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百二十 列传一百七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7-06-21 20:39:25|

三宝 永贵 蔡新程景伊 梁国治 英廉 彭元瑞 纪昀陆锡熊陆费墀

  三宝,伊尔根觉罗氏,满洲正红旗人。乾隆四年翻译进士,授内阁中书。袭世管佐领。迁内阁侍读。出为湖北驿盐道。入补户部郎中。师征准噶尔,命赴北路董达什达瓦游牧。擢直隶布政使。二十六年,上幸热河,坐跸路不修,命以道衔驻哈密。二十九年,起四川布政使,更湖北、湖南、贵州诸省。三十七年,擢山西巡抚。明年,移浙江。四十二年,擢湖广总督。阅兵,衡州协副将海福、沅州协副将洪昌运皆衰老,三宝请以海福内授旗员,昌运令休致。上以偏护满洲,显分轩轾,拒不允。四十四年,授东阁大学士,兼礼部尚书,督湖广如故。

  旋移闽浙总督。浙江海塘自老盐仓以上皆柴塘,上南巡,谕改筑石塘。三宝疏言:“时方大汛,未宜更动。当於柴塘内下椿筑石,而以柴塘为外护。”会上亦降旨令留柴塘为重关保障,与三宝议合。旋命入阁治事。巡抚王亶望以赃败,三宝坐未举劾,部议当夺职,上命留任。寻复令在上书房总师傅上行走。四十九年,扈跸热河,以疾还京师。卒,谥文敬。

  三宝喜读宋诸儒书,大节不苟。为直隶布政使时,高宗幸热河,至密云,值大霖雨,水盛涨。上欲策骑乱流渡,三宝谏曰:“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今以万乘轻狎波涛,使御驷有失,臣等虽万段,何可追悔?”上曰:“满洲旧俗宜亲习劳勚,顾不可耶?”三宝复曰:“上方奉太后乘舆同临幸,即上渡河安便,不识奉太后何所?”上动容,为之回辔。其为上书房总师傅,辑古今储贰事曰春华日览,授诸皇子,论者谓其得师保之体云。

  永贵,字心斋,拜都氏,满洲正白旗人。父布兰泰,自云骑尉世职授理藩院员外郎。雍正间,为江西巡抚,治严刻,世宗召还京师面诘之,对曰:“臣治事从严,待上改正,俾恩出自上。”世宗不怿,夺职。寻复起,至古北口提督。卒,谥悫僖。

  永贵,自笔帖式授户部主事。乾隆初,累迁郎中。出为湖南辰沅永靖道。擢云南布政使。移浙江,署巡抚。前总督李卫领盐政,发帑收馀盐,名曰“帑盐”;令武职任缉私,其制未善。永贵条上八事,俾文武互任其责,下部议行。居三年,命真除。温、台诸县旱,永贵令知府金洪铨治赈,不称职。永贵论劾,请休致。总督喀尔吉善再劾,上为夺洪铨职。御史范廷楷因劾永贵瞻徇,上难其代,命宽之。永贵请留本省及江苏漕八十万,借拨江苏等省米五十五万,又请开事例,补仓储。上责其张皇,既又闻永贵陈灾状有所讳饰,乃命夺职,赴北路军董理粮饷。居三年,赐按察使衔,署甘肃临洮道,仍赴巴里坤主饷。

  二十一年,加副都统衔,兼参赞大臣。是岁冬,厄鲁特宰桑达什策凌等为乱,定边右副将军兆惠驻伊犁办贼。永贵既抵巴里坤,具以军事上闻,上嘉其奋勉,予三等轻车都尉世职,令从兆惠自额林沁毕尔罕进兵。命署西安巡抚,未之任,令赴鲁克察克屯田。二十三年,以侍郎衔留军,因授刑部侍郎,董屯田。乌鲁木齐、辟展、托克三、哈喇沙尔、昌吉、罗克伦皆驻兵营垦,秋穫得穀三万五千八百馀石。是时兆惠兵次叶尔羌,命永贵驻阿克苏主餽军。

  二十四年,还至库车,布政使德舒为吗哈沁所戕。永贵与护军统领努三协歼逆众,回部平。移仓场侍郎。擢左都御史。二十六年,命赴克什噶尔办事。旋授礼部尚书、镶红旗汉军都统,仍驻克什噶尔。疏请疏沟渠,兴耕稼,议自赫色勒河东南浚渠四十馀里,引水入赫色勒布伊,材托庸河湍急,宜增堤坝,凿山石,弱水势。召还京师。

  三十年,乌什回人为乱,复命赴哈什哈尔。事平,移驻乌什。三十三年,署伊犁将军。移吏部,再移礼部。坐厄鲁特兵盗哈萨克马转诬哈萨克,办事大臣巴尔品断狱未得其实,永贵论劾,语有所诿饰。又以凉州、庄浪满洲兵损马当偿,误扣热河兵饷,召还京师,命授左都御史,命不得用翎顶。旋移礼部尚书,得用顶带,仍不得戴翎。四十二年,命署大学士,题孝圣宪皇后神主。寻补吏部尚书,在阿哥总谙达处行走,赐花翎。初,山东民王伦为乱,给事中李漱芳陈奏饥民酿衅,坐妄言,左授礼部主事。及是,吏部请以漱芳升授员外郎。上责永贵市恩,削职夺花翎,令以三品顶带赴乌什办事。诏诘责甚至,且言:“永贵回乌什,如不实心任事,必在彼处正法。”先是叶尔羌办事大臣侍郎高朴役回民采玉,并婪取金珠,为诸伯克所讼。永贵如叶尔羌,讯得实,闻上。上为诛高朴,手诏嘉永贵持正,并谓:“永贵罪不至贬。今命西行,適以发高朴之奸,潜销祸萌,此天启朕衷也!”仍授吏部尚书,赐花翎。寻授参赞大臣。四十四年,召还京师,授镶蓝旗满洲都统。四十五年,协办大学士。四十八年,卒,谥文勤。

  永贵端谨。初直军机处,与阿桂齐名,时称“二桂”。其抚浙江,有廉声。

  子伊江阿,官至山东巡抚。高宗崩,伊江阿因奏事附书和珅劝节哀。和珅已下狱,仁宗得其书,诏诘责,夺职。既,又追论在山东日佞佛宽盗,命戍伊犁。寻授蓝翎侍卫、古城领队大臣。卒。

  蔡新,字次明,福建漳浦人,赠尚书世远族子。乾隆元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入直上书房。试御史第一,辞,授侍讲。累迁工部侍郎,移刑部。十八年,以母老请归省,赐其母貂缎;旋乞终养,允之。即家命为上书房总师傅,辞,高宗谕之曰:“非令汝即来供职,待后日耳。”二十五年,上五十寿,入京师祝嘏。二十六年,南巡,觐行在。母丧终,授刑部侍郎。三十二年,擢工部尚书。三十八年,移礼部。四十五年,命以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四十六年,乞假修墓。四十八年,还朝。拜文华殿大学士,兼吏部尚书。五十年,与千叟宴。上临雍讲学,新以大学士领国子监,讲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赐茶并文绮。

  新操履端谨,言行必衷於礼法。上眷之厚,赋临雍诗,注谓:“今群臣孰可当三老五更?独新长朕四岁,或可居兄事。然恐其局促勿敢当,举王导对晋元帝语以谢耳。”新上疏乞致仕,语切至,上许其归,加太子太师,三赋诗以饯。既归,上每制文,屡以寄新,且曰:“在朝无可与言古文者。不可阿好徒称颂。”五十五年,上八十寿,诣京师祝嘏,赐宴同乐园,赐人葠一斤。及归,命归途所经,有司具舟车护行。上仍以诗文寄新,谕将以验学诣,戒诗毋和韵。五十七年,重赴鹿鸣宴。六十年,上御极六十载,谕新不必入贺。新奏言上九旬万寿,冀再诣阙祝嘏。上谕之曰:“览奏,字字出诚心,我君臣共勉之。若天恩得符所原,实佳话也!”嘉庆元年,新年九十,赐额曰“绿野恒春”,侑以诸珍物。四年,高宗崩,奔赴,至福州,病不能进。巡抚汪志伊以闻,温诏止其行。是冬,卒,赠太傅,谥文端。

  新学以求仁为宗,以不动心为要。尝辑先儒操心、养心、存心、求放心诸语,曰事心录。直上书房四十二年,培养启迪,动必称儒先。高宗以新究心根柢,守世远家法,深敬礼之。既归,福建督抚坐贪黩、亏仓库得重谴,上责“新知而不言,自比寒蝉,无体国公忠之意”。新上疏请下吏议,卒以笃老宽之。嘉庆初,海盗方肆,新子本俊官京师,御史宋树疏言新家书及海盗事,不以闻。上为诘本俊,本俊言新已具疏令謄真入奏,上亦不之责,仍谕新毋畏。新家居谦慎,遇丞尉执礼必恭。或问之,曰:“欲使乡人知位至宰相,亦必敬本籍官吏,庶心有所不敢,犯法者鲜耳。”著有缉斋诗文集。

  程景伊,字聘三,江南武进人。乾隆四年进士,改庶吉士,授编修。再迁侍读学士,命在上书房行走。复三迁兵部侍郎。景伊致人书,言:“承乏中枢,晨夕内廷多旷废。今秋未与木兰之役,稍得专心职业。”为上闻,责其躭逸,解上书房行走。历礼、工诸部。三十四年,擢工部尚书,历刑、吏诸部。三十八年,协办大学士。四十一年,上东巡回銮,驻跸黄新庄。景伊与在京王大臣迎驾,未召见即退班,命夺职,仍留任。四十四年,授文渊阁大学士。四十五年,上南巡,命景伊留京治事。上还京师,入对,以景伊病后衰弱,命安心调理,勿勉强行走。七月,卒,谥文恭。

  梁国治,字阶平,浙江会稽人。乾隆十三年一甲一名进士,授修撰。迁国子监司业。充广东乡试正考官。复命,奏对称旨,命以道员发广东待缺。旋除惠嘉潮道,移署粮驿道。卓异引见,擢署左副都御史。迁吏部侍郎。广东总督杨廷璋等追论国治署粮驿道时失察家人舞弊,谳实,夺职。起授山西冀宁道。三迁湖北巡抚。三十四年,命署湖广总督,兼荆州将军。时湖北频岁水旱,治赈,缺仓穀四十八万馀石。国治议发司库白金二十万,俟秋穫易穀,来岁春夏间出粜,石溢银一钱。行之数年,仓穀得无缺。三十六年,移湖南巡抚。师征金川,治军械,造药弹,费不给。国治请以司库储备军兴白金十馀万,照一年应扣各粮通行借给,仍分三年扣还归款。国治又以出征将弁,例军中升用,本营缺出,仍系照常拔补。循资按格者,转得坐致升迁;冒敌冲锋者,专待军营缺出,无以鼓励戎行。请嗣后本营缺出,与出征将弁一体论升。皆从其请。三十八年,召还京师,命在军机处行走,并直南书房。三十九年,授户部右侍郎。四十二年,迁尚书。四十七年,加太子少傅。四十八年,命协办大学士。五十年,晋授东阁大学士,兼户部尚书。五十一年,卒,加太子太保,谥文定。

  国治父文标,官刑部司狱,恤囚有惠政。国治笃孝友,与兄孪生,兄蚤卒,终生不称寿,事嫂如母。治事敬慎缜密。生平无疾言遽色,然不可以私干。门下士有求入按察使幕主刑名者,戒之曰:“心术不可不慎!”其人请改治钱穀,则曰:“刑名不慎,不过杀一人,所杀必有数,且为人所共知。钱穀厉人,十倍刑名,当时不觉。近数十年,远或数百年,流毒至於无穷,且未有已!”卒不许。著有敬思堂集。

  英廉,字计六,冯氏,内务府汉军镶黄旗人。雍正十年举人。自笔帖式授内务府主事。乾隆初,命往江南河工学习,补淮安府外河同知。累迁永定河道。河决,总督方观承劾英廉淤沟镶埽,冲陷水上月堤,匿不以闻,遂误要工。夺职,逮治,英廉抗辨。逾年谳未决,观承请遣大臣莅其事。上命尚书舒赫德会鞫,言英廉申报不以实,且未将淤沟先事预防,堵筑经费,当责出私财以偿。上谕言:“英廉上官未及两月,淤沟失防,咎实在前政。然观承以总督劾属吏,不敢率意入罪,谳逾年未定,请遣大臣莅其事。是其心有所警畏,亦朕明慎庶政之效。仍从其请。”未几,命在高梁桥迤西稻田厂效力。寻复自笔帖式授内务府主事。累迁内务府正黄旗护军统领。外授江宁布政使,兼织造。英廉以父老,乞留京师,赐二品衔,授内务府大臣、户部侍郎。

  三十四年,征缅甸,师行,命与尚书托庸等董其事。迁刑部尚书,仍兼户部侍郎、正黄旗满洲都统。三十九年,侍郎高朴劾左都御史观保,侍郎申保、倪承宽、吴坛交内监高云从,泄道府记载。上问英廉,英廉谢不知。诏诘责,命夺职,从宽留任。京师商人投呈皇六子,有所陈请,事下内务府。上召内务府诸大臣,问:“收呈者谁也?”英廉、金简皆谢不知。迈拉逊乃言“六阿哥收呈”。上责英廉、金简隐讳,下部议,命宽之,仍註册。

  四十二年,协办大学士。四十四年,暂署直隶总督。四十五年,大学士于敏中卒,上以英廉本汉军,协办有年,特授汉大学士。汉军授汉大学士自英廉始。寻授东阁大学士,仍领户部。四十六年,复署直隶总督,疏请清州县亏帑。四十七年,加太子太保。复署直隶总督。直隶灾,治赈,疏请以截存漕米补各仓储穀,又疏请蠲未完耗羡三万馀两,皆从其请。寻以病乞罢,命以大学士还京师养疴。卒,赐白金五千治丧,祀贤良祠,谥文肃。

  彭元瑞,字芸楣,江西南昌人。乾隆二十二年进士,改庶吉士。散馆授编修,直懋勤殿。大考,以内直不与。迁侍讲。擢詹事府少詹事。直南书房。迁侍郎,历工、户、兵、吏诸部。高宗六十寿,次圣教序为赞以进,上嘉之。上制全韵诗,元瑞重次周兴嗣千字文为跋。上手诏奖谕,称为“异想逸材”,赐貂裘、砚、墨。敕撰宁寿宫、皇极殿镫联,称旨,赐以诗。辟雍成,释奠讲学,又继以耕耤。上三大礼赋。擢尚书,历礼、兵、吏三部。五十五年,上八十寿,以岁阳在庚,进八庚全韵诗。上以庚立字数奇,易首句用韵去一联,末句乃谐律,亲为裁定。寻加太子少保、协办大学士。五十六年,以从孙冒入官,御史初彭龄论劾,左授礼部侍郎,命仍直南书房。寻复授工部尚书。嘉庆四年,高宗奉安礼成,元瑞撰祝文,仁宗嘉其得体,加太子太保。元瑞子翼蒙,官江南盐巡道,坐事免,元瑞自劾,又坐误举编修缪晋,下吏议,上皆宽之。修高宗实录,命充总裁。八年,以疾乞罢,慰留,久之乃许。命仍领实录总裁。旋卒,赠协办大学士,谥文勤。

  元瑞以文学被知遇。内廷著录藏书及书画、彝鼎,辑秘殿珠林、石渠宝笈、西清古鉴、宁寿鉴古、天禄琳琅诸书,元瑞无役不与。和章献颂,屡荷褒嘉。所著有经进藁、知圣道斋跋尾诸书。高宗实录成,推恩赐祭,并祀贤良祠,官翼蒙员外郎。

  纪昀,字晓岚,直隶献县人。乾隆十九年进士,改庶吉士。散馆授编修。再迁左春坊左庶子。京察,授贵州都匀府知府。高宗以昀学问优,加四品衔,留庶子。寻擢翰林院侍读学士。前两淮盐运使卢见曾得罪,昀为姻家,漏言夺职,戍乌鲁木齐。释还,上幸热河,迎銮密云。试诗,以土尔扈特全部归顺为题,称旨,复授编修。三十八年,开四库全书馆,大学士刘统勋举昀及郎中陆锡熊为总纂。从永乐大典中搜辑散逸,尽读诸行省所进书,论次为提要上之,擢侍读。上复命辑简明书目。坐子汝传积逋被讼,下吏议,上宽之。旋迁翰林院侍读学士。建文渊阁藏书,命充直阁事。累迁兵部侍郎。四库全书成,表上。上曰:“表必出昀手!”命加赉。迁左都御史。再迁礼部尚书。复为左都御史。畿辅灾,饥民多就食京师。故事,五城设饭厂,自十月至三月。昀疏请自六月中旬始,厂日煮米三石,十月加煮米二石,仍以三月止,从之。复迁礼部尚书,仍署左都御史。疏请乡会试春秋罢胡安国传,以左传本事为文,参用公、穀,从之。嘉庆元年,移兵部尚书。复移左都御史。二年,复迁礼部尚书。疏请妇女遇强暴,虽受污,仍量予旌表。十年,协办大学士,加太子少保。卒,赐白金五百治丧,谥文达。

  昀学问渊通。撰四库全书提要,进退百家,钩深摘隐,各得其要指,始终条理,蔚为巨观。惩明季讲学之习,宋五子书功令所重,不敢显立异同;而於南宋以后诸儒,深文诋諆,不无门户出入之见云。

  陆锡熊,字健男,江苏上海人。乾隆二十六年进士。召试,授内阁中书。累迁刑部郎中。与昀同司总纂,旋并授翰林院侍读。五迁左副都御史。旋以书有譌谬,令重为校正,写官所费,责锡熊与昀分任。又令诣奉天校正文溯阁藏书,卒於奉天。

  陆费墀,字丹叔,浙江桐乡人。陆费为複姓。墀,乾隆三十一年进士,改庶吉士,授编修。充四库全书馆总校,用昀、锡熊例,擢侍读。累迁礼部侍郎。书有譌谬,上谓昀、锡熊、墀专司其事,而墀咎尤重。文澜、文汇、文宗三阁书面叶木匣,责墀出资装治。仍下吏议,夺职。旋卒。上命籍墀家,留千金赡其孥,馀充三阁装治之用。

  论曰:乾隆中年后,多以武功致台鼎。若三宝、永贵、国治、英廉,皆先陟外台,易攵历著声绩。国治直枢廷十馀年,先后与于敏中、和珅未尝有所阿。新、元瑞、昀起侍从,文学负时望。新谨厚承世远之教。昀校定四库书,成一代文治,允哉,称其位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