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百八十七 列传七十四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7-06-20 21:07:42|

佟国维 马齐子富良、马齐弟马武、马武子保祝 阿灵阿子阿尔松阿 揆叙 鄂伦岱

  佟国维,满洲镶黄旗人,佟国赖次子,孝康章皇后幼弟,孝懿仁皇后父也。顺治间,授一等侍卫。康熙九年,授内大臣。吴三桂反,子应熊以额驸居京师,谋为乱,以红帽为号。国维发其事,命率侍卫三十人捕治,获十馀人,械送刑部诛之。二十一年,授领侍卫内大臣、议政大臣。二十八年,推孝懿仁皇后恩,封一等公。

  二十九年,师征噶尔丹,命参赞大将军裕亲王军务,次乌阑布通,与兄都统国纲并率左翼兵进战。国纲战没,国维自山腰出贼后击之,溃遁。师还,以未穷追,部议当夺官,命罢议政大臣,镌四级留任。三十五年,从上征噶尔丹,出独石口,以驼运稽迟请罪,上贳之。三十六年,复从上征噶尔丹,噶尔丹窜死。叙功,还所镌级。四十三年,以老解任。

  四十七年,皇太子允礽以病废幽禁,上郁怒成疾。国维奏:“皇上治事精明,断无错误。此事於圣躬关系甚大,请度日后若易於措置,祈速赐睿断;若难於措置,亦祈速赐睿断。总之,将原定意指熟虑施行为是。”上命诸大臣保奏诸皇子中孰可为皇太子者,诸大臣举皇子允禩,上愈不怿。旋以皇太子病愈,命释之。四十八年正月,召诸大臣诘孰先举允禩,实出大学士马齐。上召国维,举国维前奏语,问:“尔既解任,事与尔无与。乃先众陈奏,何意?”国维对:“臣虽解任,蒙皇上命为国舅,冀圣躬速愈,故请速定其事。”上曰:“将来措置难易,至时自知之。人其可怀私而妄言乎?”次日,复谕曰:“尔每言祝天求佛,原皇上万岁。嗣后惟深念朕躬,谓诸皇子皆吾君之子,不有所依附而陷害其馀,是即俾朕易於措置也。”阅月,上已定复立允礽为皇太子,又谕曰:“尔乃国舅,又为大臣。皇太子前染疯疾,朕为国家计,安可不行拘执?后知为人镇魇,调治全愈,又安可不行释放?朕拘执皇太子时,并无他意。不知尔肆出大言,激烈陈奏,果何心也?诸大臣闻尔言,众皆恐惧,遂欲立允禩为皇太子,列名保奏。朕临御已久,安享太平,并无所谓难措置者,臣庶亦各安逸得所。今因尔言,群小复肆为妄语,诸臣俱终日忧虑,若无生路。此事关系甚重,尔既有此奏,必有确见,其何以令朕及皇太子、诸皇子不致殷忧,众心亦可定?其明白陈奏。”国维引罪请诛戮。上复谕曰:“朕特为安抚群臣,非欲有所诛戮。尔初陈奏,众方赞尔,谓如此方可谓国家大臣。今尔情状毕露,人将谓尔为何如人?朕断不加尔诛戮,尔其无惧,但不可卸责於朕。观尔言迷妄,其亦为人镇魇欤?”

  五十八年,卒,赐祭葬。雍正元年,赠太傅,谥端纯。世宗手书“仁孝勤恪”榜,命表於墓道。子隆科多,自有传。

  马齐,富察氏,满洲镶黄旗人,米斯翰子。由荫生授工部员外郎。历郎中,迁内阁侍读学士。康熙二十四年,出为山西布政使,擢巡抚。马齐入觐,上褒其居官勤慎,勉以始终如一。久之,上命九卿举督抚清廉如于成龙者,以马齐及范成勋、姚缔虞对。寻命偕成龙、开音布往按湖广巡抚张汧贪黩状。初命侍郎色楞额往按上荆南道祖泽深,并令察汧,色楞额曲庇,不以实陈。马齐与成龙覆按,具得汧、泽深贪墨状,并色楞额论罪如律。

  二十七年,迁左都御史。时俄罗斯遣使请定界,诏遣大臣往议。马齐疏言:“俄罗斯侵据疆土,我师困之於雅克萨城,本可立时剿灭,皇上宽容,不忍加诛。今悔罪求和,特遣大臣往议,垂之史册,关系甚钜。其档案宜兼书汉字,使臣并参用汉员。”诏如议行。寻命偕尚书张玉书等勘阅河工。二十九年,列议政大臣。都御史与议政,自马齐始。寻迁兵部尚书。时喀尔喀诸部避噶尔丹侵掠,举族内乡。诏沿边安插,命马齐偕侍郎布图等先期檄左右翼部长至上都河、额尔屯河两界以待。上出塞,喀尔喀诸部朝行在,定诸王、贝子、公等爵秩牧地。乌珠穆沁台吉车根等叛附噶尔丹,命马齐往按,寘诸法。调户部尚书。三十五年,上亲征噶尔丹,命马齐檄喀喇沁、翁牛特兵备战。还京师,兼理藩院尚书。噶尔丹旋败遁,诏来春复亲出塞,命先期往宁夏安置驿站。三十八年,授武英殿大学士,赐御书“永世翼戴”榜。

  四十七年冬,皇太子允礽既废,储位未定,佟国维奏请速断。上召满、汉文武诸大臣集畅春园议诸皇子中孰可为皇太子者。上意在复立皇太子,而诸皇子中贝勒允禩觊为皇太子最力,诸大臣揆叙、王鸿绪及佟国纲子鄂伦岱等为之羽翼。集议日,马齐先至,张玉书后入,问:“众意谁属?”马齐言众有欲举八阿哥者。俄,上命马齐毋预议,马齐避去。阿灵阿等书“八”字密示诸大臣,诸大臣遂以允禩名上,上不怿。明年正月,召诸大臣问其日先举允禩者为谁,群臣莫敢对。上严诘,群指都统巴珲岱。上曰:“是必佟国维、马齐意也。”马齐奏辩。巴珲岱言汉大臣先举。上以问大学士张玉书,玉书乃直举马齐语以对。上曰:“马齐素谬乱。如此大事,尚怀私意,谋立允禩,岂非为异日恣肆专行计耶?”马齐复力辩,辞穷,先出。翌日,上谕廷臣曰:“马齐效用久,朕意欲保全之。昨乃拂袖而出,人臣作威福如此,罪不可赦!”遂执马齐及其弟马武、李荣保下狱。王大臣议马齐斩,马武、李荣保坐罪有差,尽夺其族人官,上不忍诛,命以马齐付允禩严锢,李荣保、马武并夺官。

  四十九年,俄罗斯来互市,上念马齐习边事,令董其事,李荣保、马武皆复起。寻命马齐署内务府总管。五十五年,复授武英殿大学士。

  世宗即位,降敕褒谕,予一等阿达哈哈番,寻命袭其祖哈什屯一等阿思哈尼哈番,进二等伯,加太子太保。雍正元年,改保和殿,进太保。三年,复降诏褒其忠诚,加拜他喇布勒哈番,以其子富良袭。十三年,引疾乞罢,许致仕。乾隆四年,病笃,高宗谕谓马齐历相三朝,年逾大耋,举朝大臣未有及者,命和亲王及皇长子视疾。寻卒,年八十八,赠太傅,谥文穆。子富兴,袭爵,坐事黜,以富良袭,进一等伯。十五年,加封号曰敦惠。

  富良,自散秩大臣授銮仪卫銮仪使,累迁西安将军,兼领侍卫内大臣。卒,谥恭勤。

  马武,马齐弟。初授侍卫,兼管佐领。累擢镶白旗汉军副都统。因马齐得罪夺官。旋起内务府总管,迁镶白旗蒙古都统。世宗即位,授领侍卫内大臣。雍正四年,卒,命视伯爵赐恤,授三等阿达哈哈番,赐祭葬,谥勤恪。

  马武子保祝,初授侍卫。累迁直隶提督,以病解任,起正红旗蒙古都统。卒,谥恭简。

  阿灵阿,钮祜禄氏,满洲镶黄旗人,遏必隆第五子。初任侍卫,兼佐领。康熙二十五年,袭一等公,授散秩大臣,擢镶黄旗满洲都统。阿灵阿女兄,上册为贵妃。贵妃薨,殡朝阳门外,阿灵阿举家在殡所持丧。与兄法喀素不睦,欲致之死,乃播蜚语诬法喀。法喀以闻,上震怒,夺阿灵阿职,仍留公爵。寻授一等侍卫,累迁正蓝旗蒙古都统,擢领侍卫内大臣、理藩院尚书。四十七年,与揆叙、王鸿绪等密议举允禩为皇太子。上以马齐示意诸大臣,予严谴,不复穷治兴大狱。五十五年,卒。

  子阿尔松阿,降袭二等公,擢领侍卫内大臣、刑部尚书。雍正二年,世宗召诸大臣谕曰:“本朝大臣中,居心奸险,结党营私,惟阿灵阿、揆叙为甚。当年二阿哥之废,断自圣衷。岂因臣下蜚语遂行废立?乃阿灵阿、揆叙攘为己力,要结允禩等,造作无稽之言,转相传播,致皇考愤懑,莫可究诘。阿灵阿子阿尔松阿柔奸狡猾,甚於其父。令夺官,遣往奉天守其祖墓;并将阿灵阿墓碑改镌‘不臣不弟暴悍贪庸阿灵阿之墓’,以正其罪。”四年,命诛阿尔松阿,妻子没入官。乾隆元年,以阿灵阿墓碑立祖茔前,墓已迁而碑尚存,命去之。妻子释令归旗。

  揆叙,字凯功,纳喇氏,满洲正黄旗人,大学士明珠子。康熙三十五年,自二等侍卫授翰林院侍读,充日讲起居注官。累擢翰林院掌院学士,兼礼部侍郎。奉使册封朝鲜王妃。寻充经筵讲官,教习庶吉士。迁工部侍郎。

  初,明珠柄政,势焰薰灼。大治园亭,宾客满门下。揆叙交游既广,尤工结纳,素与允禩相结。皇太子既废,揆叙与阿灵阿等播蜚语,言皇太子诸失德状,杜其复立。四十七年冬,上召满、汉大臣问诸皇子中孰可为皇太子者,揆叙及阿灵阿、鄂伦岱、王鸿绪等私与诸大臣通消息,诸大臣遂举允禩。事具马齐传。

  五十一年,迁左都御史,仍掌翰林院事。疏言:“近闻外省塘报,故摭拾大小事件,名曰‘小报’,骇人耳目。请饬严禁,庶好事不端之人,知所儆惧。”诏允行。五十六年,卒,谥文端。雍正二年,发揆叙及阿灵阿罪状,追夺揆叙官,削谥。墓碑改镌“不忠不孝阴险柔佞揆叙之墓”。

  鄂伦岱,满洲镶黄旗人,佟国纲长子。初任一等侍卫。出为广州驻防副都统。康熙二十九年,擢镶黄旗汉军都统,袭一等公。三十五年,上亲征噶尔丹,鄂伦岱领汉军两旗火器营,出古北口。扈跸北巡塞外。三十六年,擢领侍卫内大臣。坐事降一等侍卫。寻授散秩大臣。四十六年,复授领侍卫内大臣。五十九年,命出边管蒙古驿站。世宗立,召还,授正蓝旗汉军都统。

  雍正三年,谕曰:“鄂伦岱与阿灵阿皆党於允禩。当日允禩得罪,皇考时方驻跸遥亭,命执允禩门下宦者刑讯,具言鄂伦岱等党附状。鄂伦岱等色变,不敢置辩。四十九年春,皇考自霸州回銮,途中责鄂伦岱等结党,鄂伦岱悍然不顾。又从幸热河,皇考不豫,鄂伦岱日率乾清门侍卫较射游戏。皇考於行围时数其罪,命侍卫鞭挞之。鄂伦岱顽悍怨望,虽置极典,不足蔽辜。朕念为皇祖妣、皇妣之戚,父又阵亡,不忍加诛。令往奉天与阿尔松阿同居。”四年,与阿尔松阿并诛,仍谕不籍其家,不没其妻子。

  子补熙,自荫生授理藩院员外郎,袭国纲拜他喇布勒哈番世职,官至绥远城将军。卒。谥温僖。

  论曰:理密亲王既废,自诸皇子允禟、允礻我辈及诸大臣多谋拥允禩,圣祖终不许。诚以储位至重,非可以觊觎攘夺而致也。佟国维陈奏激切,意若不利於故皇太子,语不及允禩,而意有所在,马齐遂示意诸大臣。然二人者,皆非出本心,圣祖谅之,世宗亦谅之,故能恩礼勿替,赏延於后嗣。若阿灵阿父子、揆叙、鄂伦岱、王鸿绪固拥允禩最力者,世宗既谴允禩,诸臣生者被重诛,死者蒙恶名,将安所逃罪?鸿绪又坐与徐乾学等比,被论。事别见,故不著於此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