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十八 志三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6-08-31 23:06:30|

◎天文三

  日月五星恒星黄赤道十二次值宿昏旦中星

  日月五星自古言天之精者,知日月五星为浑象而已。近代西人制大远镜,测得诸曜形体及附近小星晕气各种,古今不同,就其著者录焉。

  日之面有小黑形,常运行二十八日满一周。月之面以日光正照显明景,偏照显黑景。其面有凹凸,故虽全明之中,亦有淡黑杂景。

  土星之体,彷彿卵形,旧测谓旁有两耳,今测近於赤道星面相逼甚窄,於远赤道所宕甚宽。旁有排定小星五点,最近第一星,约行二日弱;第二星行三日弱;第三星行四日半强;第四星略大,行十六日;第五星行八十日。俱旋行土星一周。

  木星之面,常有平行暗景,外有小星四点。第一星行一日七十三刻;第二星行三日五十三刻;第三星略大,行七日十六刻;第四星行十六日七十二刻。俱旋行木星一周。

  火星之面,内有无定黑景。

  金、水星俱借日为光,合朔弦望如月。

  恒星历象考成云:“恒星之名,见於春秋,而四仲中星及斗、牵牛、织女、参、昴、箕、毕、大火、农祥、龙尾、鸟帑、元驷、元鼋之属,散见於尚书、易、诗、左传、国语。至周礼春官冯相氏掌二十八星之位,而礼记月令、大戴礼夏小正稍具诸星见伏之节。盖古者敬天勤民,因时出政,皆以星为纪。秦炬之后,羲和旧术,无复可稽,其传者惟史记天官书,而所载简略。后汉张衡云:‘中外之官,常明者百有二十四,可名者三百二十,为星二千五百’,而其书不传。至三国时,太史令陈卓始列巫咸、甘、石三家所著星图,总二百八十三官,一千四百六十四星。隋丹元子作步天歌,叙三垣二十八宿,共一千四百六十七星,为观象之津梁,然尚未有各星经纬度数。自唐、宋而后,诸家以仪象考测,始有各星入宿去极度分,视古加密。

  “新法算书恒星图表,共星一千二百六十六,分为六等:第一等星一十七,第二等星五十七,第三等星一百八十五,第四等星三百八十九,第五等星三百二十三,第六等星二百九十五,外无名不入等者四百五十九。康熙壬子年钦天监新修仪象志,恒星亦分六等,而其数微异。第一等星一十六,第二等星六十八,第三等星二百零八,第四等星五百一十二,第五等星三百四十二,第六等星七百三十二,共计一千八百七十八。盖观星者以目之所能辨,因其相近,联缀成象而命之名。其微茫昏暗者,多不可考。故各家星官之数,多少不能画一。然列宿及诸大星,则古今中西如一辙也。”

  又云:“恒星行即古岁差也,古法俱谓恒星不动,而黄道西移;今谓黄道不动,而恒星东行。盖使恒星不动而黄道西移,则恒星之黄道经纬度宜每岁不同,而赤道经纬度宜终古不变。今测恒星之黄道经度,每岁东行,而纬度不变。至於赤道经度,则逐岁不同,而纬度尤甚。自星纪至鹑首六宫之星,在赤道南者,纬度古多而今渐少,在赤道北者反是。自鹑首至星纪六宫之星,在赤道南者,纬度古少而今渐多,在赤道北者反是。凡距赤道二十三度半以内之星,在赤道北者,可以过赤道南,在赤道南者,亦可以过赤道北,则恒星循黄道东行,而非黄道之西移明矣。新法算书载西人第谷以前,或云恒星百年而东行一度,或云七十馀年而东行一度,或云六十馀年而东行一度,随时修改,讫无定数,与古人屡改岁差相同。迨至第谷,方定恒星每岁东行五十一秒,约七十年有馀而行一度,而元郭守敬所定岁差之数亦为近之。至今一百四十馀年,验之於天,虽无差忒,但星行微渺,必历多年,其差乃见。然则第谷所定之数,亦未可泥为定率,惟随时测验,依天行以推其数可也。”

  仪象考成云:“康熙十三年,监臣南怀仁修仪象志,星名与古同者,总二百五十九座,一千一百二十九星,比步天歌少二十四座,三百三十五星。又於有名常数之外,增五百九十七星。又多近南极星二十三座,一百五十星。近年以来,累加测验,星官度数,仪象志尚多未合。又星之次第多不序顺,亦宜釐正。於是逐星测量,推其度数,观其形象,序其次第,著之於图。计三垣二十八宿,星名与古同者,总二百七十七座,一千三百一十九星,比仪象志多十八座,一百九十星,与步天歌为近。其尤与古合者,二十八宿次舍,自古皆觜宿在前,参宿在后,其以何星作距,古无明文。唐书云:‘古以参右肩为距’,失之太远。文献通考载宋两朝天文志云:‘觜三星,距西南星;参十星,距中星西一星。’西法,觜宿距中上星,参宿亦距中西一星。今按觜宿中上星在西南星前仅六分馀,而西南星小,中上星大,则以中上星作距可也。若参宿以中西一星作距星,则觜宿之黄道度已在参宿后一度馀,即赤道度亦在参宿后三十一分馀。今依次顺序,以参宿中三星之东一星作距星,则觜宿黄道度恒在参前一度弱,与觜前参后之序合。其馀诸座之星,皆以次顺序,无凌躐颠倒之弊。又於有名常数之外,增一千六百一十四星。近某座者即名某座增星,依次分註方位,以备稽考。其近南极星二十三座,一百五十星,中国所不见,仍依西测之旧。共计恒星三百座,三千八十三星。”

  黄赤道十二次值宿古者分十二次即节气,故冬至为丑中,春分为戌中,夏至为未中,秋分为辰中。后人则以中气,而冬至在星纪之初。古不知列宿循黄道东行,且不见有岁差,即以所在星象名其次,故奎、娄为降娄,房、心、尾为大火,后人悉仍其名,而星象之更则不论。积数千年,将所谓苍龙、玄武、白虎、朱雀之四象且易其方,然则十二次之名,存古意尔。今以康熙甲子年推定十二次初度所值宿,及乾隆甲子年改定十二次初度所值宿,并纪於左。

  康熙甲子年黄道十二次初度值宿:

  星纪箕三度一十分;

  元枵牵牛初度二十三分;

  娵訾危一度;

  降娄营室一十度五十七分;

  大梁娄初度二十七分;

  实沈昴五度一十二分;

  鹑首觜觿一十度三十八分;

  鹑火东井二十九度零五分;

  鹑尾七星七度零四分;

  寿星翼一十度三十七分;

  大火角一十度三十四分;

  析木房一度三十九分。

  康熙甲子年赤道十二次初度值宿:

  星纪箕三度三十九分;

  元枵南斗二十三度二十七分;

  娵訾危二度三十四分;

  降娄东壁初度四十二分;

  大梁娄五度四十二分;

  实沈昴八度四十分;

  鹑首觜觿一十度二十九分;

  鹑火东井二十九度;

  鹑尾张五度五十七分;

  寿星轸初度零二分;

  大火亢一度;

  析木房五度零三分。

  乾隆甲子年黄道十二次初度值宿:

  星纪箕二度一十九分一十三秒;

  元枵南斗二十三度二十四分一十八秒;

  娵訾危初度一十二分四十四秒;

  降娄营室一十度五分四十七秒;

  大梁奎一十一度八分五十二秒;

  实沈昴四度九分三十九秒;

  鹑首参八度五十五分一十五秒;

  鹑火东井二十八度一十六分五十秒;

  鹑尾七星六度一十七分一秒;

  寿星翼九度四十八分一十七秒;

  大火角九度四十三分三十九秒;

  析木房初度三十七分三十五秒。

  乾隆甲子年赤道十二次初度值宿:

  星纪箕二度四十分一十四秒;

  元枵南斗二十二度三十五分四十七秒;

  娵訾危一度五十分二十七秒;

  降娄营室一十七度零三十八秒;

  大梁娄四度五十二分三十三秒;

  实沈昴七度三十四分三秒;

  鹑首参八度一分五十五秒;

  鹑火井二十八度八分一十五秒;

  鹑尾张五度一十二分一秒;

  寿星翼一十八度八分三十一秒;

  大火亢初度一十分三十秒;

  析木房四度八分一十七秒。

  昏旦中星自虞书纪四仲昏中之星,而月令并举逐月昏旦。然虞书仲冬星昴,月令则昏中东壁,相去约二千年,中星相差四宿。虽由岁差之故,而古法疏略无度分,固难深论也。今以康熙壬子年所定恒星经纬度,推得雍正元年癸卯各节气昏旦中星列於志。若求乾隆九年甲子以后各节气昏旦中星,则当按乾隆甲子年改定恒星经纬度备推焉。

  春分系交节初日,后同。昏北河二中偏西四度三十四分。旦尾中偏东一度七分。因无当中之星,故用近中之星而纪其偏度。又星宿并用第一星,间有第一星距中太远而用馀星者,则纪其数,如北河二及参四氐四之类。

  清明昏七中星偏东五度十四分。旦帝座中偏东一度五十九分。

  穀雨昏轩辕十四中偏西四度五十九分。旦箕中偏东四度十三分。

  立夏昏五帝座中偏西三十二分。旦箕中偏西四度九分。

  小满昏角中偏东二度二十三分。旦南斗中偏西三度八分。

  芒种昏氐中偏东三度二十九分。旦河鼓二中偏东二度二十一分。

  夏至昏房中偏东二度八分。旦须女中偏东一度四十三分。

  小暑昏尾中偏西四十分。旦尾中偏东三度二十五分。

  大暑昏帝座中偏西三度二十五分。旦营室中偏西一度五十六分。

  立秋昏箕中偏西二度三十七分。旦土司空中偏东一度四十分。

  处暑昏南斗中偏西二十六分。旦娄中偏西一度四十六分。

  白露昏南斗中偏西八度三十二分。旦天囷中偏西四度四十一分。

  秋分昏河鼓二中偏东三十四分。旦毕中偏西三度七分

  寒露昏牵牛中偏西五十三分。旦参四中偏西十三分。

  霜降昏须女中偏西三度四十一分。旦天狼中偏西五度三十七分。

  立冬昏虚中偏西三度二十分。旦舆鬼中偏东一度二十七分。

  小雪昏北落师门中偏东五度四十一分。旦七星中偏西二度十六分。

  大雪昏营室中偏西五度五十七分。旦翼中偏东二度五十五分。

  冬至昏东壁中偏西四度二十六分。旦五帝座中偏西二度一分。

  小寒昏娄中偏东三度三十三分。旦角中偏东六度二十四分。

  大寒昏胃中偏西二度二十分。旦亢中偏东四度十八分。

  立春昏昴中偏西五度三十四分。旦氐中偏东一度二十八分。

  雨水昏参七中偏西四十五分。旦氐四中偏西二度三十二分。

  惊蛰昏东井中偏西三度六分。旦房中偏西二度四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