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百八十六 列传七十三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7-06-20 21:07:30|

王掞子奕清、奕鸿 劳之辨 朱天保 陶彝任坪、范长发、邹图云陈嘉猷、王允晋、李允符、范允、高玢、高怡、赵成穮、孙绍曾、邵璿

  王掞,字藻儒,江南太仓人,明大学士锡爵孙。康熙九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为掌院学士熊赐履所器。迁左赞善,充日讲起居注官。以病告八年,起右赞善。提督浙江学政,严剔积弊,所拔多宿学寒畯。龙泉知县茅国玺以印揭荐武童,掞疏劾,国玺坐谴,别疏陈剔除积弊,报闻。累迁侍读学士。三十年,超擢内阁学士。三十三年,迁户部侍郎,直经筵。三十八年,调吏部,禁革临选驳查、临掣买签诸弊,铨政以肃。偕尚书范承勋、王鸿绪督修高家堰河工。

  四十三年,擢刑部尚书。刑部奏谳无汉字供状,掞言:“本朝官制,兼设满、汉,欲其彼此参详。今狱词不录汉语,是非曲直,汉司官何由知之?若随声画诺,几成虚设。嗣后定谳,当满、汉稿并具。”诏报可,著为令。累历工、兵、礼诸部,务总纪纲,持大体。五十一年,授文渊阁大学士,兼礼部尚书,直经筵如故。五十二年,典会试。其冬,以疾疏辞阁务,温旨慰留。越年春,疾愈,仍入直。孝惠章皇后祔太庙,议者欲祔於孝康章皇后之次,掞曰:“孝康章皇后虽母以子贵,然孝惠章皇后,章皇帝嫡配也,上圣孝格天。曩者太皇太后祔庙时,不以跻孝端文皇后之上,今肯以孝康章皇后跻孝惠章皇后上乎?”礼部不从,上果以为非,令改正。

  时上春秋高,皇太子允礽既废,储位未定。掞年七十馀,自念受恩深,又以其祖锡爵在明神宗朝,以建储事受恶名,欲幹其蛊。五十六年,密奏请建储,疏入,留中。是年冬,御史陈嘉猷等八人复以为言,上不悦,遂并发掞疏,命内阁议处。忌掞者欲置重典,掞止宫门外不敢入。上顾左右,问:“王掞何在?”李光地奏掞待罪宫门。上曰:“王掞言甚是,但不宜令御史同奏,蹈明季恶习。汝等票拟处分太重,可速召其来。”掞闻命趋入,免冠谢。上招掞跪御榻前,语良久,秘,人不能知。

  六十年春,群臣请贺万寿,上勿许。掞复疏前事,请释二阿哥,语加激切。既而御史陶彝等十二人连名入奏,上疑出掞意,大怒,召诸王大臣,降旨责掞植党希荣,且谓:“锡爵在明神宗时,力奏建储,泰昌在位,未及数月,天启庸懦,天下大乱,至愍帝而不能守。明之亡,锡爵不能辞其罪。掞以朕为神宗乎?朕初无诛大臣之意,大臣自取其死,朕亦无如何。”令王大臣传旨诘掞,令回奏。时举朝失色,无敢与笔砚者。掞就宫门阶石上裂纸,以唾濡墨,奏言:“臣伏见宋仁宗为一代贤君,而晚年立储犹豫,其时名臣如范镇、包拯等,皆交章切谏,须发为白。臣愚,信书太笃,妄思效法古人,实未尝妄嗾台臣共为此奏。”奏上,越五日,诏缓议罪,与诸御史俱赴西陲军前效力。因掞年老,责其子奕清代往,为父赎罪。先是,掞尝密奏请减苏、松浮粮,言至剀切,疏久留中。至是忤旨,乃与建储奏疏一并掷还。是年冬,上自热河还京师。掞迎驾石槽,上望见,遣内侍慰问。六十一年元旦,诸大臣表贺,未列掞名,上发表命列名以进。翌日,赐宴太和殿,再召见西暖阁,赐坐,慰谕有加。寻起原官,视事如故。

  雍正元年,以老乞休,世宗降旨褒嘉,以原官致仕,仍留京师备顾问。三年,上谕阁臣云:“王掞向人言,曾在圣祖前奏免苏、松浮粮,未蒙允行。朕查阅宫中并无此奏。”因责掞藉事沽名,并涉其子奕清、奕鸿谄附年羹尧,目为奸巧,乃遣奕鸿与奕清同在军前效力。六年,掞卒,年八十四。乾隆二年,奕清始请血阝於朝,赐祭葬如制。

  奕清,字幼芬。康熙三十年进士,选庶吉士。历官詹事。代父赴军,历驻忒斯、阿达拖罗海。奕清体羸善病,处之晏然。雍正四年,命赴阿尔泰坐台。又十年,乾隆元年,召还,仍以詹事管少詹事。乞假葬父,寻卒。

  奕鸿,字树先。康熙四十八年进士,授户部主事。历湖南驿盐、粮储道。奕清赴军,奕鸿尽斥其产与俱。后命赴乌里雅苏台效力。居边十年,与奕清同释还,官四川川东道。引疾归,卒。

  劳之辨,字书升,浙江石门人。康熙三年进士,选庶吉士,授户部主事,迁礼部郎中。出为山东提学道佥事,报满,左都御史魏象枢特疏荐之,迁贵州粮驿道参议。师方下云南,羽书旁午,之辨安设驿马以利塘报;复以军米运自湖南,苦累夫役,白大府停运,就地采购,供亿无匮。二十四年,擢通政使参议,迁兵部督捕理事官。连遭亲丧。服阕,起故官。洊擢左副都御史,数有建白。

  四十七年,皇太子允礽既废,上日夕忧懑。既,有复储意,王大臣合疏保奏,命留中。旋谕廷臣:“俟废太子疾瘳,教养有成,朕自有旨,诸王大臣不得多渎。”十二月,之辨密奏曰:“皇上之於皇太子,分则君臣,亲则父子。皇太子初以疾获戾,今疾已平复。孝友之本怀,固由至性;肃雍之仪表,久系群心。乞速涣新纶,收回成诏,敕部择吉早正东宫,布告中外,俾天下晓然知圣人举动,仁至义尽,大公无私。事莫有重於此者。今八荒清晏,一统车书,值星纪初周,光华复旦,七庙将行大祫,万国於以朝正。皇上以孝慈治天下,方且称寿母万年之觞,集麟趾繁昌之庆;而顾使前星虚位,震子未宁,圣心得无有遗憾乎?臣年已七十,报主之日无多,知无不言,统望乾断速行。自此以往,皇上待皇太子与诸皇子,尤原均之以恩,范之以礼,则宜君宜王之美,不难上媲成周,远超百代。至万不得已而裁之以法,则非臣之所敢言也。”疏入,上不怿,斥为奸诡,命夺官,逮赴刑部笞四十,逐回原籍。

  五十二年,赴京祝万寿,复原秩。逾年,卒於家。

  朱天保,字九如,满洲镶白旗人,兵部侍郎朱都讷子。康熙五十二年进士,选庶吉士,授检讨。五十六年,典山东乡试。

  五十七年正月,疏请复立二阿哥允礽为皇太子。时允礽废已久,储位未定,贝勒允禩觊得立,揆叙、王鸿绪等左右之,欲阴害允礽。朱天保忧之,具疏上,略曰:“二阿哥虽以疾废,然其过失良由习於骄抗,左右小人诱导之故。若遣硕儒名臣为之羽翼,左右佞幸尽皆罢斥,则潜德日彰,犹可复问安侍膳之欢。储位重大,未可移置如釭,恐有藩臣傍为觊觎,则天家骨肉之祸,有不可胜言者。”疏成,以父在,虑同祸,徘徊未即上。朱都讷察其情,趣之入告。时上方幸汤山,朱天保早出德胜门,群鸦阻马前,朱天保挥之去。疏上,上欷歔久之。阿灵阿,允禩党也,媒孽之曰:“朱天保为异日希宠地。”上怒,於行宫御门召问曰:“尔云二阿哥仁孝,何由知之?”朱天保以闻父语对。上曰:“尔父在官时,二阿哥本无疾,学问弓马皆可观。后得疯疾,举动乖张,尝立朕前辱骂徐元梦。於伯叔之子往往以不可道之言肆詈,尔知之乎?尔又云二阿哥圣而益圣,贤而益贤,尔从何而知?”朱天保亦以父闻之守者对。诘其姓名,不能答。上曰:“朕以尔陈奏此大事,遣人传问,或将尔言遗漏,故亲讯尔。尔无知稚子,数语即穷,必有同谋者。”朱天保对父与婿戴保同谋,遂逮朱都讷、戴保。

  上复御门召问曰:“二阿哥因病拘禁,朕犹望其痊愈,故复释放,父子相见。教训不悛,始复拘禁。二阿哥以矾水作书与普奇,属其保举为大将军,并谓齐世、札拉克图皆当为将军。朕遣内侍往询,自承为亲笔。此事尔知之否?”朱都讷自称妄奏,应万死。上曰:“尔奏引戾太子为比。戾太子父子间隔,朕於二阿哥常遣内监往视,赐食赐物。今二阿哥颜貌丰满,其子七八人,朕常留养宫中,何得比戾太子?尔又称二阿哥为费扬古陷害。费扬古乃功臣,病笃时,朕亲临视,没后遣二阿哥往奠。尔何得妄言?尔希侥幸取大富贵,以朕有疾,必不亲讯。今尔始知当死乎?”辞连朱都讷婿常赉及金宝、齐世、萃泰等,并逮讯议罪。朱天保、戴保皆坐斩。朱都讷与常赉、金宝皆免死荷校,齐世拘禁,萃泰夺官。

  陶彝,顺天大兴人。康熙三十九年进士,授户部主事。再迁郎中。考选广西道御史,巡视两浙盐政。

  六十年三月,彝与同官任坪、范长发、邹图云、陈嘉猷、王允晋、李允符、范允、高玢、高怡、赵成穮、孙绍曾合疏奏曰:“皇上深恩厚德,浃洽人心。兹逢六十年,景运方新,普天率土,欢欣鼓舞,而建储一事,尤为钜典。恳独断宸衷,早定储位。”疏入,下内阁。时大学士王掞正密疏请建储。后数日,彝等疏又上,上震怒,斥掞植党希荣。於是王大臣奏请夺掞及诸御史官,从重治罪。越日,谕廷臣曰:“王掞及御史陶彝等妄行陈奏,俱称为国为君。今西陲用兵,为人臣者,正宜灭此朝食。可暂缓议罚,如八旗满洲文官例,俱委署额外章京,遣往军前效力赎罪。”雍正四年,世宗以诸御史不谙国体,心本无他,诏释归,以原职休致还籍。

  坪,字坦公,山东高密人。康熙三十年进士。自刑部郎中考选山西道御史,转掌陕西道。赴军,驻忒斯河。大漠荒寒,盛夏冰雪,坪处之怡然。及归,闭户读书,终老於家。

  长发,字廷舒,浙江秀水人。康熙三十三年进士,授南城知县。行取礼部主事,考选广西道御史,转掌浙江道。遣戍,予额外主事衔,随都统图腊赴征西将军营。还,驻归化城。后命赴察汉新台。归,以原职休致。

  图云,字伟南,江西南城人。康熙三十六年进士,授大竹知县。行取礼部主事,考选河南道御史,转掌山东道,巡视东城。

  嘉猷,字讱叔,江南溧阳人。康熙三十九年进士。自吏部员外郎考选山西道御史。五十六年,王掞密请建储。未几,嘉猷与同官八人亦合疏陈请,上疑之,掞几获罪,事具掞传。至是,嘉猷复与彝等申请,获咎。

  允晋,直隶清苑人。康熙四十五年进士。自户部员外郎考选陕西道御史。

  允符,字揆山,浙江嘉善人。康熙二十六年举人,授什邡知县。行取江西道御史。

  允,字用宾,浙江钱塘人。康熙三十九年进士,授安平知县。行取工部主事,考选山东道御史。

  玢,字荆襄,河南柘城人。康熙二十七年进士。自礼部郎中考选广东道御史,巡视东城。谪戍忒斯军营,运粮西藏。居塞上六年,著出塞集,备言屯戍之苦。释归,终於家。

  怡,字仲友,浙江武康人。康熙二十七年进士,授长洲知县。善听讼,吏胥惮之。尚书韩菼,怡师也,其姻党系狱,以菼故请恕,怡怒杖之。选鄜州知州,行取工部主事。考选山东道御史。谪戍时,年逾六十。以原职释归。

  成穮,字德培,江南吴县人。康熙四十七年举人,授内阁中书。累迁兵部郎中,考选福建道御史。

  绍曾,字二乾,浙江山阴人。康熙二十五年举人,授开县知县。行取户部主事,授四川道御史。赴军,驻归化城,地当孔道。故事,徭役供张,取给於戍员。绍曾清介无馀资,困甚。迨释还,卒於途。又有邵璿,亦以疏请建储获罪。

  璿,字玑亭,江南无锡人。自拔贡生授芮城知县。行取工部主事,授江南道御史,掌登闻院,巡视北城。六十年,遣戍军前。时同谪者十三人,图云、允符、成穮、璿皆死於塞外,而给事中刘堂,御史柴谦、吴镐、程镳续以言事谪,同时释还,仍为十三人,世称“十三言官”。堂,彭泽人。谦,仁和人。镐,汉阳人。镳,钱塘人。

  论曰:理密亲王在储位久,未闻显有失德,而终遭废黜,圣祖手诏,若有深痛钜慝至不可言者。夫以圣祖之仁明,而不克全监抚之重,终父子之恩,谗人罔极,靡所不至,甚矣!掞力主复故,圣祖虽深罪之,固谅其无他心。劳之辨谏於初废,大臣拜杖,已非故事;朱天保争於再黜,遂以诛死,罪及其亲。一则但责其沽名,一则深疑其受指,故谴有重轻欤?彝等但坐谪戍,已为宽典,拳拳效忠,固人臣之义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