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百八十九 列传一百七十六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7-06-22 22:54:10|

柏{艹俊} 麟魁 瑞常 全庆

  柏{艹俊},原名松{艹俊},字静涛,巴鲁特氏,蒙古正蓝旗人。道光六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累迁内阁学士,兼正红旗汉军副都统。十八年,出为盛京工部侍郎,调刑部,兼管奉天府尹。二十年,召授刑部侍郎,调吏部,又调户部。二十三年,充谕祭朝鲜正使,例有餽赆,奏却之。二十五年,充总管内务府大臣。二十六年,典江南乡试。疏言:“徵漕大户短欠,取偿小户,劣绅挟制官吏,大户包揽小户,畸轻畸重,旗丁需索,加增津贴诸弊,请严禁。”如议行。寻偕仓场侍郎陈孚恩盘查山东藩库,劾布政使王笃滥用幕友及地方官纵盗,巡抚崇恩以下议谴有差。二十八年,擢左都御史。三十年,迁兵部尚书,授内大臣。寻调吏部,管理三库,兼翰林院掌院学士。咸丰三年,命偕侍郎善焘赴盛京按协领塔芬布轻听谣言,调兵护宅,几至激变,得实,论遣戍。将军奕兴坐袒护,革任。寻以前在镶白旗蒙古都统任拣选承袭有误,罢内务府大臣,降授左副都御史。未几,出为马兰镇总兵。五年,擢热河都统,搜捕山匪。疏言:“热河将惰兵疲,州县不谙吏治。行使大钱,民皆罢市。矿匪占踞山场,委员侵蚀商款。”诏严切查办。召授户部尚书,兼正黄旗汉军都统。六年,命在军机大臣上行走,兼翰林院掌院学士。寻以户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八年,典顺天乡试,拜文渊阁大学士。

  柏{艹俊}素持正,自登枢府,与载垣、端华、肃顺等不协。会御史孟传金疏劾本科士论未孚,命覆勘试卷,应议者五十卷,文宗震怒,褫柏{艹俊}等职,命载垣等会鞫,得柏{艹俊}听信家人靳祥言,取中罗鸿绎情事,靳祥毙於狱。九年,谳上,上犹有矜全之意,为肃顺等所持。乃召见王大臣等谕曰:“科场为抡才大典,交通舞弊,定例綦严。自来典试诸臣,从无敢以身试法者。不意柏{艹俊}以一品大员,辜恩藐法,至於如是!柏{艹俊}身任大臣,且系科甲进士出身,岂不知科场定例?竟以家人干请,辄即撤换试卷。若使靳祥尚在,加以夹讯,何难尽情吐露?既有成宪可循,即不为已甚,就所供各节,情虽可原,法难宽宥,言念及此,不禁垂泪!”柏{艹俊}遂伏法。

  十一年,穆宗即位,肃顺等既败,御史任兆坚疏请昭雪,下礼、刑两部详议,议上,诏曰:“柏{艹俊}听受嘱讬,罪无可辞。惟载垣、端华、肃顺等因律无仅关嘱讬明文,比贿买关节之例,拟以斩决。由载垣等平日与柏{艹俊}挟有私仇,欲因擅作威福,竟以牵连蒙混之词,致罹重辟。皇考圣谕有‘不禁垂泪’之语,仰见不为已甚之心。今两宫皇太后政令维新,事事务从宽大平允。柏{艹俊}不能谓无罪,该御史措词失当。念柏{艹俊}受恩两朝,内廷行走多年,平日勤慎,虽已置重典,当推皇考法外之仁。”於是录其子候选员外郎锺濂赐四品卿衔,以六部郎中遇缺即选。锺濂后官盛京兵部侍郎。

  麟魁,字梅谷,索绰罗氏,满洲镶白旗人。道光六年二甲一名进士,选庶吉士,散馆改刑部主事,迁中允。历庶子、侍讲学士、詹事、通政使、左副都御史。十七年,出为盛京刑部侍郎。十八年,召授刑部侍郎,兼镶红旗汉军副都统。二十年,署仓场侍郎。命偕侍郎吴其濬赴湖北按事,劾总督周天爵酷刑,罢之,其濬留署总督。麟魁复往江西鞫闹漕京控之狱,及江苏邳州知州贾辉山被劾滥用非刑等事,并治如律。调户部,又调吏部,充总管内务府大臣。二十二年,出署山东巡抚。英兵犯江南,疏陈登州突出黄、渤,三面环海,敌兵船炮坚利,计难与争,请移兵扼陆路险要。寻偕侍郎王植赴湖南鞫狱,并勘湖南、江苏、山东水灾,奏请蠲缓,如所请行。二十三年,擢礼部尚书,管理太常寺、鸿胪寺。河决中牟,命偕尚书廖鸿荃往督工,东西两坝成而屡蛰,褫职,予七品顶戴,仍留工,以料缺水增请缓,复褫顶戴。召还,予三等侍卫,充叶尔羌参赞大臣,调乌里雅苏台参赞大臣。

  二十七年,召授礼部侍郎,调刑部。二十八年,复授礼部尚书,兼翰林院掌院学士。以前在山东收受陋规,降三级调用,予副都统衔,充乌什办事大臣。咸丰元年,疏陈时事,略曰:“广西逆匪,劳师糜饷。其始不过星星之火,当时牧令苟安畏事,讳盗不言;久之蒂固蔓延,养成巨患。请饬封疆大吏严查地方,如有教匪、土匪聚众以及抢劫,随时查拏,视缉捕之勤惰以为劝惩。近开捐例,实朝廷万不得已之举,各省清查,屡经申令。宜饬部臣按时详覈徵解多寡,实行赏罚章程,俾生愧奋。否则名讬清查,事仍敷衍,国储不裕,官纪益荒,甚非朝廷澄清吏治之意。”奏入,下所司议行。授察哈尔副都统,召为户部侍郎。

  二年,命在军机大臣上行走,擢工部尚书。三年,调礼部,充总管内务府大臣,罢直军机,调刑部。八年,复调礼部,补内大臣。十年,因谢恩摺失检,降授刑部侍郎。是年秋,车驾幸热河,命署右翼总兵,充巡防大臣。英法兵入京师,麟魁部勒僚属,戒都人守望相助,令家人闭户厝薪,曰:“事急即燔!”自宿於巡防廨中,相持数月。和议成,赴行在,籥请回銮,为载垣、端华、肃顺等所阻。十一年,迁左都御史,兼正白旗蒙古都统,寻授兵部尚书。同治元年,协办大学士。时方奉命偕尚书沈兆霖赴甘肃按事,至兰州,数日遽卒,诏依大学士例赐血卩,赐其子恩寿举人,谥文端。恩寿,同治十三年进士,官至陕西巡抚。

  瑞常,字芝生,石尔德特氏,蒙古镶红旗人,杭州驻防。道光十二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大考二等,六迁至少詹事。二十四年,连擢光禄寺卿、内阁学士。二十五年,迁兵部侍郎,兼镶红旗汉军副都统。二十九年,充册封朝鲜正使。调吏部,历兼左、右翼总兵。咸丰元年,典江南乡试,就勘徐州丰北河决,疏陈灾情、赈务、漕务,请饬地方官严防匪徒蠢扰,报闻。定郡王载铨管步军统领,越次题升主事,瑞常力争不得。寻解左翼总兵职。七年,擢左都御史。八年,迁理藩院尚书,兼正蓝旗汉军都统,署步军统领,调刑部尚书。十年,宝源局监督张仁政因侵蚀畏罪自尽,命瑞常偕尚书沈兆霖按之,得前任监督奎麟、瑞琇赃私状,并论大辟,追赃后遣戍。文宗幸热河,留京办事,督防巡防。十一年,调工部,又调户部。

  同治元年,以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皇太后命南书房、上书房翰林纂辑史事以昭法戒,书成,赐名治平宝鉴,遴择大臣轮班进讲,瑞常与焉。四年,充总管内务府大臣。时陕西巡抚刘蓉骤起膺疆寄,为编修蔡寿祺所劾,蓉自陈辩,疏中引及胡林翼密荐之词,又倚任布政使林寿图,为人所忌。言官遂劾寿图湎酒废事,举劾不公,并讦蓉漏泄之罪,於是命瑞常偕尚书罗惇衍往按之,疏白其无罪,惟坐寿图演戏及蓉陈奏失当,并予薄谴。定陵奉安礼成,题神主,加太子少保。历工部、刑部尚书,兼翰林院掌院学士,管理户部三库。六年,赴天津验收漕粮,复命盘查北新仓,得亏米六万馀石状,论所司罪如律。十年,拜文渊阁大学士,管理刑部。

  瑞常历事三朝,端谨无过,累司文柄,时称耆硕。十一年,卒,赠太保,祀贤良祠,谥文端。子文晖,官至盛京礼部侍郎。

  全庆,字小汀,叶赫纳喇氏,满洲正白旗人,尚书那清安子。道光九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累迁侍讲。大考二等,擢侍读学士。历少詹事、詹事、大理寺卿。以误班镌级。二十一年,予头等侍卫,充古城领队大臣,调喀喇沙尔办事大臣。召还,未行,会回疆兴垦,伊犁将军布彦泰疏留全庆偕林则徐往勘。二十五年,至叶尔羌,疏言:“和尔罕地膏腴,哈拉木札什水渠可资灌溉。又巴尔楚克为回疆扼要之地,道光十二年已奏开垦屯田,未种者尚多,应先侭安插民户,俾成重镇。”诏如所请行。先是,全庆疏陈喀喇沙尔环城荒地,及库尔勒、北山根,可垦田万馀亩,命办事大臣常清筹办。至是复偕则徐详勘,疏言:“库尔勒应於此大渠南岸接开中渠,引入新垦之地,分开支渠二。其北山根展宽开都河龙口,别开大渠,与旧渠并行;再分支渠四,别开退水渠一。”又疏言:“伊拉里克在吐鲁番托克逊军台西,地平土润,土人谓之‘板土戈壁’。其西为‘沙石戈壁’,有大小阿拉浑两水,汇为一河。此次引水自西而东,凿成大渠,复多开支渠以资灌溉。伊拉里克西南沿山为蒙古出入之路,垦地在满卡南附近,东西两面,以‘人寿年丰’四字分号,各设正副户长一,乡约四,择诚实农民充之,承领耕种。又吐鲁番为南北枢纽,应安置内地民户,户领地五十亩,农田以水利为首务。此次开渠,自龙口至黑山头,地势高低,碎石夹沙,渠身易淤,酌定经久修治章程。”并如所请行。自是回疆南路凡垦田六十馀万亩。

  回京,擢内阁学士,兼正红旗汉军副都统。历刑部、吏部、户部、仓场侍郎。咸丰四年,擢工部尚书,兼正红旗汉军都统。七年,调兵部。九年,命赴天津验收漕粮。时英兵犯大沽,僧格林沁击却之。全庆疏陈兵事,略谓:“敌军战败之后,不进不退,心实叵测。窃恐别有举动,未必从此就抚而去。我之精锐,尽萃大沽,旁无应援,后无拥护。双港之旅,已调前敌;津门之备,但资土练;北塘一带,又颇空虚。应请速简重臣,发劲旅,严近畿海口之备,为僧格林沁之援,令广东义勇捣香港以牵其援兵,登州水师合旅顺以截其归路,然后国威可振,抚局可成。”疏入,被嘉纳。调吏部尚书。

  十年,授内大臣,兼翰林院掌院学士。十一年,充总管内务府大臣。同治元年,追论大学士柏{艹俊}科场之狱原谳未允,全庆坐附和定谳,镌四级,降授大理寺卿。历内阁学士、工部侍郎、左都御史。五年,授礼部尚书,调刑部。十一年,协办大学士,兼翰林院掌院学士。十二年,典顺天乡试,以中式举人徐景春试卷疵谬,镌二级去职。

  全庆易攵历清要,累掌文衡,更阅四朝,虽屡黜,寻即录用。光绪元年,授内阁学士。复历礼部侍郎、左都御史、刑部尚书、协办大学士。五年,乡举重逢,加太子少保。六年,拜体仁阁大学士。七年,致仕,食全俸。八年,卒,晋赠太子太保,祀贤良祠,谥文恪。

  论曰:自道光以来,科场请讬,习为故常,寒门才士,为之抑遏。柏{艹俊}立朝正直,且所不免,其罹大辟也,出於肃顺等之构陷。然自此司文衡者懔懔畏法,科场清肃,历三十年,至光绪中始渐弛,弊窦复滋,终未至如前此之甚者,实文宗用重典之效,足以挽回风气也。麟魁、瑞常、全庆皆起家文学,洊陟纶扉,其建白犹有可纪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