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百二十 列传七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7-06-19 22:03:21|

◎诸王六

  △圣祖诸子

  贝子品级允禔 理密亲王允礽 诚隐郡王允祉

  恒温亲王允祺 淳度亲王允祐 允禩 允禟

  辅国公允礻我 履懿亲王允祹 怡贤亲王允祥

  恂勤郡王允昷 愉恪郡王允潖 果毅亲王允礼

  果恭郡王弘適 简靖贝勒允祎 慎靖郡王允禧

  质庄亲王永瑢 恭勤贝勒允祜 郡王品级诚贝勒允祁

  諴恪亲王允祕

  世宗诸子

  端亲王弘晖 和恭亲王弘昼 怀亲王福惠

  圣祖三十五子:孝诚仁皇后生承祜、理密亲王允礽,孝恭仁皇后生第六子允祚、世宗、恂勤郡王允昷,敬敏皇贵妃章佳氏生怡贤亲王允祥,温僖贵妃钮祜禄氏生贝子品级允礻我,顺懿密妃王氏生愉恪郡王允潖、庄恪亲王允禄、第十八子允祄,纯裕勤妃陈氏生果毅亲王允礼,惠妃纳喇氏生承庆、贝子品级允禔,宜妃郭络罗氏生恒温亲王允祺、第九子允禟、第十一子允禌,荣妃马佳氏生承瑞、赛音察浑、长华、长生、诚隐郡王允祉,成妃戴佳氏生淳度氏生第八子允禩,定妃万琉哈氏生履懿亲王允祹,平妃赫舍里氏生允禨,通嫔纳喇氏生万黼、允禶,襄嫔高氏生第十九子允禝、简靖贝勒允祎,谨嫔色赫图氏生恭勤贝勒允祜,静嫔石氏生郡王品级诚贝勒允祁,熙嫔陈氏生慎靖郡王允禧,穆嫔陈氏生諴恪亲王允祕,贵人郭络罗氏生允礻禹,贵人陈氏生允禐。允禄出为承泽裕亲王硕塞后,允祚、允禌、允祄、允禝皆殇,无封。承瑞、承祜、承庆、赛音察浑、长华、长生、万黼、允禶,允騕、允禨、允禐皆殇,不齿序。

  固山贝子品级允禔,圣祖第一子。上有巡幸,辄从。康熙二十九年,命副裕亲王福全御噶尔丹。上以允禔听谗,与福全不协,私自陈奏,虑在军中偾事,召还京师。未几,福全师还,命诸王大臣勘鞫。福全初欲发允禔在军中过失,会有严旨戒允禔不得与福全异同,福全乃引罪。语在福全传。三十五年,从上征噶尔丹,命与内大臣索额图统先发八旗前锋、汉军火器营与四旗察哈尔及绿旗诸军驻拖陵布喇克待上。西路大将军费扬古军后期,下军中大臣议,亦遣官谘允禔。上遂进军昭莫多。既捷,允禔留中拖陵犒军,寻召还。三十七年三月,封直郡王。三十九年四月,上巡视永定河堤,鸠工疏濬,命允禔总之。

  四十七年九月,皇太子允礽既废,允禔奏曰:“允礽所行卑污,失人心。术士张明德尝相允禩必大贵。如诛允礽,不必出皇父手。”上怒,诏斥允禔凶顽愚昧,并戒诸皇子勿纵属下人生事。允禔用喇嘛巴汉格隆魇术魇废太子,事发,上命监守。寻夺爵,幽於第。四月,上将巡塞外,谕:“允禔镇魇皇太子及诸皇子,不念父母兄弟,事无顾忌。万一祸发,朕在塞外,三日后始闻,何由制止?”下诸王大臣议,於八旗遣护军参领八、护军校八、护军八十,仍於允禔府中监守。上复遣贝勒延寿,贝子苏努,公鄂飞,都统辛泰,护军统领图尔海、陈泰,并八旗章京十七人,更番监守,仍严谕疏忽当族诛。

  雍正十二年,卒,世宗命以固山贝子礼殡葬。子弘昉,袭镇国公。卒。子永扬,袭辅国公。坐事,夺爵。高宗以允禔第十三子弘晌封奉恩将军,世袭。

  理密亲王允礽,圣祖第二子。康熙十四年十二月乙丑,圣祖以太皇太后、皇太后命立为皇太子。太子方幼,上亲教之读书。六岁就傅,令大学士张英、李光地为之师,又命大学士熊赐履授以性理诸书。二十五年,上召江宁巡抚汤斌,以礼部尚书领詹事。斌荐起原任直隶大名道耿介为少詹事,辅导太子。介旋以疾辞。逾年,斌亦卒。太子通满、汉文字,娴骑射,从上行幸,赓咏斐然。

  二十九年七月,上亲征噶尔丹,驻跸古鲁富尔坚嘉浑噶山,遘疾,召太子及皇三子允祉至行宫。太子侍疾无忧色,上不怿,遣太子先还。三十三年,礼部奏祭奉先殿仪注,太子拜褥置槛内,上谕尚书沙穆哈移设槛外,沙穆哈请旨记档,上命夺沙穆哈官。三十四年,册石氏为太子妃。

  三十五年二月,上再亲征噶尔丹,命太子代行郊祀礼;各部院奏章,听太子处理;事重要,诸大臣议定,启太子。六月,上破噶尔丹,还,太子迎於诺海河朔,命太子先还。上至京师,太子率群臣郊迎。明年,上行兵宁夏,仍命太子居守。有为蜚语闻上者,谓太子暱比匪人,素行遂变。上还京师,录太子左右用事者置於法。自此眷爱渐替。

  四十七年八月,上行围。皇十八子允祄疾作,留永安拜昂阿。上回銮临视,允祄病笃。上谕曰:“允祄病无济,区区稚子,有何关系?至於朕躬,上恐贻高年皇太后之忧,下则系天下臣民之望,宜割爱就道。”因启跸。

  九月乙亥,次布尔哈苏台,召太子,集诸王大臣谕曰:“允礽不法祖德,不遵朕训,肆恶虐众,暴戾淫乱,朕包容二十年矣。乃其恶愈张,僇辱廷臣,专擅威权,鸠聚党与,窥伺朕躬起居动作。平郡王讷尔素、贝勒海善、公普奇遭其殴挞,大臣官员亦罹其毒。朕巡幸陕西、江南、浙江,未尝一事扰民。允礽与所属恣行乖戾,无所不至,遣使邀截蒙古贡使,攘进御之马,致蒙古俱不心服。朕以其赋性奢侈,用凌普为内务府总管,以为允礽乳母之夫,便其徵索。凌普更为贪婪,包衣下人无不怨憾。皇十八子抱病,诸臣以朕年高,无不为朕忧,允礽乃亲兄,绝无友爱之意。朕加以责让,忿然发怒,每夜偪近布城,裂缝窃视。从前索额图欲谋大事,朕知而诛之,今允礽欲为复仇。朕不卜今日被鸩、明日遇害,昼夜戒慎不宁。似此不孝不仁,太祖、太宗、世祖所缔造,朕所治平之天下,断不可付此人!”上且谕且泣,至於仆地,即日执允礽,命直郡王允禔监之,诛索额图二子格尔芬、阿尔吉善,及允礽左右二格、苏尔特、哈什太、萨尔邦阿;其罪稍减者,遣戍盛京。次日,上命宣谕诸臣及侍卫官兵,略谓:“允礽为太子,有所使令,众敢不从,即其中岂无奔走逢迎之人?今事内干连应诛者已诛,应遣者已遣,馀不更推求,毋危惧。”

  上既废太子,愤懑不已,六夕不安寝,召扈从诸臣涕泣言之,诸臣皆呜咽。既又谕诸臣,谓:“观允礽行事,与人大不同,类狂易之疾,似有鬼物凭之者。”及还京,设毡帷上驷院侧,令允礽居焉,更命皇四子与允禔同守之。寻以废太子诏宣示天下,上并亲撰文告天地、太庙、社稷曰:“臣祗承丕绪,四十七年馀矣,於国计民生,夙夜兢业,无事不可质诸天地。稽古史册,兴亡虽非一辙,而得众心者未有不兴,失众心者未有不亡。臣以是为鉴,深惧祖宗垂贻之大业自臣而隳,故身虽不德,而亲握朝纲,一切政务,不徇偏私,不谋群小,事无久稽,悉由独断,亦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在位一日,勤求治理,断不敢少懈。不知臣有何辜,生子如允礽者,不孝不义,暴虐慆淫,若非鬼物凭附,狂易成疾,有血气者岂忍为之?允礽口不道忠信之言,身不履德义之行,咎戾多端,难以承祀,用是昭告昊天上帝,特行废斥,勿致贻忧邦国,痛毒苍生。抑臣更有哀籥者,臣自幼而孤,未得亲承父母之训,惟此心此念,对越上帝,不敢少懈。臣虽有众子,远不及臣,如大清历数绵长,延臣寿命,臣当益加勤勉,谨保终始;如我国家无福,即殃及臣躬,以全臣令名。臣不胜痛切,谨告。”

  太子既废,上谕:“诸皇子中如有谋为皇太子者,即国之贼,法所不宥。”诸皇子中皇八子允禩谋最力,上知之,命执付议政大臣议罪,削贝勒。十月,皇三子允祉发喇嘛巴汉格隆为皇长子允禔魇允礽事,上令侍卫发允礽所居室,得厌胜物十馀事。上幸南苑行围,遘疾,还宫,召允礽入见,使居咸安宫。上逾诸近臣曰:“朕召见允礽,询问前事,竟有全不知者,是其诸恶皆被魇魅而然。果蒙天佑,狂疾顿除,改而为善,朕自有裁夺。”廷臣希旨有请复立允礽为太子者,上不许。左副都御史劳之辨奏上,上斥其奸诡,夺官,予杖。

  既,上召诸大臣,命於诸皇子中举孰可继立为太子者,诸大臣举允禩。明日,上召诸大臣入见,谕以太子因魇魅失本性状。诸大臣奏:“上既灼知太子病源,治疗就痊,请上颁旨宣示。”又明日,召允礽及诸大臣同入见,命释之,且曰:“览古史册,太子既废,常不得其死,人君靡不悔者。前执允礽,朕日日不释於怀。自顷召见一次,胸中乃疏快一次。今事已明白,明日为始,朕当霍然矣。”又明日,诸大臣奏请复立允礽为太子,疏留中未下。上疾渐愈,四十八年正月,诸大臣复疏请,上许之。

  三月辛巳,复立允礽为皇太子,妃复为皇太子妃。五十年十月,上察诸大臣为太子结党会饮,谴责步军统领讬合齐,尚书耿额、齐世武,都统鄂缮、迓图。讬合齐兼坐受户部缺主沈天生贿罪,绞;又以镇国公景熙首告贪婪不法诸事,未决,死於狱,命剉尸焚之。齐世武、耿额亦以得沈天生贿,绞死。鄂缮夺官,幽禁。迓图入辛者库,守安亲王墓。上谕谓:“诸事皆因允礽。允礽不仁不孝,徒以言语货财嘱此辈贪得谄媚之人,潜通消息,尤无耻之甚。”

  五十一年十月,复废太子,禁锢咸安宫。五十二年,赵申乔疏请立太子,上谕曰:“建储大事,未可轻言。允礽为太子时,服御俱用黄色,仪注上几於朕,实开骄纵之门。宋仁宗三十年未立太子,我太祖、太宗亦未豫立。汉、唐已事,太子幼冲,尚保无事;若太子年长,左右群小结党营私,鲜有能无过者。太子为国本,朕岂不知?立非其人,关系匪轻。允礽仪表、学问、才技俱有可观,而行事乖谬,不仁不孝,非狂易而何?凡人幼时犹可教训,及长而诱於党类,便各有所为,不复能拘制矣。立皇太子事,未可轻定。”自是上意不欲更立太子,虽谕大学士、九卿等裁定太子仪仗,卒未用。终清世不复立太子。

  五十四年十一月,有医贺孟頫者,为允礽福金治疾,允礽以矾水作书相往来,复嘱普奇举为大将军,事发,普奇等皆得罪。五十六年,大学士王掞疏请建储,越数日,御史陈嘉猷等八人疏继上,上疑其结党,疏留中不下。五十七年二月,翰林院检讨朱天保请复立允礽为太子,上亲召诘责,辞连其父侍郎朱都纳,及都统衔齐世,副都统戴保、常赉,内阁学士金宝。朱天保、戴保诛死,朱都纳及常赉、金宝交步军统领枷示,齐世交宗人府幽禁。七月,允礽福金石氏卒。上称其淑孝宽和,作配允礽,辛勤历有年所,谕大学士等同翰林院撰文致祭。六十年三月,上万寿节,掞复申前请建储。越数日,御史陶彝等十二人疏继上。上乃严旨斥掞为奸,并以诸大臣请逮掞等治罪,上令掞及彝等发军前委署额外章京。掞年老,其子奕清代行。

  六十一年,世宗即位,封允礽子弘晳为理郡王。雍正元年,诏於祁县郑家庄修盖房屋,驻劄兵丁,将移允礽往居之。二年十二月,允礽病薨,追封谥。六年,弘晳进封亲王。乾隆四年十月,高宗谕责弘晳自视为东宫嫡子,居心叵测,削爵。以允礽第十子弘勚袭郡王。四十五年,薨,谥曰恪。子永暧,袭贝勒。子孙循例递降,以辅国公世袭。允礽第三子弘晋、第六子弘曣、第七子弘晁、第十二子弘晥皆封辅国公。弘曣卒,谥恪僖。子永玮,袭。事高宗,历官左宗正,广州、黑龙江、盛京将军。卒,谥恪勤。永暧四世孙福锟,事德宗,官至体仁阁大学士。卒,谥文慎。

  诚隐郡王允祉,圣祖第三子。康熙二十九年七月,偕皇太子诣古鲁富尔坚嘉浑噶山行宫,上命先还。三十二年,阙里孔庙成,命偕皇四子往祭。凡行围、谒陵,皆从。三十五年,上亲征,允祉领镶红旗大营。三十七年三月,封诚郡王。三十八年,敏妃之丧未百日,允祉薙发,坐降贝勒,王府长史以下谴黜有差。四十三年,命勘三门底柱。四十六年三月,迎上幸其邸园,侍宴。嗣是,岁以为常,或一岁再幸。

  四十七年,太子既废,上以允祉与太子索亲睦,召问太子情状,且曰:“允祉与允礽虽暱,然未{从心}恿其为恶,故不罪也。”蒙古喇嘛巴汉格隆为允禔厌胜废太子,允祉侦得之,发其事。明年,太子复立,允祉进封诚亲王。五十一年,赐银五千。

  圣祖邃律历之学,命允祉率庶吉士何国宗等辑律吕、算法诸书,谕曰:“古历规模甚好,但其数目岁久不合。今修历书,规模宜存古,数目宜准今。”五十三年十一月,书成,奏进。上命以律吕、历法、算法三者合为一书,名曰律历渊源。

  五十八年,上有事於圜丘,拜毕,命允祉行礼。五十九年,封子弘晟为世子,班俸视贝子。六十年,上命弘晟偕皇四子、皇十二子祭盛京三陵。世宗即位,命允祉守护景陵。雍正二年,弘晟得罪,削世子,为閒散宗室。

  六年六月,允祉索苏克济赇,事发,在上前诘王大臣,上责其无臣礼,议夺爵,锢私第。上曰:“朕止此一兄。朕兄弟如允祉者何限?皆欲激朕治其罪,其心诚不可喻。良亦朕不能感化所致,未可谓尽若辈之罪也。”命降郡王,而归其罪於弘晟,交宗人府禁锢。八年二月,复进封亲王。五月,怡亲王之丧,允祉后至,无戚容。庄亲王允禄等劾,下宗人府议,奏称:“允祉乖张不孝,暱近陈梦雷、周昌言,祈禳镇魇,与阿其那、塞思黑、允昷交相党附。其子弘晟凶顽狂纵,助父为恶,仅予禁锢,而允祉衔恨怨{封心}。怡亲王忠孝性成,允祉心怀嫉忌,并不恳请持服,王府齐集,迟至早散,背理蔑伦,当削爵。”与其子弘晟皆论死。上命夺爵,禁景山永安亭,听家属与偕,弘晟仍禁宗人府。十年闰五月,薨,视郡王例殡葬。乾隆二年,追谥。

  子弘暻,封贝子。子孙递降,以不入八分辅国公世袭。五世孙载龄,袭爵。事德宗,官至体仁阁大学士。卒,谥文恪。

  恒温亲王允祺,圣祖第五子。康熙三十五年,上征噶尔丹,命允祺领正黄旗大营。四十八年十月,封恒亲王。五十一年,赐银五千。五十八年,封子弘升为世子,班禄视贝子。雍正五年,坐事,削世子。十年闰五月,允祺薨,予谥。子弘晊,袭。乾隆四十年,薨,谥曰恪。子永皓,袭郡王。五十三年,薨,谥曰敬。弘升子永泽,袭贝子。子孙循例递降,以镇国公世袭。弘升既削世子,乾隆十九年卒,予贝勒品级,谥恭恪。

  淳度亲王允祐,圣祖第七子。康熙三十五年,上征噶尔丹,命允祐领镶黄旗大营。三十七年三月,封贝勒。四十八年十月,封淳郡王。五十一年,赐银五千。五十七年十月,正蓝旗满洲都统延信征西陲,命允祐管正蓝三旗事务。雍正元年,进封亲王,诏褒其安分守己,敬顺小心。复命与诚亲王允祉并书景陵碑额,以两王皆工书故。八年四月,薨,予谥。

  子弘曙。圣祖命皇十四子允昷为抚远大将军,驻甘州,令弘曙从。圣祖崩,世宗召还京,封世子。雍正五年,坐事削,改封弘暻为世子。允祐薨,弘暻袭。乾隆四十二年,薨,谥曰慎。子永鋆,袭贝勒。子孙递降,以镇国公世袭。永鋆子绵洵,事穆宗,官凉州副都统。转战河南、直隶、山东、湖北,克临清,破连镇、冯官屯,皆有功。迁荆州将军。卒,谥庄武。

  允禩,圣祖第八子。康熙三十七年三月,封贝勒。四十七年九月,署内务府总管事。

  太子允礽既废,允禩谋代立。诸皇子允禟、允礻我、允昷,诸大臣阿灵阿、鄂伦岱、揆叙、王鸿绪等,皆附允禩。允禔言於上,谓相士张明德言允禩后必大贵,上大怒,会内务府总管凌普以附太子得罪,籍其家,允禩颇庇之,上以责允禩。谕曰:“凌普贪婪巨富,所籍未尽,允禩每妄博虚名,凡朕所施恩泽,俱归功於己,是又一太子矣!如有人誉允禩,必杀无赦。”翌日,召诸皇子入,谕曰:“当废允礽时,朕即谕诸皇子有钻营为皇太子者,即国之贼,法所不容。允禩柔奸性成,妄蓄大志,党羽相结,谋害允礽。今其事皆败露,即锁系,交议政处审理。”允禟语允昷,入为允禩营救,上怒,出佩刀将诛允昷;允祺跪抱劝止,上怒少解,仍谕诸皇子、议政大臣等毋宽允禩罪。

  逮相士张明德会鞫,词连顺承郡王布穆巴,公赖士、普奇,顺承郡王长史阿禄。张明德坐凌迟处死,普奇夺公爵,允禩亦夺贝勒,为閒散宗室。上复谕诸皇子曰:“允禩庇其乳母夫雅齐布,雅齐布之叔厩长吴达理与御史雍泰同榷关税,不相能,诉之允禩,允禩借事痛责雍泰。朕闻之,以雅齐布发翁牛特公主处。允禩因怨朕,与褚英孙苏努相结,败坏国事。允禩又受制於妻,妻为安郡王岳乐甥,嫉妒行恶,是以允禩尚未生子。此皆尔曹所知,尔曹当遵朕旨,方是为臣子之理;若不如此存心,日后朕考终,必至将朕躬置乾清宫内,束甲相争耳。”上幸南苑,遘疾,还宫,召允禩入见,并召太子使居咸安宫。

  未几,上命诸大臣於诸皇子中举可为太子者,阿灵阿等私示意诸大臣举允禩。上曰:“允禩未更事,且罹罪,其母亦微贱,宜别举。”上释允礽,亦复允禩贝勒。四十八年正月,上召诸大臣,问倡举允禩为太子者,诸臣不敢质言。上以大学士马齐先言众欲举允禩,因谴马齐,不复深诘。寻复立允礽为太子。五十一年十一月,复废允礽。

  六十一年十一月,上疾大渐,召允禩及诸皇子允祉、允祐、允禟、允礻我、允祹、允祥同受末命。世宗即位,命允禩总理事务,进封廉亲王,授理藩院尚书。雍正元年,命办理工部事务。皇太子允礽之废也,允禩谋继立,世宗深憾之。允禩亦知世宗憾之深也,居常怏怏。封亲王命下,其福晋乌雅氏对贺者曰:“何贺为?虑不免首领耳!”语闻,世宗憾滋甚。会副都统祁尔萨条奏:“满洲俗遇丧,亲友馈粥吊慰。后风俗渐弛,大设奢馔,过事奢靡。”上用其议申禁,因谕斥:“允禩居母妃丧,沽孝名,百日后犹扶掖匍匐而行;而允礻我,允禟、允昷指称馈食,大肆筵席,皇考谕责者屡矣。”二年,上谕曰:“允禩素行阴狡,皇考所深知,降旨不可悉数。自朕即位,优封亲王,任以总理事务。乃不能输其诚悃以辅朕躬,怀挟私心,至今未已。凡事欲激朕怒以治其罪,加朕以不令之名。允禩在诸弟中颇有治事材,朕甚爱惜之,非允禟、允礻我等可比,是以屡加教诲,令其改过,不但成朕友于之谊,亦全皇考慈爱之衷。朕果欲治其罪,岂有於众前三复教诲之理?朕一身上关宗庙社稷,不得不为防范。允禩在皇考时,恣意妄行,匪伊朝夕,朕可不念祖宗肇造鸿图,以永贻子孙之安乎?”

  三年二月,三年服满。以允禩任总理事务,挟私怀诈,有罪无功,不予议叙。寻因工部制祈榖坛祖宗神牌草率,阿尔泰驻兵军器粗窳,屡下诏诘责允禩;允禩议减内务府披甲,上令覆奏,又请一佐领增甲九十馀副。上以允禩前后异议,谕谓:“阴邪叵测,莫此为甚!”因命一佐领留甲五十副不即裁,待缺出不补。隶内务府披甲诸人集允禩邸嚣閧,翌日,又集副都统李延禧家,且纵掠。上命捕治,诸人自列允禩使閧延禧家,允禩不置辩。上命允禩鞫定为首者立斩,允禩以五人姓名上,上察其一乃自首,其一坚称病未往,责允禩所谳不实。宗人府议夺允禩爵,上命宽之。允禩杖杀护军九十六,命太监阎伦隐其事,厚赐之。宗人府复议夺允禩爵,上复宽之。

  四年正月,上御西暖阁,召诸王大臣暴允禩罪状,略曰:“当时允禩希冀非望,欲沽忠孝之名,而事事伤圣祖之心。二阿哥坐废,圣祖命朕与允禩在京办事,凡有启奏,皆蒙御批,由允禩藏贮。嗣问允禩,则曰:‘前值皇考怒,恐不测,故焚毁笔札,御批亦纳其中。’此允禩亲向朕言者。圣祖升遐,朕念允禩夙有才幹,冀其痛改其非,为国家出力,令其总理事务,加封亲王,推心置腹。三年以来,宗人府及诸大臣劾议,什伯累积,朕百端容忍,乃允禩诡谲阴邪,狂妄悖乱,包藏祸心,日益加甚。朕令宗人府讯问何得将皇考御批焚毁,允禩改言:‘抱病昏昧,误行烧毁。’及朕面质之,公然设誓,诅及一家。允禩自绝於天,自绝於祖宗,自绝於朕,断不可留於宗姓之内,为我朝之玷!谨述皇考谕,遵先朝削籍离宗之典,革去允禩黄带子,以儆凶邪,为万世子孙鉴戒。”并命逐其福晋还外家。

  二月,授允禩为民王,不留所属佐领人员,凡朝会,视民公、侯、伯例,称亲王允禩。诸王大臣请诛允禩,上不许。寻命削王爵,交宗人府圈禁高墙。宗人府请更名编入佐领:允禩改名阿其那,子弘旺改菩萨保。六月,诸王大臣复胪允禩罪状四十事,请与允禟、允昷并正典刑,上暴其罪於中外。九月,允禩患呕哕,命给与调养,未几卒於幽所。诸王大臣仍请戮尸,不许。

  乾隆四十三年正月,高宗谕曰:“圣祖第八子允禩,第九子允禟结党妄行,罪皆自取。皇考仅令削籍更名,以示愧辱。就两人心术而论,觊觎窥窃,诚所不免,及皇考绍登大宝,怨尤诽谤,亦情事所有,特未有显然悖逆之迹。皇考晚年屡向朕谕及,愀然不乐,意颇悔之,若将有待。朕今临御四十三年矣,此事重大,朕若不言,后世子孙无敢言者。允禩、允禟仍复原名,收入玉牒,子孙一并叙入。此实仰体皇考仁心,申未竟之绪,想在天之灵亦当愉慰也。”

  允禟,圣祖第九子。康熙四十七年,上责允禩,允禟语允昷,入为保奏,上怒。是时,上每巡幸,辄随。四十八年三月,封贝子。十月,命往翁牛特送和硕愠恪公主之丧。五十一年,赐银四千。

  雍正元年,世宗召允昷回京,以诸王大臣议,命允禟出驻西宁。允禟屡请缓行,上谴责所属太监,允禟行至军。二年四月,宗人府劾允禟擅遣人至河州买草、勘牧地,违法肆行,请夺爵,上命宽之。三年,上闻允禟纵容家下人在西宁生事,遣都统楚宗往约束,楚宗至,允禟不出迎,传旨诘责,曰:“上责我皆是,我复何言?我行将出家离世!”楚宗以闻,上以允禟傲慢无人臣礼,手诏深责之,并牵连及允禩、允昷、允礻我私结党援诸事。七月,山西巡抚伊都立奏劾允禟护卫乌雅图等经平定殴诸生,请按律治罪,陕西人称允禟九王,为上所闻,手诏斥为无耻,遂夺允禟爵,撤所属佐领,即西宁幽禁,并录允禟左右用事者毛太、佟保等,撤还京师,授以官。

  四年正月,九门捕役得毛太、佟保等寄允禟私书,以闻,上见书迹类西洋字,遣持问允禟子弘旸,弘旸言允禟所造字也。谕曰:“从来造作隐语,防人察觉,惟敌国为然。允禟在西宁,未尝禁其书札往来,何至别造字体,暗藏密递,不可令人以共见耶?允禟与弘旸书用朱笔,弘旸复书称其父言为‘旨’,皆僣妄非礼。允禟寄允礻我书言‘事机已失’,其言尤骇人。”命严鞫毛太、佟保等。诸王大臣请治允禟罪,命革去黄带子,削宗籍,逮还京,令楚宗及侍胡什礼监以行。五月,令允禟改名,又以所拟字样奸巧,下诸王大臣议,改为塞思黑。

  六月,诸王大臣复劾允禟罪状二十八事,请诛之。胡什礼监允禟至保定,命直隶总督李绂暂禁,观其行止。绂语胡什礼“当便宜行事”,胡什礼以闻,上命驰谕止之,绂奏无此语。八月,绂奏允禟以腹疾卒於幽所。上闻胡什礼与楚宗中途械系允禟,旋释去,胡什礼又妄述绂语,命并逮治。其后绂得罪,上犹责绂不以允禟死状明白於众,乃起流言也。乾隆间,复原名,还宗籍。子弘晸,封不入八分辅国公,坐事夺爵。

  辅国公允礻我,圣祖第十子。康熙四十八年十月,封敦郡王。五十七年,命办理正黄旗满洲、蒙古、汉军三旗事。允礻我与允禟、允昷皆党附允禩,为世宗所恶。雍正元年,泽卜尊丹巴胡土克图诣京师,谒圣祖梓宫,俄病卒,上遣送灵龛还喀尔喀,命允礻我赍印册赐奠。允礻我讬疾不行,旋称有旨召还,居张家口。复私行禳祷,疏文内连书“雍正新君”,为上所知,斥为不敬。兵部劾奏,命允禩议其罪。四月,夺爵,逮京师拘禁。乾隆二年,高宗命释之,封辅国公。六年,卒,诏用贝子品级祭葬。

  履懿亲王允祹,圣祖第十二子。康熙四十八年十月,封贝子。自是有巡幸,辄从。五十六年,孝惠章皇后崩,署内务府总管事务,大事将毕,乃罢。五十七年,办理正白旗满洲、蒙古、汉军三旗事。六十年,上以御极六十年,遣允祹祭盛京三陵。六十一年,授镶黄旗满洲都统。世宗即位,进封履郡王。雍正二年,宗人府劾允祹治事不能敬谨,请夺爵,命在固山贝子上行走。二月,因圣祖配享仪注及封妃金册遗漏舛错,降镇国公。八年五月,复封郡王。高宗即位,进封履亲王。乾隆二十八年七月,薨,予谥。

  子弘昆,先卒,用世子例殡葬,馀子皆未封。高宗命以皇四子永〈革为〉允祹后,袭郡王。四十二年,薨,谥曰端。嘉庆四年,追封亲王。子绵惠,袭贝勒。嘉庆元年,薨,追封郡王。以成郡王绵{勤心}子奕纶为后,袭贝子,进贝勒。子孙循例递降,以镇国公世袭。

  乾隆四十二年,高宗南巡,还跸次涿州,有僧携童子迎驾,自言永〈革庶〉子,为侧室福晋王氏所弃,僧育以长。上问永〈革嫡〉福晋伊尔根觉罗氏,言永〈革子〉以痘殇。乃令入都,命军机大臣诘之。童子端坐名诸大臣,诸大臣不敢决。军机章京保成直前批其颊,叱之,童子乃自承刘氏子,僧教为妄语。斩僧,戍童子伊犁,仍自称皇孙,所为多不法。上命改戍黑龙江,道库伦,库伦办事大臣松筠责其不法,缚出,绞杀之,高宗嘉其明决。

  怡贤亲王允祥,圣祖第十三子。康熙三十七年,从上谒陵。自是有巡幸,辄从。六十一年,世宗即位,封为怡亲王。寻命总理户部三库。雍正元年,命总理户部。十一月,谕:“怡亲王於皇考时敬谨廉洁,家计空乏,举国皆知。朕御极以来,一心翊戴,克尽臣弟之道。从前兄弟分封,各得钱粮二十三万两,朕援此例赐之,奏辞不已,宣谕再四,仅受十三万;复援裕亲王例,令支官物六年,王又固辞。今不允所请,既不可;允其请,而实心为国之懿亲,转不得与诸弟兄比,朕心不安。”下诸王大臣议。既,仍允王请,命王所兼管佐领俱为王属,加护卫一等一员、二等四员、三等十二员,豹尾枪二、长杆刀二,每佐领增亲军二名。二年,允祥请除加色、加平诸弊,并增设三库主事、库大使,从之。

  三年二月,三年服满。以王总理事务谨慎忠诚,从优议叙,复加封郡王,任王於诸子中指封。八月,加俸银万。京畿被水,命往勘。十二月,令总理京畿水利。疏言:“直隶卫河、淀河、子牙河、永定河皆汇於天津大直沽入海,卫河与汶河合流东下。沧、景以下,春多浅阻,伏秋暴涨,不免溃溢。请将沧州砖河、青县兴济河故道疏濬,筑减水坝,以泄卫河之涨;并於白塘口入海处开直河,使砖河、兴济河同归白塘出海;又濬东、西二淀,多开引河,使脉络相通,沟浍四达;仍疏赵北、苑家二口以防冲决。子牙河为滹沱及漳水下流,其下有清河、夹河、月河同趋於淀,宜开决分注,缓其奔放之势。永定河故道已湮,应自柳义口引之稍北,绕王庆坨东北入淀,至三角淀,为众水所归,应逐年疏濬,使浊水不能为患。又请於京东滦、蓟、天津,京南文、霸、任丘、新、雄诸州县设营田专官,募农耕种。”四年二月,疏言直隶兴修水利,请分诸河为四局,下吏、工诸部议,议以南运河与臧家桥以下之子牙河、苑家口以东之淀河为一局,令天津道领之;苑家口以西各淀池及畿南诸河为一局,以大名道改清河道领之;永定河为一局,以永定分司改道领之;北运河为一局,撤分司以通永道领之:分隶专官管辖。寻又命分设京东、京西水利营田使各一。三月,疏陈京东水利诸事。五月,疏陈畿辅西南水利诸事。皆下部议行。

  七月,赐御书“忠敬诚直勤慎廉明”榜,谕曰:“怡亲王事朕,克殚忠诚,职掌有九,而公尔忘私,视国如家,朕深知王德,觉此八字无一毫过量之词。在朝诸臣,於‘忠勤慎明’尚多有之,若‘敬诚直廉’,则未能轻许。期咸砥砺,以副朕望。”七年六月,命办理西北两路军机。十月,命增仪仗一倍。十一月,王有疾。八年五月,疾笃,上亲临视,及至,王已薨,上悲恸,辍朝三日。翌日,上亲临奠,谕:“怡亲王薨逝,中心悲恸,饮食无味,寝卧不安。王事朕八年如一日,自古无此公忠体国之贤王,朕待王亦宜在常例之外。今朕素服一月,诸臣常服,宴会俱不必行。”越日,复谕举怡亲王功德,命复其名上一字为“胤”,配享太庙,谥曰贤,并以“忠敬诚直勤慎廉明”八字加於谥上。白家甿等十三村民请建祠,允之。拨官地三十馀顷为祭田,免租赋。命更定园寝之制,视常例有加。又命未殡,月赐祭;小祥及殡,视大祭礼赐祭;三年后,岁赐祭。皆特恩,不为例。乾隆中,祀盛京贤王祠。命王爵世袭。

  子弘晓,袭。乾隆四十三年,薨,谥曰僖。子永琅,袭。嘉庆四年,薨,谥曰恭。孙奕勋,袭。二十三年,薨,谥曰恪。子载坊,袭。明年,薨。弟载垣,袭。事宣宗,命在前大臣行走,受顾命。文宗即位,历左宗正、宗令、领侍卫御大臣。咸丰八年,赐紫禁城内肩舆。

  载垣与郑王端华及端华弟肃顺皆为上所倚,相结,权势日张。九年,命赴天津察视海防。十年正月,万寿节,赐杏黄色端罩。七月,英吉利、法兰西两国兵至天津,命与兵部尚书穆荫以钦差大臣赴通州与英人议和。时大学士桂良已於天津定议,上许英使额尔金至通州签约,英使额尔金请入京师亲递国书,不许。兵复进,上以和议未成,罢载垣钦差大臣。未几,扈上幸热河。及和议定,群臣请还京师,上犹豫未决。十一年七月,文宗崩,穆宗即位,载垣等受遗诏辅政,与端华、景寿、肃顺及军机大臣穆荫、匡源、杜翰、焦祐瀛称“赞襄政务王大臣”,擅政。九月,上奉文宗丧还京师,诏罪状载垣等,夺爵职,下王大臣按治,议殊死,赐自尽。事详肃顺传。爵降为不入八分辅国公,并命不得以其子孙及亲兄弟子承袭。同治元年,以庄亲王允禄四世孙载泰袭辅国公,收府第敕书。三年七月,师克江宁,推恩还王爵。九月,以宁郡王弘晈四世孙镇国公载敦袭怡亲王,还敕书。光绪十六年,薨,谥曰端。子溥静,嗣。二十六年八月,薨。九月,坐纵芘拳匪启衅,夺爵,以先薨免罪。弟之子毓麒,袭。

  宁良郡王弘晈,允祥第四子。世宗褒允祥功,加封郡王,任王於诸子中指封,允祥固辞不敢承。及允祥薨,世宗乃封弘晈宁郡王,世袭。乾隆二十九年八月,薨,谥曰良。子永福,仍循例袭贝勒。四十七年九月,薨,谥恭恪。子绵誉,仍袭贝勒。子孙递降,以镇国公世袭。载敦绍封怡亲王,即以载泰袭镇国公。

  允祥诸子:弘昌,初封贝子,进贝勒,坐事夺爵;弘暾,未封早世,聘於富察氏,未婚守志,世宗愍之,命视贝勒例殡葬;弘昑,亦用其例。

  恂勤郡王允昷,圣祖第十四子。康熙四十八年,封贝子。五十年,从上幸塞外。自是辄从。五十一年,赐银四千两。五十七年,命为抚远大将军,讨策妄阿喇布坦。十二月,师行,上御太和殿授印,命用正黄旗纛。五十八年四月,劾吏部侍郎色尔图督兵饷失职,都统胡锡图索诈骚扰,治其罪。都统延信疏称:“准噶尔与青海联姻娅,大将军领兵出口,必有谍告准酋者,不若暂缓前进。”上命驻西宁。五十九年正月,允禵移军穆鲁斯乌苏,遣平逆将军延信率师入西藏,令宗查布防西宁,讷尔素防古木。时别立新胡必尔汗,遣兵送之入藏。十月,延信击败准噶尔将策零敦多卜等於卜克河诸地。六十年五月,允禵率师驻甘州,进次吐鲁番。旋请於明年进兵。闰六月,和尔博斯厄穆齐寨桑以厄鲁特兵五百围回民,回众万馀人乞援。允禵以粮运艰阻,兵难久驻,若徙入内地,亦苦粮少地狭,哈密紥萨克额敏皆不能容,布隆吉尔、达里图诸地又阻瀚海,请谕靖逆将军富宁安相机援抚,从之。十月,召来京,面授方略。六十一年三月,还军。

  世宗即位,谕总理王大臣曰:“西路军务,大将军职任重大,但於皇考大事若不来京,恐於心不安,速行文大将军王驰驿来京。”允禵至,命留景陵待大祭。雍正元年五月,谕曰:“允禵无知狂悖,气傲心高,朕望其改悔,以便加恩。今又恐其不能改,不及恩施,特进为郡王,慰我皇妣皇太后之心。”三年三月,宗人府劾允禵前为大将军,苦累兵丁,侵扰地方,糜费军帑,请降授镇国公,上命仍降贝子。四年,诸王大臣劾,请正国法。谕:“允禵止於糊涂狂妄,其奸诈阴险与允禩、允禟相去甚远。朕於诸人行事,知之甚悉,非独於允禵有所偏徇。今允禵居马兰峪,欲其瞻仰景陵,痛涤前非。允禵不能悔悟,奸民蔡怀玺又造为大逆之言,摇惑众听,宜加禁锢,即与其子白起并锢於寿皇殿左右,宽以岁月,待其改悔。”高宗即位,命释之。乾隆二年,封辅国公。十二年六月,进贝勒。十三年正月,进封恂郡王。二十年六月,薨,予谥。

  第一子弘春,雍正元年,封贝子。二年,坐允禩党,革爵。四年,封镇国公。六年,进贝子。九年,进贝勒。十一年,封泰郡王。十二年八月,谕责弘春轻佻,复降贝子。高宗即位,夺爵。别封允昷第二子弘明为贝勒。乾隆三十二年,卒,谥恭勤。子孙循例递降,以不入八分镇国公世袭。弘春曾孙奕山,自有传。

  愉恪郡王允潖,圣祖第十五子。康熙三十九年,从幸塞外。自是辄从。雍正四年,封贝勒。命守景陵。八年,封愉郡王。九年二月,薨,予谥。子弘庆,袭。乾隆三十四年,薨,谥曰恭。子永珔,袭贝勒。子孙循例递降,以辅国公世袭。

  果毅亲王允礼,圣祖第十七子。康熙四十四年,从幸塞外。自是辄从。雍正元年,封果郡王,管理藩院事。三年,谕曰:“果郡王实心为国,操守清廉,宜给亲王俸,护卫亦如之,班在顺承郡王上。”六年,进亲王。七年,命管工部事。八年,命总理户部三库。十一年,授宗令,管户部。十二年,命赴泰宁,送达赖喇嘛还西藏,循途巡阅诸省驻防及绿营兵。十三年,还京师,命办理苗疆事务。世宗疾大渐,受遗诏辅政。

  高宗即位,命总理事务,解宗令,管刑部。寻赐亲王双俸,免宴见叩拜。密疏请蠲江南诸省民欠漕项、芦课、学租、杂税,允之。谕曰:“果亲王秉性忠直,皇考所信任。外间颇疑其严厉,令观密奏,足见其存心宽厚,特以宣示九卿。”允礼体弱,上命在邸治事,越数日一入直。乾隆元年,坐事,罢双俸。三年正月,病笃,遣和亲王弘昼往视。二月,薨,上震悼,即日亲临其丧。予谥。无子,庄亲王允禄等请以世宗第六子弘適为之后。

  弘曕善诗词,雅好藏书,与怡府明善堂埒。御下严,晨起披衣巡视,遇不法者立杖之,故无敢为非者。节俭善居积,尝以开煤窑夺民产。从上南巡,嘱两淮盐政高恒鬻人葠牟利,又令织造关差致绣段、玩器,予贱值。二十八年,圆明园九州清宴灾,弘適后至,与诸皇子谈笑露齿,上不怿。又尝以门下私人嘱阿里衮。上发其罪,并责其奉母妃俭薄,降贝勒,罢一切差使。自是家居闭门,意抑郁不自聊。三十年三月,病笃,上往抚视。弘適於卧榻间叩首引咎,上执其手,痛曰:“以汝年少,故稍加拂拭,何愧恧若此?”因复封郡王。旋薨,予谥。

  子永〈王茶〉,袭。五十四年,薨,谥曰简。子绵从,袭贝勒。孙奕湘,袭镇国公。历官副都统,广州、盛京将军,兵部尚书。加贝子衔。卒,谥恪慎。子孙递降,以辅国公世袭。

  简靖贝勒允祎,圣祖第二十子。康熙五十五年,始从幸塞外,自是辄从。雍正四年,封贝子。八年二月,进贝勒。十二年八月,命祭陵。称病不行,降辅国公。十三年九月,高宗即位,复封贝勒,守护泰陵。乾隆二十年,卒,予谥。子弘闰,袭贝子。子孙循例递降,以不入八分镇国公世袭。

  慎靖郡王允禧,圣祖第二十一子。康熙五十九年,始从幸塞外。雍正八年二月,封贝子。五月,谕以允禧立志向上,进贝勒。十三年十一月,高宗即位,进慎郡王。允禧诗清秀,尤工画,远希董源,近接文徵明,自署紫琼道人。乾隆二十三年五月,薨,予谥。

  二十四年十二月,以皇六子永瑢为之后,封贝勒。三十七年,进封质郡王。五十四年,再进亲王。永瑢亦工画,济美紫琼,兼通天算。五十五年,薨,谥曰庄。子绵庆,袭郡王。绵庆幼聪颖,年十三,侍高宗避暑山庄校射,中三矢,赐黄马褂、三眼孔雀翎。通音律。体孱弱。嘉庆九年,薨,年仅二十六。仁宗深惜之,赐银五千,谥曰恪。子奕绮,袭贝勒。道光五年,坐事,罚俸。十九年,夺爵。二十二年,卒,复其封。子孙循例递降,以镇国公世袭。

  恭勤贝勒允祜,圣祖第二十二子。康熙五十九年,始从幸塞外。雍正八年二月,封贝子。十二年二月,进贝勒。乾隆八年,卒,予谥。子弘昽,袭贝子。卒。子永芝,袭镇国公。坐事,夺爵,爵除。

  郡王品级诚贝勒允祁,圣祖第二十三子。雍正八年二月,封镇国公。十三年十月,高宗即位,进贝勒。屡坐事,降镇国公。四十五年,复封贝子。四十七年,进贝勒。四十九年,加郡王衔。五十年,卒,予谥。子弘谦,袭贝子,嘉庆十四年,加贝勒品级。卒,子永康,袭镇国公。卒,子绵英,袭不入八分镇国公。卒,无子,爵除。

  諴恪亲王允祕,圣祖第二十四子。雍正十一年正月,谕曰:“朕幼弟允祕,秉心忠厚,赋性和平,素为皇考所锺爱。数年以来,在宫中读书,学识亦渐增长,朕心嘉悦,封为諴亲王。”乾隆三十八年,薨,予谥。第一子弘畅,袭郡王。六十年,薨,谥曰密。子永珠,袭贝勒。道光中,坐事,夺爵。弘旿,允祕第二子,字仲升。乾隆二十八年,封二等镇国将军。三十九年,进封贝子。屡坐事,夺爵。嘉庆间,授奉恩将军。卒。弘旿工画,师董邦达,自署瑶华道人,名与紫琼并。永珠既夺爵,以弘旿孙绵勋袭贝子。子孙递降,以镇国公世袭。

  世宗十子:孝敬宪皇后生端亲王弘晖,孝圣宪皇后生高宗,纯懿皇贵妃耿佳氏生和恭亲王弘昼,敦肃皇贵妃年佳氏生福宜、怀亲王福惠、福沛,谦妃刘氏生果恭郡王弘適,齐妃李氏生弘昀、弘时、弘昐。弘適出为果毅亲王允礼后。弘昀、弘昐、福宜、福沛皆殇,无封。弘时雍正五年以放纵不谨,削宗籍,无封。

  端亲王弘晖,世宗第一子。八岁殇。高宗即位,追封亲王,谥曰端。

  和恭亲王弘昼,世宗第五子。雍正十一年,封和亲王。十三年,设办理苗疆事务处,命高宗与弘昼领其事。乾隆间,预议政。弘昼少骄抗,上每优容之。尝监试八旗子弟於正大光明殿,日晡,弘昼请上退食,上未许。弘昼遽曰:“上疑吾买嘱士子耶?”明日,弘昼入谢,上曰:“使昨答一语,汝齑粉矣!”待之如初。性复奢侈,世宗雍邸旧赀,上悉以赐之,故富於他王。好言丧礼,言:“人无百年不死者,奚讳为?”尝手订丧仪,坐庭际,使家人祭奠哀泣,岸然饮啖以为乐。作明器象鼎彝盘盂,置几榻侧。三十年,薨,予谥。子永璧,袭。三十七年,薨,谥曰勤。子绵伦,袭郡王。三十九年,薨,谥曰谨。弟绵循,袭。嘉庆二十二年,薨,谥曰恪。子奕亨,袭贝勒。卒,子载容,袭贝子。同治中,加贝勒衔。卒,谥敏恪。子溥廉,袭镇国公。

  怀亲王福惠,世宗第七子。八岁殇。高宗即位,追封亲王,谥曰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