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九十一 志六十六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6-09-08 21:57:27|

◎礼十宾礼

  藩国通礼山海诸国朝贡礼敕封藩服礼外国公使觐见礼

  内外王公相见礼京官相见礼直省官相见礼士庶相见礼

  四曰宾礼。清初藩服有二类,分隶理藩院、主客司。隶院者,蒙古喀尔喀,西藏、青海、廓尔喀是也;隶司者,曰朝鲜,曰越南,曰南掌,曰缅甸,曰苏禄,曰荷兰,曰暹罗,曰琉球。亲疏略判,於礼同为属也。西洋诸国,始亦属於藩部,逮咸、同以降,欧风亚雨,咄咄逼人,觐聘往来,缔结齐等,而於礼则又为敌。夫诗歌“有客”,传载“交邻”,无论属国、与国,要之,来者皆宾也。我为主人,凡所以将事,皆宾礼也。兹编分著其仪节,而王公百官相见礼与士庶相见礼,亦附识焉。

  藩国通礼清初,蒙古北部喀尔喀三汗同时纳贡。朔漠荡平,怀柔渐远。北逾瀚海,西绝羌荒。青海厄鲁特,西藏准噶尔,悉隶版图。荷兰亦受朝敕称王,名列藩服。厥后至者弥众,乃令各守疆圉、修职贡,设理藩院统之。

  崇德间,定制,外藩诸部贝勒等有大勋绩,封和硕亲王,或多罗郡王,次多罗贝勒,遣使持信约往封。既入境,贝勒出迎五里外,跽俟制册过,骑以从。抵府,设香案正中,使臣奉册其上,退立左旁,贝勒一叩三跪。毕,兴,复跪,使臣授册。宣读官宣毕,置原案,三叩,兴。受册如初礼。贝勒与使臣对行六叩礼。使臣坐左,贝勒坐右。事讫,躬送如前。凡有诏敕、赏赉至亦如之。

  内外札萨克会盟,三年一举。使臣赍制往,迎送礼同。自王以降,岁时朝贡者,分年番代,列班末行礼。坐次视内亲王、贝勒、贝子、公降一等,宴赉有差。

  康熙五十九年,定朝觐年例。蒙古二十四部为两班,喀尔喀札萨克等为四班。雍正四年,帝念四十九旗王公台吉远至勤劳,诏改三班,二岁一朝。咸丰八年,以蒙古汗王等远道输将,谕令停止年班。御前行走者,番上如故。

  其贡献仪文,按季各旗遣一人来将事,年时贡马匹羊酒,交理藩院转纳礼部。朝贡赏赉诸典,柔远清吏司掌之。

  山海诸国朝贡礼凡诸国以时修贡,遣陪臣来朝,延纳燕赐,典之礼部。将入境,所在长吏给邮符,遴文武官数人伴送。有司供馆饩,遣兵护之。按途更代,以达京畿。既至,延入宾馆,以时稽其人众,均其饮食。翼日,具表文、方物,暨从官各服其服,诣部俟阶下。仪制司官设表案堂中,质明,会同四译馆卿率贡使至礼部,侍郎一人出立案左,仪制司官二人分立左右楹。馆卿先升,立左楹西。通事、序班各二人,引贡使等升阶跪。正使举表,馆卿祗受,以授侍郎,陈案上,复位。使臣等行三跪九叩礼,兴。退,馆卿率之出。礼部官送表内阁俟命,贡物纳所司。

  如值大朝常朝,序班引贡使等列西班末,听赞行礼如仪。非朝期则礼部先奏,若召见,馆卿豫戒习仪。届日帝御殿,礼部尚书引贡使入,通事随行,至丹墀西行礼毕,升自西阶,通事复从之。及殿门外跪,帝慰问,尚书承传,通事转谕,贡使对辞,通事译言,尚书代奏。毕,乃退。如示优异,则丹墀行礼毕,即引入殿右门,立右翼大臣末,通事立少后。赐坐、赐茶,均随大臣跪叩,饮毕,慰问传答如初。出朝所,赐尚方饮食,退。翼日赴午门外谢恩。

  礼部疏请颁赐国王并燕赉贡使,既得旨,所司陈赐物午门道左,馆卿率贡使等东面立,侍郎西面立,有司咸序。贡使诣西墀三跪九叩,主客司官颁赐物授贡使,贡使跪受。以次颁赐贡使暨从官从人,咸跪受。赞“兴,叩”如仪。退,赐宴礼部。

  贡使将归国,光禄寺备牲酒果蔬,侍郎就宾馆筵燕,伴送供偫如前。所经省会皆飨之,司道一人主其事,馆饩日给,概从周渥焉。

  顺治初,定制,诸国朝贡,赍表及方物,限船三艘,艘百人,贡役二十人。十三年,俄国察罕汗遣使入贡,以不谙朝仪,却其贡,遣之归。明年复表贡,途经三载,表文仍不合体制。世祖以外邦从化,宜予涵容,量加恩赏,谕令毋入觐。

  康熙三十二年,俄复遣使义兹柏阿朗迭义迭来朝,帝始召见,赐坐赐食。五十九年,葡萄牙使臣斐拉理入觐,帝御九经三事殿。使者入殿左门,升左陛,进表御座则膝行。帝受表,使者兴,出,凡出入皆三跪九叩。赐坐赐茶,谢恩如仪。

  初,琉球、安南、暹罗诸使来,议政大臣咸会集,赐坐及茶。乾隆初元,谕停止。时属国陪臣增扩,敕所司给皇清职贡图,以诏方来。四十七年正月,紫光阁锡燕,朝鲜、琉球、南掌陪臣与焉。燕罢,赐珍物。五十年,举千叟宴,特命朝鲜贺正陪臣齿逾六十者充正、副使,预宴赋诗。越五年,安南国王阮光平来京祝寿,定行礼班序,列亲王、郡王间,其陪臣仍附班末。五十八年,英吉利入贡,使臣玛戛尔等觐见,自陈不习拜跪,及至御前,而跽伏自若。

  嘉庆初元,再举千叟宴,朝鲜、安南、暹罗、廓尔喀额尔德尼王吉尔巴纳足塔毕噶尔玛萨九叩,“跪奉大皇帝前:窃小臣闻湖南教匪滋事,致天威震怒,遣兵剿除。今已平定,闻之忻慰。小臣受恩深重,虔修土产微物,表文,叩贺天喜。小臣属蒙天恩,视如子民,唯有一心归顺,和睦邻封。小臣阳布离京远,年尚幼,伏垦当作奴辈,曲施教导,霑恩不浅”云云。其贡物计十二事,语质意恭如此。

  二十一年,英复遣使来贡,执事者告以须行拜跪礼,司当冬等遂称疾不入觐,帝怒,谕遣归国,罢筵宴赐物。嗣是英使不复来庭。

  道光九年,回疆敉定,上太后徽号,缅甸国王遣使进金叶表,创举也。

  故事,琉球间岁一贡,至十九年,诏改四年为期。时国王尚育咨达闽抚吴文镕,谓琉球濒海,地患多风,朝贡以时,风雨和顺,岁则大熟。贡舶出入闽疆,岁颁时宪书,获以因时趋事。地不产药,赖舶载回应用。至航海针法,非随时练习不为功。若改四年,则恐丰歉不齐,人时莫授,药品既缺,针盘益疏,请复旧制便。报可。并令陪臣子弟得随贡使入监读书。

  光绪三十四年,廓尔喀入贡,赏正使噶箕二品服,副使四品服,其将事时,服色即各从其品,亦前此所未有者。

  凡贡期,朝鲜岁至,琉球间岁一至,安南六岁再至,暹罗三岁,荷兰、苏禄五岁,南掌十岁,均各一至,馀道远贡无常期。凡贡物,各将其土实,非土产者勿进。朝鲜、安南、琉球、缅甸、苏禄、南掌皆有常物,馀唯其所献。

  敕封藩服礼清自太宗征服朝鲜,鑱石三田渡。厥后安南、琉球诸国,先后请封,皆遣使往。其他回首内乡者,航海匪敻,梯山忘阻,则玺书褒奖,授来使赍还而已。

  崇德间,定制,凡外邦效顺,俱颁册锡爵。进奏书牍,署大清纪年。若朝贡诸国无子嗣位,则遣陪臣请朝命,礼部奏遣正、副使各一人持节往封,特赐一品麒麟服以重其行。行日,工部给旗仗,兵部给乘传。封使诣礼部,仪制司官一人奉节,一人奉诏敕,授本部长官,以授正、副使,跪受。兴,出易征衣乘传往。将入境,其国边吏备馆传夫马。缘途所经,有司跪接。

  及国,嗣封王遣陪臣郊迎,三跪九叩,劳使者一跪三叩。延入馆,陈诏节龙亭内,行礼如仪。谒使者三叩,不答。诹日,王率陪臣诣馆,礼毕,王先归。龙亭舁行,仗乐前导,封使后随。入门陈正中,使者及阶下马,正使奉节,副使奉诏敕,入殿陈案上,退立东旁。王率众官北面立,三跪九叩,兴,诣封位前跪。副使奉诏书付宣读官,宣讫,王行礼如初,出俟门外。使者出,跪送。有间,適馆劳之。使者还朝,乃修表文,具方物,遣陪臣诣阙谢恩。

  如谕祭兼册封,先於其祖庙将事,谕祭文陈案上,使者左右立。世子跪叩如前,退立神位左,乃宣读,众俯伏。宣毕,兴。送燎行礼,使者退。次行册封礼,仪与前同。

  至以诏敕授使赍还,则礼部设案午门,位正中,尚书立案左。仪制司官从馆卿率来使入,授诏敕,序班引诣案前跪,授受如制。退诣丹墀西,三跪九叩,礼成,归授国王。谢恩同。

  外国公使觐见礼康熙初,外洋始入贡,中朝款接,稍异藩服。南怀仁官钦天监,赠工部侍郎,凡内廷召见,并许侍立,不行拜跪礼。雍正间,罗马教皇遣使来京,世宗许行西礼,且与握手。乾隆季叶,英使马格里入觐,礼臣与议仪式,彼以觐见英王为言,特旨允用西礼。筵宴日,且亲赐卮酒。商约既缔,将命频繁。咸、同间,外国使臣尝求入觐,时以礼制乖异,力拒之。同治时,英、法使臣固请再四,我犹绳以华制,莫之应。彼且曰,宜亟修好,阻其入觐,是靳以客礼也。

  十二年,穆宗亲政,泰西使臣环请瞻觐,呈国书,先自言用西礼,折腰者三,廷臣力言其不便。直隶总督李鸿章建议,略言:“先朝召见西使时,各国未立和约,各使未驻京师,国势虽强,不逮今日,犹得律以升殿受表常仪。然嘉庆中,英使来朝,已不行三跪九叩礼。厥后成约,俨然均敌,未便以属礼相绳。拒而不见,似於情未洽。纠以跪拜,又似所见不广。第取其敬有馀,当恕其礼不足。惟宜议立规条,俾相遵守。各使之来,许一见,毋再见,许一时同见,毋单班求见,当可杜其觊觎。且礼与时变通,我朝待属国有定制,待与国无定礼。近今商约,实数千年变局,国家无此礼例,往圣亦未豫定礼经,是在酌时势权宜以树之准。”时总理各国事务恭亲王以拜跪仪节往复申辨,而各使坚执如初。势难终拂其意,乃为奏请,明谕允行。

  其年夏,日本使臣副岛种臣、俄使臣倭良嘎哩、美使臣镂斐迪、英使臣威妥玛、法使臣热福理、和兰使臣费果荪瞻觐紫光阁,呈国书,依商订例行事。接见时,帝坐立唯意,赐茗酒,恩自上出。使臣讯安否,谨致贺辞。未垂问,毋先言事。西例臣见君鞠躬三,今改五鞠躬。使臣初至始觐见,馀则否。嗣后亲奉国书者仿此。其礼式先期绘图试习,觐见某处所,某月日时,并候旨行。其大略也。

  光绪十六年,驻英使臣薛福成奏陈:“各使觐见,须定明例。凡使臣初至一国,其君莫不延见慰劳,使臣谒毕,鞠躬退,语不及公。此通例也。顷闻驻京公使,以未蒙昼接,不无私议。昔年英使威妥玛藉词不令入觐,致烟台条款多要挟,靳虚文而受实损,非计之得。今宜循同治十二年成案,援据以行。若论礼节,可於召见先敕下所司,中礼西礼,假以便宜。如是,彼虽行西礼,仍於体制无损。”云云。自是遂为定例。

  二十七年,联军平拳匪,各国挟求更改礼节。谓各使臣会同觐见,必在太和殿。一国使臣单行觐见者,必在乾清宫。呈递国书,必遣乘舆往迓,至宫殿前降舆,礼成送归。赍奏国书,必自中门入,帝必躬亲接受。设宴乾清宫,帝必躬亲入座。嗣复允会同觐见改在乾清宫,而轿用黄色。於是庆亲王奕劻等以天泽堂廉之辨,不能每事曲从。遂与各使磋商,历时数月,始将乘坐黄轿、太和殿觐见暨宫殿阶前降舆三事酌议改易,而争议始息。

  各国亲王觐见仪,始光绪二十四年。德国亲王亨利入觐,帝幸颐和园,御仁寿殿,亨利公服入,递国书,帝慰劳之。既,亨利欲觐皇太后,帝奉懿旨代见。是日巳刻,御玉澜堂,亨利偕德使海靖等入,外部司官引殿东便门外入布幄少憩。驾至,扈从如仪,鸣鞭三,升座。庆亲王等侍左右,外部长官率亨利等自中门入,北乡一鞠躬,行数武又一鞠躬,至龙柱前又一鞠躬。然后奉国书进,庆亲王降左阶接受,陈玉案,亨利等又一鞠躬,帝颔首答之,操国语慰劳。庆亲王跪案左聆玉音,降阶,操汉语传宣。德翻译官译毕,亨利等又一鞠躬,帝仍颔首答之。亨利等退数武又一鞠躬,退至堂左,又一鞠躬。礼成。

  内外王公相见礼崇德初元,定宗室外藩亲王、郡王、贝勒、贝子相见仪。宾及门,王府属官入告,主人降阶迎,宾辞,主人升。宾从自中门入,宾趋左,主人趋右。行相见礼,二跪六叩,即席序立。从官升东阶,行礼亦如之。兴,入右门,坐宾后。执事献茶,宾受茶,叩,主人答叩。饮茶叙语毕,从官趋前楹,跪,叩,兴,趋出。宾离席跪叩,主人答叩,并兴。宾出,主人降阶送,属官送门外。

  若外藩郡王见,则主人迎送殿外,不降阶。相见,宾二跪六叩,主人答半。宾辞退,跪叩,主人答跪不叩。馀如亲王仪。

  外藩贝勒见,主人离坐迎,不出殿,宾北面跪叩如初,主人立受。即席正坐,宾侍坐。辞退跪叩,主人立受不送。馀如郡王仪。

  外藩贝子、公见,府属官引宾入殿,跪叩同。辞退仍跪叩,主人皆坐受。馀如贝勒仪。

  外藩亲王见郡王,主人迎送大门内,馀与亲王相见同。郡王见郡王亦如之。

  其外藩贝勒见郡王,如郡王见亲王礼。以下宾主相见,降杀递差。

  外藩亲王见贝勒,主人迎送门外。宾入,主人从,相见各一跪三叩。外藩郡王暨贝勒见贝勒同。

  外藩贝子、公见贝勒,宾一跪三叩,主人跪拱手受。

  外藩王、贝勒见贝子,宾主一跪一叩坐,此其异者也。

  京官相见礼顺治元年,定制,京朝官敌体相见,宾及门,主人迎大门内,揖宾入,及阶,让升,宾西主东。及厅事,让入,皆北面再拜。兴,主人为宾正坐西面,宾辞,主人固请,卒正坐。宾还正主人坐东面亦如之。宾就坐,受茶,揖,主人答揖。饮茶叙语毕,告辞相揖。宾降阶,主人送及门,复相揖。宾辞,主人固请,送宾大门外,视宾升舆马,乃退。

  尚书、左都御史见大学士同。宾降一品者,主人趋正宾坐,辞亦如之。馀仪同。

  二品以下京堂官翰詹科道见大学士,主人迎仪门内,送大门外,不视升舆马。

  科道见左都御史、副都御史、尚书仪同。

  五品至八品官见大学士,主人迎堂阶下,宾就东阶,主人导入。宾北面拜,辞,乃三揖,主人东面答揖。宾趋正主人坐,辞,固请,卒正坐相揖。宾西面,主人东北面坐。宾启事毕,辞退,三揖如初。主人送二门外。

  翰詹科道见二三品官,如宾降一等礼。见四五品官,如同官礼。

  阁部寺监属官见其长官,初见,公服诣署,升自东阶,具履行陈坐案,依次向坐三揖,长官避席答揖。退。若燕见,如五品官见大学士仪。

  国学生见国子师仪,初见,具名柬,公服诣学,自东阶升堂,北面三揖,师立受。侍立左旁,西面受教,毕,三揖退。若燕见,通名,俟召乃入。师迎阶上,弟子升,揖。师入门,从之,北面再拜,师西面答揖。趋正师坐,师命坐,北面揖。师位东北面,弟子西面。茶至,揖,请问,揖。辞退,北面三揖,师皆答。出送,师前行,弟子后随,及二门外,弟子三揖,俟师入始退。

  翰林院庶吉士见大学士,与见教习庶吉士同。

  凡京朝官途遇回避,爵秩均等,分道行,次让道行,次勒马俟其过,又次下马,唯钦使即遇应回避者,分道行可也。又武职民公、侯、伯以下,男以上,文职大学士以下,九卿以上,得用引马一骑,途遇并下马回避云。

  直省文武官相见礼顺治间,定督、抚、学政、河漕总督,盐政,巡视御史相见,坐次平行,馀各按品秩行礼。

  雍正八年,定直省官相见,位均等者,宾至署,吏入白,启门,自中门入,至外堂檐下降舆马。主人迎檐前,揖宾入。及厅事,各再拜。其正坐、就位、进茶、辞退,如京朝官仪。

  属官见长官,辕门外降舆马,自左门入。初见具名柬,呈履行,文官司道见督抚,迎堂后屏内。及厅事,庭参则扶免,三揖,皆答揖。督抚正坐,司道旁坐。命坐,揖。茶至,揖。均答如仪。辞出,三揖如初。送至屏门外,司道三揖。俟督抚入,复三揖,趋出。督抚次日用名柬答拜。若公事谒见,常服通衔名,三揖就坐。馀同前。

  府、厅、州、县见,庭参拜则免,府、厅揖,答揖。州、县揖,立受。俱不送,不答拜。

  佐贰等官见,一跪三叩,不揖、不坐。府、厅、州、县见司道,与司道见督抚同。佐贰等官见司道,与见督抚同。

  同知、通判见知府,柬题晚生,入自中门,用宾主礼。

  州、县教职见督抚,仪如佐贰见司道,不迎送。见知府,迎送屏门外。见府倅,迎送堂檐下。馀同。见州、县,如同、通见知府仪。

  司、道、府、厅见学政,入中门,礼如宾主,迎送并出堂檐。学政品秩崇者,如见督抚仪。州、县见,庭参旁坐,主人答揖不答拜。

  运使见督抚、盐院,与司道同。运、判以次递降。

  武官副将以下见提督,初见具衔名、履行,披执则传免,易公服佩刀。都司、守备不免,跪宣名,席地坐,不进茶。馀仪按品递降,与文职同。

  顺治十三年,定直省文武官相见礼,提督见总督,入中门,至仪门下马,升堂三揖。总督正坐,提督佥坐,迎送不出堂檐。若提督兼世职者,总督西面,提督东面。辞出,送至堂檐下,视乘马。

  总兵见,仪门外下马,坐则侍坐,迎、送止阶上。与巡抚见,视宾主礼唯均,以下按品差降。

  至满、汉官相见,将军、副都统与督、抚、提、镇以敌体见。司道以下见将军如总督,见副都统如总兵,协领、参领见督抚同司道,佐领、防御同知府,骁骑校同州、县。不相统属者,一以宾主礼行之。

  其儒学弟子员见学师,与国子生见国学师同。

  士庶相见礼宾及门,从者通名,主人出迎大门外,揖入。及门、及阶揖如初。登堂,各北面再拜。兴,主宾互正坐。即席,宾东主西。饮茶,语毕,宾退,揖。及阶、及门,揖,辞,主人皆答揖。送大门外,揖如初。卑幼见尊长礼,及门通名,俟外次,尊长召入见,升阶,北面再拜,尊长西面答揖。命坐,视尊长坐次侍坐。荼至,揖,语毕,禀辞,三揖。凡揖皆答,出不送。若尊长来见,卑幼迎送大门外。馀如前仪。见父执友,与见尊长仪同。

  受业弟子见师长礼,初见,师未出,先入,设席正位,俟堂下。师出召见,乃奉贽入,奠贽於席,北面再拜,师立答揖。兴,谨问起居。命坐乃侍坐。有问,起而对。辞出,三揖,不送。常见侍坐,请业则起,请益则起。师有教,立听。命坐乃坐。师问更对,仍起而对。朝入暮出均一揖。与同学弟子,以齿序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