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百九十 列传一百七十七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7-06-22 22:54:26|

贾桢 周祖培 朱凤标 单懋谦

  贾桢,字筠堂,山东黄县人。父允升,乾隆六十年进士,由检讨历官兵部侍郎。

  桢,道光六年一甲二名进士,授编修。十三年,大考一等,擢侍讲。十六年,入直上书房,授皇六子读。累擢侍讲学士。十九年,大考翰詹,命免试。历少詹事、内阁学士。二十一年,迁工部侍郎,调户部。二十七年,连擢左都御史、礼部尚书,调吏部。咸丰二年,协办大学士。三年,疏请山东筹办团练,从之。题孝和睿皇后神主礼成,加太子太保。充上书房总师傅,兼管顺天府尹。四年,兼翰林院掌院学士。顺天府书吏范鹤等与户部井田科银库书吏交结营私,以钞票抵库银。桢察举其弊,谳定,谴失察诸官有差。桢以发觉察议,拜体仁阁大学士,管理户部。五年,兼管工部,晋武英殿大学士。

  六年,丁母忧,命暂开缺,给假六月回籍治丧,假满来京。桢疏言:“臣兄弟五人,诸昆叠故,臣幸仅存。今不能为母守制,是臣母有子而如无子,臣何以为子?”力求终制。时御史邹焌杰亦疏请准其开缺守制,诏允之。八年,服阕,以大学士衔补吏部尚书,仍充上书房总师傅。寻复授体仁阁大学士,管理兵部,兼翰林院掌院学士。十年,充京城团防大臣。是年秋,英法联军犯京师,车驾幸热河,命桢留守,日危坐天安门,阻外军不令入。及与会议,慷慨不屈。十一年,复晋武英殿大学士,以病请开缺,不许。

  穆宗回銮,偕大学士周祖培,尚书沈兆霖、赵光上疏曰:“我朝从无皇太后垂帘听政之典。前因御史董元醇条奏,特降谕旨甚明,臣等复有何异词。惟是权不可下移,移则日替;礼不可稍渝,渝则弊生。皇上冲龄践阼,钦奉先帝遗命,派怡亲王载垣等八人赞襄政务。两月以来,用人行政,皆经该王大臣拟定谕旨,每日明发,均用御赏同道堂图章,共见共闻,内外咸相钦奉。惟臣等详慎思之,似非久远万全之策,不能谓日后之决无流弊。寻绎赞襄之义,乃佐助而非主持。若事无钜细,皆由该王大臣先行定议,是名为佐助而实则主持。日久相沿,中外能无疑虑?为今日计,正宜皇太后亲操出治威权,庶臣工有所禀承,命令有所咨决,不居垂帘之虚名,而收听政之实效。准法前朝,宪章近代,不难折衷至当。伏查汉和熹邓皇后、顺烈梁皇后,晋康献褚皇后,辽睿智萧皇后皆以太后临朝,史册称美。至如宋之章献刘皇后,有今世任姒之称,宣仁高太后有女中尧舜之誉。明穆宗皇后,神宗嫡母,上尊号曰仁圣皇太后;穆宗贵妃,神宗生母,上尊号曰慈圣皇太后,惟时神宗十岁,政事皆由两宫抉择,命大臣施行,亦未尝居垂帘之名也。我皇上天亶聪明,不数年即可亲政,而此数年间,外而寇难未平,内而洋人偪处,何以拯时艰?何以饬法纪?端以固结人心最为紧要。倘大权无所专属,以致人心惶惑,是则大可忧者。请敕下廷臣会议皇太后召见臣工礼节,及一切办事章程,或仍循向来军机大臣承旨旧制;量为变通,条列请旨酌定,以示遵守。”疏入,命廷臣集议允行。

  同治元年安徽降贼苗沛霖谋分兵:一由清江,一渡颍而西,声称赴陕西胜保军营助剿,实有异图。桢上疏言:“苗沛霖穷而就抚,仍复拥兵观望,反覆无常。所部素无纪律,倘长驱入陕,何异引狼入室?由颍趋豫,尚为道所必经,绕道清江,则去之愈远,意存窥伺。西犯山左,则北路门户大开,固为腹心之患;东犯里下河,淮、扬通海,在在可虞。请饬下胜保严阻。”又疏言:“皖省军情紧急,署抚臣李续宜回籍葬亲,请勿拘百日定制,迅饬回任,以固疆圉。”并嘉纳之。三年,文宗实录、圣训告成,以监修劳,赐花翎。六年,桢年七十,赐寿,恩礼甚渥。寻以病乞休,不许。七年,乃允致仕,食全俸,仍充团练大臣。十三年,卒,诏称其“持躬端谨,学问优长”,依大学士例赐恤,晋赠太保,入祀贤良祠,谥文端。子致恩,官至浙江布政使。

  周祖培,字芝台,河南商城人。父钺,嘉庆六年进士,历官鸿胪寺少卿。

  祖培,嘉庆二十四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五迁至侍讲学士。道光十七年,督陕甘学政。历侍读学士、詹事、内阁学士。二十三年,擢礼部侍郎,调工部,又调刑部。二十六年,偕尚书赛尚阿查勘江南江防善后事宜,校阅江苏、安徽、江西营伍。三十年,文宗即位,疏言:“我朝立政之要,用人之法,备载列圣实录,请随时披阅。利害所关,今昔同辙,容有昔之所利不尽利於今者,未有昔之所害不为害於今者;容有昔所欲除之害至今犹未尽除者,未有昔所应防之害至今转可不防者。惟皇上成法在胸,以应几务,庶利害了如指掌,而兴废可决於一心。并请责成大吏,力戒欺饰,考察属吏;其徇隐庇护者,经言官弹劾,即严惩督抚,整顿营伍,责令捕盗,勿任推诿。”疏入,被嘉纳,特诏饬行。咸丰元年,擢刑部尚书。二年,疏言:“户部筹饷二十馀条,所议之款,缓不济急。请照道光二十一年河南河工、城工捐输章程,变通办理。”又谓:“按户派捐,先敛怨於民。请饬各督抚确查巨富之家,劝谕激发忠爱,力图报效。”从之。

  三年,要犯刘秋贵死於狱,承审官未得实情,祖培坐降三级调用,授左副都御史。疏言:“贼匪滋事以来,屡谕各省办团练,筑寨浚壕,仿嘉庆年间坚壁清野之法,行无实效,贼窜突靡定,各州县毫无豫备,贼至即溃。请严饬督抚,责成贤能有司,会绅速办;有怠玩从事,反滋扰累者,予参处。”从之。历工部、吏部侍郎。四年,连擢左都御史、兵部尚书,兼管顺天府尹。六年,宣宗实录、圣训成,加太子太保,调吏部。

  八年,会办五城团防,以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兼署户部。九年,调户部,兼署吏部。京师戒严,疏陈团防章程六条:曰查户口以别良莠,劝保卫以联众志,任官绅以专责成,协营汛以联臂指,设水会以备不虞,增帮办以资助理。车驾幸热河,命留京办事,拜体仁阁大学士,管理户部。十一年,文宗崩,命总理丧仪,兼办定陵平安峪工程。及穆宗奉两宫回銮,祖培疏言怡亲王载垣等拟定“祺祥”年号,意义重複,请更正,诏嘉其关心典礼。又言近畿各处抗粮拒捕成风,由於州县不得其人,谕各督抚秉公遴选,毋稍徇隐。同治元年,调管刑部。四年,山陵告成,赐花翎。五年,文宗实录、圣训成,赐其子文龠员外郎,文令举人。六年,卒,年七十五,优恤,谥文勤。

  朱凤标,字桐轩,浙江萧山人。道光十二年一甲二名进士,授编修。十九年,大考二等,赐文绮,直上书房。寻督湖北学政。历司业、侍讲、庶子、侍讲学士、侍读学士。二十五年,授皇七子读。连擢内阁学士、兵部侍郎,调户部。二十八年,命赴天津验收漕粮。寻偕大学士耆英查办山东盐务,疏劾历任巡抚、运司收受程仪节寿,论谴有差。又言:“山东盐政疲敝甚於他省,若求裕课畅销,惟除弊、缉私最为先务。会议变通成法,请先课后盐以重帑项。”下部议行。又查运库出借银七万馀两,责赔缴;藩库积存减平及扣还军需行装等款三十万两,拨解部库;通省仓库正杂未完银四十一万两,缺穀三十七万石,命限八个月弥补。咸丰元年,擢左都御史,历署工部、刑部、户部尚书。

  三年,粤匪陷江宁,复陷扬州,漕督杨殿邦退保淮安,廷议调山西、陕西兵七千赴援。凤标与尚书文庆,侍郎全庆、王庆云合疏,言:“淮安贼所必争,万一贼众渡河,则河南、山东民情震动,扑灭愈难。请命山东巡抚李僡亲往淮安扼贼北窜,并请敕直隶总督迅派布政使张集馨率兵扼要驻守,以为京师屏蔽。”疏入,如所请行。五月,贼陷河南归德,凤标与大学士贾桢、尚书翁心存等条拟防剿六事,多被采择。未几,悍贼林凤祥等窜畿辅,复偕桢、心存等奏陈预筹守城事宜。疏入,报闻。四年,授刑部尚书。六年,宣宗实录、圣训告成,加太子少保。寻调兵部,复调户部。

  八年,典顺天乡试,因中式举人平龄朱墨不符,为言官论劾,兴大狱,大学士柏{艹俊}论大辟,凤标亦解任听勘。文宗原其无私,从宽坐失察革职。逾数月,命以翰林院侍讲学士衔,仍直上书房,授醇郡王读如故。历大理寺少卿、通政使、左副都御史,署刑部侍郎。随扈热河,复擢兵部尚书。十一年,护送文宗梓宫回京,追录扈从劳,加二级。调吏部,充上书房总师傅。同治七年,以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兼翰林院掌院学士。未几,拜体仁阁大学士,管理吏部。十一年,以病乞休,命以大学士致仕,食全俸。十二年,卒於家,赠太子太保,谥文端。子其煊,工部郎中,官至山东布政使。

  单懋谦,字地山,湖北襄阳人。道光十二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十七年,入直南书房。十九年,大考二等,以赞善升用。寻授司业,迁洗马。二十年,督广东学政,历侍读、庶子。以病归,父丧服阕,请终母养。咸丰三年,粤匪扰湖北,懋谦方居母忧,命在籍治团练。六年,回京,仍直南书房,补原官。七年,督江西学政,历侍读学士、少詹事、内阁学士、工部侍郎,均留学政任。十一年,巡抚毓科、布政使庆廉为言官论劾,命懋谦按之,疏言:“毓科非应变之才,適当贼扰,省防尤重。本境兵勇不敷调遣,办理未能悉合机宜。现虽全境肃清,善后急宜妥办,筹备浙防,接济皖饷,大局攸关,恐未能措理裕如。庆廉现未到任,无事迹可考,未敢妄陈。”疏入,报闻。任满,回京,充实录馆副总裁。同治二年,调吏部,擢左都御史。三年,偕大学士瑞常等进讲治平宝鉴,授工部尚书。

  四年,命赴盛京偕侍郎志和等承修太庙、昭陵工程。时奉天马贼猖獗,命懋谦就近查察,劾将军玉明、府尹德椿,下部议处。回京,疏陈马贼难防,请筹兵饷出边会剿,以弭盗源。又请饬奉天所属各州县查勘市镇乡村应修堡寨之处,劝民作速兴筑,择录嘉庆年间龚景瀚所著坚壁清野议刊发各州县,令遵照团练守御之法,量为办理。疏入,均得旨议行。六年,管户部三库事务。七年,调吏部。十年,管国子监事务。十一年,以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寻拜文渊阁大学士,兼管兵部。十三年,因久病请解职回籍,允之。光绪五年,卒於家,诏依例赐恤,有“学问优长,持躬端谨”之褒。赠太子太保,谥文恪。

  论曰:自咸丰初军事起,四郊多垒,庙堂旰食。京师举办团防,阁部重臣领之,贾桢、周祖培、朱凤标皆预其事。其时用人犹循旧格,揆席多由资进。至穆宗践阼,底定东南,汉阁臣多取勋望,六官中大拜者鲜,惟单懋谦独由正卿入阁,时以为荣遇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