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十四 志五十九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6-09-08 21:55:56|

◎礼三吉礼三

  历代帝王陵庙传心殿先师孔子元圣周公关圣帝君

  文昌帝君祭纛祀炮京师群祀附五祀八蜡直省祭厉

  历代帝王庙顺治初,建都城西阜成门内,南乡,正中景德崇圣殿,九楹,东西二庑各七楹,燎炉各一。后为祭器库,前景德门。门外神库、神厨、宰牲亭、井亭、钟楼、斋所咸备。初,明祀历代帝王,元世祖入庙,辽、金诸帝不与焉。至是用礼臣言,以辽、金分统宋时天下,其太祖应庙祀。元启疆宇,功始太祖,礼合追崇。从祀诸臣,若辽耶律赫噜,金尼玛哈、斡里雅布,元穆呼哩、巴延,明徐达、刘基并入之。

  届日,大臣一人祭正殿,殿祀伏羲,神农,黄帝,少昊,颛顼,帝喾,唐尧,虞舜,夏禹,商汤,周武王,汉高祖、光武,唐太宗,宋、辽、金太祖、世宗,元太祖、世祖,明太祖,凡廿一帝,祀以太牢。分献官四人祭两庑,庑祀风后、力牧、皋陶、夔、龙、伯益、伯夷、伊尹、傅说、周公旦、召公奭、太公望、召虎、方叔、张良、萧何、曹参、陈平、周勃、邓禹、冯异、诸葛亮、房玄龄、杜如晦、李靖、郭子仪、李晟、张巡、许远、耶律赫噜、曹彬、潘美、张浚、韩世忠、岳飞、尼玛哈、斡里雅布、穆呼哩、巴延、徐达、刘基,凡功臣四十一,祀以少牢。

  十四年,圣祖躬祭,届时致斋毕,翼日昧爽,驾出西华门,至庙降,入幄次盥讫,入直殿就位上香。三皇位前,二跪六拜,奠帛、爵,读祝,俱初献时行。凡三献,分献官祀两庑如仪。遣官则衣朝服。王、公承祭,入景德左门,升左阶,位阶上,馀入右门,位阶下,俱三跪九拜,不饮酒、受胙,不陪祀。

  十七年,礼臣议言庙祀帝王,止及开创,应增守成令辟,并罢宋臣潘美、张浚祀,从之。於是增祀商中宗、高宗,周成王、康王,汉文帝,宋仁宗,明孝宗。而辽、金、元太祖皆罢祀。圣祖嗣服,以开创功复之。

  六十一年,谕:“帝王崇祀,代止一二君,或庙飨其臣子而不及其君父,是偏也。凡为天下主,除亡国暨无道被弑,悉当庙祀。有明国事,坏自万历、泰昌、天启三朝,神宗、光宗、憙宗不应崇祀,咎不在愍帝也。”於是廷臣议正殿增祀夏启、仲康、少康、杼、槐、芒、泄、不降、扃、廑、孔甲、皋、发,商太甲、沃丁、太庚、小甲、雍己、太戊、仲丁、外壬、河亶甲、祖乙、祖辛、沃甲、祖丁、南庚、阳甲、盘庚、小辛、小乙、武丁、祖庚、祖甲、廪辛、庚丁、太丁、帝乙,周成王、康王、昭王、穆王、共王、懿王、孝王、夷王、宣王、平王、桓王、庄王、僖王、惠王、襄王、顷王、匡王、定王、简王、灵王、景王、悼王、敬王、元王、贞定王、考王、威烈王、安王、烈王、显王、慎靓王,汉惠帝、文帝、景帝、武帝、昭帝、宣帝、元帝、成帝、哀帝、明帝、章帝、和帝、殇帝、安帝、顺帝、冲帝、桓帝、灵帝、昭烈帝,唐高祖、高宗、睿宗、玄宗、肃宗、代宗、德宗、顺宗、穆宗、文宗、武宗、宣宗、懿宗、僖宗,辽太宗、景宗、圣宗、兴宗、道宗,宋太宗、真宗、仁宗、英宗、神宗、哲宗、高宗、孝宗、光宗、宁宗、理宗、度宗、端宗,金太宗、章宗、宣宗,元太宗、定宗、宪宗、成宗、武宗、仁宗、泰定帝、文宗、宁宗,明成祖、仁宗、宣宗、英宗、景帝、宪宗、孝宗、武宗、世宗、穆宗、愍帝,凡百四十三位。其从祀功臣,增黄帝臣仓颉,商仲虺,周毕公高、吕侯、仲山甫、尹吉甫,汉刘章、魏相、丙吉、耿弇、马援、赵云,唐狄仁杰、宋璟、姚崇、李泌、陆贽、裴度,宋吕蒙正、李沆、寇准、王曾、范仲淹、富弼、韩琦、文彦博、司马光、李纲、赵鼎、文天祥,金呼噜,元博果密、托克托,明常遇春、李文忠、杨士奇、杨荣、于谦、李贤、刘大夏,凡四十人。是岁,世宗御极,依议行,增置神主,为文鑱之石。

  乾隆元年,谥明建文帝曰恭闵惠皇帝,庙祀之,位次太祖。复定帝王庙鹿脯、鹿醢,增鹿一,两庑易醓醢,增豕一。十四年,以唐、虞五臣唯契未祀,乃建殿成汤庙后,有司致飨,如孔庙崇圣祠制。初,帝王庙正殿用青绿琉璃瓦,至十八年重修,改覆黄瓦。

  四十九年,谕廷臣:“曩时皇祖敕议增祀,圣训至公,而陈议者未能曲体,乃列辽、金二朝,而遗东西晋、元魏、前后五代。谓南北朝偏安,则辽、金亦未奄有中夏。即两晋诸代,因篡而斥,不知三国正统,本在昭烈。至司马氏以还,南朝神器数易,宋武帝手移晋祚,篡夺无所逃罪,其他祖宗得国不正,子孙但能守成,即为中主。且蜀汉至初唐不乏贤君,安可阙略!洎朱温以下,或起寇窃,或为叛臣,五十馀年,国统不绝如线。周世宗藉馀业,扩疆宇,卓然可称,而斥摈弗列,此数百年间,祀典阒如,又岂千秋公论?他若元魏雄据河北,太武、道武,胥勤治理,并宜表章。昔杨维桢著正统辨,谓正统在宋不在辽、金、元,其说甚当。今通礼祀辽、金,黜两晋诸代,使后世疑本朝区分南北,非礼意也。明神、憙二宗,法纪坠失,愍帝嗣统,事无可为,虽国覆身殉,未可以荒淫例。皇祖彻神、憙,祀愍帝,具见大公。乃议者因复推祀桓、灵,亦思汉之所由亡乎?其再详议。”寻议增祀两晋、元魏、前后五代各帝王,并以唐宪宗平乱,金哀宗殉国,亦宜列祀。允行。

  同治四年,以散宜生配飨,位次毕公高。高允配飨,位次赵云。

  陵寝之祭,太宗征明,至燕京,即遣贝勒阿巴泰等赴金太祖、世宗陵致祭。顺治建元,礼葬明崇祯帝、后,复诏明十二陵絜禋祀,禁樵牧,给地亩,置司香官及陵户。岁时祭品,户部设之。明年,定春、秋仲日致祭,遣官行。六年,定明陵仍设太监,并置房山、金陵陵户。

  八年,定帝王陵寝祀典,淮宁伏羲,滑县颛顼、帝喾,内黄商中宗,西华商高宗,孟津汉光武,郑周世宗,巩宋太祖、太宗、真宗、仁宗,赵城女娲,荣河商汤,曲阜少昊,东平唐尧,中都轩辕,咸阳周文、武、成、康,泾阳汉高祖、唐宣宗,咸宁汉文帝,长安宣帝,富平后魏孝文帝,三原唐高祖,醴泉太宗,蒲城宪宗,酃神农,宁远虞舜,会稽夏禹,江宁明太祖,广宁辽太祖,房山金太祖、世宗,宛平元太祖、世祖,昌平明宣宗、孝宗、世宗,各就地飨殿行之,或因陵寝筑坛,惟元陵望祭。十六年,幸畿辅,亲酹崇祯帝陵,谥曰庄烈愍皇帝。

  凡巡幸所莅,皆祭陵、庙,有大庆典,祭告亦如之。康熙二十一年,滇乱平,遣官致祭,颁册文、香、帛,给黄伞一,御仗、龙纛各二,凡成武功,皆祭如典。二十三年,南巡,道江宁,诣明太祖陵,拜奠。谕有司巡察,守陵人防护。越五年,巡会稽,祭禹陵,祝文书御名,行三跪九拜礼。跸江宁,祭明太祖陵,如祀禹仪。凡时巡祭帝王陵寝,仪同祭庙,率二跪六拜,兹盖殊典云。三十八年,复南巡,见明太祖陵圮剥,诏依周封杞、宋例,授明裔一官,俾世守弗替。四十二年,西巡,遣祭女娲氏陵,幸陕,遣祭所经诸陵,惟祀周文、武祝文书御名,尊圣也。

  六十一年,遗谕,言:“明太祖起布衣,统方夏,驾轶汉、唐、宋诸君。末叶灾荒,臣工内讧,寇盗外起,以致社稷颠覆。考其嗣主,未有荒坠显迹,盖亦历数使然。且其制度规模,我朝多所依据。允宜甄访支派,量授爵秩,俾奉春秋飨祀。”世宗缵绪,遂授朱之琏一等侯世袭,往江宁、昌平致祭,自是岁举以为常。

  帝尧陵向有二:一在平阳,一在濮州。濮州东南穀林,古雷泽也。乾隆元年,修葺釐正,定穀林为旧址,平阳时奠如故。并修神农、虞舜陵庙,置陵户典守。十一年,以陕西古建都地,帝王陵墓多,命疆吏考其不载会典者,所在令有司防护。十三年,车驾幸曲阜,奠少昊陵,嗣是东巡皆躬祭。十六年,选姒氏子姓一人,授世袭八品官,奉祀禹陵。赵城女娲陵,庙中故有塑像,帝斥其黩慢,彻之,改立神位,禁私祷。

  十八年,谒泰陵,礼毕,诣房山祭金太祖陵,赉其裔完颜氏官爵、币帛。

  二十六年,定帝王陵寝与岳镇海渎、先师阙里皆遣官行。四十一年,礼臣言:“尧陵见正史者,两汉地理志云:‘济阴郡成阳有尧冢灵台。’刘向传称‘葬济阴’。晋地理志:‘成阳舜所渔,尧冢在西。’宋史礼志:‘在濮州雷泽东穀林山。’吕氏春秋,帝王世纪,水经注所引述征记,括地志,太平寰宇记,路史,集古录诸说,皆与正史符。后汉元和以来,祀典并於其地行。明洪武虽改祀东平,而隶鲁境则一。乾隆初,定穀林为尧陵,稽古正讹,万世可守。嗣后祭告,率由旧章。其平阳一陵,有司祀之,如东平例。”

  已,大理寺卿尹嘉铨请罢明宣宗、世宗二陵祭告,廷议以为:“宣宗有善政,不应以一二事生訾议,唯世宗戮忠亲佞,实与史合,应停飨祀。”从之。

  四十九年,南巡至江宁,祭明太祖陵,礼臣具仪上,三奠酒,每奠一拜。帝命用祀少昊陵例,二跪六拜,不必奠酒,著为令。

  五十年,幸汤山,道昌平,亲酹明成祖陵,缮葺之,仍建定陵飨殿,并复世宗祀事。

  嘉庆元年,罢遣官,敕各省副都统、总兵官举行。九年,谒东陵,道盘山,阅明陵。故事,往长陵奠醊,遣王大臣致奠馀陵。是日仁宗躬诣,三奠毕,乃三拜。

  望祭元太祖、世祖陵,向在德胜门外,位畅春园、圆明园南,帝以为乖制。命嗣后行庆典,改於清河以北、昌平以南择地行礼。

  道光十六年,定明陵春秋致祭,由袭侯往行,馀以其族官品峻者摄之,或遣散秩大臣,为永制。

  光绪七年,谕禁开垦明陵旁近地亩。

  传心殿顺治十四年,沿明制举经筵,祭先师孔子弘德殿。康熙十年续举,遣官告祭。二十四年,规建传心殿,位文华殿东。正中祀皇师伏羲、神农、轩辕,帝师尧、舜,王师禹、汤、文、武,南乡。东周公,西孔子。祭器视帝王庙。岁御经筵,前期遣大学士祗告。祭传心殿自此始。

  明年,帝将御经筵,诏言:“先圣、先师,传道垂统,炳若日星。朕远承心学,效法不已,渐近自然。施之政教,庶不与圣贤相悖,其躬诣行礼。”祀日具香烛,鉶一,笾、豆各二,奠帛、爵,读祝,以祭。帝御衮服,行二跪六拜礼。太子春秋会讲,亦先祭告焉。月朔望遣太常卿供酒果上香。雍正四年,定本日行祗告礼,自是以为常。

  乾隆六年,亲祭传心殿,六十年归政,再行之。历仁宗、宣宗、文宗,并亲诣祗告,后不复行。经筵仪制,别详嘉礼。

  至圣先师孔子崇德元年,建庙盛京,遣大学士范文程致祭。奉颜子、曾子、子思、孟子配。定春秋二仲上丁行释奠礼。世祖定大原,以京师国子监为大学,立文庙。制方,南乡。西持敬门,西乡。前大成门,内列戟二十四,石鼓十,东西舍各十一楹,北乡。大成殿七楹,陛三出,两庑各十九楹,东西列舍如门内,南乡。启圣祠正殿五楹,两庑各三楹,燎炉、瘗坎、神库、神厨、宰牲亭、井亭皆如制。

  顺治二年,定称大成至圣文宣先师孔子,春秋上丁,遣大学士一人行祭,翰林官二人分献,祭酒祭启圣祠,以先贤、先儒配飨从祀。有故,改用次丁或下丁。月朔,祭酒释菜,设酒、芹、枣、栗。先师四配三献,十哲两庑,监丞等分献。望日,司业上香。

  正中祀先师孔子,南乡。四配:复圣颜子,宗圣曾子,述圣子思子,亚圣孟子。十哲:闵子损、冉子雍、端木子赐、仲子由、卜子商、冉子耕、宰子予、冉子求、言子偃、颛孙子师,俱东西乡。西庑从祀:先贤澹台灭明、宓不齐、原宪、公冶长、南宫适、公晳哀、商瞿、高柴、漆雕开、樊须、司马耕、商泽、有若、梁鳣、巫马施、冉孺、颜辛、伯虔、曹血阝、冉季、公孙龙、漆雕徒文、秦商、漆雕哆、颜高、公西赤、壤驷赤、任不齐、石作蜀、公良孺、公夏首、公肩定、后处、鄡单、奚容蒧、罕父黑、颜祖、荣旗、句井疆、左人郢、秦祖、郑国、县成、原亢、公祖句兹、廉洁、燕伋、叔仲会、乐欬、公西舆如、狄黑、邽巽、孔忠、陈亢、公西蒧、琴张、颜之仆、步叔乘、施之常、秦非、申枨、颜哙、左丘明、周敦颐、张载、程颢、程颐、邵雍、朱熹,凡六十九人;先儒公羊高、穀梁赤、伏胜、孔安国、毛苌、后苍、高堂生、董仲舒、王通、杜子春、韩愈、司马光、欧阳修、胡安国、杨时、吕祖谦、罗从彦、蔡沈、李侗、陆九渊、张栻、许衡、真德秀、王守仁、陈献章、薛瑄、胡居仁,凡二十八人。

  启圣祠,启圣公位正中,南乡。配位:先贤颜无繇、曾点、孔鲤、孟孙氏,东西乡。两庑从祀:先儒周辅成、程珦、蔡元定、朱松。

  九年,世祖视学,释奠先师,王、公、百官,斋戒陪祀。前期,衍圣公率孔、颜、曾、孟、仲五氏世袭五经博士,孔氏族五人,颜、曾、孟、仲族各二人,赴都。暨五氏子孙居京秩者咸与祭。是岁授孔氏南宗博士一人,奉西安祀。

  十四年,给事中张文光言:“追王固诬圣,而‘大成文宣’四字,亦不足以尽圣,宜改题‘至圣先师’。”从之。康熙六年,颁太学中和韶乐。二十二年,御书“万世师表”额悬大成殿,并颁直省学宫。二十六年,御制孔子赞序、颜曾思孟四赞鑱之石。揭其文颁直省。

  五十一年,以朱子昌明圣学,升跻十哲,位次卜子。寻命宋儒范仲淹从祀。

  雍正元年,诏追封孔子五代王爵,於是锡木金父公曰肇圣,祈父公曰裕圣,防叔公曰诒圣,伯夏公曰昌圣,叔梁公曰启圣,更启圣祠曰崇圣。肇圣位中,裕圣左,诒圣右,昌圣次左,启圣次右,俱南乡。配飨从祀如故。

  二年,视学释奠,世宗以祔飨庙庭诸贤,有先罢宜复,或旧阙宜增,与孰应祔祀崇圣祠者,命廷臣考议。议上,帝曰:“戴圣、何休非纯儒,郑众、卢植、服虔、范甯守一家言,视郑康成淳质深通者有间,其他诸儒是否允协,应再确议。”复议上。於是复祀者六人:曰林放、蘧瑗、秦冉、颜何、郑康成、范甯。增祀者二十人:曰孔子弟子县亶、牧皮,孟子弟子乐正子、公都子、万章、公孙丑,汉诸葛亮,宋尹焞、魏了翁、黄幹、陈淳、何基、王柏、赵复,元金履祥、许谦、陈澔,明罗钦顺、蔡清,国朝陆陇其。入崇圣祠者一人,宋横渠张子迪。

  寻命避先师讳,加“邑”为“邱”,地名读如期音,惟“圜丘”字不改。

  四年八月仲丁,世宗亲诣释奠。初,春秋二祀无亲祭制,至是始定。牺牲、笾豆视丁祭,行礼二跪六拜,奠帛献爵,改立为跪,仍读祝,不饮福、受胙。尚书分献四配,侍郎分献十一哲两庑。明年,定八月二十七日先师诞辰,官民军士,致斋一日,以为常。又明年,御书“生民未有”额,颁悬如故事。十一年,定亲祭仪,香案前三上香。

  乾隆二年,谕易大成殿及门黄瓦,崇圣祠绿瓦。复元儒吴澄祀。三年,升有子若为十二哲,位次卜子商。移朱子次颛孙子师。

  是岁上丁,帝亲视学释奠,严驾出,至庙门外降舆。入中门,俟大次,出盥讫,入大成中门,升阶,三上香,行二跪六拜礼。有司以次奠献。正殿,分献官升东、西阶,入左、右门,诣四配、十二哲位前,两庑分献官分诣先贤、先儒位前,上香奠献毕,帝三拜,亚献、终献如初。释奠用三献始此。其祭崇圣祠,拜位在阶下,承祭官升东阶,入左门,诣肇圣王位前上香毕,分献官升东、西阶,入左、右门,分诣配位及两庑从位前上香,三跪九拜。奠帛、读祝,初献时行。凡三献,礼毕。自是为恒式。

  十八年,改正太学丁祭牲品,依阙里例用少牢,十二哲东西各一案,两庑各三案。崇圣祠四配,两庑东西各一案,十二哲位各一帛,东西共二篚。其分献,正殿东西,翰林官各奠三爵;西庑国子监四人,共奠三爵;十二哲两庑奉爵用肄业诸生。定两庑位序,按史传年代先后之。

  三十三年,葺文庙成,增大门“先师庙”额,正殿及门曰“大成”,帝亲书榜,制碑记。选内府尊彝中十器,凡牺尊、雷文壶、子爵、内言卣、康侯爵、鼎盟簋、雷纹觚、召仲簋、素洗、牺首罍各一,颁之成均。

  五十年,新建辟雍成,亲临讲学,释奠如故。嘉庆中,两举临雍仪。

  道光二年诏刘宗周,三年汤斌,五年黄道周,六年陆贽、吕坤,八年孙奇逢,从祀先儒。八年,湖北学政王赠芳请祀陈良,帝以言行无可考,寝其议。未几,御史牛鉴以李颙请,部议谓然,帝斥之。十六年,诏祀孔子不得与佛、老同庙。是后复以宋臣文天祥、宋儒谢良佐侑飨云。咸丰初,增先贤公明仪,宋臣李纲、韩琦侑飨。

  三年二月上丁,行释菜礼,越六日,临雍讲学,自圣贤后裔,以至太学诸生,圜桥而听者云集。

  七年,增圣兄孟皮从祀崇圣祠,先贤公孙侨从祀圣庙,宋臣陆秀夫、明儒曹端并入之。

  十年,用礼臣言,从祀盛典,以阐圣学、传道统为断。馀各视其所行,分入忠义、名宦、乡贤。至名臣硕辅,已配飨帝王庙者,毋再滋议。同治二年,御史刘毓楠以祔祀新章过严,如宋儒黄震辈均不得预,恐酿人心风俗之忧,帝责其迂谬。

  是岁鲁人毛亨,明吕棻、方孝孺并侑飨。於是更订增祀位次,各按时代为序。乃定公羊高、伏胜、毛亨、孔安国、后苍、郑康成、范甯、陆贽、范仲淹、欧阳脩、司马光、谢良佐、罗从彦、李纲、张栻、陆九渊、陈淳、真德秀、何基、文天祥、赵复、金履祥、陈澔、方孝孺、薛瑄、胡居仁、罗钦顺、吕棻、刘宗周、孙奇逢、陆陇其列东庑,穀梁赤、高堂生、董仲舒、毛苌、杜子春、诸葛亮、王通、韩愈、胡瑗、韩琦、杨时、尹焞、胡安国、李侗、吕祖谦、黄幹、蔡沈、魏了翁、王柏、陆秀夫、许衡、吴澄、许谦、曹端、陈献章、蔡清、王守仁、吕坤、黄道周、汤斌列西庑,并绘图颁各省。七年,以宋臣袁燮、先儒张履祥从祀。光绪初元,增入先儒陆世仪。自是汉儒许慎、河间献王刘德,先儒张伯行,宋儒辅广、游酢、吕大临并祀焉。

  二十年仲秋上丁,亲诣释奠,仍用饮福、受胙仪。

  三十二年冬十二月,升为大祀。先师祀典,自明成化、弘治间,已定八佾,十二笾、豆。嘉靖九年,用张璁议,始釐为中祀。康熙时,祭酒王士禛尝请酌采成、弘制,议久未行。至是命礼臣具仪上,奏言:“孔子德参两大,道冠百王。自汉至明,典多缺略。我圣祖释奠阙里,三跪九拜,曲柄黄盖,留供庙庭。世宗临雍,止称诣学。案前上香、奠帛、献爵,跪而不立。黄瓦饰庙,五代封王。圣诞致斋,圣讳敬避。高宗释奠,均法圣祖,躬行三献,垂为常仪。崇德报功,远轶前代。已隐寓升大祀至意。世宗谕言:‘尧舜禹汤文武之道,赖孔子以不坠。鲁论一书,尤切日用,能使万世伦纪明,名分辨,人心正,风俗端,此所以为生民未有也。’圣训煌煌,后先一揆。近虽学派纷歧,而显示钦崇,自足收经正民兴巨效。”疏上,於是文庙改覆黄瓦,乐用八佾,增武舞,释奠躬诣,有事遣亲王代,分献四配用大学士,十二哲两庑用尚书。祀日入大成左门,升阶入殿左门,行三跪九拜礼。上香,奠帛、爵俱跪。三献俱亲行。出亦如之。遣代则四配用尚书,馀用侍郎,出入自右门,不饮福、受胙。崇圣祠本改亲王承祭,若代释奠,则以大学士为之。分献配位用侍郎,西庑用内阁学士。馀如故。三十四年,定文庙九楹三阶五陛制。

  御史赵启霖请以王夫之、黄宗羲、顾炎武从祀。下部议。先是署礼部侍郎郭嵩焘、湖北学政孔祥霖请夫之从祀,江西学政陈宝琛请宗羲、炎武从祀,并被驳。至是部议谓:“三人生当明季,毅然以穷经为天下倡,德性问学,尊道并行,第夫之黄书,原极诸篇,讬旨春秋;宗羲明夷待访录,原君、原臣诸篇,取义孟子,似近偏激。惟炎武醇乎其醇,应允炎武从祀,夫之、宗羲候裁定。”帝命并祀之。

  阙里文庙,有事祭告,具前祭告篇。春、秋致祭同太学。康熙中,圣祖东巡亲祭,礼部具仪。驻跸次日,帝服龙衮,行在仪仗具陈,行礼二跪六拜,配位、十哲、两庑、启圣祠,皆遣官分献。扈从诸臣,文官知府、武官副将以上,衍圣公暨各氏子孙在职者,咸陪祀。圣心犹未安,命更议。寻定迎神、送神俱三跪九拜,惟乐章与国学小异,可令太常司乐及乐舞生先往肄习。帝亲制祝文。祀日诣庙,至奎文阁前降辇,如斋所小憩,自大次出,入大成门,登殿释奠毕,御诗礼堂讲书。礼成,周视庙庭车服、礼器。更常服,驾如孔林,跪奠酒,三爵,三拜,赐衍圣公以下银币有差。留曲柄黄盖陈庙庭。扩孔林地亩,蠲其税。建庙碑,御书文鑱石。又建子思子庙,仿颜、曾、孟三庙制。

  三十二年,修文庙成,皇子往祭,行礼杏坛。雍正二年,曲阜庙灾,遣官诣阙里祭慰,敕大臣重建,并令阙里司乐遣人赴太常习乐舞,冠服悉准太学式为之。八年,庙成,黄瓦画栋,悉仿宫殿制。凡登、簋、簠、鉶、笾、豆、尊、爵,颁自上方。勒碑如故事。特诏皇五子往祭。

  乾隆八年,定阙里圣庙乐章。二十三年,东巡亲祭如往制。遣大臣祭颜、曾、思、孟专庙。勒御制四贤赞於石。其盛京学宫所需乐器,乾隆中始敕府尹遵皇朝礼器图造作,镈钟、特磬,制出内廷,特颁太学暨各省学宫,并令府丞选佾生精音律者送太常习舞。厥后以热河为时巡所,黉序肇兴,定大成殿龛案如太学式,祭器、乐器亦如之。

  至各省府、州、县释奠,以所在印官承祭,礼如太学,顺治初行之。雍正五年,定制各省督、抚、学政上丁率属致祭。学政莅试时,先至文庙行礼,府、州、县官率属於治所文庙行。乾隆六年,敕直省学宫设先贤、先儒神位。同治初,颁从祀先儒位次图。光绪末,升大祀,各省文庙规制、礼器、乐舞暨崇圣祠祭品,并视太学,礼节悉从旧。

  元圣周公顺治十七年,给事中黏本盛奏请文庙后别立传圣祠。下部议,礼臣言:“祭祀周公,向在太学。至唐显庆间,以公制礼作乐,功侔帝王,就飨儒宫,欲尊反贬。始定配飨帝王庙,既不与孔子并祭太学,乃反立传圣祠於其后,殊失尊崇本意也。”事遂寝。康熙二十三年,圣祖祀阙里,诏言:“周公古大圣人,制礼作乐,垂法万世,庙在曲阜,应行致祭。”乃遣亲王及礼部尚书往焉。亲制祝文。祭礼,三献。祭品:羊一、豕一、果五盘、尊一、爵三,敕有司治办。明年,授东野氏一人博士,奉祀祠庙。二十六年,御书周公庙碑文,依文庙式,勒之贞珉。乾隆十二年,东巡,增登一,鉶二,簋、簠各二,笾、豆各八,遣亲王一人行礼。其祀配飨鲁公,遣礼部尚书行。明年,幸曲阜,亲诣上香,一跪三拜。自是东巡亲诣以为常。四十三年,依孔氏南宗例,置当阳博士,奉祀陵墓。

  关圣帝君清初都盛京,建庙地载门外,赐额“义高千古”。世祖入关,复建庙地安门外,岁以五月十三日致祭。顺治九年,敕封忠义神武关圣大帝。雍正三年,追封三代公爵,曾祖曰光昭,祖曰裕昌,父曰成忠,供后殿。增春、秋二祭。洛阳、解州后裔并授五经博士,世袭承祀。寻定春、秋祀仪,前殿大臣承祭,后殿以太常长官。届日质明,大臣朝服入庙左门,升阶就拜位,上香,行三跪九拜礼。三献,不饮福、受胙。祭后殿二跪六拜。十一年,增当阳博士一人奉冢祀。

  乾隆三十三年,以壮缪原谥,未孚定论,更命神勇,加号灵佑。殿及大门,易绿瓦为黄。四十一年,诏言:“关帝力扶炎汉,志节懔然,陈寿撰志,多存私见。正史存谥,犹寓讥评,曷由传信?今方录四库书,改曰忠义。武英殿可刊此旨传末,用彰大公。”嘉庆十八年,以林清扰禁城,灵显翊卫,命皇子报祀如仪,加封仁勇。道光中,加威显。咸丰二年,加护国。明年,加保民。於是跻列中祀,行礼三跪九叩,乐六奏,舞八佾,如帝王庙仪。五月告祭,承祭官前一日斋,不作乐,不彻馔,供鹿、兔、果、酒。旋追封三代王爵,祭品视崇圣祠。加精诚绥靖封号,御书“万世人极”额,摹勒颁行。同治九年,加号翊赞。光绪五年,加号宣德。

  直省关帝庙亦一岁三祭,用太牢。先期承祭官致斋,不理刑名,前殿印官,后殿丞、史,陈设礼仪,略如京师。

  文昌帝君明成化间,因元祠重建。在京师地安门外,久圮。嘉庆五年,潼江寇平,初寇闚梓潼,望见祠山旗帜,卻退。至是御书“化成耆定”额,用彰异绩。发中帑重新祠宇,明年夏告成,仁宗躬谒九拜,诏称:“帝君主持文运,崇圣辟邪,海内尊奉,与关圣同,允宜列入祀典。”於是大学士朱珪撰碑记,略言:“文昌星载天官书,所谓‘斗魁六星,戴匡曰文昌宫’是也。尚书‘禋六宗’,孔疏引郑玄云:‘皆天神,司中、司命,文昌第五、第四星也。’周礼大宗伯:‘以槱燎祀司中、司命。’郑注谓文昌星。然则文昌之祀,始有虞,著周礼,汉、晋且配郊祀。元命苞云:‘上将建威武,次将正左右,贵相理文绪,司禄赏功进士。’是爵禄、科举职司久矣。又言帝君周初为张仲,孝友显化,隋、唐为王通,徵李商隐张亚子庙诗,读孙樵祭梓潼神君文,化书:唐开元命为左丞,通考:僖宗封为济顺王,宋真宗改号英显,哲宗加封辅元开化文昌司禄帝君,元加号宏仁,盖可考见云。”礼官遂定议。

  岁春祭以二月初三诞日,秋祭,仲秋诹吉将事,遣大臣往。前殿供正神,后殿则祀其先世,祀典如关帝。咸丰六年,跻中祀,礼臣请崇殿阶,拓规制,遣王承祭,后殿以太常长官亲诣,二跪六拜,乐六奏,文舞八佾,允行。直省文昌庙有司以时飨祀,无祠庙者,设位公所祭之。毕,彻位随祝帛送燎。

  旗纛之祭天命十年,定沈阳,还军扈浑河,刲牛祭纛。天聪元年征朝鲜,明年凯旋,并立纛拜天。自是出征班师祭纛以为常,时旗纛附祀关帝庙也。世祖入关后,始行望祭。

  凡亲征诹吉启行,先於堂子内门外建御营黄龙大纛,按翼分设八旗大纛、火器营大纛各八,列其后,并北乡。帝御戎服佩刀,出宫乘骑,入堂子街门降。圜殿礼毕,出内门致礼纛神,率从征将士三跪九拜,不赞。礼成乐作,銮驾启行,领侍卫内大臣、司纛侍卫率亲军举纛从。

  凯旋致祭,届日陈法驾卤簿,自郊外五里讫堂子门外。驾至郊,降舆拜纛如仪。命将出师亦如之。圣祖征噶尔丹凯旋,翼日为坛安定门外,致祭随营旗纛,用太牢,始遣大臣行礼。雍正初,定三年一祭。

  凡旗纛皆庋内府,祭则设之。各省祭旗纛,则遣武官戎服行礼焉。

  炮位之祭,天聪五年,造红衣炮,镌曰天佑助威大将军,遂携以毁于子章台,克大凌河,行军携红衣炮始此。

  厥后敕汉军赍炮进关。世祖奠鼎燕京,定制以岁季秋朔,陈炮位卢沟桥沙锅村,席地为坛,西乡,以八旗汉军都统将事。分旗翼列,用果品、少牢。届时先镶黄旗炮位,都统御补服,上香,三跪九拜,三献,读祝。馀七炮位亦如之。副都统以次陪祀。圣祖凯旋,设坛德胜门外,祭品如祭纛。世宗亦定三年一祭。

  乾隆十四年,满洲火器营始祭八旗子母炮神,总统承祭,如汉军祀炮仪。其后定满洲祀炮依汉军例,季秋赴卢沟桥演炮,即以其日祭焉。三十年,祀炮始用祝版,并专设祭器。

  群祀先医,初沿明旧,致祭太医院景惠殿,岁仲春上甲,遣官行礼。祀三皇,中伏羲,左神农,右黄帝。四配:句芒、风后、祝融、力牧。东庑僦贷季、岐伯、伯高、少师、雷公、伊尹、淳于意、华陀、皇甫谧、巢元方、韦慈藏、钱乙、刘完素、李果十四人,西则鬼臾区、俞跗、少俞、桐君、马师皇、扁鹊、张机、王叔和、葛洪、孙思邈、王冰、朱肱、张元素、朱彦修十四人。礼部尚书承祭。两庑分献,以太医院官。礼用三跪九拜。三献。雍正中,命太医院官咸致斋陪祀。

  都城隍庙有二,旧沈阳城隍庙,自元讫明,祀典勿替。清初建都后,升为都城隍庙,有司以时致祭。其在燕京者,建庙宣武门内。顺治八年仲秋,遣太常卿致祭,岁以为常。用太牢,礼献如祀先医。万寿节遣祭,加果品。雍正中,改遣大臣,嗣复命亲王行礼。禁城城隍庙建城西北隅。皇城城隍庙建西安门内,曰永佑宫,万寿节或季秋,遣内府大臣承祭,用少牢。

  北极佑圣真君庙,建地安门外日中坊桥东,曰灵明显佑宫。顺治中,定制万寿节遣官祭,后改遣大臣。设果盘五、饼饵盘十五、茶盏三、行礼三跪九拜。

  火神庙,建日中坊桥西。康熙初,定岁六月二十三日遣太常卿祭,后改遣大臣。用少牢。雍正中,改太牢。帛初用白,乾隆中改用赤。馀如祀北极仪。

  东岳庙,在朝阳门外,岁祭以万寿节。

  龙神之祭,黑龙潭庙建西北金山巅,圣祖、世宗亲制碑记。乾隆五年,锡号“昭灵沛泽”。玉泉山庙,九年锡号“惠济慈佑”。昆明湖祠,旧曰广润灵雨祠,锡号“安佑普济”,嘉庆中,加“沛泽广生”。京畿旱,帝亲祷黑龙潭庙。乾隆四十六年,锡号“昭灵广济”。嘉庆间,始列祀典,遣散秩大臣往祭惠济祠。河神庙建绮春园内,祀天后、龙神、河神,并春、秋致祭,遣圆明园大臣将事。仪品俱视都城隍庙。

  其祀之无定时、定所,及有司以时专祭者,后土司工之神,顺治初制,凡大兴作,因其方筑左右坛,建采棚,遣官往祭,用少牢饼果。若大工迎吻,祭琉璃窑神暨各门神,如祭司工礼。咸丰间,锡号圆明园春雨轩司工神曰昭休敷禧真君,土母曰夫人。命内府大臣春、秋奉祀。司机神,顺治季年设织造局,始行祭告,礼部长官主之。司仓神,通州三仓,旧惟西仓有祠。京内七仓,惟右翼兴平仓有祠,雍正间重葺。繇是左翼置庙海运仓。京外五仓,置庙储济仓,并立神位。仓场侍郎承祭,用少牢、果品,仓监督陪祀,二跪六拜。诸祭将事以黎明,与祭者咸朝服,此其大凡也。至特旨建祠京师者,具见后简。

  若夫直省御灾捍患有功德於民者,则锡封号,建专祠,所在有司秩祀如典。

  世祖朝,宿迁祀河神宋谢绪。

  圣祖朝,成都祀诸葛亮;福建暨各省祀天后宋林氏女。

  世宗朝,各省祀猛将军元刘承忠。先是直隶总督李维钧奏:“蝗灾,土人祷猛将军庙,患辄除。”於是下各省立庙祀。已,两江总督查弼纳亦言:“猛将军庙祀所在无蝗害,无庙处皆为灾。”被诃责。诏言:“水旱蝗灾,疆吏当修省,勿专事祈祷。”钱塘祀伍员,封英卫公;临安祀钱镠,封诚应王;萧山祀宋张夏,封静安公;绍兴祀明知府汤绍忠,封宁江伯,后司事莫龙附焉;汶上祀明尚书宋礼,封宁漕公,老人白英封永济神附焉;灌县祀秦蜀守李冰,封敷泽兴济通裕王,子二郎,为承绩广惠英显王;德清祀元戴继元,封保济显佑侯;徐闻祀故水师副将江启龙,封英佑骁骑将军,后附祀张瑜,锡号“襄靖普佑”;江南山阳祀唐许远,封威灵显佑王;浮梁祀张巡,锡号“显佑安澜”。

  高宗朝,陈留祀河神守才,后建庙江南,曰灵佑观;清河祀明张襄,封彰灵卫漕将军;广西祀蜀将武当,封显佑英济广福王;滨河各县祀故河督朱之锡,封助顺永宁侯。

  仁宗朝,追封天后父积庆公,母曰夫人;永绥镇筸祀宋杨灏,封宣威助顺靖远侯;芜湖祀蜀汉孙夫人;曹县祀张桓侯飞、赵将军云;江南山阳祀湖神谭氏,封昭灵显佑水府都君;南昌祀旌阳令许逊,封灵感普济神;直省祀纯阳演正警化孚佑帝君唐吕岩;仁和祀孚顺侯宋蒋崇仁,弟孚惠侯崇义、孚佑侯崇信;会稽祀汉曹娥,封福应夫人;慈谿祀天井潭神宋刘扬祖;义乌祀明漕运总管陈道兴;都昌左蠡镇祀元将军长兴;湖州、苏州祀太湖神明王天英;高邮祀露筋祠神;淮扬运河厅祀康泽灵应侯宋耿裕德;汉城祀窦孝妇;钱塘祀金华将军五代曹杲。

  宣宗朝,翁源祀元詹姓三神,并封侯。建德祀故知府王光鼎;浙江新城祀宣灵王周雄;黔阳祀殉难知县周文煜;鄞县祀滨江灵庙神宋晁说之,封孚惠侯;白鹤山庙神唐任侗;茅山庙神张仁皓;长沙祀元李育万,封广济李真人;莆田祀宋长乐钱氏室女;萧山祀江塘神元杨伯远妻王氏;又祀唐董戈管、张实、张耀、张圣,宋卢万,故知县贾国桢、姚文熊;浙江祀太湖神晋张贲;邹溪庙神宋裴肃;仁和祀宋施全为兴福庙神;奉化祀元马称德为进林庙神;滕县祀明冯克利为三界庙神;慈谿祀汉张竟暨子齐芳;杭州祀灵感广大观音大士,加封慈济;郫县祀古蜀王杜宇,开明;绵州祀汉蒋琬;新宁祀宋陈仲真;钦州祀故副将景懋;永定河、张秋镇并祀九龙陈将军;福建归化祀福顺夫人莘氏。

  文宗朝,临清、东昌、河南正阳关并祀金龙四大王,靖远、镇远、绥远三侯,俱晋王爵;永城祀观音大士、孚佑帝君;潮阳及江南高堰祀显佑安南神;潮阳祀威显灵佑王;广东祀明石康令罗神;长沙祀晋陶淡暨侄烜,并号陶真人;桂平祀孚应惠济王宋甘佃;连江祀崇福昭惠慈济夫人唐陈昌女,孚济将军黄助暨弟昭远将军;会稽祀回向庙神汉陈德道;杭州、嘉兴、汤阴、武昌并祀宋岳飞;三水祀玄坛正一真神;灵山祀明朱将军统鉴;潮州祀安济王汉王伉;奉化祀汉陈鸿;归善祀明王守仁、后唐何泽、元谭道;歙县祀唐汪华,陈程灵洗暨子文季;严州祀孚惠王唐邵仁祥;镇洋祀元忠正王李禄、宋忠惠侯杨滋;寿宁祀懿政天仙马氏女;全州祀无量寿佛唐周全真,威信侯柴崇泆;攸县祀唐杉仙真人陈皎;淳安祀吴山阴侯贺齐;宜章祀唐武陵侯黄师浩;四会祀宋阮大师子郁、梁化师慈能;南雄祀圣化夫人练氏;淮安祀周王子晋;封普惠祖师。

  穆宗朝,加金龙四大王封号至四十字,庙祀封丘、临清、张秋镇、六塘河;封故河督栗毓美诚孚栗大王,附祀郓城神庙;广东祀大鉴禅师卢惠能,灵通侍者陈道明;宝山祀故知县胡仁济;广州祀唐陈四公、五公;广丰祀明太保胡德济;浏阳祀宋指挥温康孟;襄垣祀昭泽王唐焦姓神;山阴祀元杨兴嗣;福建永安祀唐田王李肃;广东祀石龙太夫人冯洗氏,锡号“慈佑夫人”;上饶祀鹰武将军唐李德胜;善化祀朗公普济真君唐邱姓神,明李真人润济;罗定祀殉难州同金芳,封护国神;贵州祀唐南霁云;会昌祀晋赖公神;新会祀宋戴存仁;上虞祀显应侯宋陈贤,封护国潮神;张秋镇祀明杨四将军,故河督黎世序,封孚惠河神;长沙祀周真人福寿,瞿真人餐岑;温州祀唐杨精义;阳曲祀晋大夫窦犨;孟县祀晋赵武;上虞祀唐桑宪保,封桑王神;滨河祀故祥河同知王仁福,封将军;南安祀宋广泽尊王郭忠;栖霞祀元邱真人处机;麻城祀五脑山土主神张瑞;高要祀太保神宋卢僧;邵阳祀唐郑洞天;黔阳祀唐孝子刘三将军;江都祀汉杜女仙暨康女仙紫霞;平江祀唐杨孝仙耀庭。

  德宗朝,瓯宁祀三圣夫人;福建祀白玉蟾真人葛长庚;增城祀宾公佛;上杭祀黄仙师、幸仙师;介休祀空王古佛田志超;双流祀僧大朗;广德祀汉张渤;项城祀傅宗龙;宁武祀明周遇吉;封丘祀汉百里嵩;长乐祀唐郭子仪;长沙祀雷万春;交城祀晋大夫狐突;潞城祀唐李靖;临海祀唐林洪;云阳祀张飞;广西祀汉马援,明王守仁。

  光绪二十七年,两宫西狩,回銮,御舟济河,波涛不惊,特加大王、将军诸封号。凡予祀皆有封号,不悉纪,纪其著者。或前朝已封,今复加号,或当代始封,后屡加号,则悉略之。定例,封号至四十字不复加,间有之,非常制,止金龙四大王四十字外加号锡祜,天后加至六十字,复锡以嘉佑云。

  五祀,初循旧制,每岁暮合祭太庙西庑下。顺治八年定制,岁孟春宫门外祭司户神,孟夏大庖前祭司灶神,季夏太和殿阶祭中霤神,孟秋午门西祭司门神,孟冬大庖井前祭司井神,中霤门、午门二祀,太常寺掌之,户、灶、井三祀,内务府掌之,於是始分祭,旋复故。逮圣祖釐祀典,再罢之,并停专祀。惟十二月二十三日,宫中祀灶以为常。

  八蜡之祭,清初关外举行,庙建南门内,春、秋设坛望祭。世祖入关,犹踵行之。乾隆十年,诏罢蜡祭。时廷臣犹力请行古蜡祭,高宗谕曰:“大蜡之礼,昉自伊耆,三代因之,古制敻远,传注参错。八蜡配以昆蟲,后儒谓害稼不当祭。月令:‘祈年於天宗。’蜡祭也。注云‘日、月、星、辰’,则所主又非八神。至谓合聚万物而索飨之,神多位益难定。蜡与腊冠服各殊,或谓腊即蜡,或谓蜡而后腊。自汉腊而不蜡,魏、晋以降,废置无恒。或溺五行家言,甚至天帝、人帝及龙、麟、朱鸟,为座百九十二,议者谓失礼。苏轼曰:‘迎猫则为猫尸,迎虎则为虎尸,近俳优所为。’是其迹久类於戏也,是以元、明废止不行。况蜡祭诸神,如先啬、司啬、日、月、星、辰、山、林、川、泽,祀之各坛庙,民间报赛,亦借蜡祭联欢井闾。但各随其风尚,初不责以仪文,其悉罢之。”自是无复蜡祭矣。

  祭厉明制,自京师讫郡、县,皆祭厉坛。清初建都盛京,厉坛建地载门外。自世祖入关后,京师祭厉无闻焉。唯直省城隍合祀神祇坛,月朔、望有司诣庙上香,二跪六拜,旸雨愆期则祷。复以城隍主厉坛祀。

  顺治初,直省府、州、县设坛城北郊,岁以清明日、七月十五日、十月朔日,用羊三、豕三、米饭三石、香烛、酒醴、楮帛祭本境无祀鬼神。府曰郡厉,县曰邑厉。先期备祭物,有司诣城隍庙以祭厉告。届日设燎炉坛南,奉城隍神位安坛正中。诣神位前跪,三上香,行礼用三拜。送燎,奠三爵,退,神位复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