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 本纪八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6-08-29 22:55:56|

◎圣祖本纪三

  四十一年壬午春正月壬寅,诏修国子监。丙午,诏系囚经缓决者减一等。以雅尔江阿袭封简亲王。庚戌,上巡幸五台山。

  二月庚申,次射虎川。士民请於菩萨顶建万寿亭祝釐。不许。丁卯,上巡视子牙河。

  三月壬午,上还京。以瓦尔岱为满洲都统,吴达禅、马思哈、满丕为蒙古都统。丁亥,上御经筵。

  夏四月甲戌,赐致仕大学士王熙御书匾对,传旨曰:“卿先朝旧臣,其强餐食,慎医药,以慰朕念。”

  五月癸巳,定发配人犯归籍佥遣,流犯死配所,妻子许还乡里。辛丑,显亲王丹臻薨,遣皇子及大臣治丧,赐银万两,谥曰密,子衍璜袭。壬寅,先是,廉州府连山瑶人作乱,御史参奏,命都统嵩祝率禁旅会讨,并命尚书范承勋勘状。至是,嵩祝奏官兵一到,瑶人乞降,先后投出瑶人一万九千馀名。献出戕官黎贵等九人,即於军前正法。降瑶安插,交总督料理。范承勋奏瑶人滋事,副将杜芳伤死,总兵刘虎先行退回,应拟斩,提督殷化行应革职。得旨:“殷化行有战功,改原品致仕。刘虎免死。”丙午,召廷臣至保和殿,颁赐御书。

  六月壬子,贵州葛彝寨苗人为乱,官军讨平之。戊午,上制训饬士子文,颁发直省,勒石学宫。乙未,上奉皇太后幸热河。乙丑,四川提督岳升龙疏报大凉山倮目马比必率众内附,请授土千户,给印信。

  闰六月辛丑,木鸦番民万九千馀户内附,请置安抚使、副使、土百户等职,均从之。

  八月庚辰朔,增顺天、浙江、湖广乡试中额。戊申,上奉皇太后还宫。

  九月辛亥,以李正宗、卢崇耀、冯国相为汉军都统。壬子,定五经中式例。癸丑,停本年秋决。辛酉,以齐世、嵩祝为满洲都统,莽喀为汉军都统,车纳福为蒙古都统。甲子,诏:“南巡阅河,所过停供张,禁科敛。官吏无相餽遗,百姓各守本业。督抚布告,使明知朕意。”己巳,以席哈纳为大学士,敦拜为吏部尚书,席尔达为礼部尚书,温达为左都御史,管源忠为广州将军。镇筸诸生李丰等叩阍言红苗杀人,有司不问。诏侍郎傅继祖、甘国枢,巡抚赵申乔驰驿按问。癸酉,上南巡启銮。

  冬十月壬午,次德州。皇太子胤礽有疾,上回銮。癸卯,上还宫。丙午,以郭世隆为广东广西总督,金世荣为浙江福建总督。

  十一月丙辰,诏免陕西、安徽明年额赋。甲子,大学士伊桑阿乞休,命致仕。壬申,广西巡抚萧永藻疏劾布政使教化新亏空仓穀,应令赔补。上曰:“米穀必有收贮之地,乃可经久。若无仓廒,积於空野,难免朽烂,况南方卑湿之地乎?其别定例以闻。”命修禹陵。

  十二月壬辰,廷臣以明年五旬万寿,请上尊号。上不许。户部议驳奉天报灾。上曰:“晴雨原无一定,始者雨水调和,其后被灾,亦常事耳。可准其奏。”乙未,改赵申乔为偏沅巡抚,以赵弘灿为广东提督,王世臣为浙江提督,孙徵灏为汉军都统。壬寅,厄鲁特丹津阿拉布坦来朝,厚赉之,封为郡王,赐地游牧。

  是岁,免江南、河南、浙江、湖广、甘肃等省十州县灾赋有差。朝鲜、琉球入贡。

  四十二年癸未春正月壬子,大学士诸臣贺祝五旬万寿,恭进“万寿无疆”屏。卻之,收其写册。壬戌,上南巡阅河。丁卯,以俞益谟为湖广提督。庚午,次济南,观珍珠泉,赋三渡齐河诗。壬申,次泰安,登泰山。诏免跸路所经及歉收各属去年逋赋。

  二月丁丑,运漕米四万石赈济宁、泰安。阅宿迁堤工。己卯,自桃源登舟,遍阅河堤。甲申,渡江登金山。丙戌,次苏州。遣官奠大学士宋德宜墓。庚寅,上驻杭州阅射。辛丑,次江宁。

  三月戊申,上阅高家堰、翟家壩堤工。己酉,上阅黄河南龙窝、烟墩等堤。庚申,上还京。癸亥,万寿节,上朝皇太后宫,免廷臣朝贺。颁恩诏,锡高年,蠲额赋,察孝义,恤困穷,举遗逸,罪非常赦所不原者,咸赦除之。颁赐亲王、郡王以下文武百官有差。庚午,以洞鄂袭封信郡王。辛未,上御经筵。赐内廷修书举人汪灏、何焯、蒋廷锡进士,一体殿试。

  夏四月辛巳,赐王式丹等一百六十三人进士及第出身有差。四川威州龙溪十八寨生番归化纳粮。丁亥,大学士熊赐履乞休,命解官食俸,留备顾问。傅继祖等察审湖广红苗抢掠一案。得旨:“总督郭琇、提督杜本植隐匿不报,均革职。巡抚金玺降官。”以喻成龙为湖广总督。癸巳,致仕大学士王熙卒,予祭葬,谥文靖。丙申,以陈廷敬为大学士兼吏部尚书。戊戌,诏原任侍郎任克溥年逾九十,洵为耆硕,加尚书衔。以李光地为吏部尚书,仍巡抚直隶。以莽喀为荆州将军,诺罗布为杭州将军,宗室爱音图为汉军都统,孙渣齐、翁俄里为蒙古都统。己亥,谕八旗人等:“朕不惜数百万帑金为旗丁偿逋赎地,筹画生计。尔等能人人以孝弟为心,勤俭为事,则足仰慰朕心矣。倘不知爱惜,仍前游荡饮博,必以严法处之。亲书宣谕,其尚钦遵!”

  五月壬子,裕亲王福全有疾,上连日视之。癸亥,内大臣索额图有罪,拘禁於宗人府。己巳,上巡幸塞外。

  六月辛巳,恭亲王常宁薨,命皇子每日齐集,赐银一万两,遣官造坟立碑。壬寅,裕亲王福全薨,上闻之,兼程回京。

  秋七月乙巳朔,上临裕亲王丧,哭之恸,自苍震门入居景仁宫。王大臣请还乾清宫,上曰:“居便殿乃祗遵成宪也。”居五日,命皇长子等持服,命御史罗占造坟建碑,谥曰宪。子保泰嗣爵。戊申,以山东大雨,遣官分赈。庚戌,上巡幸塞外。己巳,发帑金三十万两,截漕五十万石赈山东。山东有司不理荒政,停其升转。

  八月癸巳,停本年秋审。

  九月壬子,予故侍郎高士奇、励杜讷祭葬。己巳,命尚书席尔达督办红苗。

  冬十月癸未,上西巡启銮。命给事中满普、御史顾素在后行,查仆从生事,即时锁拿。庚寅,喇嘛请广洮州卫庙,上曰:“取民地以广庙宇,有△民生。其永行禁止。”癸巳,过井陉,次柏井驿。驿向乏泉,至是井泉涌溢。丁酉,驻太原。戊戌,诏免山西逋赋。百姓集行宫前吁留车驾,上为再停一日。

  十一月乙巳,上次洪洞。遣官祭女娲陵。壬子,渡黄河,次潼关。遣官祭西岳。赐迎驾百岁老人白金。甲寅,次渭南。阅固原标兵射,赐提督潘育龙以下加一级。丙辰,上驻西安。丁巳,阅驻防官兵射。遣官祭周文王、武王,祭文书御名。遣官奠提督张勇、梁化凤墓。己未,上大阅於西安,赐将军博济御用弓矢。赐官兵宴。军民集行宫前吁留,上为留一日。赐盩厔徵士李颙御书“操志清洁”匾额。免陕、甘逋赋。癸亥,上回銮。己巳,次陕州。命皇三子胤祉往阅三门底柱。

  十二月乙亥,上次修武。阅怀庆营伍不整,逮总兵官王应统入京论死。庚辰,次磁州。御书“贤哲遗休”额悬先贤子贡墓。庚寅,上还京。辛卯,定外任官在本籍五百里内者回避。封常宁子海善为贝勒。

  是岁,免直隶、江南、山东、河南、陕西、浙江、湖广等省九十一州县灾赋有差。朝鲜、琉球、安南入贡。

  四十三年甲申春正月辛酉,诏曰:“朕谘访民瘼,深悉力作艰难。耕三十亩者,输租赋外,约馀二十石。衣食丁徭,取给於此。幸逢廉吏,犹可有馀。若诛求无艺,则民无以为生。是故察吏所以安民,要在大吏实心体恤也。”戊辰,诏汉军一家俱外任者,酌改京员。己巳,上谒陵。

  二月甲戌,封淮神为长源佑顺大淮之神,御书“灵渎安澜”额悬之。癸巳,上还宫。以李基和为江西巡抚,能泰为四川巡抚。

  三月辛丑,上御经筵。已酉,诏停热审。辛酉,以吴洪为甘肃提督。资送山东饥民回籍。丙寅,以温达为工部尚书。

  夏四月癸酉,命侍卫拉锡察视河源。己卯,上幸棽髻山,遂阅永定河、子牙河。丙申,上还京。

  五月辛酉,以于准为贵州巡抚。

  六月乙亥,上巡幸塞外。

  秋九月癸卯,诏督抚调员违例者罪之。侍郎常授招抚广东海盗阿保位等二百三十七名,就抚为兵。戊午,刑部尚书王士禛以失出降官。癸亥,上还宫。丁卯,侍卫拉锡察视河源,还自星宿海,绘图以进。

  冬十月戊辰朔,濬杨村旧河。甲戌,诏免顺天、河间二府及山东、浙江二省明年税粮。庚辰,以李振裕为礼部尚书,徐潮为户部尚书,屠粹忠为兵部尚书,王掞为刑部尚书,吴涵为左都御史。癸未,颁内制铜斗铜升於户部,命以铁制颁行。戊子,以赵弘燮为河南巡抚。己丑,命濬汾、渭、贾鲁诸河。辛卯,上阅永定河。

  十一月丁酉朔,日有食之。上还宫。上以仪器测验与七政历不符,钦天监官请罪,免之。郎中费仰嘏以贪婪弃市。辛亥,定吏部行取知县例,停督抚保荐。戊午,湖广巡抚刘殿衡建御书楼,上斥其糜费,并严禁藉修建侵帑累民者。四川陕西总督博霁疏参凉州总兵官魏勋年老,上曰:“魏勋前有军功,兵民爱戴,与师帝宾、麦良玺、潘育龙俱系旧臣,难得,何可参耶?”壬戌,诫修明史史臣覈公论,明是非,以成信史。

  十二月乙酉,天津总兵官蓝理请沿海屯田,从之。甲午,以御制诗集赐廷臣。

  是岁,免直隶、江南、山东、湖广、广东等省一百九州县灾赋有差。朝鲜入贡。

  四十四年乙酉春正月戊午,古文渊鉴成,颁赐廷臣,及於官学。癸亥,上幸汤泉。

  二月乙丑朔,上还宫。癸酉,上南巡阅河。诏曰:“朕留意河防,屡行阅视,获告成功。兹黄水申昜流,尚须察验形势,即循河南下。所至勿缮行宫,其有科敛累民者,以军法治罪。”壬午,次静海。遣官奠故侍郎励杜讷墓,予谥文恪。

  三月己亥,谕山东抚臣曰:“百姓欢迎道左者日数十万人,计日回銮,正当麦秀,其各务稼穑,毋致妨农。”乙巳,上驻扬州。授河臣张鹏翮方略。辛亥,上驻苏州。命选江南、浙江举、贡、生、监善书者入京修书。赐公福善,大学士张玉书、陈廷敬,在籍大学士张英,都统爱音图白金。赐大学士马齐等皇舆表。己未,次松江阅射。上书“圣迹遗徽”额赐青浦孔氏。赐故侍郎高士奇谥文恪。

  夏四月丙寅,上驻杭州阅射。庚午,诏赦山东、江苏、浙江、福建死罪减一等。戊寅,御书“至德无名”额悬吴太伯祠,并书季札、董仲舒、焦先、周敦颐、范仲淹、苏轼、欧阳修、胡安国、米芾、宗泽、陆秀夫各匾额悬其祠。乙酉,上驻江宁。

  闰四月癸卯,上阅高家堰堤工。辛酉,上还京。

  五月戊寅,上亲鞫郎中陈汝弼一案,原汝弼罪。刑部尚书安布禄、左都御史舒辂以失狱免职。庚辰,以贝和诺为云南贵州总督。丙戌,上巡幸塞外。

  六月甲午,命行取知县非再任者不得考选科道。庚戌,停广东开矿。丙辰,上驻跸热河。

  秋七月壬申,河决清水沟、韩庄,命河臣察居民田舍以闻。

  八月甲午,免八旗借支兵饟银七十万两。戊午,喻成龙免,以石文晟为湖广总督。庚申,上发博洛河屯,阅牧群。

  九月己巳,进张家口。丙子还京。甲申,以希福纳为左都御史,达佳为江宁将军。

  冬十月辛卯朔,重修华阴西岳庙成,上制碑文。丙午,以富宁安为汉军都统。

  十一月辛酉,命蒙古公丹济拉备兵推河,察视策旺阿拉布坦。己巳,以李光地为大学士,宋荦为吏部尚书,调赵弘燮为直隶巡抚。癸酉,诏免湖广明年额赋及以前逋赋。甲戌,国子监落成,御书“彝伦堂”额。庚辰,以汪灏为河南巡抚。乙酉,上谒陵。巡幸近塞。戊子,设云南广南、丽江二府学官,许土人应试。

  十二月壬寅,上临裕亲王福全葬。以阿灵阿兼理藩院尚书。己酉,上还宫。丙辰,以祖良璧为福州将军。

  是岁,免直隶、江南、湖广、广东等省四十六州县灾赋有差。朝鲜、琉球入贡。

  四十五年丙戌春正月乙酉,命孙渣齐、徐潮督濬淮扬引河。顺天考官户部侍郎汪霦、赞善姚士藟以取士不公褫职。

  二月癸巳,上巡幸畿甸。丁未,次静海,阅子牙河。壬子,还驻南苑。以诸满为江宁将军。以王然为浙江巡抚。江南江西总督阿山劾江宁知府陈鹏年安奉圣训不敬,部议应斩。先是,乙酉年南巡,陈鹏年遵旨不治行宫,阿山故假他事劾之。上命入京修书。戊午,上还宫。

  三月庚申,上御经筵。辛巳,赐施云锦等二百八十九人进士及第出身有差。诏直省建育婴堂。

  夏四月戊子朔,日有食之。加贵州提督李芳述镇远将军。乙未,吴涵罢,以梅鋗为左都御史。

  五月己未,以金世荣为兵部尚书。甲戌,诏免直隶、山东逋赋。丁丑,以梁鼐为福建浙江总督。戊寅,上巡幸塞外。

  六月丁亥朔,诏修功臣传。癸巳,命梅鋗、二鬲按容美土司田舜年狱。壬寅,命凡部寺咨取钱粮非由奏请者,户部月会其数以闻。以蓝理为福建陆路提督。辛亥,四川巡抚能泰疏报安乐铁索桥告成,移化林营千总驻守。

  秋七月庚申,上驻跸热河。甲子,以德昭嗣封信郡王。

  八月壬辰,高家堰车逻壩涧河河堤告成。

  九月己亥,上还京。

  冬十月乙酉朔,敦拜罢,以温达为吏部尚书,希福纳为工部尚书。庚寅,武殿试。谕曰:“今天下承平日久,曾经战阵大臣已少,知海上用兵者益少。他日台湾不无可虑。朕甲子南巡,由江宁登舟,至黄天荡,江风大作,朕独立船头射江豚,了不为意。迨后渡江,渐觉心动。去岁渡江,则心悸矣。皆年为之也。问之宿将亦然。今使高年奋勇效命,何可得耶?”壬寅,命大学士席哈纳、侍郎张廷枢、萧永藻覆按土司田舜年狱。丁未,以迓图为满洲都统。己酉,诏免山西、陕西、江苏、安徽、江西、浙江、福建、湖北、湖南、广东十省逋赋。

  十一月癸酉,命尚书金世荣、侍郎巴锡、范承烈督濬清河。免八旗官兵贷官未归银三百九十五万六千六百两有奇。甲戌,以阿山为刑部尚书。庚辰,上谒陵。辛巳,以邵穆布为江南江西总督。癸未,以山东私铸多,听以小钱完正赋,责有司运京鼓铸。甲申,上巡幸塞外。西藏达赖喇嘛卒,其下第巴匿之,又立伪达赖喇嘛。拉藏汗杀第巴而献其伪喇嘛。西宁喇嘛商南多尔济以闻。

  十二月壬寅,上还宫。诏罪囚缓决至三四年者减一等。辛亥,郭世隆罢,以赵弘灿为广东广西总督。

  是岁,免直隶、江南、福建、江西、湖广等省三十二州县灾赋有差。朝鲜入贡。

  四十六年丁亥春正月丁卯,诏:“南巡阅河,往返舟楫,不御室庐。所过勿得供亿。”丁巳,梅鋗免,以萧永藻为左都御史。

  二月戊戌,次台庄,百姓来献食物。召耆老前,详询农事生计,良久乃发。癸卯,上阅溜淮套,由清口登陆,如曹家庙,见地势毗连山岭,不可疏凿,而河道所经,直民庐舍坟墓,悉当毁坏。诘责张鹏翮等,遂罢其役,道旁居民驩呼万岁。命别勘视天然壩以下河道。

  三月己未,上驻江宁。乙巳,上驻苏州。

  夏四月甲申,上驻杭州。诏曰:“朕顷因视河,驻跸淮上。江、浙二省官民吁请临幸,朕勉徇群情,涉江而南。方今二麦垂熟,百姓沿河拥观,不无践踏。其令停迎送,示朕重农爱民至意。”戊申,以鄂克逊为江宁将军,殷泰为甘肃提督。

  五月壬子朔,上次山阳,示河臣方略。癸酉,上还京。丙子,解阿山尚书,削张鹏翮宫保。戊寅,赠故河道总督靳辅太子太保,予世职。加福建提督吴英威略将军。赠死难运司高天爵官,予谥忠烈。以达尔占为荆州将军。

  六月丁亥,上巡幸塞外。以巢可讬为左都御史,起郭世隆为湖广总督。

  七月壬子,上驻跸热河。丁卯,车驾发喀拉河屯,巡幸诸蒙古部落。外藩来朝,各赐衣币。

  八月甲辰,次洮尔毕拉,赐迎驾索伦总管塞音察克、杜拉图及打牲人银币。贵州三江苗人作乱,讨平之。

  九月癸亥,上驻和尔博图噶岔。甲子,阅察哈尔、巴尔虎兵丁射。

  冬十月辛巳,以江苏、浙江旱,发帑市米平粜,截漕放赈,免逋赋。外藩献驼马,卻之。戊戌,上还京。己亥,户部议增云南矿税,命如旧额。庚子,金世荣免,以萧永藻为兵部尚书。

  十一月己酉朔,诏曰:“顷以江、浙旱灾,随命减税、蠲逋、截漕。其江、浙两省明年应出丁钱,悉予蠲免。被灾之处,并免正赋。使一年之内,小民绝迹公庭,优游作息,副朕惠爱黎元至意。”己未,诏台湾客民乏食,原归者听附公务船内渡。以汪悟礼为汉军都统。己亥,诏江、浙诸郡县兴修水利备旱涝。

  十二月丙戌,以温达为大学士,马尔汉为吏部尚书,耿额为兵部尚书,巢可讬为刑部尚书,富宁安、王九龄为左都御史。丙午,赐亲王以次内大臣、侍卫白金有差。

  是岁,免直隶、江南、江西、福建、湖广等省三十二州县卫灾赋有差。朝鲜、琉球入贡。

  四十七年戊子春正月庚午,浙江大岚山贼张念一、朱三等行劫慈谿、上虞、嵊县,官兵捕平之。辛未,重修南岳庙成,御制碑文。以觉罗孟俄洛为奉天将军。乙亥,诏截留湖广、江西漕粮四十万石,留於江南六府平粜。

  二月庚寅,上御经筵。壬辰,遣侍郎穆丹按大岚山狱,学士二鬲按红苗狱。甲午,上巡畿甸。丙午,诏暹罗使臣挈带土货,许随处贸易,免徵其税。

  三月丙辰,上还驻申昜春园。戊午,以希思哈、李绳宗为汉军都统。

  闰三月戊寅朔,重修北镇庙成,御制碑文。乙未,以施世骠为广东提督,席柱为西安将军。

  夏四月己酉,宋荦罢,以徐潮为吏部尚书,以齐世武为四川陕西总督。戊午,山东巡抚赵世显报捕获朱三父子,解往浙江。上曰:“朱三父子游行教书,寄食人家。若因此捕拿,株连太多,可传谕知之。”辛酉,湖广提督俞益谟密请剿除红苗。上以红苗无大罪,不许。以阿喇衲为蒙古都统,李林盛为汉军都统。内大臣明珠卒,命皇三子胤祉奠茶酒,赐马四匹。

  五月甲申,以王鸿绪为户部尚书,富宁安为礼部尚书,穆和伦为左都御史。丙戌,上巡幸塞外。乙未,诏免大岚山贼党太仓人王昭骏伯叔兄弟连坐罪。

  六月丁未,上驻跸热河。丁巳,九卿议覆大岚山狱上,得旨:“诛其首恶者,朱三父子不可宥,缘坐可改流徙。巡抚王然、提督王世臣俱留任,受伤官兵俱议叙。”丁卯,清文鉴成,上制序文。

  秋七月丁丑,谕刑部,免死流人在配犯罪者按诛之。癸未,平定朔漠方略成,上亲制序文。壬辰,上行围。二鬲奏按红苗杀人之廖老宰等斩枭,擅自遣兵前往苗寨之守备王应瑞遣戍,从之。

  八月甲辰朔,日有食之。壬戌,上回銮,驻永安拜昂阿。

  九月乙亥,上驻布尔哈苏台。丁丑,召集廷臣行宫,宣示皇太子胤礽罪状,命拘执之,送京幽禁。己丑,上还京。丁酉,废皇太子胤礽,颁示天下。

  冬十月甲辰,削贝勒胤禩爵。乙卯,以王掞为工部尚书,张鹏翮为刑部尚书。辛酉,上幸南苑行围。以辛泰为蒙古都统。

  十一月癸酉朔,削直郡王胤禔爵,幽之。己卯,致仕大学士张英卒,予祭葬,谥文端。辛巳,副都御史劳之辨奏保废太子,夺职杖之。丙戌,召集廷臣议建储贰。阿灵阿、鄂伦岱、揆叙、王鸿绪及诸大臣以皇八子胤禩请。上不可。戊子,释废太子胤礽。己丑,王大臣请复立胤礽为皇太子。丙申,以宗室发度为黑龙江将军。庚子,复胤禩贝勒。

  十二月甲辰,褒恤死难生员嵇永仁、王龙光、沈天成、范承谱,附祀范承谟祠,承谟子巡抚范时崇请之也。丁巳,以陈诜为湖广巡抚,蒋陈锡为山东巡抚,黄秉中为浙江巡抚,刘荫枢为贵州巡抚。

  是岁,免山东、福建、湖广等省六十州县灾赋有差。朝鲜入贡。

  四十八年己丑春正月癸巳,召集廷臣问举立胤禩,孰为倡议者。群臣皇恐莫敢对,乃进大学士张玉书而问之,对曰:“先闻之马齐。”上切责之。次日,列马齐罪状,宥死拘禁。已而上徐察其诬,释之。丙申,上幸南苑。己亥,命侍郎赫寿驻藏,协办藏事。初拉藏汗与青海争立达赖喇嘛,不决,特命大臣往监临之。王鸿绪、李振裕免。

  二月己酉,上巡幸畿甸。以宗室杨福为黑龙江将军,觉罗孟俄洛为宁古塔将军,王文义为贵州提督。戊午,以嵩祝署奉天将军。戊辰,上还宫。庚午,以张鹏翮为户部尚书,张廷枢为刑部尚书。

  三月辛巳,复立胤礽为皇太子,昭告宗庙,颁诏天下。甲午,赐赵熊诏等二百九十二人进士及第出身有差。

  夏四月甲辰,以富宁安为吏部尚书,穆和伦为礼部尚书,穆丹为左都御史。移禁胤禔於公所,遣官率兵监守。丁卯,上巡幸塞外。

  五月甲戌,上驻跸热河。

  六月戊午,康亲王椿泰薨,谥曰悼,子崇安袭封。

  秋七月庚寅,以殷泰为四川陕西总督,噶礼为江南江西总督,江琦为甘肃提督,师懿德为江南提督。戊戌,上行围。

  八月己亥朔,日有食之。加陕西提督潘育龙镇绥将军。

  九月庚寅,上还京。以年羹尧为四川巡抚。

  冬十月壬寅,诏福建、广东督抚保举深谙水性熟知水师者。戊午,册封皇三子胤祉诚亲王,皇四子胤禛雍亲王,皇五子胤祺恒亲王,皇七子胤祐淳郡王,皇十子胤蓪敦郡王,皇九子胤禟、皇十二子胤祹、皇十四子胤禵俱为贝勒。壬戌,诏免江苏被灾之淮、扬、徐,山东之兖州,河南之归德明年地丁额赋。

  十一月丙子,诏各省解部之款过多,可酌量截留,以备急需。安郡王马尔浑薨,谥曰悫,子华飏袭。己卯,加漕运总督桑额太子太保。庚寅,上与大学士李光地论水水源,泰、岱诸山自长白山来。泲水伏流,黄河未到积石亦是伏流,蒙古人有书言之甚详。江源亦自昆仑来,至於岷山乃不伏流耳。遣张鹏翮、噶敏图按江南宜思恭亏帑狱。

  十二月己亥,上谒陵。己未,上还宫。命马齐管鄂罗斯贸易事。刑部尚书巢可讬免。

  是岁,免直隶、江苏、安徽、山东、河南、湖广等省五十三州县灾赋有差。朝鲜、琉球入贡。

  四十九年庚寅春正月庚寅,命修满蒙合璧清文鉴。

  二月丁酉,上巡幸五台山。吏部尚书徐潮乞休,允之。

  三月己巳,上还京。乙亥,命编纂字典。诏以故大学士李霨嫡孙主事李敏启擢补太常寺少卿。戊寅,敕封西藏胡必尔汗波克塔为六世达赖喇嘛。辛巳,诏免浙江杭、湖二府未完漕米三万九千馀石。

  夏四月乙巳,调萧永藻为吏部尚书,王掞为兵部尚书。

  五月己酉朔,上巡幸塞外。癸酉,次花峪沟。阅吉林、黑龙江官兵。丁丑,上驻跸热河。

  六月己亥,命诸皇子恭迎皇太后至热河避暑。戊午,刑部尚书张廷枢免。

  秋七月壬午,按事湖南尚书萧永藻等疏报巡抚提督互讦案,查审俱实。得旨:“俞益谟休致,赵申乔革职留任。”

  闰七月甲寅,上行围。

  八月乙亥,诏福建漳、泉二府旱,运江、浙漕粮三十万石赈之,并免本年未完额赋。丙戌,上还驻热河。庚寅,以范时崇为福建浙江总督,额伦特为湖南提督。

  九月辛丑,上奉皇太后还宫。辛亥,希福纳免。时户部亏蚀购办草豆银两事觉,积十馀年,历任尚书、侍郎凡百二十人,亏蚀至四十馀万。上宽免逮问,责限偿完,希福纳现任尚书,特斥之。以穆和伦为户部尚书,贝和诺为礼部尚书。

  冬十月甲子,诏曰:“朕临御天下垂五十年,诚念民为邦本,政在养民。迭次蠲租数万万,以节俭之所馀,为涣解之弘泽。惟体察民生,未尽康阜,良由生齿日繁,地不加益。宜沛鸿施,藉培民力。自康熙五十年始,普免天下钱粮,三年而遍。直隶、奉天、浙江、福建、广东、广西、四川、云南、贵州九省地丁钱粮,察明全免。历年逋赋,一体豁除。其五十一年、五十二年应蠲省分,届时候旨。地方大吏以及守令当体朕保乂之怀,实心爱养,庶几升平乐利有可徵矣。文到,其刊刻颁布,咸使闻知。”丁卯,谕外藩已朝行在,勿庸朝正。丙子,以郭瑮为云南贵州总督,以郭世隆为刑部尚书,鄂海为湖广总督。癸未,谕大学士:“江南亏空钱粮多至数十万两,此或朕数次南巡,地方挪用。张鹏翮谓俸工可以抵补。牧令无俸,仍以累民,莫若免之为善。其会议以闻。”

  十一月辛卯朔,诏凡遇蠲赋之年,免业主七分,佃户三分,著为令。大学士陈廷敬以老乞休,温旨慰谕,命致仕。乙巳,上谒陵。以萧永藻为大学士,王掞为礼部尚书,徐元正为工部尚书。丁未,以孙徵灏为兵部尚书。乙卯,以桑额为吏部尚书。

  十二月癸酉,以赫寿为漕运总督。戊寅,上还京。辛巳,诏曰:“朕因朝列旧臣渐次衰谢,顺治年间进士去职在籍者,已无多人。王士禛、江皋、周敏政、叶矫然、徐淑嘉皆以公过屏废,俱复还原官。”以赵申乔为左都御史。

  是岁,免直隶、江南等省七州县灾赋有差。朝鲜、安南入贡。

  五十年辛卯春正月癸丑,上巡畿甸,视通州河堤。

  二月辛酉,以班迪为满洲都统,善丹为蒙古都统。丁卯,阅筐儿港,命建挑水壩。次河西务,上登岸步行二里许,亲置仪器,定方向,钉椿木,以纪丈量之处。谕曰:“用此法可以测量天地、日月交食。算法原於易。用七九之奇数,不能尽者,用十二、二十四之偶数,乃能尽之,即取象十二时、二十四气也。”庚午,上还京。辛巳,上御经筵。

  三月庚寅,王大臣以万寿节请上尊号。自平滇以来,至是凡四请矣。上谦挹有素,终不之许。

  夏四月庚申,徐元正养亲回籍,以陈诜为工部尚书。庚辰,上奉皇太后避暑热河。乙未,命礼部祈雨。庚子,大雨。丙午,留京大学士张玉书卒,上悼惜,赋诗一篇,遣官治丧,赐银一千两,加祭葬,谥文贞。己酉,诏免江苏无著银十万两有奇。丙辰,召致仕大学士陈廷敬入阁办事。增乡、会试五经中额。

  六月戊辰,设广西西隆州儒学训导。

  秋七月丙辰,上行围。

  八月庚午,高宗纯皇帝生。以王原祁为掌院学士。设先贤子游后裔五经博士。

  九月戊申,上奉皇太后还宫。蓝理有罪免,以杨琳为福建陆路提督,马际伯为四川提督。停本年秋决。

  冬十月丙辰,诏免台湾五十一年应徵稻穀。贝和诺免,以嵩祝为礼部尚书。戊午,诏前旨普免天下钱粮,五十一年轮及山西、河南、陕西、甘肃、湖北、湖南六省,地丁钱粮及逋欠俱行蠲免。庚午,以硕鼐为满洲都统,瑚世巴、马尔赛为蒙古都统。戊寅,免朝鲜白金豹皮岁贡。庚辰,诏举孝义。辛巳,命张鹏翮置狱扬州,按江南科场案。壬午,鄂缮、耿额、齐世武、悟礼等有罪,褫职拘禁。赵申乔疏劾新科编修戴名世恃才放荡,语多悖逆,下部严审。

  十一月丙戌,以殷特布为汉军都统,隆科多为步军统领,张谷贞为云南提督。丁未,上谒陵,赐守陵官役马匹白金。

  十二月癸酉,上还宫。癸未,祫祭太庙。

  是岁,免直隶、安徽等省八州县灾赋有差。朝鲜、琉球入贡。丁户二千四百六十二万一千三百二十四,田地六百九十三万三百四十四顷三十四亩,徵银二千九百九十万四千六百五十二两八钱。盐课银三百七十二万九千二百二十八两。铸钱三万七千四百九十三万三千四百有奇。

  五十一年壬辰春正月丙午,擢编修张逸少为翰林院侍读学士,故大学士张玉书之子也。壬子,命内外大臣具摺陈事。摺奏自此始。癸丑,上巡幸畿甸。诏右卫将军宗室费扬古办事诚实,供职年久,且系王子,可封为辅国公。

  二月丁巳,诏宋儒朱子配享孔庙,在十哲之次。江苏巡抚张伯行与总督噶礼互讦,俱解任,交张鹏翮、赫寿查审。福建浙江总督范时崇疏陈沿海渔船,只许单桅,不许越省行走,交地方文武钤束。上曰:“此事不可行。渔户并入水师营,则兵弁侵欺之矣。盗贼岂能尽除,窃发何地无之?只视有益於民者行之,不当以文法为捕具也。”戊寅,命卓异武官照文职引见。庚辰,上还京。壬午,诏曰:“承平日久,生齿日繁。嗣后滋生户口,勿庸更出丁钱,即以本年丁数为定额,著为令。”

  三月辛卯,谕大学士:“翻译本章,甚有关系。昨见本内‘假官’二字,竟译作‘伪官’,舛错殊甚。其严饬之。”丁酉,上御经筵。

  夏四月丁巳,赐王世琛等百七十七人进士及第出身有差。甲子,以康泰为四川提督。定会试分省取中例。壬申,谕:“故大学士熊赐履夙学旧臣,身殁以后,时轸於怀。闻其子已长成,可令来京录用。”壬戌,予故一等待卫海青副都统衔,予祭葬,谥果毅。致仕大学士陈廷敬卒,命皇三子奠茶酒,御赋輓诗,命南书房翰林励廷仪、张廷玉赍焚,予治丧银一千,谥文贞。诏明年六旬万寿,二月特行乡试,八月会试。以嵩祝为大学士,黑硕咨为礼部尚书,满笃为工部尚书,以王掞为大学士,陈诜为礼部尚书,起张廷枢为工部尚书。丙子,上奉皇太后避暑热河,启銮。壬午,上驻跸热河。

  五月壬寅,命有司稽察流民徙边种地者。以穆丹为左都御史,鄂代为蒙古都统。

  六月癸丑朔,日有食之。丁巳,命穆和伦、张廷枢覆按江南督抚互讦案。湖广镇筸红苗吴老化率毛都塘等五十二寨内附。辛酉,以张朝午为广西提督。

  秋八月癸丑,上行围。戊寅,诏朝鲜遇有中国渔船违禁至界汛,许拘执以闻。镇筸苗民续内附八十三寨。

  九月庚戌,上奉皇太后还宫。皇太子胤礽复以罪废,锢於咸安宫。

  冬十月壬戌,穆和伦等覆按江南狱上,上命夺噶礼职,张伯行复任。以揆叙为左都御史,赫寿为江南江西总督。

  十一月乙酉,前福建提督蓝理狱上,应死。上念征台湾功,特原之。己亥,群臣以万寿六旬请上尊号,不许。丁未,以复废皇太子胤礽告庙,宣示天下。己酉,上谒陵,赐守陵大臣白金。

  十二月甲戌,上还京。

  是岁,免直隶、江南、山东、浙江等省二十三州县灾赋有差。朝鲜入贡。

  五十二年癸巳春正月戊申,诏封后藏班禅胡土克图喇嘛为班禅额尔得尼。

  二月庚戌,赵申乔疏言太子国本,应行册立。上以建储大事,未可轻定,宣谕廷臣,以原疏还之。乙卯,上巡幸畿甸。编修戴名世以著述狂悖弃市。进士方苞以作序干连,免死入旗,旋赦出之。乙亥,上还驻申昜春园。

  三月戊寅朔,谕王大臣:“朕昨还京,见各处为朕保釐乞福者,不计其数,实觉愧汗。万国安,即朕之安,天下福,即朕之福,祝延者当以兹为先。朕老矣,临深履薄之念,与日俱增,敢满假乎?”又谕:“各省祝寿老人极多,倘有一二有恙者,可令太医看治。朕於十七日进宫经棚,老人已得从容瞻觐。十八日正阳门行礼,不必再至龙棚。各省汉官传谕知悉。”甲午,上还宫,各省臣民夹道俯伏欢迎,上驻辇慰劳之。乙未,万寿节,上朝慈宁宫,御太和殿受贺,颁诏覃恩,锡高年,举隐逸,旌孝义,蠲逋负,鳏寡孤独无告者,官为养之,罪非殊死,咸赦除焉。壬寅,召直省官员士庶年六十五以上者,赐宴於申昜春园,皇子视食,宗室子执爵授饮。扶掖八十以上老人至前,亲视饮酒。谕之曰:“古来以养老尊贤为先,使人人知孝知弟,则风俗厚矣。尔耆老当以此意告之乡里。昨日大雨,田野霑足。尔等速回,无误农时。”是日,九十以上者三十三人,八十以上者五百三十八人,各赐白金。加祝釐老臣宋荦太子少师,田种玉太子少傅。甲辰,宴八旗官员、兵丁、閒散於申昜春园,视食授饮、视饮赐金同前。是日,九十以上者七人,八十以上者一百九十二人。

  夏四月甲寅,以鄂海为陕西四川总督,额伦特为湖广总督,高其位为湖广提督。四川提督岳升龙请入籍四川,许之。丁卯,遣官告祭山川、古陵、阙里。五月丙戌,上奉皇太后避暑热河。调张廷枢为刑部尚书,王顼龄为工部尚书。颁赉蒙古老人白金。辛丑,诏停本年秋决。

  闰五月乙卯,赉热河老人白金。御史陈汝咸招抚海寇陈尚义入见,询海上情势及洋船形质,命於金州安置,置水师营。

  六月丁丑,修律算书。

  秋七月壬子,诏宗人削属籍者,子孙分别系红带、紫带,载名玉牒。丙寅,上行围。

  八月丁丑,蒙古鄂尔多斯王松阿拉布请於察罕讬灰游牧,不许,命游牧以黄河为界,从总兵范时捷请也。

  九月甲子,上奉皇太后还宫。辛未,以江南漕米十万石分运广东、福建平粜。

  冬十月丙子,以张鹏翮为吏部尚书。乙酉,赐王敬铭等一百四十三人进士及第出身有差。

  十一月己酉,诏免广东、福建、甘肃二十一州县卫明年税粮。癸亥,上谒陵。

  十二月己卯,以赫奕为工部尚书。辛卯,令文武科目原兼应者,许改试一科。壬辰,上还京。甲午,以五鬲为蒙古都统。辛丑,祫祭太庙。

  是岁,免浙江十州县灾赋有差。朝鲜、琉球入贡。

  五十三年甲午春正月己未,命修坛庙殿廷乐器。癸亥,户部请禁小钱。上曰:“凡事必期便民,若不便於民,而惟言行法,虽厉禁何益。”戊辰,上巡幸畿甸。丁卯,以何天培为京口将军。

  二月甲戌,诏停今年秋审,矜疑人犯,审理具奏,配流以下,减等发落。乙酉,上还京。癸丑,命侍郎常泰、少卿陈汝咸赴甘肃赈抚灾民。丁巳,前尚书王鸿绪进明史列传二百八十卷,命付史馆。

  夏四月戊子,改师懿德为甘肃提督。辛卯,上奉皇太后避暑热河。六月乙亥,诏:“拉藏汗年近六十,二子在外,宜防外患,善自为谋。”癸未,以炎暑免从臣晚朝。

  秋七月辛卯,诏以江南又旱,浙江米贵,河南歉收,截漕三十万石,分运三省平粜。

  八月乙亥,上行围。

  九月丙寅,上奉皇太后还宫。

  冬十月己巳朔,命张鹏翮、阿锡鼐往按江南牟钦元狱。己丑,命大学士、南书房翰林考定乐章。

  十一月,敕户部截漕三十馀万石,於江南、浙江备赈。戊申,免甘肃靖边二十八州县卫明年额赋。诚亲王胤祉等以御制律吕正义进呈,得旨:“律吕、历法、算法三书共为一部,名曰律历渊源。”甲寅,冬至,祀天於圜丘,奏新乐。丙辰,上巡幸塞外。贝勒胤禩属下人雅齐布有罪伏诛。遣何国栋测量广东、云南等省北极出地及日景。

  十二月癸酉,上驻特布克,赐随围蒙古兵银币。己丑,上还京。辛卯,洮、岷边外生番喇子等一十九族内附。

  是岁,免江南、河南、甘肃、浙江、湖广等省百二十二州县灾赋有差。朝鲜入贡。

  五十四年乙未春正月甲子,停五经中式例。封阿巴垓台吉德木楚克为辅国公。诏贝勒胤禩、延寿溺职,停食俸。

  二月戊辰朔,张伯行缘事解任,交张鹏翮审理。己巳,以施世纶为漕运总督。辛未,上巡幸畿甸,谕巡抚赵弘燮曰:“去年腊雪丰盈,今年春雨应节,民田想早播种。但虑起发太盛,或有二疸之虞。可示农民芸耨宜疏,以防风霾。”又谕:“朕时巡畿甸,见民生差胜於前。但诵读者少,风俗攸关。宜令穷僻乡壤广设义学,劝令读书。尔有司其留意。”甲午,以杜呈泗为江南提督,穆廷栻为福建陆路提督。

  三月己亥,以蒙古吴拉忒等部十四旗雪灾,命尚书穆和伦运米往赈,教之捕鱼为食。庚子,以赵弘燮为直隶总督,任巡抚事。以睦森为宁古塔将军。

  夏四月庚午,赐徐陶璋等一百九十人进士及第出身有差。己卯,师懿德奏策旺阿拉布坦兵掠哈密,游击潘至善击败之。命尚书富宁安、将军席柱率师援剿,祁里德赴推河,谕喀尔喀等备兵。庚辰,徵外藩兵集归化城,调打牲索伦兵赴推河。己丑,谕议政大臣:“朕曾出塞亲征,周知要害。今讨策旺阿拉布坦进兵之路有三:一由噶斯直抵伊里河源,趋其巢穴;一越哈密、吐鲁番,深略敌境;一取道喀尔喀,至博克达额伦哈必尔汉,度岭扼险。三路并进,大功必成。”壬午,漕运总督郎廷极卒,上称其抚恤运丁,历运无阻,予祭葬,谥温勤。辛卯,上奉皇太后避暑热河。乙未,命富宁安分兵戍噶斯口,总兵路振声驻防哈密。

  五月丙午,黑龙江将军宗室杨福卒,赐银一千两,命侍卫尚崇义、傅森驰驿赐奠,谥襄毅,命其子三官保暂署父任。戊午,内阁侍读图理琛使於鄂罗斯,使备兵。

  六月壬申,命都统图斯海等赴湖滩河朔运粮。甲戌,富宁安、席柱疏报进兵方略。得旨,明年进兵。丁亥,兵部尚书孙徵灏卒,赐鞍马二、散马二、银五百两,谥清端。

  秋七月甲午朔,命和托辉特公博贝招抚乌梁海。辛酉,命公傅尔丹往乌兰古等处屯田。

  八月辛未,大学士李光地乞假归,上赋诗送之。癸酉,上行围。壬辰,撤噶斯口戍兵还肃州。

  九月己酉,博贝招抚乌梁海部来归。

  冬十月丙寅,上谕大学士:“朕右手病不能写字,用左手执笔批答奏摺,期於不泄漏也。”辛巳,上奉皇太后还宫。诏顺天、保定、河间、永平、宣化今岁雨溢,穀耗不登,所有五府应完五十五年税粮,悉蠲除之。

  十一月甲午,以范时崇为左都御史,觉罗满保为浙江福建总督,宗室巴塞为蒙古都统。庚子,停京师决囚。辛丑,以宋臣范仲淹从祀孔庙。己未,冬至,祀天於圜丘,始用御定雅乐。

  十二月己巳,以塔拜为杭州将军。命护军统领晏布帅师驻西宁。甲申,张伯行以疑赃诬参论罪应死,上原之,起为仓场侍郎。

  是岁,免江南、湖南二省二十四州县卫灾赋有差。朝鲜、琉球入贡。

  五十五年丙申春正月壬子,上幸汤泉。

  二月乙丑,命副都统苏尔德经理图呼鲁克等处屯田。癸酉,上还驻申昜春园。丙子,诏免安南岁贡犀角、象牙。己卯,上巡幸畿甸。庚寅,定丁随地出例。

  三月丁酉,恤赠广西右江剿瑶伤亡参将王启云官荫。庚子,上还宫。乙巳,召席柱还,以晏布代之,路振声参军事。癸丑,蒙古图尔胡特贝子阿拉布珠尔请从军。命率蒙古兵戍噶斯口。贵州巡抚刘荫枢疏请罢兵,命乘传诣军周阅议奏。

  闰三月癸亥,以额伦特署西安将军,满丕署湖广总督。丁丑,以左世永为广西提督。壬午,发京仓米二十万石赈顺天、永平。五城粥厂展期至秋。命礼部祈雨。

  夏四月癸卯,上奉皇太后避暑热河。

  五月庚申,上驻热河,斋居祈雨。起马齐为大学士,穆和伦为户部尚书。壬戌,发仓米平粜。预发八旗兵粮。甲子,雨。上曰:“宋儒云:‘求雨得雨,旱岂无因。’此言可味也。”己巳,京师远近雨足,上复常膳。乙酉,赫奕免,以孙渣齐为工部尚书。

  六月丙辰,上幸汤泉。

  秋七月辛未,命移噶斯口防军分戍察罕乌苏、噶顺。癸未,上行围。

  八月乙卯,前奉天府尹董弘毅坐将承德等九州县米豆改徵银两,致仓储阙乏,黜官。

  九月庚午,以蒋陈锡为云南贵州总督。甲申,上奉皇太后还宫。

  冬十月丁亥朔,诏刑部积岁缓决长系人犯,分别减释之。停本年秋决。戊子,以托留为黑龙江将军,赵弘灿为兵部尚书。癸巳,诏:“近以策旺阿拉布坦侵入哈密,徵兵备边,一切飞刍輓粟经过边境,不无借资民力。所有山西、陕西、甘肃四十八州县卫应徵明年银米穀草及积年逋欠,悉与蠲除。”丁酉,诏肃州与布隆吉尔毗连迤北西吉木、达里图、金塔寺等处,招民垦种。以杨琳为广东广西总督。以宗室巴赛为满洲都统,晏布为蒙古都统。丙午,策旺阿拉布坦执青海台吉罗卜藏丹济布,犯噶斯口,官兵击走之。命额伦特驻师西宁,分兵戍噶斯口,布隆吉尔散秩大臣阿喇衲赴巴尔库尔参赞军事。

  十一月乙丑,以傅尔丹、额尔锦为领侍卫内大臣。戊辰,上谒陵。甲申,上巡行塞外。盗发明陵,命置之法。

  十二月己酉,上还京。诏免顺天、永平三十五州县明年地丁税粮,其积年逋赋并除之。

  是岁,免直隶、江南、山东、浙江、江西、湖广等省六十三州县灾赋有差。朝鲜、安南入贡。

  五十六年丁酉春正月丁卯,修周易折中成,颁行学宫。壬午,以徐元梦为左都御史,朱轼为浙江巡抚。

  二月丙戌朔,上巡幸畿甸。乙未,徵奉天、吉林兵益祁里德军。癸卯,上还驻申昜春园。丁未,定盗案法无可宽、情有可原例。顺承郡王诺罗布薨,谥曰忠,子锡保袭封。左都御史揆叙卒,予祭葬,谥文端。

  三月丁巳,上御经筵。戊寅,以富宁安为靖逆将军,傅尔丹为振武将军,祁里德为协理将军,视师防边。壬午,上巡视河西务堤。

  夏四月乙酉,上还驻申昜春园。乙未,发通州仓米分贮直隶州县备赈。丙申,碣石镇总兵陈昂奏天主教堂各省林立,宜行禁止,从之。以孙柱、范时崇为兵部尚书。辛丑,上奉皇太后避暑热河。

  五月庚申,九卿议王贝勒差人出外,查无勘合,即行参究。

  六月壬子,傅尔丹袭击厄鲁特博罗布尔哈苏,斩俘而还。兵部尚书赵弘灿卒,予祭葬,谥清端。

  秋七月丙辰,策旺阿拉布坦遣其将策零敦多布侵掠拉藏。癸亥,富宁安袭击厄鲁特於通俄巴锡,进及乌鲁木齐,毁其田禾,还军遇贼毕留图,击败之。阵亡灰特台吉紥穆毕,追封辅国公。

  八月壬午朔,上行围。

  九月辛未,以路振扬署四川提督。河南奸民亢珽滋事,官兵捕之,珽走死。命尚书张廷枢、学士勒什布往鞫,得前巡抚李锡贪虐激变状以闻。李锡褫职论死,贼党伏诛。

  冬十月乙酉,命侍郎梁世勋、海寿往督巴尔库尔屯田。庚子,上奉皇太后还宫。乙巳,命内大臣公策旺诺尔布、将军额伦特、侍卫阿齐图等率师戍青海。以宗室公吞珠为礼部尚书,蔡升元为左都御史。

  十一月壬子,命停决囚。乙丑,皇太后不豫,上省疾慈宁宫。辛未,诏曰:“帝王之治,必以敬天法祖为本。合天下之心以为心,公四海之利以为利,制治於未乱,保邦於未危,夙夜兢兢,所以图久远也。朕八龄践祚,在位五十馀年,今年近七旬矣。当二十年时,不敢逆计至三十。三十年时,不敢逆计至四十。赖宗社之灵,今已五十七年矣,非凉德所能致也。齿登耆寿,子孙众多。天下和乐,四海乂安。虽未敢谓家给人足,俗易风移,而欲使民安物阜之心,始终如一。〈歹占〉竭思虑,耗敝精力,殆非劳苦二字所能尽也。古帝王享年不永,书生每致讥评。不知天下事烦,不胜其劳虑也。人臣可仕则仕,可止则止,年老致仕而归,犹得抱子弄孙,优游自適。帝王仔肩无可旁委,舜殁苍梧,禹殂会稽,不遑宁处,终鲜止息。洪范五福,终於考终命,以寿考之难得也。易遯六爻,不及君主,人君无退藏之地也。岂当与臣民较安逸哉!朕自幼读书,寻求治理。年力胜时,挽强决拾。削平三藩,绥辑漠北,悉由一心运筹,未尝妄杀一人。府库帑金,非出师赈饥,未敢妄费。巡狩行宫,不施采缋。少时即知声色之当戒,佞倖之宜远,幸得粗致谧安。今春颇苦头晕,形渐羸瘦。行围塞外,水土较佳,体气稍健,每日骑射,亦不疲乏。复以皇太后违和,头晕复作,步履艰难。倘一时不讳,不得悉朕衷曲。死者人之常理,要当於明爽之时,举平生心事一为吐露,方为快耳。昔人每云帝王当举大纲,不必兼综细务。朕不谓然,一事不谨,即贻四海之忧;一念不谨,即贻百年之患。朕从来莅事无论钜细,莫不慎之又慎。惟年既衰暮,祗惧五十七年忧勤惕励之心,隳於末路耳。立储大事,岂不在念。但天下大权,当统於一,神器至重,为天下得人至难,是以朕垂老而惓惓不息也。大小臣工能体朕心,则朕考终之事毕矣。兹特召诸子诸卿士详切言之。他日遗诏,备於此矣。”甲戌,免八旗借支银二百万两。丙子,诏免直隶、安徽、江苏、浙江、湖广、陕西、甘肃等省积年逋赋,江苏、安徽并免漕项银米十分之五。

  十二月甲申,皇太后病势渐增,上疾七十馀日矣,脚面浮肿,扶掖日朝宁寿宫。丙戌,皇太后崩,颁遗诰,上服衰割辫,移居别宫。己酉,上还宫。

  是岁,朝鲜入贡。

  五十七年戊戌春正月乙卯,上有疾,幸汤泉。戊寅,赐防边军士衣二万袭。

  二月庚寅,拉藏乞师,命侍卫色楞会青海兵往援。癸卯,以路振声为甘肃提督。检讨朱天保上疏请复立胤礽为皇太子,上於行宫亲讯之曰:“尔何知而违旨上奏?”朱天保曰:“臣闻之臣父,臣父令臣言之。”上曰:“此不忠不孝之人也。”命诛之。丁未,上还宫。碣石镇陈昂疏请洋船入港,先行查取大炮,方许进口贸易。部议不行。

  三月癸丑,减大兴、宛平门厂房税。辛酉,上大行皇后谥曰孝惠仁宪端懿纯德顺天翊圣章皇后。丙寅,以颜寿为右卫将军,黄秉钺为福州将军。戊辰,裁起居注官。甄别不职学政丛澍等七员,俱褫职。丁丑,命浙江南北新关税交同知管理。戊寅,浙江巡抚朱轼请修海宁石塘。从之。

  夏四月乙酉,葬孝惠章皇后於孝东陵。丁亥,赐汪应铨等一百七十一人进士及第出身有差。辛卯,上幸热河。穆和伦免,以孙渣齐为户部尚书。

  五月癸丑,以徐元梦为工部尚书。丁巳,额伦特奏拉藏汗被陷身亡,二子被杀,达赖、班禅均被拘。己未,浙江福建总督满保疏台湾一郡有极冲口岸九处,次冲口岸十五处,派人修筑,酌移员弁,设淡水营守备。从之。

  六月壬辰,遣使册封琉球故王曾孙尚敬为中山王。己丑,大学士李光地卒,命皇五子恒亲王胤祺往奠茶酒,赐银一千两,徐元梦还京护其丧事,谥文贞。丁未,赐哈密军士衣四百袭。

  秋七月己未,打箭炉外墨里喇嘛内附。甲戌,修省方盛典。

  八月壬子,索伦水灾,遣官赈之。孟光祖伏诛。戊子,上行围。甲午,礼部尚书吞珠卒,予祭葬,谥恪敏。总兵官仇机有罪伏诛。

  闰八月戊辰,诏曰:“夷虏跳梁,大兵远驻西边,一切征缮,秦民甚属劳苦。所有陕西、甘肃明年地丁粮税俱行蠲免,历年逋赋亦尽除之。”

  九月己卯,命都统阿尔纳、总兵李耀率师赴噶斯口、柴旦木驻防。丙戌,以王顼龄为大学士,陈元龙为工部尚书。甲辰,上还京。将军额伦特、侍卫色楞会师喀喇乌苏,屡败贼,贼愈进,师无后继,矢竭力战,殁於阵。

  冬十月甲寅,停本年决囚。丙辰,命皇十四子贝子胤禵为抚远大将军,视师青海。命殉难总督甘文焜、知府黄庭柏建祠列祀。甲子,诏四川巡抚年羹尧,军兴以来,办事明敏,即升为总督。命翰林、科道轮班入直。戊辰,上驻汤泉。命皇七子胤祐、皇十子胤蓪、皇十二子胤祹分理正黄、正白、正蓝满、蒙、汉三旗事务。

  十一月丙子,上还驻申昜春园。福建巡抚陈瑸卒,赠礼部尚书,谥清端。以宜兆熊为汉军都统。

  十二月丙辰,上谒陵。己未,孝惠章皇后升祔太庙,位於孝康章皇后之左,颁诏天下。云南撒甸苗人归顺。己巳,上还宫。

  是岁,免江南、福建、甘肃、湖广等省二十六州县卫灾赋有差。朝鲜、琉球、安南入贡。

  五十八年己亥春正月甲戌朔,日有食之。诏曰:“日食三始,垂象维昭。宜修人事,以儆天戒。臣工其举政事阙失以闻。”乙未,上幸汤泉。庚子,上还驻申昜春园。辛丑,诏立功之臣退閒,世职准子弟承袭。若无应袭之人,给俸终其身。壬寅,命截漕米四十三万石,留江苏、安徽备荒。

  二月己巳,上巡幸畿甸。己卯,学士蒋廷锡表进皇舆全览图,颁赐廷臣。庚申,上还驻申昜春园。辛未,命都统法喇抚辑里塘、巴塘,护军统领噶尔弼同理军事。

  三月乙未,侍郎色尔图以运饟迟延罢,命巡抚噶什图接管。

  夏四月乙巳,命抚远大将军胤禵驻师西宁。癸丑,上巡幸热河。

  五月戊寅,以麦大熟,命民间及时收贮。庚辰,以扬都为蒙古都统。浙江正考官索泰贿卖关节,在籍学士陈恂说合,陈凤墀夤缘中式,均论死,并罪其保荐索泰为考官者。南阳标兵执辱知府沈渊,总兵高成革职,游击王洪道论死,兵处斩。

  六月甲辰,以贝勒满笃祜为满洲都统。丁未,年羹尧、噶尔弼、法喇先后奏副将岳锺琪招辑里塘、巴塘就抚。命法喇进驻巴塘,年羹尧拨兵接应。丙寅,以马见伯为固原提督。

  秋七月癸未,以宗查木为西安将军。

  八月庚戌,上行围。庚申,振威将军傅尔丹奏鄂尔斋图二处筑城设站。命尚书范时崇往董其役。

  九月乙未,谕西宁现有新胡毕勒罕,实系达赖后身,令大将军遣官带兵前往西藏安禅。戊戌,安郡王华飏薨,谥曰节。

  冬十月丁未,上还京。壬子,命蒙养斋举人王兰生修正音韵图。甲寅,固原提督潘育龙卒,赠太子少保,予祭葬,谥襄勇。

  十一月丙子,礼部尚书陈诜致仕。庚寅,增江西解额。

  十二月壬寅,以蔡升元为礼部尚书,田从典为左都御史。戊申,西安将军额伦特之丧至京,命皇五子恒亲王胤祺、皇十二子贝子胤祹迎奠。庚申,命截湖广漕粮十万石留於本省备荒。辛酉,诏曰:“比年兴兵西讨,远历边陲,居送行赉,民力劳瘁。所有沿边六十六州县卫所明年额徵银米,俱行蠲免。”

  是岁,免江苏、安徽等省十三州县灾赋有差。朝鲜、琉球入贡。

  五十九年庚子春正月丁酉,命抚远大将军胤禵移师穆鲁斯乌苏。以宗室延信为平逆将军,领兵进藏,以公策旺诺尔布参赞军务。命西安将军宗查木驻西宁,平郡王讷尔素驻古木。

  二月甲辰,上巡幸畿甸。癸丑,命噶尔弼为定西将军,率四川、云南兵进藏,册封新胡毕勒罕为六世达赖喇嘛。辛酉,上还驻申昜春园。

  三月己丑,命云南提督张谷贞驻防丽江、中甸。丙申,命靖逆将军富宁安进师乌鲁木齐,散秩大臣阿喇衲进师吐鲁番,祁里德领七千兵从布娄尔,傅尔丹领八千兵从布拉罕,同时进击准噶尔。

  夏四月戊申,上巡幸热河。

  五月辛巳,以旱求言。壬午,雨。

  六月己亥,陕西饥,运河南积穀往赈。丙辰,保安、怀来地震,遣官赈之。

  秋七月丙寅朔,日有食之。癸酉,富宁安击贼於阿克塔斯、伊尔布尔和韶,败之,擒其台吉垂木拍尔。阿喇衲师至齐克塔木,遇贼,击破之,尽虏其众。进击皮禅城,降之。师至吐鲁番,番酋阿克苏尔坦率众迎降。丙戌,傅尔丹击贼於格尔厄尔格,斩获六百,阵擒寨桑贝肯,焚其积聚而还,贝肯送京。祁里德败贼於铿额尔河,降其寨桑色布腾等二千馀人。

  八月戊戌,上行围。庚子,琉球请令其陪臣子弟入国子监读书,许之。癸丑,平逆将军延信连败贼众於卜克河。丁巳,又败贼众於绰马喇,贼将策零敦多布遁。定西将军噶尔弼率副将岳锺琪自拉里进兵。戊午,克西藏,执附贼喇嘛百馀,斩其渠五人,抚谕唐古特、土伯特,西藏平。以高其倬为广西巡抚。

  九月壬申,平逆将军延信以兵送达赖喇嘛入西藏坐床。富宁安兵入乌鲁木齐,哈西哈回人迎降,军回至乌兰乌苏。戊寅,云贵总督蒋陈锡、巡抚甘国璧以馈饟后期褫职,仍令运米入藏。

  冬十月癸卯,上还京。诏再以河南积穀运往陕西放赈。明年,河南漕粮照数补还仓穀,其馀漕粮留贮河南。甲辰,朝鲜国王李焞薨。诏曰:“李焞袭封五十年,奉藩恭谨,抚民慈爱。兹闻溘逝,恻悼实深,即令王子李昀袭封。所进贡物悉数带回,仍查恤典具奏。”诏陕西、甘肃两省康熙六十年地丁银一百八十八万两零,通行蠲免。沿边歉收,米价昂贵,兵力拮据,并豫发本年兵饟。赉进藏官兵。甲寅,户部尚书赵申乔卒,予祭葬,谥恭毅。丁巳,诏抚远大将军胤禵会议明年师期。戊午,以陕西、甘肃歉收,命银粮兼赈,以麦收为止。

  十一月辛未,遣官致祭朝鲜国王李焞,特谥僖顺,册封世子李昀为朝鲜国王。戊寅,以田从典为户部尚书,朱轼为左都御史,以杨名时为云南巡抚。辛巳,诏:“大兵入藏,其地俱入版图,山川名号番、汉异同,应即考订明覈,传信后世。”上因与大学士讲论河源、江源,及於禹贡三危。庚寅,以隆科多为理藩院尚书,仍兼步军统领。

  十二月甲辰,廷臣再请行六十年庆贺礼。不允。壬子,授先贤子夏后裔五经博士。甲寅,以诚亲王胤祉子弘晟、恒亲王胤祺子弘升为世子。辛酉,祫祭太庙。

  是岁,免直隶、江苏、陕西、浙江、四川等省五十六州县卫灾赋有差。朝鲜、琉球入贡。

  六十年辛丑春正月乙亥,上以御极六十年,遣皇四子胤禛、皇十二子胤祹、世子弘晟告祭永陵、福陵、昭陵。

  二月乙未,上谒孝庄山陵、孝陵、孝东陵,行告祭礼。遣官告祭郊庙社稷。乙卯,上还京。山东盐徒王美公等作乱,捕斩之。己未,命公策旺诺尔布驻防西藏。论取藏功,封第巴阿尔布巴、康济鼐为贝子,第巴隆布奈为辅国公。

  三月乙丑,群臣请上万寿节尊号,上不许,曰:“加上尊号,乃相沿陋习,不过将字面上下转换,以欺不学之君耳。本朝家法,惟以爱民为事,不以景星、庆云、芝草、甘露为瑞,亦无封禅改元之举。现今西陲用兵,兵久暴露,民苦转输。朕方修省经营之不暇,何贺之有?”庚午,赐举人王兰生、留保进士,一体殿试。甲戌,先是,大学士王掞密疏复储。至是御史陶彝、任坪、范长发、邹图云、陈嘉猷、王允晋、李允符、范允、高玢、高怡、赵成簁、孙绍曾疏请建储,上不悦,并掞切责之,命其子詹事王奕清及陶彝等十二人为额外章京,军前效力。

  夏四月甲午,以李麟为固原提督。乙未,赐邓锺岳等一百六十三人进士及第出身有差。丙申,诏釐定历代帝王庙崇祀祀典。丁酉,命张鹏翮、陈鹏年赴山东阅河。以赖都为礼部尚书,托赖为刑部尚书。丙午,上幸热河。戊午,命定西将军噶尔弼驻藏。

  五月壬戌,命抚远大将军胤禵移师甘州。丙寅,台湾奸民朱一贵作乱,戕总兵官欧阳凯。癸酉,以署参将管永宁协副将岳锺琪为四川提督。乙亥,改思明土州归广西太平府。戊寅,诏停本年进兵。以常授为理藩院额外侍郎,办事西宁。乙酉,以年羹尧为四川陕西总督,赐弓矢。发帑金五十万赈山西、陕西,命朱轼、卢询董其事。

  六月壬辰,改高其位为江南提督,魏经国为湖广提督。丙申,诏曰:“平逆将军延信,朕之侄也。统兵历从古未到之烟瘴绝域,歼灭巨虏,平定藏地,允称不辱宗支,可封为辅国公。”乙卯,吐鲁番回人拖克拖麻穆克等来归,命散秩大臣阿喇衲率兵护之。福建水师提督施世骠平台湾,擒朱一贵解京。诏奖淡水营守备陈策固守功,超擢台湾总兵。

  闰六月庚申朔,日有食之。丙寅,令刑部弛轻系,戊辰,以噶尔弼为蒙古都统。

  秋七月己酉,上行围。

  八月甲戌,命副都统庄图率兵二千进驻吐鲁番,益阿喇衲军。丙戌,河决武陟入沁水。

  九月辛卯,命副都统穆克登将兵二千赴吐鲁番。甲午,噶尔弼以病罢,命公策旺诺尔布署定西将军,驻藏,以阿宝、武格参军事。丙申,策旺阿拉布坦犯吐鲁番,阿喇衲击走之。丙午,赈河南、山东、直隶水灾。乙卯,上还京。丙辰,命副都御史牛钮、侍讲齐苏勒、员外郎马泰筑黄河决口,引沁水入运河。丁巳,以阿喇衲为协理将军。上制平定西藏碑文。

  冬十月壬戌,置巡察台湾御史。诏:“本年秋审俱已详览,其直省具题缓决之案,九卿已加核定,朕不忍覆阅,恐审求之或致改重也。”丙寅,召抚远大将军胤禵来京。辛未,诏:“大学士熊赐履服官清正,学问博通,朕久而弗忘,常令周恤其家。今其二子来京,观其气质,尚可读书,宜加造就,可传谕九卿知之。”以锺世臣为浙江提督,姚堂为福水师提督,冯毅署广东提督。

  十一月辛卯,以陈鹏年署河道总督。戊戌,以马武、伊尔哈岱为蒙古都统。己酉,上幸南苑。诏将军额伦特、侍卫色楞、副都统查礼浑、提督康泰等,杀敌殉国,俱赐恤。

  十二月壬申,四川提督岳锺琪征郭罗克番人,平之。丁丑,上还驻申昜春园。遣鄂海、永泰往视吐鲁番屯田。

  是岁,免江南、河南、陕西、甘肃、福建、浙江、湖广等省一百二十三州县灾赋有差,朝鲜、琉球、安南入贡。丁户二千九百一十四万八千三百五十九,又永不加赋后滋生人丁四十六万七千八百五十,徵银二千八百七十九万零。盐课银三百七十七万二千三百六十三两零。铸钱四万三千七百三十二万五千八百有奇。

  六十一年壬寅春正月戊子,召八旗文武大臣年六十五以上者六百八十人,已退者咸与赐宴,宗室授爵劝饮。越三日,宴汉官年六十五以上三百四十人亦如之。上赋诗,诸臣属和,题曰千叟宴诗。戊申,上巡幸畿甸。

  二月庚午,以高其倬署云南贵州总督。丙子,上还驻申昜春园。

  三月丙戌,以阿鲁为荆州将军。

  夏四月甲子,遣使封朝鲜国王李昀弟昑为世弟。丁卯,上巡幸热河。己巳,抚远大将军胤禵复莅军。癸未,福州驻防兵哗,将军黄秉钺不能约束,褫职,斩为首者。

  五月戊戌,施世纶卒,以张大有署漕运总督。

  六月,以奉天连岁丰稔,弛海禁。暹罗米贱,听入内地,免其税。辛未,命直隶截漕二十万石备赈。丙子,赵弘燮卒,以其兄子郎中赵之垣加佥都御史衔,署直隶巡抚。

  秋七月丁酉,征西将军祁里德上言乌兰古木屯田事宜。请益兵防守。命都统图拉率兵赴之。壬寅,命色尔图赴西藏统四川防兵。戊申,以蔡珽为四川巡抚。予故直隶总督赵弘燮祭葬,谥肃敏。

  八月丙寅,停今年决囚。故提督蓝理妻子先以有罪入旗,至是,上念平台湾功,贳还原籍,交款免追。己卯,上驻跸汗特木尔达巴汉昂阿。赐来朝外藩银币鞍马,随围军士银币。

  九月甲申,上驻热河。乙酉,谕大学士曰:“有人谓朕塞外行围,劳苦军士。不知承平日久,岂可遂忘武备?军旅数兴,师武臣力,克底有功,此皆勤於训练之所致也。”甲午,年羹尧、噶什图请量加火耗,以补有司亏帑。上曰:“火耗只可议减,岂可加增?此次亏空,多由用兵。官兵过境,或有餽助。其始挪用公款,久之遂成亏空,昔年曾有宽免之旨。现在军需正急,即将户部库帑拨送西安备用。”戊戌,上回銮。丁未,次密云,阅河堤。庚戌,上还京。

  冬十月辛酉,命雍亲王胤禛、弘升、延信、孙渣齐、隆科多、查弼纳、吴尔占察视仓廒。壬戌,以觉罗德尔金为蒙古都统,安鲐为杭州将军。辛未,以查弼纳为江南江西总督。癸酉,上幸南苑行围。以李树德为福州将军,黄国材为福建巡抚。

  十一月戊子,上不豫,还驻申昜春园。以贝子胤祹、辅国公吴尔占为满洲都统。庚寅,命皇四子胤禛恭代祀天。甲午,上大渐,日加戌,上崩,年六十九。即夕移入大内发丧。雍正元年二月,恭上尊谥。九月丁丑,葬景陵。

  论曰:圣祖仁孝性成,智勇天锡。早承大业,勤政爱民。经文纬武,寰宇一统,虽曰守成,实同开创焉。圣学高深,崇儒重道。几暇格物,豁贯天人,尤为古今所未覯。而久道化成,风移俗易,天下和乐,克致太平。其雍熙景象,使后世想望流连,至於今不能已。传曰:“为人君,止於仁。”又曰:“道盛德至善,民之不能忘。”於戏,何其盛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