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百三十七 列传二百二十四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7-06-23 21:45:26|

荣禄 王文韶 张之洞 瞿鸿禨

  荣禄,字仲华,瓜尔佳氏,满洲正白旗人。祖喀什噶尔帮办大臣塔斯哈,父总兵长寿,均见忠义传。

  荣禄以荫生赏主事,隶工部,晋员外郎。出为直隶候补道。同治初,设神机营,赏五品京堂,充翼长,兼专操大臣。再迁左翼总兵。用大学士文祥荐,改工部侍郎,调户部,兼总管内务府大臣。穆宗崩,德宗嗣统。荣禄言於恭亲王,乃请颁诏,俟嗣皇帝有子,承继穆宗。其后始定以绍统者为嗣。光绪元年,兼步军统领。迁左都御史,擢工部尚书。慈禧皇太后尝欲自选宫监,荣禄奏非祖制,忤旨。会学士宝廷奏言满大臣兼差多,乃解尚书及内务府差。又以被劾纳贿,降二级,旋开复,出为西安将军。二十年,祝嘏留京,再授步军统领。日本构衅,恭亲王、庆亲王督办军务,荣禄参其事。和议成,疏荐温处道袁世凯练新军,是曰“新建陆军”。授兵部尚书、协办大学士。疏请益练新军,而调甘肃提督董福祥军入卫京师。

  二十四年,晋大学士,命为直隶总督。是时上擢用主事康有为及知府谭嗣同等参预新政,议变法,斥旧臣。召直隶按察使袁世凯入觐,超授侍郎,统练兵。荣禄不自安。御史杨崇伊奏请太后再垂帘,於是太后复临朝训政,召荣禄为军机大臣,以世凯代之。命查拿康有为,斩谭嗣同等六人於市。以上有疾,诏徵医。复命荣禄管兵部,仍节制北洋海陆各军。荣禄乃奏设武卫军,以聂士成驻芦台为前军,董福祥驻蓟州为后军,宋庆驻山海关为左军,世凯驻小站为右军,而自募万人为中军,驻南苑。时太后议废帝,立端王载漪子溥俊为穆宗嗣,患外人为梗,用荣禄言,改称“大阿哥”。

  二十六年,拳匪乱作,载漪等称其术,太后信之,欲倚以排外人。福祥率甘军攻使馆,月馀不下。荣禄不能阻,载漪等益横,京师大乱,骈戮忠谏大臣。荣禄踉跄入言,太后厉色斥之。联军入京,两宫西幸,驻跸太原。荣禄请赴行在,不许,命为留京办事大臣。已而诏诣西安,既至,宠礼有加,赏黄马褂,赐双眼花翎、紫缰。随扈还京,加太子太保,转文华殿大学士。二十九年,卒,赠太傅,谥文忠,晋一等男爵。

  荣禄久直内廷,得太后信仗。眷顾之隆,一时无比。事无钜细,常待一言决焉。

  王文韶,字夔石,浙江仁和人。咸丰二年进士,铨户部主事。累迁郎中,出为湖北安襄郧荆道。左宗棠、李鸿章皆荐其才。擢按察使,迁湖南布政使。同治十年,署巡抚。黔苗乱炽,桂东沦寇域。文韶条上援黔、防境机宜,以兵事属按察使席宝田,督其部将苏元春、龚继昌等进剿,斩首逆张秀眉乌鸦坡,黔境平。文韶绘苗疆要塞图,上之朝。十一年,除真。宁远莠民倡乱,耒阳朱鸿英复妄称明裔构众,先后檄道员陈宝箴讨平之。光绪元年,遣总兵谢晋钧平新化、衡、永土寇。抚湘六年,内治称静谧焉。入权兵部侍郎,直军机。会岁旱,各省籥灾,中旨罪己。文韶亦自陈无状,诏革职留任。旋除礼部侍郎,兼总理衙门行走。八年,御史洪良品、邓承修劾云南军需案,文韶坐失察,夺二级。乞养归,终母丧,还前除。

  十五年,授云贵总督。武定会匪陷富民、禄劝,人心恟惧。文韶斩获叛将,三日而定。无何,镇边夷乱起,檄迤南道刘春霖分道进攻,拓地三百里。徙建厅城於猛朗,募勇屯垦。改临安猛丁归流,移府经历驻其地。其馀寇乱及土族叛服不常,皆随时殄灭。

  初,英、法并缅、越后,西南缘边防务益棘。文韶绥靖各路土司,令自为守。会日韩启衅,诏入都询方略。既至,奉帮办北洋之命。鸿章赴日议和,文韶权直隶总督、北洋大臣。和议成,实授。时关内外主客军四百馀营,酌留湘、淮、豫三十营,馀悉散遣,士卒帖然。建议筹修旅大炮台,谓:“旅顺旧台密於防前,疏於防后,敌自大连湾入,遂失所芘;大连旧台,专顾防海,未及防陆,敌自金州登岸,遂不能支。今重整海防,必弥其罅隙。”又请加意水师、武备各学堂,以储将才,娴武幹,俟财力稍足,徐图扩充。又陈河运漕粮积弊,请苏漕统归海运,他若勘吉林三姓金矿、磁州煤矿,踵鸿章后次第成之,而京汉铁路亦兴筑於是时矣。又奏设北洋大学堂、铁路学堂、育才馆、俄文馆,造就甚众。

  二十四年,入赞军机,以户部尚书协办大学士。二十六年,拳匪仇教,文韶力言外衅不可启,不见纳。宫车既出,三日,始追及怀来。自联军犯京,事急,两宫召军机,惟文韶一人入见,谕必侍行。至是立召对,泣慰之,遂随扈,自晋入秦,晋体仁阁大学士。明年,改外务部会办大臣,旋赏黄马褂。署全权大臣,命先还京,佐办中俄条约。交还东三省及关外铁路,事宁,赏双眼花翎。充政务处大臣,督办路矿总局。转文渊阁,晋武英殿。三十一年,免直军机。明年,称疾乞休。

  文韶历官中外,详练吏职,究识大体,然更事久,明於趋避,亦往往被口语。三十四年,乡举重逢,赐太子太保。其冬,卒,年七十九,晋赠太保,谥文勤。

  张之洞,字香涛,直隶南皮人。少有大略,务博览为词章,记诵绝人。年十六,举乡试第一。同治二年,成进士,廷对策不循常式,用一甲三名授编修。六年,充浙江乡试副考官,旋督湖北学政。十二年,典试四川,就授学政。所取士多俊才,游其门者,皆私自喜得为学涂径。光绪初,擢司业,再迁洗马。之洞以文儒致清要,遇事敢为大言。俄人议归伊犁,与使俄大臣崇厚订新约十八条。之洞论奏其失,请斩崇厚,毁俄约。疏上,乃褫崇厚职治罪,以侍郎曾纪泽为使俄大臣,议改约。六年,授侍讲,再迁庶子。复论纪泽定约执成见,但论界务,不争商务,并附陈设防、练兵之策。疏凡七八上。往者词臣率雍容养望,自之洞喜言事,同时宝廷、陈宝琛、张佩纶辈崛起,纠弹时政,号为清流。七年,由侍讲学士擢阁学。俄授山西巡抚。当大祲后,首劾布政使葆亨、冀宁道王定安等黩货,举廉明吏五人,条上治晋要务,未及行,移督两广。

  八年,法越事起,建议当速遣师赴援,示以战意,乃可居间调解。因荐唐炯、徐延旭、张曜材任将帅。十年春,入觐。四月,两广总督张树声解任专治军,遂以之洞代。当是时,云贵总督岑毓英、广西巡抚潘鼎新皆出督师,尚书彭玉麟治兵广东。越将刘永福者,故中国人,素骁勇,与法抗。法攻越未能下,复分兵攻台湾,其后遂据基隆。朝议和战久不决,之洞至,言战事气自倍,以玉麟夙著威望,虚己听从之。奏请主事唐景崧募健卒出关,与永福相犄角。朝旨因就加永福提督、景崧五品卿衔,炯、延旭亦皆已至巡抚,当前敌,被劾得罪去,并坐举者。之洞独以筹饷械劳,免议。广西军既败於越,朝旨免鼎新,以提督苏元春统其军,而之洞复奏遣提督冯子材、总兵王孝祺等,皆宿将,於是滇、越两军合扼镇南关,殊死战,遂克谅山。会法提督孤拔攻闽、浙,炮毁其坐船,孤拔殪,而我军不知,法原停战,廷议许焉。授李鸿章全权大臣,定约,以北圻为界。叙克谅山功,赏花翎。

  之洞耻言和,则阴自图强,设广东水陆师学堂,创枪炮厂,开矿务局。疏请大治水师,岁提专款购兵舰。复立广雅书院。武备文事并举。十二年,兼署巡抚。於两粤边防控制之宜,辄多更置。著沿海险要图说上之。在粤六年,调补两湖。

  会海军衙门奏请修京通铁路,台谏争陈铁路之害,请停办。翁同龢等请试修边地,便用兵;徐会沣请改修德州济宁路,利漕运。之洞议曰:“修路之利,以通土货、厚民生为最大,徵兵、转饷次之。今宜自京外卢沟桥起,经河南以达湖北汉口镇。此幹路枢纽,中国大利所萃也。河北路成,则三晋之辙接於井陉,关陇之骖交於洛口;自河以南,则东引淮、吴,南通湘、蜀,万里声息,刻期可通。其便利有数端:内处腹地,无虑引敌,利一;原野广漠,坟庐易避,利二;厂盛站多,役夫贾客可舍旧图新,利三;以一路控八九省之衢,人货辐辏,足裕饷源,利四;近畿有事,淮、楚精兵崇朝可集,利五;太原旺煤铁,运行便则开采必多,利六;海上用兵,漕运无梗,利七。有此七利,分段分年成之。北路责之直隶总督,南路责之湖广总督,副以河南巡抚。”得旨报可,遂有移楚之命。大冶产铁,江西萍乡产煤,之洞乃奏开炼铁厂汉阳大别山下,资路用,兼设枪炮钢药专厂。又以荆襄宜桑棉麻枲而饶皮革,设织布、纺纱、缫丝、制麻革诸局,佐之以堤工,通之以币政。由是湖北财赋称饶,土木工作亦日兴矣。

  二十一年,中东事棘,代刘坤一督两江,至则巡阅江防,购新出后膛炮,改筑西式炮台,设专将专兵领之。募德人教练,名曰“江南自强军”。采东西规制,广立武备、农工商、铁路、方言、军医诸学堂。寻还任湖北。时国威新挫,朝士日议变法,废时文,改试策论。之洞言:“废时文,非废五经、四书也,故文体必正,命题之意必严。否则国家重教之旨不显,必致不读经文,背道忘本,非细故也。今宜首场试史论及本朝政法,二场试时务,三场以经义终焉。各随场去留而层递取之,庶少流弊。”又言:“武科宜罢骑射、刀石,专试火器。欲挽重文轻武之习,必使兵皆识字,励行伍以科举。”二十四年,政变作,之洞先著劝学篇以见意,得免议。

  二十六年,京师拳乱,时坤一督两江,鸿章督两广,袁世凯抚山东,要请之洞,同与外国领事定保护东南之约。及联军内犯,两宫西幸,而东南幸无事。明年,和议成,两宫回銮。论功,加太子少保。以兵事粗定,乃与坤一合上变法三疏。其论中国积弱不振之故,宜变通者十二事,宜采西法者十一事。於是停捐纳,去书吏,考差役,恤刑狱,筹八旗生计,裁屯卫,汰绿营,定矿律、商律、路律、交涉律,行银圆,取印花税,扩邮政。其尤要者,则设学堂,停科举,奖游学。皆次第行焉。

  二十八年,充督办商务大臣,再署两江总督。有道员私献商人金二十万为寿,请开矿海州,立劾罢之。考盐法利弊,设兵轮缉私,岁有赢课。明年,入觐,充经济特科阅卷大臣,釐定大学堂章程,毕,仍命还任。陛辞奏对,请化除满、汉畛域,以彰圣德,遏乱萌,上为动容。旋裁巡抚,以之洞兼之。三十二年,晋协办大学士。未几,内召,擢体仁阁大学士,授军机大臣,兼筦学部。三十四年,督办粤汉铁路。

  德宗暨慈禧皇太后相继崩,醇亲王载沣监国摄政。之洞以顾命重臣晋太子太保。逾年,亲贵浸用事,通私谒。议立海军,之洞言海军费绌可缓立,争之不得。移疾,遂卒,年七十三,朝野震悼。赠太保,谥文襄。

  之洞短身巨髯,风仪峻整。莅官所至,必有兴作。务宏大,不问费多寡。爱才好客,名流文士争趋之。任疆寄数十年,及卒,家不增一亩云。

  瞿鸿禨,字子玖,湖南善化人。同治十年进士,授编修。光绪元年,大考一等,擢侍讲学士。久乃迁詹事,晋内阁学士。先后典福建、广西乡试,督河南、浙江、四川学政。所行皆本功令,律下尤严。

  朝鲜战事起,我师出平壤。鸿禨上四路进兵之策,请兼募沿海渔人蜑户编为舟师,使敌备多力分,庶可制胜。及和议成,鸿禨方自蜀还,复奏言秦中地形险要,请豫建陪都。日本增兵辽东,鸿禨以敌情叵测,请敕刘坤一、王文韶简练劲旅,不可专任淮军。適坤一奏劾山西将贺星明侵饷,革职,鸿禨言:“刑赏治天下之大柄,军纪废弛已久,宜严惩以儆其馀。”又:“叶志超、龚照屿等败军辱国,罪当死。和约既定,势不能与勾,宜籍其财产,或令巨款捐赎,然后贷其一死。”皆不报。旋迁礼部侍郎,出督江苏学政。请罢武科。

  两宫西狩,鸿禨差竣诣行在,道授左都御使,晋工部尚书,仍以西安陪都为言。既至,命直军机,兼充政务处大臣。请以策论试士,开经济特科,汰书吏,悉允行。改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为外务部,班六部上,以鸿禨为尚书。时方与各国议和,鸿禨治事明敏,谙究外交,承旨拟谕,语中窍要,颇当上意焉。扈跸回銮,赏黄马褂,加太子太保。

  自新政议起,兴学、通商、劝工诸政,有司多借端巧取。鸿禨请降旨禁革苛派,任民间自办。又请旨以户部正杂诸款供地方正用,宫中岁费,遵先朝定例,量入为出,不便自户部增拨。裁汰内务府冗员,用节糜费。充中日议约全权大臣。是时中外咸以立宪为请,朝廷下诏豫备宪政始基,勖天下以忠君尊孔、尚公尚武尚实,用鸿禨言也。三十二年,协办大学士。特旨派议改官制大臣,鸿禨以枢廷事冗辞。旋命与大学士孙家鼐复核,颇有裁正焉。

  鸿禨持躬清刻,以儒臣骤登政地,锐於任事。素善岑春煊,春煊入朝,留长邮传部。密疏劾庆亲王奕劻,奕劻恶春煊,遂及鸿禨。会鸿禨因直言忤太后旨,侍讲学士惲毓鼎劾以揽权恣纵,遂罢斥归里。辛亥,湘变起,流寓上海,旋卒。后追谥文慎。

  论曰:德宗亲政,愤於外侮,思变法自强。乃以辅导无人,戊戌党祸,庚子匪乱,遂相继而作。太后再出垂帘,初坚复旧,继勉图新。宣统改元,议行宪政。政体既变,国本遂摇,而大势不可问矣。荣禄屡参大变,文韶久达世务。鸿禨后起,参议立宪,终以失宠太后,不免放斥。唯之洞一时称贤,而监国摄政,亲贵用事,欲挽救而未能,遂以忧死。人之云亡,邦国殄瘁,尚何言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