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百四十一 列传一百二十八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7-06-21 22:09:55|

庆桂 刘权之 戴衢亨 戴均元 托津 章煦 卢荫溥

  庆桂,字树斋,章佳氏,满洲镶黄旗人,大学士尹继善子。以荫生授户部员外郎,充军机章京,超擢内阁学士。

  乾隆三十二年,充库伦办事大臣,迁理藩院侍郎。三十六年,授军机大臣。居二载,出为伊犁参赞大臣,调塔尔巴哈台。哈萨克巴布克诡称阿布勒毕斯授为哈拉克齐,偕阿布勒毕斯之子博普来贡马。庆桂以博普未至,巴布克狡诈不可信,斥之。上嘉其有识,曰:“尹继善之子能如此,朕又得一能事大臣矣!”四十二年,授吏部侍郎。调乌里雅苏台将军,授正黄旗汉军都统,以病回京。逾年,授盛京将军,调吉林,再调福州。四十九年,入觐,授工部尚书,仍直军机,调兵部。逾年,署黑龙江将军。时陕甘总督福康安赴阿克苏安辑回众,上以庆桂练边事,命带钦差关防,驰往甘肃,暂署总督。寻授塔尔巴哈台参赞大臣。五十一年,召授兵部尚书,历署盛京、吉林、乌里雅苏台将军。五十七年,廓尔喀平,予议叙,图形紫光阁,上亲制赞。

  两淮盐运使柴桢私挪课银弥补浙江盐道库藏,命偕长麟赴浙按治,得巡抚福崧婪索侵蚀状,谳上,福崧、桢俱伏法。寻授荆州将军。逾年,召授正红旗蒙古都统,命勘南河高家堰石工。嘉庆四年,授刑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复直军机。授内大臣,监修高宗实录,加太子太保。拜文渊阁大学士,总理刑部。裕陵奉安礼成,晋太子太傅,管理吏部、理藩院、户部三库事。七年,三省教匪平,以赞画功,予骑都尉世职,赐双眼花翎。九年,授领侍卫内大臣。高宗实录成,赏紫缰,晋太子太师。十六年,扈跸热河,以腿疾免从行围,予假回京。十七年,晋太保。上念其年老,罢直军机处,仍授内大臣。

  庆桂性和平,居枢廷数十年,初无过失,举趾不离跬寸,时咸称其风度。逾年,命以原品休致,给予全俸。二十一年,卒,谥文恪。

  刘权之,字云房,湖南长沙人。乾隆二十五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累擢司经局洗马。四十三年,督安徽学政。预修四库全书,在事最久,及总目提要告成,以劳擢侍讲。五十年,大考二等。逾年,擢大理寺卿,迁左副都御史。疏言:“大挑举人多夤缘,请於事前一日简派王大臣,闻命即宿朝房,以杜弊窦。”於是命在午门莅事,御史监视,护军巡察,步军、五城一体严查,著为令。寻督山东学政。五十六年,擢礼部侍郎。六十年,典江南乡试,留学政。嘉庆二年,调吏部。

  四年,擢左都御史,典会试。疏言:“买补仓穀,地方官奉行不善,在本境采买,不论市价长贱,发银四五钱。花户不原纳穀,惟求缴还原银,加倍交价。富户贿吏飞洒零户,转得少派。善良贫民深受其累。官以折价入己,仍无存米。遇协济邻省,令米商仓猝购办,发价剋扣,起运勒掯。请饬遇应买补,向丰稔邻县公平采办,不得於本县苛派,严禁胥吏舞弊。”又言:“社仓大半借端挪移,管理首事与胥吏从中侵盗,至歉岁颗粒无存,以致殷实之户不乐捐输,老成之士不原承办,请一律查禁。”诏韪之,饬各直省严禁,民得免累,湖、湘间尤称颂焉。

  编修洪亮吉上书王大臣言事戆直,成亲王径以上达,权之与朱珪未即呈奏,有旨诘问,自请严议。上以权之人品端正,平时陈奏不欺,宽其处分。寻迁吏部尚书。五年,典顺天乡试。六年,命为军机大臣。越一岁,会川、楚、陕教匪戡定,权之入直未久,上嘉其素日陈奏时有所见,叠予褒叙。在吏部久,疏通淹滞,铨政号平。九年,失察书吏虚选舞弊,因兼直枢廷,薄谴之,调兵部。十年,以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加太子少保。军机章京、中书袁煦者,故大学士纪昀女夫也,入直已邀恩叙,权之於昀有旧恩,至是复欲以袁煦列荐。同官英和议不合,已中止,英和密请晏见,面劾权之瞻徇。上不悦,两人同罢直,下廷议革职,念权之前劳,降编修。未几,擢侍读,迁光禄寺卿,历迁兵部尚书。

  十五年,协办大学士,典顺天乡试。是年,帝以秋狝幸热河,明年,幸五台,并命留京办事,拜体仁阁大学士,管理工部,复加太子少保。十八年,目疾乞假,遣御医诊视。会逆匪林清为变,事定,朝臣衰病者多罢退,诏以原品休致回籍,给半俸。二十三年,卒於家,年八十,谥文恪。

  戴衢亨,字莲士,江西大庾人。父第元,由编修官太仆寺卿。衢亨年十七,举於乡。乾隆四十一年,召试,授内阁中书,充军机章京。四十三年,成一甲一名进士,授翰林院修撰,典试湖北。叔父均元、兄心亨并居馆职,迭任文衡,称“西江四戴”。寻命仍直军机。秋狝扈跸,射狍以献,高宗赐诗美之。累典江南、湖南乡试,督山西、广东学政,历迁侍讲学士。

  嘉庆元年,授受礼成。凡大典撰拟文字,皆出其手。二年,命随军机大臣学习行走,以秩卑,特加三品卿衔。累迁礼部侍郎,调户部。四年,仁宗始亲政。衢亨以病乞假;假满,兼署吏部侍郎。六年,擢兵部尚书,兼管顺天府尹、户部三库。川、楚、陕教匪以次削平,以赞画功,屡荷优褒。七年,大功戡定,诏嘉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克尽忠悃,加太子少保,予云骑尉世职。九年,失察顺天府书吏盗印,罢兼尹。十年,调户部,兼直南书房,典会试。十二年,协办大学士,兼翰林院掌院学士,典顺天乡试。十三年,偕大学士长麟视南河。时河事日敝,帝锐意整顿,中外臣工议不一,特命查勘筹议。衢亨叔均元方以总河谢病家居,许便道省视,遂与长麟三疏陈治河要义,斟酌缓急,停修毛城铺滚水坝,复天然闸东山罅闸坝,以减黄济运;於王营减坝西,增筑滚坝、石坝,普培沿河大堤,以淮、扬境内为尤急。云梯关外八滩以上,接筑雁翅堤以束水势。高堰、山盱石堤加筑后戗土坡,为暂救目前之计,徐办碎石坦坡以护石工。智、礼二坝加高石基四尺,以制宣泄。疏上,帝深韪之,命嗣后考覈河工以为标准。十四年,万寿庆典,晋太子少师。

  衢亨性清通,无声色之好。朝退延接士大夫,言人人殊,不置可否,而朝廷设施,有见之数月数年之后者。柄政既久,仁宗推心任之。给事中花杰疏论长芦欠课,衢亨方筦户部,议下盐政覈办。杰乃劾衢亨与盐商查有圻姻亲,餽送往来,助营第宅,不免徇庇;又廷试阅卷,援引洪莹为一甲一名,有交通情状;荐周系英、王以衔、席煜、姚元之入南书房,与英和阴附结党。衢亨疏辨,下廷臣察询,命二阿哥监视洪莹覆写试策,无误,迭诏为衢亨湔雪;惟斥其令部员刘承澍在园寓具稿,致招物议,予薄谴,镌级留任;坐杰污蔑,承澍漏泄,降黜有差。因调衢亨工部。复以凡部臣有直军机者,遇交议,同官每向探意旨,事后辄相推诿,特谕申儆焉。十五年,拜体仁阁大学士,管理工部,兼掌翰林院如故。

  十六年春,扈跸五台,至正定病,先回京。寻卒,年五十有七。温诏优恤,称其谨饬清慎,实为国家得力大臣,亲临赐奠,赠太子太师,入祀贤良祠,谥文端。子嘉端,年甫十一,赐举人,袭云骑尉。

  戴均元,字修原。乾隆四十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迁御史,迭典江南、湖北乡试,督四川、安徽学政。嘉庆三年,由安徽任满还京,兄子衢亨先已超授军机大臣,故事,大臣亲属任科道者,对品回避,均元例改六部员外郎,特命以鸿胪寺少卿候补。累擢工部侍郎。

  八年,偕侍郎贡楚克紥布察视张秋运河及衡家楼决口工程。历户部、吏部侍郎。十年,南河黄流夺运,高堰石工坏,特命驰视筹度。明年,诏以湖、河异涨,高堰堤工赖先筑子堰,保卫无虞,清水畅注,河口积淤刷涤,已复三分入运、七分入黄旧制,为河事一大转机,嘉均元尽心宣防,特复正、副总河旧制,授南河总督,以旧督徐端副之。在任三年,堵合黄河周家堡、郭家坊、王营减坝、陈家浦,及运河二堡、壮原墩,筑高堰义字坝,拆修惠济闸,以减坝合龙,加太子少保。病,乞解任,寻愈,因事降三品京堂,授左副都御史,督顺天学政。未几,迁仓场侍郎。十八年秋,河决睢州,出为东河总督。诏以均元曾任南河,许便宜调用工员,责速堵合。明年春,以吏部侍郎内召,途次擢左都御史。寻迁礼部尚书,调吏部。二十年,协办大学士。逾年,授军机大臣,充上书房总师傅。二十三年,拜文渊阁大学士,晋太子太保,管理刑部。二十四年,河决武陟马营坝,自秋徂冬尚未启工,奉命驰视,还报购料未集,诏严斥在事诸臣以示儆。

  二十五年七月,扈从热河,甫驻跸,帝不豫,乡夕大渐。均元与大学士托津督内侍检御箧,得小金盒,启鐍,宣示御书立宣宗为皇太子,奉嗣尊位,然后发丧。洎还京,因撰拟遗诏有“高宗降生於避暑山庄”之语,误引御制诗注,枢臣皆被谴镌级,均元与托津并罢直。道光二年,裕陵隆恩殿柱蠹朽,距修建甫二十年,承办工员俱获罪。均元以在事未久,从宽罢管部务,夺宫衔,责同赔修,工毕复之。漳水北徙,命均元驰视。次年,因漳水下流溃直隶元城红花堤,塞之则元城北境水无所泄,不塞则山东馆陶受其害,复命均元往视。议展宽旧有引河,俾积水穿堤入卫水,别就堤下新刷水沟挑成河道,分流泄入馆陶境,筑堤防溢。复偕巡抚程祖洛勘上游,议:“漳水自乾隆五十一年南徙合洹水后,卫水为所格阻,频年冲决,由於合则为患。今漳水北徙,与洹水分流入卫,当因势利导,各完堤防,使漳、洹不再合。”疏上,诏从之。四年,予告回籍,食全俸。

  先是建万年吉地於宝华峪,均元相度选定。帝敦崇俭朴,命偕庄亲王绵课、协办大学士英和监修,面戒规制一从节减。迨七年,孝穆皇后梓宫奉安,帝亲视,嘉其工程坚固,晋均元太子太师。及是,地宫有浸水,上震怒,严谴在事诸臣,褫均元职,逮京治罪,拟重辟,念其耄老,免罪释归。

  均元历官五十馀年,叔侄继为枢相,家门鼎盛。自在翰林,数司文柄,及跻卿贰,典顺天乡试一,典会试三。晚岁获咎家居,世犹推为耆宿。二十年,卒,年九十有五。

  托津,字知亭,富察氏,满洲镶黄旗人,尚书博清额子。乾隆中,授都察院笔帖式,充军机章京,累迁银库郎中。改御史,迁给事中。嘉庆元年,命解饷银赴达州。五年,授副都统,留治四川军需。疏请军饷先一月预拨,忤旨召回。及至京,於饷数、军事无所陈告,褫职,予头等侍卫,充叶尔羌办事大臣。七年,调喀什噶尔参赞大臣,复授副都统。八年,召为仓场侍郎。

  十年,调吏部,命在军机大臣上行走。偕直隶总督吴熊光往湖北,按讯盐法道失察岸商抬价,及钱局鼓铸偷减,治如律。时总督百龄被讦在广东索供应、造非刑,命托津偕总督瑚图礼治其狱,请褫百龄职。十一年,调户部,偕侍郎广兴按东河总督李亨特勒派厅员,夺亨特职,遣戍。十二年,偕侍郎英和按讯热河副都统庆杰贪婪,褫职遣戍。

  十三年,偕尚书吴璥勘南河。先是,云梯关外陈家浦漫决,由射阳湖旁趋海口,疆臣、河臣请改河道径由射阳湖入海。托津等疏言:“马港口、张家庄漫水西漾数十里,始折归北潮河。如果地势建瓴,何以转向西流?北潮河已汇流数月,水未消涸,显见去路不畅,改道断不可行。请仍修故道,接筑云梯关外大隄,收束水势,较为得力。”又言:“河口高堰各工,因运河西岸堵筑漫缺,头、二坝口门较宽,不能擎托畅注,请速补筑。”皆如所议行。

  十四年,往江南谳狱。金山寺僧志学与王兆良争垦沙地械斗,毙多人,依律治罪。请以蒋家沙洲归公佃种,岁给宝晋书院及金山寺租银各千两。仓场书吏高添凤舞弊,通州中、西二仓亏缺,命偕福庆勘讯,坐以奸吏骫法罪。既而,部鞫添凤,复得私出黑档领米状,托津亦以久任仓场,谴责分赔。浙江学政刘凤诰代办乡试监临,有联号弊,偕侍郎周兆基、少卿卢荫溥往按得实,论凤诰遣戍。山西署布政使刘大观劾前任巡抚初彭龄任性乖张,偕侍郎穆克登额往按,彭龄,大观俱被严议。十五年,擢工部尚书,调户部,兼都统。偕卢荫溥往四川按事,总督勒保寝匿名揭帖,据实上闻,罢勒保大学士职。又偕府尹初彭龄往南河清查工帑。十六年春,两江总督松筠调任,命托津暂代。寻回京,加太子少保,兼内大臣。

  十八年,扈跸热河,教匪林清逆党阑入禁城,命托津回京察治。林清就获,诏优奖,授协办大学士。时匪党李文成据河南滑县,山东、直隶皆震动。那彦成督师,迁延未进,托津往代。既而那彦成连战皆捷,命托津赴开州、大名督率提督马瑜剿匪。十九年,授正白旗领侍卫内大臣,拜东阁大学士,管理户部,晋太子太保。侍郎初彭龄劾两江总督百龄、江苏巡抚张师诚受餽送,布政使陈桂生册报蒙混,命偕尚书景安往按。彭龄坐劾未实,被谴。二十一年,那彦成前在陕甘总督任与布政使陈祁挪赈事觉,命托津往按,那彦成逮京,即代署直隶总督,寻回京。

  仁宗综覈庶政,知托津朴诚,於行省有重事大狱,率以任之,无一岁不奉使命。二十二年,管理理藩院。二十四年,万寿庆典,赐双眼花翎、紫缰。二十五年,仁宗崩於热河避暑山庄,事出仓猝,托津偕大学士戴均元手启鐍盒,奉宣宗即位。寻因遗诏引事舛误,诏切责,托津、均元并以年老罢军机大臣,降四级留任。道光元年,命题仁宗神主,晋太子太傅。二年,与玉澜堂十五老臣宴,绘像,御制诗有“立朝正色”之褒。调管刑部。以子妇乘轿入神武门中门,坐治家不严,夺紫缰、双眼花翎,寻复之。十一年,致仕,食全俸。十五年,卒,年八十有一。帝亲奠,赐金治丧,赠太子太师,祀贤良祠,谥文定。

  章煦,字曜青,浙江钱塘人。乾隆三十七年进士,授内阁中书,充军机章京,累迁刑部员外郎。屡典乡试,督陕甘学政,任满仍留刑部,改御史。嘉庆六年,擢太仆寺少卿。诏以军事方殷,煦习机务,仍留直。七年,三省教匪平,始罢直供本职。偕侍郎那彦宝往云南按布政使陈孝升等冒销军需,治如律。历太仆寺卿、顺天府尹。十年,出为湖北布政使。逾年,擢巡抚。十三年,召为刑部侍郎。偕侍郎穆克登额往云南按事。贡生任澍宇诬讦官吏冒销军需不实,论反坐。授贵州巡抚,未至,调云南,署云贵总督。十四年,调江苏巡抚,署两江总督。时议行海运,下煦筹议,疏陈不便,寝之。十七年,入觐,乞改京秩,授刑部侍郎,偕侍郎景安往直隶谳狱。十八年,河南教匪起,直隶总督温承惠赴剿,命煦代摄。寻擢工部尚书,调吏部,仍留署职。捕教匪冯克善械送京师,加太子少保。

  十九年,回京,典会试。山东金乡窃贼聚众拒捕,巡抚同兴以邪教馀党闻。煦偕那彦宝往鞫,得状,依律论罪。知州袁洁诬报,褫其职。上知山东吏治废弛,命煦等严察以闻,遂劾同兴玩泄,以致地方凋敝,仓库空虚,及布政使朱锡爵徇私废公状,并褫职,命煦署巡抚,清查亏空。寻以陈大文调任,同治其事,责煦议定章程。疏言:“嘉庆十四年清查,原奏亏银一百七十九万有奇。今查十四年以前实亏三百四十一万有奇,十四年以后又续亏三百三十四万有奇。拟请清釐藩库,严交代,定徵解分数,以杜新亏;立追缴及分赔限期,催徵民欠,以惩延宕;覈减提款,确查无著之亏,以示体恤;覈摊捐案,据估变流抵产物扣抵,先侭正项仓库一律筹补,军需垫解,查明方许列抵,以防朦混。”凡十四条,下部议行。

  二十年,偕侍郎熙昌往湖北、广东、江苏、安徽谳狱:襄阳人吴焕章诬告易成元、易登朝等勾结谋逆,反坐论罪;襄阳知县周以焯滥押毙命,遣戍。雷州府经历李棠诬讦两广总督蒋攸銛,遣戍;雷琼道胡大成苛派属员,褫职;贵县知县吴遇坤刊书诋毁上官,遣戍;洋商卢观恒滥祀乡贤,黜之;江苏知县王保澄诬讦上官讳匿邪书,遣戍;阜阳捻匪纠抢杀人,论如律。

  二十一年,调礼部尚书,授军机大臣。调刑部,管理礼部。二十二年,病免。寻授兵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兼管顺天府尹事。二十三年,拜东阁大学士,管理刑部。万寿庆典,晋太子太保。二十五年,以足疾累疏乞休,予告致仕,食全俸。居家久之,道光四年,卒,谥文简。

  煦久任枢曹,练习政事,易攵历中外,数治大狱。晚始参枢务,未久病去,再起管部,以尽心刑事,京察特被奖叙焉。

  卢荫溥,字南石,山东德州人。祖见曾,康熙六十年进士,官至两淮盐运使。父谦,汉黄德道。

  见曾起家知县,历官有声。为两淮盐运使,以罪遣戍,复起至原官。当乾隆中叶,淮鹾方盛。见曾擅吏才,爱古好事,延接文士,风流文采,世谓继王士祯。在扬州时,屡值南巡大典,历年就盐商提引,支销冒滥,官商并有侵蚀。至三十三年,事发,自盐政以下多罹大辟。见曾已去官,逮问论绞,死於狱中。籍没家产,子孙连坐,谦谪戍军台。荫溥甫九岁,贫困,随母归依妇翁,读书长山。越三年,大学士刘统勋为见曾剖雪,乞恩赦谦归,授广平府同知。荫溥刻苦励学,至是始得应科举。

  乾隆四十六年,成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阿桂为掌院,激赏其才。五十六年,大考,降礼部主事。阿桂言荫溥能事,改部可惜。帝曰:“使为部曹,正以治事也。”累司文柄,典山西乡试,督河南学政。嘉庆五年,充军机章京,川、楚军事,多所赞画。八年,孝淑睿皇后奉安山陵,故事,皇后葬礼无成式,礼臣所议未当。荫溥回直仪曹,考定礼文,草撰大仪,奏上,如议行。数随大臣赴各省按事,累擢光禄寺少卿。十六年,大学士戴衢亨卒,仁宗以荫溥谙习枢务,数奉使有劳,加四品卿衔,命在军机大臣上行走。历通政司副使、光禄寺卿、内阁学士。十八年,擢兵部侍郎,调户部。扈从热河,会教匪起,滑县林清入犯禁城,夜半闻报,至行在面进机宜,越日从驾还京。事平,优叙,赐子本举人。

  二十二年,擢礼部尚书,调兵部。上以荫溥实心任事,特加太子少保。寻调户部,兼署刑、吏两部尚书。二十三年,馆臣撰进明鉴,未合上意,命荫溥偕托津、章煦、英和、和瑛为总裁,遴择翰林才识兼长者,重加核改,书成,诏褒之。工部主事潘恭辰监督琉璃窑,不受漏规,驭吏严,吏诬讦侵冒,下狱。恭辰贫而无援,文书证据不得直,罪且不测,舆论愤之。上微闻,命荫溥详鞫,得其状,释恭辰,置吏於法。后恭辰至云南布政使,以清操名。二十五年,典会试,会元陈继昌,故大学士宏谋玄孙也,乡试、殿试皆第一。有清一代科举得三元者,惟乾隆中钱棨及继昌两人。上制诗,命荫溥等赓和,以纪盛事。是年秋,帝崩,因撰拟遗诏不慎,降五级留任。寻调工部。

  道光元年,调吏部,兼管顺天府尹,罢军机大臣。次年,犹以直军机久,调任后亦能尽心,加恩予优叙。七年,协办大学士。十年,拜体仁阁大学士,管理刑部。十三年,以疾乞休,加太子太保,食全俸。十九年,重宴鹿鸣,晋太子太傅。寻卒,年八十,赠太子太师,谥文肃。

  论曰:仁宗综覈名实,枢臣中戴衢亨最被信用,衢亨亦竭诚赞襄,时号贤相,晚遭弹劾,而睠注不移。均元继之,卒以顾命嫌疑,不安於位。岂盈满之不易居耶?庆桂、刘权之并以老成雍容密勿,托津、章煦、卢荫溥则奉使出入,数按事决狱,寄股肱耳目之任。因人倚畀,盖各有所专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