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十 本纪二十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6-08-30 21:35:35|

◎文宗本纪

  文宗协天翊运执中垂谟懋德振武圣孝渊恭端仁宽敏显皇帝,讳奕蟭,宣宗第四子也,母孝全成皇后钮祜禄氏,道光十一年六月初九日生。二十六年,用立储家法,书名缄藏。

  三十年正月丁未,宣宗不豫,宣召大臣示朱笔,立为皇太子。宣宗崩,己未,上即位,颁诏覃恩,以明年为咸丰元年。尊皇贵妃为孝慈皇贵妃。追封兄贝勒奕纬、奕纲、奕绎为郡王。封弟奕䜣恭亲王,奕譞醇郡王,奕詥锺郡王,奕譓孚郡王。定缟素百日,素服二十七月。

  二月戊辰,命左都御史柏葰、内务府大臣基溥营建昌西陵,为孝和皇后山陵。初宣宗遗诏,毋庸升配、升祔。交廷臣议。议上。诏曰:“先帝谦让,所不敢从。曲体先怀,宜定限制。即以三祖五宗为断,嗣后不复举行。”湖南土匪李沅发作乱。诏:“惠亲王系朕之叔,免叩拜礼,示敬长亲亲。”庚辰,敕沿海整顿水师,认真巡缉。壬辰,大理寺卿倭仁应诏陈言,上嘉其直谏。

  三月癸巳朔,保昌卒,以柏葰为兵部尚书,花沙纳为左都御史。壬寅,通政使罗惇衍应诏陈言,上优诏答之。癸卯,左副都御史文瑞疏陈四事,并录进乾隆元年故大学士孙嘉淦三习一弊疏,礼部侍郎曾国藩疏陈用人三事,均嘉纳之。辛亥,濬江苏白茅河,移建海口石徬於老徬桥。壬戌,礼亲王全龄薨,子世铎袭。

  夏四月乙丑,俄罗斯请於塔尔巴哈台通商,允之。己巳,内阁学士车克慎疏陈敬天继志、用人行政凡十条,优诏答之。癸酉,户部疏陈整顿财政,胪陈各弊,得旨:实力革除。庚辰,英吉利国船至江苏海口递公文,卻之。乙酉,船至天津。

  五月丙申,起碇南旋。丁酉,诏曰:“州县亲民之官,责任綦重。近年登进冒滥,流品猥杂,多倚胥吏而朘闾阎,民生何赖焉。督抚大吏其加意考察,荐进廉平,锄斥贪茸,庶民困渐苏,以副朕望。”获湖南逆首李沅发,解京诛之。诏郑祖琛“广西会匪四起,应时捕剿,疏报勿得讳饰。”辛亥,改山东登州镇为水师总兵,兼辖陆路。癸丑,诏东南两河勘筹民堰。甲寅,以固庆为吉林将军。

  六月癸亥,永定河溢。大学士潘世恩致仕,食全俸。以祁俊藻为大学士,杜受田协办大学士,孙瑞珍为户部尚书,王广荫为兵部尚书,季芝昌为左都御史。甲戌,除甘肃民、番升科畸零地银。甲申,敕督抚举劾属员,胪列事实,勿以空言。是月,广东花县人洪秀全在广西桂平县金田起事。

  秋七月辛卯,敕沿海督抚筹防海口。丙辰,尚书文庆坐延请妖人薛执中治病,免。

  八月丁卯,洪秀全窜修仁、荔浦,敕郑祖琛剿之。调向荣为广西提督剿贼。甲申,诏曰:“各省纠众滋事,重案层见叠出,该地方官所司何事?即如河南捻匪结党成群,甚至扰及邻省,横行劫掠,自应合力捕治,净绝根株。若封疆大吏玩纵於前,复讳饰於后,以致酿成钜患,朕必将该督抚从重治罪。凛之!”

  九月丙申,以广西贼势蔓延,调湖南、云南、贵州兵各二千赴剿,并劝谕绅民举办团练。辛丑,命林则徐为钦差大臣,剿贼广西。甲辰,以广东游匪滋事,命徐广缙剿之。丙午,大行梓宫发引。辛亥,暂安宣宗成皇帝於隆恩殿。

  冬十月壬午,以弥缝酿患,夺郑祖琛职,林则徐署广西巡抚。甲子,永定河漫口合龙。丙戌,诏曰:“大学士穆彰阿柔佞窃位,倾排异己,沮格戎机,罔恤国是,即行褫职。协办大学士耆英无耻无能,降员外郎。颁示中外。”以赛尚阿协办大学士。

  十一月戊戌,以奕山为伊犁将军。庚子,钦差大臣林则徐道卒,以周天爵署广西巡抚,命前两江总督李星沅为钦差大臣,赴广西剿贼。乙巳,敕各省藩库积存杂款,拨充军需,暂缓开捐。刘韵珂免,以裕泰为闽浙总督,程矞采为湖广总督,吴文镕为云贵总督。获广西匪首锺亚春,诛之。

  十二月己巳,孝德皇后册谥礼成,追封后父富泰为三等公。敕奕山酌定俄罗斯通商条例以闻。庚午,敕江苏四府漕粮暂行海运。甲戌,向荣剿贼横州,败之。己卯,恤广西阵亡副将伊克坦布等世职。丙戌,祫祭太庙。

  是岁,免直隶、浙江、湖南等省六十七州县灾赋有差。朝鲜、琉球入贡。

  咸丰元年辛亥春正月戊子朔,御太和殿受朝贺。诏直省查明道光三十年以前正耗钱粮实欠在民者,开单请旨。命赛尚阿为大学士。壬寅,上谒慕陵,行周年大祭礼。庚戌,还京。辛亥,诏翰、詹诸臣分撰讲义进呈。给事中苏廷魁疏请推诚任贤,慎始图终。上嘉纳之。

  二月乙丑,诏免直省民欠钱粮巳入奏销者,及於江苏民欠漕粮,悉予蠲免。杜受田疏陈整军威、募精勇、劝乡团、察地形四事,发军前大臣。庚午,李星沅奏剿贼金田获胜。己卯,诏曰:“今年节过春分,寒威未解。朕返躬内省,未能上感天和。因思去冬礼部汇题烈妇一本,内阁票拟双签,遂用不必旌表之签发下。该烈妇等舍生取义,足激薄俗而重纲常,所有烈妇彭氏等三十七口,准其一体旌表,以慰贞魂。”命广州副都统乌兰泰带所制军械赴广西剿贼。

  三月丙申,命大学士赛尚阿佩钦差大臣关防,驰往湖南办理防堵,都统巴清德、副都统达洪阿随往。庚子,上御紫光阁阅射。辛丑,御拱辰殿步射,阅大臣、侍卫射。己酉,河南巡抚潘铎奏拿获捻匪姚经年二百馀名。庚戌,调广东、湖南、四川兵赴广西助剿。壬子,发内帑银一百万两备广西军储,发四川仓穀碾运湖南。

  夏四月戊午,命赛尚阿驰赴广西接办军务。己未,命户部左侍郎舒兴阿为军机大臣。庚申,上御乾清门听政。恤广西中伏阵亡副将齐清阿等世职。诏以李星沅等毫无成算,中贼奸计,切责之。以郑祖琛养痈贻患,遣戍伊犁。丙寅,周天爵奏洪秀全等众皆散处,山险路熟,伺间冲突,即败不足以大创。此时兵力不足,专饬防守。须兵有馀力,乃可连营偪剿。得旨:“务当严防,勿令窜逸。”赛尚阿师行,赐遏必隆刀,命天津镇总兵长瑞、凉州镇总兵长寿从征。庚午,免直隶道光三十年民欠钱粮。周天爵奏劾右江镇总兵惠庆、右江道庆吉剿贼不力,均夺职。丙子,李星沅奏剿灭上林墟会匪。癸未,李星沅卒。乌兰泰奏,四月初三日,抵武宣军营。查询贼势,类皆乌合。惟武宣东乡会匪有众万馀,蓄发易服,有伪王、伪官名目,实广西腹心之患。得旨:“贼情狡犭会,务当持重。”

  五月戊子,周天爵奏,武宣东乡逸贼窜入象州。诏切责之,各予薄谴。诏湖南提督余万清协同堵剿。庚寅,卓秉恬奏请行坚壁清野之法,下赛尚阿及督抚知之。甲午,周天爵奏剿平泗城股匪,陈亚等投诚,追贼入合浦。丁酉,乌兰泰奏,四月十七日,驰至象州,堵截逸贼。甲辰,陕甘总督琦善以剿办番族,率意妄杀,夺职逮问。乙巳,以季芝昌为闽浙总督,以户部尚书裕诚协办大学士。己酉,诏停中外一切工程。命工部右侍郎彭蕴章为军机大臣。乙卯,上诣大高殿祈雨。

  六月丁巳,赛尚阿报抵长沙。诏曰:“象州之贼,宜重兵合围。分窜南宁、太平之贼,应分兵追剿。其尚审度地势人材,联络布置。粮台尤关紧要,并宜分置,以利转输。”丙寅,乌兰泰奏,五月初十日,贼陷贵州兵营,当日夺回。其南山屯集之贼,亦经迎击南窜。阵亡官十五员,兵二百馀名,附单请恤。首先败退之贵州参将佟攀梅等褫职。辛未,拨江海关税银十五万两,解备湖北过境兵差。乙亥,赛尚阿奏,六月初四日,驰抵桂林,通筹全局。上嘉其均合机宜。丁丑,河南南阳捻匪四出滋扰,诏所司捕之。辛巳,西宁番匪抢掠,敕萨迎阿遣将剿捕。

  秋七月丙戌,赛尚阿奏,贼由象州回窜东乡,派兵堵剿。庚寅,御史焦友瀛疏言吏治因循,宜综覈名实。得旨:“如果牧令得人,何至奸宄潜聚,酿成巨患?嗣后有似此者,惟督抚是问。”庚子,赛尚阿奏,进剿新墟贼匪,七战皆捷。赏还乌兰泰、秦定三花翎。命湖广、四川督抚严查会匪、教匪。丁未,敕南河岁修工程,以三百万为率。己酉,赛尚阿奏:“查明军将功过,乌兰泰先胜后败,由於猛追中伏,贼人壅流设伏,后军死流湍者百馀。向荣初到桂时,连获胜仗,每胜赏兵银人各一两。李星沅既至,减为三钱。众兵譁然,誓不出战。现巳分别汰除,务知持重。”安徽巡抚蒋文庆奏,寿州匪犯程六麻与合肥捻匪高四八作乱。庚戌,调鲍起豹为湖南提督,荣玉材为云南提督,重纶为贵州提督。

  八月乙卯,赛尚阿奏,进剿新墟贼巢,夺占猪绤峡、双髻山。得旨嘉奖。乙丑,山东巡抚陈庆偕奏,登州水师船被贼扌虏,副将落水。得旨:“速往追剿。”并敕奕兴、讷尔经额严防海口。礼部尚书惠丰卒。

  闰八月甲申朔,新墟众首洪秀全陷永安州,踞之,僣号太平天国。陆建瀛奏请禁天主教。得旨:“与外夷交涉,当慎之於始。原约所有者,仍应循守旧章。”戊子,程矞采奏,阳山贼匪窜扑宜章、乳源,饬总兵孙应照往剿。予广西殉难巡检冯元吉世职,建祠,其子澍溥附祀。甲午,南河丰北三堡河决。庚子,定考试军机章京例。壬寅,赛尚阿奏新墟贼翻山窜出,陷永安州。诏切责之,下部议处。己酉,命河北镇总兵董光甲、郧阳镇总兵邵鹤龄驰赴广西剿贼。庚戌,常大淳奏盗船在石浦肆劫,知府罗镛击走之。辛亥,以舒兴阿为陕甘总督。

  九月庚午,赛尚阿奏巴清德、向荣讬病诿卸,进兵迟延。得旨,均夺职自效。丙子,诏议河海并运漕米章程。

  冬十月戊戌,敕建定海阵亡总兵葛云飞、郑国鸿专祠。

  十一月己卯,叶名琛奏,剿办英德贼匪净尽。加太子少保。

  十二月丁酉,赛尚阿奏,向荣进紥龙眼塘。己酉,陆建瀛奏,海盗布兴有缴械投诚,拨营安插。庚戌,祫祭太庙。

  是岁,普免道光三十年以前民欠钱粮。又免直隶六十一州县民欠旗租,浙江五十一州县带徵银米。又免奉天十五厅州县,吉林四城,黑龙江一城,湖南七厅州县灾赋。又免浙江、福建盐场欠课。又免广西被贼八十六州县额赋。朝鲜、琉球入贡。

  二年壬子春正月壬子朔,封奕劻贝子,奉庆亲王永璘祀。乙卯,以裕诚为大学士,讷尔经额协办大学士,禧恩为户部尚书。壬戌,赛尚阿奏,距永安州城三里安营督战。辛未,命侍郎全庆、副都统隆庆册封朝鲜国王妃。

  二月丁亥,陈庆偕病免,以李僡为山东巡抚。辛丑,上诣西陵。

  三月壬子,大葬宣宗成皇帝於慕陵。丁巳,上还京,恭奉宣宗成皇帝,孝穆、孝慎、孝全三皇后神牌升祔太庙,颁诏覃恩。庚申,邹鸣鹤奏永安踞匪全数东窜,乌兰泰追贼不利,总兵长瑞、长寿、董光甲、邵鹤龄均死之。得旨,赛尚阿等下部议处,敕程矞采派兵在湖南防堵,恤长瑞等四总兵世职,建祠。广州副都统乌兰泰卒於军,赠都统,照阵亡例赐恤。丙子,恤广西死事副将阿尔精阿等世职。庚辰,内阁学士胜保疏言:“游观之所,焕然一新。小民窃议,有累主德。”上优容之。

  夏四月壬午,常雩,祀天於圜丘,恭奉宣宗成皇帝配享。甲申,府尹王庆云疏陈河东盐务,永禁签商,可募钜款。下部议行。丙戌,上谒慕陵,行释服礼。命徐广缙为钦差大臣,接办广西军务。辛卯,程矞采奏郴州匪徒刘代伟作乱,参将积拉明捕诛之。癸巳,常大淳奏,盐枭拒捕,戕毙副将张蕙、知县德成,经提督善禄、知府毕承昭派兵攻击,斩擒百馀,馀匪逃散。予张蕙、德成世职。太仆寺少卿徐继畬疏陈释服之后,宜防三渐:一、土木之渐,一、宴安之渐,一、壅蔽之渐。得旨:“置诸座右,时时省览。”己亥,减乾隆朝所增名粮兵六万六千馀名。庚子,程矞采奏,洪秀全扑全州,进扑永州,分股窜永福、义宁,檄提督鲍起豹、刘长清分御之,并咨照赛尚阿一同堵御。辛丑,特登额免,以桂良为兵部尚书。乙巳,赐章鋆等二百三十九人进士及第出身有差。琦善遣戍吉林。丙午,邹鸣鹤以留兵守城,不令追贼,夺职。以劳崇光为广西巡抚。己酉,命截留漕米六十万石,分运江苏、山东备赈。

  五月辛亥,布彦泰奏,库存回布四十万匹,请变通折征,允之。甲寅,夏至,祭地於方泽,恭奉宣宗成皇帝配享。庚申,贼陷湖南道州。赛尚阿留守桂林,檄江忠源、张国樑移兵湖南。

  六月甲申,查办山东赈务。杜受田、怡良疏言漕船入东,先行起卸,以资散放。丙戌,命赛尚阿赴湖南督办军务,徐广缙接办广西军务。丁亥,策立皇后钮祜禄氏。癸巳,僧格林沁奏劾御前大臣郑亲王端华修改大考侍讲学士保清试卷,阻止不听,骄矜亢愎,难与共事。诏端华退出御前大臣,保清褫职。戊戌,以慧成为河东河道总督。

  秋七月己未,广东罗镜凌十八股匪剿平,上嘉奖之。乌什办事大臣春熙奏,回匪铁完库里霍卓窜扰乌什,官兵击退。诏参赞详查以闻。甲子,诏军务未竣,需材孔亟,其有知兵之人,所在保举录用。诏直省修整城垣。丙寅,协办大学士杜受田卒。丁卯,罗绕典奏,行抵长沙,闻知贼由道州窜出江华、永明、桂阳、嘉禾,诚恐衡郡有失,省垣亦应预防。得旨,即妥筹办理。戊辰,给事中袁甲三劾定郡王载铨、尚书恒春、侍郎书元,迭查有迹,各予谴责,其题咏载铨息肩图各员,并下部议处。庚午,奕山、布彦泰奏,回匪倭里罕纠约布鲁特突入卡伦,官兵击卻之。壬申,洪秀全攻陷郴州。甲戌,常大淳奏岳州宜筹防堵,诏徐广缙拨兵前往。以麟魁为刑部尚书。

  八月己卯朔,向荣以称病规避夺职,遣戍新疆,寻留军自效。以福兴为广西提督。癸未,初举经筵。甲申,诏湖广督抚:“湖南之洞庭湖、湖北之大江,均有捕鱼小船及经商大船数千百只,亟宜收集,免为贼用。其各船水手习於风涛,堪充水勇,其即留心招集。”己丑,罗绕典、骆秉章奏,贼匪陷安仁、攸县,进图省城。敕赛尚阿速解省围。庚寅,命廷臣会筹军储。调常大淳为山西巡抚,以罗绕典为湖北巡抚,张芾署江西巡抚。甲辰,命暂免四川、江西商贩运往湖北米税。调福建、浙江兵一千名赴江西防堵。

  九月己酉,诏赛尚阿视师无功,贻误封疆,褫职逮问,籍其家。辛亥,以载铨为步军统领,以讷尔经额为大学士,禧恩协办大学士。甲寅,获西宁番贼阿里克公住,斩之。命骆秉章暂留湖南会办。戊午,上谒东陵。恤湖南阵亡总兵福诚等世职。己未,常大淳奏贼将北窜,防御兵单。命徐广缙拨兵赴岳州助防。丁卯,上还京。

  冬十月辛巳,上临赠大学士杜受田第赐奠,加其父杜堮礼部尚书衔。甲申,黄宗汉奏请浙江新漕改由海运,从之。壬辰,季芝昌免,以吴文镕为闽浙总督。

  十一月丁未朔,日有食之。丁巳,贼陷岳州。戊午,起琦善署河南巡抚。辛酉,诏徐广缙分兵防守武昌、汉阳、荆州,陆建瀛、蒋文庆各就地势扼要严防。癸亥,以贼近湖北,敕琦善严防河南边境,诏张芾严防沿江要隘。甲子,以文庆为户部尚书。癸酉,贼陷汉阳,命陆建瀛驰赴上游防堵。乙亥,复向荣提督衔。诏在籍侍郎曾国藩督办团练。调福珠洪阿为江南提督。

  十二月丁丑,敕各省绅士在籍办理团练。命四品京堂胜保从军河南。癸巳,贼陷武昌,巡抚常大淳死之。上切责督军大臣不筹全局,拥兵自卫,逮徐广缙治罪。以向荣为钦差大臣,督办军务,张亮基署湖广总督。以叶名琛为两广总督,柏贵为广东巡抚。癸卯,向荣奏贼连陷武、汉,搭有浮桥,必须多备炮船,将桥焚毁,方可进剿。得旨:“刑部郎中卢应翔所带炮船,曾在长沙击贼,即迅赴军前。”甲辰,吉林、黑龙江徵兵到京。得旨:“每起间二日起行,带兵官严守纪律,不得多索车辆,骚扰驿站。”祫祭太庙。

  是岁,免直隶四十二州县、山西一府灾赋,浙江四十八州县缓徵银米各有差。朝鲜、暹罗入贡。

  三年癸丑春正月丁未,调青州副都统常青兵移防豫、楚。戊申,张亮基奏,贼目萧朝贵实在长沙城外轰毙,起获尸身,验明枭剉。己酉,蒋文庆奏城薄兵单,移调东西梁山兵勇来城防御。癸丑,向荣奏,武昌踞贼抬炮上船,意欲逃窜。陆应穀奏,侦得贼匪开年有东窜安庆、江宁之信。敕向荣多方侦备,迎击兜剿。甲寅,敕步军统领、前锋统领整备军实,盘诘奸宄。甲子,贼陷九江,陆建瀛退守江宁。赛尚阿论斩,革其子崇绮等官职。丁卯,命工部左侍郎吕贤基回安徽办防,加周天爵侍郎衔,会办防务。壬申,陆建瀛褫职逮问,以祥厚为钦差大臣。癸酉,以山西、陕西、四川三省绅民捐输军饟,加乡试中额、生员学额。甲戌,贼陷安庆,蒋文庆死之,命周天爵署安徽巡抚。予江西阵亡总兵恩长世职。

  二月丙子朔,诏:“京师八旗营兵十五万之多,该管大臣勤加训练。”赠恤湖北殉难学政冯培元加侍郎,谥文介,布政使梁星源谥敏肃,按察使瑞元谥端节,及知府以下官各予世职、建专祠,提督双福、总兵官王锦绣附常大淳祠。丁丑,释奠先师孔子。遣少卿雷以諴、侍讲学士晋康往南河,少詹事王履谦赴东河,会办防务。癸未,上临雍讲学,加衍圣公孔繁灏太子太保。丁亥,敕文臣三品以上养廉以四成、武臣二品以上以二成充军饟。户部请办商捐、户输,上不许。壬辰,贼陷江宁,将军祥厚、提督福珠洪阿等死之。以怡良为两江总督,命慧成驰赴江南防剿。调托明阿为江宁将军,文斌为绥远城将军,瑞昌为杭州将军,邓绍良为江南提督。丙申,命琦善会防淮扬。敕湖北行盐暂用川盐二千引。敕李僡查拿山东兖、沂、曹三府捻匪。命内阁学士胜保帮办江北防务。

  三月乙巳,贼陷镇江、扬州。丙午,孝和睿皇后升祔太庙。辛亥,上耕耤田。壬子,命湖北按察使江忠源帮办江南军务。丙辰,敕侍郎奕经统密云兵赴山东会防。丁巳,敕各省团练格杀土匪勿论。以骆秉章复为湖南巡抚。敕江宁布政使陈启迈在徐州设立粮台。庚申,向荣击贼於江宁,败之。以施得高为福建水师提督。壬戌,以庐州为安徽省会。周天爵剿贼妥速,琦善进攻连获胜仗,均嘉赉之。敕直隶、奉天备防海口。丙寅,向荣奏迭胜城贼,进据锺山。上优奖之。命奕经、托明阿赴清江防剿。命瑞昌统盛京兵赴淮、徐会防,恩华统吉林兵驻防直隶。辛未,敕广东招募红单船,遴将带赴江南剿贼。以福济为漕运总督。

  夏四月庚辰,日见黑晕。己丑,贼陷浦口、滁州。甲午,命琦善统制江北诸军。逮治杨文定。库伦喀尔喀蒙古哲布尊丹巴喇嘛进马三千匹,及西林盟长进马,均温谕止之。己亥,赐孙如仅等二百二十二人进士及第出身有差。癸卯,贼陷凤阳。安徽捻匪窜扰蒙城。

  五月戊申,始制银钞。壬子,王懿德奏海澄会匪陷同安、安谿、厦门,严饬之。周天爵奏收复凤阳。癸丑,李嘉端奏金陵贼船上窜。得旨,此与向荣疏报不同,令确切查探。骆秉章奏,江西上犹县匪首刘洪义聚众在桂东滋扰,毗连广东、湖南。得旨,三省会剿。丙辰,陆应穀奏亳州失守,贼扑汴梁。敕江忠源驰赴河南剿贼。王懿德奏漳州镇、道被贼戕害,永安、沙县先后失守。丁巳,命胜保统兵驰赴河南。戊午,释赛尚阿、徐广缙於狱,从军自效,杨殿邦、但明伦均留清江浦办防。周天爵奏凤阳逸匪窜扰而西,即日赴援。得旨:“周天爵素称勇敢,所保臧纡青练勇可当一面,独不能与贼决一死战耶?”陆应穀、恩华奏窜贼由曹河抢渡,犯及山东。得旨,调陕西兵应援,仍令固守潼关门户。贼陷归德。己未,贼复陷安庆。诏江忠源防守九江。徵蒙古兵及其所进马五千匹集於热河。壬戌,诏以贼匪北窜,劝谕北地绅民练团自卫,如能杀贼出力,并与论功。命僧格林沁、花纱纳、达洪阿、穆荫督办京城巡防。癸亥,以许乃普为刑部尚书,翁心存为工部尚书。甲子,以河南兵民固守省城,优诏嘉勉。丁卯,命讷尔经额防守河北。桂良赴保定办理防守。己巳,开封解严,贼南窜中牟、朱仙镇,敕托明阿等追之。辛未,始铸当十大钱。

  六月乙亥,福建绅商克复漳州,优诏嘉之,查明给奖。戊寅,河南贼犯汜水,分股渡河陷温县。托明阿击之,复汜水。己卯,金陵贼船上陷南康,进围南昌。辛巳,温县绅勇败贼,复其城,复会官军败贼於武陟。命纳尔经额为钦差大臣,督办河南、河北军务,恩华、托明阿副之。黄河再决丰北。甲申,云南东川回匪作乱。福建台湾土匪作乱。戊子,美国使人求入觐,诏止之。河南贼围怀庆。官军解许州围,贼走罗山。福建官军收复永安、沙县。托明阿等败贼於怀庆。乙未,镇江官军失利,夺提督邓绍良职,以和春署江南提督。戊戌,优恤扬州攻城伤亡总兵双来世职银两。广西全州土匪作乱。

  秋七月甲辰朔,广西土匪陷兴安、灵川,分扑桂林,官军败之,复灵川、兴安。丙午,敕慧成回清江浦防剿。丁未,命胜保帮办河南军务。丙辰,敕东南河臣收撤渡船,防贼偷渡。恤江西阵亡总兵马济美世职。丁巳,诏江西、湖广新漕折价解京。辛酉,贼窜湖北、安徽。敕怡良於上海设关收税。癸亥,恤提督福珠洪阿世职。甲子,诏绅士办团御贼捐躯者,一体恩恤。乙丑,福建官军复尤谿。

  八月丙子,官军解怀庆围,贼窜山西。戊寅,调吴文镕为湖广总督,裕瑞为四川总督,乐斌为成都将军。庚辰,贼陷垣曲。癸未,李僡卒,以张亮基为山东巡抚,骆秉章授湖南巡抚。甲申,江西贼陷饶州郡城,吉安土匪遥应之。丙戌,贼陷绛县、曲沃,进围平阳。哈芬免,以恒春为山西巡抚。庚寅,贼陷平阳,胜保兵至,败之,复平阳。贼由洪洞东窜。癸巳,命胜保为钦差大臣,赐神雀刀,恩华、托明阿副之。丁酉,托明阿败贼於陈留。

  九月癸卯朔,再败之潞城、黎城,贼窜直隶,入临洺关。夺讷尔经额职逮问,以桂良为直隶总督。丙午,贼陷柏乡。江西南昌围解,贼复窜踞安庆。丁未,调魁麟为礼部尚书,花沙纳为工部尚书,以胜保为汉军都统。江苏土匪陷青浦、宝山,官军复之。戊申,命截留漕粮备山东灾赈。以军务方急,缓修丰北河工。辛亥,命惠亲王为奉命大将军,赐锐捷刀,科尔沁郡王僧格林沁为参赞大臣,赐讷库尼素刀,恭亲王奕䜣、定郡王载铨、内大臣壁昌会办巡防。乙卯,贼由赵卅、城陷深卅。命於河间、涿卅、通州设防。辛酉,李嘉端罢,以江忠源为安徽巡抚。甲子,僧格林沁复深州。丙寅,陆应穀罢,以英桂为河南巡抚。己巳,周天爵卒於军。辛未,贼陷献县、交河、沧州,进扑天津,知县谢子澄督带练勇迎击,死之,所部败贼三十里。特赠谢子澄布政使,并建祠,优奖练勇。警闻,京师戒严,僧格林沁驻军於武清。

  冬十月甲戌,命曾国藩督带练勇赴湖北剿贼。丙子,贼陷黄州,汉黄德道徐丰玉死之,连陷汉阳,进围武昌。丁丑,贼踞独流镇,胜保督军至,连击败之。戊寅,命恭亲王奕䜣在军机处行走,解麟魁军机大臣,以瑞麟、穆荫为军机大臣。乙卯,加给事中袁甲三三品卿衔,剿办安徽捻匪。壬辰,武昌解严,江忠源赴皖。命署臬司唐树义江面剿贼。癸巳,贼陷桐城。戊戌,豫征山西、陕西、四川三省粮赋,寻止之。

  十一月壬寅朔,以王庆云为陕西巡抚。丙午,福建官军克复厦门。安徽贼陷舒城,办团大臣侍郎吕贤基死之。庚戌,贼陷仪徵。癸丑,命侍郎曾国藩督带水师剿贼安徽。丁卯,胜保剿贼独流,不利,阵殁副都统佟鉴,赠将军赐恤。

  十二月甲戌,扬州贼溃围出,官军复其城,琦善、慧成等均褫职从军。乙亥,诏以黄州贼〈舟宗〉麕集,饬吴文镕出省剿贼。戊子,琦善复仪徵。己丑,贼陷庐州,江忠源死之。以福济为安徽巡抚,邵灿为漕运总督。丙申,以侍郎杜翰为军机大臣。翁心存罢,以赵光为工部尚书。己亥,祫祭太庙。

  是岁,免奉天、直隶、山东、山西、浙江、湖北、湖南、广西、云南、甘肃等省三百四十四厅州县卫灾赋。又免甘肃中卫地震银粮、草束各有差。朝鲜、琉球、暹罗、越南、缅甸、南掌入贡。

  四年甲寅春正月辛丑朔,蒙古各盟长亲王、郡王迭次报效军需银两,温旨嘉奖,均卻还之。乙巳,拨内库银三十万两解赴胜保军营。庚戌,官军克独流镇,踞匪回窜。壬子,张芾罢,以陈启迈为江西巡抚。王履谦疏陈河南吏治废弛,军需浮冒,河工糜费。下英桂查覆。丙辰,浙江海运漕米改由刘河口放洋,命江苏派员设局。己未,命福济经理淮北盐务。以王懿德为闽浙总督,吕佺孙为福建巡抚。辛酉,袁甲三疏请事关筹饟,由军机处径交所司,勿发内阁,从之。乙丑,命广东购办夷炮运赴武昌。丙寅,贼踞束城村,严诏僧格林沁、胜保迅速剿擒。丁卯,湖北进攻黄州兵溃,总督吴文镕,署按察使、前布政使唐树义死之。户部议覆四川学政何绍基捐廉疏上违式用骈文,上责祁俊藻曰:“当阅何绍基疏时,卿亦议其迂拘,何为尤而效之?大学士管部,乃不能动司官稿一字乎!”贼窜献县东城庄,僧格林沁、胜保合军击之。贼窜陷阜城,分股窜山东。己巳,江苏六合县绅团力保危城,诏嘉之,免一年钱粮。

  二月丁丑,上御经筵。己卯,许乃普罢直南书房,降内阁学士。以朱凤标为刑部尚书,周祖培为左都御史。起翁心存为吏部左侍郎。辛巳,以台涌为湖广总督。壬午,曾国藩奏统带水陆师万七千人,自衡州起程驰赴湖北。癸巳,奕兴罢,以英隆为盛京将军。曾国藩疏请前巡抚杨健之孙杨江捐银二万两,准杨健入祀乡贤祠。得旨:“杨健系休致之员,乡贤钜典,非可以捐纳得之。曾国藩不应遽为陈请,下部议处。”军兴以来,饟空事棘,而帝於名器犹慎之如此。予殉难安徽布政使刘裕珍世职,谥勤壮。癸未,前协办大学士汤金钊、兵部尚书特登额重宴鹿鸣,加宫衔,赐御书匾额。丙戌,张亮基奏获戕害大员之贼目王小涌,摘心遥祭。得旨,即传知佟鉴、谢子澄家属告祭。命托明阿帮办僧格林沁军务。癸巳,以青麟为湖北巡抚,崇纶丁忧,仍同守城。戊戌,张亮基奏捻贼渡河由丰县窜入单县,官兵迎击获胜,复陷金乡。

  三月庚子朔,张亮基奏贼陷钜野、郓城。辛丑,命载龄带兵一千驻防河间,桂龄、台禄带马步兵千五百驻防德州。骆秉章奏贼陷岳州,曾国藩回省防堵,留候补道胡林翼楚南剿贼。壬寅,贼陷阳穀,知县文颖莅任五日,死之,优恤建祠。甲辰,贼由阳穀、冠县窜至清河之小滩,又分窜至临清之李官庄。乙巳,命胜保迎击山东窜贼,布政使崇恩奏带兵扼守临清州。辛亥,上耕耤田。丁巳,贼陷临清。越十日,官军复之,溃匪南窜,胜保追击。曾国藩奏剿贼岳州失利,回守长沙。下部议处。

  夏四月庚辰,顺承郡王春山薨。阜城贼窜连镇,僧格林沁追击围之。壬午,胜保奏马队追剿临清溃匪,全数殄灭。得旨嘉奖,加太子少保,德勒克色楞、善禄黄马褂。己丑,予告大学士潘世恩卒。内大臣壁昌卒。辛卯,鲍起豹罢,以塔齐布署湖南提督,曾国藩夺职剿贼。曾国藩克复湘潭,塔齐布、彭玉麟、杨载福剿贼大胜,靖港贼退。

  五月己亥朔,葛云飞祠成,赐御书匾额。廓尔喀国王表请出兵剿贼。温诏止之。辛丑,孙瑞珍免,以朱凤标为户部尚书,赵光为刑部尚书,彭蕴章为工部尚书。副都统绵洵追贼於丰县,败之,赐巴图鲁勇号。乙巳,连镇贼首李开方窜陷高唐州,胜保督兵追之。壬申,上祈雨大高殿。丁巳,祈雨天神坛。庚申,荆州将军官文奏官军收复监利县、宜昌府城。敕塔齐布统军赴湖北剿贼。前湖北巡抚崇纶以讬病夺职。壬戌,雨。癸亥,和春、福济奏收复安徽六安州城。

  六月戊辰朔,赐临清、冠县被贼难民一月口粮。江西贼窜湖北德安。庚辰,许乃钊免,以吉尔杭阿为江苏巡抚。诏曰:“中国海口,除通商五口外,夷船向不驶入。近日乃有阑入金陵、镇江之事,意欲何为?叶名琛即向各国夷酋正言阻止。”辛巳,诏直省团练杀贼者,建立总坊,入祀忠义祠,妇女遇难捐躯者,入祀节孝祠。癸未,贼陷武昌。台涌罢,以杨霈为湖北巡抚,署总督。命曾国藩由岳州进剿,英桂赴信阳防堵。副都统达洪阿卒於军,赠都统。辛卯,敕叶名琛剿捕广东会匪盗船。铸铁钱、铅钱。

  秋七月辛丑,湖北贼陷岳州,连陷常德。壬子,诏:“青麟弃城逃走,远赴长沙,饬官文传旨正法。”副都统特尔清额卒於军。庚申,湖南水师克复岳州,予革职侍郎曾国藩三品衔。命道员胡林翼攻剿常德。壬戌,杨霈奏克复沔阳,贼陷安陆。

  闰七月戊辰,湖北官军克复安陆。丁丑,钦差大臣琦善卒於军,以托明阿为钦差大臣,督办扬州军务。庚辰,杨霈奏克复京山、孝感、天门、黄陂、麻城等城。向荣奏官军收复高淳。丙申,和春奏克复太平。

  八月庚子,官文奏连复嘉鱼、蒲圻。癸卯,广东土匪陷肇庆,调湖南、福建兵剿之。甲寅,湖南官军由城陵矶进攻通城。癸亥,英、美二国兵船抵天津海口,命桂良莅事。

  九月辛未,湖北、湖南官军攻克武昌、汉阳。授杨霈湖广总督,曾国藩以二品衔署湖北巡抚,塔齐布赐黄马褂,李孟群、罗泽南、李续宾并升叙有差。殉难布政使岳兴、署按察使李卿穀均予谥建祠。壬午,湖北官军克复黄州。命曾国藩以兵部侍郎衔会塔齐布督军东下。甲申,裕瑞罢,以黄宗汉为四川总督,何桂清为浙江巡抚。戊子,安徽官军收复庐江。乙未,魏元烺卒,以翁心存为兵部尚书。

  冬十月丙辰,以花沙纳为吏部尚书,全庆为工部尚书,领国子监。调文庆为满洲都统,奕兴为汉军都统,奕山为内大臣。丁巳,曾国藩奏水陆军攻半壁山贼,毙贼万馀。戊午,以紥拉芬泰为伊犁将军。甲子,曾国藩等奏攻克田家镇,予杨载福、彭玉麟升叙。湖北军收复蕲州。

  十一月丁丑,上诣大高殿祈雪。庚辰,杨霈奏克复广济、黄梅。戊子,罗绕典卒,以恒春为云贵总督,王庆云为山西巡抚,吴振棫为陕西巡抚。绥远城将军善禄卒於军。庚寅,大学士、军机大臣祁俊藻致仕。以贾桢为大学士,翁心存为吏部尚书,周祖培为兵部尚书,许乃普为左都御史。癸巳,湖北贼陷安徽英山。安庆贼窜九江、湖口,及於吴城。

  十二月乙未,曾国藩奏攻克小池口,上嘉奖之,赐狐腿黄马褂。戊戌,和春奏克复英山。以克复英、霍两县均资民力,免三年漕粮。辛丑,袁甲三奏举人臧纡青进攻桐城,力竭阵亡,赠三品衔,予世职。乙卯,封奕纪之子载中贝勒,嗣隐志郡王,改名载治。贵州官兵击贼,败之,解兴义城围。辛酉,安徽官军克复含山。僧格林沁奏攻毁西连镇贼巢。癸亥,祫祭太庙。

  是岁,免河南、山东、山西、福建、湖南、广西等省一百二十九州县,又广西土州县十二灾赋有差。朝鲜、琉球入贡。

  五年乙卯春正月己巳,四川官军克复贵州桐梓。壬申,贵州官军剿匪雷台山,擒匪首陈良模。甲戌,以江、浙漕米不敷京仓支放,命怡良开办米捐解京。戊寅,吉尔杭阿奏克复上海县城。诏嘉奖之。辛巳,湖北贼由黄梅回窜汉口,杨霈退守德安,夺职,仍留任。癸未,江西官军克复武宁。乙酉,僧格林沁奏攻克连镇,首逆林凤祥就擒。封僧格林沁亲王,移军山东,攻剿高唐踞匪。钦差大臣胜保师久无功,褫职逮问。丙戌,浙江乐清土匪滋事,剿平之。叙连镇功,西凌阿、瑞麟、庆祺、绵洵、拉木棍布紥布、棍楚克林沁各予优赉。

  二月甲午朔,王懿德奏夷商来闽贩茶,租赁民房久居,藉收茶税,从之。以法将剌尼乐助攻上海,赉绸四端、银一万两,从吉尔杭阿请也。己亥,上御经筵。僧格林沁奏克复高唐州,馀匪窜入冯官屯。辛丑,福建匪徒作乱,剿平之。戊午,鄂贼北窜,敕僧格林沁调拨马步兵三四千赴河南助防。

  三月甲子,广东官军复海丰。皖贼陷徽州。乙丑,上谒西陵。贼陷武昌,巡抚陶恩培死之,以胡林翼署湖北巡抚。辛未,上还京。辛卯,贵州匪首杨凤捕诛,馀匪平。

  夏四月乙未,安徽官军收复婺源。以额驸景寿为御前大臣。丁未,江西贼陷广信。庚戌,僧格林沁等奏攻克冯官屯贼巢,擒获首逆李开芳,馀匪尽歼。得旨:欣慰,僧格林沁即以亲王世袭,许乘肩舆,德勒克色楞加贝勒衔,馀各升叙。江西官军复弋阳。浙江贼陷开化。己未,西安将军紥拉芬在湖北剿贼阵亡,优恤之。褫杨霈职,以官文为湖广总督,绵洵为荆州将军,瑞麟为西安将军。以西凌阿为钦差大臣,赴湖北剿贼。庚申,江西官军复饶州、广信及兴安。辛酉,广东官军剿匪获胜,水陆股匪悉平。

  五月丙寅,恤福建阵亡知县高鸿飞,入祀京师昭忠祠,并於台湾建祠。丁卯,向荣奏剿贼三山,胜之。戊辰,广东官军复河源等县,歼贼於三水。辛未,上御乾清门,奉命大将军惠亲王绵愉、参赞大臣亲王僧格林沁恭缴大将军印、参赞关防。壬申,诏曰:“兴办团练,原以保卫乡闾。而河南迭有抗粮、抗官之事。似此相率效尤,流弊甚大。各督抚其尚加意整顿,勿令日久酿患。”是时,山东已有黑团之害,尚未上闻。其后卒以兵力平之。乙亥,以柏葰为热河都统。戊寅,杨霈军复随州。癸未,河南军收复光山。丁亥,胡林翼奏分督水陆各军力攻武、汉,四战四胜。得旨,迅图克复。诏曰:“朕闻云南回民易滋事端,屡有聚众抗粮之事。恒春、舒兴阿务将首要各犯惩处,勿令日久蔓延。”以李钧为东河河道总督。

  六月乙未,江西贼陷义宁。丁酉,提督邓绍良克复休宁。乙巳,广东官军收复封川,歼贼於虎门洋面。丙辰,河南兰阳河溢。己未,敕安徽徽宁池广道照台湾道专摺奏事。辛酉,官文奏官军克复云梦、应城。

  秋七月壬戌朔,尊皇贵太妃为康慈皇太后。广东贼陷湖南郴州、宜章。癸亥,陈启迈夺职,以文俊为江西巡抚。己巳,向荣奏克复芜湖。庚午,皇太后崩。丁丑,西凌阿进剿德安贼匪不利,退守随州。命都兴阿自冯官屯移军剿之。辛巳,恭亲王奕䜣罢直军机,回上书房读书。以文庆为军机大臣。癸未,广东官军收复肇庆府、德庆州。甲申,山西阳城土匪滋事,剿平之。丁亥,官文奏克复汉川。

  八月辛卯朔,胡林翼督军攻克汉镇,进围汉阳。甲午,英桂奏邱联恩擒获捻首易添富、王党等诛之。己亥,湖南提督塔齐布卒於军,赠将军。庚子,上大行皇太后尊谥曰孝静康慈皇后。喀什噶尔回匪入卡,倭什珲布派兵逐出之。戊申,广东官军连复连州、三江、连山,解永安城围。

  九月甲子,大学士卓秉恬卒。乙丑,以刘钲为汉军都统。庚午,命文庆、叶名琛协办大学士。癸酉,发内帑十万两续赈直隶、山东灾民。壬午,四川马边厅夷匪滋事,官军剿平之。癸未,捻首张洛行由归德南窜,命提督武隆额剿之。乙酉,命官文为钦差大臣,督办湖北军务。浙军克复安徽休宁、石埭。戊子,调邓绍良为固原提督。

  冬十月丁酉,和春、福济奏克复庐州府城。得旨嘉奖,赐和春黄马褂,福济太子少保,免合肥三年额赋。辛丑,贵州苗匪陷都江。壬寅,官文奏克复德安。戊申,石达开回窜湖北,胡林翼堵剿之。壬子,永免河南摊徵河工加价银四十万两。

  十一月甲子,胡林翼奏,罗泽南、李续宾迎击石达开、韦俊於羊楼峒,败之;请购洋炮击贼。敕叶名琛采购洋炮六百尊,由湖南水运湖北应用。辛未,廓尔喀夷人占踞后藏济咙。德兴卒,调麟魁为刑部尚书,以瑞麟为礼部尚书。戊子,官文奏攻克咸宁、金口,并报江西贼陷义宁,檄饬罗泽南回剿。得旨:“罗泽南正在攻剿,武汉吃紧,不可回剿。”诏令曾国藩等遣周汝筠前赴崇、通,为罗泽南后路援应。和春等奏捻匪李兆受窜踞英山,道员何桂珍密谋会捕,不克,死之。

  十二月辛卯,上诣大高殿祈雪。丙申,江西贼陷临江、瑞州,敕曾国藩拨兵剿之。戊戌,留江苏漕米二十万石济江南军。癸卯,广西官军收复兴安。贵州贼徐廷杰陷镇筸,分陷思南。乙巳,命文庆、叶名琛为大学士,桂良、彭蕴章协办大学士,柏葰为户部尚书,奕湘为盛京将军,英隆为热河都统。丙午,以郑亲王端华为满洲都统,奕山为黑龙江将军。命西凌阿赴河南防剿。庚戌,捻匪张洛行回窜归德。癸丑,命英桂督剿豫、东、皖三省捻匪。景淳奏陈防夷情形,上嘉奖之。驻藏大臣赫特贺奏驰抵后藏筹御大略。得旨:“江孜、定日汛、马布加各地,均属中道要害,即宜扼守。噶布伦中择其为夷情信仰者,令协同办事,以辅兵力之不及。生擒夷人,暂留营中,令来往通信,以示羁縻。乐斌等所拟六条,下该大臣知之。”丁巳,祫祭太庙。

  是岁,免直隶、山东、湖北、广西、贵州等省二府一百五十八州县,又广西三十八土州县灾赋,江苏盐场场课各有差。朝鲜、琉球入贡。

  六年丙辰春正月己未朔,惇郡王奕誴复亲王。以奕山为御前大臣,贝勒载治御前行走。壬戌,杨以增卒,以庚长为江南河道总督。壬申,贼扰湖南晃州、麻阳,官军击走之,斩贼首何禄。乙亥,诏骆秉章檄知府刘长佑赴江西剿贼。戊寅,广东提督昆寿剿归善贼,平之。辛巳,提督秦定三攻克舒城。

  二月壬辰,诏湖南苗弁剿匪出力,准其留营序补。戊戌,上御经筵。辛丑,顺天府尹蒋琦淳疏进克己、复礼二箴,上嘉纳之。丙午,英、美二国求改条约,下叶名琛知之。丁未,调吉林、黑龙江、察哈尔、绥远城兵赴山东、河南剿贼。己酉,酌增直省文员减成养廉。壬子,命福兴帮办江南军务。丙辰,廓尔喀请罢兵。丁巳,贵州官军攻克铜仁。

  三月己未,瓜州贼出窜运河,托明阿追剿之。奕湘免,以庆祺为盛京将军。壬戌,湖南官军克复永明、江华。刘长佑军入江西,复萍乡。江西贼陷吉安。癸亥,上耕耤田。甲子,江南贼再陷扬州,夺托明阿、雷以諴职,授德兴阿钦差大臣,少詹事翁同书副之。乙丑,石达开陷瑞州,诏广东堵剿。丁卯,释赛尚阿、讷尔经额於戍所。乙亥,提督邓绍良力攻扬州,克之,命帮办德兴阿军务。贼窜江浦。丁丑,罗泽南力攻武昌,阵亡,赠巡抚,赐恤予谥。戊寅,贼陷江西建昌。命浙江学政万青藜、布政使晏端书督办三衢防务。庚辰,穆宗生母懿嫔那拉氏晋封懿妃。曾国藩攻贼樟树失利,下部议处。癸未,恒春奏军务省分督抚,请许单衔奏事,从之。丙戌,张国樑军攻克浦口。

  夏四月戊子,粤贼复陷仪徵,官军寻复之。甲午,贵州军复郎岱。丙申,云南楚雄汉、回构衅。己亥,江西军复进贤。辛丑,奉天金州地震。癸卯,安徽贼陷宁国。丙午,前协办大学士、致仕光禄寺卿汤金钊卒,赠尚书。辛亥,赐翁同龢等二百一十六人进士及第出身有差。丙辰,德兴阿奏官军攻贼三汊河,毁其巢。

  五月辛酉,以穆克德讷为广州将军,都兴阿为江宁将军。壬戌,湖北通城官军失利,道员江忠济死之。江苏巡抚吉尔杭阿击贼镇江之黄泥州,不胜,死之,赠总督。以赵德辙署江苏巡抚。甲子,江南贼扑九华山营盘,陷之。河南军复光州。复西凌阿都统。袁甲三复三品卿。丁丑,贼陷溧水。

  六月丙戌朔,金陵贼扑陷大营,官军退守丹阳,夺向荣、福兴职。戊子,以按察使徐宗幹帮办安徽防务。命怡良雇募火轮船入江剿贼。敕河南、广东拨兵,和春、傅振邦赴援江南。丁未,叶名琛奏英、美、法各国公使以定约十二年,请赴京重修条约。诏酌允变通,阻止来京。辛亥,永定河溢。江西贼陷饶州。

  秋七月辛酉,广东援军连复江西上犹、雩都,解赣州城围。王懿德呈进美国国书,得旨:“更换条约,难以准行,仍令回广东商订。”丁卯,命总兵张国樑帮办向荣军务。壬申,江西官军连复南康、饶州。癸酉,钦差大臣向荣卒於军。丙子,甘肃撒拉回匪滋事,官军剿平之。命和春驰赴丹阳剿贼,郑魁士接办安徽军务。湖北援军克复江西新昌、上高。赫特贺奏廓尔喀与唐古忒和成,撤回戍兵。

  八月戊子,黄宗汉罢,以吴振棫为四川总督,谭廷襄为陕西巡抚。癸巳,命舒兴阿严办回匪,举行乡团。癸卯,广西官军复上思州、贵县。丁未,贵州贼陷都匀、施秉,进陷古州。戊申,安徽官军攻克三河。己酉,江西会匪攻陷广昌、南丰、新昌、泸溪。

  九月乙卯朔,日有食之。戊午,京师米贵,开五城饭厂,并拨仓穀制钱赈固安六州县饥民。己巳,云南土匪陷浪穹。庚午,江南官军攻高淳,克之。癸酉,安徽官军复无为州。丁丑,文庆等疏进孟保翻译大学衍义,命校刊颁行。壬午,西宁黑番族滋事,提督索文剿平之。易棠病免,以乐斌为陕甘总督,有凤为成都将军,东纯为福州将军。

  冬十月丙戌,贵州贼陷台拱、黄平。庚寅,官文剿襄阳匪徒,平之。甲午,命英桂、秦定三会剿涡河、蒙城捻匪。丁酉,安徽官军克复和州。云南大理回匪戕官踞城。壬寅,襄樊贼犯邓州。河南贼由夏邑趋扰徐州。甲辰,浙江官军再复休宁。予前巡抚张芾三品卿。丁未,广西右江镇标兵变,劳崇光讨平之。壬子,何桂清奏浙军进克黟县,徽州肃清。邵灿奏官军击退捻匪,徐州解围。以常清为伊犁将军。

  十一月乙卯朔,宣宗实录成。以彭蕴章为大学士,翁心存协办大学士,许乃普为工部尚书,朱嶟为左都御史。辛酉,云南官军克复姚州。乙丑,升文昌入中祀。命郑魁士移军会英桂剿捻匪,秦定三会福济剿皖匪。丙寅,命胜保赴安徽军营。辛未,大学士文庆卒。英人在广东以查船构衅,放炮攻城。绅团愤击之,歼数百人。敕叶名琛相机办理。壬申,命柏葰为军机大臣。乙亥,江西贼陷抚州。戊寅,楚军道员刘长佑连复江西袁州、分宜,加按察使衔,予其父母三品封典,予巡抚骆秉章花翎。英桂奏攻破雉河集贼巢。庚辰,上临大学士文庆第赐奠。壬午,胡林翼克复武昌,癸未,官文克复汉阳,均得旨嘉奖。贵州军攻克都匀。

  十二月乙酉,湖北官军攻克老河口。丙戌,上祈雪。戊子,以肃亲王华丰为内大臣。己丑,诏曰:“湖北累为贼踞,小民兵燹馀生,疮痍可念。现在武、汉既复,亟宜援救民瘼。钱粮分别蠲缓,灾黎作何抚恤,其速筹议以闻。”湖北官军连复武昌县、黄州府城。甲午,胡林翼奏陈湖北兵政吏治。得旨:“既能确有所见,即当实力举行。”丙申,官文奏剿办随州土匪,匪首就擒。续报官军连复兴国、大冶、蕲水、蕲州、广济。辛丑,皖、浙官军克复宁国,赐何桂清花翎。癸卯,以湖南官军剿除湖北崇、通贼匪,加候选道王珍按察使衔。甲辰,官文奏官军在九江焚毁贼船。诏曾国藩激厉将士,由湖出江,以便合剿。戊申,山东官军剿毙捻首王方云。湖北官军克复黄梅。己酉,命桂良为大学士,柏葰协办大学士。以谭廷襄为直隶总督,曾望颜为陕西巡抚。壬子,祫祭太庙。

  是岁,免直隶、江苏、山东、山西、河南、湖南、贵州等省一百六十五州县被灾、被贼额赋,又免江苏六场盐课各有差。朝鲜入贡。

  七年丁巳春正月庚午,怡良奏傅振邦克复高淳,张国樑进取句容。何桂清奏浙省援剿,内防本境,外保邻封。得旨嘉奖。调全庆为兵部尚书,文彩为工部尚书,肃顺为左都御史。广西太平府土匪平。丙子,召西凌阿、崇安回京。加胜保副都统衔,帮办剿匪事宜。王履谦回籍,命李钧接办河防。己卯,叶名琛奏防剿英夷获胜。得旨:“控制外夷,非内地可比。定海前事,可取为鉴。其务操纵得宜,勿贻后悔,朕不为遥制也。下苏、直、闽、浙各督抚知之。”

  二月乙酉,曾国藩奏克复建昌。丙戌,上御经筵。辛卯,湖北官军收复宜昌。甲午,云南宾川回匪作乱。甲辰,湖北贼陷远安、荆门,官军击走之。丁未,安徽贼匪上犯黄梅,都兴阿击败之。安徽匪陷六安。壬子,英桂、胜保奏剿办捻匪,夺回乌龙集,进规固始。

  三月癸巳朔,曾国藩丁父忧,给假治丧,命杨载福暂统水军,彭玉麟副之。丙辰,湖北官军唐训方、巴扬阿剿南彰匪徒,败之,贼首刘尚义降。贵州提督孝顺兵溃於都匀,死之。己未,襄樊贼陷河南内乡,官军击复之。诏怡良“密查张国樑是否与和春意见不合。军中统帅,全在能得人心,倘驾驭无方,使健将不肯出力,贻误非轻”。癸亥,上耕耤田。丁卯,以耆龄为江西巡抚。庚午,叙克复武、汉功,协领多隆阿以副都统用。辛未,恒春奏回匪滋扰,将领乏员,请调郧阳镇总兵王国材来滇协剿,从之。壬申,江西官军攻景德镇,不利,都司毕金科战殁,刘长佑复败於新喻。辛巳,广西横州土匪滋事,广东官军剿平之。叶名琛奏英船退出省河。得旨:“总宜弭此衅端,不可使生边患。”

  夏四月甲申,恒春奏迤西回匪降。德勒克多尔济奏俄国请遣使来京,诏止之。丁亥,江西贼窜福建,陷邵武、光泽。癸巳,怡良以病免,命何桂清为两江总督。乙未,贵州贼陷永从。丁酉,湖南援军刘长佑攻克江西新喻。

  五月丙辰,萨迎阿卒,以刘钲署西安将军。湖北官军克复江西奉新、靖安、安义。癸亥,李孟群奏赴援庐州,克复英山。福建贼陷汀州。丙子,德勒克多尔济奏俄使由天津来京,敕谭廷襄羁縻之。

  闰五月甲申,和春奏克复溧水。乙酉,曾国藩奏请终制,温旨留之,仍令迅赴江西视师。庚寅,云南武定州回匪滋事,官军剿平之。李孟群奏击败霍丘窜贼,得旨嘉奖。丁酉,胜保攻正阳关,不利,道员金光箸死之,赠布政使。庚子,俄人以兵至海兰泡,建营安炮,要求通商。命奕山拒之。辛丑,何桂清奏请知府温绍原复官,办理六合乡团。诏吉林、黑龙江兵久劳於外,酌量撤回。壬寅,庆英奏浩罕勾结回匪,占踞英吉沙尔城,集兵剿之。以张国樑为湖南提督。癸卯,福建官军收复光泽、汀州,踞匪出窜连城,击败之。

  六月壬子,召舒兴阿来京,以桑春荣为云南巡抚。癸丑,福建官军收复邵武。乙卯,江南官军克复句容,加和春太子少保,赐张国樑黄马褂。辛酉,王珍援江西吉安,连战胜之,赐巴图鲁勇号。丁卯,河南南阳土匪平。癸酉,福建官军收复泰宁、建宁。俄夷至天津递国书,命文谦卻之。永定河决。乙亥,云南回匪犯省城,恒春自尽。事闻,调吴振棫为云贵总督,以王庆云为四川总督,恒福为山西巡抚。丙子,江西官军收复龙泉。戊寅,命许乃钊帮办江南军务,张亮基予五品衔,帮办云南剿匪事宜。

  秋七月乙酉,李孟群奏收复霍山。己丑,河南官军收复邓州。癸巳,命奕山会集俄使勘定黑龙江两岸边界。甲午,贵州官军收复锦屏。湖北官军攻剿黄梅大胜,总兵王国材力战阵殁,赠提督,赐恤建祠。甲辰,命都兴阿帮办官文军务。

  八月己酉朔,日有食之。壬子,福建官军收复宁化。癸丑,江西官军克复瑞州。丁丑,法福理奏克复英吉沙尔回城,解汉城围。戊寅,官文、胡林翼奏湖北全境肃清。得旨:“胡林翼亲督所部攻克小池口贼城,即乘此声威规复九江,以振全局。”先是,林翼密奏欲保鄂省而复金陵,惟有先取九江,次复安庆,始握要领,故明诏从之。

  九月庚辰,湖南援赣道员王珍卒於军,赠布政使。壬午,胜保奏克复正阳关,又奏凤台生员苗沛霖藉团聚众。得旨:“正当示之不疑,藉消反侧。”丙戌,法福理奏收复喀什噶尔回城。庚寅,湖北贼陷舒城。河南捻匪陷南阳。丙申,江西官军克复东乡。丁未,湖南援黔官军克复黎平。

  冬十月戊申朔,官文、胡林翼奏,李续宾等水陆齐进,攻克江西湖口县城。胜保、袁甲三奏,总兵朱连泰、史荣椿等攻剿捻匪,平毁韩圩贼巢。蒋霨远、佟攀梅奏,剿办苗匪、教匪,斩擒多名,都匀贼退。河南官军败贼於南召,进剿裕州、泌阳馀匪。己未,李孟群剿捻匪於独山,不利,兵溃。乙丑,湖北援军李续宾等攻克彭泽。广西官军收复南宁。戊辰,胡林翼奏漕粮积弊,请改章徵收,以济军需,从之。庚午,河南贼入武胜关,直扑商南,陕西官军击走之。甲戌,以杨载福为福建陆路提督。以李续宾为浙江布政使。

  十一月戊寅朔,英桂奏德楞泰败贼於卢氏,邱联恩败贼於淅川。安徽贼陷和州、霍山。杨载福克复望江、东流、铜陵。乙酉,骆秉章奏蒋益澧、江忠濬援剿广西,连战获胜,进围平乐。戊子,胡林翼疏荐布衣万斛泉、宋鼎、邹金粟等。甲午,廓尔喀奉表输诚,颁赏珍物。丙申,德兴阿等奏克复瓜州。得旨嘉勉,赐双眼花翎、骑都尉世职。翁同书以侍郎用,鞠殿华加提督衔。戊戌,和春奏同张国樑克复镇江,赐和春双眼花翎、轻车都尉世职,张国樑骑都尉世职,何桂清太子太保。庚子,英桂奏败贼於汝州,豫西肃清。辛丑,永定河合龙。

  十二月辛亥,耆龄奏曾国荃攻克吉水。骆秉章、劳崇光会奏官军攻克平乐。广西贼陷庆远。丙辰,督办三省剿匪副都统胜保奏请皖兵悉归节制。得旨:“胜保尚属勇敢,若平其躁气,敛其骄心,可为有用之材,何庸自行凟请。”庚申,英人入广东省城,劫总督叶名琛以去。诏革名琛职,以黄宗汉为两广总督,柏贵署理。乙亥,李孟群奏粤、捻合股东窜,偪近商、固。命胜保严防之。丙子,祫祭太庙。

  是岁,免直隶、江苏、山东、山西、河南、陕西、湖南、广西等省二百三十五厅州县卫,广西四土县被灾、被贼额赋有差。朝鲜、琉球入贡。

  八年戊午春正月己卯,佟攀梅罢,以蒋玉龙为贵州提督。丙戌,敕王懿德筹备海防。庚寅,江西官军收复临江。

  二月庚午,官军克复秣陵关,进围金陵,加和春太子太保,张国樑双眼花翎,阵亡总兵虎坤元优恤世职。

  三月丁丑朔,胜保奏剿贼获胜,固始解围。得旨嘉奖。戊寅,俄船至天津。敕谭廷襄防堵。癸未,江北官军克复江浦,道员温绍原复官。庚寅,福济奏收复和州。贵州贼陷都匀,前提督佟攀梅死之。

  夏四月丙午朔,谭廷襄奏俄人不守兴安旧约,请以乌苏里河、绥芬河为界,使臣仍请进京。得旨:“分界已派大员会勘,使臣非时不得入京,驳之。”丁未,江西贼窜入福建,陷政和、松谿。戊申,俄人请由陆路往来,英人、法人请隔数年进京一次,诏不许。胜保奏捻首李兆受乞降,许之。己酉,安徽贼陷麻城,另股陷蒙、亳、怀、宿,诏袁甲三剿之。诏许俄之通商,不许进京。庚戌,贼陷和州。云南大理回匪陷顺宁。戊申,诏谭廷襄告知英人、法人,减税增市,俟之粤事结日,彼时再议来京。庚戌,江西贼陷常山、开化,命总兵周天受加提督衔,专办浙防,道员饶廷选防守衢州。辛亥,谭廷襄呈进美国国书,诏许减税率、增口岸,仍不许入京。乙卯,英、法兵船入大沽,官军退守。命僧格林沁备兵通州。戊午,江西官军复雩都、乐安、崇化、宜黄。辛酉,英、法船抵津关。命大学士桂良、尚书花沙纳往办夷务。江西贼窜浙江,陷处州及永康。壬戌,湖北官军克复九江,加官文、胡林翼太子少保,李续宾加巡抚衔。乙丑,英、法兵退三汊河,与俄、美来文,请求议事大臣须有全权便宜行事,始可开议。桂良等以闻,诏许便宜行事。丙寅,命僧格林沁佩带钦差大臣关防,办理防务。戊辰,胜保奏克复六安。乙巳,敕各省军营挑练马队。庚午,命和春兼办浙江军务。英船开出大沽。桂良等奏英人之约於镇江、汉口通商,长江行轮,择地设立领事,国使驻京。上久而许之。

  五月丙子,皖匪陷湖北黄安。桂良、花沙纳奏,英使坚偪立约,不见耆英。耆英请回京,诏止之。戊寅,捻匪陷怀远。己卯,奕山奏请黑龙江左岸旷地割畀俄人。甲申,桂良等奏俄允代转圜,先允俄人陆行。丁亥,命廷臣集议和战二者,两害取其轻。戊子,桂良等奏英人谓我徒事迁延,即弃和言战。大学士裕诚卒,上亲临赐奠。庚寅,桂良等奏进英、法订约五十一款,并请先订俄、美条约。壬辰,湖北官军复黄安、麻城。福建官军复光泽。广东官军复广西梧州。敕耆龄檄调萧启江、张运兰、王开化各军由祁门进援浙江。癸巳,耆英擅回京,赐自尽。太傅杜堮卒,上亲临赐奠。乙未,命曾国藩办理浙江军务。丁酉,桂良、花沙纳奏进俄、美、英、法四国条约。得旨:“既巳盖用关防,今复朱批依议,宜示四国照此办理。至通商税则,在上海议之。”庚子,江北官军克复江浦、来安。甲辰,夷船全数退出内河。命吏部侍郎匡源、内阁学士文祥在军机大臣上行走。

  六月己酉,命桂良、花沙纳、侍郎基溥、武备院卿明善前往江苏会议通商税则。江西官军复新城、金谿。癸丑,福建匪陷建宁。福兴罢,以周天受统其军赴援福建。召桑春荣来京,以张亮基为云南巡抚。甲寅,广西军复象州。丁巳,浙江贼陷寿昌,官军寻复之。福济以不职,夺宫衔,解任。以翁同书为安徽巡抚。庚申,论天津失事状,谭廷襄解任,提督张殿元遣戍。以庆祺为直隶总督,玉明为盛京将军。丁卯,福建道员赵印川剿匪,死之。浙江官军复常山、开化。江西援军复浙江武义、永康、衢州,绍兴城围解严。瑞麟请筹款修筑天津营垒炮台,下僧格林沁办理。辛未,俄人请停办驿站羊只,诏库伦大臣援旧事拒之。壬申,赏刑部员外郎段承实五品卿衔,帮办会议税则。曾国藩奏由九江登陆赴浙,诏嘉勉之。浙江军复缙云。

  秋七月甲戌朔,奕山、景淳奏俄人闯越黑河口,欲入松花江,於乌苏里建屋安炮。诏勘明吉、黑地界,据理拒绝。乙亥,以李孟群署安徽巡抚。丁丑,从法福理请,升喀什噶尔领队大臣为办事大臣。周天受攻复浙江处州,移军福建。癸未,诏曾国藩衢、严肃清,改援福建。乙酉,杨载福收复安徽建德。癸巳,湖北巡抚胡林翼丁母忧,诏在任守制,给假、给银治丧。丙申,贼陷庐州,李孟群夺职留军,以胜保为钦差大臣,督办安徽军务,袁甲三援剿三省捻匪。丁酉,福建军复建阳、光泽,贼陷宁化。庚子,召晏端书来京,以胡兴仁为浙江巡抚。壬寅,张芾军复龙泉,赐花翎。

  八月癸卯朔,复设天津水师。甲辰,福建军复政和、松谿。胜保奏发逆伪英王陈玉成窜店埠、梁园,直扑定远。庚戌,李定太剿贼玉山,胜之,解其围。辛亥,蒋益澧援军复广西庆远,擢按察使。丙辰,周天受援福建,克复浦城,进克宁化。捻匪陷丰县。辛酉,捻匪窜山东,陷单县。调英桂为山西巡抚,恒福为河南巡抚。乙丑,官军复丰县。捻匪陷曹县,寻复之。何桂清请以海关盈馀用充军饟,允之。壬申,江北军在浦口失利,夺德兴阿、鞠殿华职。和春奏:“浦口失利,已飞调援浙之师径赴六合。探闻闽省回窜之贼,将由宁、太以援金陵,明系城贼围急,令其部众到处窜扰,以分我兵力。请饬各路自行援剿,勿致掣动全局。”上是之。

  九月癸酉朔,湖北官军多隆阿克复太湖。乙亥,诏以“天长、仪徵相继失陷,六合危急,温绍原虽素得民心,日久亦恐难支。即调周天培一军分援六合、德安,一军前往援应。”辛巳,官文、胡林翼奏李续宾、都兴阿分路克复桐城、潜山,多隆阿进攻石牌,鲍超力攻雷公埠,均属得手。诏令联络水师进规安庆。湖南官军克复吉安,予同知曾国荃等升叙有差。壬午,明谊奏俄案议结,互换文凭,开办通商。贼陷扬州,夺德兴阿世职。命柏葰、翁心存为大学士,官文、周祖培协办大学士。调瑞麟为户部尚书,肃顺为礼部尚书,朱凤标为户部尚书,陈孚恩为兵部尚书,瑞常为理藩院尚书,绵森为左都御史。敕总兵毛三元、成明帮办德兴阿军务。甲午,张国樑攻克扬州,续复仪徵。庆端奏攻克邵武,闽省肃清。戊戌,荆州将军绵洵卒,调都兴阿为荆州将军,和春为江宁将军,张国樑为江南提督。己亥,贼陷六合,知县温绍原死之。绍原孤守危城,数年百馀战,力竭而陷。上悼惜之,赠布政使,优恤,建祠予谥。

  冬十月癸卯朔,浙江宁海土匪滋事,提督阿麟保剿平之。乙巳,胜保奏克复天长,李兆受在事出力。得旨:“李兆受赐名李世忠,予三品衔、花翎,以参将补用。”己酉,御史孟传金奏劾举人平龄朱墨不符,派载垣、端华认真查办。丁巳,僧格林沁奏天津炮台工竣。上嘉之,赐御服。己未,江南官军复溧水。壬戌,命李续宾帮同胜保办理安徽军务。戊辰,诏本年乡试主考、同考官荒谬已极,覆试应议之卷,竟有五十本之多,正考官柏葰先革职,副考官朱凤标、程庭桂暂行解任,听候查办。命庄亲王奕仁在御前大臣上学习行走。

  十一月壬申朔,移吉林马队益袁甲三军。乙亥,袁甲三请於山东东三府抽釐助饟,许之。己卯,徐泽醇卒,以朱嶟为礼部尚书,张祥河为左都御史。乙酉,援闽、浙军复浦城、顺昌,予周天培提督衔。丙戌,恒福奏官军剿捻大胜,豫境肃清,总兵傅振邦擢提督,编修袁保恒赐巴图鲁勇号。丁酉,内阁副本库被盗。己亥,吴振棫以病免,以张亮基为云贵总督,徐之铭为云南巡抚。庚子,予阵亡提督邓绍良优恤建祠。

  十二月丁未,以宋丞相陆秀夫从祀文庙。庚辰,提督李朝斌收复安徽东流、建德,赐巴图鲁勇号。永州镇总兵樊燮以乘肩舆劾免。丙辰,以郑魁士为浙江提督,督办宁国军务。己未,李续宾进剿安徽,败绩於三河集,死之,赠总督,建祠予谥。同知曾国华赠道员,予谥。丁卯,以何桂清为钦差大臣,办理通商事宜。赵德辙免,以徐有壬为江苏巡抚。庚午,以瑞麟为大学士,调肃顺为户部尚书,麟魁为礼部尚书,瑞常为刑部尚书。祫祭太庙。

  是岁,免直隶、安徽、福建、湖北、贵州等省九十二厅州县被灾、被贼额赋,又免江苏六场盐课各有差。朝鲜、琉球入贡。

  九年己未春正月壬申朔,桂良等奏英人藉口广东有事,罢议回粤。乙亥,召袁甲三来京,以傅振邦督剿三省捻匪,伊兴阿副之。壬午,江西官军复瑞金,解安远围,别贼陷南安。桂良等奏和约四事。敕俟英使回沪妥议。庚寅,福建匪周灴爔等降,遂复连城。乙未,安徽官军复建德。丁酉,敕湖北采买马匹训练马队。戊戌,桂良等奏英使坚欲进京。敕僧格林沁严防海口。辛丑,都兴阿请假,以多隆阿接统其军。诏海运漕船探避夷轮。

  二月丁未,捻匪薛之元举江浦降,会李世忠攻克浦口,赐名薛成良,予花翎、三品衔,擢李世忠副将。癸丑,筑奉天沿海炮台。郑魁士攻克湾沚、黄池贼垒。甲寅,上召廷臣宣示戊午科场舞弊罪状,依载垣、端华所拟,主考官大学士柏葰坐家人掉换中卷批条,处斩。同考官浦安坐听从李鹤龄贿属,罗鸿绎行贿得中,均处斩。乙卯,张芾奏官军攻克婺源,贼目张淙相等乞降。丁巳,翁同书奏贼陷六安。庆祺卒,以恒福为直隶总督,瑛棨为河南巡抚。癸亥,张国樑奏攻克扬州、仪徵,回军连克溧水。特诏嘉奖,予轻车都尉世职,李若珠赐黄马褂。乙丑,曾国藩奏军抵南康,萧启江克复南安。得旨嘉奖,予萧启江巴图鲁勇号。诏编修李鸿章交伊兴阿差委。

  三月辛未朔,前布政使李孟群兵溃於官亭,死之,复官予恤。甲戌,奕山、景淳奏俄人径至乌苏里江、绥芬河择地建屋,并请会勘,诏不许。丙子,捻匪犯河南西华、舞阴,前总兵邱联恩死之,赠提督,予恤。丁丑,桂良等奏英使兵船北上,阻止不听。己卯,四川里塘头人作乱,恩庆讨平之,诛其夷目邓珠。甲申,上祈雨。庚寅,以旱求言。辛卯,李钧卒,以黄赞汤为东河河道总督。乙未,俄人在黑龙江通商,许免征税,不许阑入乌苏里、绥芬。

  夏四月辛丑朔,胜保奏克复六安。伊兴阿解帮办,以关保帮办傅振邦军务。壬寅,调王庆云为两广总督,黄宗汉为四川总督。江西贼窜湖南郴州、桂阳,刘长佑击走之。癸卯,胜保奏捻匪张元龙降,收复凤阳府县,并复临淮关。筑宁河炮台。戊申,浙江馀姚土匪作乱,讨平之。甲寅,俄使赛善由察哈尔陆路入京,请助枪炮,致於恰克图。丙辰,上再祈雨。己未,邵灿病免,以袁甲三署漕运总督。调劳崇光为广东巡抚,兼署总督。贼陷天长,前提督德安死之,复官予恤。辛酉,奕山奏俄船由黑龙江入松花江东驶入海。得旨,不许入绥芬,令特普钦派员阻之。壬戌,王懿德免,以庆端为闽浙总督,罗遵殿为福建巡抚。癸亥,雨。乙丑,赐孙家鼐等一百八十人进士及第出身有差。戊辰,广东官军复嘉应,窜贼扰连平,陷乐昌。

  五月丙子,诏骆秉章仍令田兴恕回援贵州,兆琛一军撤回。己卯,敕奕山更正俄人条约。辛巳,敕庆昀密查张家口、白城居住俄人。壬午,以周天受督办宁国军务。甲申,俄人请赴三姓贸易。诏责奕山办理软弱,革副都统吉拉明阿职,枷号乌苏里地方。庚寅,官文奏探闻石达开将犯四川,诏曾国藩移军夔州。辛卯,桂良、花沙纳奏英酋於本月十三日起碇入京,桂良等即日驰驿回京。大学士翁心存乞休,允之。复以贾桢为大学士。调许乃普为吏部尚书,张祥河为工部尚书,沈兆霖为左都御史。癸巳,骆秉章奏石达开窜湖南,刘长佑、江忠义、田兴恕诸军击走之。丙申,僧格林沁奏英船鸣炮闯入大沽,我军开炮轰击,击沈多船,并有步队上岸搦战,我军径前奋击,击毙数百名,其兵头赫姓并被炮伤。我军亦伤亡提督史荣椿、副将龙汝元等。夷船即时出口。得旨:“将弁齐心协力,异常奋勇,先奖赏银五千两,并查明保奏。”戊戌,诏夷人虽经惩创,仍宜设法抚驭,即派恒福专办抚局,僧格林沁仍办防务。

  六月己亥朔,赐僧格林沁御用珍服。庚子,捻匪陷盱眙,官军寻复之。壬寅,特普钦奏俄人在三姓者,倔强不肯折回。命景淳前往查办。癸卯,广西官军复上林,匪陷宾州。甲辰,张亮基奏回匪马凌汉伏诛。丙午,恒福奏美人进京换约,许之。癸巳,英、法兵船全数开行。庚申,以李若珠为福建陆路提督。辛酉,何桂清奏英、法陆续回沪。乙丑,陈玉成陷定远。丙寅,和春奏水师剿贼获胜。

  秋七月庚午,曾国藩奏克景德镇,复浮梁。戊寅,胜保奏翁同书溃败情形。得旨:“汝为统帅,只知炫己之长,不原援人之失。日日聚讼,庸何济乎!”己卯,美使华若翰递国书,和约用宝,在北塘交换。庚辰,诏曰:“朕闻胜保专以招降为能事,降众未尽薙发,张元漋且四外打粮。又报克复盱眙,该县并无城池,贼因无粮退出,虚报邀功。此次姑不深究。即约束反侧,力改前非。凛之!”癸未,御史赵元模奏黄河北流,涸出滨河田亩三四千顷,请办屯田,寓兵於农,较胜团练。上是之,下袁甲三、庚长议奏。乙酉,诏曰:“王大臣续陈审明科场舞弊之大员父子,及递送关节之职员,分别定拟。此案程炳采於伊父程庭桂入闱后,接收关节,令家人转递场内,程庭桂并不举发。程炳采处斩,程庭桂免死,遣戍军台。谢森墀、潘祖同、潘敦俨等俱免死,发遣新疆。”己丑,骆秉章奏石达开围宝庆,李续宜援之,立解城围。癸巳,命李若珠帮办江南军务。

  八月戊戌朔,崇恩罢,以文煜为山东巡抚。己亥,上御经筵。乙巳,敕恒祺留办广东通商。胜保奏李世忠剿贼获胜,解定远、滁州围。诏擢李世忠总兵。广东官军复连山、开建。庚戌,命曾国藩驻军湖口。命都兴阿莅江宁将军视事,多隆阿接统所部,总理前敌事务。甲寅,景淳奏俄人船在三姓者,现令折回。在乌苏里者,未肯听命。诏体察舆情,妥为办理。己未,美人请先开市,以英、法约议未定,却之。辛酉,骆秉章奏石达开南陷江华、永门,将入广西。现饬刘长佑统军追剿。得旨,田兴恕一军援黔,李续宜一军回湖北备调。壬戌,发逆、捻匪会攻寿州,官军击却之。御史陈庆松奏科场案内大员子弟陈景彦等赎罪太骤,请仍发遣,严旨斥之。甲子,广东官军复灵山。

  九月戊辰,安徽贼陷霍山、盱眙,胜保击退之。胜保丁母忧,留营视军。甲戌,胡兴仁罢,调罗遵殿为浙江巡抚。戊寅,王庆云病免,以劳崇光为两广总督。庚辰,官文、胡林翼奏多隆阿攻破安徽石牌,击破援贼,获贼目霍天燕石廷玉,得旨嘉奖。己丑,傅振邦奏追剿捻匪,败之。甲午,曹澍锺奏石达开围广西省城,萧启江、苏凤文会合蒋益澧分途剿击,败之,立解城围。

  冬十月丁酉朔,时享太庙,上亲诣行礼。骆秉章奏贼中投出难民,给予免死护照,资遣回籍,原效力者,准其留营,得旨,各省均可照办。戊戌,云南官军克复嵩明,阵斩贼首孙汉鼎。庚子,以曾望颜署四川总督,谭廷襄署陕西巡抚。辛丑,以袁甲三为钦差大臣,督办安徽军务。以侍郎匡源、内阁学士文祥为军机大臣。癸卯,河南捻匪陷兰仪,围考城、通许,扰尉氏,分窜直隶、山东。戊申,命总兵田在田帮办傅振邦军务。乙卯,授袁甲三漕运总督。丙辰,胜保克复怀远。江苏官军剿六合失利,夺李若珠职。戊午,美使请开潮州、台湾通商口岸。庚申,河南官军剿平鄢陵捻匪,西路肃清。壬戌,以明谊为乌里雅苏台将军,景廉为伊犁参赞大臣,崇实为驻藏大臣。乙丑,命官文、曾国藩、胡林翼妥筹四路规皖。

  十一月戊辰,滇匪犯叙州,夺万福职,以皂升为四川提督。辛未,何桂清奏,探闻英、法明春必来寻衅。恒祺奏英兵续行至粤。诏僧格林沁加意津防。丁丑,贼陷浦口,总兵周天培死之,予世职。癸未,特普钦奏俄人在黑龙江左岸占踞五十馀屯,请调西丹墨尔根、布特哈兵交那尔胡善训练,联络旗民参夫,有事抵御,从之。丙戌,命张芾督办皖南军务。己丑,曾国藩奏韦志俊以池州降。滇匪陷叙州,另股陷酉阳、秀山。庚寅,四川官军复筠连、庆符、高县。乙未,户部灾。

  十二月丙申朔,蒋霨远奏石达开纠党十馀万由桂犯黔,将以窥蜀。诏田兴恕剿之。戊戌,上诣大高殿祈雪。云南丘北土匪滋事戕官,官军讨平之。庚子,和春奏官军攻破江浦贼垒,扬州西界肃清。壬寅,吏部尚书花沙纳卒。丙午,何桂清报英、法兵船到沪。以田兴恕为贵州提督。辛未,援黔湘军攻复镇远。庚申,景淳奏请招集流民参夫,给地设卡,以助边防,从之。壬戌,袁甲三奏攻克临淮关,得旨嘉勉,下部议叙,穆腾阿加都统衔。甲子,祫祭太庙。

  是岁,免直隶、河南、山东、浙江、贵州等省一百五十七州县被灾、被贼额赋有差。朝鲜、琉球入贡。

  十年庚申春正月丙寅,上三旬万寿,颁诏覃恩。诏先朝寿节有告祭之礼,升殿之仪,本年勿庸举行,外吏、外藩并停来京祝嘏。加恩亲藩,惇郡王奕誴晋亲王,贝子奕劻晋贝勒,馀各封赉,及於廷臣、疆臣。戊辰,前宁夏将军托云保卒。己巳,解胜保钦差大臣,专办河南剿匪,袁甲三专办安徽。丁丑,瑛棨以迟解京饟降官,以庆廉为河南巡抚。己丑,刑部主事何秋涛呈进所纂北徼汇编八十卷,上嘉与之,赐名朔方备乘,入直懋勤殿。壬辰,有凤免,以全亮为成都将军,占泰为四川提督。甲午,御史白恩佑言津防重大,请预筹后路,以保万全。得旨:“所奏固是,然驻兵筹饟,甚觉为难。现在津防周备,可勿庸议。”特普钦奏请召集鄂伦春人入伍。从之。紥拉芬泰奏请与俄、廓合攻印度。上曰:“俄非和好也。廓岂英敌?”

  二月丁酉,上御经筵。庚子,以刘源灏为贵州巡抚。袁甲三奏克复凤阳,赐黄马褂。辛丑,何桂清奏上海英人经华商开导,索兵费一百万。津约不能更易,入京换约。如不见许,即开船北驶。诏僧格林沁严备津防后路。海运漕粮,暂缓放洋。丙午,湖南官军克复贵州镇远。庚戌,捻匪陷桃源,上窜清江,庚长退守淮安。壬子,援桂湘军克复柳州、柳城,加道员刘坤一按察使衔。甲寅,张芾奏官军复建德,匪陷泾县、旌德,连陷太平。己巳,以倭什珲布为礼部尚书,春佑为热河都统。辛酉,诏和春分兵援浙。

  三月乙丑朔,袁甲三奏官军复清江。庚子,命提督张玉良统军援浙。丙子,贼陷杭州,巡抚罗遵殿死之。越六日,将军瑞昌复其城。重赉瑞昌、张玉良等。以王有龄为浙江巡抚。丁亥,上耕耤田。辛卯,浙江官军克复长兴、临安、孝丰。甲午,何桂清奏夷船北犯。

  闰三月癸卯,四川官军克复蒲江,贼陷名山。丙午,命曹澍锺督军四川,以刘长佑为广西巡抚。丁未,贼陷溧水,连陷句容。以张玉良为广西提督,留苏督军,寻令折回杭州。庚申,和春等奏陈玉成率众突犯大营,城贼出而合犯,官军力不能支,退守镇江。壬戌,以王梦龄为漕运总督。

  夏四月丙寅,以明儒曹端从祀文庙。癸酉,贼陷丹阳,张国樑死之,和春走常州。戊寅,诏直省举办团练。命都兴阿督办江北军务。癸未,诏两江总督何桂清屡失城池,褫职逮问。以曾国藩署两江总督。擢兵部郎中左宗棠四品京堂,襄办曾国藩军务。乙酉,贼犯常州,和春迎战受伤,卒。以魁玉署江宁将军,会巴栋阿扼守镇江。辛卯,贼陷建平,张玉良兵溃於无锡。壬辰,赐锺骏声等一百八十三人进士及第出身有差。癸巳,贼陷苏州,巡抚徐有壬死之。

  五月甲午朔,以薛焕为江苏巡抚,暂署总督。己亥,江苏常熟县知县周沐润招募沙勇,克复江阴。辛丑,贼陷浙江长兴,围湖州,萧翰庆赴援失利,死之。甲辰,曾国藩奏陈三路进兵,规苏保浙,并调沈葆桢差遣。上嘉允之。以东纯兼署四川总督。丙午,贼陷吴江、昆山及浙之嘉兴。玉明奏金州、岫岩海口有洋船六十馀停泊,劫掠牲畜。庚戌,敕王梦龄督同乔松年开办江北粮台。辛亥,恤殉难在籍侍郎戴熙,赠尚书,予世职,建专祠,谥文节。甲寅,命毛昶熙办河南团练,杜办山东团练。戊午,李若珠奏薛成良投诚复叛,捕诛之。己未,曾国藩奏随调鲍超、朱品隆进驻祁门,鄂军不宜再调。从之。玉明奏洋船到金州海面一百馀艘,文煜奏英、法兵到烟台者约有万人,探闻有由海丰大山北犯之说,均下僧格林沁知之。

  六月癸亥朔,敕准巴尔虎旗人一体考试。甲子,英船驶入北塘。丙寅,贼陷青浦、松江。己巳,刘长佑奏复庆远,石达开南窜。庚午,瑞昌奏复广德。辛未,万寿节,御殿受贺。壬申,大学士彭蕴章罢直军机。命邵灿、刘绎、晏端书、庞锺璐各在原籍举办团练。戊寅,王有龄奏在籍道员赵景贤克复湖州。薛焕奏克复松江。庚辰,英、法兵登岸,遂踞北塘。裁南河河道总督暨淮海道各官。壬午,僧格林沁奏英、法势大志骄,难望议和。得旨,以抚事责之恒福,以顾大局。丙戌,命曾国藩为钦差大臣,实授两江总督。己丑,夷人犯新河,官军退守塘沽。命骆秉章驰赴四川督办军务。辛卯,手诏僧格林沁曰:“握手言别,倏逾半载。大沽两岸危急,谅汝忧心如焚。惟天下大本在京师不在海口。若有挫失,总须退保津、通,万不可寄身命於炮台,为一身之计。握管凄怆,汝其勉遵!”敕西凌阿固守天津,瑞麟、伊勒东阿赴通州防堵。

  秋七月癸巳,命巴栋阿援金坛。戊戌,大沽炮台失守,提督乐善死之,优血卩建祠。庚子,僧格林沁退守通州。辛丑,英人陷天津。浙江贼陷临安、馀杭。四川贼陷邛、蒲、新津。甲辰,江苏贼复陷松江。丁未,以崇实署四川总督。己酉,裕瑞奏浩罕请依前通商,许之。以常清为伊犁将军。辛酉,金坛陷,知县李淮守三年,援兵不至,力竭死之,绅民从死者逾千人。命胜保督马队守通州。

  八月癸亥,洋兵至通州,载垣诱擒英使巴夏礼解京。戊辰,瑞麟等与洋兵战於八里桥,不利。命恭亲王奕䜣为钦差大臣,办理抚局。己巳,上幸木兰,自圆明园启銮。丁丑,上驻跸避暑山庄。李世忠以擒叛将薛成良擢授江南提督。戊寅,诏曰:“江南提督张国樑谋勇兼优,忠义奋发。在军十年,战功卓著,东南半壁,倚为长城。本年大营溃散,回援击贼,受伤没水。先后奏报,朕犹冀其不确。迄今数月,其为效死捐躯无疑。若使张国樑尚在,苏、常一带,何至糜烂若此。追念荩劳,益深怆恻。赠太子太保,入祀昭忠祠,分建专祠。子孙几人,送部录用。”己卯,命都兴阿带兵入卫,从官文请也。命玉明、成凯、乐斌、文煜、英桂督兵入卫。辛巳,命恒福驻古北口备防,吴廷栋接转文报。壬午,浙江官军克复平湖、嘉善。广东官军克复乐昌、仁化癸。未,江苏贼陷常熟。圆明园灾,常嫔薨,内务府大臣、尚书文丰死之。庚寅,恭亲王奏请还巴夏礼於英军。薛焕奏劾冯子材赴援金坛,拥兵不进,致令城陷。诏薄谴之。

  九月壬辰,命胜保为钦差大臣,总统援军。敕恭亲王奕䜣照会英人,勿修城北炮台,速行议约。甲午,英使、法使入城。大学士彭蕴章、尚书许乃普以病乞免,许之。己亥,命庆廉、英桂兵驻直备调。辛丑,贼陷宁国,周天受死之。甲辰,命左宗棠督办浙江军务。乙巳,抚局成。恭亲王奕䜣奏请宣示中外,如约遵行。许俄人驻乌苏里、绥芬。停各省援兵。敕英桂来京。议西巡。戊申,李若珠奏克复江阴。辛亥,贼陷徽州,守城道员李元度弃城走。癸丑,直隶、山东、河南贼匪并起,命僧格林沁讨之。庚申,恭亲王奕䜣奏洋人退至天津,吁请回銮。

  冬十月辛酉朔,诏天气渐寒,暂缓回銮。以田兴恕为贵州提督。予阵亡提督周天受、周天培世职,建祠予谥,附祀道员福咸等。壬戌,以刘源灏为云贵总督,邓尔恒为贵州巡抚。甲子,敕文谦、恒祺办理通商事宜,吴廷栋督办防务。以文安为湖南提督。以冯子材督办镇江军务。丙寅,恭亲王奕䜣奏换俄人和约,请用御宝,从之。辛未,俄罗斯致枪炮。癸酉,敕乐斌、英桂回任。庚辰,以严树森为河南巡抚,毛昶熙督办河南捻匪。辛巳,命都兴阿督办江北军务,李若珠副之。以总兵田在田接办徐、宿剿匪,淮徐道吴棠帮同办理。

  十一月辛卯,胜保奏以大顺广道联英专办河防,准其奏报,从之。癸巳,翁同书奏陈谨天戒,固邦本,收人才,练京营,争形势。得旨:“收人才一条,利少弊多。馀留览。”甲午,浙江贼陷新城、临安、富阳。乙未,王梦龄奏剿贼获胜,三河肃清,并请节制黄开榜水师,从之。庚子,曾国藩奏鲍超等克复黟县。辛丑,李若珠乞养亲,以曾秉忠代之。癸卯,以杭州解严,优赉瑞昌、王有龄等。瑞昌奏陈庆端力保浙疆,请加优奖。得旨:“不分畛域,皆尔大吏分内之事。甄叙督抚,出自朝旨,非汝所得擅请。”戊申,命成琦会景惇查勘俄罗斯东界。癸卯,浙军张玉良攻复严州。甲寅,官文、胡林翼奏陈玉成图犯怀、桐,多隆阿会合李续宜迎剿,大败之,杀贼万馀。多隆阿赐黄马褂,李续宜加二品衔。

  十二月辛酉,命西凌阿、国瑞帮办僧格林沁军务。丙寅,命张亮基留办云南军务。己巳,始置总理各国通商事务衙门,命恭亲王奕䜣、桂良、文祥管理。以崇厚充三口通商大臣,薛焕兼办上海等处通商事务。准旗人学习外国语言文字。己巳,以田兴恕为钦差大臣,督办贵州军务。丙子,左宗棠奏督军克复江西德兴、安徽婺源,予三品京卿。乙酉,以官文、周祖培为大学士,肃顺协办大学士,沈兆霖为户部尚书,朱凤标为兵部尚书。戊子,祫祭太庙。

  是岁,免江苏、浙江、安徽三省额赋逋赋,又直隶、山东、河南、江西、湖北、湖南、福建、广西等省四百一州县卫被灾、被贼额赋有差。会计天下民数二万六千零九十二万四千六百七十五名口,存仓穀数五百二十三万一千九百二十石四斗六升五合一勺。朝鲜入贡。

  十一年辛酉,上在木兰。春正月庚寅朔,上御绥成殿受贺。辛酉,诏二月十三日回銮。乙未,曾国藩奏杨载福剿贼,克都昌,解南陵围。田在田奏捻匪犯砀山,击走之,加提督衔。丙申,召翁同书来京,以李续宜为安徽巡抚。丁酉,以福济为成都将军。辛丑,贼陷孝丰,杭州戒严。壬寅,诏:“纪年开秩,应予特赦,非常赦所不原者咸减除之。”癸卯,左宗棠兵复饶州暨都梁。乙巳,恒福以病免,以文煜为直隶总督,谭廷襄为山东巡抚,邓尔恒为陕西巡抚,何冠英署贵州巡抚。丁未,僧格林沁奏捻匪窜入山东,派队追剿,及於菏泽,失利。得旨:“僧格林沁督带重兵,北地倚为屏障。乃以饥疲之卒,追方张之寇,旁无援应,宜其败也。勇往有馀,未能持重。尚其汰兵选将,扼要严防,谋定后动,勿再轻进。”戊申,诏袁甲三等:“捻匪裹胁良民,未便概行诛戮,可剀切晓谕,设法解散。投诚者免罪,杀贼者叙功。并传知李世忠一体招抚。”辛亥,贵州官军克复独山。壬子,翁同书奏陈抚练苗沛霖劫扰寿州,跋扈异常。诏李续宜酌办。河南捻匪窜扰东明、长垣。

  二月己未朔,云南官军克复晋宁。壬戌,复置奉天金州水师营。丙寅,诏准山东抵还法国教堂地基,并敕直省遇有交涉,即行酌办请旨,勿许推诿。丁卯,张玉良军克复江山、常山。庚午,曾国藩奏左宗棠败贼於景德镇,鲍超败贼於石门洋塘。壬申,浙军克复富阳。热河朝阳盗匪陷城,命克兴阿剿之。命明谊、明绪会勘俄界,英蕴、奎英办理俄人通商。捻匪扑汶河,副都统伊兴阿、总兵滕家胜逆战阵殁。乙亥,陈玉成纠合捻匪由英山犯湖北蕲水,诏胡林翼回兵击之。庚辰,诏曰:“前经降旨,订日回銮。旬日以来,体气未复。绥俟秋间再降谕旨。”壬午,朝鲜国王遣使朝觐行在。温谕止之,颁赐文绮、珍器,及其使臣。癸未,诏挑选兵丁演习俄国送到枪炮。甲申,裁撤黑龙江团丁归农。

  三月己丑朔,诏派办约大臣崇纶、崇厚给与全权便宜行事。敕侍郎成琦赴兴凯湖会勘俄人分界事宜。予道员联捷四品京卿,办理河防。壬辰,恭亲王奕䜣请赴行在祗叩起居。上手诏答之曰:“别经半载,时思握手而谈。惟近日欬嗽不止,时有红痰,尚须静摄,未宜多言。且俟秋间再为面话。”丙申,诏皇长子於四月七日入学,以李鸿藻充师傅。戊戌,都兴阿奏镇、扬水师船只年久损坏,请饬广东购运红单船应用,从之。庚子,命胜保督办直隶、山东剿匪。以贾臻署安徽巡抚。庚戌,英、法两国兵退出广东省城。辛亥,以前大学士彭蕴章署兵部尚书。甲寅,浙江贼陷海盐、平湖、乍浦,副都统锡龄阿死之。丙辰,广西土匪陷太平府、养利州。

  夏四月己未朔,严树森奏贼犯汝宁,道员张曜击走之。戊辰,山东捻匪、教匪连陷馆陶七县。僧格林沁入滕县固守,诏胜保分兵援之。甲戌,诏曰:“朕闻各处办捐,有指捐、借捐、炮船捐、亩捐、米捐、饟捐、堤工捐、船捐、房捐、盐捐、板捐、活捐,名目滋多,员司猥杂。其实取民者多,归公者寡。近年军锜浩繁,不得已而借资民力商力。然必涓滴归公,撙节动用,始得实济。若似此徵求无艺,朘薄民生,尚复成何政体。各大臣、督抚,尚其严密稽查,剔除奸蠹,以副朕意。”乙亥,左宗棠败贼於乐平。庚辰,山东教匪扑围大名,联捷击走之。癸未,皖贼复窜浙江,陷常山、江山,进偪衢州。

  五月癸巳,田在田奏苗练犯符离,敕僧格林沁分兵援之。甲午,邓尔恒被戕於曲靖。饬刘源灏查办。以瑛棨为陕西巡抚。庚子,胜保奏克复馆陶。辛丑,命贾臻、李世忠帮办袁甲三军务。甲辰,命多隆阿帮办官文、胡林翼军务。乙巳,贼陷浙江寿昌、金华、龙游、汤谿、长兴,进陷兰谿、武义。诏催左宗棠赴援。

  六月戊午朔,日有食之。庚申,曾国藩、胡林翼奏:“安庆省城自我军长围,逆酋陈玉成率党回援安庆,於集贤关外赤冈岭坚筑四垒。经鲍超、成大吉会合多隆阿马队奋力进剿,昼夜轰击。五月初一日,三垒俱降。释去胁从,将长发老贼概行正法。其踞第一垒之贼刘沧琳,乘夜潜遁。经鲍超歼於马踏石,馀为水师斩戮殆尽,并将刘沧琳验明支解枭示。”得旨嘉奖。布鲁斯亚国换约通商。辛酉,许俄人在库伦、恰克图通商。乙丑,钦天监奏八月初一日,日月合璧,五星联珠。得旨,不必宣付史馆。甲戌,贼陷浙江遂昌、松阳、永康。丙子,回匪扑扰喀什噶尔。诏景廉赴阿克苏防剿。丙戌,浙江官军克复长兴。

  秋七月丁亥,诏每年秋间王公致祭两陵,如遇山水涨发,可在途守候道路通时,即行前往。届期不到,由守护之贝勒、公等行礼。甲午,曾国藩奏收复安徽徽州。戊戌,予四川阵亡侍卫昭勇侯杨炘建祠。

  辛丑,上不豫。壬寅,上大渐,召王大臣承写朱谕,立皇长子为皇太子。癸卯,上崩於行宫,年三十一。十月,奉移梓宫至京。十二月,恭上尊谥。同治四年九月,葬定陵。

  论曰:文宗遭阳九之运,躬明夷之会。外强要盟,内孽竞作,奄忽一纪,遂无一日之安。而能任贤擢材,洞观肆应。赋民首杜烦苛,治军慎持驭索。辅弼充位,悉出庙算。乡使假年御宇,安有后来之伏患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