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三十二 志一百七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7-06-19 21:37:22|

◎兵三

  △防军陆军

  防军初皆召募,於八旗、绿营以外,别自成营,兵数多寡不定,分布郡县,遇寇警则隶於专征将帅,二百年间,调发徵戍,咸出於此。若乾隆年台湾之役,乾、嘉间黔、楚征苗之役,嘉庆间川、陕教匪之役,道光年洋艘征抚之役,皆暂募勇营,事平旋撤。故嘉庆七年,楚北初设提督,即以勇丁充补标兵,道光十七年,以练勇隶於镇筸镇标,二十三年,以防守海疆之水陆义勇三万六千人仍遣回本籍,无防、练军之名也。道、咸间,粤匪事起,各省多募勇自卫,张国樑募潮州勇丁最多。咸丰二年,命曾国藩治湖南练勇,定湘军营哨之制,为防军营制所昉。迨国藩奉命东征,湘勇外益以淮勇,多至二百营。左宗棠平西陲,所部楚军亦百数十营。军事甫定,各省险要,悉以勇营留防,旧日绿营,遂同虚设。绿营兵月饷不及防勇四分之一,升擢拥滞,咸辞兵就勇。粤、捻既平,左宗棠诸臣建议,防营诚为劲旅,有事则兵不如勇,无事则分汛巡守,宜以制兵为练兵,而於直隶、江、淮南北扼要之处,留勇营屯驻,遂有防军之称。

  练军始自咸丰间,以勇营日多,屡令统兵大臣以勇补兵额,而以馀勇备缓急,尚无别练之师。至同治元年,始令各疆吏以练勇人数口粮,悉数报部稽核。是年於天津创练洋枪队。二年,以直隶额兵酌改练军。四年,兵部、户部诸臣会议选练直隶六军,始定练军之名。各省练军乃踵行之。练军虽在额设制兵内选择,而营哨饷章,悉准湘、淮军制,与防军同。其绿营制兵,分布列郡汛地,练军则屯聚於通都重镇,简器械,勤训练,以散为整,重在屯防要地,其用亦与防军同,故练军亦防军也。

  同治、光绪间,各省所增编防、练军,兵部、户部於光绪二十四年核其总数,直隶练军一万一千人,留防淮军三万一千人,新军一万一千四百人,毅军一万人,奉天练军一万一千四百人,吉林防军八千五百九十八人,练军四千四百三十八人,黑龙江练军七千九百七十一人,山西练军四千九百人,河南防军九千一百九十人,陕西防、练军一万四千四百五十人,甘肃防军一万二千五百人,新疆防军二万七千八百四十五人,塔尔巴哈台勇营二千四百三十二人,四川勇营一万五千六百九十八人,云南防军一万五千三十三人,贵州练军九千四百八十六人,广东勇营一万一千八百人,广西勇营一万六千九百四十人,湖南练军一万二千九百七十人,湖北勇营一万二千六百九十人,新军一千九十三人,江西防军九千三百六十三人,安徽防、练军一万一千二百九十人,江苏防军二万三千七百九十人,自强军三千一百七十人,得胜军三千人,浙江防军二万一千三百人,山东防军一万三千九百五十人,福建防军一万五百四十人,各省防军、练勇凡三十六万馀人,岁需饷银二千馀万两。其后绿营兵屡加裁汰,各省卫戍之责,遂专属於防、练军。光绪中叶后,防、练军改为巡防队。光、宣之间,又改为陆军。至宣统三年,各省巡防队犹未裁尽也。兹列同、光、宣三朝改设防、练军规画於篇,而以陆军新制附焉。

  防军,同治元年,直隶省於大沽协标六营内选练五百人,复增至二千五百人,分为五营,营分十队,设总统一人,翼长二人,各营管带一人,副管带二人,正副令官二人,带队官十人,分队官二十人。沈葆桢於江西省额兵一万二千人内,严汰老弱,增补精锐,分为二班,一班调至省城操练,一班留防汛地,半年换班。其赴操者,酌加练费,较募勇之费不及其半,练成即调赴前敌助战。

  二年,刘长佑以直隶省营务积年废弛,各营兵数多寡悬殊,号令不一,乃改仿湘军成规,以五百人为一营,设营官、哨队官及亲兵,分别队伍旂帜,申明号令,改设六军,凡筑营结阵诸法,一律讲求。其步队营制,设营官一人,哨官四人,哨长五人,什长四十人,正兵三百六十人,营官亲兵五十人,哨官护兵四十人,营官自率中哨,凡五百人。其马队营制,设营官一人,帮办二人,督队官五人,每哨五棚,每棚什长一人,正兵九人,营官自率中哨,合伙兵、马夫凡三百十六人。保定练军,马、步、守兵一千九百五十人为一军,宣化练军,一千四百八十人为一军,古北口练军,二千四百十人为一军,大名练军,一千二百三十四人为一军,正定练军,一千四百八十人为一军,通永练军,一千七百五十四人为一军,共编为六军。

  五年,令遵化等处各驻防军,每军定为步队二千人,马队五百人,在督标、提标内选取,凡一万五千人,分为六军,颁练兵章程十七条,隶总督节制,以防畿辅。又於六军外续练防勇二军。以奉天留防队伍调补直隶练军缺额。其训练京营,由神机营量增兵额。是年,左宗棠以福建省绿营额冘饷薄,乃裁兵十成之四,即以裁饷加留营之兵,并营操练。

  六年,丁宝桢於山东省增练马队三千人。

  七年,以各省绿营日益孱弱,令各省以壮健练勇易之。令曾国藩经理直隶省练兵事宜,就全省绿营内抽练六千人,仿勇营规制,分地巡防。海防议起,调驻天津,分中、左、右、前、后五营,与勇营相犄角。

  八年,曾国藩以军事既竣,宜练兵不宜练勇,而勇营良法为练军所当参用者,一、文法宜简,一、事权宜专,一、情意宜洽。减兵增饷,汰弱留强,严杜顶替之弊。於原有练军四千人外,古北口、正定、保定各练千人,统以东南战将。练成之后,分为四军。以二军驻京北,二军驻京南,俟功效既著,增练五千人。全省防营於未撤之九营外,以刘铭传全部淮军驻防张秋,以督标亲军炮队营及前营副营驻天津,以亲军炮队营驻大沽炮台,以盛字中军六营、左军三营,仁军二营,马队五营驻马厂、青县,於运河西岸筑炮台五座,驻盛字前军三营、右军三营、老左军一营,於沧洲驻乐字中、左各一营,其盛字营兼办屯田,以卫畿辅。是年,丁日昌以江苏省自淮军全部撤防以后,江苏抚标兵仅有一千六百馀人,乃裁汰老弱,补以勇丁,分左右二营,练习洋枪及开花炮诸技。马新贻以江南全省额兵一万二千七百馀人,分防各处,徒有其名,必须化散为整,始能转弱为强,乃於督标内选千人为左右营,浦口、瓜洲营内选五百人为中营,扬州、泰州营内选五百人为前营,驻省城训练,於徐州镇标内选千人为徐防新兵左右营,以地方之轻重,定练兵之多寡。刘锦棠以新疆全境自回民乱后,旗营零落殆尽,乃於乌鲁木齐创设标兵,於天山南北路各置额兵,新疆所有驻防旗兵,归并伊犁整顿,别以精骑重兵居中屯驻,为南北各路策应之师。崇实以四川省军事渐定,酌裁防军,选练旗、绿各营。

  九年,曾国藩於直隶省增募马勇千人,分为四营,原有额兵,增足万人,分练马队、步队,奏定各营哨之制,及底饷、练饷、出征加饷之制,为北方重镇。

  十年,鲍源深以山西省抚标兵仿曾国藩直隶练兵之法,选练马队一营,步队二营,以次推行各镇。吴棠以四川全省额兵类多疲弱,乃归并训练,得精壮万人。王文韶以苗疆戡定,所有湖南省留防军三十营,分布於湖南、贵州接壤之区,又於抚标、提标内各选练精壮一营。

  十二年,令陕甘督臣左宗棠、云贵督臣岑毓英各选所部勇丁,以补营兵之额。是时中外臣工皆注意练兵。李宗羲谓勇与兵有主客聚散勤惰之异,未可易勇为兵。王凯泰谓各省练兵,宜令更番换防,云、贵荡平以后,两省制兵亦宜换防调操,以杜久驻疲惰之渐。兵部诸臣会议,以同治初年创议练兵,京师神机营及直隶省六军,别筹练饷,特立营制。福建、浙江、广东、江苏等省,皆就所减之饷加於练军。河南、山西、山东、湖南等省,则按直隶之法,於额兵内抽练,於正饷外略加练费。甘肃省则因军事初定,先练千五百人。但各省所抽拨之兵,不过原额十之二三。若其馀之兵,置之不问,终成疲弱。应令各省统兵大臣,已练之兵,以时休息,其未练者,次第调操,期通省额兵咸成劲旅。

  十三年,都兴阿於奉天各城额兵内选练马队二千人,於各城八旗内选苏拉千人为馀兵,俟客兵裁撤,再行增练。

  光绪二年,崇实因奉天换防旗兵日久弊生,乃於岫岩、熊岳、大孤山、青堆子等处改设练军。

  三年,允李庆翱之议,於河南省增设练军步队。

  六年,令各疆臣酌量裁兵。各省防军自裁撤后,为数尚多。直隶、陕、甘须办边防,云南、贵州则防军较少,此外各省,均应大加裁汰。水师自设兵轮船后,旧式战船水师,亦分别去留。旋广西抚臣庆裕以广西省兵单饷薄,乃酌裁防军,以所节之饷,仿直隶练兵章程,在省标、提标内各选练二营,左右江两镇各选练一营。岐元以奉天省自同治间马贼四出肆扰,先后商调客军,增练旗、绿各营,而营制饷章未能画一。光绪五年,乃以直隶客军归并奉天省,合枪炮马步各队,釐定营制,编为奉字中、左、右、前、后马步队五营,中军增步队一营。丁宝桢因四川省自军兴以后,川勇而外,益以湖南、贵州各军,多至六万馀人,事定次第裁并,至光绪三年,实存防军一万馀人,须分守要隘,未可再裁。贵州防军,较他省为少,李明墀於光绪五年后,陆续裁汰四千馀人。李瀚章以湖北省防军,若升字三营、忠义八营、武毅七营、水师七营,皆扼要驻守,不宜裁汰,就湖北通省额兵酌量裁去三千馀人。裕禄以安徽省自捻寇平后,驻防皖南、皖北各军,凡一万八千馀人,次第归并训练,实存水陆防军万人。

  七年,岑毓英因苗乱已平,贵州之屯军、防勇,量为裁并,屯军裁去九千人,以裁军补额兵,酌改练军。旋移抚福建,乃率贵州练军二千人赴闽,教练闽省制兵。谭锺麟以浙江省防军於光绪六年募足三十营,旋裁去四营,以练军十营驻温州,海门、省垣各一营,馀皆归守汛地。是年,以各省防军岁饷甚钜,令统兵大臣一律严核,不得有吞蚀空额诸弊。

  八年,崇绮裁并奉天各军,於八旗捷胜营及东边道标兵、蒙古练勇外,所有马步营中之南方防勇,迁地勿良,乃裁并为一营,馀悉遣归原省。任道镕於山东省抚标及兖、曹镇标内抽调步兵千二百人,分为三营,加饷训练。张曜、刘锦棠以伊犁收复,就关外营勇选练制兵,改行饷为坐粮,略更旧制,增马队重火器,设游击之师,复参用屯田法,以足军食。

  九年,张之洞练山西省军队,由省标先练,扫除积习,为全省军营模范。李鸿章裁撤直隶省防军,除裁撤外,实存直字、荣字、义胜各营数千人,与淮军之亲兵及仁军、盛军、铭军、楚军等马、步、水师三十九营,分防各地。岑毓英以贵州苗疆多事,原设重兵数逾三万,积久废弛,专恃防军定乱,事定后,以防军归入制兵。云南省制兵,凡战兵九千馀人,守兵七千馀人,塘汛堆卡,零星散布,而巡防缉捕,专任练军,乃以战兵屯聚於统将驻所,随时整饬。潘霨裁并江西省防军,实存七千八百馀人,每哨续裁十馀人,量为省并。曾国荃综核广东省募兵之数,於光绪六年,张之洞曾募沙民千人守虎门,杨玉科增募千人及惠清营五百人,郑绍忠募安勇二千人,八年,募劲勇千人驻钦州,邓安邦续募千人,散布广州各属,其广东额兵实存九千馀人。

  十年,奎斌裁汰山西省两镇兵三千馀人,挑练大同镇马步队各一营,太原镇步队一营。

  十一年,卞宝第裁湖南省绿营,选精壮为练军,给以双饷,其未足之额,以营勇补之。希元等抽拨吉林防军左右路马步营千五百人,又於未练之兵及八旗台站西丹内选三千人,编为吉字营,分左右二翼,修筑壁垒,归营训练。岑毓英以云南省沿边之防军一万六千人分编三十营,於每年瘴消之际,亲历边疆,巡视防务。卞宝第分湖南全额兵之半,加以训练,编为巡防营。

  十二年,刘秉璋以四川省防营渐染习气,所有寿字、武字等十营,巡盐五营,一律选练整饬。

  十三年,穆图善整理东三省练兵事宜,每省挑练马队二起,步队八营,奉天、吉林、黑龙江各足成四千五百人,以克鲁伯炮六十尊,分配三省防营。刚毅裁并山西省额兵六千人,就饷练兵,抚标马队一旗,步队三营,太原镇马队二旗,步队四营,大同镇马队七旗,步队二营,编列成军,其北路则以树字各营分地巡防。

  十四年,岑毓英就云南省内地防军及边关勇营内共选练九千六百馀人,以符通省战兵五成之数。而边境辽阔,分防尚属不敷,乃增练三十营,凡一万五千四百馀人,分防腾越、蒙自各边及大理、普洱各府。

  十五年,谭钧培更定云南省营制。云南防军,於光绪二年,刘长佑挑练战兵,以三百七十人编为一营。十年,岑毓英以督师出关,改编二百二十人为一小营,营分五哨,哨各四队,队各十人。十一年,合练军各营,以半防内地,半防边境,仍以二百人上下为一小营。凡调防八成战兵七十七营,留防粤勇十二营,倮黑防勇六营,西南土防二十五营。乃裁汰三成,归并整齐,以三营为一营,每营分编五哨,中哨六队,馀各三队,以散合整。凡战兵二十六营,粤勇五营,倮黑勇二营,土勇十三营。

  十六年,张曜练山东省步队一营。

  十七年,福润增练步队左营。鹿传霖以陕西省自经乱后,兵制未复,乃酌留马步防军并练军各营,居中策应,各路马队,利於巡缉,乃改步队为马队以节饷糈,凡防、练军马队千五百人,在平原及北山扼要驻守。张煦以湖南省自湘勇回籍后,专恃防军弹压各路,凡防军万人,水勇二千四百馀人,乃归并损益,互为声援。

  二十一年,依克唐阿编定奉天省炮兵三哨,合原有之防军为五营,又以效力猎户二千人编为四营。是年张之洞创练自强军十三营於江南,器械训练,悉仿欧洲。

  二十二年,张之洞练洋操队二营於湖北。聂士成於直隶驻防淮军内选练马步队三十营,仿德国营制操法,编为武毅军。

  二十三年,张之洞以练军重在操演,令分防各营,以十之一更番来省,教以新操,俟练成后,转授各营。

  二十四年,王毓藻练贵州军队,先就省防三营改习洋操,次第推及各营。王文韶挑留直隶全省淮、练各军二万馀人,编为二十营,分左右翼,驻守大沽口及山海关,以练军三十三营分防内地及热河等处。色楞额以热河兼辖蒙古两盟十七旗,而马步防兵仅有千人,乃增练壮丁五百人为一营,马队五百人为二营,佐以炮队百人。增祺以福建省多山,新练防军,宜重步队,参以炮队,增制过山快炮十二尊。胡聘之以东、直、秦、豫各省皆有防军,支饷自数十万至百万不等,而山西省屏蔽畿疆,仅有练军五千人,乃增练新军,固西路之防。荣禄因北洋四大军训练已成,分路驻防,以武毅军驻芦台为前军,甘军驻蓟州为后军,毅军驻山海关为左军,新建军驻小站为右军,别练万人驻南苑为中军,军械不足,令江南机器局拨解新式快枪三千枝,快炮七尊,原有之淮军一万二千人,防、练军一万九千人,归并训练。刘坤一以江南省之江宁、镇江、吴淞、江阴、徐州五路防军悉改习洋操,所用军械,统归一律。是年,令王大臣选京师神机营马步万人为选锋营。令北方各省营伍,由新建军遣员教习,南方各省营伍,由自强军遣员教习。东三省防练各营伍,由北洋武备学堂遣人教习。

  二十五年,李秉衡上言奉天仁、育二军,训练已成,应择地修筑营垒,俾成重镇。裕禄以直隶防、练各军为数太多,乃挑留马步精兵一万八百馀人,编为练军步队十二营,马队二十营,更定营制,步队以三百人为一营,马队以二百馀人为一营,凡三十二营,分为直隶练军左右翼,以通永镇总兵统左翼,天津镇总兵统右翼,其新建等军,仍与宋庆之二十五营各守原防。刘树堂以浙江防军云字、吉字、胜字、旅字各营凡十一营二十三旗,并为五军,名为两浙新军,用北洋武毅军操法训练。松寿以江西省防军有忠新等营二千馀人,内江及赣防水师二千四百馀人,武威等营旗三千馀人,分布各路,乃在省城设全省营务处,为训练各军之总汇。刘坤一以江南各军归并为三十七营,加以新法教练,渐有成效。文兴以盛京八旗制兵,汰弱留强,仿北洋练军新法教练。裕祥就四川驻防旗兵内选精锐为一营,阵法营制,与防军一式。松寿以江西省新练防军三千人,拨解南北洋新式枪炮,以资操练。黄槐森选广西省各军,先就省标、提标及左右江各营挑练一千四百人,为各军模范。廖寿丰以浙江省宁波、镇海各营次第改习洋操,省防各军先练步队三哨,炮队一哨,凡标营及防、练军,俟四哨教成,更番改练,推及全省。

  二十六年,端方以陕西新练洋操之马步十三旗,分防南北山隘。是年,令各省疆臣严定将弁贪墨之刑,并整理浙江省防营积弊。

  二十七年,李兴锐以江西防军人数不一,乃分为五路,釐定人数,以中军为常备军,前、后、左、右军为续备军,军各五营,营各五哨。刘坤一以江南武卫先锋军、江胜军各二千人为常备左右军,其馀防军四十馀营悉编为续备军。岑春煊以山西省兵制纷歧,有练军、防军、晋威军之判,乃仿北洋武卫军制,以省标三千人分左右翼为常备军,以太原、大同二镇兵共练三千人为续备军。魏光焘以云南省防军二十四营,营各二百五十人,改编为常备军十二营,营各三百人,旧有练军改为续备军,均练习洋操。丁振铎於广西省防军三营内选千人为常备军,各属防军,就人数多寡,练一、二队不等。邓华熙以贵州防军及威远营并练五营,凡千五百人,为常备军,东西路练军及缉捕营共二十九营,选练五千七百人,为续备军,分防各隘。是年,设军政司於天津,总司直隶省淮、练各防军操防事宜。

  二十八年,升允以陕西省新旧各军均已改习洋操,乃选精锐六旗为常备新军,其忠靖八旗两翼步队,武威两翼马队,改为步队十二旗,以六旗为续备防军,六旗为续备长军,防军有地方之责,长军为开荒之需,以马队炮队佐之。

  二十九年,夏时以江西省新军仅有千二百人,江防重要,殊苦不足,九江为全省门户,乃别募一军,亦为常备军,合中、前常备两军共十营,专防省城及九江二处,以左、右、后续备三军分防各地。

  三十年,曹鸿勋以贵州各军於光绪二十六年改编为常备军、续备军,共二十四营,嗣因沿边戒严,增募防勇十九营,而筹饷艰难,遂每营酌减人数,凡防、练军及亲兵减存一万五百馀人,次第改习洋操。潘效苏於新疆标、防、巡、练各军三万二千馀人内,选存正勇一万三千馀人,於南北各路勺配分防。

  三十一年,练兵处王大臣以山东省武卫先锋队二十营分防散漫,令择地屯驻,增募成镇。是年,命铁良校阅江苏、安徽、江西、湖北各省防军、练军、陆军、旗兵、巡警兵。铁良遍阅各军,大都军械不一,操法亦未尽娴,旧营改练,进步甚迟。惟安徽练军二队,九江常备五营,湖北二镇,较为生色。

  三十三年,张之洞以沿江督捕营、下游缉匪营改编为水陆巡缉队。王士珍以江北巡防队改为步队六营,马队二营,其馀淮海水师、练军卫队,悉仍其旧。锡良以云南防军二十七营,铁路巡防十一营,土勇一营,凡三十九营,次第改编新军,以全省防军每营二百五十人为定额,分南防、西防、普防、江防、铁路巡防为五路,凡四十七营。

  宣统元年,以热河巡防强胜营改编常备军,以察哈尔原有之精壮、精健等营改编为巡防马队一营,步队二营。徐世昌以奉天巡防队分驻五路剿匪,旋合编为步队一标,其河防营亦一律改编。王士珍因江南防军步队六营、炮队二营改隶江北,乃合原有之巡防队及留防各营编为巡防第七营,共巡防步队八营,以备练成一镇,原有卫队,增募一哨,编为一营,尚有练军三百人,水师十棚,均改为巡防队。沈秉堃以云南防军内有各属之保卫队,系旧日团营,名为营队,实即乡团,未能遽改为巡防队。广福以伊犁军标汉队,系金顺西征营勇之旧,其营制饷章,均仿湘军,乃遵新章,以步队一营、马队二旗为左路巡防队,马队二旗为右路巡防队,分驻惠远、惠宁各城。袁树勋以山东省原驻淮军,於光绪二十四年移防长江,新增防兵二营驻兖、沂二府及德州,均当南北要道,未能遽裁。联魁以新疆筹饷维艰,就原有防营改编为步队三营、马队二营,又增编工程兵一队,马队一营,勉成一协。宝棻以山西省军队,向分太原、大同、口外三大支巡防队,乃归并分编为中、前、后三路,各以统领节制之,凡马步二十二队。吴重熹以河南省巡防营不合部章,就通省巡防步队二十八营、马队十二营分为五路,豫正左军为中路,南阳镇为前路,归德镇为左路,河州镇为右路,豫正右军为后路。赵尔巽以四川省防军二十九营,编为六军,每军六营,分中、前、后、左、右、副中为六路,分驻防境。其防守宁远之靖字二营、游击步队二营,增募宁远之靖字后营,改为巡防副左路、副右路两军,每三营为一军。成都驻防满营亦改编巡防队三营,俾臻一律。瑞澂以江苏省各营练成一协外,尚有太湖水师巡防队、陆师左右巡防队,系陆路三旗及苏捕营卫队等先后改编者,乃次第换防调操,以免弛懈。

  二年,岑春蓂改编湖南省巡防队,酌定饷章,即日成军,其馀缉私三旗,改为南路巡防队。孙宝琦改编山东省巡防队,所有中、前、后、左、右五路,各就坐营之中哨改编,其炮队以快炮六尊为一队,各府州县巡勇悉改为巡防队,兖、沂、曹三府原有之巡防营,亦遵新章编练。恩寿以陕西省巡警军悉改为巡防队。杨文鼎以湖南省巡防队分为中、东、西、南四路,驻防各府。昆源以察哈尔八旗壮丁编练巡防马队。松寿以裁撤福建全省之绿营兵改为巡防队十六营,分五路驻防各府。张人骏以两江巡缉队及师船十艘改为探访队,其沿江巡防队深资得力,以协解北洋之淮军饷为巡防军饷,并以江防军分驻江宁省城。锡良以奉天原有之协巡队、备补队、炮队、卫队各防营,遵章改编为陆军步队一标、炮队一营。是年,山东、山西抚臣咸拟缓裁巡防军,以靖地方。

  三年,张人骏以两江巡防军关系重要,其属於江宁者,马步三十二营,属於江苏者,步队六营,属於江北者,步队八营一哨、马队一营,江南北地势扼要,未可议裁,并拟以新兵中副二营留防三队改为第一、二、三巡防队,以一哨为提督卫队。丁宝铨以山西太原满营,於光绪二十八年已改练新操,乃遵章改编为巡防队。恩寿以陕西省巡警军已改编巡防队,并设马步巡防营务处。庆恕以青海垦荒,已开垦六万馀亩,原有巡防队不敷分布,增练防军一旗。诚勋以热河虽有直隶练军八营,仅防朝、建一带,其先后所练巡防队十三营,分防各属,未能遽改陆军。张勋以长江巡防马、步、炮队十三营,分驻浦口、六合、江宁、苏州、怀远各府县,并在沿江一带广布侦探,以靖盗源。瑞澂以湖南六营已裁,所有抚标之兵,选精壮编巡防一营。此改设防练军之大略也。

  自咸丰军兴,由绿营改为勇营,为留防营,为练军,为巡防队,为陆军,兵制变而益新。至宣统年,非特绿营尽汰,即湘、淮营勇驻防南北洋者,所存亦无几矣。

  陆军新制,始於甲午战后,步军统领荣禄疏保温处道袁世凯练新军,是曰新建陆军。复练兵小站,名曰定武军。两江总督张之洞聘德人教练新军,名曰江南自强军。其后荣禄以兵部尚书协办大学士节制北洋海陆各军,益练新军,是为武卫军。

  庚子乱后,各省皆起练新军,或就防军改编,或用新式招练。至光绪三十年,画定军制,京师设练兵处,各省设督练公所,改定新军区为三十六镇,新军制始画一。

  三十三年,京、外新练陆军,除禁卫军外,统计近畿第一镇驻京北仰山洼,官七百四十八员,兵一万一千七百六十四名。第六镇驻南苑,官七百四十七员,兵一万一千八百四十六名。直隶第二镇驻保定、永平等府,官七百三十七员,兵一万一千七百三十一名。第四镇驻马厂,官七百四十八员,兵一万一千七百五十六名。山东第五镇驻省城、濰县、昌邑等处,官七百四十八员,兵一万一千七百六十四名。江苏第二十三混成协驻苏州等处,官二百七十四员,兵四千三百四十五名。江北第十三混成协驻清江浦,官三百七十六员,兵二千四百八十一名。安徽步队二标、马队一营、炮队一队驻省城,官二百五十三员,兵四千一百五十五名。江南第九镇步队一营、马队二队驻省城,官七百八十九员,兵八千二百五十五名。江西步队一协、马队二队驻省城,官二百三十一员,兵四千二百八十七名。河南第二十九混成协驻省城,官三百三十八员,兵五千六百十八名,步队一协、马炮队各一营调驻京城,官一百六十二员,兵三千八十五名。湖南步队一协、炮队一营驻省城,官二百四十八员,兵四千五十六名。湖北第八镇驻省城,官七百二员,兵一万五百二名,第二十一混成协驻武昌、汉阳及京汉铁路,官二百八十八员,兵四千六百十二名。浙江步队一协驻省城,官一百五十九员,兵二千三百八十四名。福建第十镇驻省城及福宁、延平等处,官四百五十五员,兵六千七百八十八名。云南步队一协、炮队一营驻省城及临安,官二百三十八员,兵四千二百四十八名。贵州步队一标、炮队一队驻省城,官一百七员,兵一千八百四十六名。四川步队驻省城,官十二员,兵六十一名。山西步队二标、马炮队各一营驻省城,官二百六十二员,兵四千五百五十七名。陕西步队一协、炮队一队驻省城,官二百二十员,兵三千九百三十六名。甘肃步队二标、炮队一营驻省城、河州、固原、西宁,官二百二十一员,兵四千一百二十八名。新疆步队一协、马队一标、炮队一营驻省城,官一百六十七员,兵二千三百二十二名。东三省第三镇驻吉林省城、长春、宁安、延吉及奉天锦州等处,官七百五十三员,兵一万一千八百八十三名,第一混成协驻奉天省城,官三百三员,兵三千五十九名,第二混成协驻奉天新民等处,官三百四员,兵五千五十三名,步队一协一标、炮队一营驻吉林,官三百六十一员,兵七千八百七十名。宣统三年统计,除前列外,浙江成第二十一镇,云南成第十九镇,四川成第十七镇,奉天成第二十镇,吉林成第二十三镇,广东成第二十六镇驻省城,广西成第二十五镇驻省城及桂林等处,先后共成二十六镇。未几,武昌陆军先变,各省应之,而三十六镇卒未全立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