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百六十六 列传五十三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7-06-20 21:02:50|

叶方蔼 沈荃励 杜讷子廷仪、孙宗万 徐元珙 许三礼 王士祯韩菼 汤右曾

  叶方蔼,字子吉,江南昆山人。顺治十六年一甲三名进士,授编修。江南奏销案起,坐夺官。寻授上林苑蕃育署丞。事白,还故官。康熙十二年,充日讲起居注官。十四年,迁国子监司业,再迁侍讲。宴瀛台,群臣皆进诗赋,方蔼制八箴以献,上甚悦,命撰太极图论以进,赐貂裘、文绮。十五年,迁左庶子,再迁侍讲学士。十六年,命充孝经衍义总裁,进讲通鉴。上问:“诸葛亮何如伊尹?”方蔼对曰:“伊尹圣人,可比孔子;诸葛亮大贤,可比颜渊。”上首肯。讲中庸,上问:“知行孰重?”对曰:“宋臣朱熹之说,以次序言,则知先行后;以功夫言,则知轻行重。”上曰:“毕竟行重,若不能行,知亦虚知耳。”转侍读学士。十七年,充鉴古辑览、皇舆表总裁,经筵讲官,直南书房。上勤於典学,故事,以大臣二人日直,上特以属方蔼,兼掌院学士,兼礼部侍郎。

  十八年,召试博学宏词,命方蔼阅卷,总裁明史。十九年,尚书讲义成。上以讲幄劳,加方蔼尚书衔。上讲易噬嗑卦辞,方蔼与同官库勒纳进所撰乾坤二卦总论,上览竟,谕曰:“卦爻义各有不同,即如噬嗑卦中四爻主用刑者言,初上二爻主受刑者言,必得总论发挥,庶全卦之义了然,诸卦可依此撰进。”二十年,授刑部侍郎。二十一年,卒,遣奠茶酒,赐白金二百。上以方蔼久侍讲幄,启沃勤劳,命优恤,赐谥文敏。

  方蔼初释褐,以文章受知世祖。家居时,有密陈其居乡不法者,下其事江苏巡抚田雯覈覆。雯以乡评入告,上曰:“朕固知方蔼不如是也!”其后事圣祖,直内廷,眷遇优渥。方蔼故廉谨,其卒,以板扉为卧榻,支以四瓮,布帐多补缀,无以为敛,见者以为难能。

  沈荃,字贞蕤,江南华亭人。顺治九年一甲三名进士,授编修。世祖择翰林官外转,荃出为大梁道副使。剧盗董天禄、牛光天剽掠许、颍间,荃督兵捕治,歼其渠,群盗皆散去。禹州盗倚竹园为巢,杀人越货,荃遣吏卒收捕,发土得尸十馀,悉按诛之。寻署按察使,疏言:“师方南征,必经南阳、汝宁诸府,供应疲苦,亢村、郭店诸驿,官死夫逃,请敕均拨驿站银两。师既入楚,留马彰德,役民饲秣,请敕以怀庆、卫辉、广平、顺德、大名诸府更番分驻。各县常平仓蓄穀太寡,请敕定额:大县五六百石,小县三四百石。开封自河决后,城垣淤圮,官吏分驻各邑,乡闱暂移辉县。近奉旨修复汴城,请敕筹拨钱粮,督倡兴工。河南土地,原有上中下等则,向因疆井混淆,一例派粮。今查勘渐定,请敕视万历年间则例,照地派粮。河南兵额一万二千,奉旨缺额免补,有汰无增,驻防分汛,每苦不足,请敕仍许募补足额。”俱下部议行。

  康熙元年,以忧归。六年,授直隶通蓟道,坐事左迁。九年,授浙江宁波同知。未上官,特旨召对,命作各体书,称旨,诏以原品内用。十年,授侍讲,直南书房。十一年,转侍读。十二年,充日讲起居注官。十三年,擢国子监祭酒。十五年,迁少詹事。十六年,擢詹事。

  十八年,旱,求直言。时更定新例,罪人当流者徙乌喇,下廷臣议。荃谓:“乌喇去蒙古三四千里,地极寒,人畜多冻死。今罪不至死者,乃遣流,而更驱之死地,宜如旧例便。”疏上,有旨令画一,荃持前议益坚,且曰:“此议行,三日不雨者,甘服欺罔罪。”上改容纳之。越二日,天竟雨,例得罢。十九年,上以讲幄劳,加荃礼部侍郎衔。二十一年正月,乾清宫宴廷臣,赋柏梁体诗,荃与焉。二十三年,卒。上以荃贫,赐白金五百。

  子宗敬,二十七年进士,改庶吉士,以编修入直,上命作书,因谕大学士李光地曰:“朕初学书,宗敬父荃指陈得失。至今作字,未尝不思其勤也。”宗敬官至太常寺少卿。

  励杜讷,字近公,直隶静海人。励氏自镇海北迁,讷以杜姓补诸生。康熙二年,纂世祖实录,选善书之士,讷试第一,赴馆缮录。书成叙劳,授福建福宁州同,命留直南书房,食六品俸。十九年,授编修,充日讲起居注官。二十一年,奏请复励姓。圣祖方阅通鉴纲目,杜讷与学士张英侍,阅竟,杜讷请以御批宣示史馆,下礼部翰林院会议,如所请。二十七年,迁赞善。二十九年,迁侍讲,改光禄寺少卿。三十六年,迁通政司参议。三十七年,迁太仆寺卿,再迁宗人府府丞。

  三十九年,迁左副都御史。疏言:“督抚大吏,朝廷畀以百馀城吏治、数千里民生,责任至重;若讬词镇静,渐成悠忽,不过以期会簿书忝封疆之寄。请敕各督抚年终汇奏若何察吏安民、兴利除弊,以备清览;不实,则治以欺罔之罪:庶时时警勉,不敢优游草率,贻误地方。藩司专掌钱穀,臬司专掌刑名,州县之钱粮有无亏空,定案之爰书有无驳审,详实并列,则藩臬之优劣亦无遁情。”议如所请。又言:“提镇保送将弁,时有骑射甚劣并年老之员,经特旨甄别。典戎要务,首在考察将弁,请敕部将各提镇所属引见不称旨之员,汇册呈览,并定处分。”下诏所司饬行。四十二年,擢刑部侍郎。卒。

  杜讷学行醇粹,直禁廷二十馀年,无纤芥过失。四十四年,上驻跸静海,敕奖杜讷谨慎勤劳,亲定谥曰文恪,手书赐其家。雍正元年,赠礼部尚书。八年,祀贤良祠。高宗即位,加赠太子太傅。

  子廷仪,字南湖。康熙三十九年进士,改庶吉士。四十一年,特命直南书房。四十三年,授编修,遭父丧,既终,充日讲起居注官。累迁内阁学士,充经筵讲官,擢翰林院掌院学士、兵部侍郎。雍正元年,迁刑部尚书。疏言各省常平仓穀,当责督抚覈实盘查,年终册报;又请於古北口外设理事同知,检察命、盗狱:并从之。二年,疏言各州县团练民壮,当选习枪箭,勤加训练,上韪之,下直省督抚实力奉行;又疏请分立内外监,内监居要犯,外监居轻犯,别为女监,另墙隔别:均报可。迭疏论监生考职,禁止私盐,清查入官家产,各举其丛弊所在,并下部议行。七年,加太子太傅,赐“矜慎平恕”榜。九年,调吏部,仍专管刑部事。十年,卒,谥文恭。

  子宗万,字滋大。康熙六十年进士,改庶吉士,授编修。雍正二年,命直南书房,充日讲起居注官,督山西学政。六年,迁国子监司业,按试潞安。临晋民解进朝诈称御前总管,私书请讬,宗万疏发之,谕嘉奖,迁侍读,命巡察山西。八年,巡抚石麟劾宗万扰驿递,并纵仆受赇,坐夺官。十年,起鸿胪寺少卿,仍直南书房。四迁至礼部侍郎,调刑部。乾隆元年,吏部劾宗万保举河员受请讬,坐夺官。寻命直武英殿。七年,再起侍讲学士,累迁通政使。直懋勤殿,纂秘殿珠林,迁左副都御史。擢工部侍郎,调刑部。十年,坐纵门客生事,复夺官,手诏诘责,命还里闭户读书。督抚那苏图劾宗万纵弟占官地,命承修固安城工,免其罪。十六年,复起侍讲学士,累迁光禄寺卿。二十四年,卒。

  子守谦,嘉庆十年进士,官编修。

  自杜讷以诸生受知遇,子孙继起,四世皆入翰林。

  徐元珙,字辑五,江南武进人。顺治十二年进士,授刑部主事,迁员外郎。典广西试,迁郎中。出为福建建宁道佥事,善治盗。移山西冀宁南道参议,遭母忧去。康熙十二年,起直隶口北道参议。时宣镇未设府县,但置同知分防。元珙和调将士,严斥堠,增亭障,葺城郭,修学舍,边境晏然。入为光禄寺少卿,历太仆寺卿、通政使。

  二十四年,授太常寺卿。疏请釐正北郊配飨位次,略言:“本朝分祭南北郊。圜丘南乡,三圣并配,甚钜典也。独方泽配位,臣不能无议。昭穆之位,分左右不分东西。圜丘南乡,则东为左为昭,西为右为穆;地祇既北乡,则西为左为昭,东为右为穆。盖东西有定方,而左右无定位,从正位所乡而殊。汉、唐地祇皆南乡,至宋政和四年,引北牖答阴之义,始改北乡,配位亦改焉。明嘉靖九年,建方泽坛,因宋制,地祇北乡,而配位仍设於东,不应古礼。盖其时礼官误执以东为左,因循至今。然明配位止一太祖,或左或右,尚无越次之嫌。今三圣并配,左右易位,因之昭穆失序;况配位误则从坛皆误,即陵山从祀岳镇者亦误。揆诸典礼,实有未安,有待釐正。”疏入,下廷臣集议,学士徐乾学、韩菼皆韪元珙议,独许三礼驳之,遂不行。语见三礼传。

  二十五年,迁左副都御史。疏请正北海祀典,略言:“唐望祭洛州,即今河南府。宋望祭孟州,即今怀庆府。明依宋制。说者谓怀庆属济源,潜通北海,故於此望祭焉。本朝定制,东海祀莱州,南海祀广州,西海祀蒲州,皆为允当。独北海仍祀怀庆,窃以岳镇方位,当准皇都。往南祭北,於义未惬。谨按北镇医巫闾山在今奉天府境,山既为北镇,川即可为北海,矧长白山水、黑龙、鸭绿诸江,悉朝宗於海。请更定北海之祭,就北镇医巫闾为便。或疑历时已久,不可辄更。臣按北岳祀恒山曲阳,积二千馀年,用科臣言改祀浑源州。岳祭可更,何疑海祭?”疏入,议行。

  二十六年,疏乞归养。至家,父已前卒。二十七年,孝庄文皇后崩,赴阙哭临。疾作,卒於京师,上闻而悯之,丧归,许驰驿,恤如礼。

  元珙尚风义,座主陈彩没,妻妾继逝,抚其一岁孤并其女,为营婚嫁,与己子无异。时论推其笃厚。

  彩字美公,广东顺德人。顺治九年进士,自编修出为江南常镇道。康熙初,江南有大狱,诸生连染被逮,彩以轻刑全活之甚众。

  许三礼,字典三,河南安阳人。顺治十八年进士,授浙江海宁知县。海宁地濒海,多盗,三礼练乡勇,严保甲,擒盗首朱缵之等。益修城壕,筑土城尖山、凤凰山间,戍以土兵。筑塘濬河,救灾储粟,教民以务本。立书院,延黄宗羲主讲。在县八年,声誉甚美。

  康熙八年,行取,授福建道御史。疏言:“汉儒董仲舒表章六经,其言道之大原出於天,与禅宗异学专主明心者不同。故宋儒程颢有儒道本天、释教本心之辨。宜视宋时六大儒,从祀国学,进称先贤。”下廷臣议,不果行。时云、贵犹未定,三礼疏言荡平后,察大吏宜严,苏民困宜宽。

  寻命巡视北城,太常寺卿徐元珙议北郊配位应改坐西乡东,下廷臣集议,三礼曰:“阳生於子,极於巳,故祀天在冬至,位南郊南乡;阴生於午,极於亥,故祀地在夏至,位北郊北乡。答阴答阳,义各有取。配位者主道也,义在近尊者为上。故配天尚左,配地尚右,并居东。改之非是。”从之。寻疏请定武臣守制例,下廷臣集议,有谓本朝无此例者。三礼曰:“宋高宗绍兴七年,岳飞闻母讣,解兵柄徒步归庐山,庐墓三年。此往代守制例也。”遂定议武臣守制自此始。旋擢通政司右参议。二十七年,迁提督四译馆、太常寺少卿,再迁大理寺卿。

  召对便殿,上曰:“河图洛书,道治之原。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忽金火易位何也?”对曰:“此即一阴一阳之道也。天地大德曰生,故河图左旋,而相生为顺数;洛书右转,而相剋为逆数。一顺一逆,位所由易也。”上曰:“既顺何以逆?”对曰:“孤阳不生,独阴不成。河图自北而东,顺以相生,木火土金水,就流行言;洛书自北而西,逆则相剋,上下四方中,就对待言。既五数在中,纵横皆十五矣,惟剋乃所以生也。阴阳交则生变,变则生生不易。”上又问曰:“洪范九畴,皇建有极,谓人参三才,此说是乎?”对曰:“自天地开辟以来,赖有圣人,原治而不原乱者,天地之心;有治而不能无乱者,天地之数。数至则生圣人,拨乱而返之治,裁成辅相,以左右民,则圣人建极会极归极之功也。圣人既能拨乱而返之治,始副天地长治之心,此人参三才之说,实理也,亦实事也。”上颇嘉美之。

  迁顺天府府尹。二十八年,迁右副都御史。再迁兵部督捕侍郎,以病告归,未及行,卒。

  三礼初师事孙奇逢,及在海宁,从黄宗羲游,官京师,有所疑,必贻书质宗羲。斅宋赵抃故事,旦昼所为,夜焚香告天,家居及在海宁,皆建告天楼。圣祖重道学,尝以之称三礼云。

  王士祯,字贻上,山东新城人。幼慧,即能诗,举於乡,年十八。顺治十二年,成进士。授江南扬州推官。侍郎叶成格被命驻江宁,按治通海寇狱,株连众,士祯严反坐,宽无辜,所全活甚多。扬州鹾贾逋课数万,逮系久不能偿,士祯募款代输之,事乃解。康熙三年,总督郎廷佐、巡抚张尚贤、河督朱之锡交章论荐,内擢礼部主事,累迁户部郎中。十一年,典四川试,母忧归,服阕,起故官。

  上留意文学,尝从容问大学士李霨:“今世博学善诗文者孰最?”霨以士祯对。复问冯溥、陈廷敬、张英,皆如霨言。召士祯入对懋勤殿,赋诗称旨。改翰林院侍讲,迁侍读,入直南书房。汉臣自部曹改词臣,自士祯始。上徵其诗,录上三百篇,曰御览集。

  寻迁国子监祭酒,整条教,屏餽遗,奖拔皆知名士。与司业刘芳喆疏言:“汉、唐以来,以太牢祀孔子,加王号,尊以八佾、十二笾豆。至明嘉靖间,用张璁议,改为中祀,失尊崇之意。礼:祭从生者。天子祀其师,当用天子之礼乐。”又疏言:“自明去十哲封爵,称冉子者凡三,未有辨别。宋周敦颐等六子改称先贤,位汉、唐诸儒之上,世次殊有未安,宜予釐定。”又疏言:“田何受易商瞿,有功圣学,宜增祀。郑康成注经百馀万言,史称纯儒,宜复祀。”又疏言:“明儒曹端、章懋、蔡清、吕柟、罗洪先,并宜从祀。绛州贡生辛全,生际明末,以正学为己任,著述甚富,乞敕进遗书。”又请修监藏经史旧版。疏并下部议,以笾豆、乐舞、名号、位次,俟会典颁发遵循;增祀明儒及徵进遗书,俟明史告成覈定;修补南北监经史版,如所请行。

  二十三年,迁少詹事。命祭告南海,父忧归。二十九年,起原官,再迁兵部督捕侍郎。三十一年,调户部。命祭告西岳西镇江渎。三十七年,迁左都御史。会廷议省御史员额,士祯曰:“国初设御史六十,后减为四十,又减为二十四。天子耳目官,可增不可减。”卒从士祯议。

  迁刑部尚书。故事,断狱下九卿平议。士祯官副都御史,争杨成狱得减等。官户部侍郎,争太平王训、聊城於相元、齐河房得亮狱皆得减等,而衡阳左道萧儒英,则又争而置之法。徐起龙为曹氏所诬,则释起龙而罪曹,案其所与私者,皆服罪。及长刑部,河南阎焕山、山西郭振羽、广西窦子章皆以救父杀人论重辟,士祯曰:“此当论其救父与否,不当以梃刃定轻重。”改缓决,入奏,报可。

  士祯以诗受知圣祖,被眷遇甚隆。四十年,乞假迁墓,上命予假五月,事毕还朝。四十三年,坐王五、吴谦狱罢。王五故工部匠役,捐纳通判;谦太医院官,坐索债殴毙负债者。下刑部,拟王五流徙,谦免议,士祯谓轻重悬殊,改王五但夺官。复下三法司严鞫,王五及谦并论死,又发谦嘱讬刑部主事马世泰状,士祯以瞻徇夺官。四十九年,上眷念诸旧臣,诏复职。五十年,卒。

  明季文敝,诸言诗者,习袁宗道兄弟,则失之俚俗;宗锺惺、谭友夏,则失之纤仄;斅陈子龙、李雯,轨辙正矣,则又失之肤廓。士祯姿禀既高,学问极博,与兄士禄、士祜并致力於诗,独以神韵为宗。取司空图所谓“味在酸咸外”、严羽所谓“羚羊挂角,无迹可寻”,标示指趣,自号渔洋山人。主持风雅数十年。同时赵执信始与立异,言诗中当有人在。既没,或诋其才弱,然终不失为正宗也。

  士祯初名士禛,卒后,以避世宗讳,追改士正。乾隆三十年,高宗与沈德潜论诗,及士正,谕曰:“士正绩学工诗,在本朝诸家中,流派较正,宜示褒,为稽古者劝。”因追谥文简。三十九年,复谕曰:“士正名以避庙讳致改,字与原名不相近,流传日久,后世几不复知为何人。今改为士祯,庶与弟兄行派不致淆乱。各馆书籍记载,一体照改。”

  韩菼,字元少,江南长洲人。读书通五经,恬旷好山水。朋游饮酒,欢谐终日,而制行清严。特工制举文。应顺天乡试,尚书徐乾学拔之遗卷中。康熙十二年,会试、殿试皆第一,授修撰,充日讲起居注官。圣祖知其能文,命撰太极图说以进,复谕进所作制举文,召入弘德殿讲大学。初世祖命纂孝经衍义未成,至是以菼专任纂修。十四年,典顺天试。十五年,迁赞善。十六年,迁侍讲。十七年,复典顺天试。十八年,乞假归。二十三年,起故官,寻转侍读。二十四年,上亲试翰林,菼列第二,迁侍讲学士。寻擢内阁学士。

  二十六年,再假归,筑室西山。点勘诸经注疏,旁逮诸史。居八年,三十四年,召至京,命以原官总裁一统志。迁礼部侍郎,兼掌院学士。祭酒阿理瑚请以故大学士达海从祀文庙,下部议,菼谓:“从祀钜典,论定匪易。达海造国书,一艺耳。”持不可。永定河工开事例,户部请推广,得捐纳道府。菼谓道府不当捐纳,御史郑维孜疏言:“国子监生多江、浙人,有冒籍赴试者。请尽发原籍肄业。”菼曰:“京师首善地,远人乡化,方且闻风慕义而来。若因一二不肖,辄更定制,悉为驱除,太学且空,非国体。维孜言非是。”事得寝。三十九年,充经筵讲官,授礼部尚书,教习庶吉士。四十一年,上疏乞解职,专意纂辑承修诸书,诏慰留之,并赐“笃志经学、润色鸿业”榜。四十二年,再称疾,上不悦,敕仍留原任。四十三年,再疏乞退,仍不允。是岁秋,卒,恤如礼。

  菼负文章名,而立朝树风概,敢言,与人有始终。其再假归也,乾学方罢官家居,领书局洞庭山中。两江总督傅腊塔构乾学,将兴大狱,素交皆引去。菼旦暮造门,且就当事白其诬,乃已。其复起也,上遇之厚,尝曰:“韩菼天下才,美风度,奏对诚实。”又曰:“菼学问优长,文章大雅,前代所仅有。所撰拟能道朕意中事。”会江宁布政使张万禄蚀帑金三十馀万金,总督阿山庇之,谓费由南巡。下廷臣议,有言阿山与有连,妄语罪当死。菼谓纵有连,情私而语公。忌者增益其语入告,上由是疏菼。及再谢病,诏责其教习庶吉士,每日率以饮酒多废学;九卿集议,不为国事直言,惟事瞻徇。菼意不自得,病甚,饮不辍,至卒。乾隆十七年,高宗谕奖“菼雅学绩文,湛深经术。所撰制义,清真雅正,开风气之先,为艺林楷则”。追谥文懿。

  子孝嗣,举人;孝基,进士,官编修,菼卒,奉母不出十馀年。雍正初,召修明史。书成,移疾归,年九十而终。

  汤右曾,字西厓,浙江仁和人。康熙二十七年进士,改庶吉士,授编修。出典贵州试。三十九年,授刑科给事中。两广总督石琳疏言琼州生黎以文武官吏婪索,激而为乱。上遣侍郎凯音布、学士邵希穆按治。右曾疏言:“揭帖言琼州文武官往黎峒采取沈香、花梨致生衅,石琳及巡抚萧永藻、提督殷化行平时绝不觉察,且黎乱在上年,迟且一载,始行题报,掩饰欺隐,请严加处分。”石琳等皆下吏议。四十年,疏请刊颁政治典训及御制文集。

  四十一年,转户部掌印给事中。初,以私钱多,改钱制轻小,使私铸无所利,顾仍不止。上令仍铸大钱,下廷臣议,改铸大钱,其旧铸小钱,期二年销毁。右曾疏言:“改大钱宜遵圣谕,若毁小钱则民间必惊扰。且户、工二部存钱八十四万串,若议销毁,工料耗折甚多。且二年中铸出新钱不过一百万串,岂能遍及各省?新钱无多,旧钱已毁,恐私铸更繁,钱法愈坏。古者患钱重,则改轻而不废重;患钱轻,则改重而不废轻:使子母相权而行。新铸重钱,每串作银一两;旧铸轻钱作七钱:并听行使。积久大钱流通,小钱自不行矣。”疏再下廷臣议,定新钱每重一钱四分,旧钱并行勿禁,如右曾议。

  四十四年,提督河南学政。秩满,巡抚汪灏疏言右曾取士公明。四十八年,迁奉天府府丞。四十九年,迁光禄寺卿。五十年,转太常寺卿、通政使。五十一年,擢翰林院掌院学士。五十二年,授吏部侍郎。尚书富宁安、陈鹏翮皆廉办有威棱,右曾贰之,锐意文案,纠剔是非。选人或挟大力以相要,必破其机纽,俾终不获选。由是干进射利者,皆丛怨於吏部,而富宁安往莅西师,鹏翮任事久,见知於上深,莫可摇动,遂争为浮言撼右曾。六十年,命解右曾侍郎,仍专领掌院学士。六十一年,卒。

  右曾少工诗,清远鲜润。其后师事王士祯,称入室。使贵州后,风格益进,锻钅柬澄汰,神韵泠然。右曾朝热河行在,上命进所为诗,右曾方咏文光果,即以进上。上为和诗,有句曰“丛香密叶待诗公”,右曾自定集,遂取是诗冠首。

  论曰:方蔼、荃、杜讷以文学直内廷,其结主知,尤在於廉谦。元珙、三礼议礼各申其所见,有当於经指。士祯以诗被遇,清和粹美,蔚为一代正宗。菼於文亦然,久而论定,并邀补谥,增文字之重。右曾师事士祯,继以诗被遇。论者谓自明弘治、正德以后一百五十年,而文章复在台阁,为圣祖崇儒右文之效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