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百四十二 列传一百二十九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7-06-21 22:10:09|

保宁 松筠子熙昌 富俊窦心传 博启图

  保宁,图伯特氏,蒙古正白旗人,靖逆将军纳穆札勒子。乾隆中,纳穆札勒殉节回疆,锡封三等公。

  保宁由亲军袭爵,授乾清门侍卫。从征金川,力战,迭克要隘,将军阿桂荐其才,擢陕西兴汉镇总兵。金川平,绘像紫光阁,御制赞,褒其胆勇持重,少年如宿将。寻调河南南阳镇、直隶马兰镇,兼总管内务府大臣。擢江南提督。

  四十九年,授成都将军。甘肃石峰堡回叛,命选屯练番兵赴巩昌、安定助剿,平之。五十一年,授四川总督。保宁谨慎有操守,尽心边事。边夷上下孟董、九子等寨生齿日繁,请增设营员,以屯练有劳绩者拔补;改修打箭炉城,扼要筑卡,驻兵捍卫;改黄梁、大定、白鸡、白鹿等八寨熟苗编入民户:并协机宜。

  次年,调伊犁将军,兼内大臣,筹备仓储。疏言:“伊犁一年支粮十六万六千馀石,不敷二万三千石,历就旧储五十馀万石内填补。现賸三十馀万石,虽尚可敷十馀年之用,地处极边,若不补筹馀粮,偶遇歉收,或有需粮之事,虑难接济。请拨兵丁七百名,增开七屯,自来年耕种,岁可收粮一万九千馀石,永远备贮。”从之。又奏添设惠远城鸟枪步甲四百名。五十五年,入觐,途次命赴四川暂署总督事。次年,回任,加太子少保,授御前大臣。惠远城创立三十馀年,户口日繁,於城东展筑,扩旧城四分之一。伊犁无通晓俄罗斯语言者,请於京师俄馆选派一人来教习官兵子弟,五年期满,试最优者充笔帖式。俄属乌梁海潜往哈屯河外汗山地方游牧,帝虑其滋事,命保宁察视,疏言:“乌梁海居住甚安戢,不必驱逐,饬边卡防范,无庸添兵。”察哈尔兵丁及土尔扈特私窃哈萨克马匹,缉获,置之法。帝嘉保宁无偏袒,得外藩心,予议叙。

  六十年,召授吏部尚书,兼镶黄旗汉军都统,甫数月,复出为伊犁将军。嘉庆二年,协办大学士,寻拜武英殿大学士,加太子太保,任边事如故。土尔扈特家奴三吉污主母孀妇伯克木库殒命,特诏予伯克木库旌表。保宁疏陈驻防孀妇守节,未举旌表之典,请照内地一体办理。於是采访各城,请旌者凡七十人,后著为令。七年,召还京,授领侍卫内大臣,管理兵部,兼管三库。八年,因孝淑皇后山陵典礼会疏措词不经,褫衔镌级留任。

  保宁两镇伊犁,历十馀年,西陲无事,藩部悦服。既去任,朝廷遇边疆兴革,每谘决焉。十一年,以疾乞休,命在家食公爵全俸。逾两年,卒,赐金优恤,谥文端,祠祀伊犁。

  子庆祥嗣爵,殉回疆之难,自有传。次子庆惠,由荫生授侍卫,历官侍郎,三以罪黜复起。道光中,官至热河都统,以疾归,卒,谥勤僖。

  松筠,字湘浦,玛拉特氏,蒙古正蓝旗人。翻译生员,考授理藩院笔帖式,充军机章京,能任事,为高宗所知。累迁银库员外郎。乾隆四十八年,超擢内阁学士,兼副都统。

  五十年,命往库伦治俄罗斯贸易事。先是,俄属布哩雅特人劫掠库伦商货,俄官不依例交犯,仅罚偿,流之远地,檄问未听命,诏停恰克图贸易。松筠至,寻充办事大臣。闭关后,边禁严而不扰,遇俄人皆开诚待之。擢户部侍郎。俄罗斯以贸易久停,有悔意,撤旧官,屡请开市,未许。卡伦兵出巡,复为布哩雅特人所杀。松筠曰:“旧事未了,又生旁支,然亦了事之机也。”檄俄官缚送三人,亲讯於界上,斩其二,流其一,请两案并结。诏斥专擅,褫职,仍留库伦效力。会西路土尔扈特喇嘛萨迈林者,迷路入哈萨克,归携书信,讹言俄人诱致土尔扈特谋乱,下松筠察状。疏言俄罗斯实恭顺,无可疑。俄人亦自陈证萨迈林书信出伪造。诏置萨迈林於法,许复开市。五十七年,召俄官会议定约,亲莅俄帐宴饮,谕以恩信,大悦服。事历八年然后定。召还京,授御前侍卫、内务府大臣、军机大臣。命护送英吉利贡使回广东,凡所要索皆严拒。

  五十九年,署吉林将军。寻命往荆州察税务,道出卫辉,大水环城,率守令开仓赈恤。诏嘉奖,授工部尚书兼都统。充驻藏大臣,抚番多惠政。和珅用事,松筠不为屈,遂久留边地。在藏凡五年。

  嘉庆四年春,召为户部尚书。寻授陕甘总督,加太子少保。时教匪张汉潮及蓝号、白号诸党扰陕、甘。松筠至,驻汉中,治粮饷给诸军。自军兴,给陕西饷银一千一百万两,至是续拨一百五十万,设局清釐,按旬咨部。命陈诸将优劣,密疏言:“明亮知兵而罔实效;恒瑞前战湖北功最,年近六旬,精力大减;庆成有勇无谋;永保无谋无勇,不能治兵,并不能治民;惟额勒登保、德楞泰能办贼。”仁宗深嘉纳之。明亮劾永保、庆成避贼,下松筠逮治。永保亦与荆州将军兴肇讦明亮诳报军功,诏并褫职,遣尚书那彦成赴陕会鞫。会明亮已击毙张汉潮,松筠请缓其狱,又请留撒拉尔回兵,令庆成率以协剿,帝不允。既而那彦成劾忄互瑞弃蓝号垂尽之贼,折回陕西,由松筠所误。诏褫松筠宫衔、侍卫,仍留总督任。川匪犯南郑,复分犯西乡、沔县、略阳。松筠素谓匪多胁从,可谕降,欲单骑赴之。副将韩嘉业固谏曰:“谕之不从而丧总督,大损国威,为天下笑。请先往。”嘉业果被害。贼窜徽县、两当。五年春,额勒登保、那彦成会剿,乃分路遁。於是命长麟代为陕甘总督,授松筠伊犁将军,未之任,暂署湖广总督。自请入觐面陈军事,先在陕上疏言:“贼不患不平,而患在将平之时。既平之后,请弛私盐、私铸之禁,俾馀匪散勇有所谋生。”帝以其言迂阔,置之。至京,复以为请,忤旨,降副都统衔,充伊犁领队大臣。

  七年,擢伊犁将军。乾隆中屡诏伊犁屯田,皆以灌溉乏水未大兴,松筠力任其事,预计安插官兵。惠远城需八万亩,惠宁城需四万亩,乃於伊犁河北引水开渠,逶迤数十里,又於城西北导水泉。凡两城有水之地皆开渠,授田为世业,给穀种、田器、马牛。然旗人多骄逸,或杀食所给牛,鬻田器弃不耕,反覆晓谕始听命。比去任,凡垦田六万四千亩。宁远叛兵蒲大芳等谴戍塔尔巴哈台,其党马友元等分戍南路诸城。十三年冬,大芳复谋逆,捕其党五十馀人诛之。次年,檄调马友元等百馀人赴伊犁种地,悉斩於途。诏斥未鞫而杀,失政体,降喀什噶尔参赞大臣。复授陕甘总督。

  调两江总督。南河自马港口垫陷,黄水倒漾,淤运阻漕。偕河督吴璥察勘海口,请复故道。制疏沙器具,试之河口果验;又造拨船千艘,改小运船,亲驻河干督趱,渡黄回空皆迅速。迭疏论河务,宜引沁入卫,可利漕运。又谓吴璥於黄泥嘴、俞家滩逢湾取直,以致停淤,为璥等论驳。复密陈吴璥、徐端所论不实,工程虚捏,自请调任总河察其弊,又荐蒋攸銛、孙玉庭可任。帝以松筠忠实,治河非所长,用攸銛为河督,责令相助为理。寻兼署河督事。十六年,调两广总督,协办大学士,兼内大臣。召为吏部尚书。

  十七年,命往盛京会勘陵工,兼筹移驻宗室事,疏请小东门外建屋七十所,居閒散宗室七十户,户给田三十六亩。又言:“西厂大凌河东有可耕地三千顷,可移驻二千馀户。东厂周数百里,地多积水,其水自北山柳条边来,若相地开河,可涸出沃壤;又东柳河沟亦多积水,若自北山东横开大渠,可得沃壤数千顷。”“续勘彰武台边门外迤西牧厂閒地,横三四十里,纵六七十里,并可移驻。请於大凌河西厂东界先试垦种。”诏并允行。而试垦事为将军晋昌奏罢,论者惜之。回京,授军机大臣。未几罢,改授御前大臣。

  十八年,复出为伊犁将军,拜东阁大学士,改武英殿大学士。以平定滑县教匪,叙功,加太子太保。诏偕参赞长龄通筹新疆南北诸城出纳,量减内地馈运。疏言:“北路塔尔巴哈台岁需内地银四万数千两,南路回疆八城岁需内地银五万数千两,地方贡赋皆入经费之内,无庸议减。伊犁岁需内地经费银六十万两,可撙节者无几。惟乌鲁木齐为新疆腹地,岁需银一百一十馀万两,宜裁减。请复屯田,广垦芦滩荒地,开采铜铅各矿,抽收迪化州、吐鲁番木税。”又议绿营粮饷,凡仓储充裕处,改给银米各半,并复乾隆四十六年以前捐监之例,使边地就近纳粟。所议或行或不行,於内地岁输卒未大减。

  喀什噶尔阿奇木伯克玉努斯听其妻色奇纳言,多不法,私与浩罕酋爱玛尔交通。爱玛尔欲使尊为汗,遣使请自设哈子伯克,用浩罕税例徵安集延商。十九年,松筠巡视回疆,诛色奇纳,械玉努斯,禁锢伊犁;拒浩罕之请,斥去其使。二十年,喀什噶尔回人仔牙敦作乱,亲往治之。仔牙敦就获,与布鲁特比图尔第迈莫特并置极刑。诏斥松筠不待命,削宫衔,召还京。松筠初任时,筑四堡於伊犁河北,议移置八旗散丁,事未竟而去。再至,乃筑室堡中,堡置百户,户授田三四十亩,三时务农,冬则肄武。规画粗备,以属代者,而代者不置意,田遂荒。

  二十二年,诏来年幸盛京,抗疏谏阻,罢大学士,出为察哈尔都统,署绥远城将军。逾年,子熙昌殁,帝怜之,召还为正白旗汉军都统。寻授礼部尚书,调兵部,复御前兼职。未几,出为盛京将军。松筠素以忠谅见重,在朝时,凡燕游执御之事,乘间直言无避。既屡忤旨,二十五年,以兵部遗失行印,追论,降山海关副都统。复以事,迭降为骁骑校。是年秋,仁宗崩於热河,梓宫回京,宣宗步行於班僚中见之,扶而哭,翌日授左副都御史,擢左都御史。其复起也,甚负时望,然卒不安於位,未一月,出为热河都统。

  道光元年,召授兵部尚书,调吏部,复为军机大臣。二年,暂署直隶总督。以代改理藩院奏稿,忤尚书禧恩,被劾,降六部员外郎。寻授光禄寺卿,迁左都御史。又出为盛京将军,调吉林。数年之中,两召还朝,为左都御史、礼部尚书;迭出署乌里雅苏台将军、热河都统、直隶总督。九年,调兵部尚书,往科布多鞫狱。十年,往山西按巡抚徐炘被控事。回疆方用兵,密疏有所论列,诏令陈善后方略,多被采纳。是年秋,自以衰病请罢,数日复请任使,诏斥进退自由,负优礼大臣之意。又以前赴科布多嘱道员徐寅代购什物,罢职,予三品顶戴休致。

  至十二年,浩罕遣使进表,松筠曾言浩罕通商,边境可靖,帝思其言,复头品顶戴,署正黄旗汉军副都统。命赴归化城勘达尔汉、茂明安、土默特三部争地,据乾隆朝图记判定,三部皆悦服。还,授理藩院侍郎,调工部,进正蓝旗蒙古都统。十四年,以都统衔休致。逾年,卒,年八十有二,赠太子太保,依尚书例赐恤,谥文清,祀伊犁名宦祠。

  松筠廉直坦易,脱略文法,不随时俯仰,屡起屡蹶。晚年益多挫折,刚果不克如前,实心为国,未尝改也。服膺宋儒,亦喜谈禅。尤施惠贫民,名满海内,要以治边功最多。

  子熙昌,以荫生官至刑、工两部侍郎,署热河都统兼护军统领。数奉使赴各省按事,亦被信用。嘉庆二十三年,卒於长沙,帝深惜之,赠都统,谥敬慎。

  富俊,字松岩,卓特氏,蒙古正黄旗人。翻译进士,授礼部主事,历郎中。累迁内阁蒙古侍读学士、内阁学士,兼副都统。嘉庆元年,擢兵部侍郎,充科布多参赞大臣。四年,授乌鲁木齐都统,调喀什噶尔参赞大臣。历叶尔羌办事大臣、乌里雅苏台参赞大臣。召署镶红旗汉军都统、兵部侍郎。

  八年,出为吉林将军,调盛京。清治民典旗地,限年首官,不首者治罪,追典价租息入官。富俊疏言:“一年之内,一千六百馀案,应追缴者不下万人,年久转典,株连繁多。旗、民多穷苦,既获罪,又迫追呼,情实可悯,请悉宽免。”允之。十二年,考覈军政,以洁己奉公,边陲安辑,特诏褒美,予议叙。十五年,因采葠攙杂,受属员蔽,褫职,遣往吉林效力。既而言官论关东三省赌博风炽,仁宗念富俊在官时曾严禁,即起授盛京工部侍郎,兼管奉天府尹及六边边门事务。十八年,授黑龙江将军,疏请内外臣工三年更调,及禁奢、讲武数事,诏以更调非可限年,馀并嘉纳。又以东三省官兵技艺优娴,每届五年挑送京营,著为令。

  十九年,调吉林将军。先是,议筹八旗生计,诏勘吉林荒地开垦,移驻京旗,将军赛冲阿言拉林近地閒荒可垦,未有规画。富俊至,疏言:“乾隆中移驻京旗,建屋垦地,多藉吉林兵力,垦而不种,酌留数人教耕,一年后裁汰。京旗苏拉不能耕作,始而雇觅流民,久之田为民有,殊失国家爱育旗人之意。今筹试垦,莫若先办屯田。请发吉林閒散旗人一千名为屯丁,每丁给银二十五两、耔种二石,官置牛具,人给荒地三十晌。垦种二十晌,留荒十晌,四年徵粮,每晌一石。十年后移驻京旗,人给熟地十五晌,荒五晌,馀十晌荒、熟各半,给原驻屯丁为忄互产,免徵其租。因利而利,糜帑无多,将来京旗移到,得种熟地,与本处旗屯犬牙相错,学耕夥种,实为有益。”并详列屯垦、出纳、设官、经理事宜,诏如议行。

  二十年,富俊亲驻双城子,地在拉林河西北,横一百三十里,纵七十馀里,沃衍宜耕。遣员履丈,分拨伐木於拉林河上游,建立屯屋。分五屯,设协领一、佐领二,分左右翼统治之,即名屯地曰双城堡,於二十一年一律开垦。是年霜早歉收,屯丁仅足餬口,又挈妻子者不敷居住,间有逃亡。乃展缓徵粮一年,添盖窝棚,借给耔种,心始安。二十二年,调盛京。疏陈双城堡馀荒尚多,续发盛京、吉林旗丁各千名往垦,分左、右二屯,旧屯名为中屯,遂复调富俊吉林,任其事。二十四年,先到屯丁千名,盛京旗人多有亲族偕来,自原入屯,惟隶宁古塔者,因近地亦可耕荒,不原轻离乡土,听其还,以空额二百名改拨盛京。二十五年,复续到千名。富俊巡历三屯,疏陈:“比屋环居,安土乐业,有井田遗风。中屯开垦在先,麦苗畅发,男耕妇馌,俱极勤劳。”仁宗大悦,报曰:“满洲故里,佃田宅宅,洵善事也。”续议三屯应增事宜,诏嘉实心任事,予议叙。道光元年,疏言:“三屯开垦九万数千晌,已著成效,可移驻京旗三千户。请自道光四年始,每岁移驻二百户,给资装车马,分起送屯,官给房屋牛具。”报可。二年,召授理藩院尚书,与玉澜堂十五老臣宴,御制诗有“勤劳三省,不凋松柏”之褒。

  四年,复出为吉林将军。方双城堡之兴屯也,富俊欲推其法於伯都讷围场,以旗户往往赖帮丁助耕,不如迳招民垦。前后疏六七上,为廷议所格。至是,复言伯都讷围场荒地二十馀万晌,募民屯垦,较双城堡费半功倍,始允之。五年,丈地分屯,申画经界,名曰新城屯。分八旗为两翼,每翼初立二十五屯,后定为十五屯。每屯三十户,以“治本於农务滋稼穑”八字为号。以次拨地,同时并垦。至七年,陆续认佃三千六百户,总为一百二十屯,与双城堡相为表里。初议京旗每岁二百户移驻双城堡,至六年,仅陆续移到二百七十户;七年,续移八十五户:而地利顿兴,自此双城堡、伯都讷两地号边方繁庶之区焉。

  垦事既定,复召为理藩院尚书,协办大学士,兼镶黄旗汉军都统。次年,京察,以在吉林宣劳,予议叙。疏言:“京、外竞尚浮奢,官民服饰及冠婚、丧祭,任意逾制,有关风俗人心。请依会典仪制,刊布规条,宣谕民间。”诏下有司议行。时富俊年逾八十,渥被优礼,遇常朝免其入直。迭谳狱盛京、吉林,俱称旨。十年,调工部,拜东阁大学士,管理理藩院。十二年,复请禁僣用服色,犯者拿捕,诏斥徒滋扰累,寝其议。寻以天时亢旱,自称奉职无状,引年乞罢,不许。授内大臣。疏言:“科举保荐,并认师生,餽遗关通,成为陋习。请严禁,以端仕进。”诏嘉纳,申诫臣工务除积习。十四年,卒。帝悼惜,称其“清慎公勤,克尽厥职”,赠太子太傅,亲临奠醊,谥文诚,入祀贤良祠。

  富俊尚廉节,好礼贤士。在吉林时,请调黑龙江戍员马瑞辰掌教白山书院,且被严斥。其治屯垦,专任窦心传,卒以成功。

  心传,山西人。以进士官奉天宁海知县,坐东巡治御道有误,罢职。富俊知其才,辟佐垦务,规画悉出手定,始终在事,以劳复官。世比诸陈潢之佐靳辅治河。

  博启图,一等诚嘉毅勇公明瑞孙。嘉庆初袭爵,授头等侍卫。历兵部侍郎、察哈尔都统。道光七年,调吉林将军,继富俊之后,守其成规。治边有法,富俊请以屯垦专任之。时京旗以边地早寒,又助耕乏人,原往者少。博启图疏请减户增田,许其买仆代耕,统居中屯,改建住屋,俾便御寒;虽得请,寻召授工部尚书兼领侍卫内大臣,继任者不果行其议,故移驻卒未如额。十四年,卒,赠太子太保,谥敬僖。

  论曰:保宁、松筠、富俊并出自藩族,久膺边寄,晋纶扉,称名相,伊犁、吉林屯田,利在百世;然限於事势,收效未尽如所规画,甚矣缔造之艰也!松筠在吉林,请开小绥芬屯垦,当时以不急之务沮之;至咸、同间,其地竟划归俄界。苟早经营,奚致轻弃?实边之计,顾可忽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