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百六十五 列传一百五十二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7-06-21 22:16:14|

觉罗宝兴 宗室敬徵 宗室禧恩 陈官俊 卓秉恬

  觉罗宝兴,字献山,隶镶黄旗。嘉庆十五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累迁少詹事,入直上书房。十八年,仁宗幸热河,林清逆党突入禁城,宝兴散直,至东华门与贼遇,急入告警。宣宗方在上书房,闻警戒备,贼不得逞。上还京,擢宝兴内阁学士。十九年,授礼部侍郎。以事忤旨,诏斥宝兴不学,降大理寺卿,罢直书房。复坐部刊科场条例误“高宗”为“高祖”,降二级调用。寻予三等侍卫,充吐鲁番领队大臣。

  道光二年,召为大理寺少卿。复因事降通政司参议,历左副都御史、兵部侍郎,出为泰宁镇总兵。八年,授理藩院侍郎,调兵部。迭命偕户部尚书王鼎察治长芦、两淮盐务,筹议整顿,详王鼎传。十年,出为吉林将军,疏言:“松花江西岸、辉发河北岸旧例封禁,其馀閒旷山场均设卡伦,惟许兵丁打捕牲畜,以备贡品。民人无照,私出挖蓡斫木者,查拏治罪。”又言:“伯都讷珠尔山荒田先后开垦五千二百六十二晌,其租息请自道光十五年为始,以其半分赏兵丁,半存备报修工程。此外尚有可垦荒地五万六千馀晌,作为官荒,将来奏请招佃徵租。乌拉凉水泉已垦七万三千九百馀晌,请拨二道河东二万晌,以七成给乌拉总管衙门,三成给协领衙门,资为津贴。馀未垦地五万三千馀晌,亦作官荒。”并从之。调盛京,又调成都。

  十七年,署四川总督,逾年实授。时马边、越巂边外夷匪数出为患。十九年,疏言:“御边之策,不外剿、抚、防三者,抚之之道,在施於平时,断无失利之后转而就抚之理。比来劳师糜饷,迄无成功。为今计者,以修边防为急务,陈防边五事:一、增兵额,请於马边增兵千二百,雷波、普安、安阜、越巂、宁越各增兵八百,峨边、屏山各增兵四百;一、改营制,请以绥定协副将移驻马边厅城,游击、都司以下各增设移驻有差;一、筑碉堡,饬各厅县因地制宜,多修堡寨,责令各集团练,官给抬炮,督率教演,择要隘筑炮台,增设大炮;一、定期巡阅,岁春夏之交,建昌道赴越巂、峨边,永宁道赴马边、雷波、屏山,周历巡阅各一次,秋冬责成提督与建昌总兵分赴巡行察勘边隘;一、优奖边吏,马边、越巂两厅同知,请三年俸满,以题调选缺知府升补。”疏下议行。言官论奏四川提督应如湖南例,半年驻越巂等处。宝兴议:“马边、越巂相距辽远,请於春秋夷匪出没之时,提督往驻马边、峨边、雷波三厅,建昌总兵往驻越巂、宁越。”又言:“越巂边防以大路为重,麦子营、利济站均应增驻弁兵,乾沟诸汛应酌量移撤,分设於马日槓诸处。越巂、宁越两营相距颇远,声势不能相及。前请以建昌左营游击移驻大菩萨地,远在宁越之东,而越巂营参将复与游击不相统属。请越巂、宁越適中之界牌楼,以建昌镇右营都司移驻,专管麦子营、利济站两汛。”并从之。

  先是宝兴以马边诸厅县增设防兵,筹议边防经费,请按粮津贴,计可徵银百万两,以三十万为初设防兵之需。每岁经费,即以馀银七十万两生息,置田供支。上以津贴病民,拨部帑银百万。翰林院侍读学士王炳瀛奏:“四川前买义田,遍及百馀州县,若更以数十万帑银於各州县买田收租,膏腴将尽归公产。请限於四厅近边地收买,安置屯防。”下宝兴妥议,疏言:“边防完竣,用银二十二万两有奇,以三十七万发盐茶各商,岁得息三万七千馀两,足敷增设练勇饷械之需。馀银四十万,听部拨别用。”遂罢买田议,二十一年,拜文渊阁大学士,留四川总督任。时大学士琦善、协办大学士伊里布相继罢,在朝满洲大臣鲜当上意,故有是授。二十六年,入觐,命留京管理刑部,充上书房总师傅,兼翰林院掌院学士。二十八年元旦,加恩年老诸臣,加太保。十月,卒,年七十二,谥文庄。

  宗室敬徵,隶镶白旗,肃亲王永锡子。嘉庆十年,封辅国公,授头等侍卫,兼委散秩大臣、副都统。十九年,授内阁学士,兼銮仪使,充总族长。二十二年,失察宗室海康等习红阳教,褫职,谪居盛京。寻予四等侍卫,乾清门行走。道光初,累迁工部侍郎,授内务府大臣,调户部。八年,偕尚书王鼎察治长芦盐务,奏定归补帑课章程,详王鼎传。十二年,南河奸民陈堂等盗决于家湾官堤,命偕尚书朱士彦往勘。疏陈:“诸口已合,坝下尚未闭气,间有蛰陷。陈堂等听从逸犯陈端纠众,以为从例问拟,疏防各官遣戍。通判张懋祖赔修坝工不实,罚赔枷号。覆勘湖河各工,请择要兴修,高堰、山盱卑矮石工,分年改砌碎石;信坝补还石工,智坝、仁河、义河坝改修石底;里河福兴闸塌卸,急筑;扬河西岸加高砖工,改抛碎石。”并从之。又会同两江总督陶澍议定淮盐票引兼行,言官所论官票运私、侵碍畅岸、争占马头三者皆可无虑,诏如原议行。

  十四年,授左都御史。偕侍郎吴椿勘浙江海塘,疏言:“念里亭至尖山柴工尚资御溜,石塘仍当修整,镇海及戴家桥汛议改竹篓,块石不如条石坦水旧法为坚实。乌龙庙以东,冬工暂缓。”回京,擢兵部尚书,调工部。十五年,以孝穆皇后、孝慎皇后梓宫奉安龙泉峪,诹日不慎,罢尚书、都统,仍充内务府大臣。十六年,署户部侍郎,累迁工部尚书,兼都统。东河总督栗毓美多用砖工,御史李莼言其不便,命敬徵偕莼往勘。疏陈:“已办砖工尚属整齐,舆论谓保滩护崖可资其力。水深溜急之处,不及埽工巩固,抢办险工,未可深恃。请停止烧砖,改办碎石。”从之。十八年,调户部。

  二十二年,南河扬河漫口,水由灌河入海。有议即改新河,河督麟庆以河流未定,遽难决议,命敬徵偕尚书廖鸿荃往勘。疏言:“改河之议,在因势利导。今查灌河海口至萧庄口门三百六十馀里。新河正溜,由六塘出达灌口,其下游东北一百十里,滔滔直注。惟当潮涨时,黄水相逼,壅阏不前,而上游自口门至响水口二百馀里,支流忽分忽合,必须两岸筑堤束水,方免汎滥。计工长三百馀里,经费难筹。且中河运道为黄流横截,不得不移塘灌运。清水本弱,仍恃借黄以济。空船引转需时,重运更形艰滞。是移塘乃权宜之计,常年行之,恐妨运道。旧黄河自萧庄迄旧海口四百二十馀里,尾闾宽畅。自漫口断流,河身益淤。若挽归故道,堵口挑河,共费五六百万,较改河筑堤撙节实多。请定明岁春融兴工,俟军船回空后筑坝合龙。”诏如议行。寻以户部尚书协办大学士。

  二十三年,偕侍郎何汝霖赴南河勘工,又赴河南察视中河厅漫口。疏陈筑坝挑河工费需银五百十八万两,较祥符工费为节省,允之。二十五年,奏:“河南下北河厅庙工,乃北岸七厅適中之所,河臣宜常年驻此,便於控制。”诏河督每於伏汛前移驻庙工,立冬后仍回济宁。寻坐滥保驻藏大臣孟保,降内阁学士。未几,复授工部尚书。又坐滥保科布多参赞大臣果勒明阿,褫职。三十年,署正白旗满洲副都统。咸丰元年,卒,诏念前劳,予一品衔,依尚书例赐恤,谥文悫。子恒恩,左副都御史;孙盛昱,自有传。

  宗室禧恩,字仲蕃,隶正蓝旗,睿亲王淳颖子。嘉庆六年,赐头品顶戴,授头等侍卫,乾清门行走。十年,晋御前侍卫,兼副都统、銮仪使、上驷院卿,转奉宸院卿,迁内阁学士。十八年,擢理藩院侍郎。二十年,授内务府大臣,调户部侍郎。二十五年,仁宗崩於热河避暑山庄,事出仓猝,禧恩以内廷扈从,建议宣宗有定乱勋,当继位。枢臣托津、戴均元等犹豫,禧恩抗论,众不能夺。会得秘匮朱谕,乃偕诸臣奉宣宗即位,命在御前大臣、领侍卫大臣上行走。

  道光二年,擢理藩院尚书。时哈萨克部众潜聚乌梁海,议迁徙安置,增设卡伦。吏部尚书松筠谙习边事,上每垂询,禧恩因以谘之。松筠素坦率,遂代删改疏稿。禧恩怒,以上闻,松筠坐越职干预被谴。寻调工部,仍兼署理藩院尚书。六年,调户部。八年,加太子少保,署吏部尚书。九年,随扈盛京,诏念睿亲王多尔衮数定大勋,加恩后裔,赐禧恩双眼花翎。

  十二年,湖南江华瑶赵金龙作乱,命禧恩偕盛京将军瑚松额督师,未至,总督卢坤、提督罗思举已平之,歼金龙。禧恩素贵倨,奉命视师,意气甚盛,嗛诸将不待而告捷,谓金龙死未可信。思举以金龙焚骸及佩物为证,议始息。广东瑶匪赵仔青窜入湖南,率提督余步云、总兵曾胜追剿之;偕巡抚吴荣光疏陈善后事。湖南既定,而两广总督李鸿宾剿连山瑶,阅半年,军屡挫。诏逮鸿宾,以禧恩署总督,由湖南进兵。遣步云、胜等先后破贼,擒首逆邓三、盘文理,毁其巢。甫一月,诸瑶乞降。诏嘉其奏功迅速,赐三眼花翎,封不入八分辅国公。班师,途次丁母忧,温谕慰之。

  十三年,孝慎皇后薨,命理丧仪,坐议礼徵引违制,褫御前大臣、户部尚书、内务府大臣。寻复授理藩院尚书。以生日受属员馈送,为御史赵敦诗所劾,疏辩得直,敦诗坐谴。十四年,因相度龙泉峪万年吉地,加太子太保。调兵部尚书,兼署礼部户部。十八年,诏以南苑牲畜不蕃,禧恩久管奉宸苑,废弛疏懈,罢其兼领。寻得员司积弊状,尽罢诸兼职,降内阁学士。二十二年,署盛京将军,授理藩院侍郎,留将军署任。英吉利内犯,海疆戒严,命治盛京防务。既而和议成,疏陈善后十事,并巡洋章程,如议行。

  二十五年,以病解职。坐失察内地民人越朝鲜界垦地,削公爵,降二等辅国将军。三十年,起署马兰镇总兵、密云副都统。咸丰元年,召授户部侍郎。二年,擢户部尚书,协办大学士,管理藩院事。寻卒,赠太子太保,谥文庄。

  禧恩自道光初被恩眷,及孝全皇后被选入宫,家故寒素,赖其资助,遂益用事。遍膺禁近要职,兼摄诸部,凌轹同列,人皆侧目。后晚宠衰,禧恩亦数获谴罢斥。文宗即位,乃复起,不两年登协揆焉。

  陈官俊,字伟堂,山东濰县人。嘉庆十三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迁赞善。二十一年,入直上书房。大考二等,擢洗马,累迁右庶子。典陕西乡试,督山西学政。道光元年,命各省明定陋规,中外臣工多言窒碍,官俊亦疏陈不可行,诏嘉之,予议叙。会密谕留心察访官吏贤否、政治得失,官俊恃曾直内廷为宣宗所眷,意气甚张。寻迁侍讲学士,命回京,仍直上书房。山西巡抚成格追劾官俊在学政任殴差买妾,妄作威福,大开奔竞。上以官俊於殴差买妾已自承不讳,曾荐举魏元烺、邱鸣泰,人材尚不缪;惟所述太监往河东查访盐务控案,事出无稽,解职就质,命长龄道出山西,传旨面诘成格,亦以不能指实引咎,遂两斥之。

  官俊降编修,罢直上书房。连典贵州、江西乡试,历中允、祭酒、侍讲学士、内阁学士。十六年,授礼部侍郎,调吏部。十九年,擢工部尚书。东陵郎中庆玉侵帑籍没,主事全孚预告,多所寄顿。事觉,语由官俊閒谈漏泄,回奏复讳饰,诏斥失大臣体,褫职。二十一年,起为通政使。历户部、吏部侍郎,管理三库。擢礼部尚书,调工部。二十四年,以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

  官俊再起,历典乡会试、殿廷御试,每与衡校。充上书房总师傅。编修童福承素无行,直上书房授皇子读。给事中陈坛劾之,语及福承为官俊妻作祭文,措词过当。福承谴黜,诏斥官俊容隐不奏,罢总师傅,议降三级调用,从宽留任。二十九年,卒,优诏赐恤,称其心田坦白,赠太子太保,入祀贤良祠,谥文悫。赐其孙厚锺、厚滋并为举人。

  官俊初直上书房,授宣宗长子奕纬读,宣宗嘉其训迪有方。后皇长子逾冠而薨,上深以为恫,故遇官俊特厚,屡获咎而恩礼始终不衰。

  子介祺,道光二十五年进士,官编修。咸丰中,助军饷,加侍讲学士衔。后在籍治团练,守城,赈饥,赐二品顶戴。介祺绩学好古,所藏钟鼎、彝器、金石为近代之冠。

  卓秉恬,字静远,四川华阳人。嘉庆七年进士,选庶吉士,年甫逾冠,授检讨。典陕西乡试。十八年,改御史,历给事中,章疏凡数十上。论盗风未息,由捕役与盗贼因缘为奸,捕役藉盗贼以渔利,盗贼仗捕役为护符,民间控告,官不为理,盗贼结恨,又召荼毒;直隶之大名、沧州,河南之卫辉、陈州、山东之曹州、东昌、武定,江苏之徐州最甚,请饬实力禁惩。巡漕山东,履勘泰安、兖州各属,探濬新泉四十三处,定名勒石。历鸿胪寺少卿、顺天府丞。

  二十五年,疏言:“由陕西略阳迄东至湖北郧西,谓之南山老林;由陕西宁羌迄南而东,经四川境至湖北保康,谓之巴山老林。地皆硗瘠,粮徭极微。无业游民,给地主钱数千,即租种数沟数岭。岁薄不收则徙去,谓之棚民。良莠莫辨,攘夺时闻。一遇旱涝,一二奸民为之倡,即蚁附蜂起。州县以地方辽阔,莫能追捕,遂至互相容隐。迨酿成大案,即加参劾,事已无济。且事连三省,大吏往返咨商,州县奉文办理,恒在数月之后。与其即一隅而专谋之,何如合三省而共议之。请於扼要之地,专设大员控制。”宣宗深韪之,诏下三省会议,未果行,仅将边境文武酌就要地改驻添设。

  道光四年,调奉天府丞,丁父忧去。服阕,历太仆寺、大理寺少卿,太仆寺卿,宗人府丞,内阁学士,典江南乡试。十五年,迁礼部侍郎,调吏部。督浙江学政。擢左都御史,召还京,兼管顺天府尹事。历兵部、户部、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二十四年,拜文渊阁大学士,晋武英殿。历管兵部、户部、工部,赐花翎。咸丰五年,卒,年七十四,赠太子太保,谥文端。

  秉恬兼管京尹最久,凡十有八年。时九卿会议,一二王公枢相主之,馀率占位画诺。秉恬在列,时有辩论,不为用事者所喜。子枟,道光二十年进士,官至吏部侍郎。

  论曰:自设军机处,阁臣不预枢务。始犹取名德较著者表望中朝,继则旅进旅退之流,且以年资眷睐,驯跻鼎铉矣。宝兴号娴吏事,而蒙簠簋不饬之声;敬徵数视河工,差著劳勚;禧恩、陈官俊并恃恩私,崛而复起;卓秉恬以言官进,视缄默自安者稍表异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