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七 志八十二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6-09-08 22:01:16|

◎选举二

  △学校二

  学校新制之沿革,略分二期。同治初迄光绪辛丑以前,为无系统教育时期;辛丑以后迄宣统末,为有系统教育时期。自五口通商,英法联军入京后,朝廷鉴於外交挫衄,非兴学不足以图强。先是交涉重任,率假手无识牟利之通事,往往以小嫌酿大衅,至是始悟通事之不可恃。又震於列强之船坚炮利,急须养成翻译与制造船械及海陆军之人才。故其时首先设置之学校,曰京师同文馆,曰上海广方言馆,曰福建船政学堂及南北洋水师、武备等学堂。

  京师同文馆之设,从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之请,始於同治元年。初止教授各国语言文字。六年,议於同文馆内添设算学馆。时京僚瞢於时务,谤讟繁兴,原疏排斥众议,言之剀切。谓:“西人制器之法,无不由度数而生。中国欲讲求制造轮船、机器诸法,苟不藉西士为先导,师心自用,无裨实际。疆臣如左宗棠、李鸿章等,皆深明其理,坚持其说,详於奏牍。且西人之术,圣祖深韪之矣,当时列在台官,垂为时宪,本朝掌故,不宜数典而忘。若以师法西人为耻,其说尤谬。中国狃於因循,不思振作,耻孰甚焉。今不以不如人为耻,独以学其人为耻,将安於不如而终不学,遂可雪耻乎?学期適用,事贵因时,物议虽多,权衡宜定。原议招取满、汉举人,恩、拔、副、岁、优贡生,并由此出身之正途人员。又拟推广,凡翰林院庶吉士、编修、检讨,与五品以下进士出身之京、外各官,年在三十岁以内者,均可送考。三年考列高等者,按升阶优保班次,以示鼓励。”诏从其议。

  上海广方言馆,创设於同治二年。江苏巡抚李鸿章言:“京师同文馆之设,实为良法。惟洋人总汇地,以上海、广东两口为最。拟仿照同文馆例,於上海添设外国语言文字学馆,选近郡年十四岁以下资禀颖悟、根器端静之文童,聘西人教习,并聘内地品学兼优之举、贡生员,课以经、史、文艺。学成送本省督、抚考验,作为该县附学生。其候补、佐杂等官,年少聪慧者,许入馆一体学习,学成酌给升途。三五年后,有此一种读书明理之人,精通番语,凡通商、督、抚衙署及海关监督,应设翻译官承办洋务者,即於馆中遴选派充。庶关税、军需可期核实;无赖通事,亦稍敛迹。且能尽阅西人未译专书,探赜索隐,一切轮船、火器等巧技,由渐通晓,於自强之道,不无裨助。”上谕广州将军查照办理。

  福建船厂,同治五年,左宗棠督闽时奏设,并设随厂学堂。分前、后二堂。前堂习法文,练习造船之术;后堂习英文,练习驾驶之术。课程除造船、驾驶应习常课外,兼习策论,令读圣谕广训、孝经以明义理。首总船政者为沈葆桢,规画闳远,尤重视学堂。十二年,奏陈船工善后事宜:“请选派前、后堂生分赴英、法,学习制造驾驶之方,及推陈出新、练兵制胜之理。学生有天资杰出,能习矿学、化学及交涉、公法等事,均可随宜肄业。”寻葆桢任南洋大臣。光绪二年,奏派华、洋监督,订定章程。船政学堂成就之人材,实为中国海军人材之嚆矢。学堂设於马尾,故清季海军将领,亦以闽人为最多。

  天津水师学堂,光绪八年,北洋大臣李鸿章奏设。次年招取学生,入堂肄业。分驾驶、管轮两科。教授用英文,兼习操法,及读经、国文等科。优者遣派出洋留学,以资深造。厥后海军诸将帅由此毕业者甚夥。

  鸿章又於光绪十一年奏设天津武备学堂,规制略仿西国陆军学堂。挑选营中精健聪颖、略通文义之弁目,入堂肄业。文员原习武事者,一并录取。其课程一面研究西洋行军新法,如后膛各种枪炮,土木营垒及布阵分合攻守各术。一面赴营实习,演试枪炮阵势及造筑台垒。惟学生系挑选弁目,虽聘用德国教员,不能直接听讲,仍用翻译,展转教授,与水师学堂注重外国文者不同。初制,学习一年后,考试及格学生,发回各营,由统领量材授事。其后逐渐延长年限,选募良家年幼子弟肄业。迨庚子之变,学堂適当战区,全校沦为灰烬矣。

  此外广东水陆师学堂,则粤督张之洞於光绪十三年奏设。之洞调任鄂督,二十一年又奏设湖北武备学堂,其办法课程,水师分管轮、驾驶两项,陆师分马、步,枪、炮,营造等项,大略参照北洋成法。洎海军成立,新军改建,此类学堂,南洋及各省增设日盛,不具述。

  至湖北自强学堂,亦之洞创设。初分方言、格致、算学、商务四门。惟方言一斋,住堂肄业,馀三斋按月考课。其后算学改归两湖书院教授,格致、商务停课,本堂专课方言,以为西学梯阶。方言分英、法、德、俄四门,亦类似同文馆之学堂也。

  光绪丙申、丁酉间,各省学堂未能普设,中外臣工多以变通整顿书院为请。诏饬裁改,礼部议准章程,并课天算、格致等学。陕西等省创设格致实学书院,以补学堂之不逮焉。

  大抵此期设学之宗旨,专注重实用。盖其动机缘於对外,故外国语及海陆军得此期教育之主要,无学制系统之足言。惟南洋公学虽亦承袭此期教育之宗旨,而学制分为三等,已寓普通学校及豫备教育之意旨。

  先是光绪二十一年,津海关道盛宣怀於天津创设头、二等学堂。头等学堂课程四年,等一年习竣,欲专习一门者,得察学生资质酌定。专门凡五:一工程学,二电学,三矿务学,四机器学,五律例学。二等学堂课程四年,按班次递升,习满升入头等。意谓二等拟外国小学,头等拟外国大学。因初设,采通融求速办法。教员既苦乏才,学生亦难精择,无甚成效。

  二十三年,宣怀又於上海创设南洋公学,如津学制而损益之,经费取给招商、电报两局捐助。奏明办理,因名公学。分四院:曰师范院,曰外院,曰中院,曰上院。外院即附属小学,为师范生练习之所。中、上院即二等、头等学堂,寓中学堂、高等学堂之意。课程大体分中文、英文两部,而注重法政、经济。上院毕业生,择尤异者咨送出洋,就学於各国大学。意谓内国大学猝难设置,以公学为豫备学校,而以外国大学为最高学府。论者谓中国教育有系统之组织,此其见端焉。后改归邮传部管辖,定名高等实业学堂。其课程性质,非复设立之初旨。此第一期无系统教育之大略也。

  自甲午一役,丧师辱国,列强群起,攘夺权利,国势益岌岌。朝野志士,恍然於乡者变法之不得其本。侍郎李端棻、主事康有为等,均条议推广学堂。光绪二十四年,德宗谕曰:“迩者诏书数下,开特科,改武科制度,立大、小学堂。惟风气尚未大开,论说莫衷一是。国是不定,则号令不行。特明白宣示中外,自王公至士庶,各宜努力发愤,以圣贤义理之学植其根本,博采西学切於时务者,实力讲求,以救空疏迂谬之弊。京师大学为各省倡,应首先举办。凡翰林编、检,部、院司员,各门侍卫,候补、候选道,府、州、县以下各官,大员子弟,八旗世职,各省武职后裔,均准入学肄业,以期人材辈出,共济时艰。”下军机大臣、总理各国事务王、大臣,妥议奏闻。寻议覆筹办京师大学堂。拟定章程,要端凡四:一宽筹经费,二宏建学舍,三慎选管学大臣,四简派总教习。诏如所拟。命孙家鼐管理大学堂事务,经费由户部筹拨。

  五月,又谕各直省督、抚,将各省府、厅、州、县大、小书院,一律改为兼习中、西学之学校,其阶级,以省会之大书院为高等学,郡城之书院为中学,州、县之书院为小学。颁给京师大学章程,令仿照办理。各书院经费,侭数提作学堂经费。绅民如能捐建学堂,或广为劝募,准奏请给奖。有独立措捐钜款者,予以破格之赏。民间祠庙不在祀典者,一律改为学堂,以节糜费而隆教育。是时管学大臣之权限,不专管理京师大学堂,并节制各省所设之学堂。实以大学校长兼全国教育部长之职权。

  又以同文馆及北洋学堂多以西人为总教习,於中学不免偏枯。且外国文不止一国,学科各有专门,非一西人所能胜任。必择学贯中、西,能见其大之中国学者,为总教习,破格录用,有选派分教习之权。盖以管学大臣必大学士或尚书充任,而总教习则不拘资格,可延揽新进之人才也。学生分两班,已治普通学卒业者为头班,现治普通学者为二班,犹是南洋公学之旧法。课程分普通、专门两类。普通学,学生必须通习;专门学,人各占一门或二门。普通学科目为经学,理学,掌故学,诸子学,初级算学,初级格致学,初级政治学,初级地理学,文学,体操学,语言文字学。专门学科目为高等算学,高等格致学,高等政治学、法律属之,高等地理学、测绘属之,农学,矿学,工程学,商学,兵学,卫生学、医学属之。考验学生,用积分法。学生月给膏火银两有差。上海设编译局,各学科除外国文外,均读编译课本。筹办大学章程之概要如此。

  未几,八月政变,由旧党把持朝局,卒酿成庚子之祸。逮二十七年,学校渐有复兴之议。其首倡者,则山东巡抚袁世凯也。初,世凯奏陈东省开办大学堂章程,有旨饬下各省仿办,令政务处会同礼部妥议选举鼓励章程。寻议言:“东西各国学堂,皆系小学、中学、大学以次递升,毕业后始予出身,拟请按照办理。小学毕业生考试合格,选入中学堂。毕业考试合格,再选入大学堂。毕业考试合格,发给凭照。督、抚、学政,按其功课,严密扃试。优者分别等第,咨送京师大学堂覆试,作为举人、贡生。其贡生留下届应考,原应乡试者听。举人积有成数,由京师大学堂严加考试,优者分别等第,咨送礼部。简派大臣考试,候旨钦定,作为进士,一体殿试,酌加擢用,优予官阶。查世凯办法,以通省学堂一时未能遍举,先於省城建立学堂,分斋督课,其备斋、正斋,即隐寓小学、中学之规制。既经谕令各省仿办,应酌照将来选举章程,用资鼓励。”报可。所议混合科举、学制为一事,谓之学堂选举鼓励章程,各省多未及实行而罢。

  辛丑,两宫回銮。以创痛钜深,力求改革。十二月,谕曰:“兴学育才,实为当今急务。京师首善之区,尤宜加意作育,以树风声。前建大学,应切实举办。派张百熙为管学大臣,责成经理,务期端正趋乡,造就通才。其裁定章程,妥议具奏。”旋谕将同文馆并入大学堂,毋庸隶外务部。二十八年正月,百熙奏筹办大学堂情形豫定办法一条,言:“各国学制,幼童於蒙学卒业后入小学,三年卒业升中学,又三年升高等学,又三年升大学。以中国准之,小学即县学堂,中学即府学堂,高等学即省学堂。目前无应入大学肄业之学生,通融办法,惟有暂时不设专门,先设立一高等学为大学豫备科。分政、艺二科,以经史、政治、法律、通商、理财等事隶政科,以声、光、电、化、农、工、医、算等事隶艺科。查京外学堂,办有成效者,以湖北自强学堂、上海南洋公学为最。此外如京师同文馆,上海广方言馆,广东时敏、浙江求是等学堂,开办皆在数年以上,不乏合格之才。更由各省督、抚、学政考取府、州、县高材生,咨送来京,覆试如格,入堂肄业。三年卒业,及格者升大学正科。不及格者,分别留学、撤退。大学豫科与各省省学堂卒业生程度相同,由管学大臣考验合格,请旨赏给举人。正科卒业,考验合格,请旨赏给进士。惟国家需材孔亟,欲收急效而少弃才,则有速成教员一法。於预备科外设速成科,分二门:曰仕学馆,曰师范馆。凡京员五品以下、八品以上,外官道员以下、教职以上,皆许考入仕学馆。举、贡、生、监,皆许考入师范馆。仕学三年卒业,择尤保奖。师范三年卒业,择优异者带领引见。生准作贡生,贡生准作举人,举人准作进士,分别给予准作小学、中学教员文凭。盖豫科生必龋年岁最富、学术稍精者,再加练习,储为真正合格之才。速成生则取更事较多、立志猛进者,取其听从速化之效。至增建校舍,附设译局,广购书籍、仪器,尤以宽筹经费为根原。经费分两项:一,华俄道胜银行存款之息金,全数拨归大学堂;一,请饬各省筹助经费,每年大省二万金,中省一万金,小省五千金,常年拨解京师。”从之。

  七月,百熙遵拟学堂章程,疏言:“古今中外,学术不同,其所以致用则一。欧、美、日本诸邦现行制度,颇与中国古昔盛时良法相同。礼记载家有塾,党有庠,州有序,国有学。比之各国,则国学即大学,家塾、党庠、州序即蒙学、小学、中学。等级盖甚分明。周以前选举、学校合而为一,汉以后专重选举,及隋设进士科以来,士皆殚精神於诗、赋、策、论,所谓学校,名存而巳。今日而议振兴教育,必以真能复学校之旧为第一要图。虽中外政教风气原本不同,然其条目秩序之至赜而不可乱,不必尽泥其迹,不能不兼取其长。谨上溯古制,参考列邦,拟定京师大学暨各省高等学、中学、小学、蒙学章程,候钦定颁行各省,核实兴办。凡名是实非之学堂及庸滥充数之教习,一律从严整顿。”诏下各省督抚,按照规条实力奉行。是为钦定学堂章程。教育之有系统自此始。

  京师大学堂分大学院、大学专门分科、大学豫备科。附设者,仕学、师范两馆。大学院主研究,不讲授,不立课程。专门分科凡七:曰政治科,曰文学科,曰格致科,曰农业科,曰工艺科,曰商务科,曰医术科。政治科分目二:政治,法律。文学科分目七:经学,史学,理学,诸子,掌故,词章,外国语言文字。格致科分目六:天文,地质,高等算学,化学,物理,动植物。农业科分目四:农艺,农业化学,林学,兽医。工艺科分目八:土木,机器,造船,造兵器,电气,建筑,应用化学,采矿冶金。商务科分目六:簿记,产业制造,商业语言,商法,商业史,商业地理。医术科分目二:医学,药学。豫备科分政、艺两科。政科课目:伦理,经学,诸子,词章,算学,中外史,中外舆地,外国文,物理,名学,法学,理财,体操。艺科课目:伦理,中外史,外国文,算学,物理,化学,动植物,地质及矿产,图画,体操。为入专理某科便利计,得增减若干科目。各三年卒业。仕学馆课目:算学,博物,物理,外国文,舆地,史学,掌故,理财,交涉,法律,政治。师范馆课目:伦理,经学,教育,习字,作文,算学,中外史,中外舆地,博物,物理,化学,外国文,图画,体操。

  各省高等学堂为中学卒业之升途,又为入分科大学之豫备。分政、艺两科。课程与大学豫科同。三年卒业。高等学外,得附设农、工、商、医高等实业学堂,亦中学卒业生升入。教授用专科教员制,各任一门。中学堂,为高等小学卒业之升途,即为入高等学之豫备。课目:修身,读经,算学,词章,中外史,中外舆地,外国文,图画,博物,物理,化学,体操。四年卒业。中学外,得设中等农、工、商实业学堂,高小卒业生不原治普通学者入之。又附设师范学堂,课目视中学,惟酌减外国文,加教育学、教授法。得合两班或三班,以两三教员各任数科目,分教之。小学堂分高等、寻常二级。儿童自六岁起,受蒙学四年。十岁入寻常小学,修业三年。此七年定为义务教育。十三岁入高等小学,三年卒业。得附设简易农、工、商实业学堂,寻常小学卒业者入之。寻常小学课目:修身、读经、作文、习字、史学、舆地、算术、体操。高等小学课目,增读古文辞、理科、图画,馀同寻常小学。教授采用级任制。正教习外,得置副教习。蒙学堂属义务教育,府、厅、州、县、城、镇、乡、集均应设立。凡义塾或家塾,应照蒙学课程,核实改办。课目同寻常小学,惟作文易以字课。蒙学宗旨,在於改良私塾,故章程规定,颇注重教授法之改善,於儿童身心之体察,三致意焉。至学生出身奖励,小学卒业,奖给附生;中学卒业,奖给贡生;高等学卒业,奖给举人;大学分科卒业,奖给进士。各省师范卒业,照大学师范馆例给奖。其大较也。钦定章程虽未臻完备,然已有系统之组织。颁布未及二年,旋又废止。

  先是百熙招致海内名流,任大学堂各职。吴汝纶为总教习,赴日本参观学校。適留日学生迭起风潮,诼谣繁兴,党争日甚。二十九年正月,命荣庆会同百熙管理大学堂事宜。二人学术思想,既各不同,用人行政,意见尤多歧异。时鄂督张之洞入觐。之洞负海内重望,於川、晋、粤、鄂,曾创设书院及学堂。著劝学篇,传诵一时;尤抱整饬学务之素志。闰五月,荣庆约同百熙奏请添派之洞会商学务,诏饬之洞会同管学大臣釐定一切学堂章程,期推行无弊。

  十一月,百熙、荣庆、之洞会奏重订学堂章程,言:“各省初办学堂,难得深通教育理法之人。学生率取诸原业科举之士,未经小学陶镕而来,言论行为,不免轶於范围之外。此次奉谕会商釐定,详细推求,倍加审慎。博考外国各项学堂课程门目,参酌变通,择其宜者用之,其於中国不相宜者缺之,科目名称不可解者改之,过涉繁重者减之。无论何等学堂,均以忠孝为本,以中国经史之学为基,俾学生心术壹归於纯正。而后以西学瀹其智识,练其艺能,务期他日成材,各適实用。拟成初等小学、高等小学、中学、高等学各章程,大学附通儒院章程。原章有蒙学名目,所列实即外国初等小学之事。外国蒙养院,一名幼稚园,参酌其意,订为蒙养院章程及家庭教育法。此原章所有,而增补其缺略者也。办理学堂,首重师范。原订师范馆章程,系仅就京城情形试办,尚属简略。另拟初级、优级师范学堂章程,并任用教员章程,京城师范馆改照优级师范办理。此外仕学馆属暂设,不在各学堂统系之内,原章应暂仍旧。译学馆即方言学堂;进士馆系奉特旨,令新进士概入学堂肄业,课程与各学堂不同,并酌定章程课目。又国民生计,莫要於农、工、商实业,兴办实业学堂,有百益而无一弊,另拟初等、中等、高等农、工、商实业学堂章程,附实业补习普通学堂、艺徒学堂、实业教员讲习所各章程。此原章未及,而别加编订者也。又中国礼教政俗与各国不同,少年初学,胸无定识,哤杂浮嚣,在所不免。规范不容不肃,稽察不容不严。特订立规条,申明禁令,为学堂管理通则。并将设学宗旨、立法要义,总括发明,为学务纲要。果能按照现定章程认真举办,民智可开,国力可富,人才可成,不致别生流弊。至学生毕业考试,升级、入学考试及奖励录用之法,亦经详定专章,伏候裁定。”

  又奏:“奉旨兴办学堂,两年有馀。至今各省未能多设者,经费难筹也。经费所以不能捐集者,科举未停,天下士林谓朝廷之意并未专重学堂也。科举不变通裁减,人情不免观望,绅富孰肯筹捐?经费断不能筹,学堂断不能多。入学堂者,恃有科举一途为退步,不肯专心乡学,且不肯恪守学规。况科举文字多剽窃,学堂功课务实修;科举止凭一日之短长,学堂必尽累年之研究;科举但取词章,学堂并重行检。彼此相衡,难易迥别。人情莫不避难就易,当此时势阽危,除兴学外,更无养才济时之术。或虑停罢科举,士人竞谈西学,而中学无人肯讲。现拟章程,於中学尤为注重。凡中国向有之经学、史学、文学、理学,无不包举靡遗。科举所讲习者,学堂无不优为;学堂所兼通者,科举皆所未备。是取材於科举,不如取材於学堂,彰彰明矣。或又虑学堂虽重积分法,分数定自教员,保无以爱憎而意为增损。不知功课优绌,当堂考验。教员即欲违众徇私,而公论可凭,万难掩饰。臣等尚恐偶有此弊,故於中学考试,归学政主持,督同道、府办理。高等学毕业,请简放主考,会同督、抚、学政考试。大学毕业,请简放总裁,会同学务大臣考试。不专凭本学堂所定分数。凡科举抡才之法,已括诸学堂奖励之中,实将科举、学堂合并为一。就事理论,必须科举立时停罢,学堂办法方有起色,经费方可设筹。惟此时各省学堂,未能遍设,已设学堂,办理未尽合法,不欲遽议停罢科举。然使一无举动,天下未见朝廷有递减以至停罢之明文,实不足风示海内士民,收振兴学堂之效。请查照臣之洞会同袁世凯原奏分科递减之法,明降谕旨,从下届丙午科起,每科递减中额三分之一。一面照现定各学堂章程,从师范入手,责成各省实力举行,至第三届壬子科应减尽时,尚有十年。计京、外开办学堂,已逾十年以外,人才应已辈出。天下士心专注学堂,筹措经费必立见踊跃。人人争自濯磨,相率入学堂,求实在有用之学,气象一新,人才自奋。转弱为强,实基於此。”诏悉如所请。是为颁布奏定章程之期,时科举未全废止也。迨三十一年,世凯、之洞会奏:“科举一日不停,士人有侥幸得第之心,以分其砥砺实修之志。民间相率观望,私立学堂绝少。如再迟十年甫停科举,学堂有迁延之势,人才非急切可求。必须二十馀年后,始得多士之用。拟请宸衷独断,立罢科举。饬下各省督、抚、学政,学堂未办者,从速提倡;已办者,极力扩充。学生之良莠,办学人员之功过,认真考察,不得稍辞其责。”遂诏自丙午科始,停止各省乡、会试及岁、科试。寻谕各省学政专司考校学堂事务。於是沿袭千馀年之科举制度,根本划除。嗣后学校日渐推广,学术思想因之变迁,此其大关键也。

  是时学务之组织,尚有一重要之变更,则专设总理学务大臣也。二十九年,之洞言:“管学大臣既管京城大学堂,又管外省各学堂事务。当此经营创始,条绪万端,专任犹虞不给,兼综更恐难周。请於京师专设总理学务大臣,统辖全国学务。另设总监督一员,专管京师大学堂事务,受总理学务大臣节制考核,俾有专责。”诏允改管学大臣为学务大臣,并加派孙家鼐为学务大臣,命大理寺少卿张亨嘉充大学堂总监督。奏定章程,规定学校系统,足补钦定章程所未备。

  其分科及课目,较旧章亦多有变更。大学设通儒院及大学本科。通儒院不讲授,无规定课目。大学本科分科八。曰经学科,分十一门:周易、尚书、毛诗、春秋左传、春秋三传、周礼、仪礼、礼记、论语、孟子,附理学。曰政法科,分二门:政治、法律。曰文学科,分九门:中国史、万国史、中外地理、中国文学、英国文学、法国文学、俄国文学、德国文学、日本国文学。曰医科,分二门:医学、药学。曰格致科,分六门:算学、星学、物理、化学、动植物、地质。曰农科,分四门:农学、农艺化学、林学、兽医。曰工科,分九门:土木、机器、造船、造兵器、电气、建筑、应用化学、火药、采矿冶金。曰商科,分三门:银行及保险、贸易及贩运、关税。各专一门。经学原兼习一两经者听。各学科分主课、补助课。三年毕业。惟政治、医学四年毕业。

  高等学与大学豫备科性质相同。学科分三类:第一类为豫备入经学、政法、文学、商科等大学者治之,第二类为豫备入格致、农、工等科大学者治之,第三类为豫备入医科大学者治之。学科除人伦道德、经学大义、中国文学、外国语、体操各类共同外,第一类课历史、地理、辨学、法学、理财,第二类课算学、物理、化学、地质、矿物、图画,第三类课蜡丁语、算学、物理、化学、动物、植物。其有志入某科某门者,得缺科目或加课他科目,分通习、主课。三年毕业。中学科目:修身、读经、讲经、中国文学、外国语、历史、地理、算学、博物、物理及化学、法制及理财、图画、体操。五年毕业。高等小学科目:修身、读经、讲经、中国文学、算术、中国历史、地理、格致、图画、体操。视地方情形,可加授手工、农、商业等科目。四年毕业。初等小学科目:修身、读经、讲经、中国文学、算术、历史、地理、格致、体操,为完全科。视地方情形,可加授图画、手工之一二科目。其乡民贫瘠、师儒缺少地方,得量从简略,修身、读经合为一科,中国文学科,历史、地理、格致合为一科,算术、体操,为简易科。五年毕业。

  中、小学科目,不外普通教育之学科。其特殊者,则读经、讲经一科也。学务纲要载中、小学宜注意读经以存圣教一节,其言曰:“外国学堂有宗教一门,中国之经书即是中国之宗教。学堂不读经,则是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之道,所谓三纲五常,尽行废绝,中国必不能立国。无论学生将来所执何业,即由小学改业者,必须曾诵经书之要言,略闻圣教之要义,以定其心性,正其本源。惟学堂科学较繁,晷刻有限,概令全读十三经,精力日力断断不给。兹择切要各经,分配中、小学堂。若卷帙繁重之礼记、周礼,止选读通儒节本,仪礼止选读最要一篇。自初等小学第一年日读约四十字起,至中学日读约二百字为止,大率小学每日以一点钟读经,一点钟挑背浅解。中学每星期以六点钟读经,三点钟挑背讲解。温经每日半点钟,归自习时督课。学生并不过劳,亦无碍讲习西学之日力。计中学毕业,已读过孝经、四书、易、书、诗、左传及礼记、周礼、仪礼节本十经,并通大义。较之向来书塾、书院所读所解,已为加多。不惟圣经不至废坠,且经学从此更可昌明。”其立论甚正,可考见当时之风气焉。

  蒙养院意在合蒙养、家教为一,辅助家庭教育,兼包括女学。

  直系学堂外,并详订师范及实业学堂专章。其大异於旧章者,为优级师范学堂。学科分三节:一曰公共科,以补中学之不足,为本科之豫备。科目:人伦道德、群经源流、中国文学、东语、英语、辨学、算学、体操。一年毕业。二曰分类科,凡四类:第一类以中国文学、外国语为主。第二类以地理、历史为主。第三类以算学、物理、化学为主。第四类以动植物、矿物、生理为主。科目除人伦道德、经学大义、中国文学、教育心理、体操各类共同外,第一类课周秦诸子、英语、德语或法语、辨学、生物、生理。第二类课地理、历史、法制、理财、英语、生物。第三类课算学、物理、化学、英语、图画、手工。第四类课植物、动物、生理、矿物、地学、农学、英语、图画。分通习、主课,均三年毕业。三曰加习科,於分类科毕业,择教育重要数门,加习一年,以资深造。科目:人伦道德、教育学、教育制度、教育政令机关、美学、实验心理、学校卫生、专科教育、儿童研究、教育演习,并增入教授实事练习。优级师范附属中学堂、小学堂。初级师范学科程度,与中学略同。完全科学科,於中学科目外,增教育学、习字。视地方情形,可加外国语,手工,农、工业之一科目或数科目。五年毕业。初级师范附属小学堂。

  实业学堂之种类,曰实业教员讲习所,曰高等农、工、商实业学堂,曰中等农、工、商实业学堂,曰初等农、工、商实业学堂,及高等、中等、初等商船学堂,曰实业补习普通学堂,曰艺徒学堂。实业教员讲习所,以备教成各项实业学堂之教习。分农、商、工三种,农业、商业教员讲习所,除人伦道德、英语、教育、教授法、体操为共同学科外,农业课算学及测量气象、农业汎论、农业化学、农具、土壤、肥料、耕种、畜产、园艺、昆蟲、兽医、水产、森林、农产制造、农业理财实习;商业课应用化学、应用物理、商业作文、商业算术、商业地理、商业历史、簿记、商品、商业理财、商业实践。均二年毕业。工业教员讲习所,置完全科及简易科。完全科凡六:曰金工科、木工科、染织科、窑业科、应用化学科、工业图样科。除人伦道德、算学、物理、化学、图画、工业理财、工业卫生、机器制图实习、英语、教育、教授法、体操为共同学科外,金工科课无机化学、应用力学、工场用具及制造法、电气工业大意、发动机。木工科课无机化学、应用力学、工场用具及制造法、构造用材料、家具及建筑流派、房屋构造、卫生、建筑制图及意匠。染织科课一切器用化学、应用机器、定性分析、工业分析、染色配色、机织及意匠。窑业科课一切应用化学、应用机器、定性分析、工业分析、窑业品制造。应用化学科课一切应用化学、机器、电铸及电矿。工业图样科课图样、材料。均三年毕业。简易科分金工、木工、染色、机织、陶器、漆工六科。课目较略。一年毕业。高等实业学堂程度视高等学堂,分豫科、本科。豫科授以各科普通基本功课。一年毕业。高等农业本科凡三:曰农学科,曰林学科,曰兽医学科。高等工业分科十三:曰应用化学科,曰染色科,曰机织科,曰建筑科,曰窑业科,曰机器科,曰电器科,曰电气化学科,曰土木科,曰矿业科,曰造船科,曰漆工科,曰图稿绘画科,各授以本科原理、原则、应用方法及补助科目,多者至三十馀门,得斟酌地方情形,择合宜数科设之。均三年毕业。中等实业学堂程度视中学堂,亦分豫科、本科,课目较高等为略。初等实业学堂程度视高等小学堂,分普通、实习两种科目。均三年毕业。商船学堂亦分三等,以授航海机关之学术及驾运商船之知识技术。五年或三年毕业。实业补习普通学堂,以简易教法授实业必须之知识技能,并补习小学科目。艺徒学堂,授平等程度之工筑技术,俾成良善工匠,均可於中、小学堂便宜附设。

  其不在学堂系统内者,曰译学馆,曰进士馆。先是同文馆并入大学堂,设英、法、俄、德、日本五国语文专科,后由大学分出,名译学馆。仍设英、法、俄、德、日本文各一科,无论习何国文,皆须习普通及专门学。普通科目:人伦道德、中国文学、历史、地理、算学、博物、物理及化学、图画、体操。专门科目:交涉、理财、教育。五年毕业。进士馆令新进士用翰林部属、中书者,入馆肄业,讲求实用之学。课目:史学、地理、教育、法学、理财、交涉、兵政、农政、工政、商政、格致。得选习农、工、商、兵之一科或两科。西文、东文、算学、体操为随意科。三年毕业。

  各学堂管理通则之规定,与旧章大体相同。月朔,监督、教员集诸生礼堂,宣读圣谕广训一条。皇太后、皇上万寿节,至圣先师孔子诞日,春、秋上丁释奠,为庆祝日。堂中各员率学生至万岁牌前或圣人位前行三跪九叩礼。毕,各员西乡立,学生向各员行三揖礼,退。开学、散学或毕业,率学生至万岁牌前、圣人位前行礼如仪。学生向监督、教员行一跪三叩礼。监督等施训语,乃散。月朔,率学生至圣人位前行礼如仪。每日讲堂授课,多者不得过六小时。房、虚、星、昴日为休息例假,庆祝日、端午、中秋节各放假一日。每年以正月二十日开学,至小暑节散学,为第一学期。立秋后六日开学,至十二月十五日散学,为第二学期。学生赏罚,由教员、监学摘出,监督核定。赏分三种:曰语言奖励,曰名誉奖励,曰实物奖励。罚分三种:曰记过,曰禁假,曰出堂。学生以端饬品行为第一要义,监督、监学及教员随时稽察,详定分数,与科学分数合算。

  学堂考试分五种:曰临时考试,曰学期考试,曰年终考试,曰毕业考试,曰升学考试。临时试无定期,学期、年终、毕业考试分数与平日分数平均计算。年考及格者升一级,不及格者留原级补习,下届再试,仍不及格者退学。评定分数,以百分为满格,八十分以上为最优等,六十分以上为优等,四十分以上为中等,二十分以上为下等,谓之及格,二十分以下为最下等,应出学。

  毕业考试最重,视学堂程度,由所在地方官长会同监督、教员亲莅之,照乡会试例。高等学毕业,简放主考,会同督、抚、学政考试。大学分科毕业,简放总裁,会同学务大臣考试。分内、外二场:外场试,就学堂举行。择各科讲义精要一二条摘问,令诸生答述。内场试,择地扃试。分两场:首场以中学发题,经、史各一,经用论,史用策。二场以西学发题,政、艺各一,西政用考,西艺用说。通儒院毕业,不派员考试,以平日研究所得各种著述,评定等第,进呈,候钦定。其奖励章程,比照奖励出洋游学日本学生例,通儒院毕业,予以翰林升阶,或分用较优京、外官。大学分科毕业,最优等作为进士出身,用翰林院编修、检讨。优等、中等均作为进士出身,分别用翰林院庶吉士、各部主事。大学选科,比照分科大学降等给奖。大学豫备科及各省高等学毕业,最优等作为举人,以内阁中书、知州用。优等、中等均作为举人,以中书科中书、部司务、知县、通判用。中学毕业,分别奖以拔贡、优贡、岁贡。高等小学毕业,分别奖以廪、增、附生。初等小学属义务教育,不给奖。优级师范毕业,最优等、优等、中等均作为举人,分别以国子监博士、助教、学正用。初级师范毕业,分别奖以拔贡、优贡、岁贡,以教授、教谕、训导用。高等实业学堂毕业,最优等、优等、中等均作为举人,分别以知州、知县、州同用。中等实业学堂毕业,奖励视中学。奏定章程规定之概要如此。

  三十一年,诏以各省学堂次第兴办,必须有总汇之区,以资董率而专责成。特设学部,命荣庆为尚书,熙瑛、严修为侍郎。裁国子监,归并学部。明年,学部奏请宣示教育宗旨,略言:“今中国振兴学务,宜注重普通教育,令全国之民无人不学。尤以明定宗旨,宣示天下,为握要之图。中国政教所固有,亟宜发明以距异说者有二:曰忠君,曰尊孔。中国民质所最缺,亟宜箴砭以图振起者有三:曰尚公,曰尚武,曰尚实。”上谕照所陈各节通饬遵行。寻奏定学部官制,於本部各司、科分掌教育行政事务外,设编译图书局、调查学制局、京师督学局。又拟设高等教育会议所,属学部长官监督。其议员选派部员,及直辖学堂、各省中等以上学堂监督,暨京、外官绅,学识宏通,於教育素有经验者充任。又拟设教育研究所,延聘精通教育之员,定期讲演,以训练本部员司焉。先是直督袁世凯奏陈学务未尽事宜,以裁撤学政为言。云南学政吴鲁奏请裁撤学政。至是学部会同政务处复议,言:“各省教育行政及扩张兴学之经费,督饬办学之考成,与地方行政在在皆有关系。学政位分较尊,事权不属,於督、抚为敌体,诸事不便於禀承,於地方为客官,一切不灵於呼应。且地方寥阔,官立、公立、私立学堂日新月盛,势不能如岁、科试分棚调考之例。而循例按临,更日不暇给。劳费供张,无裨实事。拟请裁撤学政,各省改设提学使司提学使一员,统辖全省学务,归督、抚节制。於省会置学务公所,分曹隶事。选派官绅有学行者,别设学务议绅四人,延访本省学望较崇之绅士充选。议长一人,学部慎选奏派。”从之。嗣是各省学务始有确定之执行机关矣。

  劝学所之设,创始於直隶学务处。时严修任学务处督办,提倡小学教育,设劝学所,为厅、州、县行政机关。仿警察分区办法,采日本地方教育行政及学校管理法,订定章程,颇著成效。三十二年,学部奏定劝学所章程,通行全国,即修呈订原章也。劝学所由地方官监督,设总董一员,以县视学兼充,综核各学区事务。区设劝学员一人,任一学区内劝学之责,以劝募学生多寡,定劝学员成绩之优劣。其章程内推广学务一条,规定办法凡五:曰劝学,曰兴学,曰筹款,曰开风气,曰去阻力。又奏定各省教育会章程,省会设立者为总会,府、州、县设立者为分会,以补助教育行政,与学务公所、劝学所相辅而行。皆普及教育切要之图也。

  学部设立后,於各项学堂章程多所更正。其要者,如改订考试办法,详定师范奖励义务,变通中、小学课程,中学分文科、实科之类,然大致不外修正科目,确定限制,其宏纲细目,不能出奏定章程之范围。所增定者,则女学堂章程也。先是学部官制已将女学列入职掌。三十三年,奏定女子师范、女子小学章程,以裨补家计,有益家庭教育为要旨。师范科目:修身、教育、国文、历史、地理、算学、格致、图画、家事、裁缝、手艺、音乐、体操。四年毕业。音乐得随意学习。小学分两等,高等科目:修身、国文、算术、中国历史、地理、格致、图画、女红、体操,得酌加音乐,为随意科。初等科目:修身、国文、算术、女红、体操,得酌加音乐、图画二随意科。均四年毕业。其授业钟点,较男子小学减少,与男子小学分别设立,不得混合。宣统三年。奏设中央教育会议,以讨论教育应行改进事宜及推行方法。则根据学部原奏,拟设高等教育会议所之规定行之。此为第二期有系统之教育制度也。

  至考验游学毕业生,光绪二十九年,鄂督张之洞奏准鼓励游学章程。三十一年,学务大臣考验北洋学生金邦平等,援照乡、会试覆试例,奏请在保和殿考试,给予出身,分别录用。迨三十二年,学部奏定,自本年始,每年八月举行一次。并为综覈名实起见,妥议考验章程。将学成试验与入官试验分为两事,酌照分科大学及高等学毕业章程,会同钦派大臣,按所习学科分门考试。酌拟等第,候钦定分别奖给进士、举人等出身。仍将某科字样加於进士等名目之上,以为表识。考试分两场:第一场就所习学科择要命题;第二场试中国文、外国文,罢廷试。明年,学部宪政编查馆会奏游学毕业廷试录用章程,仍暂照三十一年成案。於钦派大臣会同学部考试请予出身后,廷试一次,分别授职。廷试用经义、科学、论、说各一,其医、工、格致、农等科大学及各项高等实业学堂毕业者,免试经义。时游学日本、欧、美毕业回国者,络绎不绝,岁举行考验以为常,终清世不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