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百十二 列传九十九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7-06-20 21:49:19|

傅清 拉布敦 班第子巴禄 鄂容安 纳穆札尔 三泰

  傅清,富察氏,满洲镶黄旗人,李荣保次子,傅恒弟也。雍正间,授侍卫。乾隆初,累迁至直隶天津镇总兵。康熙中定西藏,留兵镇抚,以大臣驻藏办事,为员二,嗣省其一。是时驻藏副都统索拜当代,命傅清以副都统往。十一年,疏言:“西藏处徼外,西北界准噶尔,北通青海,为四川西南外郛。自雍正十二年设塘汛,不特传送官文书,且以联络声气。上年索拜以节费议撤汛,使藏人任邮递,谓之番塘。未几辄被盗。今准噶尔当入藏熬茶,番塘恐滋误。请自打箭炉至藏复置塘汛,酌冲僻远近,当得兵千人以内。”议如所请。

  十二年,西藏郡王颇罗鼐卒。颇罗鼐爱其次子珠尔默特那木札勒,请以为嗣,遂袭爵为郡王。上谕傅清曰:“颇罗鼐更事多,黾勉事中国。珠尔默特那木札勒幼,傅清宜留意。如珠尔默特那木札勒思虑所未至,当为指示。”傅清疏言:“颇罗鼐在时,长子公珠尔默特策布登出驻阿里克夏,当令珠尔默特那木札勒帅师出驻腾格里诺尔、喀喇乌苏诸处。今仍遣珠尔默特策布登驻阿里克夏,令别遣宰桑驻腾格里诺尔、喀喇乌苏诸处。”又以准噶尔入藏熬茶,请增兵分路防护。上命与珠尔默特那木札勒商榷,毋涉张皇。十三年,命以提督拉布敦代,傅清还。复授天津镇总兵,迁古北口、固原提督。珠尔默特那木札勒请撤留藏兵,上从之。旋以副都统纪山代拉布敦。

  十四年,纪山疏言珠尔默特那木札勒与达赖喇嘛有隙,请移达赖喇嘛置泰宁。上知珠尔默特那木札勒乖戾且为乱,命驻藏大臣复旧置二员,予傅清都统衔,自固原复往。纪山复疏谓珠尔默特那木札勒言其兄珠尔默特策布登将举兵相攻,上命傅清途中诇虚实。傅清疏言:“珠尔默特策布登未尝构兵,特珠尔默特那木札勒妄言,藉以夺其兄分地。臣至藏,即将珠尔默特那木札勒惩治。”是时上已遣侍郎拉布敦代纪山,因谕傅清,珠尔默特那木札勒乖戾且为乱,令熟计密奏。

  十五年,傅清与拉布敦先后至藏,珠尔默特那木札勒迫其兄珠尔默特策布登至死,遂逐其子,遣使通准噶尔,叛益有迹。上命副都统班第赴西藏,与傅清、拉布敦密谋取进止,仍诏傅清、拉布敦毋轻发,并密谕四川总督策楞勒兵为备。珠尔默特那木札勒谋愈急,绝塘汛,军书不得达。傅清与拉布敦未得上诏,计以为:“珠尔默特那木札勒且叛,徒为所屠。乱既成,吾军不得即进,是弃两藏也。不如先发,虽亦死,乱乃易定。”

  十月壬午,召珠尔默特那木札勒至通司冈驻藏大臣署,言有诏,使登楼,预去其梯,若将宣诏。珠尔默特那木札勒方拜跪,傅清自后挥刀断其首。於是其党罗卜藏札什始率众围楼数重,发枪炮,纵火,傅清中三创,度不免,自刭死。拉布敦死楼下。主事策塔尔、参将黄元龙皆自杀。通判常明中矢石死。从死者千总二、兵四十九、商民七十七。事闻,上轸悼,宣示始末,谓其“揆几审势,决计定谋,心苦而功大”。傅清追封一等伯,谥襄烈,旋命立祠通司冈。丧还,上临奠。其子孙以一等子世袭,赐白金万。

  班第至藏,戮罗卜藏札什等,疏陈珠尔默特那木札勒自立名号,通款准噶尔,称策旺多尔济那木札勒为汗,请其发兵至拉达克为声援。上复降诏褒傅清、拉布敦,建祠京师,命曰双忠。子明仁,以侍卫袭子爵。从征金川,卒於军。

  拉布敦,栋鄂氏,满洲镶红旗人。其先对齐巴颜,於太祖时率所部来归,语见阿兰珠、朗格诸传。父锡勒达事圣祖,自赞礼郎累迁吏部尚书。出署川陕总督,还京师。以镇筸苗为乱,命偕副都统图斯海、徐九如帅师讨之,降三百一寨,剿十五寨。锡勒达与荆州副都统珠满、湖广提督俞益谟所戡定者,天星寨、龙椒洞、排六梁等三寨。乱定,与总督于成龙、巡抚赵申乔议立营汛,增设官吏为抚绥,复还京师。卒。

  拉布敦,其第六子也。生有力,能弯十力弓,左右射。工诗文,习外国语言。康熙间,袭叔祖勒尔图三等阿达哈哈番世职。雍正朝,从傅尔丹讨准噶尔,战於和通呼尔哈诺尔;又从策凌讨准噶尔,战於额尔德尼昭:皆有所斩馘,授世管佐领。上命军中举骁勇之士,拉布敦与焉,赐孔雀翎。乾隆初,累迁正红旗满洲副都统。八年,复讨准噶尔,授参赞大臣,出北路。九年,授定边左副将军。其冬,疏言:“厄鲁特宰桑额勒慎等内牧布尔吉推河,乌梁海得木齐札木禅内牧布延图河源。布尔吉推河在阿尔台山梁外,布延图河源在阿尔台山梁内,距卡伦不远,已闉坐卡侍卫等严防。”十年冬,疏言:“乌梁海得木齐乌尔巴齐等避雪,内牧黄加书鲁克,距卡伦不远。讬尔和乌兰、布延图、哈玛尔沙海诸卡伦外,皆有准噶尔人踪迹,仍闉坐卡侍卫等严防。”寻召还京师,授正白旗满洲副都统。复出署古北口提督。

  十三年,驻藏副都统傅清当代,命拉布敦往。十四年,召还,以纪山代,授工部侍郎。未终岁,上徵纪山还,复命赴藏。十五年,授左都御史。寻与傅清谋诛珠尔默特那木札勒,其党罗卜藏札什围楼,拉布敦挟刃跃下楼,击杀数十人,自剖其腹死。上闻,赠爵、赐金、立祠如傅清。命以拉布敦之族升隶正黄旗,谥壮果。子隆保,以侍卫袭子爵。误班夺官,爵除。

  班第,博尔济吉特氏,蒙古镶黄旗人。康熙间,自官学生授内阁中书。五迁,雍正初至内阁学士。四川、云南徼外与西藏定界,命偕副都统鄂齐如西藏宣谕。迁理藩院侍郎。坐事左迁,在内阁学士上行走。十一年,命在军机处行走。乾隆三年,授兵部侍郎。外擢湖广总督。剿镇筸、永绥乱苗,两阅月而毕,上嘉焉。五年,以忧还京师。六年,命仍在军机处行走,授兵部尚书。

  十三年,师征金川,授内大臣,出督军饷,加太子少保。寻按四川巡抚纪山加徵累民状,命即署巡抚。时讷亲、张广泗师久无功,上谘班第,但言广泗罪状,语不及讷亲。上谕曰:“班第虽职饷,然为本兵军机大臣,军事及将弁功罪,皆职掌所在,不得以督饷,一切置不问。”左迁兵部侍郎。

  十四年,予副都统衔赴青海办事。西藏郡王珠尔默特那木札勒有叛迹,驻藏办事大臣傅清、拉布敦疏闻。上移班第代拉布敦,未至,珠尔默特那木札勒谋益急,傅清、拉布敦召至廨,诛之。其徒卓呢、罗卜藏札什等遂叛,傅清、拉布敦死之。公班第达执卓呢、罗卜藏札什等,班第至,按讯,又得其党德什奈等凡二十七人,悉诛之。上以藏酋授王爵名位过重,命班第达以公爵管格隆事,令班第宣谕。班第又疏陈珠尔默特那木札勒与准噶尔通书谋叛状,上命诛珠尔默特那木札勒妻子。四川总督策楞等以师至,会议西藏善后诸事。西藏大定。十六年,授都统衔。十七年,还京师,仍在军机处行走,授正红旗汉军都统。出署两广总督。

  十九年,师征准噶尔,复授兵部尚书,署定边左副将军,出北路。准噶尔内乱,辉特台吉阿睦尔撒纳来降。诏以明岁进兵,谕班第筹画。班第以军中驼马牛羊宜牧地,得紥布堪、呢圭诸处,冬令暖,富水草,令喀尔喀亲王额琳沁多尔济等往督牧。遣兵擒乌梁海宰桑东根、赤伦等,收其众数千户。复令参赞大臣萨喇尔将兵擒准噶尔宰桑库克新玛木特、通玛木特,收其众,得牲畜无算。上奖班第奋勇果断,予子爵,世授正黄旗领侍卫内大臣,赐白金千。十二月,授定北将军,召来京示方略。

  二十年正月,大举讨准噶尔,班第出北路,阿睦尔撒纳授定边左副将军为副;永常以定西将军出西路,萨喇尔授定边右副将军为副。班第与阿睦尔撒纳等议以二月出师。阿睦尔撒纳将六千人先行,班第将二千人继其后。班第至齐齐克淖尔,以马不给,令千五百人先,留五百人待马再进。至喇托辉,与阿睦尔撒纳军合。上以阿睦尔撒纳为准噶尔人所知,令其前行易招抚,戒班第仍令阿睦尔撒纳先行毋合军。班第至额尔得里克,复令阿睦尔撒纳先行。四月,师至博罗塔拉,得达瓦齐所遣徵兵使者,知伊犁无备。班第谋约西路军锐进。五月,遂克伊犁。达瓦齐以万人保格登山,侍卫阿玉锡以二十馀骑击之,惊走。上奖班第功,封一等诚勇公,赐宝石顶、四团龙补服、金黄绦朝珠。班第以伊犁厄鲁特生计甚艰,不足供大兵,六月,疏请留察哈尔兵三百、喀尔喀兵二百移驻伊犁河北尼楚衮治事。诸军次第遣还。是月,获达瓦齐,献俘京师。

  军初出,上察阿睦尔撒纳有异志,令班第严约束。及伊犁既定,上令和硕特四部部置汗,将以阿睦尔撒纳为辉特汗。阿睦尔撒纳觊总统四部,意不慊,置副将军印不用,用故准噶尔台吉噶尔丹策凌菊形小印檄诸部,讳其降,言以中国兵定乱,叛迹渐著。上召阿睦尔撒纳,以九月至热河行在,行饮至礼,与他部汗同受封。参赞大臣色布腾巴尔珠尔率遣还诸军以归。阿睦尔撒纳乞代奏,冀总统四部,期七月俟命。色布腾巴尔珠尔归,不敢闻。以班第趣阿睦尔撒纳诣热河,令参赞大臣额林沁多尔济与俱。阿睦尔撒纳怏怏就道,而上念阿睦尔撒纳终且叛,谕班第宜乘其未发讨之,毋濡忍贻后患。谕至,阿睦尔撒纳已行。上又命鄂容安等擒治。

  八月,阿睦尔撒纳行至乌陇古,解副将军印还额林沁多尔济,走额尔齐斯,遂叛。伊犁道梗。阿睦尔撒纳之党克什木、巴朗、敦克多曼集、乌克图等作乱,班第与鄂容安以五百人拒战,自固勒札赴空格斯,转战至乌兰库图勒,贼大至,围合。班第拔剑自刭,鄂容安同殉。上初闻班第等陷贼,令参赞大臣策楞自巴里坤间使传谕毋以身殉。策楞闻讹传班第等自贼中出,以闻,上解所佩荷包为赐。既闻班第等死事状,降诏谓:“班第、鄂容安见危授命,固为可悯;然於事无补,非傅清、拉布敦为国除凶者比。”二十一年,师复定伊犁。丧还,上亲临奠,并令执克什木、巴朗等,馘耳以祭。又以萨喇尔同陷贼不能死,令监往旁视。寻以班第义烈,仍如傅清、拉布敦故事,京师建祠,亦曰双忠。旋复命图形紫光阁。

  子巴禄,初以察哈尔总管从军,袭一等诚勇公,授镶红旗蒙古都统,从定伊犁。师讨霍集占,授参赞大臣,授将军兆惠有功,命驻军和阗。战伊西洱库尔淖尔,屡败霍集占。师还,加云骑尉世职,图形紫光阁,为后五十功臣首。出为凉州、绥远城将军、察哈尔都统。卒。

  鄂容安,字休如,西林觉罗氏,满洲镶蓝旗人,大学士鄂尔泰长子。雍正十一年进士,改庶吉士。世宗命充军机处章京。乾隆元年,授编修,南书房行走。再迁,五年,授詹事府詹事。鄂尔泰承旨固辞,上曰:“鄂容安与张廷玉子若霭,皇考命在军机处行走,本欲造就成材。朕兹擢用,鄂尔泰毋以己意辞。”是时直军机处大臣与章京皆曰行走,无异辞也。寻又命上书房行走。七年,以与闻左副都御史仲永檀密奏留中事,夺职,语在永檀传。八年,命仍在上书房行走,授国子监祭酒。十年,袭三等伯爵,后五年加号襄勤。十二年,授兵部侍郎。

  十三年,出为河南巡抚,赐孔雀翎。河南境伏牛山界陕西、湖北二省,袤延八百馀里,鄂容安行部入山亲勘。又以界上诸关通大道,易藏奸宄,饬行保甲,入奏,上嘉焉。卫辉参将阮玉堂督操,鞭所部兵,兵譁。鄂容安疏请先治譁兵罪,然后罢玉堂,毋令兵骄,亦当上指。鄂容安又令籴补诸府、州、县常平仓榖都二十九万石有奇,浚治开封、归德、陈州三府幹枝诸水,以慎蓄泄、广灌溉。上奖其留心本务。

  十五年,上巡幸河南,鄂容安疏言河南士民乐输银五十八万七千有奇,上曰:“朕巡幸方岳,从不以丝毫累民,曾何藉於输将?且省方问俗,勤恤民隐,尚虑助之弗周,岂容供用转资於下?鄂容安此奏失政体。其以输银还之士民。”鄂容安疏请罪,又言:“士民输银出本原,还之恐不免胥吏中饱,仍请允其奏。”上意终不怿。还幸保定,鄂容安入见,不引谢,上诘责,令痛自改悔,不得有丝毫糜费粉饰,为补过之地。

  十六年,移山东巡抚。济南被水,米贵。鄂容安请用乾隆十三年例,暂弛海禁,招商往奉天籴运。旋与东河总督顾琮规塞张秋挂剑台河决,培筑运河堤,自台儿庄至德州千有馀里,循堤建堡房。塞太行堤涵洞,以纾宁阳等县水患。十七年,疏陈山东州县吏交代库银仓榖多有亏缺,下各府考覈。又移江西巡抚。

  十八年,授两江总督。十九年,疏言:“江南地广事繁,胥役弊滋甚。淮安等府藉赈为弊,苏州等府藉漕为弊,徐州府藉应徭为弊,当严覈惩治。令各属胥吏遵经制原额,禁伪冒及额外无名白役。”是年考绩,加太子少傅。

  上将用兵准噶尔取达瓦齐,以鄂容安年力方盛,勇壮晓畅,召授参赞大臣。二十年,永常以定西将军出西路,萨喇尔以定边右副将军为副,鄂容安实从。谕曰:“汉西域塞外地甚广,唐初都护开府扩地及西北,今遗阯久湮。鄂容安在军,凡准噶尔所属及回部诸地,有与汉、唐史传相合可援据者,并汉、唐所未至处,当一一谘询记载。”旋偕萨喇尔入告,途中抚降诸部落,并檄谕达瓦齐,赉荷包、鼻烟壶。

  及师定伊犁,值胡中藻以赋诗诽上诛。中藻为鄂尔泰门生,鄂尔泰从子鄂昌与唱和,连坐。上责鄂容安不为陈奏,行赏独不及。命与班第驻守伊犁。

  阿睦尔撒纳叛迹渐著,鄂容安入告。上令与萨喇尔率师至塔尔巴哈台相机捕治。阿睦尔撒纳入觐,中途遂叛,伊犁诸宰桑应之。鄂容安与班第力战不支,相顾曰:“今日徒死,於事无济,负上付讬矣!”班第自刭。鄂容安腕弱不能下,命其仆剚刃於腹,乃死。故事,大臣予谥者,内阁拟二谥请上裁,以翰林起家者例谥“文”,至是拟“文刚”、“文烈”,上抹二“文”字,谥刚烈。图形紫光阁,上亲为赞,有曰:“用违其才,实予之失。”盖重惜之也。以次子鄂津袭爵,官至伊犁领队大臣,坐事夺官;以鄂容安长子鄂岳袭爵。

  纳穆札尔,图伯特氏,蒙古正白旗人,都统拉锡子。纳穆札尔自閒散授蓝翎侍卫。累迁工部侍郎、镶蓝旗满洲副都统。乾隆十五年,西藏珠尔默特那木札勒之乱既定,命偕班第驻西藏。议增设噶卜伦,皆予紥萨克衔。自喀喇乌苏至库车增台八,设兵。准噶尔通藏,凡阿里、那克桑、腾格里淖尔、阿哈雅克四路,各於隘口设卡伦。又有勒底雅路,为准噶尔犯藏时间道,亦驻兵防守。迭疏陈请,皆如议行。

  十九年,杜尔伯特诸部来降,命赴北路料理游牧。偕喀尔喀亲王得亲紥布规画安置辉特、和硕特十三旗於固尔班舒鲁克,杜尔伯特十旗於鄂尔海西喇乌苏,分界驻牧,设卡伦防范。纳穆札尔抚降人颇至,当夏,虑赴京领饷不耐炎暑,请遣使转饷至张家口散给;及秋,杜尔伯特诸旗遇霜雪损畜,入告,予米五百石赈抚。辉特、和硕特诸旗生计绌,奏济以粮畜。

  阿睦尔撒纳叛,命驻乌里雅苏台。旋移户部侍郎。二十一年,和托辉特台吉青滚杂卜亦叛,纳穆札尔虑喀尔喀诸部为所动,传檄谕以利害。上嘉之,授参赞大臣,从将军成衮紥布率索伦兵追捕青滚杂卜。十一月,师至杭哈奖噶斯,已近俄罗斯境,捕得青滚杂卜,槛送京师。上奖纳穆札尔勇往,封一等伯,世袭,号曰勤襄。二十二年,授工部尚书、正红旗满洲都统,命驻科布多。旋又命移驻布延图。十月,署定边左副将军。二十三年,议乌梁海降人酋曰察达克所属鄂拓克置得木齐、收楞额,治庶事。请以得木齐改佐领,收楞额改骁骑校,岁贡貂皮送乌里雅苏台,赉以缎布。疏入,如所议。

  师讨霍集占,复授参赞大臣,出西路。寻授靖逆将军,会雅尔哈善攻库车。及兆惠代雅尔哈善,将师自阿克苏进逼叶尔羌,至喀喇乌苏,为霍集占所围。纳穆札尔及参赞大臣三泰先奉命帅师济兆惠军,兆惠遣副都统爱隆阿、侍卫奎玛岱来迎。纳穆札尔道遣爱隆阿先还,而与三泰、奎玛岱将二百骑夜进,遇贼三千馀,围数重,力战矢尽,遂没於阵。上闻,追封三等义烈公,谥武毅。祀昭忠祠。回部平,图形紫光阁。

  子保宁,自有传。保泰,自拜唐阿累迁察哈尔都统,与雅满泰同为驻藏大臣,廓尔喀侵藏,保泰坐请达赖喇嘛、班禅额尔德尼避兵,又匿廓尔喀未构兵前表贡方物,及遣使有所请不以入奏,上改其名曰俘习浑,与雅满泰同夺职荷校,先后予杖者四。藏事定,戍俘习浑黑龙江。赦还。雅满泰复授侍卫。

  三泰,石氏,汉军正白旗人,都统石文炳孙也。父观音保,官至都统。三泰,自蓝翎侍卫累迁正红旗汉军副都统、吏部侍郎。乾隆二十三年,命军机处行走,调户部侍郎。命以参赞大臣行走从纳穆札尔出西路。七月,命纳穆札尔、三泰率健锐营及索伦、察哈尔兵应兆惠。夜进,期以黎明至兆惠军。遇贼,众寡势不敌,力战,三泰坠马,徒步击贼,中创死。三等侍卫彰武、蓝翎侍卫班泰、管站四品花翎西拉布、护军校委署章京齐旺紥布及兆惠所遣迎师三等侍卫奎玛岱,皆死。上闻,追封三等子,谥果勇。

  石廷柱之裔,本以散秩大臣世袭,至是,别授其兄祥泰散秩大臣。回部平,图形紫光阁。上追悼纳穆札尔、三泰死事,为赋双义诗,以傅清、拉布敦殉西藏,班第、鄂容安死伊犁相拟。谓“此六人者,事异心同,皆与国休戚之荩臣也”。子佛柱,袭子爵、散秩大臣,官阿克苏领队大臣。

  论曰:高宗朝徼外诸叛,霍集占最桀骜耐战,方其困兆惠保叶尔羌,非师武臣力,几不能克。阿睦尔撒纳既叛,师未接,辄远窜,非霍集占比也。珠尔默特那木札尔欲背中国,乃汗准噶尔,尤愚妄,殆不足数。六臣所遇异,故其效亦殊。大诛既加,罪人斯得,咸廪廪称义烈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