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百五十六 志一百三十一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7-06-19 21:44:13|

◎邦交四

  △美利坚

  美利坚在亚美利加洲。初来华,货船常至粤东。道光二十一年,英因鸦片之役,诏停贸易,美为英人请准货船入口,不许。二十二年,与英和,许宁波互巿。美商船由定海驶至宁波,请报税通商,浙抚刘韵珂以闻。朝旨以美通商向在粤东,不许。已,复请增商埠,将军伊里布以闻,许之,命与英并议税则。明年三月,美商船驶至上海求通商,拒以税则未定。既闻英通商章程已议定,复请援英例开巿;又称进口洋参、铅斤二项税则繁重,请减轻,以百斤取五为率。江督耆英等以洋参、铅斤岁来无多,允酌改。美人福士又请入觐,不许。冬十月,福士忽称有使臣顾盛来粤,仍求觐见,并递国书,欲与中国商议定约,并称没兰的弯兵船欲赴天津。谕令折回,不省。二十四年四月,美兵船进黄浦,阻之,答以进口专为约束商民,防范海盗,无他意。又责中国款待,要求甚坚者十款。耆英等屡与駮诘。於是酌定条款:如商船纳钞已毕,因货未全销,改往别口转售,免重徵;又商船进口,并未开舱即欲他往,限二日出口,不徵税钞;又商船进口,纳清税饷,欲将已卸之货运往别口售卖,免重纳税钞;此外又许其於贸易港口租地建礼拜堂及殡葬处所;又许延请中国士人教习方言、佐理笔墨,及采买中国各项书籍。又增入商人擅赴五口外私行交易、及走私漏税、携带鸦片及违禁货物,听中国官自行办理治罪一款。遂定议。寻进国书,耆英请赐诏书褒美,许之。

  二十六年,谕通商、传教祗许在五口,不得羁留别地。缘美人在定海传教非条约所许故也。十一月,美使义华业来粤呈递国书,初欲入觐面呈,耆英等以条约折之,乃已。咸丰三年七月,美酋马沙利来粤接办本国公使事务,赍有国书,仍欲进京投递。中国持定约不许。时贼氛未靖,美兵船忽至沪,扬言往镇江等处察看贼情,并整顿海口商务,如督抚不与会晤,当缮奏赍往天津投递。苏抚许乃钊以闻。命赴粤听钦差大臣察办。同时美兵船又入琉球,琉球王世子咨闽浙总督王懿德,懿德以闻。命粤督叶名琛晓谕,使撤回兵船。四年六月,美人麦莲至上海,要求赴扬子江一带贸易,请代奏。江督怡良谕令回粤,候叶名琛察办。麦莲返粤,名琛不予接见,乃复回上海,与英、法人往见苏抚吉尔杭阿,要求赴天津变通成约。吉尔杭阿拒之,不听。既而船至天津,命长芦盐政文谦等复阻之。仍以进京求觐为词,递清摺要求十一款,駮之。惟华洋诉讼、豁免积欠及广东茶税每担加抽二钱,允与商办。麦莲等遂去。

  六年,美人伯驾来粤请换约。时英人包令、法人顾思同至,亦请换约,与伯驾同赴天津。朝命叶名琛阻之。旋驶至福建递国书,要求公使驻京、中国遣大臣驻美京华盛顿。朝命闽浙总督王懿德约回广东,严词駮之,伯驾不省。八月,偕本国水师提督奄师大郎乘火轮至上海,云奉国主命,必须入京觐见,屡谕不从。是年减免美在沪未缴关税,因粤贼滋扰,美商受损失故也。七年十月,美遣新公使列卫廉来粤代伯驾,会英人虏叶名琛,省城被据,美人来沪投递牒大学士裕诚文,原劝和。裕诚覆以已命黄宗汉赴广办理外国事务,可速赴广东会晤。八年二月,美随英、法调兵船来津,命直隶总督谭廷襄等接晤。美使与俄使普提雅廷同见廷襄,欲变通旧约,未允。五月,命大学士桂良、吏部尚书花沙纳为钦差大臣,与美使列卫廉定约。初,美条款要求添商埠、保教民、立塔表、铸银元、赔损失、防凌害、船只驶扬子江及粤东珠江并各支流、文移达内阁、使臣驻北京、丈量船身计噸纳钞法、以各用法律治本国人民、特援最惠国利益均霑之例载入约中,迄未行。至是,复请。

  冬十月,定通商税则,桂良致书美与英、法使臣议通商善后事,极陈领事之弊。美列卫廉覆书,略谓:“美国商民进内地,按天津条约,利益均霑,是则美进内地所有请执照等情,应同英、法一例。俟国主及国会议允批准和约后,必明立律例交领事,禁止不请执照或强请执照等事,致免国民违犯中国宪典。又整理有约、无约各国之法,本大臣向知此事应变通,今请将中国所能行者略为陈列。按泰西各国公使,凡此国领事奉遣至别国者,若不得所往之国准信延接,即不得赴任。今凡有称领事,而中华国家或省宪地方官不肯明作准信延接者,彼即无权办事,是则中国於此等兼摄领事即可推辞不接,已延接者亦可声明不与交往。设有美国人兼摄无约领事,藉作护身符以图己益者,地方官可却不与延款,遇有事故,令彼投明美国领事,自应随时办理。间或美国人兼摄领事,而代无约商民讨求地方官协助申理,地方碍情代为办理者,亦可对彼说明,并非职守当然,祗由於情面而已。又若此等自称领事,有与海关办理船只饷项事宜者,地方官可却以必须按照条约遵行。倘彼固执己见干犯则例者,中国地方官应用强禁阻。前在天津时,本大臣照会桂中堂、花冢宰,以中国必须购造外国战舰火轮船者,特为此故,足徵所言非谬也。又领事不得干预贸易,现美国定制,凡干涉卖买者,不得派作领事官。又领事与地方官争论,前此动多牴牾,本大臣深为恨愤,业经设法将一切事宜妥为辨正。嗣后果有仍前事款,请照知本大臣,定当修正。若领事官不合之处,地方官按理据实,直斥其非,不与共事,此最善之法也。总领事之设,美国奉使驻紥中华者,从无此制,领事官亦无发给旗号之事。本大臣复严谕领事,嗣后不得有此。以上据问直达。犹有管见须照知者,中国宜立国家旗号,俾中国公私船尽行升用。盖美国制度,凡本国人必用本国旗号,泰西各国莫不皆然。今中华贸易之盛,而无旗号以保护,何不亦仿他国之法,使商船与盗贼有所区别,而免商民之借用与假冒外国旗号哉?”桂良据奏。厥后中国造轮船、购战舰、用龙旗,多采其议。

  九年夏五月,美使华若翰遵沪约,改道北塘呈递国书,谕旨嘉奖。七月换约,还所掳前附和英人之蒋什坡。美使回沪,请照新章完纳船钞,及在潮州、台湾先行开巿。钦差大臣两江总督何桂清以前大学士桂良等给与照会,言明各口通商,俟英、法条约议定,再照新章办理,不服。乃允先开潮州、台湾两口巿,及照新章纳船钞,馀仍从缓。十年,美船随英法联军北驶。是年美国书及原本条约、税则遗失,特命苏抚薛焕先与说明,照俄国一律,以通行刊本为凭,美人许诺。

  十一年四月,始至汉口通商。旋立九江巿埠。先是三月,美水师总领施碟烈伦以火轮船至九江,寻去。至是,美商择地,勘定九江城西琵琶亭空地三十亩,以地势低洼,兴工建筑,居民以未给价,阻之。领事别列子始赴道署,许照英国价例给发。九江关监督以此地在大街繁盛之区,与龙开河偏僻有水者不同,駮诘之,别列子去。监督因牒驻汉口总领事,始许依民间卖买,又增索至五十亩。是为美立九江巿埠之始。秋七月,美设领事於汉阳,并代理俄国汉口通商事务。又为美人在汉设领事之始。

  同治元年,粤贼陷苏、太各城,上海为各国通商之地,苏松太道吴煦招募壮勇,雇洋人领队。有美人华尔者,煦令管带印度兵。既印度兵遣撤,煦令华尔管带常胜军,协守松江,屡出讨贼有功,奏给翎顶。又白齐文者,亦美人,因华尔进,命并在松江教习兵勇,协同官军剿贼,屡立功。华尔旋攻慈谿阵亡。秋七月,美伯理玺天德林肯亚伯剌罕遣使蒲玲堪安臣致皇帝书。二年,白齐文不遵调遣,殴伤道员杨坊,并劫饷四万馀元。事闻,褫白齐文职,命苏抚李鸿章拿办。白齐文匿英兵舰,美使蒲安臣以白齐文为美国人,覆牒为代辨无罪。总署以白齐文受中国官职,应照中国法律惩办。辨駮久之,美使始代白齐文认罪。白齐文寻投贼被获,牒美使卫廉士述其罪状,请照前议亟予正法。美使覆以请示本国,白齐文寻溺死。

  六年十月,以美卸任使臣蒲安臣权充办理中外交涉事务使臣。时外洋诸国公使、领事等先后来华,於是特派蒲安臣,以英人柏卓安、法人德善为左右,协理志刚、孙家穀二员同往会办。缘蒲安臣充美公使最久,中外交涉,总署深相倚任,故特派往。特与议定条款,凡事须咨总署覈定,准駮试办,以一年为期。又以中外仪节不同,呈递国书,须存国体。又虑各国因蒲安臣系西人,以西例优待,当告以中国体制,使各国了解,不致疑中国将来无报施之礼。迭咨蒲安臣,蒲安臣遂西。

  是年,美罗妹商船至台湾之琅軿洋面,遭风船破,被生番戕害。又前有美商船罗发遭风飘至台湾极南海岛,亦被害。至是,美住厦门领事李让礼欲坐兵船赴台住泊。八月到琅軿,会台湾镇总兵刘明灯究诘此案,而龟仔角生番纠集十七番社谋抗拒,刘明灯招番目卓杞笃往谕,始知五十年前,龟仔角一社之番,悉被洋人杀害,仅存樵者二人,以致世世挟仇图报。因谕番人解散,劝李让礼无深究,免再结仇。李让礼许诺,遂议结。既而李让礼请在象鼻山设立炮台,未允。

  七年春二月,美使来言,前年九月有本国商船两只在高丽搁浅被害,尚馀四人,请转知高丽,设法救护。政府请高丽自行查明酌覈。六月,美人派兵船入高丽,国王李熙奏闻。中国查明并无羁留美人情事,函致美使代为解释。美使乃无言,其兵船亦启椗去。

  是月,蒲安臣等至美递国书,并增定条约,其要目有八:一,美国与他国失和,不得在中国洋面夺货劫人;二,除原定贸易章程外,与美商另开贸易之路,皆由中国作主;三,中国派领事驻美通商各口;四,中、美奉教各异,两国不得稍有屈抑;五,两国人民互相往来游历,不得用法勉强招致;六,两国人民互相居住,照相待最优之国利益均霑;七,两国人民往来游学,照最优之国优待,并指定外国所居之地,互设学堂;八,美国声明并无干预中国内治之权。其时曾国藩等鉴於道、咸间条约失利,特建议遣使往订此约,於领海申明公法,於租界争管理权,於出洋华工谋保护,且预防干涉内治云。九月,美使劳文罗斯来华递国书,并呈书籍及五穀各种,请换中国书籍、穀种,许之。

  九年三月,美遣镂斐迪充出使中国大臣,递国书,前使劳文罗斯回国。四月,中国出使大臣蒲安臣在俄病卒,特予一品衔,给恤银万两。

  十年正月,美致朝鲜函,请中国代达,谓将以兵船前往商办事务。中政府以权宜许为转达。旋接朝鲜咨,谓美使所投封函,专为曩年美商船来韩,一遭风遇救,一人没货无,以为一救一害,相悬太甚,欲请究治。朝鲜以己国无残害美船之事,不允所请,并请中国降旨开谕美使。美使以降旨开谕,是以属国相待,不受。乃以兵船抵朝鲜胁之。朝鲜人不服,与力争,并报中国牒美使解之。十二月,美请援例开琼州商埠。

  十一年春二月,许美国领事官代办瑞士国商务。瑞士国一名苏益萨,又称绥沙兰,其商船至中国,向以无约小国不设领事官,至是请美领事官代办商务。美使牒称遂次兰国,总署覆美使,以瑞士事务祗可照料,不能兼摄,至通商纳税等事,仍照向来无约各国祗许在海口通商,其内地口岸及内地游历设局招工等事,均不得一律均霑。美使照覆更正遂次兰为瑞士。美领事虽得照料瑞士国商务,不得称瑞士国领事官。十二年春,穆宗亲政,美随英、法、俄、德请觐见。十三年,美使镂斐迪回国,以艾忭敏为驻华全权大臣,觐见面递国书。

  光绪二年十一月,美旗昌公司归并中国招商局,南洋大臣沈葆桢奏请给价银二百二十万两,报可。四年,出使大臣陈兰彬等莅美呈递国书,旋请设领事,言华人侨美各邦约二十馀万,不设领事,无以保护华民。奏入,许之。五年,美前统领格兰忒来华。值日本灭琉球,政府因格兰忒将游日本,讬其转圜。格兰忒至日本,函劝中国与日本各设领事,保护琉球中部,其南部近台湾,为中国属地,割隶中国,北部近萨摩岛,为日本属地,割隶日本。两国均不允。又请派员会议,卒不得要领。

  六年七月,美遣使臣安吉立及修约使臣帅腓德、笛锐克来华,请与中国大臣议事,总署以闻。并言:“同治七年中国与美续增条约,其第五款内有‘两国人民任便往来得以自由’等语。近来金山土人深嫉华人夺其工作,不能相容,上年美议院曾有限制华人之议,经其总统据约批駮。去年彼国开议,又欲苛待华人,经副使臣容闳牒外部,言与约不符,始将此例停止。是华人在彼得有保护者,惟恃续增条约之力居多。今遣使来华,恐有删改续增条约之意,请派员商议。”奏入,命总署大臣宝鋆、李鸿藻为全权大臣,与美使议约。初,美续约第五款祗言两国人民往来及游历贸易久居等人,无“华工”字样。至是,美使安吉立等递修约节略,内称华工分住各口不下十万人,於本国平安有损,请整理限制禁止。总署以禁止一层与旧约不符,惟限制一层尚可酌拟章程。安吉立等以章程须由本国议院酌定,此次来华,祗求中国一言,许其自行定限。总署遂入奏,与安吉立等议定四款:凡传教、学习、贸易、游历人等仍往来自由,其已在美华工亦仍旧保护,惟续往承工之人,定人数年数限制,不得凌虐。遂画押盖印,期一年两国御笔批准互换。既而美金山於中国招商局和众轮船进口有额外加徵船钞货税之事。出使美国大臣陈兰彬等请乘美派人来华议约之际与交涉。时美使安吉立亦牒总署,询中国徵收美国各船税钞与徵收中国及别国船税钞是否相同,又中国在常关纳税钞之船是否均与新关纳税钞之船相同各等语。又欲将两国商民贸易有益之事,及两国商民争讼申明观审办法,加入约款。总署以商民贸易一款,原可随时商办,观审一款,本烟台条约所载,此次申明与原议亦无出入。因与定议,仍候两国御笔批准互换。明年六月钤印。

  八年三月,美欲与朝鲜结约通商,遣总兵萧孚尔为全权大臣,乘兵船往议约。朝鲜遣余允植赴保定谒见李鸿章,请代为主持,与美使商议。美使旋出所拟约稿,其约稿未提明朝鲜为中国属邦。鸿章请删改,萧孚尔执不允。会美署使何天爵在京,与总署议,允增“属邦”字样,而内治外交仍许朝鲜自主。

  九年,出使美国大臣郑藻如请於美纽约设领事官,略言:“美国西通太平洋,以金山埠为首站,东通大西洋,以纽约埠为首站,两埠为往来必经之路。金山业设领事。近纽约华民往者日见增多,土人不无嫉忌。兼以古巴一岛与纽约水路相通,华民由古巴回籍者必假道纽约,实为通行要路。请仿金山例设领事以资保护。”报可。是年美与朝鲜换约,遣使驻朝鲜汉城,朝鲜遣使报之,仍咨中国,礼部仅报闻而已。十年,中、法因越南启衅,招商局轮船商人筹照西国通例,暂售与美国旗昌洋商保管,旋事定,仍收回。

  十二年春,美旧金山华民被美西人虐害,中国索赔,总统却之。粤人闻之,大愤,争欲起抗。粤督张之洞恐其滋事,一面晓谕粤民,一面致总署及驻美使臣与美交涉,请其赔偿惩办,因疏言:“出洋粤民所诉焚劫杀逐,种种遭害,胪列各案内,如光绪十年十二月,夭李架埠一案,焚铺逐商,劫财七万馀元;十年七月二十五日,洛巿丙冷埠一案,惨杀廖臣颂等二十八命,伤十五人,焚毁铺屋财物值十四万馀元;七月二十八日,舍路埠一案,惨杀莫月英等三命,焚烧煤厂,约值数万,旋将华人尽逐;八月十一日,倒路粉坑一案,枉杀李驹南等五命;九月二十八日,喊罢埠一案,焚逐失财数万;十二月初四日,尾矢近地一案,惨杀伍厚德等二命:皆为无辜被害。其馀密谋杀害,不可胜纪。以致卓忌埠、礼静埠则有被逐之事,兴当埠、拓市埠、喜路卜埠、铃近埠、匿架巿埠、洒巿埠、钵伦埠、云乃埠、坎下埠、古鲁姐埠、粒卜绿埠亦皆有定期议逐之事。其金山大埠,华民住房则有十苦之诉,洗衣裳馆则有六不近情之诉,统大小各埠工商人等则有七难之诉。所谓十苦者:金山大埠住房,每人限地八尺,不足八尺者查拏监禁,谓之祼房。祼房之苦,计地少绌,同居概捉。一也。监后寓财,尽窃无追。二也。回华有期,暂寓被禁。三也。到埠资乏,借寓亦拏。四也。畏捉夜行,卧街被打。五也。工艺出监,无处佣食。六也。监房地狭,疾疠益增。七也,入监勒银,始任赎出。八也。监郁鬓乱,被翦违制。九也。昏夜巡查,破窗越屋。十也。所谓六不近情者:洗衣馆八九百间,木楼木屋,历数十年,乃借防火私擅,勒令改建砖楼铁门,既非美廷所命,别处又不一律。一也。拆改不独劳费,工众无处容身。二也。砖铁本重租贵,主客两受其害。三也。晒棚谬谓惹火,别处楼棚更多。四也。任意拏人罚银,被扰至数百间。五也。洋馆木楼晒棚,何以不用此律?六也。所谓七难者:一为欲守业之难,二为欲拒匪之难,三为求保护之难,四为居散埠之难,五为居大埠之难,六为业工者之难,七为业商者之难,等语。又言金山各埠,始则利华民之工勤价省,多方招徕开矿修路诸工,美商藉华工以获利者,不知其几千亿万。乃因埃利士党人嫉妒把持,合谋驱逐,残毒焚掠,以夺其资财,勒逼行主辞用华工,以断其生路。华工既无生计,华商亦遂赔折穷蹙,留不能留,归不能归,保护亦无从保护,情形实为危惨。假如将此十馀万华民尽行驱归中国,沿海各省何处容之?既属可悯,亦多隐忧。此外南洋诸埠,设皆踵事效尤,何堪设想?美与中国虽无嫌隙,但此事系由美境土人专利而起,其视华工究不免稍分畛域。且美国官员,近亦多有埃利士党人在内,多设苛政,实有此情。应请敕催美国严惩速办。”初,沙面烧洋房十四间,偿款至钜。至是,出使美国大臣郑藻如电张之洞,请查案援例。之洞以金山杀掠重情,过之十倍,应照本案华民所失之数赔足,并须财命两究,电覆令与交涉。先是美使田贝允电本国速办。时新任张荫桓为美使,仍留郑藻如会同经理。既而美调兵缉匪,毙匪一名,伤数名,美总统及议院亦渐议护禁,久之始允赔。

  寻议寓美华工约,定约六款:首言中国以华工在美受虐,申明续约禁止华工赴美;次言华工在美有眷属财产者,仍准往来;三言华工以外,诸华人不在限禁之例,并准假道美境;四言华人在美,除不入美籍外,美国仍照约尽力保护;五言华工人被害各案,美国一律清偿;六言此约定期二十年互换。议定画押,复命张荫桓再与筹议。荫桓以三端要美:一,请酌减年限;二,请订约以前回华之工,如有眷产,亦可禀报中国领事,补给凭批回美;三,回华工人在美财产不及千元者,作何办法,亦应商及。议久不决。

  十四年四月,广西桂平县美教士富利淳医馆被毁,领事索赔五千馀元,拒之。时粤民愤华工见拒,群起抵制,且归咎张荫桓。会命翰林院侍讲崔国因代为美日秘国出使大臣。十六年,国因到美,美户部忽订新例,於假道华民入境,索质银二百元,出境发还。下议院又议立限清查寓美华民户口给照。国因力与辩,例旋废。初,金山新例,拘执华人令徙迁者限地界,以华工居处不洁酿疾为言,至是始废例销案。时换约期将届,適杨儒出使,总署又以商改新例事委之。儒涖美,值美迫行华工註册新例,当援条约駮诘。美外部始商允议院展限半年,被拘工人释放,而於註册之例坚不改移。华工以例专分别新旧工人,旧工固有安居乐业之便,而新工因限禁,不能到美,屡倩律师控诉察院,欲除此例。美外部以例经议院议定,不能废,仍限华人註册。而总署电儒,以先修约、后註册为关键。儒当牒外部,并就十四年约稿删去赔偿一款,易为互交罪犯;原约二十年之期改为十年。旋又接总署电,言美必欲先行註册,拟令寓华美民亦註册以相抵制,屡议不决。既美外部谓交犯一款,与限禁华工保护华民不相涉,应另订专约,不列款内;十年之期,可以允从,寓华美工,亦听中国註册。杨儒力争寓华之美国教士亦须註册。遂拟除工人外,寓华别项美民,自换约日起,美政府允每年造册一次,报知中国政府。乃定议,并於第五款中寓华别项美民下,註包括教士在内。二十年二月,画押盖印,是为重订限禁华工保护华民约款。又立互交罪犯约。

  约既成,杨儒复筹寓美华民善后事宜,因上言:“华工在美,始自咸丰年间。光绪六年,始有限制工人之约。华人寓美,洋人指为风俗之害者,约有三端:一曰鸦片,一曰赌博,一曰械斗。今惟有将此诸弊力图革除。一在申明律例,治以各项应得之罪,中国不为袒庇;一在详示教条,使知目前限制之故,皆与烟赌械斗各弊有涉。俾各愧奋改图,庶不至为人厌薄,此治本之法也。至於治标之法,一在严禁冒商,俾真商不至受累;一在疏通工路,使新来之工得以谋生海外。如此,不独华民生计可纾,即中外邦交,从此愈固矣。”是年,中、日启衅,美代中国保护在日本华商。明年,四川、福建教案相继起,而古田案尤剧。美与英、法均请中国偿款办犯,议久不决。既而美使田贝函总署,称有各国耶稣教人公举在华办理教务教士李提摩太惠志,缮册摺拟呈查阅,请谒见,允之。

  二十三年,美人在上海侵占租界外地。初,美所租同治初年止九百馀亩,后美领事西华自画界,圈入未租民地万馀亩。光绪十九年十月,两江总督刘坤一饬将界线内东北未租地收回二千六百亩,而於西北界外所占之地未及清釐。至是,美领事在苏州河边自立界石,而河内地起建楼房。署两江总督张之洞请与英、法界外侵占同严禁,疏入,交议。

  二十四年,出使大臣伍廷芳见德与中国因胶州失和,请联美,略谓:“美合众为国,其保邦制治,国律以兼并他洲土地为戒。溯自海上用兵以来,美兵船皆由英军牵率而至。道光二十一年,粤东议款,美实居间排解,遂得定盟。咸丰九年,英、法阑入大沽,毁我防具,美守前约,船由北塘驶入,呈递国书,情词谦逊,先换约而归。是通商以来,美视诸国最为恭顺。此次守约惟谨,不肯附和。虽因古巴议自主,檀岛议兼隶,近在同洲,大局未定,不遑远略,亦因与我交谊素笃,故不从合从之谋。若能联络邦交,深相结纳,似与大局不无裨益。”又因檀香山归并於美,请设领事,保护华民,略谓:“檀香山居太平洋之冲,前本君主,后改民主。近因弱小,求庇美邦,设为行省,美议院业经议行。此岛华民不下三万人,向由商董立中华会馆,排难解纷。光绪七年,曾令商董陈国万为领事。后美禁华工抵埠,华民出洋,皆趋檀岛,请设领事。”报可。

  是年中国议修卢汉、粤汉、宁沪、宁汉四路,借款各国,美国原贷四百万镑於粤汉路,旋聘美工师勘路。二十六年,拳匪作乱,各国联军入京,既各国会议条款,美惟增教案、被议人员不准复用之条,馀未与附和。会俄与中国订退还东三省约,中国复请美政府排解。明年,和议成,议偿款四百五十兆,美所分得偿金三十二兆九十三万有奇,合美金二十四兆四十四万馀元。除给商人损失及海陆军费外,尚有溢出数十二兆七十馀万元。美总统罗斯福向议院提议,溢出金仍还中国,助中国教育,即以此款为格致学生留美之用。议行牒中国,中国特遣专使唐绍仪赴美申谢。既而各国赔款欲改银为金,以金价算。美为商劝各国,并谓众议合索四百五十兆两,由各国自行均派,中国不管其易作何项金钱,是此项赔款,照约载金价核算,即四百五十兆海关银数,照约银数付还,亦即与用金付给无异。美旋允照约还银。

  二十八年春三月,议各国商约,美使不原加税至十五,免釐与否,听中国自便。是年,命吕海寰、盛宣怀议美约,与美使迭次磋商,张之洞、刘坤一通电参酌,始定议。因上言釐定约款十七条,大致与英约相同,而其中得失损益,稍有区别。第一款曰驻使体制。美使原送约文,声明驻使可以行文各省将军、督抚、驻紥大臣;駮以美国向由外部转行,中国亦系由外务部咨转,不能两歧,駮令删去,改为中国驻使为美国优待,是以美使驻京,中国亦一律优待,以昭平允。第二款曰领事权限。报施一如驻使,而声明美国领事按例妥派,外务部按照公例认许,如所派不妥,或与公例不合,我即可不认,冀以挽回主权。第三款曰口岸利益。此系查照日本旧约,不能不许,因即比照日约核改妥协。第四款曰加税免釐。此为全约主脑,美使初祗允加至值百抽十,并请我裁内地常关,又不提明销场出厂等税,以为中国主权所系,不欲有所干碍,屡费磋商,动至决裂。臣等往复电酌,彼始允加至十二五,其所裁内地常关之税,任我改抽出产税以为抵补。窃思内地常关不过十馀处,各省土货未必悉所经由。按照英约载明进出口货加税后,均得全免重徵,则内地常关亦祗能徵土货运出第一道之二五半税。若非第一常关,则并无税可收。至土货未经第一常关徵过二五半税者,出口时仍须徵足七五之数,是常关虽裁,亦无大碍。今既任我改抽出产税,则从源头处抽收,较无遗漏,似更合算。当时尚以与英约两歧为虑,美使自认将来劝英照办,祗得允裁。至於销场税、出厂税及议增之出产税,美使虽不原详载名目,而於专条中声叙本款所载各节,毫无干碍中国主权徵抽他等税项之意,以浑括销场等税,保我主权。第五款曰税则附表。彼请美国人在中国输纳税项,较最优待之国,不得加重另徵。臣等索其增入中国人民在美国纳税亦如之一节。第六款曰准设关栈。系照英约酌办。第七款曰振兴矿务。前半悉照英约,彼请准美国人遵章开办矿务。此本路矿衙门定章所许,因订明美国人民办理矿务居住之事,应彼此会定章程,以资钤束。第八款曰存票抵税。第九款曰保护商标。均与英约意义相等,而於存票款中声明除去船钞一项,以补英约所未及。第十款曰创制专照。此款深虑有碍中国工艺仿造,駮论再三,改为俟中国设立专管衙门,定有创制专律后,再予保护,其权仍自我操。第十一款曰保护版权。即中国书籍翻刻必究之意。与之订明,若系美文由中国自繙华文,可听刊印售卖;并中、美人民所著书籍报纸等件,有碍中国治安者,应各按律例惩办,为杜渐防微之计。第十二款曰内港行轮。前两节照英约大意,声明嗣后无论何时修改,应由我查看酌办;末节如奉天府安东县开埠事,扼定自开,而办法略有变通。第十三款曰改定国币。将英约所附照会纳税仍照关平一节,增入款末。第十四款曰辑睦民教。教民犯法,不得因入教免究,并应遵纳例定捐税;教士不得干预中国官员治理华民之权,详晰列明,冀资补救。第十五款曰治外法权。第十六款曰禁止吗啡鸦片。皆我索其增添,与英约一律。第十七款曰修约换约期限。系照立约通例。复於约款之外,另行订附件三端:一为内地徵抽鸦片、盐斤税捐之事,及保全税捐防范走漏之法,均任由中国政府自行办理;二为所留通商口岸之常关,设立分关,保持税饷;三为申明第五款所载税则附表,即前定切实值百抽五之税则,至内地常关虽裁,并不藉此以裁北京崇文门并各城门及左右翼等处之税,由美使备一照会存案。又第四款不碍徵抽他等税项一语,尚涉笼统,由我备一照会,声明他等税项,即系包括销场、出厂及改抽之出产各税,应仍听中国自行办理。彼亦复一照会,言明彼此意见相同,分别签押盖印。是为中美商约,一名通商行船条约。

  三十年春,美公司背约私售粤汉股票於比利时,允比在湘造湘阴过常德至辰州一路。张之洞致湖南巡抚赵尔巽请力阻,并援合同第十七条专认美公司,不得转与他国人为主旨。湘人议自承办,禀请废约,赵尔巽力主之。时张之洞已奉廷寄废约,遂以三省绅民力持废约电致盛宣怀。宣怀旋电出使大臣梁诚牒美外部,略谓:“美公司显背合同,必应作废。续约十七款不得转售他国。现查底股,比、法居多,事权他属。正约四十款禁别人侵坏合同,现派非美公司之锡度来华干预。全路工程逾限,广州一节,逾估甚钜,请牒外务部註销正续合同。”美政府覆牒允註销合同,仍不允废约。既而美公司举前兵部路提等代议路事,中国亦延美前外部大臣福士达、铁路律师良信等与之辩,始允再集股东议售股本购价,及合同特权等费,必须付现,又索赔给工程司执事人等合同未满撤退,及註销订购物料合同之用二十五万。久不决。至三十一年夏,始签字。久之,始以美金六百七十五万元还美,再加利息,定议签押。时粤民因美禁华工,并苛待留美商民,私议抵拒美货,不果。三十二年,遣学生赴美留学。三十三年,美教士在河南信阳州所属鸡公山购地造房,豫抚张人骏执条约公法教规与争,始允撤房退地停工,卒延未撤销。

  三十四年八月,与美订立公断专约。初,美使康格曾奉其总统命,向中国提议,与英、法一律订立公断专约。嗣以美总统与议院意见不合,英、法约作废,因罢议。至是第二次和会和解纷争之约,又已画押,各国多互订公断专约,美亦与英、法、日本订约,中国即电致出使美国大臣伍廷芳,向美廷提议,遂订条约四款,凡关於法律意义或条约解释,为外交法不能议结者,皆属之。换约以五年为限。是年美约请各国在沪会议禁鸦片事宜,中国命南洋大臣端方等莅会。

  宣统元年春正月,美使牒外务部,请免收东三省新开各埠一切杂税。旋由外务部咨东三省,覆称不能免收。因覆美使,谓:“现所收各税,於各埠试办章程并无妨碍。若必欲使洋货於抽釐一事毫无轇轕,自非实行加税免釐不可,中国固甚原各国赞成斯举也。”五月,定留学生赴美名额,因美退还庚子赔款,为中国学生赴美游学费,议自退还之年起,初四年每年遣一百名,以后每年至少须遣五十名,遂订办法大纲。是年美工商部新颁华人入美保护例凡十条,大旨仍重在禁止限制华工影射赴美,而於商贾、教习、学生等游历则从宽。牒外部立案,并同时通咨南北洋施行。二年九月,度支部大臣载泽与美使喀尔霍商定借款一千万镑,利息五釐,美招英、法、德、日结为借款团体,是为四国借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