鲜,厄鲁特部顾实汗、巴图鲁诺颜,喀尔喀部土谢图汗下戴青诺颜、喇吗达尔达尔汉诺颜,索伦部索郎阿达尔汉及班禅胡土克图、第巴、巴喀胡土克图喇嘛俱来贡。厄鲁特顾实汗三至。

  十年春正月庚午,谕曰:“朕自亲政以来,但见满臣奏事。大小臣工,皆朕腹心。嗣凡章疏,满、汉侍郎、卿以上会同奏进,各除推诿,以昭一德。”辛未,谕:“言官不得捃摭细务,朕一日万几,岂无未合天意、未顺人心之事。诸臣其直言无隐。当者必旌,戆者不罪。”癸酉,免庄浪、红城堡、洮州卫灾赋。丁丑,改洪承畴为弘文院大学士,陈名夏为秘书院大学士。庚辰,以贝勒吞齐为定远大将军,统征湖南军,授以方略。丙戌,以多罗额驸内铎为议政大臣。诏三品以上大臣各举所知,仍严连坐法。庚寅,调金之俊为左都御史,以刘昌为工部尚书。癸巳,更定多罗贝勒以下岁俸。丙申,幸内苑,阅通鉴。上问汉高祖、文帝、光武及唐太宗、宋太祖、明太祖孰优。陈名夏对曰:“唐太宗似过之。”上曰:“不然,明太祖立法可垂永久,历代之君皆不及也。”

  二月庚子,封蒿齐忒部台吉噶尔玛萨望为多罗郡王。壬子,大学士陈之遴免。甲寅,以陈之遴为户部尚书。乙卯,以沈永忠为剿抚湖南将军,镇守湖南。己未,裁各部满尚书之複者。庚申,以高尔俨为弘文院大学士,费扬古为议政大臣。辛酉,明安达礼、刘馀祐有罪,免。甲子,喀尔喀部土谢图汗下贲塔尔、衮布、奔巴世希、紥穆苏台吉率所部来归。

  三月戊辰,幸南台较射。上执弓曰:“我朝以此定天下,朕每出猎,期练习骑射。今综万几,日不暇给,然未尝忘也。”赐太常寺卿汤若望号通玄教师。免山西岢岚、保德七十四州县六年逋赋,代、榆次十二州县十之七。己巳,封喀尔喀部贲塔尔为和硕达尔汉亲王,衮布为卓礼克图郡王,奔巴世希为固山贝子。免蓟、丰润等十一州县九年灾赋。庚午,幸南苑。甲戌,免五台县逋赋及八年额赋之半。己卯,免江西六年荒地逋赋。辛巳,设宗学,亲王、郡王年满十岁,并选师教习。乙酉,还宫。丙戌,济席哈免。以噶达浑为兵部尚书。甲午,复以冯铨为弘文院大学士。

  夏四月丁酉,亲试翰林官成克巩等。庚子,御太和殿,召见朝觐官,谕遣之。谕曰:“国家官人,内任者习知纪纲,外任者谙於民俗,内外敭历,方见真才。今亲试词臣,其未留任者,量予改授,照词臣外转旧例,优予司、道各官。”始谕吏部、都察院举京察。甲辰,免湖南六年至九年逋赋、山西夏县荒赋。丙午,以佟国器为福建巡抚。丁未,以图海为弘文院大学士。壬子,以旱,下诏求直言,省刑狱。甲寅,命提学御史、提学道清釐学政。定学额,禁冒滥。改折民间充解物料,行一条鞭法。丁巳,定满官离任持服三年例。己未,以成克巩为吏部尚书。癸亥,免福州等六府九年以前荒赋三之一。

  五月甲戌,停御史巡按直省。免祥符等七县九年灾赋,沔阳、潜江、景陵八年灾赋。乙亥,封郑芝龙为同安侯,子成功为海澄公,弟鸿逵为奉化伯。以喀喀木为靖南将军,征广东馀寇。免历城等六十九州县八、九年灾赋。丁丑,定旌表宗室节孝贞烈例。己卯,诏曰:“天下初定,疮痍未复,频年水旱,民不聊生,饥寒切身,迫而为盗。魁恶虽多,岂无冤滥,胁从沈陷,自拔无门。念此人民,谁非赤子,摧残极易,生聚綦难,概行诛锄,深可悯恻。兹降殊恩,曲从宽宥,果能改悔,咸与自新。所在官司,妥为安插,兵仍补伍,民即归农,不原还乡,听其居位,勿令失所。咸使闻知。”庚辰,定热审例。乙酉,追封舒尔哈齐为和硕亲王,额尔衮、界堪、雅尔哈齐、祜塞为多罗郡王。免武昌、汉阳、黄州、安陆、德安、荆州、岳州九年灾赋。庚寅,加洪承畴太保,经略湖广、广东、广西、云南、贵州。壬辰,以张秉贞为刑部尚书。甲午,免霸、保定等三十一州县九年灾赋。

  六月乙未朔,追封塔察篇古、穆尔哈齐为多罗贝勒。丁酉,谕曰:“帝王化民以德,齐民以礼,不得已而用刑。法者天下之平,非徇喜怒为轻重也。往者臣民获罪,必下部议,以士师之任,职在明允。乃或私心揣度,事经上发,则重拟以待亲裁;援引旧案,又文致以流刻厉。朕群生在宥,临下以宽。在饥寒为盗之民,尚许自首,遐方未服之罪,亦予招扌巂。况於甿庶朝臣,岂忍陷兹冤滥?自后法司务得真情,引用本律,钩距罗织,悉宜痛革,以臻刑措。”大学士高尔俨免。癸卯,复秋决朝审例。乙巳,命祖泽远专督湖广,孟乔芳兼督四川。丙午,免慈谿等五县八年灾赋。辛亥,赐故明殉难大学士范景文、户部尚书倪元璐等及太监王承恩十六人谥,并给祭田,所在有司致祭。改折天下本色钱粮,行一条鞭法。癸丑,贝勒吞齐等败孙可望於宝庆。庚申,以李率泰为两广总督。慈宁宫成。辛酉,增置内三院汉大学士,院各二人。癸亥,谕曰:“唐、虞、夏、商未用寺人,至周仅具其职,司阍闼洒扫、给令而已。秦、汉以来,始假事权,加之爵禄,典兵干政,贻祸后代。小忠小信,固结主心;大憝大奸,潜持国柄。宫庭邃密,深居燕閒,淆是非以溷贤奸,刺喜怒而张威福,变多中发,权乃下移。历览覆车,可为鉴戒。朕酌古准今,量为设置,级不过四品。非奉差遣,不许擅出皇城。外官有与交结者,发觉一并论死。”

  闰六月丙寅,以成克巩为秘书院大学士,张端为国史院大学士,刘正宗为弘文院大学士。乙亥,以金之俊为吏部尚书。庚辰,谕曰:“考之洪范,作肃为时雨之徵,天人感应,理本不爽。朕朝乾夕惕,冀迓天休。乃者都城霖雨匝月,积水成渠,坏民庐舍,穷黎垫居艰食,皆朕不德有以致之。今一意修省,祗惧天戒。大小臣工,宜相儆息。”

  秋七月甲午朔,上以皇太后谕,发节省银八万两赈兵民潦灾。辛丑,以宜永贵为南赣巡抚。庚戌,皇第二子福全生。辛酉,以安郡王岳乐为宣威大将军,率师驻防归化城。

  八月壬午,以太宗十四女和硕公主下嫁平西王吴三桂子应熊。尚可喜克化州、吴川。甲申,定武职品级。丙戌,以雷兴为河南巡抚。己丑,废皇后为静妃。辛卯,李定国犯平乐,府江道周永绪,知府尹明廷,知县涂起鹏、华锺死之。

  九月壬子,复刑部三覆奏例。丙辰,耿继茂、喀喀木克潮州。丁巳,孟乔芳讨故明宜川王朱敬樕於紫阳,平之。

  冬十月癸亥朔,命田雄移驻定海。乙丑,马光辉等讨叛将海时行於永城,时行伏诛。丙寅,遣济席哈讨山东土寇。乙酉,设粥厂赈京师饥民。免通、密云等七州县灾赋。戊子,命大学士、学士於太和门内更番入直。

  十一月甲午,祀天於圜丘。戊戌,郑成功不受爵,优谕答之。戊申,以亢得时为河南巡抚。己酉,官军讨西宁叛回,平之。乙卯,朱玛喇、金之俊免。丙辰,免江南灾赋。戊午,刘清泰剿九仙山贼,平之。己未,免江西五十四州县灾赋。

  十二月丙寅,以陈泰为宁南靖寇大将军,同蓝拜镇湖南。丁卯,以吕宫为弘文院大学士,博博尔代为议政大臣,冯圣兆为偏沅巡抚。辛未,幸南苑。甲戌,免金华八县九年灾赋。癸未,设兵部督捕官。以罗毕为议政大臣。甲申,免开封、彰德、卫辉、怀庆、汝宁九年、十年灾赋。丙戌,郑成功犯吴淞,官军击走之。丁亥,还宫。是夜,地震有声。

  是年,朝鲜,琉球,喀尔喀部土谢图汗下索诺额尔德尼、额尔德尼哈谈巴图鲁,厄鲁特部顾实汗、顾实汗下台吉诺穆齐,索伦部巴达克图,富喇村宜库达,黑龙江乌默忒、额尔多科,乌思藏达赖喇嘛俱来贡。朝鲜再至。

  十一年春正月辛丑,罢织造官。戊申,免江宁、安徽、苏、松、常、镇、庐、凤、淮、徐、滁上年灾赋。己酉,以袁廓宇为偏沅巡抚,胡全才抚治郧阳。庚戌,广东仁化月峒贼平。癸丑,郑成功犯崇明、靖江、泰兴,官军击走之。甲寅,以金砺为川陕三边总督。乙卯,郑成功犯金山。丁巳,免顺德、广平、大名、天津、蓟州上年灾赋。辛酉,官军击贼於桃源,诛伪总兵李阳春等。

  二月癸亥,朝日於东郊。丙寅,谕曰:“言官为耳目之司,朕屡求直言,期遇綦切。乃每阅章奏,实心为国者少,比党徇私者多,朕甚不取。其涤肺肠以新政治。”以金之俊为国史院大学士。庚午,甄别直省督抚,黜陟有差。丙子,始耕耤田。戊寅,免江西缺额丁赋。辛巳,命尚可喜专镇广东,耿继茂移驻桂林。壬午,以马鸣珮为宣大山西总督,耿焞为山东巡抚,陈应泰为山西巡抚,林天擎为湖广巡抚,黄图安为宁夏巡抚。癸未,官军复平远县。甲申,谕曰:“比年以来,军兴未息,供亿孔殷,益以水旱,小民艰食,有司失於拊循,流离载道。朕心恻然,不遑寝处。即核库储,亟图赈抚。”己丑,免河南州县卫所十年灾赋。庚寅,以李荫祖为直隶山东河南总督。

  三月壬辰,官军击桂东贼,擒其渠赖龙。戊戌,免湖广襄阳、黄州、常德、岳州、永州、荆州、德安及辰、常、襄三卫,山东济南、东昌十年灾赋。辛丑,宁完我劾陈名夏罪,鞫实,伏诛。乙巳,以王永吉为左都御史。戊申,皇第三子玄烨生,是为圣祖。以蒋赫德为国史院大学士。乙卯,以多罗慧哲郡王额尔衮、多罗宣献郡王界堪、多罗通达郡王雅尔哈齐配享太庙。以孟明辅为兵部尚书。

  夏四月壬戌,贼渠曹志攀犯饶州,官军击败之,志攀降。庚午,四川贼魏勇犯顺庆,官军击败之。壬申,地震。官军击故明将张名振等於崇明,败之。癸酉,免洛南上年灾赋三之一。己卯,幸南苑,赉所过农民金。乙酉,免保康等四县上年被寇灾赋。丁亥,以王永吉为秘书院大学士,秦世桢为浙江巡抚。戊子,江南寇徐可进、朱元等降。

  五月壬辰,上还宫。甲午,幸西苑,赐大臣宴。庚子,以胡图为议政大臣。甲辰,免平凉卫上年灾赋。丙午,起党崇雅为国史院大学士,以龚鼎孳为左都御史。丁未,遣官录直省囚。庚戌,免兴安、汉阴、平利等州县上年灾赋。辛亥,太白昼见。丙辰,以杨麒祥为平南将军,驻防杭州。

  六月己未朔,河决大王庙。丙寅,陕西地震。丁卯,以朱玛喇为靖南将军,征广东馀寇。甲戌,立科尔沁镇国公绰尔济女博尔济锦氏为皇后。庚辰,大赦。

  秋七月戊子朔,封琉球世子尚质为中山王。壬辰,免秦州、朝邑、安定灾赋。戊申,免镇原、广宁二县灾赋。丙辰,以佟代为浙闽总督。

  八月戊午朔,免延安府荒赋。己未,官军剿瑞金馀寇,诛伪都督许胜可等。庚申,罢直省恤刑官,命巡抚虑囚。辛酉,免真宁县十年灾赋。壬戌,山东濮州、阳穀等县地震有声。甲戌,以张中元为江宁巡抚。丙子,以张秉贞为兵部尚书。庚辰,以傅以渐为秘书院大学士,任濬为刑部尚书。壬午,故明乐安王朱议淜谋反,伏诛。

  九月己丑,范文程以病罢。免西安、平凉、凤翔三府十年灾赋。庚寅,封线国安为三等伯。壬辰,申严隐匿逃人之禁。癸巳,免宣府、万全右卫灾赋。丙申,以董天机为直隶巡抚。壬子,以冯圣兆为延绥巡抚。

  冬十月丁巳朔,享太庙。辛未,免庐、凤、淮、扬四府,徐、滁、和三州灾赋。丁丑,命重囚犯罪三法司进拟,仍令议政王、贝勒、大臣详议。壬午,赈畿辅被水州县。免祁阳等七县逋赋。李定国陷高明,围新会,耿继茂请益师。

  十一月丁亥,以陈泰为吏部尚书,阿尔津为正蓝旗满洲固山额真。尚可喜遣子入侍。壬寅,诏曰:“朕缵承鸿绪,十有一年,治效未臻,疆圉多故,水旱叠见,地震屡闻,皆朕不德之所致也。朕以眇躬讬於王公臣庶之上,政教不修,疮痍未复,而内外章奏,辄以‘圣’称,是重朕之不德也。朕方内自省抑,大小臣工亦宜恪守职事,共弭灾患。凡章奏文移,不得称‘圣’。大赦天下,咸与更始。”癸卯,幸南苑。甲辰,耿继茂遣子入侍。

  十二月辛酉,和硕承泽亲王硕塞薨。戊辰,免荆门、锺祥等六州县灾赋。己巳,免磁、祥符等三十六州县灾赋。壬申,以济度为定远大将军,征郑成功。尚可喜、耿继茂、朱玛喇败李定国於新会,定国遁走。乙亥,郑成功陷漳州,围泉州。丁丑,命明安达礼征罗刹。免西安五卫荒赋。江西贼霍武等率众降。

  是年,朝鲜,琉球,厄鲁特部阿巴赖诺颜、诺门汗、额尔德尼达云绰尔济,索伦部索朗噶达尔汉,汤古忒部达赖喇嘛、谛巴班禅胡土克图均来贡。

  十二年春正月戊子,官军败贼於玉版巢,又击藤县贼,破之。庚寅,免东平、济阳等十八州县上年灾赋。乙未,免直隶八府,河南彰德、卫辉、怀庆上年灾赋。戊戌,诏曰:“亲政以来,五年於兹。焦心劳思,以求治理,日望诸臣以嘉谟入告,匡救不逮。乃疆圉未靖,水旱频仍,吏治堕汙,民生憔悴,保邦制治,其要莫闻。诸王大臣皆亲见祖宗创业艰难,岂无长策,而未有直陈得失者,岂朕听之不聪,虚怀纳谏有未尽欤?天下之大,几务之繁,责在一人,而失所辅导。朕虽不德,独不念祖宗培养之泽乎!其抒忠荩,以慰朕怀。”辛丑,以韩岱为吏部尚书,伊尔德、阿喇善为都统。癸卯,以于时跃为广西巡抚。甲辰,命在京七品以上,在外文官知府、武官副将以上,各举职事及兵民疾苦,极言无隐。辛亥,修顺治大训。

  二月庚申,复遣御史巡按直省。壬戌,大学士吕宫以疾免。癸亥,免成安等六县上年灾赋。己巳,赈旗丁。免平凉、汉阴二县上年灾赋。丙子,封博穆博果尔为和硕襄亲王。免滨、宁阳等二十一州县上年灾赋。己卯,免滁、和二州上年灾赋。庚辰,以陈之遴为弘文院大学士,王永吉为国史院大学士。癸未,耿继茂、尚可喜败李定国於兴业。广东高、雷、廉三府,广西横州平。

  三月戊子,免湖广石门县上年灾赋。以戴明说为户部尚书。庚子,以佟国器为南赣巡抚,宜永贵为福建巡抚。壬寅,免郧阳、襄阳二府上年被寇荒赋。甲辰,赐图尔宸、史大成等进士及第出身有差。丁未,削续顺公沈永忠爵。壬子,谕曰:“自明末扰乱,日寻干戈,学问之道,阙焉弗讲。今天下渐定,朕将兴文教,崇儒术,以开太平。直省学臣,其训督士子,博通古今,明体达用。诸臣政事之暇,亦宜留心学问,佐朕右文之治。”癸丑,设日讲官。

  夏四月乙丑,免沈丘及怀庆卫上年灾赋。丁丑,进封尼思哈为和硕敬谨亲王,齐克新为和硕端重亲王。癸未,诏修太祖、太宗圣训。

  五月乙酉,以图海兼刑部尚书。辛卯,和硕郑亲王济尔哈朗薨,辍朝七日。丁酉,以石廷柱为镇海将军,驻防京口。戊戌,以胡沙为镶黄旗固山额真。庚子,以觉罗巴哈纳为弘文院大学士。辛丑,灵丘县地震有声。乙巳,以觉罗郎球为户部尚书。丙午,以李际期为兵部尚书。丁未,以恩格德为礼部尚书。己酉,以卫周祚为工部尚书。

  六月甲寅,免杭州、宁波、金华、衢州、台州灾赋。丁卯,谕曰:“朕览法司章奏,决囚日五、六人,或十馀人。念此愚氓,兵戈灾祲之后,复罹法网,深可悯恻。有虞之世,民不犯於有司。汉文帝、唐太宗亦几致刑措。今犯法日众,岂风俗日偷欤?抑朝廷德教未敷,或谳狱者有失入欤?嗣后法司其明慎用刑,务求平允。”戊辰,免房山县上年灾赋。桂王将刘文秀寇常德,遣其党犯岳州、武昌,官军击走之。己卯,封博果铎为和硕庄亲王。辛巳,命内十三衙门立铁牌。谕曰:“中官之设,自古不废。任使失宜,即贻祸乱。如明之王振、汪直、曹吉祥、刘瑾、魏忠贤辈,专权擅政,陷害忠良,出镇典兵,流毒边境,煽党颂功,谋为不轨,覆败相寻,深可鉴戒。朕裁定内官职掌,法制甚明。如有窃权纳贿,交结官员,越分奏事者,凌迟处死。特立铁牌,俾世遵守。”

  秋七月癸未朔,日有食之。壬辰,复遣廷臣恤刑。辛亥,命直省绘进舆图。

  八月丙辰,免灵丘县灾赋。癸亥,以阿尔津为宁南靖寇大将军,同卓罗驻防荆州,祖泽润防长沙。乙丑,以多罗安郡王岳乐为左宗正,贝勒杜兰为右宗正。癸酉,谕曰:“畿辅天下根本,部臣以运河决口,议徵逋赋。朕念畿内水旱相仍,人民荼苦,复供旧税,其何以堪。今悉与蠲免。工筑之费,别事筹画。”免曹、城武等七州县及临清卫、齐河屯上年灾赋。

  九月癸未,免凤阳灾赋。壬寅,定武会试中式殿试如文进士。朱玛喇、敦拜师还。丙午,颁御制资政要览、范行恒言、劝善要言、儆心录,异姓公以下,文三品以上各一部。戊申,免两当、宁远二县灾赋。

  冬十月辛亥朔,设尚宝司官。壬子,免蔚州及阳和、阳高二卫灾赋。己未,免甘州、肃州、凉州、西宁灾赋。辛酉,命每年六月虑囚,七月覆奏,著为令。癸亥,免磁、获嘉等八州县灾赋。甲子,免隆平十一年以前逋赋、淄川等八县灾赋。丙寅,免宣府、大同灾赋。戊辰,诏曰:“帝王以德化民,以刑辅治。苟律例轻重失宜,官吏舞文出入,政平讼理,其道曷由。朕览谳狱本章,引用每多未惬。其以现行律例缮呈,朕将亲览更定之。”辛未,以祝世允为镶红旗满洲固山额真。癸酉,以孙廷铨为兵部尚书。乙亥,修玉牒。丙子,龚鼎孳以罪免。

  十一月壬午,免滨、堂邑等十三州县灾赋。癸未,郑成功将犯舟山。乙酉,巡按御史顾仁坐纳贿,弃市。丁亥,谕曰:“国家设督抚巡按,振纲立纪,剔弊发奸,将令互为监察。近来积习,乃彼此容隐。凡所纠劾止末员,岂称设官之意。嗣有瞻顾徇私者,并坐其罪。”郑成功将陷舟山,副将把成功降於贼。戊子,幸南苑。免郧阳、襄阳逋赋,汲、淇、胙城等县灾赋。戊申,免临漳灾赋。

  十二月丙辰,免耀州、同官、雒南灾赋。癸亥,免安吉、仁和等十州县,宣化八卫灾赋。乙丑,颁大清满字律。免临清、齐河等十州县,东昌卫灾赋。丙寅,于时跃、祖泽远平九团两都瑶、僮一百九十二寨。己巳,多罗敏郡王勒度薨。癸酉,免涿、庆云等三十三州县,永平卫灾赋。甲戌,以宜尔德为宁海大将军,讨舟山寇。以秦世祯为安徽巡抚,提督操江,陈应泰为浙江巡抚,白如梅为山西巡抚。免临海等十八县,祥符、兰阳二县,怀庆、群牧二卫灾赋。

  是年,喀尔喀部额尔德尼诺穆齐台吉、门章墨尔根楚虎尔台吉、伊世希布额尔德尼台吉、额尔克戴青台吉来朝。朝鲜,喀尔喀部毕席勒尔图汗、俄木布额尔德尼、泽卜尊丹巴胡土克图、丹津喇嘛、车臣汗、土谢图汗、土谢图汗下喇嘛塔尔达尔汉诺颜,厄鲁特部杜喇尔浑津台吉、都喇尔浑津阿里录克三拖因、阿巴赖诺颜、鄂齐尔图台吉、噶尔丹霸,索伦部马鲁凯,讷墨礼河头目伊库达,黑龙江头目库拜,班禅胡土克图,俄罗斯察幹汗遣使均来贡。朝鲜三至。厄鲁特阿巴赖、鄂齐尔图台吉再至。

  十三年春正月庚辰朔,幸南苑。癸未,谕修通鉴全书、孝经衍义。丙申,免汉中、凤翔、西安上年灾赋。己亥,郑成功将犯台州,副将马信以城叛,降於贼。庚子,免广德上年灾赋十之一。甲辰,免富阳等六县上年灾赋。乙巳,免江西八年逋赋。

  二月戊午,免荆州、安陆、常德、武昌、黄州上年灾赋。庚申,免广平上年灾赋。丙寅,免岢岚、五台上年灾赋。戊辰,命两广总督移驻梧州。官军败李定国於南宁。庚午,定部院满官三年考满、六年京察例。以李率泰为浙闽总督,王国光为两广总督。甲戌,以赵布泰为镶黄旗固山额真。丙子,幸南苑,较射。免东平、濮、长山上年灾赋。己卯,大学士冯铨致仕。

  三月庚辰,幸瀛台。癸未,免景陵等九县上年灾赋。癸巳,以费雅思哈为议政大臣,马之先为川陕三边总督。乙未,陈之遴有罪,以原官发盛京閒住。癸卯,谕曰:“朝廷立贤无方,比来罢谴虽多南人,皆以事论斥,非有所左右也。诸臣毋歧方隅,毋立门户,毋挟忿肆诬,毋摭嫌苛讦,庶还荡平之治。”丙午,谕曰:“朕亲政以来,夙夜兢业,每期光昭祖德,蚤底治平,克当天心,以康民物。方睿王摄政,斥忠任奸,百姓怨嗟,望朕亲政。乃者冬雷春雪,陨石雨土,所在见告。六载之中,康乂未奏,灾祲时闻。是朕有负於百姓也。用是恐惧靡宁,冀昭告於上帝祖宗,实图省戒,有司其涓日以闻。”

  夏四月辛亥,广西故明永安王朱华堧及土司等来降。乙卯,以灾变祭告郊庙。辛酉,官军破贼姚黄於夷陵。壬戌,太原阳曲地震。丁卯,以觉罗科尔坤为吏部尚书。庚午,免麟游荒赋。壬申,以梁清标为兵部尚书。丁丑,尚可喜复揭阳、普宁、澄海三县。

  五月辛卯,免大宁荒赋。癸巳,幸南苑。己亥,以罗讬为镶蓝旗满洲固山额真。觉罗郎球免。命明安达礼为理藩院尚书。以张悬锡为宣大总督。免荆门、京山等十一州县,襄阳卫上年灾赋。

  闰五月戊申,幸瀛台。丙辰,广西都康等府土官来降。己未,乾清宫、坤宁宫、交泰殿及景仁、永寿、承乾、翊坤、锺粹、储秀宫成。以郎廷佐为江南江西总督,刘汉祚为福建巡抚。丙寅,以张朝璘为江西巡抚。

  六月己丑,谕曰:“满洲家人皆征战所得,故立严法以儆逋逃。比年株连无已,朕心恻焉。念此仆隶,亦皆人子。苟以恩结,宁不知感。若任情因辱,虽严何益。嗣后宜体朕意。”壬辰,莒州地震有声。庚子,免桃源上年荒赋。辛丑,容美土司田吉麟降。癸卯,命固山额真郎赛驻防福建。撤直省督催税粮满官。宁化贼帅黄素禾来降。

  秋七月丁未朔,享太庙。戊申,官军败明桂王将龙韬於广西,斩之。己酉,和硕襄亲王博穆博果尔薨。庚戌,郑成功将黄梧等以海澄来降。壬子,上初御乾清宫。癸丑,大赦。戊午,以佟延年为甘肃巡抚。

  八月戊寅,免广信、饶州、吉安上年灾赋。己丑,免莆田、仙游、兴平卫十一、十二两年灾赋。辛卯,赈畿辅。壬辰,封黄梧为海澄公。停满官榷关。癸巳,郑成功军陷闽安镇,进围福州,官军击却之。丁酉,免顺天比年灾赋。己亥,免靖远、洮岷等卫灾赋。辛丑,命三年大阅,著为令。乙巳,免大同上年灾赋。

  九月丙午,官军败郑成功将於夏关,又败之於衡水洋,遂复舟山。癸亥,郑成功将官顾忠来降。壬申,追封和硕肃亲王豪格为和硕武肃亲王。

  冬十月丁丑,以蒋国柱为安徽巡抚,提督操江。戊寅,设登闻鼓。己卯,免宣府灾赋,延绥镇神木县十之三。庚辰,四川贼帅邓希明、张元凯率众降。甲午,以胡全才为湖广总督。乙未,幸南苑。丙申,以张尚抚治郧阳。辛丑,官军复辰州。壬寅,免和顺县灾赋十之三。永顺土司彭弘澍率所属三州六司三百八十峒来降。癸卯,命陈之遴还京。

  十一月丙午,还宫。丁未,兴京陵工成。庚戌,祀天於圜丘。辛亥,幸南苑。申严左道之禁。戊午,免清水县、凤翔所灾赋。丙寅,以张长庚为湖广巡抚。免海州荒赋。辛未,免洛川灾赋。

  十二月己卯,册内大臣鄂硕女董鄂氏为皇贵妃,颁恩赦。戊子,还宫。己丑,封盆挫监挫为阐化王。乙未,以李荫祖为湖广总督。丁酉,加上皇太后尊号曰昭圣慈寿恭简安懿章庆皇太后。戊戌,颁恩赦。

  是年,土谢图亲王巴达礼、卓礼克图亲王吴克善、达尔汉巴图鲁郡王满朱习礼、固伦额驸阿布鼐亲王来朝。朝鲜,荷兰,吐鲁番,乌斯藏阐化王,喀尔喀部索特拔、宜尔登诺颜、喇嘛塔尔多尔济达尔汉诺颜、车臣汗、土谢图汗,土谢图汗下丹津喇嘛、戴青、额尔德尼喇嘛,厄鲁特部达赖吴巴什台吉、讷穆齐台吉、阿巴赖诺颜、察罕台吉、马赖台吉、什虎儿戴青、额尔德尼台吉、顾实汗下色棱诺颜,索伦部达尔巴均来贡。喀尔喀土谢图汗、宜尔登诺颜再至。

  十四年春正月辛亥,祈穀於上帝,以太祖武皇帝配。癸丑,以魏裔介为左都御史。甲寅,宜尔德师还。乙卯,以张悬锡为直隶山东河南总督。官军败郑成功将於乌龙江,又败之於惠安县。戊午,谕曰:“制科取士,计吏荐贤,皆朝廷公典。臣子乃以市恩,甚无谓也。师生之称,必道德相成,授受有自,方足当之。岂可攀援权势,无端亲暱。考官所得,及荐举属吏,辄号门生。贿赂公行,径窦百出,钻营党附,相煽成风。朕欲大小臣工杜绝弊私,恪守职事,犯者论罪。”修金陵寝。庚申,以卢崇峻为宣大总督。甲子,谕曰:“我国家之兴,治兵有法。今八旗人民,怠於武事,遂至军旅隳敝,不及曩时。皆由限年定额,考取生童,乡会两试,即得录用,及各衙门考取他赤哈哈番、笔帖式,徒以文字得官,迁转甚速,以故人乐趋之。其一切停止。”丁卯,封猛峨、塔尔纳为多罗郡王,多尔博为多罗贝勒,皇贵妃父鄂硕为三等伯。

  二月戊寅,祭社稷。命儒臣纂修易经。癸未,故明崇阳王朱蕴钤等来降。丁酉,祭历代帝王庙。己亥,宽隐匿逃人律。以赛音达理为正白旗汉军固山额真。壬寅,山西云镇地震有声。癸卯,免沔阳、益阳上年灾赋。

  三月己酉,奉太宗文皇帝配享圜丘及祈穀坛。多罗郡王塔尔纳薨。壬子,奉太祖武皇帝、太宗文皇帝配享方泽。癸丑,以配享礼成,大赦天下。甲寅,诏求遗书。丙辰,复孔子位号曰至圣先师。丁卯,定远大将军济度师还。

  夏四月甲戌,兴宁县雷连十二峒瑶官庞国安等来降。丁丑,流郑芝龙於宁古塔。癸未,四川保宁府威、茂二州地大震。乙酉,以济席哈为正红旗满洲都统。丁亥,以久旱,恤刑狱。辛卯,祷雨於郊坛,未还宫,大雨。丁酉,幸南苑。戊戌,置盛京奉天府。

  五月癸卯朔,日有食之。丙午,以道喇为正红旗蒙古固山额真。甲寅,封济度为和硕简亲王。丁巳,以觉罗伊图为兵部尚书。戊午,还宫。

  六月辛巳,免彰德、卫辉二府上年灾赋。壬午,免武陵县上年灾赋。辛丑,洪承畴以疾解任。

  秋七月丙辰,削左都御史魏裔介职,仍戴罪办事。庚申,以朱之锡为河道总督。

  八月壬申,命敦拜为总管,驻防盛京。己丑,免山西荒地逃丁徭赋。丙申,郑成功犯台州,绍台道蔡琼枝叛,降於贼。丁酉,赉八旗贫丁。

  九月辛丑,以亢得时为漕运总督,李国英为川陕三边总督。丙午,初御经筵。以贾汉复为河南巡抚。癸丑,以高民瞻为四川巡抚。停直省秋决。丙寅,官军复闽安镇。丁卯,京师地震有声。戊辰,诏曰:“自古变不虚生,率由人事。朕亲政七载,政事有乖,致灾谴见告,地震有声。朕躬修省,文武群臣亦宜协心尽职。朕有阙失,辅臣陈奏毋隐。”

  冬十月壬申,以开日讲祭告先师孔子於弘德殿。免新乐上年灾赋。癸酉,命固山额真赵布泰驻防江宁。丙子,皇第四子生。修赋役全书。辛巳,幸南苑。乙酉,阅武。丁亥,修孔子庙。戊子,还宫。庚寅,改梁化凤为水师总兵官,驻防崇明。甲午,顺天考官李振邺、张我朴等坐受贿弃市。乙未,昭事殿、奉先殿成。

  十一月壬寅,幸南苑。皇第五子常宁生。丙午,进安郡王岳乐为亲王。庚戌,免吉水等八县灾赋。戊午,免霸、宝坻等二十八州县,保安等四卫灾赋。辛酉,荆州贼田国钦等来降。壬戌,明桂王将孙可望来降。固山贝子吞齐喀以罪削爵。

  十二月癸酉,复命洪承畴经略五省,同罗讬等取贵州。免新建、丰城灾赋。甲戌,封孙可望为义王。癸未,命吴三桂自四川,赵布泰自广西,罗讬自湖南取贵州。丙戌,明桂王将谭新传等降。丙申,以皇太后疾愈,赉旗兵,赈贫民。

  是年,朝鲜,喀尔喀部毕席勒尔图汗、冰图台吉、额尔德尼韦徵诺颜、吴巴什诺颜、土谢图汗下完书克诺颜,厄鲁特部敖齐尔图台吉子伊拉古克三、班第大胡土克图、绰克图台吉、巴图鲁台吉、达赖乌巴什台吉,索伦部马鲁喀、虎尔格吴尔达尔汉,东夷讬科罗氏、南迪欧,达赖喇嘛、班禅胡土克图均来贡。朝鲜三至。

  十五年春正月庚子,大赦。诏曰:“帝王孝治天下,礼莫大乎事亲。比者皇太后圣躬违和,朕夙夜忧惧。赖荷天眷,今已大安。遘兹大庆,宜沛殊恩。其自王公以下,中外臣僚,并加恩赉。直省逋赋,悉与豁免。吏民一切诖误,咸赦除之。”壬寅,停祭堂子。以多罗信郡王多尼为安远靖寇大将军,率师征云南。戊午,祀圜丘,己未,祀方泽,辛酉,祀太庙社稷,以太后疾愈故。皇第四子薨。丙寅,以周召南为延绥巡抚。

  二月甲戌,赈畿辅。甲申,免武清、漷上年灾赋。己丑,减辽阳税额。辛卯,川东贼帅张京等来降。甲午,命部院官各条陈事宜。乙未,御经筵。

  三月辛丑,李定国党闫维龙等陷横州,官军击走之。甲辰,内监吴良辅以受贿伏诛。壬子,免襄阳、郧阳荒赋。戊午,追封科尔沁巴图鲁王女为悼妃。甲子,追封皇第四子为和硕荣亲王。

  夏四月辛未,赐孙承恩等进士及第出身有差。丙子,官军败贼於合州,克重庆。癸未,免江夏等七县十三年灾赋。丙戌,较射於景山。辛卯,免淳化荒赋。大学士王永吉以罪免。壬辰,大学士陈之遴复以罪流盛京。

  五月丁酉朔,日有食之。癸卯,调卫周祚为吏部尚书。戊申,以刘昌为工部尚书。更定铨选法。辛亥,郑成功将犯澄海,游击刘进忠以城叛,降於成功。壬子,免山东十一年以前灶丁逋课。己未,较射於景山。辛酉,裁詹事府官。壬戌,广西贼将贺九仪犯宾州,官兵击败之。癸亥,以胡世安、卫周祚、李霨为内院大学士。甲子,官军复沅靖,进取贵阳、平越、镇远等府,南丹、那地、独山等州,抚宁土司俱降。

  六月戊辰,吴三桂等败李定国将刘正国於三坡,克遵义,拔开州。辛未,以赵廷臣为贵州巡抚。壬申,以佟国器为浙江巡抚,苏弘祖为南赣巡抚。丙子,官军败海寇於白沙。辛巳,以李栖凤为两广总督。甲申,以王崇简为礼部尚书。壬辰,免靖、沅陵等十五州县及平溪九卫所额赋。癸巳,郑成功犯温州,陷平阳、瑞安。

  秋七月己亥,裁宣大总督。己酉,以潘朝选为保定巡抚。庚戌,沙尔虎达击罗刹,败之。改内三院大学士为殿阁大学士。设翰林院及掌院学士官。增各道御史三十人。己未,免桂阳、衡阳等十州县上年灾赋。甲子,以巴哈、费扬古、郭迈、屠禄会、马尔济哈、鄂莫克图、坤巴图鲁、邬布格德墨尔根袍、喀兰图、鄂塞、博洛塞冷、巴特玛、巴泰俱为内大臣,赵国祚为浙江总督,李率泰专督福建。

  八月癸酉,以李显贵为镶白旗汉军固山额真。丙子,敕谕多尼等,授以方略。李定国将王兴及水西宣慰使安坤等来降。癸巳,御经筵。

  九月丁酉,以孙塔为镶蓝旗蒙古固山额真。庚戌,更定理藩院大辟条例。己酉,以能图为左都御史。壬子,赐镶黄、正黄、正白三旗官校金。甲寅,改内院大学士觉罗巴哈纳、金之俊为中和殿大学士,额色黑、成克巩为保和殿大学士,蒋赫德、刘正宗为文华殿大学士,洪承畴、傅以渐、胡世安为武英殿大学士,卫周祚为文渊阁大学士,李霨为东阁大学士。己未,免福州、兴化、建宁三府,福宁州十二、十三两年荒赋。癸亥,发帑赐出征军士家。

  冬十月壬午,以祖重光为顺天巡抚。荆州、襄阳、安陆霪雨,江溢,漂没万馀人。

  十一月甲午朔,海寇犯洛阳内港,官军击败之。乙未,免郧阳、襄阳荒赋。庚子,定宫中女官员额品级。辛丑,免林县灾赋十之三。江南考官方犹、钱开宗等坐纳贿弃市。

  十二月壬申,以索浑为镶白旗满洲固山额真。甲戌,免五台灾赋。壬午,故明宗室朱议滃率众降。乙酉,以邬赫为礼部尚书。免山阴等八县上年灾赋。戊子,以明安达礼为安南将军,率师驻防贵州。己丑,谕曰:“川、湖、云、贵之人,皆朕臣庶,寇乱以来,久罹汤火。今大军所至,有来归者,加意拊循,令其得所。能效力建功者,不靳爵赏。”

  是年,朝鲜,喀尔喀部窦尔格齐诺颜、噶尔当台吉、土谢图汗、毕席勒尔图汗、丹津喇嘛,厄鲁特部阿巴赖诺颜,车臣台吉下车臣俄木布、鄂齐尔图台吉,索伦部达把代,库尔喀部塔尔善,使犬国头目替尔库,达赖喇嘛俱来贡。朝鲜、喀尔喀土谢图汗、厄鲁特阿巴赖诺颜再至。

  十六年春正月甲午,桂王将谭文犯重庆,其弟谭诣杀之,及谭弘等来降。丁酉,以徐永正为福建巡抚。庚子,多尼克云南,以捷闻。初,多尼、吴三桂、赵布泰会师於平越府之杨老堡,分三路取云南。多尼自贵阳入,渡盘江至松岭卫,与白文选遇,大败之。三桂自遵义至七星关,不得进,乃由水西间道趋乌撒。赵布泰自都匀至盘江之罗颜渡,败守将李成爵於山谷口,又败李定国於双河口,所向皆捷,遂俱抵云南,入省城。李定国、白文选奉桂王奔永昌。癸卯,以林天擎为云南巡抚。甲辰,以巴海为昂邦章京,驻防宁古塔。辛亥,赐外藩蒙古诸王贫乏者马牛羊。癸丑,以赵廷臣为云贵总督,卞三元为贵州巡抚。

  二月丙寅,免潼关卫辛庄等屯上年灾赋。丁卯,海寇犯温州,官军击败之。庚午,以云、贵荡平,命今秋举会试。辛未,免荆州、潜江等九州县及沔阳、安陆二卫上年灾赋。丙子,命罗讬等班师,明安达礼驻防荆州。壬午,以许文秀为山东巡抚。

  三月丙申,以蒋国柱为江宁巡抚。己亥,以张仲第为延绥巡抚。戊申,以朱衣助为安徽巡抚。郑成功犯浙江太平县,官军击败之。己酉,御经筵。甲寅,命吴三桂镇云南,尚可喜镇广东,耿继茂镇四川。丁巳,免襄阳等六县灾赋。

  闰三月壬戌,大学士胡世安以疾解任。丁卯,定犯赃例,满十两者流席北,应杖责者不准折赎。甲申,免锺祥县上年灾赋。图海有罪,免。丙戌,封谭弘为慕义侯,谭诣为乡化侯。丁亥,以张自德为陕西巡抚。

  夏四月甲寅,多尼、吴三桂军克镇南州,白文选纵火烧澜沧江铁桥遁走。我军进克永昌,李定国奉桂王走腾越,伏兵於磨盘山,我军力战,复克腾越。

  五月壬戌,广西南宁、太平、思恩诸府平。己巳,以刘秉政为宁夏巡抚。晋封满朱习礼为和硕达尔汉巴图鲁亲王。戊寅,官军击成功於定关,败之,斩获甚众。辛巳,发内帑银三十万两,以其半赈云、贵穷黎,其半给征兵饷。

  六月庚子,朝鲜国王李淏薨。壬子,郑成功陷镇江府。

  秋七月丁卯,以达素为安南将军,同索洪、赖塔等率师征郑成功。丙子,郑成功犯江宁。庚辰,幸南苑。甲申,还宫。

  八月己丑朔,江南官军破郑成功於高山,擒提督甘军等,烧敌船五百馀艘。成功败遁,我军追至瓜州,敌兵大溃。先是,成功拥师十馀万,战舰数千,抵江宁城外,列八十三营,络绎不绝,设大炮、地雷、云梯、木栅,为久困之计,军容甚盛。我军噶褚哈、马尔赛等自荆州以舟师来援,会苏松水师总兵官梁化凤及游击徐登第、参将张国俊等各以军至,总督郎廷佐合军会战,水陆并进,遂以捷闻。庚寅,御经筵。癸巳,幸南苑。以刘之源为镇海大将军,同梅勒章京张元勋等驻防镇江。以蔡士英为凤阳巡抚,总督漕运;宜永贵为安徽巡抚,提督操江。丙申,安南国都将武公恣遣使纳款於洪承畴军前。戊戌,还宫。甲辰,郑成功复犯崇明,官军击败之。乙巳,幸南苑。丙午,还宫。

  九月庚申,免台州四年至十年被寇税赋。乙亥,赐陆元文等进士及第出身有差。丁丑,以杜立德为刑部尚书。戊寅,予故朝鲜国王李淏谥,封世子为国王。庚辰,以海尔图为镶蓝旗汉军固山额真。辛巳,尊兴京祖陵为永陵。甲申,幸南苑。

  冬十月庚戌,洪承畴以疾解经略任。甲寅,奈曼部达尔汉郡王阿汉以罪削爵为庶人。

  十一月己未,论故巽亲王满达海、端重亲王博洛、敬谨亲王尼堪前罪,削巽亲王、端重亲王爵,降其子为多罗贝勒。敬谨亲王独免。壬戌,以公渥赫、公朴尔盆为内大臣。丙寅,上猎於近畿。壬申,次昌平州,上酹酒明崇祯帝陵,遣学士麻勒吉祭王承恩墓。甲戌,遣官祭明帝诸陵,并增陵户,加修葺,禁樵采。戊寅,皇第六子奇授生。己卯,次汤泉。甲申,次三屯营。追谥明崇祯帝为庄烈愍皇帝。丙戌,吴三桂取沅江。

  十二月戊戌,还京。乙巳,定世职承袭例。庚戌,加公主封号。壬子,命耿继茂移驻广西。

  是年,朝鲜,喀尔喀部丹津喇嘛、土谢图汗、车臣汗、毕席勒尔图汗、鲁布臧诺颜、车臣济农、昆都伦讬音、土谢图汗下多尔济台吉,厄鲁特部阿布赖诺颜、达来吴霸西诺颜、俄齐尔图台吉,黑龙江能吉勒屯头目韩批理,索伦部胡尔格乌尔达尔汉俱来贡。朝鲜,喀尔喀部土谢图汗、丹津喇嘛再至。

  十七年春正月丙寅,以朱国治为江宁巡抚。庚辰,京师文庙成。以能图为刑部尚书。辛巳,诏曰:“自古帝王,统御寰区,治效已臻,则乐以天下;化理未奏,则罪在朕躬。敬天勤民,道不越此。朕续承祖宗鸿绪,兢兢图治,十有七年。乃民生犹未尽遂,贪吏犹未尽除,滇、黔伏戎未靖,征调时闻。反复思维,朕实不德,负上天之简畀,忝祖宗之寄讬,虚太后教育之恩,孤四海万民之望。每怀及此,罔敢即安。兹以本年正月,祭告天地、太庙、社稷,抒忱引责。自今以后,元旦、冬至及朕寿令节庆贺表章,俱行停止。特颁恩赦,官民除十恶死罪外,悉减一等,军流以下,咸赦除之。直省逋赋,概予豁免。有功者录,孝义者旌。诞告中外,咸使闻知。”免洮州卫上年灾赋。甲申,免莒、宁阳十二州县上年灾赋。

  二月戊子,诏京官大学士、尚书自陈。其三品以下,亲加甄别。吴三桂军破贼於普洱。征南将军赵布泰师还。壬辰,尚书刘昌自陈年老,致仕。癸巳,免贵阳等六府及土司上年灾赋。复设凤阳巡抚,驻泰州。戊戌,甄察直省督抚及京职三品以上汉官,石申、冯溥等录叙黜降有差。壬寅,以林起龙为凤阳巡抚。免淮、扬、凤三府,徐州上年灾赋。定每年孟春合祭天地日月及诸神於大享殿。癸卯,谕礼部:“向来孟春祈穀礼於大享殿举行,今既行合祭礼於大享殿,以后祈穀礼於圜丘举行。”壬子,免梁城所上年灾赋。

  三月癸亥,定平西、靖南二藩兵制。甲子,以史纪功为浙江巡抚。辛未,谕礼部:“朕载稽旧制,岁终祫祭之外,有奉先殿合祭之礼。自后元旦、皇太后万寿及朕寿节,合祀於奉先殿。其详议礼仪以闻。”论陷镇江罪,革巡抚蒋国柱、提督管效忠职,免死为奴,协领费雅柱等弃市。甲戌,定固山额真汉称曰都统,梅勒章京曰副都统,甲喇章京曰参领,牛录章京曰佐领,昂邦章京曰总管。满仍其旧。以袁懋功为云南巡抚。丙子,御经筵。癸未,定王、贝勒、贝子、公妻女封号。甲申,更定民公、侯、伯以下,章京以上盔缨制。

  夏四月丙戌,免宝坻、丰润、武清上年灾赋。甲午,以张长庚为湖广总督。丙申,以刘祚远为保定巡抚,张椿为陕西巡抚。辛丑,诏定匿灾不报罪。癸卯,以白秉贞抚治郧阳。丙午,皇第七子隆禧生。己酉,合祀天地於大享殿。

  五月乙卯朔,以觉罗伊图为吏部尚书。庚申,免绥德、肤施五州县上年灾赋。甲子,以阿思哈为兵部尚书,苏纳海为工部尚书。甲戌,以佟壮年为正蓝旗汉军都统,郭尔泰为镶白旗蒙古都统。免沅州、镇远二卫灾赋。己卯,诏曰:“前者屡诏引咎责躬,由今思之,皆具文而鲜实益。且十二、十三年间,时有过举,经言官指陈,虽加处分,而此心介然未释。今上天示儆,亢旱疠疫,灾眚叠至。寇盗未息,民生困悴。用是深自刻责,夙夜靡宁。从前以言获罪者,吏部列名具奏。凡国计民生利害,及朕躬阙失,各直言无隐。”庚辰,以张天福为正黄旗汉军都统。壬午,觉罗巴哈纳等以旱引罪自陈。上曰:“朕以旱灾迭见,下诏责躬。卿等合辞引罪,是仍视为具文,非朕实图改过意也。卿等职司票拟,仅守成规,未能各出所见,佐朕不逮。是皆朕不能委任大臣之咎。自后专加委任,其〈歹占〉力赞襄,秉公持正,以副朕怀。”多罗信郡王多尼师还。癸未,云南土司那仑来降。

  六月乙酉,始命翰林官於景运门入直。以阿思哈兼摄左都御史事。戊子,遣官省狱。以杨茂勋为湖广巡抚。免澧、巴陵十二州县及岳州等卫上年灾赋。己丑,增祀商中宗、高宗、周成王、康王、汉文帝、宋仁宗、明孝宗於历代帝王庙。罢辽太祖、金太祖、元太祖庙祀及宋臣潘美、张浚从祀。以苏纳海为兵部尚书。癸巳,以穆里玛为工部尚书,白色纯署河道总督。丙申,上以祷雨步至南郊斋宿。是日,大雨。戊戌,祀天於圜丘,又雨。己亥,大学士刘正宗、成克巩、魏裔介以罪免。辛丑,命修举天下名山大川、古帝王圣贤祀典。

  秋七月甲寅朔,以霍达兼摄左都御史事。和硕简亲王济度薨。戊午,编降兵为忠勇、义勇等十营,隶吴三桂,以降将马宝等统之。丁卯,移祀北岳於浑源州。己巳,免荆州、祁阳十三州县及衡州等卫上年灾赋。庚午,免均、保康七州县及郧、襄二卫上年荒赋。以杨义为工部尚书。丁丑,命耿继茂移驻福建。宁古塔总管巴海败罗刹於使犬部地,招抚费牙喀十五村一百二十馀户。改徙席北流犯於宁古塔。庚辰,停遣御史巡按直省。壬午,以罗讬为安南将军,率师征郑成功。癸未,能图免。

  八月丁亥,以彭有义为河南巡抚。己丑,免化、茂名四州县及高州所上年灾赋。庚寅,免武冈上年灾赋。丙申,云南车里土司刀木祷来降。戊戌,以沈永忠为挂印将军,镇守广东。辛丑,以爱星阿为定西将军,征李定国。壬寅,皇贵妃董鄂氏薨,辍朝五日。甲辰,追封董鄂氏为皇后。己酉,降将郝承裔叛,陷邛州,围嘉定,官军击败之。辛亥,以穆里玛为镶黄旗满洲都统。

  九月癸丑朔,安南国王黎维祺奉表来降。甲子,以佟凤彩为四川巡抚。丁卯,伪将邓耀据海康,官军击走之。壬申,以王登联为保定巡抚。甲戌,免保昌六县及南、韶二所十四年灾赋。戊寅,幸昌平,观故明诸陵。己卯,还宫。

  冬十月丁亥,以觉罗雅布兰为刑部尚书。戊子,罢朝鲜贡鹰。辛卯,幸近郊。甲午,还宫。己亥,以郭科为工部尚书。丁未,免睢、商丘十一州县及归德、睢阳二卫上年灾赋。

  十一月甲寅,免赵、柏乡四州县及真定卫上年灾赋。乙卯,免宁、上饶四十六州县上年灾赋。丁巳,撤直省恤刑官。安南将军明安达礼师还。辛酉,大学士刘正宗以罪免。壬戌,复遣御史巡按直省。乙丑,敬谨亲王尼思哈薨。戊寅,免睢、虞城六州县灾赋。庚辰,免五河、安东上年灾赋。

  十二月癸巳,免邳、宿迁四州县灾赋。戊戌,免庆都灾赋。甲辰,皇第八子永幹生。

  是岁,朝鲜,喀尔喀部丹津喇嘛,土谢图汗下万舒克诺颜、七旗,厄鲁特部鄂齐里汗,达赖喇嘛、班禅胡土克图,阿里禄克山托因,虎尔哈部宜讷克,俄罗斯部察罕汗,使鹿索伦部头目布勒、苏定噶、索朗阿达尔汉子查木苏来贡。朝鲜再至。

  十八年春正月壬子,上不豫。丙辰,大渐。赦死罪以下。丁巳,崩於养心殿,年二十四。遗诏曰:“朕以凉德,承嗣丕基,十八年於兹矣。自亲政以来,纪纲法度,用人行政,不能仰法太祖、太宗谟烈,因循悠忽,苟且目前。且渐习汉俗,於淳朴旧制,日有更张。以致国治未臻,民生未遂,是朕之罪一也。朕自弱龄,即遇皇考太宗皇帝上宾,教训抚养,惟圣母皇太后慈育是依。隆恩罔极,高厚莫酬,朝夕趋承,冀尽孝养。今不幸子道不终,诚悃未遂,是朕之罪一也。皇考宾天,朕止六岁,不能服衰绖行三年丧,终天抱憾。惟侍奉皇太后顺志承颜,且冀万年之后,庶尽子职,少抒前憾。今永违膝下,反上廑圣母哀痛,是朕之罪一也。宗室诸王贝勒等,皆太祖、太宗子孙,为国藩翰,理宜优遇,以示展亲。朕於诸王贝勒,晋接既疏,恩惠复鲜,情谊暌隔,友爱之道未周,是朕之罪一也。满洲诸臣,或历世竭忠,或累年效力,宜加倚讬,尽厥猷为。朕不能信任,有才莫展。且明季失国,多由偏用文臣。朕不以为戒,委任汉官,即部院印信,间亦令汉官掌管。致满臣无心任事,精力懈弛,是朕之罪一也。朕夙性好高,不能虚己延纳。於用人之际,务求其德与己侔,未能随才器使,致每叹乏人。若舍短录长,则人有微技,亦获见用,岂遂至於举世无才,是朕之罪一也。设官分职,惟德是用,进退黜陟,不可忽视。朕於廷臣,明知其不肖,不即罢斥,仍复优容姑息。如刘正宗者,偏私躁忌,朕已洞悉於心,乃容其久任政地。可谓见贤而不能举,见不肖而不能退,是朕之罪一也。国用浩繁,兵饷不足。而金花钱粮,尽给宫中之费,未尝节省发施。及度支告匮,每令诸王大臣会议,未能别有奇策,止议裁减俸禄,以赡军饷。厚己薄人,益上损下,是朕之罪一也。经营殿宇,造作器具,务极精工。无益之地,糜费甚多。乃不自省察,罔体民艰,是朕之罪一也。端敬皇后於皇太后克尽孝道,辅佐朕躬,内政聿修。朕仰奉慈纶,追念贤淑,丧祭典礼,过从优厚。不能以礼止情,诸事太过,逾滥不经,是朕之罪一也。祖宗创业,未尝任用中官。且明朝亡国,亦因委用宦寺。朕明知其弊,不以为戒。设立内十三衙门,委用任使,与明无异。致营私作弊,更逾往时,是朕之罪一也。朕性耽閒静,常图安逸,燕处深宫,御朝绝少。致与廷臣接见稀疏,上下情谊否塞,是朕之罪一也。人之行事,孰能无过?在朕日理万几,岂能一无违错?惟听言纳谏,则有过必知。朕每自恃聪明,不能听纳。古云:‘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朕於斯言,大相违背。以致臣工缄默,不肯进言,是朕之罪一也。朕既知有过,每自刻责生悔。乃徒尚虚文,未能省改,过端日积,愆戾愈多,是朕之罪一也。太祖、太宗创垂基业,所关至重。元良储嗣,不可久虚。朕子玄烨,佟氏妃所生,岐嶷颖慧,克承宗祧,兹立为皇太子。即遵典制,持服二十七日,释服即皇帝位。特命内大臣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为辅臣。伊等皆勋旧重臣,朕以腹心寄讬。其勉矢忠荩,保翊冲主,佐理政务。布告中外,咸使闻知。”

  三月癸酉,上尊谥曰体天隆运英睿钦文大德弘功至仁纯孝章皇帝,庙号世祖,葬孝陵。累上尊谥曰体天隆运定统建极英睿钦文显武大德弘功至仁纯孝章皇帝。

  论曰:顺治之初,睿王摄政。入关定鼎,奄宅区夏。然兵事方殷,休养生息,未遑及之也。迨帝亲总万几,勤政爱民,孜孜求治。清赋役以革横征,定律令以涤冤滥。蠲租贷赋,史不绝书。践阼十有八年,登水火之民於衽席。虽景命不融,而丕基已巩。至於弥留之际,省躬自责,布告臣民。禹、汤罪己,不啻过之。书曰:“亶聪明作元后,元后为民父母。”其世祖之谓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