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百二十八 列传十五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7-06-19 22:05:30|

额尔德尼噶盖、噶盖子武善、布善、布善子夸紥 达海 尼堪 库尔缠弟库拜 英俄尔岱 满达尔汉弟马福塔 明安达礼

  额尔德尼,纳喇氏,世居都英额。少明敏,兼通蒙古、汉文。太祖时来归,隶正黄旗满洲。从伐蒙古诸部,能因其土俗、语言、文字宣示意旨,招纳降附。赐号“巴克什”。

  满洲初起时,犹用蒙古文字,两国语言异,必移译而成文,国人以为不便。太祖起兵之十六年,岁己亥二月辛亥朔,召巴克什额尔德尼、紥尔固齐噶盖使制国书。额尔德尼、噶盖辞以夙习蒙古文字,未易更制。上曰:“汉人诵汉文,未习汉字者皆知之;蒙古人诵蒙古文,未习蒙古字者皆知之。我国语必译为蒙古语,始成文可诵;则未习蒙古语者,不能知也。奈何以我国语制字为难,而以习他国语为易耶?”额尔德尼、噶盖请更制之法,上曰:“是不难。但以蒙古字协我国语音,联属为句,因文以见义可矣。”於是制国书,行於国中。满洲有文字自此始。

  天命三年,从伐明,取抚顺,师还,明总兵张承荫自广宁率众蹑我师后,额尔德尼偕诸将还击,斩承荫。叙功,授副将。太宗时,额尔德尼已前卒,尝谕文馆诸臣,叹为一代杰出。顺治十一年,追谥文成。子萨哈连,官至銮仪卫冠军使。赐姓赫舍里,改入大学士希福族中。

  噶盖,伊尔根觉罗氏,世居呼纳赫。后隶满洲镶黄旗。太祖以为紥尔固齐,位亚费英东。岁癸巳闰十一月,命与额亦都、安费扬古将千人攻讷殷佛多和山寨,斩其酋搜稳塞克什。岁戊戌正月,命与台吉褚英、巴雅喇及费英东将千人伐安褚拉库路,降屯寨二十馀。岁己亥,受命制国书。是年九月,命与费英东将二千人戍哈达。哈达贝勒孟格布禄贰於明,将执二将。二将以告,太祖遂灭哈达,以孟格布禄归。孟格布禄有逆谋,噶盖坐不觉察,并诛。子武善。

  武善年十六,太祖念噶盖旧劳,授牛录额真。天命九年,明将毛文龙遣兵入海岛屯耕,太祖命武善与冷格里击之,歼其众。语详冷格里传。文龙复遣兵三百登海岸掠,武善与满都里率兵追击,斩裨将三,还所掠。太宗即位,列十六大臣,佐镶红旗。天聪八年,上遣诸将伐明,武善与阿山为后队,遵上方略,设伏败敌,授三等甲喇章京。崇德元年,诇知明兵袭滨海鹾场,上命武善与吏部参政吉恩哈驰援,击走明兵。三年正月,喀尔喀紥萨克图窥归化城,上自将御之,武善与吴巴海从。吴巴海厮卒盗军糈,武善坐徇隐,夺世职。八月,授工部参政。时蒙古、瓦尔喀诸部皆附,使至,每以武善典其事。顺治元年,卒。

  布善,武善弟。事太宗,授巴牙喇甲喇章京,兼牛录额真。寻护巴牙喇纛章京,列议政大臣。崇德五年,从伐明,攻锦州,击败杏山骑兵。六年,复从伐明,攻松山,洪承畴以十三万人赴援,布善先众力战卻敌。上度明兵众而饷不继,必引去,命诸将比翼列营,直抵海滨。入夜,明兵果引去,诸将截击,布善率兵穷追,斩获无算。八年,复从伐明,攻克前屯卫、中前所。顺治初,从入关,予牛录章京世职。二年,从征江南,卒於军。

  夸札,布善子,袭职。遇恩诏,进二等阿达哈哈番。十七年,授护军参领,兼佐领。康熙十三年,从定南将军希尔根讨耿精忠,围抚州,屡破贼,贼弃城走。四年,从大将军安亲王岳乐讨吴三桂,其将夏国相屯萍乡,依山结寨。夸札率兵奋击,大破之,国相等弃资械走。十七年,迁护军统领。十八年,擢镶红旗蒙古都统。从安亲王攻武冈,军器辎重自水道进,贼截溪,夸札率兵驰击,贼卻走。绿旗兵屯溪岸,贼舟坌集逼屯,夸札自陆赴援,道险,马不能行,乃率兵步行。贼据山梁,设鹿角,列火器以拒,夸札督兵直前,斩获甚众,贼水陆皆溃。十九年,命将湖广兵诣广西,参赞大将军简亲王喇布军务,讨叛将马承荫,克武宁,进取象州,围柳州,承荫降,进复庆远。广西平,还京。二十一年,卒。叙功,进一等阿达哈哈番。

  达海,先世居觉尔察,以地为氏。祖博洛,太祖时来归。父艾密禅。旗制定,隶满洲正蓝旗。

  达海幼慧,九岁即通满、汉文义。弱冠,太祖召直左右,与明通使命,若蒙古、朝鲜聘问往还,皆使属草;令於国中,有当兼用汉文者,皆使承命传宣:悉称太祖旨。旋命译明会典及素书、三略。太宗始置文馆,命分两直:达海及刚林、苏开、顾尔马浑、托布戚译汉字书籍;库尔缠、吴巴什、查素喀、胡球、詹霸记注国政。

  天聪三年,上伐明,既击破满桂等四总兵军,遣达海赍书与明议和,明闭关拒勿纳;复命达海为书二通,一置德胜门外,一置安定门外,乃引师还。四年,复伐明,至沙河驿,命达海以汉语谕降。克永平,命达海持黄旗登城,以汉语谕军民,城中望见,皆罗跪呼“万岁”。降将孟乔芳、杨文魁、杨声远从贝勒阿巴泰入见,命达海以汉语慰劳。三屯营、汉儿庄既降,明兵袭三屯营。上虑汉儿庄复叛,命达海以汉语抚定之。是年,所译书成,授游击。五年七月,赐号“巴克什”。九月,复伐明,破大凌河,命达海以汉语招总兵祖大寿。上赐宴,复命传谕慰劳。十二月,定朝仪。

  达海治国书,补额尔德尼、噶盖所未备,增为十二字头。六年三月,太宗谕达海曰:“十二字头无识别,上下字相同。幼学习之,寻常言语,犹易通晓;若人姓名及山川、土地,无文义可寻,必且舛误。尔其审度字旁加圈点,使音义分明,俾读者易晓。”达海承命寻绎,字旁加圈点。又以国书与汉字对音,补所未备,谓:“旧有十二字头为正字,新补为外字,犹不能尽协,则以两字合音为一字,较汉文翻切尤精当。”国书始大备。是年六月,达海病,逾月病亟。上闻,垂涕,遣侍臣往视,赐蟒缎,并谕当优恤其子。达海闻命感怆,已不能言,数日遂卒,年三十八。时方译通鉴、六韬、孟子、三国志、大乘经,皆未竟。

  达海廉谨,在文馆久,为领袖。其卒也,当敛,求鞾无完者。七年二月,以其长子雅秦降一等袭职,授备御。国初文臣无世职,有之自达海始。十年,赐谥文成。康熙八年五月,圣祖从其孙禅布请,立碑纪绩。

  达海子四,长子雅秦,以备御兼管佐领。崇德三年,从伐明,毁董家口边墙入,略明畿内,下山东,所向克捷。还,出青山口,遇明军,雅秦率步兵击败之。四年,从攻松山。六年,从围锦州,城兵突出犯我军,雅秦率所部兵御敌,皆有功。旋授吏部理事官。八年,调户部理事官。顺治元年四月,从入关,击败李自成。迭遇恩诏,进世职至二等阿思哈尼哈番。八年三月,授吏部侍郎。七月,擢国史院大学士。十月,卒。九年,上以恩诏进世职过滥,命改为一等阿达哈哈番兼拖沙喇哈番。予其子禅布袭职。康熙二十一年,圣祖巡方,命从官祭雅秦墓。

  达海次子辰德,太宗尝召其兄弟,赐馔予币,命辰德勤习汉文,其后仕未显。

  三子喇扪,康熙间,以前锋统领从讨吴三桂,战衡州,阵没,赠拖沙喇哈番。

  四子常额,雅秦卒后,世祖特授学士,而雅秦子禅布,康熙初亦官秘书院学士,为达海请立碑。三桂既平之明年,圣祖谘诸大学士:“达海巴克什子孙有入仕者乎?”明珠对:“闻有孙为鸿胪寺官。”因下吏部录达海诸孙陈布禄等十二人引见,命授陈布禄刑部郎中。其后国子监祭酒阿理瑚请以达海从祀孔子庙,礼部尚书韩菼议不可,乃罢。

  达海以增定国书,满洲群推为圣人。其子孙:男子系紫带,亚於宗姓;女子不选秀女。

  尼堪,纳喇氏,世居松阿里乌喇。太祖时来归,赐号“巴克什”。旗制定,隶满洲镶白旗。初以说降蒙古科尔沁部,授备御。天命十年,偕侍卫博尔晋等率师伐虎尔哈部,收五百户以还,上郊劳赐宴。

  天聪初,擢一等侍卫。从太宗伐明,攻锦州,有功。七年,从诸贝勒按狱蒙古诸部,牛录额真阿什达尔汉以所赍敕二十道付尼堪,尼堪以授从者,失其九。所司论劾,罚如律。蒿齐忒部台吉额林等来归,命尼堪往迎。八年正月,收其部落户口、牲畜以还。七月,上伐明,道遇察哈尔部众来归,命尼堪还盛京安置。时郑亲王济尔哈朗留守,使尼堪偕卦尔察、席特库率兵十二人侦明兵。明兵適至,奋击败之,逐至辽河,凡三战,斩馘百馀,明兵引退。九年,从贝勒岳讬戍归化城,土默特部私与明通,岳讬使尼堪及参领阿尔津伺塞上,得明使四辈、土默特使十辈,皆执以归。寻与英俄尔岱等使朝鲜。

  崇德元年六月,授理藩院承政。二年正月,太宗伐朝鲜,既克其都,命尼堪及吉思哈、叶克舒帅师并护科尔沁、紥鲁特、敖汉、柰曼诸部兵伐瓦尔喀,将出朝鲜境,朝鲜兵屯吉木海,阻师行,尼堪督兵进击,大破之,斩平壤巡抚。既,朝鲜兵二万馀人复来追袭,尼堪等设伏诱敌,歼万馀人。敌遁,据山巅立栅拒守,师围之三日,遂下。降哈忙城巡抚及总兵副使以下官,获牲畜、布帛诸物无算。进略瓦尔喀部,以所获畀蒙古诸部兵,寻引师还。复偕阿什达尔汉使科尔沁、巴林、紥鲁特、喀喇沁诸部颁赦诏,会诸部王贝勒清庶狱。三年五月,坐谳狱科尔沁失实,解任。七月,授理藩院右参政。四年,伐明,徵蒙古诸部兵,兵至不如额,命尼堪使科尔沁、喀喇沁、土默特诸部诘责。五年四月,上以尼堪充副任使,授三等甲喇章京。复命安集索伦、郭尔罗斯两部新附之众,编为八牛录。七月,复命徵蒙古诸部兵伐索伦,简其军实。

  世祖定鼎,论功,进二等。顺治二年,从豫亲王多铎下河南,将蒙古兵自南阳趋归德,降州一、县四。论功,进一等。三年,从多铎讨苏尼特部,大破其众。四年,论功,进三等阿思哈尼哈番。迁理藩院尚书。六年,喀尔喀使至,餽睿亲王多尔衮马,巽亲王满达海以为言,尼堪启王,王曰:“如例云何?”尼堪曰:“外藩职贡,例不当餽诸王。”王恶其语侵己,令内大臣议罪,夺其俸。三遇恩诏,进三等精奇尼哈番,世袭。十年,上以尼堪老,进二等,致仕。十七年,卒。无子,以其弟阿穆尔图、阿锡图,从子玛拉、兆资分袭世职。玛拉自有传。

  库尔缠,钮祜禄氏,世居长白山。祖曰赖卢浑,父曰索塔兰。赖卢浑先为哈达都督,索塔兰及所部来归。旗制定,隶属满洲镶红旗。太祖以女妻索塔兰,生子四,库尔缠其次子也。天命元年,召直左右。十一月,蒙古喀尔喀五部来议和,库尔缠赍书莅盟;九年二月,复将命如科尔沁修好:皆称旨,授牛录章京。

  太宗即位,伐紥鲁特部,库尔缠从,师还,上劳诸贝勒。饮至,达海承旨问诸贝勒行军胜敌始末,库尔缠为诸贝勒具对,成礼。天聪元年,伐朝鲜,库尔缠从,朝鲜王李倧请行成,库尔缠及副将刘兴祚将命宣抚。倧既约降,库尔缠等还报,朝鲜诸将不知倧已约降也,以步骑兵千人邀诸平壤,库尔缠集从者环甲突围出。朝鲜兵蹑其后,库尔缠令从者前行,而以十骑殿,杀朝鲜兵三,疾驰六十里。朝鲜兵三百骑继至,库尔缠率十骑凭隘为伏,击败之,斩朝鲜将四、兵五十馀,获马百,卒达沈阳。上复命赍谕至军中申军令,定盟誓而还。

  三年四月,定文馆职守,命记注时政,备国史。四年正月,伐明,库尔缠偕游击高鸿中先至滦州,设谋使启城门,师遂入。二月,师还,库尔缠从诸将戍焉。五月,明监军道张春等来攻,库尔缠与牛录额真觉善等勒兵出战,奋槊逾堑,直趣敌阵。春等稍卻,旋发火器焚城楼,坏睥睨,库尔缠与觉善还兵御之,敌不能登。都统图尔格等以孤军无援,退保永平,敌围益急,库尔缠且守且战,屡有斩馘。旋从贝勒阿敏等弃诸城,还都待罪。上以在滦州时能力战,特贳之。

  库尔缠先以口语被讦。五年十一月,使朝鲜,以汉文作书遗朝鲜,受私餽。六年六月,使明得胜堡议和,以其人来,上召入见,屡失期。七年二月,上发库尔缠诸罪,并追议庇刘兴祚罪,论死。兴祚者开原人,见辱开原道,遂率其诸弟兴治等以降,太祖以国语名之曰爱塔。克辽东,授副将,领盖、复、金三州。兴祚婪,索民财畜,被讦解任,遂有叛志。事屡败,太宗屡覆盖之。兴祚使其弟兴贤逃归毛文龙,作书遗库尔缠,诡言且死,讬以营葬,诳瞽者醉而缢杀之,焚其室逸去。库尔缠得书,视兴祚,见瞽者尸,以为兴祚也,持之恸,告於上,以其子五十袭职,为营葬。既而其弟兴治亦遁,诈渐露。兴祚、兴治去事文龙,文龙荐为参将。袁崇焕杀文龙,使兴治及陈继盛分将其兵。天聪四年,上攻永平,兴祚在敌中,袭我军中喀喇沁兵,杀数十人。使贝勒阿巴泰、济尔哈朗将五百人求兴祚。兴祚将趋山海关,阿巴泰遮其前,济尔哈朗迫其后,遂战,甲喇额真图鲁什获兴祚,杀之,执兴贤以归。库尔缠解衣瘗兴祚,上命发而磔之,库尔缠复窃收其遗骼。时兴治将兵驻皮岛,诸弟兴基、兴梁、兴沛、兴邦皆为偏裨。兴沛以游击守长山岛,上遣使招兴治等,讳言逻卒误杀兴祚;且令兴贤附书述上恩,赡其母及妻。使屡返,复遣护其妻以往,兴治亦屡答上书,自署“客国臣”,枝梧不得要领。会兴治为兴祚发丧,而继盛信谍言,疑未死,兴治忿,执杀继盛,因纵掠。明使黄龙镇皮岛,兴治复为乱,被杀。上亦杀兴贤及其诸子。库尔缠与兴祚善,未叛,屡为上言,终收其骨,卒以此及。上犹念其有劳,命毋籍其家。世祖定鼎燕京,诏视一品大臣例,予宅地、奴仆。

  库尔缠弟库拜,初以小校事太祖,从伐明,取抚顺,战败追兵,复下辽、沈,命为牛录额真。天聪五年,从伐瓦尔喀,手被创,犹力战,克堡一。是年七月,初设六部,授吏部参政。叙功,授牛录章京世职。复以吏部考满,授三等甲喇章京。八年,从伐黑龙江诸部。九年,进二等甲喇章京。崇德元年,从伐朝鲜。追论伐瓦尔喀时夺部卒俘,复令部卒私猎,论罚,罢牛录章京。三年七月,更定官制,改吏部理事官。五年正月,卒。

  英俄尔岱,他塔喇氏,世居紥库木。太祖时,从其祖岱图库哈理来归,授牛录额真,隶满洲正白旗。天命四年,从攻开原。有蒙古巴图鲁阿布尔者,素以骁勇名,降明为边将,出战,英俄尔岱驰斩之。六年,从克沈阳,授游击。从克辽阳,授二等参将。

  天聪三年,从伐明,克遵化,太宗督诸军向明都,而令英俄尔岱及李思忠、范文程以兵八百守遵化。师既行,所下诸城堡石门驿、马兰峪、三屯营,大安口、罗文峪、汉儿庄、郭家峪、洪山口、潘家口、滦阳营皆复为明守。明兵夜薄遵化,英俄尔岱率兵击卻之。平旦,明将以骑兵列阵待,英俄尔岱出战,明兵骤至,英俄尔岱麾其众悉锐奋击,明兵退,斩殿者五人,俘材官一,明兵宵奔。英俄尔岱以师从之,复歼骑卒百、步卒千馀,以书谕诸城,罗文峪、三屯营、洪山口、汉儿庄、滦阳营五城复降。

  五年七月,定官制,始设六部,以英俄尔岱为户部承政。七年,明故毛文龙部将孔有德、耿仲明自登州来降,使英俄尔岱及游击罗奇赍书徵粮於朝鲜,朝鲜国王李倧使其臣朴禄报聘,言毛氏旧为敌,不原输粮。太宗复以书谕,略言:“毛氏将今归我国,以兵守其舟,当就便输以粮。”遣英俄尔岱及备御代松阿赍书复往,朝鲜乃输粮如指。八年五月,改进一等甲喇章京。

  太宗自将伐察哈尔,察哈尔林丹汗走图白特,所部溃散。或得俘,言同行凡千馀户,方苦无所归,上命英俄尔岱及梅勒额真觉罗布尔吉将二千人往迹之。英俄尔岱等行遇蒙古头人侯痕巴图鲁率千户将来归,遣使谒上;复遇台吉布颜图,纵兵击杀之,斩二百馀,俘四十以还。上以驼马及所俘,赉英俄尔岱及诸将士。既,布颜图部众奔愬於上,言:“我曹自察哈尔来归,遇大军,乞降不见允,横被屠戮。”上怒,命尽夺所赉。英俄尔岱寻以考满进三等梅勒章京。

  十年春,诸贝勒及蒙古诸部以太宗功德日隆,议上尊号,令英俄尔岱赍书使朝鲜喻意。既至,倧谢不延纳,令英俄尔岱诣所置议政府陈说,设兵昼夜环守使邸。英俄尔岱率诸从者夺民间马,突门而出。朝鲜王遣骑持报书追付英俄尔岱而别,以书诫其边臣令守界,英俄尔岱并夺之以闻。又遇明皮岛兵遮归路,击走之。

  崇德改元,讨朝鲜,师克王都,倧出奔南汉城。二年春,上使英俄尔岱及马福塔赍敕诘责,朝鲜以书谢。师益进,薄南汉城,复使英俄尔岱、马福塔招倧出城相见,倧答书始称臣,然犹逡巡不敢出。上诇知倧寄孥江华岛,命睿亲王多尔衮以偏师下之,获其妃及诸子。倧乃出降,上留其二子为质,命英俄尔岱、马福塔送其妃及诸戚属还王都。二月,班师,倧出送,命英俄尔岱、马福塔宣谕,仍送之还。旋授议政大臣。十月,复命英俄尔岱、马福塔赍敕印使朝鲜,封倧仍为朝鲜国王。四年,授固山额真。五年,上以倧缮城郭,积刍粮,欺罔巧饰,使英俄尔岱及鄂莫克图赍敕诘责,倧上表谢罪。

  六年六月,睿亲王多尔衮复攻锦州,九月,贝勒多铎等围松山,英俄尔岱皆在行间。七年,复使朝鲜鞫狱,还奏称旨。八年,考满,进三等精奇尼哈番。顺治元年,从睿亲王多尔衮入关。是年,改承政为尚书,英俄尔岱仍任户部。二年,叙功,封三等公。三年,奏请禁民间私售马驘、军械、火器,以杜盗源,从之。四年,考满,进二等公。五年二月,卒。

  英俄尔岱娶饶馀郡王阿巴泰女,授多罗额驸。领户部十馀年,既领固山,仍综部政。屡坐事论罚,而恩顾不稍衰。太宗尝谕群臣曰:“英俄尔岱性素执拗,其於本旗人亦偶有徇庇。朕思人鲜有令德,英俄尔岱能殚心部政,治事明决,朕甚嘉之。视诸部大臣不如英俄尔岱者多矣!”及睿亲王薨,得罪,夺英俄尔岱公爵,降精奇尼哈番。康熙间,辅臣鳌拜专政,陷大学士苏纳海等於死,以英俄尔岱与苏纳海同族,追论初授地不平、附睿亲王诸罪状,夺官。子宜图,官至内大臣,袭爵降三等精奇尼哈番。乾隆初,定封三等子。

  满达尔汉,纳喇氏,先世居哈达。父雅虎,率十八户归太祖,太祖以为牛录额真,隶满洲正黄旗。擢紥尔固齐。与哈穆达尼伐东海卦尔察部,俘二千人以归,太祖郊劳,与宴。又克舒桑哈达,赐俘百。既乞休,满达尔汉继为牛录额真。从太宗伐虎尔哈部,降五百馀户。

  天聪五年五月,上将伐明,规取海中诸岛,使满达尔汉与董纳密聘於朝鲜,且徵舟焉。时朝鲜初附,未敢开罪於明,满达尔汉等至朝鲜,国王李倧谢不见,且以兵守馆。越三日,满达尔汉谓守者曰:“我奉命至此,何慢我不相见?我归矣!”遂与诸从者佩弓矢,策骑夺门出。倧使侍臣追及,请见,满达尔汉等乃入见,致使命而还。七月,授礼部参政。闰十一月,复与库尔缠等使朝鲜,诫毋纵其民越境采猎,毋匿逃人,并令岁餽当如例,倧乃引咎,原如约。

  八年,太宗自将伐明,攻大同,满达尔汉分兵克堡四、台一,又拔王家庄。以功,授世职牛录章京。寻擢礼部承政。复使朝鲜。崇德二年,从武英郡王阿济格伐明,克皮岛,赐白金、裘、马。顺治初,世祖定鼎京师,满达尔汉以老解部任,专领牛录。恩诏,进二等甲喇章京。三年,卒,谥敬敏。子阿哈丹,袭职。恩诏,进一等阿达哈哈番兼拖沙喇哈番。从征福建,击郑成功厦门,战死,恤赠三等阿思哈尼哈番。

  马福塔,满达尔汉弟也。初授牛录额真,与满达尔汉分辖所属人户。天聪五年,授户部参政。八年三月,与户部承政英俄尔岱如朝鲜互市。五月,太宗自将伐明,马福塔从贝勒济尔哈朗等居守。九月,赍奏诣行营,道明铁山,明兵邀战,斩五人,俘一人;又刵一人,纵使还。寻擢户部承政。九年,与参政博尔惠使朝鲜。自是通使朝鲜,马福塔辄与。

  崇德元年,复与英俄尔岱等使朝鲜,明皮岛兵遮道,击走之。九月,复如朝鲜义州监互市,得明逻卒,知明兵入鹻场,因率百人蹑其后,明兵引去。值武英郡王阿济格等伐明还,渡辽,具舟以济师。十二月,太宗自将伐朝鲜,命马福塔与劳萨率兵先驱。语详劳萨传。朝鲜国王李倧走保南汉山城,二年正月,师克朝鲜都,进攻南汉山城。马福塔两奉敕入城数倧罪,且谕降。倧先使其臣谢罪,寻率群僚出城谒上。二月,上班师,倧出送,命马福塔与英俄尔岱送倧还城。倧餽金,却之,以闻。四月,从武英郡王阿济格攻明皮岛,马福塔攻其北隅,督战败敌。六月,吏议马福塔从伐朝鲜,私以其子往,得俘获,先众赍还,又令朝鲜将与贝子硕讬交结,罪当死,命罚钅爰以赎。十月,复命与英俄尔岱使朝鲜,册李倧为朝鲜国王。三年七月,更定官制,改户部左参政。四年六月,命与刑部参政巴哈纳使朝鲜,册倧妃赵氏为王妃。八月,其兄甲喇额真福尔丹从军退缩,伏法,籍其家畀马福塔。九月,复为户部承政。十一月,倧疏言立碑三田渡颂上恩,命与礼部参政超哈尔等往察视。五年二月,卒。

  明安达礼,西鲁特氏,蒙古正白旗人,世居科尔沁。父博博图,率七十馀户归太祖,即授牛录额真,领所属。天聪元年,从伐明,攻锦州,战死,予世职游击,以明安达礼袭,仍兼领牛录额真。

  崇德三年,迁巴牙喇甲喇章京。从贝勒岳讬伐明,自密云东北毁边墙以入,与固山额真伊拜共击败明太监冯永盛兵,克南和县。六年,复从伐明,围锦州。明兵阵山巅,明安达礼率所部巴牙喇兵陷阵,明兵败走。既,又有骑兵自松山至,复击败之。师阻壕,以守城兵出争桥,明安达礼迫明兵使引入城。上自将击洪承畴,明安达礼战尤力,又败敌骑,进二等甲喇章京。七年冬,从贝勒阿巴泰伐明,攻蓟州,薄明都,击破明总督赵光抃。又与噶布什贤噶喇依昂邦阿山共击明兵自三河至者,遂进略山东。八年春,与明总兵白广恩、张登科、和应荐等战螺山,又与巴牙喇纛章京鳌拜共击明总督范志完,屡破敌。师还,赉白金。擢礼部参政,兼正白旗蒙古梅勒额真。

  顺治元年,从入关,击李自成。二年,从英亲王阿济格西讨,战延安,七遇皆捷。抚凤翔等府三十馀城,悉下。三年,调兵部侍郎。苏尼特腾机思叛,从豫亲王多铎帅师讨之,别将兵屯险要。腾机思遁走,明安达礼夜帅师乘之,及诸鄂特克山,战大胜,斩台吉茂海,复与镇国将军瓦克达等逐北,手斩十一人,获其辎重。复击败土谢图汗、硕类汗。

  五年,擢正白旗蒙古都统。七年,授兵部尚书,九年,列议政大臣。论功,遇恩诏,累进二等精奇尼哈番。十年,坐徇总兵任珍擅杀,罢尚书,降一等阿达哈哈番兼拖沙喇哈番。十一年,帅师伐鄂罗斯,败敌黑龙江。十三年,授理藩院尚书。

  十五年十二月,命为安南将军,帅师驻防荆州。十六年,郑成功入攻江宁,明安达礼帅师赴援。成功将杨文英等以舟千馀泊三山峡,明安达礼击之,斩副将一,获其舟及诸攻具,成功引入海。上命明安达礼移师驻防舟山。十七年,召还,授兵部尚书。康熙三年,加太子太保。六年,调吏部尚书。引疾,致仕。八年,卒,谥敏果。

  子都克,袭。从征噶尔丹有功,授拖沙喇哈番,合为三等阿思哈尼哈番。都克孙永安,降袭一等阿达哈哈番兼拖沙喇哈番。乾隆间,从征甘肃石峰堡乱回。官至山海关副都统。永安孙宪德,宪德子梦麟,自有传。

  论曰:国必有所与立,文字其一也。因蒙古字而制国书,额尔德尼、噶盖创之,达海成之。尼堪等皆兼通蒙、汉文字,出当专对。造邦之始,抚绥之用广矣。英俄尔岱领户部,调兵食最久,见褒於太宗。明安达礼以折冲御侮之才,屡长兵部。盖皆有功於创业者,故比而次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