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百二十一 列传八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7-06-19 22:03:37|

◎诸王七

  △高宗诸子

  定安亲王永璜 端慧太子永琏 循郡王永璋 荣纯亲王永琪 哲亲王永琮仪慎亲王永璇 成哲亲王永瑆 贝勒永璂 庆僖亲王永璘

  仁宗诸子

  穆郡王 惇恪亲王绵恺惇勤亲王奕誴 瑞怀亲王绵忻 惠端亲王绵愉

  宣宗诸子

  隐志郡王奕纬 顺和郡王奕纲 慧质郡王奕继 恭忠亲王奕䜣 醇贤亲王奕譞 锺端郡王奕詥 孚敬郡王奕譓

  文宗子

  悯郡王

  高宗十七子:孝贤纯皇后生端慧太子永琏、哲亲王永琮,皇后纳喇氏生贝勒永璂、永璟,孝仪纯皇后生永璐、仁宗、第十六子、庆僖亲王永璘,纯惠皇贵妃苏佳氏生循郡王永璋、质庄亲王永瑢,哲悯皇贵妃富察氏生定安亲王永璜,淑嘉皇贵妃金佳氏生履端亲王永珹、仪慎亲王永璇、第九子、成哲亲王永瑆,愉贵妃珂里叶特氏生荣纯亲王永琪,舒妃叶赫纳喇氏生第十子。永〈革出〉为履懿亲王允祹后,永瑢出为慎靖郡王允禧后。永璟、永璐、第九子、第十子、第十六子皆殇,无封。

  定安亲王永璜,高宗第一子。乾隆十三年,上南巡,还跸次德州,孝贤纯皇后崩,永璜迎丧,高宗斥其不知礼,切责之。十五年三月,薨。上谕曰:“皇长子诞自青宫,齿序居长。年逾弱冠,诞毓皇孙。今遘疾薨逝,朕心悲悼,宜备成人之礼。”追封定亲王,谥曰安。

  子绵德,袭郡王。坐事,夺爵。弟绵恩,袭。五十八年,进封亲王。嘉庆四年正月,封其子奕绍为不入八分辅国公。八年闰二月,有陈德者,匿禁门,犯跸,诸王大臣捍御。论功,赐绵恩御用补褂,进奕绍贝子。二十年,授御前大臣。道光二年,薨,赐银五千治丧,谥曰恭。子奕绍,先以上六十万寿进贝勒,至是袭亲王。十五年,奕绍年六十,封其子载铨为辅国公。十六年,奕绍薨,赐银治丧,谥曰端。载铨袭。

  载铨初封二等辅国将军,三进封辅国公,授御前大臣、工部尚书、步军统领,袭爵。道光末,受顾命。文宗即位,益用事。咸丰二年六月,给事中袁甲三疏劾:“载铨营私舞弊,自谓‘操进退用人之权’。刑部尚书恒春、侍郎书元潜赴私邸,听其指使。步军统领衙门但准收呈,例不审办;而载铨不识大体,任意颠倒,遇有盗案咨部,乃以武断济其规避。又广收门生,外间传闻有定门四配、十哲、七十二贤之称。”举所绘息肩图朝官题咏有师生称谓为证。上谕曰:“诸王与在廷臣工不得往来,历圣垂诫周详。恒春、书元因审办案件,趋府私谒,载铨并未拒绝。至拜认师生,例有明禁,而息肩图题咏中,载龄、许诵恒均以门生自居,不知远嫌。”罚王俸二年,所领职并罢。九月,仍授步军统领。三年,加亲王衔,充办理巡防事宜。二月,疏请申明会议旧章,报可。四年九月,病作,诏以绵德曾孙溥煦为后。是月,薨。追封亲王,赏银五千两治丧,谥曰敏。

  溥煦袭郡王。光绪三十三年,薨,谥曰慎。子毓朗,袭贝勒。光绪末,授民政部侍郎、步军统领。宣统二年七月,授军机大臣。三年四月,改授军谘大臣。

  端慧太子永琏,高宗第二子。乾隆三年十月,殇,年九岁。十一月,谕曰:“永琏乃皇后所生,朕之嫡子,聪明贵重,气宇不凡。皇考命名,隐示承宗器之意。朕御极后,恪守成式,亲书密旨,召诸大臣藏於乾清宫“正大光明”榜后,是虽未册立,已命为皇太子矣。今既薨逝,一切典礼用皇太子仪注行。”旋册赠皇太子,谥端慧。

  循郡王永璋,高宗第三子。乾隆二十五年七月,薨。追封循郡王。四十一年,以永瑆子绵懿为后,袭贝勒。卒,子奕绪,袭贝子。卒,子载迁,袭镇国公。

  荣纯亲王永琪,高宗第五子。乾隆三十年十一月,封荣亲王。永琪少习骑射,娴国语,上锺爱之。三十一年三月,薨,谥曰纯。子绵亿,四十九年十一月,封贝勒。嘉庆四年正月,袭荣郡王。绵亿少孤,体羸多病,特聪敏,工书,熟经史。十八年,林清变起,绵亿方扈跸,闻警,力请上速还京师,上即日回銮,因重视之,宠眷日渥。逾年,薨,谥曰恪。子奕绘,袭贝勒。卒,子载钧,袭贝子。卒,子溥楣,袭镇国公。

  哲亲王永琮,高宗第七子,与端慧太子同为嫡子。端慧太子薨,高宗属意焉。乾隆十二年十二月,以痘殇,方二岁。上谕谓:“先朝未有以元后正嫡绍承大统者,朕乃欲行先人所未行之事,邀先人不能获之福,此乃朕过耶!”命丧仪视皇子从优,谥曰悼敏。嘉庆四年三月,追封哲亲王。

  仪慎亲王永璇,高宗第八子。乾隆四十四年,封仪郡王。嘉庆四年正月,进封亲王,总理吏部。二月,罢。谕曰:“六卿分职,各有专司,原无总理之名,勿启专权之渐。”十三年正月,谕曰:“内廷行走诸王日入直,仪亲王朕长兄,年逾六十,冬寒无事,不必进内。”十四年正月,封其子绵志为贝勒。十七年,以武英殿刻高宗圣训,误书庙讳,罢王俸三年。

  十八年,林清变起,贼入禁城,绵志从宣宗发鸟枪殪贼。仁宗褒其奋勇,加郡王衔,加俸岁千两。永璇亦以督捕勤劳,免一切处分。二十年七月,命祭裕陵,阻雨,还京,坐降郡王,并夺绵志郡王衔及加俸,仍罚王俸五年。二十四年正月,复绵志郡王衔,赐三眼孔雀翎。七月,坐刺探政事,上谕曰:“朕兄仪亲王年已七十有四,精力渐衰。所领事务甚多,恐有贻误,探听尚有可原。朕不忍烦劳长兄,致失颐养。嗣后止留内廷行走,平日不必入直。”六月,绵志坐纵妾父冒职官诈赃,夺郡王衔,罚贝勒俸四年。

  二十五年七月,宣宗即位,谕仪亲王不必远迎,又谕召对宴赉无庸叩拜。道光三年正月,绵志复郡王衔,加俸。八年正月,命在紫禁城乘轿,并加赏俸银五千,示亲亲敬长之意。十一月,复谕朝贺免行礼。十年十月,永璇诣圆明园视大阿哥,径入福园门,谕罢绵志官。十一年,谕寿皇殿、安佑宫当行礼时,於府第内行礼。又谕元旦暨正月十四日宗亲筵宴,均免其入宴,别颁果殽一席。十二年八月,薨,年八十八。赐银五千治丧,亲临赐奠,谥曰慎。绵志袭郡王,薨,谥曰顺。子奕絪,袭贝勒,加郡王衔。卒,曾孙毓崐,袭贝子。卒,弟毓岐,袭镇国公。

  成哲亲王永瑆,高宗第十一子。乾隆五十四年,封成亲王。永瑆幼工书,高宗爱之,每幸其府第。嘉庆四年正月,仁宗命在军机处行走,总理户部三库。故事,亲王无领军机者,领军机自永瑆始。二月,仪亲王永璇罢总理吏部,并命永瑆俟军务奏销事毕,不必总理户部。三月,和珅以罪诛,没其园第,赐永瑆。七月,永瑆辞总理户部三库,允之。八月,编修洪亮吉上书永瑆,讥切朝政,永瑆上闻,上治亮吉罪。语在亮吉传。十月,上谕曰:“自设军机处,无诸王行走。因军务较繁,暂令永瑆入直,究与国家定制未符。罢军机处行走。”

  永瑆尝闻康熙中内监言其师少时及见董其昌以前三指握管悬腕作书,永瑆广其说,作拨镫法,推论书旨,深得古人用笔之意。上命书裕陵圣德神功碑,并令自择书迹刻为诒晋斋帖,以手诏为序。刻成,颁赏臣工。

  十八年,林清变起,永瑆在紫禁城内督捕,上嘉其勤劳,免一切处分及未完罚俸。二十四年正月,加其子不入八分辅国公绵{勤心}郡王衔。五月,祭地坛,终献时,赞引误,永瑆依以行礼。上以永瑆年老多病,罢一切差使,不必在内廷行走,於邸第闭门思过,罚亲王半俸十年。绵{勤心}亦罢内大臣,居家侍父。二十五年六月,绵{勤心}卒,赠郡王。有司请谥,以非例斥之,著为令。

  仁宗崩,有旨免迎谒。语见仪亲王传。十月,命曾孙载锐袭贝勒。道光二年十月,上还自行在,永瑆进食品十六器,以非例卻之。三年三月,薨,年七十二,赐银五千治丧,谥曰哲。载锐袭郡王。绵{勤心}及载锐父奕绶并追封如其爵。咸丰九年,薨,谥曰恭。子溥庄,袭贝勒,加郡王衔。卒,子毓橚,袭贝子。

  贝勒永璂,高宗第十二子。乾隆四十一年,卒。嘉庆四年三月,追封贝勒。以成亲王子绵偲为后,初封镇国将军,再进封贝子。道光十八年正月,谕曰:“绵偲逮事皇祖,昔同朕在上书房读书者只绵偲一人。”进贝勒。二十八年,卒,子奕缙,袭贝子。卒,弟奕缮,袭镇国公。

  庆僖亲王永璘,高宗第十七子。乾隆五十四年,封贝勒。嘉庆四年正月,仁宗亲政,封惠郡王,寻改封庆郡王。三月,和珅诛,没其宅赐永璘。五年正月,以祝颖贵太妃七十寿未奏明,命退出乾清门,留内廷行走。二十一年正月朔,乾清宫筵宴,辅国公绵慜就席迟,奕绍推令入座,拂堕食碗,永璘告内奏事太监。得旨:“诸王奏事不得迳交内奏事太监。”罚永璘俸。二十五年三月,永璘疾笃,上亲临视,命进封亲王。寻薨,谥曰僖。命皇子往奠,上时谒陵归,复亲临焉。

  子绵慜,袭郡王。绵慜奏府中有毗卢帽门口四座、太平缸五十四件、铜路镫三十六对。上谕曰:“庆亲王府第本为和珅旧宅,凡此违制之物,皆和珅私置。嗣后王、贝勒、贝子当依会典,服物宁失之不及,不可僣逾,庶几永保令名。”府置谙达二,亦命裁汰。道光三年正月,赐绵慜三眼孔雀翎,管雍和宫、中正殿。十六年十月,薨,赐银四千治丧,谥曰良。上命再袭郡王一次。

  以仪顺郡王绵志子奕采为后,袭郡王。十七年正月,命在御前行走。二十二年十月,奕采以服中纳妾,下宗人府议处。奕采行赇请免,永璘第六子辅国公绵性亦行赇觊袭王爵,事发,奕采夺爵,绵性戍盛京。以永璘第五子不入八分镇国公绵悌奉永璘祀。旋又坐事,降镇国将军。二十九年,卒。

  以绵性子奕劻为后。三十年,袭辅国将军。咸丰二年正月,封贝子。十年正月,上三十万寿,进贝勒。同治十一年九月,大婚,加郡王衔,授御前大臣。光绪十年三月,命管理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十月,进庆郡王。十一年九月,会同醇亲王办理海军事务。十二年二月,命在内廷行走。十五年正月,授右宗正。大婚,赐四团正龙补服,子载振头品顶带。二十年,太后六十万寿,懿旨进亲王。二十六年七月,上奉太后幸太原,命奕劻留京会大学士李鸿章与各国议和。二十七年六月,改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为外务部,奕劻仍总理部事。十二月,加载振贝子衔。二十九年三月,授奕劻军机大臣,仍总理外务部如故。寻命总理财政处、练兵处,解御前大臣以授载振。

  载振赴日本大坂观展览会归,请振兴商务,设商部,即以载振为尚书。十月,御史张元奇劾载振宴集召歌妓侑酒。上谕:“当深加警惕,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旋请开缺,未许。三十年三月,御史蒋式瑆奏:“户部设立银行,招商入股。臣风闻上年十一月庆亲王奕劻将私产一百二十万送往东交民巷英商汇丰银行收存。奕劻自简任军机大臣以来,细大不捐,门庭如市。是以其父子起居、饮食、车马、衣服异常挥霍,尚能储蓄钜款。请命将此款提交官立银行入股。”命左都御史清锐、户部尚书鹿传霖按其事,不得实,式瑆回原衙门行走。

  三十一年,充日、俄修订东三省条约全权大臣。三十二年,遣载振使奉天、吉林按事。改商部为农工商部,仍以载振为尚书。三十三年,命奕劻兼管陆军部事。东三省改设督抚,以直隶候补道段芝贵署黑龙江巡抚。御史赵启霖奏:“段芝贵善於迎合,上年贝子载振往东三省,道经天津,芝贵以万二千金鬻歌妓以献,又以十万金为奕劻寿,夤缘得官。”上为罢芝贵,而命醇亲王载沣、大学士孙家鼐按其事,不得实,夺启霖官。载振复疏辞御前大臣、农工商部尚书,许之。三十四年十一月,命以亲王世袭。

  宣统三年四月,罢军机处,授奕劻内阁总理大臣,大学士那桐、徐世昌协理大臣。八月,武昌兵起,初命陆军部尚书荫昌视师,奕劻请於朝,起袁世凯湖广总督视师。世凯入京师,代奕劻为内阁总理大臣,授奕劻弼德院总裁。十二月,诏逊位,奕劻避居天津。后七年薨,谥曰密。

  仁宗五子:孝淑睿皇后生宣宗,孝和睿皇后生惇恪亲王绵恺、瑞怀亲王绵忻,恭顺皇贵妃钮祜禄氏生惠端亲王绵愉,和裕皇贵妃刘氏生穆郡王。

  穆郡王,未命名,仁宗第一子。二岁,殇。宣宗即位,追封。

  惇恪亲王绵恺,仁宗第三子。嘉庆十八年,林清变起,绵恺随宣宗捕贼苍震门,得旨褒嘉。二十四年,封惇郡王。宣宗即位,进亲王。子奕缵,封不入八分公。道光三年正月,命绵恺内廷行走。旋以福晋乘轿径入神武门,坐罢,罚王俸五年。上奉太后幸绵恺第,仍命内廷行走,减罚王俸三年。七年,坐太监张明得私相往来,复匿太监苑长青,降郡王。八年十月,追叙苍震门捕贼,急难御侮,复亲王,谕加意检束。十三年五月,绵恺以议皇后丧礼引书“百姓如丧考妣,四海遏密八音”,於义未协,退出内廷,罚王俸十年。十八年五月,民妇穆氏诉其夫穆齐贤为绵恺所囚,命定郡王载铨按实,复降郡王,罢一切职任。十二月,薨,复亲王。上亲临奠,谥曰恪。奕缵前卒,追封贝勒,命赐福晋郡王半俸。

  二十六年,以皇五子奕誴为绵恺后,袭郡王。文宗即位,命在内廷行走。奕誴屡以失礼获谴。咸丰五年三月,降贝勒,罢一切职任,上书房读书。六年正月,复封惇郡王。十月,进亲王。穆宗即位,谕免叩拜称名。同治三年,江宁克复,封其子载濂不入八分镇国公,载津赐头品顶带。四年六月,授宗令。七年正月,捻匪逼近畿,奕誴陈防守之策。八年十一月,醇郡王奕譞劾王自授宗令,藉整顿之名,启揽权之渐,诏两解之。十一年,大婚,赐紫禁城乘四人肩舆,并免进领侍卫内大臣班及带豹尾枪。载濂进辅国公。十三年十二月,赐亲王双俸。光绪五年六月,普祥峪吉地工竣,复赐食双俸。十三年,上亲政,免带领引见。十五年正月,薨,上奉太后临奠,谥曰勤。

  子八,有爵者五:载濂、载漪、载澜、载瀛、载津。载濂,奕誴第一子。初封一等辅国将军,累进辅国公,袭贝勒,加郡王衔。二十五年,子溥偁,赐头品顶带。二十六年,载濂以庇义和拳,夺爵,弟载瀛,袭。载瀛,奕誴第四子。初封二等镇国将军,加不入八分辅国公衔,袭贝勒。载漪,奕誴第二子。出为瑞郡王奕志后。获罪,夺爵,归宗。语在瑞怀亲王绵忻传。载澜,奕誴第三子。初封三等辅国将军,再进封不入八分辅国公。以庇义和拳,夺爵,戍新疆。载津,奕誴第五子。封二等镇国将军,加不入八分辅国公衔。

  瑞怀亲王绵忻,仁宗第四子。嘉庆二十四年,封瑞亲王。道光三年,命在内廷行走。八年七月,薨,谥曰怀。子奕约甫晬,上命定亲王奕绍检察邸第官吏,内务府大臣敬徵治家政。十月,奕约袭郡王,予半俸。寻更名奕志。三十年五月,薨,谥曰敏。无子。赐绵忻福晋郡王半俸。咸丰三年,福晋薨,复赐奕志福晋郡王半俸。

  十年,命以惇亲王子载漪为奕志后,袭贝勒。同治十一年,大婚,命食贝勒全俸。光绪十五年,加郡王衔。十九年九月,授为御前大臣。二十年,进封端郡王。循故事,宜仍旧号;更曰端者,述旨误,遂因之。载漪福晋,承恩公桂祥女,太后侄也。二十四年,太后复训政。二十五年正月,赐载漪子溥儁头品顶带。十二月,上承太后命,溥儁入为穆宗后,号“大阿哥”,命在弘德殿读书,以承恩公尚书崇绮、大学士徐桐为之傅。明年元旦,大高殿、奉先殿行礼,以溥儁代。都下流言将下诏禅位,大学士荣禄与庆亲王奕劻以各国公使有异同,谏止。

  二十六年,义和拳乱起,载漪笃信之,以为义民,乱遂炽。五月,命充总理各国事务大臣。义和拳击杀日本使馆书记杉山彬,复及德国使臣克林德,围攻东交民巷使馆。八月,诸国联军自天津逼京师,上奉太后出狩,载漪及溥儁皆从。次大同,命载漪为军机大臣,未逾月罢。命奕劻与大学士李鸿章议和,诸国目载漪为首祸。十二月,夺爵,戍新疆。二十七年十月,上奉太后还京师。次开封,谕:“载漪纵义和拳,获罪祖宗,其子溥儁不宜膺储位,废‘大阿哥’名号。”赐公衔俸,归宗。

  二十八年六月,别以醇贤亲王奕譞子镇国公载洵为奕志后,袭贝勒。宣统间,为海军部尚书。改海军部大臣,加郡王衔。

  惠端亲王绵愉,仁宗第五子。嘉庆二十五年七月,宣宗即位,封惠郡王,在内廷行走,上书房读书。故事,亲、郡王未及岁,食半俸。道光九年,命食全俸。十九年,进亲王。文宗即位,谕:“惠亲王为朕叔父,内廷召对及宴赉赏赐宜免叩拜,章奏免书名。”咸丰三年,赐御用龙褂。

  洪秀全之徒北扰近畿,命为奉命大将军,颁锐捷刀,统健锐、火器、前锋、护军、巡捕诸营,及察哈尔兵,哲里木、卓索图、昭乌达东三盟蒙古兵,与科尔沁郡王僧格林沁督办防剿。僧格林沁出驻涿州,绵愉留京师。九月,会奏颁行银钱钞法。时秀全兵至深州,请发哲里木盟马队一千及热河、古北口兵各五百赴涿州助防;复奏请发蒙古兵三千,以德勒克色楞为将,督兵进击。

  四年正月,命朝会大典外悉免叩拜。寻与恭亲王奕䜣、定郡王载铨疏请铸铁钱为大钱辅,上令王详议以行。五年四月,北路肃清,行凯撤礼,上奉命大将军印。十二月,以铸铁钱有效,下宗人府议叙。八年五月,以奏保耆英,罢中正殿、雍和宫诸职任。九年,罢铁钱局。

  十年七月,英、法二国兵至天津,命至通州与僧格林沁办防,并谕绵愉及怡亲王载垣、郑亲王端华、尚书肃顺、军机大臣等筹商交涉。同治二年,穆宗典学,太后以绵愉行辈最尊,品行端正,命在弘德殿专司督责,并令王子奕详、奕询伴读。三年十二月,薨,上亲临奠,赐银五千治丧,谥曰端。

  子六,有爵者三:奕详、奕询、奕谟。奕详,绵愉第五子。初封不入八分辅国公。赐三眼孔雀翎,进镇国公,袭郡王。穆宗大婚,加亲王衔。十三年,命食亲王俸。光绪十年十月,太后万寿,命食亲王全俸。十一年六月,授内大臣。十二年正月,薨,谥曰敬。子载润,袭贝勒。奕询,绵愉第四子。初封不入八分辅国公,进封镇国公。卒,无子,以愉恪郡王允潖五世孙载泽为后,袭辅国公,进镇国公,加贝子衔。光绪末,授度支部尚书。奕谟,绵愉第六子。初封不入八分镇国公,再进封贝子,加贝勒衔。卒,以醇贤亲王奕譞孙溥佶为后,袭镇国公。

  宣宗九子:孝全成皇后生文宗,孝静成皇后生顺和郡王奕纲、慧质郡王奕继、恭忠亲王奕䜣,庄顺皇贵妃生醇贤亲王奕譞、锺端郡王奕詥、孚敬郡王奕譓,和妃纳喇氏生隐志郡王奕纬,祥妃钮祜禄氏生惇勤亲王奕誴。奕誴出为惇恪亲王绵恺后。

  隐志郡王奕纬,宣宗第一子。嘉庆二十四年,封贝勒。道光十一年四月,薨,以皇子例治丧,进封隐志贝勒。文宗即位,进郡王。无子,以贝勒绵懿子奕纪为后,袭贝勒。卒,谥恭勤。子溥伦,袭贝子,进贝勒;溥侗,授一等镇国将军。

  顺和郡王奕纲,宣宗第二子。二岁,殇。文宗即位,进封谥。

  慧质郡王奕继,宣宗第三子。三岁,殇。文宗即位,追封谥。

  恭忠亲王奕䜣,宣宗第六子。与文宗同在书房,肄武事,共制枪法二十八势、刀法十八势,宣宗赐以名,枪曰“棣华协力”,刀曰“宝锷宣威”,并以白虹刀赐奕䜣。文宗即位,封为恭亲王。咸丰二年四月,分府,命仍在内廷行走。

  三年九月,洪秀全兵逼畿南,以王署领侍卫内大臣办理巡防,命仍佩白虹刀。十月,命在军机大臣上行走。四年,迭授都统、右宗正、宗令。五年四月,以畿辅肃清,予优叙。七月,孝静成皇后崩,上责王礼仪疏略,罢军机大臣、宗令、都统,仍在内廷行走,上书房读书。七年五月,复授都统。九年四月,授内大臣。

  十年八月,英吉利、法兰西兵逼京师,上命怡亲王载垣、尚书穆荫与议和,诱执英使巴夏礼,与战,师不利。文宗幸热河,召回载垣、穆荫,授王钦差便宜行事全权大臣。王出驻长辛店,奏请饬统兵大臣激励兵心,以维大局。克勤郡王庆惠等奏释巴夏礼,趣王入城议和。英、法兵焚圆明园。豫亲王义道等奏启城,许英、法兵入。王入城与议和,定约,悉从英、法人所请,奏请降旨宣示,并自请议处。上谕曰:“恭亲王办理抚局,本属不易。朕深谅苦衷,毋庸议处。”十二月,奏通商善后诸事。初设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命王与大学士桂良、侍郎文祥领其事。王疏请训练京师旗兵,并以吉林、黑龙江与俄罗斯相怜,边防空虚,议练兵筹饷。上命都统胜保议练京兵,将军景淳等议练东三省兵。

  十一年七月,文宗崩,王请奔赴,两太后召见,谕以赞襄政务王大臣载垣、端华、肃顺等擅政状。穆宗侍两太后奉文宗丧还京师,谴黜载垣等,授议政王,在军机处行走,命王爵世袭,食亲王双俸,并免召对叩拜、奏事书名。王坚辞世袭,寻命兼宗令、领神机营。

  同治元年,上就傅,两太后命王弘德殿行走,稽察课程。三年,江宁克复。上谕曰:“恭亲王自授议政王,於今三载。东南兵事方殷,用人行政,徵兵筹饷,深资赞画,弼亮忠勤。加封贝勒,以授其子辅国公载澂,并封载濬辅国公、载滢不入八分辅国公。”四年三月,两太后谕责王信任亲戚,内廷召对,时有不检,罢议政王及一切职任。寻以惇亲王奕誴、醇郡王奕譞及通政使王拯、御史孙翼谋、内阁学士殷兆镛、左副都御史潘祖荫、内阁侍读学士王维珍、给事中广诚等奏请任用,广诚语尤切。两太后命仍在内廷行走,管理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王入谢,痛哭引咎,两太后复谕:“王亲信重臣,相关休戚,期望既厚,责备不得不严。仍在军机大臣上行走。”

  七年二月,西捻逼畿辅,命节制各路统兵大臣。授右宗正。十一年九月,穆宗大婚,复命王爵世袭。十二年正月,穆宗亲政,十三年七月,上谕责王召对失仪,降郡王,仍在军机大臣上行走,并夺载澂贝勒。翌日,以两太后命复亲王世袭及载澂爵。十二月,上疾有间,於双俸外复加赐亲王俸。旋复加剧,遂崩。德宗即位,复命免召对叩拜、奏事书名。

  光绪元年,署宗令。十年,法兰西侵越南,王与军机大臣不欲轻言战,言路交章论劾。太后谕责王等委靡因循,罢军机大臣,停双俸。家居养疾。十二年十月,复双俸。自是国有庆屡增护卫及甲数,岁时祀事赐神糕,节序辄有赏赉,以为常。二十年,日本侵朝鲜,兵事急,太后召王入见,复起王管理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并总理海军,会同办理军务,内廷行走;仍谕王疾未愈,免常川入直。寻又命王督办军务,节制各路统兵大臣。十一月,授军机大臣。二十四年,授宗令。王疾作,闰三月增剧,上奉太后三临视,四月薨,年六十七。上再临奠,辍朝五日,持服十五日。谥曰忠,配享太庙,并谕:“王忠诚匡弼,悉协机宜,诸臣当以王为法。”

  子四:载澂,贝勒加郡王衔,卒,谥果敏;载滢,出为锺端郡王奕詥后,袭贝勒,坐事夺爵归宗;载濬,与载滢同时受封;载潢,封不入八分辅国公。载澂、载濬、载潢皆前王卒。王薨,以载滢子溥伟为载澂后,袭恭亲王。

  醇贤亲王奕譞,宣宗第七子。文宗即位,封为醇郡王。咸丰九年三月,分府,命仍在内廷行走。穆宗即位,谕免宴见叩拜、奏事书名。迭授都统、御前大臣、领侍卫大臣,管神机营。同治三年,加亲王衔。四年,两太后命弘德殿行走,稽察课程。十一年,进封醇亲王。十二年,穆宗亲政,罢弘德殿行走。

  德宗即位,王奏两太后,言:“臣侍从大行皇帝十有三年,昊天不吊,龙驭上宾。仰瞻遗容,五内崩裂。忽蒙懿旨下降,择定嗣皇帝,仓猝昏迷,罔知所措。独犯旧有肝疾,委顿成废。惟有哀恳矜全,许乞骸骨,为天地容一虚糜爵位之人,为宣宗成皇帝留一庸钝无才之子。”两太后下其奏王大臣集议,以王奏诚恳请罢一切职任,但令照料菩陀峪陵工,从之。命王爵世袭,王疏辞,不许。光绪二年,上在毓庆宫入学,命王照料。五年,赐食亲王双俸。

  十年,恭亲王奕䜣罢军机大臣,以礼亲王世铎代之,太后命遇有重要事件,与王商办。时法兰西侵越南,方定约罢兵,王议建海军。十一年九月,设海军衙门,命王总理,节制沿海水师,以庆郡王奕劻、大学士总督李鸿章、都统善庆、侍郎曾纪泽为佐。定议练海军自北洋始,责鸿章专司其事。十二年三月,赐王与福晋杏黄轿,王疏辞,不许。鸿章经画海防,於旅顺开船坞,筑炮台,为海军收泊地。北洋有大小战舰凡五,辅以蚊船、雷艇,复购舰英、德,渐次成军。五月,太后命王巡阅北洋,善庆从焉,会鸿章自大沽出海至旅顺,历威海、烟台,集战舰合操,遍视炮台、船坞及新设水师学堂,十馀日毕事。王还京,奏奖诸将吏及所聘客将,请太后御书榜悬大沽海神庙。

  太后命於明年归政,王疏言:“皇帝甫逾志学,诸王大臣籥恳训政,乞体念时艰,俯允所请,俟及二旬,亲理庶务。至列圣宫廷规制,远迈前代。将来大婚后,一切典礼,咸赖训教。臣愚以为诸事当先请懿旨,再於皇帝前奏闻,俾皇帝专心大政,承圣母之欢颜,免宫闱之剧务。此则非如臣生深宫者不敢知,亦不敢言也。”太后命毋庸议。十三年正月,上亲政。四月,太后谕预备皇帝大婚,当力行节俭,命王稽察。十四年九月,王奏:“太平湖赐第为皇帝发祥地。世宗以潜邸升为宫殿,高宗谕子孙有自藩邸绍承大统者,应用其例。”太后从之,别赐第,发帑十万葺治。十五年正月,大婚礼成,赐金桃皮鞘威服刀,增护卫。葺治邸第未竟,复发帑六万。并进封诸子:载沣镇国公,载洵辅国公,载涛赐头品顶带、孔雀翎。

  二月,河道总督吴大澂密奏,引高宗御批通鉴辑览,略谓:“宋英宗崇奉濮王,明世宗崇奉兴王,其时议者欲改称伯叔,实人情所不安,当定本生名号,加以徽称”;且言:“在臣子出为人后,例得以本身封典貤封本生父母,况贵为天子,天子所生之父母,必有尊崇之典,请饬廷臣议醇亲王称号礼节。”特旨宣示。上即位逾年,王密奏:“臣见历代继承大统之君,推崇本生父母者,备载史书。其中有適得至当者焉,宋孝宗不改子偁秀王之封是也。有大乱之道焉,宋英宗之濮议、明世宗之议礼是也。张璁、桂之俦,无足论矣。忠如韩琦,乃与司马光议论牴牾,其故何欤?盖非常之事出,立论者势必纷沓扰攘,乃心王室,不无其人;而以此为梯荣之具,迫其主以不得不视为庄论者,正复不少。皇清受天之命,列圣相承,十朝一脉,讵穆宗毅皇帝春秋正盛,遽弃臣民。皇太后以宗庙社稷为重,特命皇帝入承大统,复推恩及臣,以亲王世袭罔替。渥叨异数,感惧难名。原不须更生过虑,惟思此时垂帘听政,简用贤良,廷议既属执中,邪说自必潜匿。倘将来亲政后,或有草茅新进,趋六年拜相捷径,以危言故事耸动宸聪,不幸稍一夷犹,则朝廷滋多事矣。仰恳皇太后将臣此摺,留之宫中。俟皇帝亲政,宣示廷臣世赏之由及臣寅畏本意,千秋万载,勿再更张。如有以治平、嘉靖之说进者,务目之为奸邪小人,立加屏斥。果蒙慈命严切,皇帝敢不钦遵,不但臣名节得以保全,而关乎君子小人消长之机者,实为至大且要。”太后如王言,留疏宫中。大澂疏入,谕曰:“皇帝入承大统,醇亲王奕譞谦卑谨慎,翼翼小心,十馀年来,殚竭心力,恪恭尽职。每优加异数,皆涕泣恳辞,前赐杏黄轿,至今不敢乘坐。其秉心忠赤,严畏殊常,非徒深宫知之最深,实天下臣民所共谅。光绪元年正月初八日,王即有豫杜妄论一奏,请俟亲政宣示,俾千秋万载,勿再更张。自古纯臣居心,何以过此?当归政伊始,吴大澂果有此奏,特明白晓谕,并将王原奏发钞,俾中外咸知贤王心事,从此可以共白。阚名希宠之徒,更何所容其觊觎乎?”

  十六年正月,以上二十万寿,增护军十五、蓝白甲五十,授载涛二等镇国将军。十一月,王疾作,上亲诣视疾。丁亥,王薨,年五十一。太后临奠,上诣邸成服。定称号曰皇帝本生考,称本生考,遵高宗御批;仍原封,从王志也。谥曰贤,配享太庙。下廷臣议:上持服期年,缟素、辍朝十一日;初祭、大祭,奉移前一日,亲诣行礼,御青长袍褂,摘缨;期年内御便殿,用素服;葬以王,祭以天子,立庙班讳。十八年,葬京师西山妙高峰。宣统皇帝即位,定称号曰皇帝本生祖考。

  子七:德宗,其第二子也;载洸,初封不入八分辅国公,进镇国公;载沣,袭醇亲王,宣统皇帝即位,命为监国摄政王;载洵,出为瑞郡王奕志后;载涛,出为锺郡王奕詥后。宣统间,载洵为海军部大臣,载涛为军谘府大臣,主军政。三年十月,并罢。十二月,逊位。

  锺端郡王奕詥,宣宗第八子。文宗即位,封为锺郡王。穆宗即位,命免宴见叩拜、奏事书名。同治三年,分府,仍在内廷行走。七年十一月,薨,谥曰端。无子,以恭忠亲王奕䜣子载滢为后,袭贝勒。坐事,夺爵,归宗。又以醇贤亲王奕譞子载涛为后,袭贝勒,加郡王衔。

  孚敬郡王奕譓,宣宗第九子。文宗即位,封孚郡王。穆宗即位,命免宴见叩拜、奏事书名。同治三年,分府,仍在内廷行走,命管乐部。十一年,授内大臣,加亲王衔。德宗即位,复命免宴见叩拜、奏事书名。光绪三年二月,薨,谥曰敬。无子,以愉恪郡王允潖四世孙奕栋子载沛为后,袭贝勒。卒,又以奕瞻子载澍为后,袭贝勒,坐事夺爵归宗;又以贝勒载瀛子溥伒为后,封贝子。

  文宗二子:孝钦显皇后生穆宗,玫贵妃徐佳氏生悯郡王。

  悯郡王,生未命名,殇。穆宗即位,追封。

  论曰:庄亲王佐太祖建业,将出师,登垅而谋,策定驰而下,黄道周亟称其骁勇;太祖崩,诸子嗣业,未有成命,礼烈亲王拥立太宗,亲为扞御边圉,夏允彝以为行事何减圣贤。盖雄才让德,虽在敌国,不能掩也。睿忠亲王手定中原,以致於世祖,求之前史,实罕其伦。徒以执政久,威福自专,其害肃武亲王,相传谓因师还赐宴拉杀之,又或谓还至郊外遇伏死,死处即今葬地。传闻未敢信,然其惨酷可概见矣。身后蒙谤,仅乃得雪,亦有以取之也。

  圣祖遇诸宗人厚,遗诏犹以礼亲王、饶馀亲王子孙安全,拳拳在念。然当用兵时,诸王贝勒为帅,小违律必议罚,且不得以功掩。义以行法,仁以睦亲,固不相悖也。雍正中,允禩、允禟之狱,世宗后亦悔之。怡贤亲王特驯谨,渥加宠荣,示非寡恩。诚以尺布斗粟,相逼笮过甚,恂勤郡王尝握兵柄,非母弟亦岂得幸生耶?时去开国未远,以尚武为家法,其失则獷。

  太宗屡谕诸子弟当读书,悫厚公承其教,彬彬有东丹王之风。高宗诸子多擅文学,尤以成哲亲王为最,词章书翰,无愧古人。恭忠亲王继以起,绸缪宫府,定乱绥疆,罢不生{封心},用不辞劳,有纯臣之度焉。醇贤亲王尊为本生亲,乾乾翼翼,靡间初终,预绝治平、嘉靖之议,载在方策,彰彰迈前代远甚。迨时移势易,天方降割,乃以肺腑之亲,寄腹心之重,漠然不知阴雨之已至,一发而不可复收。天欤人欤,亡也忽诸,尤足为后来之深鉴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