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百六十七 列传五十四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7-06-20 21:03:04|

张玉书 李天馥 吴琠 张英子廷瓒、廷璐、廷瑑 陈廷敬温达穆和伦 萧永藻 嵩祝 王顼龄

  张玉书,字素存,江南丹徒人。父九徵,字湘晓。顺治二年,举乡试第一。九年,成进士。博学砺行,精春秋三传,尤邃於史。历吏部文选郎中。出为河南提学佥事,考绩最,当超擢,遽引疾归。

  玉书,顺治十八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累迁左庶子,充日讲起居注官。康熙十九年,以进讲称旨,加詹事衔。二十年,擢内阁学士,充经筵讲官。寻迁礼部侍郎,兼翰林院掌院学士。三藩平,有请行封禅者,玉书建议驳之,事遂寝。二十三年,丁父忧,上遣内阁学士王鸿绪至邸赐奠。服阕,即家起刑部尚书,调兵部。

  二十七年,河道总督靳辅奏中河工成。时学士开音布往勘称善,监高邮石工,疏请闭塞支河口为中河蓄水。上以于成龙尝奏辅开中河无益累民,今中河工成,乃命玉书偕尚书图纳等往勘,并遍察毛城铺、高家堰及海口状。濒行,上谓玉书曰:“此行当秉公陈奏,毋效熊一潇讬故推诿为也。”玉书等还奏:“勘阅河形,黄河西岸出水高。年来水大,未溢出岸上,知河身并未淤塞。海口岸宽二三里,河流入海无所阻。中河工成,舟楫往来,免涉黄河一百八十里之险。但与黄河逼,河宽固不可,狭又不能容运河及骆马湖之水。拟请於萧家渡、杨家庄增建减水坝,相时宣泄。闭塞支河口,应如开音布议。”上悉从之。

  浙江巡抚金鋐以民杜光遇陈诉驻防满洲兵扰民,下布政使李之粹察讯。之粹咨杭州将军郭丕请申禁,郭丕以闻。上遣尚书熊赐履往按,赐履丁忧去,改命玉书。寻调礼部。二十八年,上南巡,驻跸苏州,玉书还奏杜光遇无其人,所陈诉皆虚妄。金鋐、李之粹皆坐夺官,流徙。二十九年,拜文华殿大学士,兼户部尚书。

  三十一年,靳辅奏高家堰加筑小堤,复命玉书偕图纳往勘。还言:“曩者黄涨,淮流被逼,故洪泽湖水视昔为高。今拟筑堤,距高家堰甚近;若水涨,则高家堰大堤且不保,筑小堤何益?因条列高家堰河工,自史家刮至周桥一万四百馀丈,宜筑堤三官庙。诸口宜改石工。今拟筑小堤处,宜令河臣每岁亲勘。”上深然之。

  三十五年,上亲征噶尔丹,玉书扈行,预参帷幄。师次克鲁伦河,噶尔丹北窜,大将军费扬古截击,斩杀几尽,噶尔丹仅以身免。玉书率百官上贺。三十六年,充平定朔漠方略总裁官。丁母忧,遣官赐祭,并赐御书松荫堂榜。三十八年,上南巡,玉书迎谒,赐赉有加。三十九年,服未阕,召至京,入阁视事。四十年,扈驾南巡,驻跸江宁,召试士子,命为阅卷官。御舟次高资港,玉书奏言前去镇江不远,请幸江天寺,留驻数日,上为留一日。

  四十六年,河道总督张鹏翮请开溜淮套河,上南巡,次清口勘视,见所树标竿多在民冢,召鹏翮极斥其非。玉书奏曰:“向者老人白英议引汶水南北分流,不若别作坝引汶水通漕,其下流专以淮水敌黄。黄水趋海,此万世利也。”上善其言,遂谕鹏翮罢开溜淮套,事具鹏翮传。

  四十九年,以疾乞休,温旨慰留。五十年,从幸热河,甫至疾作,遂卒,年七十,上深惜之,亲制輓诗,赐白金千。命内务府监制棺椁衾绞,驿送其丧还京师,加赠太子太保,谥文贞。五十二年,上追念旧劳,擢其子编修逸少为侍读学士。

  玉书谨慎廉洁,居政地二十年,远避权势,门无杂宾,从容密勿,为圣祖所亲任。自奉俭约,饮食服御,略如寒素。雍正中,入祀贤良祠。

  李天馥,字湘北,河南永城人。先世在明初以军功得世袭庐州卫指挥佥事,家合肥。有族子占永城卫籍,天馥以其籍举乡试。顺治十五年,成进士,选庶吉士,授检讨。博闻约取,究心经世之学,名藉甚。累擢内阁学士,充经筵讲官。每侍直,有所见,悉陈无隐,圣祖器之,康熙十九年夏,旱,命偕大学士明珠会三法司虑囚,有矜疑者,悉从末减。寻擢户部侍郎,调吏部。杜绝苞苴,严峻一无所私,铨政称平。二十七年,迁工部尚书。河道总督靳辅议筑高家堰重堤,束水出清口,停濬海口;于成龙主疏濬下河。上召二人诣京师入对,仍各持一说,下廷臣详议,天馥谓下河海口当濬,高家堰重堤宜停筑,上然之。历刑、兵、吏诸部。

  三十一年,拜武英殿大学士。上曰:“机务重任,不可用喜事人。天馥老成清慎,学行俱优,朕知其必不生事。”三十二年,以母忧回籍,上赐“贞松”榜御书,勉以儒者之学;复谓:“天馥侍朕三十馀年,未尝有失。三年易过,命悬缺以待。”三十四年,服将阕,起故官,入阁视事。上亲征厄鲁特,平定朔漠,兵革甫息,天馥务以清静和平,与民休息。尝谓:“变法不如守法。奉行成宪,不失尺寸,乃所以报也。”三十八年,卒,谥文定。

  天馥在位,留意人才,尝应诏举彭鹏、陆陇其、邵嗣尧,卒为名臣。为学士时,冬月虑囚,有知县李方广坐当死,天馥言其有才,得缓决,寻以赦免。刑部囚多瘐毙,为庀屋材,多为之所,别罪之轻重以居,活者尤众。事亲孝,居丧庐墓,有双白燕飞至,不去,人名其居为白燕庐。子孚青,进士,官编修。父丧归,不复出。

  吴琠,字伯美,山西沁州人。顺治十六年进士,授河南确山知县。县遭明季流寇残破,琠拊流亡,辟芜废,垦田岁增,捕获盗魁诛之。师下云南,县当孔道,舆马粮饷,先事筹办而民不扰。康熙十三年,以卓异入为吏部主事,历郎中。累迁通政司右参议。刑部尚书魏象枢亟称其贤。二十年,特擢右通政,累迁左副都御史。疏请复督抚巡方,略言:“令甲,督抚於命下之日,即杜门屏客;莅任,守令不得参谒。凡有举劾,惟据道府揭报,爱憎毁誉,真伪相乱,督抚无由知。革火耗而火耗愈甚,禁私派而私派愈增。请敕督抚亲历各属,以知守令贤否。或谓巡方恐劳扰百姓,夫督抚贤,则必能禁迎送、卻供应;如其不肖,虽端坐会城,而暮夜之餽踵至,岂独巡方足以劳民哉?”又言:“巡抚及巡守道无一旅之卫,而提镇各建高牙。前抚臣如马雄镇,道臣如陈启泰,怀忠秉义,向使各有兵马,奚至束手?宜及此时复旧制,使巡抚、巡守道仍各管兵马。减提督,增总兵,以一镇之兵酌分数镇,听督抚节制。”

  二十八年,迁兵部侍郎,寻授湖广巡抚。湖北自裁兵乱后,奸猾率指仇人为乱党,株连不已,琠悉置不问,而惩其妄讦者,人心大定。陕西饥,流民入湖广就食,令有司分赈,全活甚众。三十一年,诏以荆州兵船运漕米十万石至襄阳备赈,琠议:“兵船泊大江下至汉口受米,复西上抵襄阳,计程二千馀里。令原运漕船若乘夏水顺道赴襄阳,仅七百馀里,即以便宜行事。”疏入,上嘉之。未几,丁母忧,服未阕,即授湖广总督,仍听终制乃赴任。故事,土司见州县吏不敢抗礼,其后大吏稍稍假借之。琠至,绝餽遗,饬谒见长吏悉循旧制,或犯约束,檄谕之,无敢肆者。

  三十五年,召为左都御史。三十六年,典会试。上北征回銮,顾迎驾诸臣,褒琠及河道总督张鹏翮居官之廉,即擢琠为刑部尚书,而以鹏翮为左都御史。三十七年,拜保和殿大学士,兼刑部。琠熟谙旧章,参决庶务,靡不允当。奏对皆竭忱悃,上每称善。所荐引多贤能吏。

  三十九年,复典会试,上手书“风度端凝”榜赐之。寻具疏乞休,不允。上尝临米芾书以赐琠,书其后曰:“吴琠宽厚和平,持己清廉。先任封疆,军民受其实惠。朝中之事,面折廷诤,能得其正。朕甚重其能得大臣之体。”四十四年,卒,谥文端。翰林院撰祭文,上以为未能尽琠,敕改撰。吏部奏大学士缺员,上以琠丧未归,悬缺未即别除,曰:“朕心不忍也。”

  琠所至多惠政,两湖及确山皆祠祀。初,沁州荐饥,琠籴米赈之,全活无算。有司议增沁粮一千三百石,琠力争乃已。乡人德之,立祠以祀。雍正中,祀贤良祠。

  张英,字敦复,江南桐城人。康熙六年进士,选庶吉士。父忧归,服阕,授编修,充日讲起居注官。累迁侍读学士。十六年,圣祖命择词臣谆谨有学者日侍左右,设南书房。命英入直,赐第西安门内。词臣赐居禁城自此始。时方讨三藩,军书旁午,上日御乾清门听政后,即幸懋勤殿,与儒臣讲论经义。英率辰入暮出,退或复宣召,辍食趋宫门,慎密恪勤,上益器之。幸南苑及巡行四方,必以英从。一时制诰,多出其手。

  迁翰林院学士,兼礼部侍郎。二十年,以葬父乞假,优诏允之,赐白金五百、表里缎二十,予其父秉彝恤典视英官。英归,筑室龙眠山中,居四年,起故官。迁兵部侍郎,调礼部,兼管詹事府。充经筵讲官,奏进孝经衍义,命刊布。二十八年,擢工部尚书,兼翰林院掌院学士,仍管詹事府。调礼部,兼官如故。编修杨瑄撰都统、一等公佟国纲祭文失辞,坐夺官流徙;斥英不详审,罢尚书,仍管翰林院、詹事府,教习庶吉士。寻复官,充国史、一统志、渊鉴类函、政治典训、平定朔漠方略总裁官。三十六年,典会试。寻以疾乞休,不允。三十八年,拜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

  英性和易,不务表襮,有所荐举,终不使其人知。所居无赫赫名。在讲筵,民生利病,四方水旱,知无不言。圣祖尝语执政:“张英始终敬慎,有古大臣风。”四十年,以衰病求罢,诏许致仕。濒行,赐宴畅春园,敕部驰驿如制。四十四年,上南巡,英迎驾淮安,赐御书榜额、白金千。随至江宁,上将旋跸,以英恳奏,允留一日。时总督阿山欲加钱粮耗银供南巡费,江宁知府陈鹏年持不可,阿山怒鹏年,欲因是罪之,供张故不办;左右又中以蜚语,祸将不测。及英入见,上问江南廉吏,首举鹏年,阿山意为沮,鹏年以是受知於上为名臣。四十六年,上复南巡,英迎驾清江浦,仍随至江宁,赐赉有加。

  英自壮岁即有田园之思,致政后,优游林下者七年。为聪训斋语、恒产琐言,以务本力田、随分知足诰诫子弟。四十七年,卒,谥文端。世宗读书乾清宫,英尝侍讲经书,及即位,追念旧学,赠太子太傅,赐御书榜额揭诸祠宇。雍正八年,入祀贤良祠。高宗立,加赠太傅。

  子廷瓒,字卣臣。康熙十八年进士,自编修累官少詹事。先英卒。廷玉,自有传。

  廷璐,字宝臣。康熙五十七年,殿试一甲第二名进士,授编修,直南书房,迁侍讲学士。雍正元年,督学河南,坐事夺职。寻起侍讲,迁詹事。两督江苏学政。武进刘纶、长洲沈德潜皆出其门,并致通显,有名於时。进礼部侍郎,予告归,卒。

  廷瑑,字桓臣。雍正元年进士,自编修累官工部侍郎,充日讲官。起居注初无条例,廷瑑编载详赡得体。既擢侍郎,兼职如故。终清世,已出翰林而仍职记注者惟廷瑑。乾隆九年,改补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典试江西,移疾归。廷瑑性诚笃,细微必慎。既归,刻苦砺行,耿介不妄取。三十九年,卒,年八十四。上闻,顾左右曰:“张廷瑑兄弟皆旧臣贤者,今尽矣!安可得也?”因叹息久之。

  廷璐子若需,进士,官侍讲。若需子曾敞,进士,官少詹事。

  自英后,以科第世其家,四世皆为讲官。

  陈廷敬,初名敬,字子端,山西泽州人。顺治十五年进士,选庶吉士。是科馆选,又有顺天通州陈敬,上为加“廷”字以别之。十八年,充会试同考官,寻授秘书院检讨。康熙元年,假归,四年,补原官。累迁翰林院侍讲学士,充日讲起居注官。十四年,擢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充经筵讲官,改翰林院掌院学士,教习庶吉士。与学士张英日直弘德殿,圣祖器之,与英及掌院学士喇沙里同赐貂皮五十、表里缎各二。十七年,命直南书房。丁母忧,遣官慰问,赐茶酒。服除,起故官。二十一年,典会试。滇南平,更定朝会燕飨乐章,命廷敬撰拟,下所司肄习。迁礼部侍郎。

  二十三年,调吏部,兼管户部钱法。疏言:“自古铸钱时轻时重,未有数十年而不改者。向日银一两易钱千,今仅得九百,其故在毁钱鬻铜。顺治十年因钱贱壅滞,改旧重一钱者为一钱二分五釐,十七年又增为一钱四分,所以杜私铸也。今私铸自如,应改重为轻,则毁钱不禁自绝。产铜之地,宜停收税,听民开采,则铜日多,钱价益平。”疏下部议行。

  擢左都御史。疏言:“古者衣冠、舆马、服饰、器用,贱不得逾贵,小不得加大。今等威未辨,奢侈未除,机丝所织,花草蟲鱼,时新时异,转相慕效。由是富者黩货无已,贫者耻其不如,冒利触禁,其始由於不俭,其继至於不廉。请敕廷臣严申定制,以挽颓风。”又言:“方今要务,首在督抚得人。为督抚者,不以利欲动其心,然后能正身以董吏。吏不以曲事上官为心,然后能加意於民;民可徐得其养,养立而后教行。宜饬督抚凡保荐州县吏,必具列无加派火耗、无黩货词讼、无朘削富民。每月吉集众讲解圣谕,使知功令之重在此。而皇上考察督抚,则以洁己教吏,吏得一心养民教民为称职,庶几大法而小廉。”又言:“水旱凶荒,尧、汤之世所不能尽无,惟备及於豫而周当其急,故民恃以无恐。山东去年题报水灾,户部初议行令履勘,继又行令分晰地亩高下,今年四月始行覆准蠲免。如此其迟回者,所行之例则然耳。臣愚以为被灾分数既有册结可据,即宜具覆豁免,上宣圣主勤民之意,下慰小民望泽之心,中不使吏胥缘为弊窦。”疏并议行。

  二十五年,迁工部尚书。与学士徐乾学奏进鉴古辑览,上嘉其有裨治化,命留览。时修辑三朝圣训、政治典训、方略、一统志、明史,廷敬并充总裁官。累调户、吏二部。二十七年,法司逮问湖广巡抚张汧,汧曾赍银赴京行贿。狱急,语涉廷敬及尚书徐乾学、詹事高士奇,上置勿问。廷敬乃以父老,疏乞归养,诏许解任,仍管修书事。

  二十九年,起左都御史,迁工部尚书,调刑部。丁父忧,服阕,授户部尚书,调吏部。四十二年,拜文渊阁大学士,兼吏部,仍直经筵。四十四年,扈从南巡,召试士子,命阅卷。四十九年,以疾乞休,允之。会大学士张玉书卒,李光地病在告,召廷敬仍入阁视事。五十一年,卒,上深惜之,亲制輓诗一章,命皇三子允祉奠茶酒;又命部院大臣会其丧,赐白金千,谥文贞。

  廷敬初以赐石榴子诗受知圣祖,后进所著诗集,上称其清雅醇厚,赐诗题卷端。尝召见问朝臣谁能诗者,以王士祯对,又举汪琬应博学鸿儒,并以文学有名於时。上御门召九卿举廉吏,诸臣各有所举,语未竟,上特问廷敬,廷敬奏:“知县陆陇其、邵嗣尧皆清官,虽治状不同,其廉则一也。”乃皆擢御史。始廷敬尝亟称两人,或谓曰:“两人廉而刚,刚易折,且多怨,恐及公。”廷敬曰:“果贤欤,虽折且怨,庸何伤?”

  温达,费莫氏,满洲镶黄旗人。自笔帖式授都察院都事,迁户部员外郎。康熙十九年,授陕西道御史。迁吏科给事中,兼管佐领。授兵部督捕理事官。三十五年,上亲征噶尔丹,命温达随皇七子允祜、都统都尔玛管镶黄旗大营。三十六年,擢内阁学士。三十八年,迁户部侍郎。四十年,命赴山西、陕西察验驿马,还,授议政大臣。云贵总督巴锡劾游击高鉴谳狱不当,并论提督李芳述徇隐,芳述亦劾巴锡,命温达往按,鉴罪应徒,巴锡左迁,芳述罚俸。四十一年,调吏部,擢左都御史。四十二年,复命往贵州按威宁总兵孟大志侵饷,论罪如律。四十三年,迁工部尚书,充经筵讲官。四十六年,授文华殿大学士,纂修国史、政治典训、平定朔漠方略、大清一统志、明史,并充总裁。五十年,命八旗及部院举孝义,因谕曰:“孝为百行首。如大学士温达,尚书穆和伦、富宁安之孝,不特众所知,朕亦深知之也。”御制诗以赐,复褒其孝友。五十三年,以老乞休,许致仕。寻谕温达虽老,尚自康健,命仍任大学士。五十四年,卒,命皇子奠茶酒,赐祭葬,谥文简。

  穆和伦,喜塔腊氏,满洲镶蓝旗人。自兵部笔帖式四迁为御史,又三迁为内阁学士。命往山东察赈,自泰安至郯城。康熙四十三年,迁工部侍郎。四十八年,授礼部尚书。四十九年,调户部。上称穆和伦孝,其母年已九十,御书“北堂眉寿”榜赐之。两江总督噶礼与巡抚张伯行互劾,命穆和伦往按,右噶礼,上责其是非颠倒,终直伯行。寻以老病乞休,复起授户部尚书。坐事当左迁。寻卒。

  萧永藻,汉军镶白旗人。父养元,管佐领。永藻自荫生补刑部笔帖式。康熙十六年,授内阁中书,迁礼部员外郎,袭佐领。迁郎中,监湖口税务。授御史,再迁顺天府尹。三十五年,擢广东巡抚。疏言:“钱多价贱,每千市价三钱二三分,兵领一两之饷,不及数钱之用。民亦因钱贱,货物难行。请暂停鼓铸。”又疏言:“开山发矿,多人群聚,良莠淆杂,臣通饬严禁。近有长宁匪徒集众私采,知县尤鹏翔请饬部议处。”鹏翔坐夺官。

  三十九年,给事中汤右曾劾永藻与总督石琳於黎人争斗事,迟至一载始行具题;纵属吏朘民,民困而为盗,海则电白、阳江,山则英德、翁源,横行劫掠。上命与广西巡抚彭鹏互调,入觐,上谕当命效鹏所行,并诫荐举当择清廉。四十五年,迁兵部侍郎。湖广总督石文晟劾容美土司田舜年不法,命左都御史梅鋗、内阁学士二格往谳,与文晟异议;复命永藻与大学士席哈纳、侍郎张廷枢覆谳,还奏舜年已死,无诸僣越状。

  四十六年,擢左都御史,迁兵部尚书。四十八年,湖南巡抚赵申乔与提督俞益谟交恶互劾,命永藻偕副都御史王度昭往按,得益谟违例缺兵额状,申乔事事苛求,非大臣体,并拟夺官,上罢益谟,留申乔。四十九年,调吏部,旋授文华殿大学士。五十六年,列议政大臣。

  六十一年,世宗即位,加太子太傅,命驻马兰峪守护景陵。雍正五年,宗人府奏护陵宗室广善越分请安,永藻不先阻,当夺官,上责永藻自恃其有操守,骄矜偏执,惟知阿谀允昷,长其傲慢狂肆之罪,如议夺官,仍命护陵自效。七年,卒,年八十六。

  嵩祝,赫舍里氏,满洲镶白旗人。父岱衮,事太宗,协管佐领。兄来衮,自侍卫累迁至内三院学士,授世职拜他喇布勒哈番。嵩祝袭职,康熙九年,管佐领。二十三年,迁护军参领。三十三年,擢内阁学士。

  三十四年,盛京旱,命与侍郎珠都纳偕往,发海运米万石散贫民,万石平粜。还京,命复偕珠都纳往开原等散米。上谕曰:“将军等请散米,但言兵不言民。此皆朕赤子,当一并给与,月与米一斗五升,至来岁四月。”嵩祝等散米如上指,事毕还京师。

  三十五年,上亲征噶尔丹,嵩祝管正黄旗行营。师还,命统后队缓行,待西路章奏。迁兵部侍郎,改护军统领。三十六年,复扈上出塞驻宁夏,命昭武将军喀斯喀等穷追噶尔丹,嵩祝参赞军务。噶尔丹窜死,师至摩该图,引还。

  四十年,迁正黄旗汉军都统。广东官兵剿连州瑶失利,命嵩祝偕副都统达尔占、侍郎傅继祖往会总督石琳,调广西、湖南兵进剿,即授广州将军。濒行,上谕以相机招抚。四十一年,师次连州,檄三省官兵分布要隘。瑶人薙发请降,执戕官兵者九人诛之。师引还,调正红旗。

  四十八年,署奉天将军。海盗舟泊双岛,挟火器出掠,遣兵击杀三十馀人,得其舟一。疏请山东水师兼巡奉天属金州铁山,又请选盛京满洲兵千人习鸟枪,设火器营,皆从之。迁礼部尚书。

  五十一年,授文华殿大学士。五十五年,上幸热河,嵩祝从。久不雨,上忧旱甚,遣嵩祝还京师,察诸大臣祈雨不躬至者劾奏。六十一年,世宗即位,加太子太傅,修圣祖实录及玉牒,并充总裁。雍正五年,奉天将军噶尔弼奏贝子苏努为将军时,借放库银三万馀,嵩祝坐徇隐,夺官。十三年,卒,年七十九。

  王顼龄,字颛士,江南华亭人。父广心,字农山。有文名。顺治六年进士,官御史,巡视京、通二仓,釐剔漕弊,奸猾屏迹。

  顼龄,康熙十五年进士,授太常寺博士。十八年,举博学鸿儒,召试一等,授编修,纂修明史,充日讲起居注官。二十一年上元节,圣祖御乾清宫赐廷臣宴,仿柏梁体赋诗,顼龄与焉。迁侍讲,督四川学政。累迁侍讲学士。二十八年,左都御史郭琇疏劾少詹事高士奇与顼龄弟鸿绪植党营私,并诋顼龄与士奇结婚媾,交关为奸利。顼龄、士奇、鸿绪并休致,寻命顼龄留任如故。转侍读学士,以父忧归,服阕,起故官。累擢礼部侍郎。四十三年,上南巡,幸顼龄所居秀甲园,赐御书榜。四十六年,上南巡阅河,再幸其第。寻调吏部,充经筵讲官。擢工部尚书,典会试。五十五年,拜武英殿大学士。

  雍正元年,诏开恩榜,顼龄重与鹿鸣宴,加太子太傅。以老,累疏乞休,上以顼龄先朝旧臣,勤劳岁久,谙习典章,辄与慰留。三年,痰作,命御医治疾,赐参饵。寻卒,年八十四,上为辍朝一日,令朝臣出其门下者素服持丧、各部院汉官会祭,赠太傅,谥文恭。

  弟九龄,字子武,进士,授编修,官至左都御史;鸿绪,自有传。

  论曰:玉书等遭际承平,致位宰相。或以文学进,或以功能著,或以节操用,皆循循乎矩度。即朝旨所褒许,於玉书则曰“小心”,於天馥则曰“勤慎”,英曰“忠纯”,琠曰“宽厚”,廷敬曰“清勤”,温达“孝”,永藻“廉”,嵩祝“老成”,顼龄“安静”。诸臣之行诣显,世运之敦庞亦可见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