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百三十八 列传二十五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7-06-19 22:07:52|

蒋赫德额色赫车克觉罗巴哈纳宋权傅以渐吕宫成克巩金之俊谢升胡世安王永吉党崇雅卫周祚高尔俨张端

  蒋赫德,初名元恒,遵化人。天聪三年,太宗伐明,克遵化,选儒生俊秀者入文馆,元恒与焉,赐名赫德。崇德元年,授秘书院副理事官,予四户。汉军旗制定,隶镶白旗。

  顺治二年,擢国史馆学士。九年,朝鲜国王李淏奏国内外奸徒谋不轨,巳伏其辜,命与侍郎伊勒都赍敕往慰问。十一年,擢国史院大学士。十二年,诏诸大臣陈时务,疏言:“察吏乃可安民,除害乃可兴利。今百姓大害,莫甚於贪官蠹吏。惩治之法,惟恃督抚纠劾,以其确知属吏之贤不肖也。近每见各督抚弹章,指事列款,赃迹累累;及奉旨勘谳,计赃科罪,不及十之二三。不曰‘事属子虚’,则曰‘衙役作弊’。即坐衙役者,又多引杂犯律例,听其赎免,何所惩惮而不肆行其志乎?其始官胥朋比,虐取瓜分;事败,官嫁名於吏以觊燃灰,吏假赀於官以成展脱。究之官吏优游,两获无恙,纠劾虽行,竟成故事。请严饬各督抚,纠劾勘谳覆奏时,必全述原参疏语,某款不实,或开报虚构,或承问故纵,穷源质讯,是非不容并立;实系衙役诈骗,按律坐以应得之罪,不许折赎,则贪蠹清而民苏矣。”得旨,下所司严饬行。旋加太子太保。

  十五年,改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十六年,加少保。命赍册封朝鲜国王李,侍读硕博辉副之。蒋赫德屡充殿试读卷官、教习庶吉士。修辑明史、太宗实录,充副总裁;太祖、太宗圣训充总裁。译三国志成,赐鞍马。十七年,引疾乞休。康熙元年,起为弘文院大学士。二年,调国史院。九年,卒,谥文端。

  蒋赫德初为明诸生,尝应乡试,夜闻明远楼鼓声,曰:“此颓败之气,国安能久?”不终试而去。遍游九边,曰:“王气在辽、沈,将有圣人出,吾蓄才以待可也。”旋为太宗赏拔,卒致通显。

  额色赫,富察氏,满洲镶白旗人,世居讷殷。祖莽吉图,当太祖时,从其兄孟古慎郭和来归。

  额色赫事太宗,从征伐,自巴牙喇壮达授兵部理事官。天聪九年,从梅勒额真巴奇兰伐黑龙江部,使还奏捷。崇德三年,擢秘书院学士。五年,睿亲王多尔衮率师围锦州,命额色赫赉敕谕机宜。会固山额真图尔格败明兵於木轮河,使还奏捷。六年,命与图尔格及大学士范文程、刚林如锦州,按诸将离城远驻,遣兵还家,睿亲王以下坐降罚有差。明总督洪承畴以援师至,上又命额色赫诣军前授诸将方略,还奏敌势甚张,当益兵。上遂自将击破明军。既克锦州,又命宣谕慰抚祖大寿及同降诸将士。八年,从贝勒阿巴泰伐明,略山东,下兖州,同甲喇额真穆成格等奏捷。

  顺治元年,从入关,授世职牛录章京,加半个前程。五年,迁刑部启心郎。八年,擢国史院大学士,世职累进一等阿达哈哈番。十三年,命往朝鲜谳狱。十五年,改保和殿大学士。额色赫再主会试,修太宗实录,辑太祖、太宗圣训,纂资政要览,并充总裁官,累加少师兼太子太师。十八年,卒,谥文恪。

  车克,瓜尔佳氏,满洲镶白旗人,世居苏完。祖克尔素,太祖时来归。父席尔那,任牛录额真,卒,车克嗣,兼巴牙喇辖。

  天聪八年,从上伐明,自大同趋怀远,薄左卫城,与巴牙喇纛章京图鲁什等设伏,败明将曹文诏骑兵。略代州,至五台山,还,遇明将祖大弼兵,击败之。崇德三年,授户部副理事官。承政韩大勋私取库金,事发,车克坐贮库时未记档,论死,命罚钅爰以赎,仍留部。寻兼任甲喇额真。五年,从郑亲王济尔哈朗围锦州,令车克与噶布什贤噶喇依昂邦劳萨以三百人伏高桥北,坐纵敌,藉家财之半。六年,复从攻锦州,击破明总督洪承畴步兵。

  顺治元年,从入关,击李自成,授世职牛录章京。考绩,加半个前程。五年,擢户部侍郎。从英亲王阿济格讨姜瓖,师下大同,令车克援太原,与巡抚祝世昌谋,遣兵歼瓖将刘迁、万钅柬等。七年,兼任正白旗满洲梅勒额真。世职累进二等阿达哈哈番。八年,改都察院参政。驻防河间,佐领硕尔对讦户部给饷不均,事具巴哈纳传。车克亦坐降世职拖沙喇哈番。旋擢户部尚书。十年,复世职。十一年,加太子太保。十二年,擢秘书院大学士,进少保。十三年,复进少傅兼太子太傅,领户部尚书。十四年,考满,加少师兼太子太师。十六年,命赴江南督造战舰。十七年,命与安南将军宗室罗讬率师驻福建,防郑成功。

  圣祖即位,召还,调吏部尚书。有阿那库者,与兄金布争产,上命均分之。既,又与本旗佐领吉詹争言,吉詹坐阿那库违上旨。牒户部,车克移刑部,坐阿那库罪绞;阿那库妻击登闻鼓讼冤,命覆勘,车克当夺官,命削加衔。康熙元年,复授秘书院大学士。六年,以疾乞休。十年,卒,谥文端。

  觉罗巴哈纳,满洲镶白旗人,景祖第三兄索长阿四世孙也。年十七从军,佐太宗征伐有功。天聪八年,授世职牛录章京。九年,命免功臣徭役,分设牛录,巴哈纳与焉。崇德三年,授刑部理事官。四年,擢参政,兼正蓝旗满洲梅勒额真。七年,以刑部勘将佐功罪失平,夺世职。

  顺治元年,擢正蓝旗满洲固山额真。与固山额真石廷柱徇霸州、沧州、德州、临清,皆下。移师山西,会固山额真叶臣,招降明总督李化熙等。师自汾州趋平阳,与廷柱击破明兵,至黑龙关,降裨将三、卒六千馀,赉白金,进世职三等甲喇章京。三年,从肃亲王豪格下四川,讨张献忠,分兵定遵义、夔州、茂州,斩所置吏数百,降卒数千,尽得其马骡辎重。馀寇悉平。师还,以勘甲喇章京希尔根军功失实,又肃亲王欲以机赛为巴牙喇纛章京不当,巴哈纳与索浑未阻止,且共为奏,议夺官,命降世职拜他喇布勒哈番。寻擢户部尚书。

  八年,世祖亲政,巴哈纳奏事毕,上问民间疾苦及国家无益之费,巴哈纳举临清采砖及通州五闸运漕二事以对,上命即永行停止。寻兼正白旗满洲固山额真。驻防河间牛录额真硕尔对讦告户部发饷不均,下法司鞫问,部议巴哈纳阿附睿亲王,厚白旗,薄黄旗。时方治睿亲王狱,坐巴哈纳罪至死,上命宽之,削世职,夺官,籍其家三之二。

  九年,起授刑部尚书。十一年,同诸大臣分赈畿辅,赐敕印以行。累进少傅兼太子太傅。十二年,授弘文院大学士。十五年,改中和殿大学士。十八年,复设内三院,又改秘书院大学士。康熙元年,兼镶白旗满洲固山额真。五年,卒。时鳌拜擅政,巴哈纳与不洽,恤不行。圣祖亲政,其子巴什以请,赠少师兼太子太师,谥敏壮。

  宋权,字元平,河南商丘人。明天启五年进士。官顺天巡抚,驻密云。受事甫三日,李自成陷京师,权计杀自成将黄锭等。睿亲王师入关,籍所部以降,命巡抚如故。权疏言:“旧主御宇十有七年,宵衣旰食,声色玩好一无所嗜。不幸有君无臣,酿成大乱。幸逢圣主,歼乱复仇,祭葬以礼。倘蒙敕议庙号,以光万世,则仁至义尽,天下咸颂,四海可传檄而定。明朝军需浩繁,致有加派,有司假公济私,明徵外有暗徵,公派外有私派,民困已极。请照万历初年为正额,其馀加增悉予蠲免。勤求上理,宜育贤才。臣所知者,如王永吉、方大猷、杨毓楫、朱继祚、叶廷桂等,均济时舟楫,惟上召而用之。”得旨嘉纳。寻又荐宝坻进士杜立德等十一人。

  时权仍驻密云,抚治二十馀州县,兼领军事。旋以遵化当冲要,命权移驻,先后击降自成党数千。丰润盗起,权捕治,以未获其渠,疏请罢斥,温旨慰留。寻疏陈祖军、民壮之害,言:“明制祖传军籍,隶在营路;选取民壮,隶在州县。身故则勾子孙,子孙绝则勾宗族,宗族尽则勾戚属,流离逃窜,乱由此阶。请特沛恩纶,除兹秕政。”又有私刻顺天巡抚印伪为纠举咨文投部者,事觉,逮治。权疏言:“用舍者君人之权,黜陟者铨枢之政,荐劾者抚按之职。请饬各省抚按,有关用舍大典,必具疏请,不须以咨文从事,则百弊俱清。”疏入,并如所请,著为令。

  畿辅既平,诏拨近京荒田及明贵戚内监废庄,画为旗地,民田错杂,别给官田互易。权疏言:“农民甫得易换之田,庐舍无依,耕种未备,请蠲租三年。”又迭疏请蠲蓟州田租一年,除密云荒地逃丁派徵钱粮,兴三协屯政,守兵一予田十亩。俱下部议行。有诏优恤绿旗阵亡兵家属,权请特遣部臣莅视散给,俾霑实惠。

  三年,擢国史院大学士。五年,遭母丧,请终制,命如常入直,私居持服。六年,假归葬亲。寻加太子太保。七年,还朝。时议用明例,遗御史巡方,权力持以为不可。八年,条陈时政,又言宜复设巡按。给事中陈调元、王廷谏等劾权前后持两端,且追劾其母丧未除,入闱主试,下部议,权老病宜罢归,遂命致仕。九年,卒。部议权被论致仕,祭葬宜杀礼。上以权诛自成党有功,赐祭葬如例,赠少保兼太子太保,谥文康。子荦,自有传。

  傅以渐,字于磐,山东聊城人。顺治三年一甲一名进士,授弘文院修撰。八年,迁国史院侍讲。九年,迁左庶子。十年,历秘书院侍讲学士、少詹事,擢国史院学士。十一年,授秘书院大学士。十二年,诏陈时务,条上安民三事。加太子太保,改国史院文学士。先后充明史、太宗实录纂修,太祖、太宗圣训并通鉴总裁。又命作资政要览后序,撰内则衍义,覆核赋役全书。十四年,命以渐及庶子曹本荣修易经通注。十五年,偕学士李霨主会试。考官入闱,例得携书籍,言官请申禁,以渐请仍如旧例,许之。入闱病咯血,请另简,命力疾料理。寻加少保,改武英殿大学士,兼兵部尚书。旋乞假还里,累疏乞休。十八年,解任。康熙四年,卒。

  吕宫,字长音,江南武进人。顺治四年一甲一名进士,授秘书院修撰。九年,加右中允。十年二月,上幸内院,召宫与侍讲法若真,编修程芳朝、黄机,命撰柳下惠不以三公易其介论。宫论有曰:“伊、周、卫、霍,争介不介。”上喜曰:“此三公语。”列第一。寻谕吏部:“翰林升转,旧例论资俸,亦论才品。吕宫文章简明,气度閒雅。遇学士员缺,即行推补。”寻授秘书院学士。闰六月,迁吏部侍郎。十二月,超授弘文院大学士。言官请禁江、浙签富户运白粮并织造报充机户,部议已有例禁,宫复请严饬督抚察究。

  大学士陈名夏得罪,十一年,给事中王士祯、御史王秉乾劾宫为名夏党,宫引罪乞罢,上命省改。初,平西王吴三桂专镇,渐跋扈。宫与名夏及大学士冯铨、成克巩荐御史郝浴,命巡按四川。至是,浴露章劾三桂,三桂疏辨,上为罢浴,宫与铨、克巩皆坐误举,镌二级留任。

  宫以病乞假,上遣医疗治,问病状。疏言:“乞假已三月,禀体怯弱,人道俱绝,仅能僵卧兀坐。乞宽期调治。”御史姜图南劾疏语亵嫚,杨义复劾其旷职,宫亦累疏乞罢。十二年,以修资政要览书成,加太子太保。宫复疏申请,赐貂裘、蟒缎、鞍马,命驰驿回籍,俟病痊召用。十三年,敕存问,赐羊酒。十七年,诏大学士、尚书自陈,宫不具疏,左都御史魏裔介劾宫“一病六年,闻问杳然,忘君负恩”。上以宫请告无自陈例,谕毋苛求。十八年,世祖崩,宫赴都哭临,病益殆,还里。康熙三年,卒。

  成克巩,字子固,直隶大名人。父基命,明大学士。克巩崇祯十六年进士,改庶吉士。避乱里居。

  顺治二年,以左庶子李若琳荐,授国史院检讨。五年,迁秘书院侍读学士。寻擢弘文院学士。九年,迁吏部侍郎。十年,擢本部尚书。疏言:“臣部四司,分省设官,原以谘访本省官评。请令各司人注一簿,详列本省各官贤否,参以抚按举劾,备要缺推选。督抚旧无考成,请令疏列事迹,消弭盗贼,开垦荒田,清理钱粮,纠除贪悍,定为四则,以别赏罚。文选推升,概从掣签。但地方繁、简、冲、僻不同,如江南苏、松等郡积弊之区,非初任邑令所能振刷。请取卓异官,或升或调,通融补授。行之有效,即加优擢,亦於选法无碍。”章下所司。寻擢秘书院大学士。以荐御史郝浴失人,镌二级。十二年,命还所降级。

  十二年,加太子太保。左都御史缺员,命克巩暂摄,并谕俟得其人,仍回内院。疏言:“用人为治平之急务,而大僚尤重。今通政使李日芳、甘肃巡抚周文叶、陕西巡抚陈极新皆衰老昏庸,亟当更易。财用困乏,宜定丈量编审之期。学校冒滥,宜严考贡入学之额。任枢密者,遇封疆失事,不得借行查以滋推诿。司刑宪者,於棍徒诈害,不得宽反坐以长刁风。又若修筑河工,宜覈冒销,杜侵帑。此数事皆当振刷,以图实政。”上深韪之。

  给事中孙光祀劾左通政吴达兄逵叛逆,下法司勘拟。克巩疏论左都御史龚鼎孳与达同乡,徇隐不举,鼎孳疏辨不知逵为达弟,坐夺俸。寻命克巩回内院。十五年,加少保,改保和殿大学士,兼户部尚书。十六年,加少傅兼太子太傅。十七年,遵例自陈,谕不必求罢。

  部推浙江布政参议李昌祚擢大理寺少卿。先是,扬州乱民李之春事发,其党亦有名李昌祚者,克巩与大学士刘正宗票拟未陈明;又在吏部时,荐周亮工,擢至福建布政使,坐赃败:克巩疏引罪。左都御史魏裔介劾正宗,语连克巩,并及昌祚、亮工事,克巩疏辨,上责其巧饰,下王大臣议,罪当夺官。世祖初以克巩世家子,知故事,不次擢用,值讲筵,命内臣将画工就邸舍图其像以进,居常或中夜出片纸作国书询时事,克巩占对惟谨;至是,谕责其依违附和,凡事因人,仍宽之,命任事如故。

  十八年,圣祖即位,复为国史院大学士。康熙元年,调秘书院大学士。二年,乞休回籍。

  克巩迭主乡、会试,称得士,汤斌、马世俊、张玉书、严我斯、梁化凤等,皆出其门。历充太宗实录,太祖、太宗圣训总裁,屡得优赉。二十六年,太皇太后崩,赴临。三十年,卒,年八十四。子亮,编修;光,武昌守道。

  金之俊,字岂凡,江南吴江人。明万历四十七年进士,官至兵部侍郎。睿亲王定京师,命仍故官。疏请先蠲畿甸田租以慰民望,又言:“土寇率众降者,宜赦罪勿论。缚渠来献,分别叙功。就抚之众,宜编保甲,令安故业。无恒产者,别为区画。”寻奏荐丁魁楚、丁启睿、线国安、房可壮、左懋泰、郝絅等,又劾通州道郑军优游养寇、三关总兵郝之润纵兵肆掠,俱宜罢斥;并请趣畿南北巡按及监司以下官赴任,禁止满洲官役额外需索驿递夫马。疏入,皆采行。

  顺治二年,以京师米贵,疏言:“大兵直取江南,应令漕督及巡漕御史赴任。金陵底定,举行漕政。”诏速议行。因复上漕政八事,疏下所司。寻调吏部侍郎。三年,疏请酌定进士铨选之制。五年,擢工部尚书。六年,乞假归,加太子太保。七年,还朝。八年,调兵部,加少保兼太子太保。十年,调左都御史。疏言:“审拟盗犯,请用正律,不宜概行籍没,致累无辜。”又疏言:“直省提学,例以佥事道分遣。畿辅为首善之区,江南人才之会,请以翰林官简用。”均报可。寻迁吏部尚书,授国史院大学士。

  十二年,之俊病,乞休,上不允,遣画工就邸画其像。十三年,谕诸大臣曰:“君臣之义,终始相维。尔等今后毋以引年请归为念。尔等岂忍违朕,朕亦何忍使尔等告归?昨岁之俊病甚,朕遣人图其容。念彼已老,惟恐不复相见,不胜眷恋。朕简用之人,欲皓首相依,不忍离也!”之俊泣谢。十五年,改中和殿大学士,兼吏部尚书。同校定律例。十六年,诏立明庄烈帝碑,命之俊撰文。寻加太保兼太子太师,复乞假归。十七年,自陈乞罢,温谕敦召,未至,加太傅。十八年,复改秘书院大学士。之俊自归后,屡以衰老乞休,康熙元年,始允致仕。

  之俊家居,有为匿名帖榜其门以谤之者,之俊白总督郎廷佐穷治之,牵累不决。事闻,上不直所为,以律禁收审匿名帖,镌廷佐二级,之俊削太傅衔。九年,卒,谥文通。

  谢升,山东德州人。明万历三十五年进士,官至建极殿大学士,兼吏部尚书,加少保兼太子太保。崇祯之季,明帝欲与我议和,升泄其语,罢归里。李自成入京师,升与明御史赵继鼎、卢世氵隺逐自成所置吏,奉明宗室香河知县师敔城守。寻奉表来归,授师敔知州,命升以建极殿大学士管吏部尚书。升至京师,改命与诸大学士共理机务。顺治二年,卒,赠太傅,谥清义。

  胡世安,四川井研人。明崇祯元年进士,官至少詹事。顺治初,授原官。四迁礼部尚书。十五年,授武英殿大学士,兼兵部尚书。圣祖即位,与之俊同改秘书院大学士。以疾乞休,累加少师兼太子太师。康熙二年,卒。

  王永吉,字修之,江南高邮人。明天启间进士,官至蓟辽总督。顺治二年,以顺天巡抚宋权荐,授大理寺卿。四年,擢工部侍郎。永吉疏辞,上责其博虚名,特允之,并谕永不录用。居数年,有诏起用废员,复诣京师,吏部疏荐,八年,授户部侍郎。条奏各卫所屯地分上、中、下三等,请拨上田给运丁;各项折色银请仍令官收官解,本色物料动支折价采买;洲田丈量累民,请以芦课并入州县考成,五年一次丈量:皆见采择。

  永吉家居,究心黄河下游阏壅为害,尝议修泾河闸,濬射阳湖。九年,疏言:“黄水自邳、宿下至清河口,淮、泗之水聚於洪泽湖,亦出清河口。二水交会,淮、泗弱势,不能敌黄。折而南趋四百馀里,出瓜洲、仪真方能达江。一线运河,收束甚紧,即有大小闸洞宣泄,海口不开,下流壅滞,以致河堤十年九决。海口在兴化、泰州、盐城境内,辄为附近居民填塞。乞敕河、漕重臣相度疏濬,复其故道。淮、泗消则黄河势亦减。”

  时河以北诸省患水,而江以南又苦旱,屡诏蠲赈,而湖广、四川、闽、广诸镇待饷甚急。永吉疏请下廷臣筹足饷救荒之策,上命永吉详具以闻。永吉因言:“各省兵有罪革占冒,马亦有老病弱毙,十汰其二。以百万之饷计之,岁可省二十万。即以裁省之项,酌定直省灾伤分数,则兵清而赋亦减。”上嘉纳之。

  畿辅奸民,每藉投充旗下,横行骫法。永吉疏陈其害,谓:“上干国法,下失人心,请敕禁王大臣滥收人投旗,以息诸弊。”十年,擢兵部尚书。十一年,与刑部尚书觉罗巴哈纳等分赈直隶八府。转都察院左都御史,擢秘书院大学士。

  永吉在兵部,鞫德州诸生吕煌匿逃人行贿,谳未当,下王大臣诘问,永吉厉声争辨。事闻上,谕曰:“永吉破格超擢,当竭力为国,乃因诘问,辄至忿怒,岂欲效陈名夏故态耶?”左授仓场侍郎。十二年,仍授国史院大学士。寻加太子太保,领吏部尚书。

  十四年夏,旱,疏请“下直省督、抚、按诸臣清釐庶狱,如有殊常枉屈,奏请上裁;赎徒以下,保释宁家”。下所司议行。旋以地震具疏引咎,上复责其博虚名。十五年,以兄子树德科场关节事发,左授太常寺少卿,迁左副都御史。十六年,卒。上以永吉勤劳素著,命予优恤,赠少保兼太子太保、吏部尚书,谥文通。

  党崇雅,陕西宝鸡人。明天启五年进士,官至户部侍郎。顺治元年,以天津总督骆养性荐,授原官,调刑部。疏言:“旧制,大逆大盗,决不待时,馀俱监候秋后处决,未尝一罹死刑,辄弃於市。请凡罪人照例区别,以昭钦恤。新制未定,并乞暂用明律。俟新例颁行,画一遵守。”二年,复疏言:“流寇暴虐,今剿灭殆尽。恐寇党株连,下民未获宁止。请速颁恩赦。督、抚、司、道及府、州、县各官,简用务在得人,庶可广皇仁,布实政。”并得旨允行。骆养性被讦贪婪通贼,辞连崇雅,谳不实,免议。给事中庄宪祖劾崇雅衰庸,崇雅疏乞罢,留之。五年,擢尚书。六年,加太子太保。八年,调户部,加少保。十年,引疾告归,命仍支原俸。旋召还。十一年,授国史院大学士。十二年,复以老乞休,加少傅兼太子太傅。入谢,上见其老,赐御服,谕曰:“卿今还里,服朕赐衣,如见朕也!”临行,复召见,赐茶,慰以温语,命大学士车克送之。十三年,敕存问。康熙五年,卒。明福王时,定从贼案,崇雅与卫周祚、高尔俨皆与。

  卫周祚,山西曲沃人。明崇祯进士,官户部郎中。顺治元年,授吏部郎中。再迁刑部侍郎,疏言:“各省逮捕土寇,坐辄数十人,请饰鞫讯得实,具狱词解部。京师多讦讼,请严反坐罪。功臣犯法,请复收赎之令。”调吏部,疏言:“六部司属,请每岁令堂官纠举黜陟。”“疆圉新辟,招民百名,即授知县,暂委各官,即予本职,乃一时权宜计。请试以文义,有不娴者,招民改武职,暂委授佐杂。”皆下部议行。擢尚书,历工、吏二部。十五年,授文渊阁大学士,兼刑部尚书,改国史院。以葬兄周胤乞假还。复起授保和殿大学士,兼户部尚书。以疾乞休。康熙十四年,卒,谥文清。周祚居乡谨厚,圣祖称之。西巡,遣大臣酹其墓。

  周胤,明崇祯七年进士,官御史。顺治初,授原官。官至兵部侍郎。

  高尔俨,直隶静海人。明崇祯十二年进士,官编修。顺治初,授秘书院侍讲学士。迁侍郎,历礼、吏二部,擢吏部尚书,加太子太保。九年,为御史吴达所论,乞罢。旋起补弘文院大学士。十二年,卒,赠少保,谥文端。

  张端,山东掖县人。父忻,明天启五年进士,官至刑部尚书。端,明崇祯十六年进士,改庶吉士。李自成入京师,端从忻皆降。顺治初,忻以养性荐,授天津巡抚。端亦以荐授弘文院检讨。三迁为礼部侍郎。十年,授国史院大学士。十一年,卒,赠太子太保,谥文安。忻以静海土寇乱罢,后端卒。

  养性,崇祯时官锦衣卫都指挥使,颇用事。大学士吴甡戍,周延儒死,皆有力。来降,授总督。寻坐事罢,仍加太子太傅、左都督,进太子太师。求自效,授浙江掌印都司。卒。

  论曰:世祖既亲政,锐意求治,诸臣在相位,宜有闳规硕画足以辅新运者。如蒋赫德请惩贪蠹;权首请田赋循万历旧额,并罢祖军、民壮;永吉议清兵额、恤灾伤,痛陈投旗之害;之俊、崇雅郑重断狱:可谓能举其大矣。若巴哈纳以细事塞明问,以渐、宫以巍科虚特擢,及额色赫、车克辈,皆鲜所建白。要其谨身奉上,亦一代风气所由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