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五十一 志一百二十六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7-06-19 21:42:45|

◎交通三

  △电报

  电报之法,自英吉利人初设於其国都,推及於印度,再及於上海。同治十三年,日本犯台湾,两江总督沈葆桢疏言电报之利,诏旨饬办,不果行。光绪五年,直隶总督李鸿章始於大沽、北塘海口炮台设线达天津,试行之而利,明年因有安设南北洋电报之请。先是同治间,英使阿礼国请设电线於中国境内,力拒之,乃已。九年,其使臣威妥玛复申前议,易陆线为水线,自广州经闽、浙以达上海,争之数月,卒如所请。嗣是香港海线循广州达天津,陆线达九龙。而丹国陆线亦由吴淞至沪上,骎骎有阑入内地之势。

  天津道盛宣怀言於鸿章:“宜仿轮船招商之例,醵集商股,速设津沪陆线,以通南北两洋之邮,遏外线潜侵之患;并设电报学堂,育人才,备任使。”鸿章韪之。明年,疏言:“用兵之道,神速为贵。泰东西各国於讲求枪炮之外,水路则有快轮船,陆路则有火轮车,而数万里海洋欲通军信,则又有电报之法。近来俄罗斯、日本均效而行之。故由各国以至上海,莫不设立电报,瞬息之间,可以互相问答。独中国文书尚恃驿递,虽日行六百里加紧,亦已迟速悬殊。查俄国海线可达上海,旱线可达恰克图。钦使曾纪泽由俄国电报到上海,祗须一日。而由上海至京城,轮船附寄,尚须六七日到京。如遇海道不通,由驿必以十日为期。是上海至京仅二千数百里,较之俄国至上海数万里,消息反迟十倍。倘遇用兵之际,彼等外国军信速於中国,利害已判若径庭。且其铁甲兵船,在海洋日行千馀里,势必声东击西,莫可测度,全赖军报神速,相机调援,是电报实为防务所必需。现自北洋以至南洋,调兵馈饷,在在俱关紧要,亟宜设立电报,以通气脉。如由天津陆路循运河以至江北,越长江以达上海,安置旱线,即与外国通中国之电线相接,需费不过十馀万两,一半年可以告成。约计正线支线,横亘三千馀里,沿路分设局栈,常年用费,先於军饷内垫办。办成后,仿照轮船招商章程,择公正商董,招股集赀,俾令分年缴还本银。嗣后即由官督商办,并设电报学堂,雇用洋人教习中国学生,自行经理,庶几权自我操,历久不敝。”疏入,报可。逾年,工竣,以宣怀董其事。

  未几,英、法、德、美各使拟设万国电报公司於上海,增沪至香港各口海线。英使格维纳并援案请增上海至宁波、温州、福州、厦门、汕头海线。鸿章言:“宜令华商速设沿海陆线,以争先著,使彼无利可图,庶几中止。且从此海疆各省与京、外脉络贯注,实与洋务海防有裨。即商民转输贸易,消息灵通,为利更大。”从之。而苏州至浙、闽、粤陆线因之告成。其时香港英商方欲设水线至广州,粤督曾国荃亟造陆线以遏之。於是港线不得侵入粤境,英线不获造至福州。而上海丹线、九龙英线先后毁去,或赀购之。沿海电线,其权悉操於中国之手。此因外线之侵入而次第创设者也。

  当沿海陆线未设之先,海疆万里,消息阻绝,缓急无以为备。御史陈启泰上防海六策,其一言:“洋面既派兵轮分驻,即不可不设电线以通消息。议者必以不急之务虚糜钜款为疑。不知非常之原,断非省啬所能集事。即以目前而论,越南情形,每藉各国新闻纸以为耳目。今年朝鲜之变,非由日本发来电信,中国尚不得知。军情紧急,日夕万状,邮传迂缓,既恐有误机宜,藉助外人,事体更多窒碍,自不如招雇洋匠自行安设之为愈。中国电报,似宜推广各省海口,凡兵船寄椗之处,一律开办。广东琼州之线迳达越南,奉天旅顺之线迳达朝鲜,总期脉络联贯,呼应灵通,遇有警报,瞬息可至。”下所司议行。十年,法、越事起,海防急,设线北塘以讫山海关,递及於营口、旅顺。江督左宗棠则设长江线以通武汉,粤督张树声则设广西线以达龙州。二十一年,中日战事亟,虑直东一线有阻,接设老河口至西安线。是役江苏增上海至狮子林、金山卫、乍浦,清江至青口、板浦,扬州至通州、泰州,镇江至圌山关、天都庙,崇明至吴淞等线,而奉天至仁川电线先成於十一年。台湾以濒海要区,十四年亦水陆线并设焉。此因海防紧要而次第安设者也。

  滇、桂密迩越南、缅甸,边备为急。滇省电线,其始仅通鄂通蜀,与南宁接线之议,光绪十一年得请而未果行。十三年,滇督岑毓英复言:“由缅入滇,以腾越为入境门户,犹蒙自之於越南也。今英国有开办通商之请,自当先事筹维。拟就粤西工匠到滇之便,即将省城至腾越一路安设电线,以通英缅声息。”时粤督张之洞亦言:“广西南界接壤滇边,桂、滇皆西邻越南,滇则西接缅甸。若仅恃由鄂入滇一线传达电音,设有雷雨折断电杆,阻滞堪虞。且遇有军务之时,由滇、川、沪、鄂展转至粤,恐有交会壅滞之患。已商之滇督,自剥隘至蒙自,由粤接造,并增腾越之线。”疏入,报闻。盖剥蒙设线,所以备越南;腾越设线,所以备缅甸也。

  吉林、黑龙江偪处俄疆,边防尤要。十五年,自吉林省城设线至松花江南岸,历茂兴站、齐齐哈尔、布特哈、墨尔根、兴安岭、黑龙江以达黑河镇,从练兵大臣穆图善之言也。十八年,陕甘总督杨昌濬言:“新疆西北邻俄,西南与英属部接壤,文报濡滞,贻误必多。宜由肃州设线至新疆省城,及於伊犁、喀什噶尔。”宣统元年,桂抚张鸣岐疏陈设柳邕电线二千三百馀里。俱得请。此因边备而增设者也。

  初,奏设南北洋陆线,北端仅至天津。法事将起,出使大臣曾纪泽请接营近畿电线,谓可壮声威以保和局,灵呼应以利战事。事下所司,与鸿章议展拓之法。鸿章言:“神京为中外所归乡,发号施令,需用倍切。前於创办电报之初,颇虑士大夫见闻未熟,或滋口舌,是以暂从天津设起,渐开风气。其於军国要务,裨益实多。今总理衙门与曾纪泽皆以近畿展线为善策,拟暂设至通州,逐渐接展至京。”允行。逾年,津线遂逾通州达京师。自时厥后,各省咸知电报之利。或本无而创设,或已有而引伸。其尤要之区,则陆线、水线兼营,正线、支线并设,纵横全国,经纬相维。直、苏、粤、桂、滇、鲁、鄂诸省,设局多至二十馀所,馀省亦十馀局或数局有差。其互相衔接者,京师之线所达,曰库伦、济南、太原。天津之线所达,曰奉天。奉天之线所达,曰天津、旅顺、吉林。吉林之线所达,曰海参崴、齐齐哈尔、奉天。黑龙江之线所达,曰吉林、海兰泡。江苏之线所达,曰京师、芜湖。安徽之线所达,曰江宁、九江。山西之线所达,曰京师、西安。山东之线所达,曰京师、开封、清江浦。河南之线所达,曰京师、济南、西安。陕西之线所达,曰开封、太原、兰州、汉口。甘肃之线所达,曰迪化、西安。新疆之线所达,曰兰州。浙江之线所达,曰上海、福州。江西之线所达,曰广州、芜湖、河口。湖北之线所达,曰九江、成都、长沙、郑州。湖南之线所达,曰汉口、桂林。四川之线所达,曰汉口。福建之线所达,曰杭州、广州。广东之线所达,曰福州、梧州、九江。广西之线所达,曰长沙、广州。云南之线所达,曰汉口、重庆、八莫、南宁。贵州之线所达,曰重庆。外蒙则达京师、张家口焉。濒海之区则设海线。直隶自大沽以通之罘。江苏自上海东通长崎,北通之罘、大沽,南通厦门、香港。广东自香港通海防、新嘉坡、厦门、上海、马尼喇。山东自之罘通大沽、旅顺、威海卫、青岛、上海。福建自川石山通台湾淡水,自厦门通上海、香港。盖总计陆线之设,不下四万里有奇,而水线不与焉。

  电报设局,亦如轮船招商之例,商力举办而官董其成,谓官督商办也。津氵扈一线,其始倡以官帑,未几即归商局,醵赀至二百馀万。而各省电线不尽由商办者,良以商人重利,入赀则权子母、计盈亏,其於海防边备情势缓急,国内交通利便与否,不以措意。往往一线,官办商办,参互错综,大率以官办补商办之不足。两粤电线,广州至龙州则属之官,至梧州则属之商。钦、廉、雷、琼及镇南关、虎门,则官商协力。而滇线一自鄂入,一自蜀入,一自桂入。西安迄嘉峪关、甘、新、奉、吉、黑等省,通州至承德,陆线俱官为之。此类是也。然由氵扈达粤之线,本为防止外线而设,需费四十馀万两,咸由商力措备。其时香港英人并欲引线达广州,亦赖华合公司预设线至九龙,其谋始戢。方华合公司设线九龙也,华民抗拒,英商挠阻,其势汹汹。公司商人何献墀等排众难而为之,不为所屈,卒底於成。中日战事棘,引襄阳线千馀里直达西安,俾京、沪军报不至梗阻。而张家口至恰克图一线,以俄使援约相促,亦由商局集金六十馀万两,接线二千七百馀里,经营至二三年之久,工钜费繁,为全国最。此外造成之线,不能里数,其所裨殆非浅鲜矣。

  二十五年,大学士徐桐言电报局获利不赀,并无裨益公家之实。廷臣亦有以招商、电报各局假公济私为言者。俱下协办大学士刚毅查复。刚毅时以事衔命赴苏,寻疏陈:“电局自恰线成后,所亏至钜,俟有赢馀,岁输南北洋学款十二万四千两。”报可。明年,廷臣复言电局利权太重,宜遴员接办。诏饬宣怀按年册报收支款目,官电应免收费。宣怀上疏,略言:“电局本系集华商合众之力,以与洋商争衡,旁观每惊为大利所丛,其实析分千百股商,仍皆寸寸铢铢之微利。近年电线开拓日广,则局用及修线养线之费亦日增。上年因中俄条约,接造恰克图之线用费六十馀万两,未请官款,悉系电商集赀办成。沙漠荒僻之区,绝少报费,而常年用数尤钜。至本年应办之工,因办理铁路,卢沟桥至保定线已造成,又须造保定至汉口幹线。因办理海防,乃须造宁波至温州之线。总理衙门因洋人之请,则须造山东泰安、沂州之线。此外各路加线要工,络绎不绝,官款并无可筹,皆借股商之力,以赴公家之急。总局收支各账,均系按年刊布。各局详细坐簿,亦任股商随时查阅。一出一入,众见众闻,非如官中所办报销,出於一二人之手者可比。原奏所疑各节,似属不知此中原委。至官报之费,前定章程,拟一半报效,一半给赀,期於官商兼顾,持久不废,仍宜照旧办理,以维大局。”报闻。

  宣怀时综司轮、电两局,叠被指摘。二十八年,言於直督袁世凯:“电报宜归官有。轮船纯系商业,可易督办,不可归官。”世凯谋诸执政者,以为然,闻於上。寻命世凯督办电局,候补侍郎吴和喜副之。明诏发还商股,不遽予行。众商汹惧,争欲持券售之外人。宣怀力遏之,乃已。寻诏原有商股一仍其旧,盖其时仅易一商股官办之局而已。

  三十四年,邮传设部已二年,将以全国电局为实行部辖之计。邮传部尚书陈璧疏言:“电报为交通全国机关。各国电报之权皆操诸国家。中国电报,创始原归商办。而光绪初年,商股微薄,仍赖官力以为补助,非完全商办也。历年获利,约计五六百万。果使全国交通推行无阻,则富商即可富国,亦何必别议更张?乃观商线所至之处,皆属市镇都会,而边远省分,如云、贵、广西、甘肃、新疆,商人以无利可图,均推归官办。虽商力实有未逮,而顾私利、忘远略,实悖朝廷立部之初心。衡以中国近状,自非改为官办,无以定区画之方,即末由收扩充之效。东西各国,电线如织,策应灵通,故伏莽方生,旋就扑灭。中国电报,无论要荒,即腹地稍僻者,亦多缺而未举。一旦有事,道途修阻,声息不通,实於军务有碍。况当百度维新,外交内政关系非轻,稍滞交通,辄形扞格。近来科布多、川、藏、蒙古、闽、浙、江西、苏、松纷纷请设电线。本年四月,奉旨迅设贵阳至义兴电线。又陆军部以秋间江、鄂各军在安徽会操,请设安庆至太湖电线。外务部请设川、藏通印度电线,以为收赎英人江孜线路张本。湖北官电局以赔累不堪,请改归部办。纷来沓至,均为不可稍缓之图。核计各省请设各线,不下万有馀里,工程当在一百馀万以上。且此万馀里,半皆荒村僻壤,报务不多,增一线即赔一线之本,修一里即亏一里之费。前此添设云、贵一二边省电线,各股商尚虑亏损。今统筹荒瘠之区,更难著手。至利则归己,损则归公,恐亦无此情理。此展线之宜归官办者也。各省线路,待修者众,朽败难支,而陕、豫、闽三省尤甚。设遇军兴仓猝,何堪设想。现在遴员调查,通盘筹画,尚有应移近铁路者,有关系交涉亟须先占者,有文报日多应行添线者。次第修举,工费浩繁,需银约五六十万两。此项巨费,即尽括商股馀利息项,亦难支抵。此大修之宜归官办者也。中国报费昂贵,甲於全球。远省一二字之费,几与各国二十字相等。近据宁夏副都统志锐,请核减报费以利交通。又据赴葡部员周万鹏称,葡国公会亦以中国报费太昂为词。自当酌减,使价目与各国略同,为入万国电政会之预备。惟核减电费,以岁入三百馀万元计算,若减一二成,即在五六十万以上。若递减至四五成,或减至与东西洋相等,为数尤多。此事一行,则商股年息恐不可保,馀利更不待言。此减费之宜归官办者也。凡此三事,实为电政今日最要之图,即为商股今日最损之策。与其苟且因循,日积月累,致官商之两病,曷若平价收赎,期上下之交益。实见夫今日电报有必须扩充之势,即有不免折阅之时。在商人祗课赢馀,在国家必求利便。事实不同,断难强合。臣等拟恪遵光绪二十八年谕旨,改为官办,筹还商股。即由部备价收赎,於每股股本外特予加价,以示国家恤商之意。”奏入,允行。

  八月,电股收赎完竣。陈璧疏言:“臣部收赎商电,酌核市值赎之,每百圆电股,给予一百七十圆。旋复从众商之请,加价十圆,作为优待费。计共二十二万圆。自颁发收赎章程后,旬月之间,共收回商股二万一千四百馀股。其未到之五百馀股,委系外埠及内地僻处,递寄维艰,拟请宽予限期,照章给价,提存现款,以便续领,仍给优待费,以示体恤。此后即全归国有,与商无涉。收赎之款三百九十六万,臣部暂由路款借拨,仍须另行设法归还,以清款目。”又言:“电政为交通枢机,图扩充方期发达。今既改归国有,应将减费、展线、修线诸事次第整顿。而减价为中外众目所睹,非实行筹办,尤不足以餍人望而广招徕。拟自光绪三十五年正月始,酌减电费二成,以所收商报约三百万圆之额计之,即少收约六十万圆,不敷在二十万圆以上。减费之后,报费必增,可供挹注。而一时添线、修线,并扩充电话,在在需款。所增之数,必须抵拨,逐渐推广工程之用。预算短额,拟暂由臣部各路馀利项下,每年分拨二十万圆,以三年为限,自第四年起至六年止,每年匀还二十万圆,一律还清。一转移间,路款均归有著,电政亦可渐兴,不烦续借他款,实收财政统筹之益。”报可。自时厥后,事权统一,呼应灵通,每岁展拓电线三四千里以为常。而取值之廉,迥异畴昔,此则非商办之所及也。

  中国幅员辽阔,文报稽延,至於变起仓猝,往往因消息迟滞,坐误机宜,酿成钜患。历朝变乱之起,大率以此。自有电报,举向来音信隔绝之弊,一扫而空。若朝阳教匪之倡乱,云南猛喇游匪魏名高之滋事,均因电报之告警,与军事布置之迅速,得以立即剿平。而外则朝鲜之二次内讧,越南事变之先事防御,亦惟电报是赖。此其明效大验也。而然当创办之初,乡僻囿於见闻,外人多所挠阻,艰难曲折,乃克成功。设线之处,若系边疆瘴疠、塞外荒凉之地,措手之艰,什伯内地。以故在事人员,得邀奖叙,而近省不得援例以请者此也。

  至於意外之损坏,其事尤夥。贵州毕节乡民之拆线;山西霍山乡民之毁杆;湘省澧州民误以电线为外人所设,集众毁弃;陕之长武、乾州、醴泉、邠州、永寿,甘之泾州、平凉等处,人民谓旱疫为电线所致,拆毁殆尽。俱由地方官出赀修复,首犯有论重辟者。二十六年拳匪之变,京师至保定电线先为所毁,京津、京德继之,山西、河南又继之。驯至晋、豫、直隶、山东四省境内,荡然无一线之遗。南北隔阂,中外阻塞,消息不通者数月。而外兵盘踞京、津,初设行军电线,嗣拟设大沽至上海水线,以大东、大北两公司主其事。宣怀密行作价,购其机器料物,属於中国商局,其谋竟不得逞。宣怀寻请修复已毁各线。其经战事损坏者,商局任之。晋、豫未有战事,地方官保护不力,甚且指使拆坏者,援毕节、霍山之例,分别赔修。报可。三十年,东三省线再毁於日俄之战。迨三十四年,总督徐世昌修复之。此已毁复修各线之大略情形也。

  电报之利於交通,与铁路相辅而行,缺一不可。然铁路需费过钜,每有兴筑,拟假外赀集事,非如电报工省费轻,商力已足举办,其借外债而成者,仅沪、烟、沽正副水线而已。光绪二十六年,外兵方据京、津,谋设大沽至沪水线。宣怀以其侵我主权,密向承办之大东、大北公司购归商局办理。方是时,两公司因利乘便,故昂其值。中国官商交困,复绌於力,於是以购价作为息借,分三十年偿还。殆迫於势之不得已也。前外人在中国设线,由商股购回者,如丹国所设之淞沪旱线、德国所设之京沽幹线、铁路至天津支线是也。电报非仅达於国内已也,必行驰域外,而其用益宏。於是与外国通线,若法、若英、若俄,既订通线费之约,并分订联合其价摊分之约,以相约束焉。

  电局既日渐扩充,尤以培养人才为要。电报学堂创於光绪六年。嗣分设按报、测量、高等诸塾,以宏造就。二十五年,并设电话学科以附益之。

  电话初名曰“德律风”。二十五年,宣怀疏言:“德律风创自欧、美。入手而能用,著耳而得声,坐一室而可对百朋,隔颜色而可亲謦欬,此亘古未有之便宜。故创行未三十年,遍於各国。其始止达数十里,现已可通数千里。新机既辟,不可禁遏。日本电报、德律风,统归递信省。学生教於一堂,机器出於一厂。中国之有德律风也,自英人设於上海租界始。近年各处通商口岸,洋人纷纷谋设。吴淞、汉口则请借杆挂线矣,厦门则请自行设线矣。电报公司竭力坚拒,但恐各国使臣将赴总理衙门要求,又滋口舌。一经应允,为患甚钜。况西人眈眈逐逐,欲攘我电报之权利而未得其间。沿江沿海通商各埠,若令皆设有德律风,他日由短线而达长路,由传声而兼传字,势必一纵而不可收拾。不特中国电报权利必为所夺,而彼之消息更速於我。防备不早,补救何从?现在官款恐难筹措。臣与电报各商董再四熟筹,惟有劝集华商赀本,自办德律风,与电报相辅而行。自通商各口岸次第开办,再以次及於省会各郡县,庶可预杜彼族觊觎之谋,保全电报已成之局。”报可。自是京师、天津、上海、奉天、福州、广州、江宁、汉口、长沙、太原皆设之,此则连类而及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