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百六十八 列传二百五十五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7-06-28 21:41:04|

崇绮子葆初等 志钧 延茂弟延芝 色普徵额 王懿荣熙元

  宗室宝丰 宗室寿富弟寿蕃等 宋承庠王铁珊

  崇绮,字文山,阿鲁特氏,蒙古正蓝旗人,大学士赛尚阿子。以穆后父贵,升隶满洲镶黄旗。初为工部主事,坐其父出师无功,褫职。咸丰四年,粤寇谋犯畿辅,充督练旗兵处文案,事宁,叙兵部七品笔帖式。英吉利兵舰窥天津,录守内城功,擢主事。嗣迁员外郎。同治三年,将军都兴阿以崇绮谙兵事,奏自随,兵部疏留。是岁成一甲一名进士,立国二百数十年,满、蒙人试汉文获授修撰者,止崇绮一人,士论荣之。九年,迁侍讲,出典河南乡试,充日讲起居注官。十一年,诏册其女为皇后,锡三等承恩公。历迁内阁学士,户部、吏部侍郎。

  光绪二年,充会试副考官,补镶黄旗汉军副都统。会河南旱,大吏匿不报,为言官所劾。上命偕侍郎邵亨豫按问,廉得实,巡抚李庆翔以下皆获罪。四年,吉林驻防侍卫倭兴额被盗诬控,诏与侍郎冯誉骥往谳,寻命崇绮署将军专治之。倭兴额控如故,事下侍郎志和覈覆,得诬告状,崇绮自劾,被宥。五年,出为热河都统。御史孔宪瑴疏称其忠直,宜留辅,不许。七年,调盛京将军。

  九年,谢病归。旋授户部尚书,再调户部,复乞休。初,穆宗崩,孝哲皇后以身殉,崇绮不自安,故再引疾。二十六年,立溥俊为“大阿哥”,嗣穆宗。乃起崇绮於家,俾署翰林院掌院学士,傅溥俊。於是崇绮再出,与徐桐比而言废立,甚得太后宠,恩眷与桐埒。义和团起,朝贵崇奉者十之七八,而崇绮亦信仰之。事败,随荣禄走保定,居莲池书院,自缢死。荣禄以闻,赐奠醊,入祀昭忠祠,谥文节。

  崇绮妻,瓜尔佳氏,先於京师陷时,预掘深坑,率子散秩大臣葆初及孙员外郎廉定,笔帖式廉容、廉密,监生廉宏,分别男女入坑生瘗,阖门死难,各奖恤有差。二十七年,命以曾孙法亮嗣廉定,袭爵。

  志钧,亦三等承恩公,满洲镶黄旗人。充散秩大臣。闻警,设醴祭先,率妻子皆衣冠对缢於中堂。恤如例,谥贞愍。

  延茂,杜氏,内务府汉军正白旗人。同治二年进士,铨礼部主事。光绪八年,历迁至鸿胪寺少卿。上言八旗官学废弛,宜变通章程。再迁内阁侍读学士。

  中法构衅,疏言:“我国士夫多懵外势,请自今慎选使才,令其考察彼国政治利弊,图其山川夷险,随时奏闻。”又言:“名将必知地利而后可行师,庙堂必知地利而后可驭将。今宜北起盛京,南逾岭广,合台、琼为一气。复自滇、粤边外讫越南全境,分绘两图,更令诸疆臣各绘所辖地图,上测纬度,下准方斜,俾知相距里数,为军事之用。”上韪其议。

  十三年,除奉天府府丞。越四年,入为大理寺少卿。二十四年,由驻藏办事大臣擢吉林将军,以仓廪灾,上章自劾。明年,徵还,再授黑龙江将军,未行而拳祸作。联军入都,偕弟延芝守安定门,城陷,阖室自焚死。赠太子少保,谥忠恪。妻并诸娣姒女子子皆获旌。

  色普徵额,舒穆鲁氏,满洲正白旗人。咸丰十年,贼窜畿疆,以健锐营前锋校,从大学士瑞麟往讨,裹创力战。旋从僧格林沁剿捻,斩馘甚众。同治初,又从都统穆腾阿军畿南。光绪三年,迁参领。八年,军政课最,授镶红旗汉军副都统,充神机营专操大臣。二十四年,徙驻南苑。二十六年,擢宁夏将军,未行,拳乱起,命守正阳门,昼夜徼循不少休。联军攻城,中炮死。赠太子少保,谥壮恪,予骑都尉兼云骑尉世职。

  王懿荣,字正孺,山东福山人。祖兆琛,山西巡抚。父祖源,四川成绵龙茂道。懿荣少劬学,不屑治经生艺,以议叙铨户部主事。光绪六年成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益详练经世之务,数上书言事。十二年,父忧,解职。服阕,出典河南乡试。二十年,大考一等,迁侍读。明年,入直南书房,署国子监祭酒。会中东战事起,日军据威海,分陷荣城,登州大震,懿荣请归练乡团。和议成,还都,特旨补祭酒。越二年,遭母忧,终丧,起故官。盖至是三为祭酒矣,前后凡七年,诸生翕服。

  二十六年,联军入寇,与侍郎李端遇同拜命充团练大臣。懿荣面陈:“拳民不可恃,当联商民备守御。”然事已不可为。七月,联军攻东便门,犹率勇拒之。俄众溃不复成军,乃归语家人曰:“吾义不可苟生!”家人环跽泣劝,厉斥之。仰药未即死,题绝命词壁上曰:“主忧臣辱,主辱臣死。於止知其所止,此为近之。”掷笔赴井死。先是懿荣命浚井,或问之,笑曰:“此吾之止水也!”至是果与妻谢氏、寡媳张氏同殉焉。诸生王杜松等醵金瘗之。事闻,赠侍郎,谥文敏。懿荣泛涉书史,嗜金石,翁同龢、潘祖荫并称其博学。

  熙元,直隶总督裕禄子。光绪十五年进士,由编修累迁至祭酒。联军入,方家居守制,闻变,偕嫂富察氏、妻费莫氏仰药以殉。赠太常寺卿,谥文贞。越三年,杜松等以两祭酒大节昭著,籥请隆报飨,得旨,附祀监署唐韩愈祠。

  宗室宝丰,字龢年,隶正蓝旗。好读书,有清尚。光绪十五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历迁至侍讲。二十五年,立溥俊为“大阿哥”,命直弘德殿,并赏高赓恩四品京堂,同授大阿哥读。明年,两宫西幸,宝丰以随扈不果,愤甚,誓死职。自题绝命词曰:“忠孝节廉,本乎天性。见利思义,见危授命。呜呼宝丰,不失其正。”饮金死。赠太常寺卿。

  宗室寿富,字伯茀,隶正蓝旗,侍读宝廷子。泛览群籍,尤谙周官、礼、太史公书,旁逮外国史,通算术,工古文诗词。光绪十四年,成进士,选庶吉士。尝愤国势不张,八旗人才日衰,箸劝八旗官士文,立知耻会,大旨警顽傲,励以自强。浙江巡抚廖寿丰疏荐寿富才学堪大用,命赴日本考政治。既还,箸日本风土志四卷献上,召见,痛陈中国积弊及所宜兴宜革者,漏三下始退,上器之。政变作,遂杜门。

  寿富性故矜贵,不通刺朝列。及拳乱起,乃上书荣禄,言董福祥军宜讬故令离畿甸,然后解散拳民,谓“董为祸根,拳其枝叶耳”。荣禄不省。妻翁内阁学士联元既以论拳匪诛,家属匿其宅,众以寿富重新学,亦指为袒外,恚甚,或劝之他往,曰:“吾宗亲也,宁有去理耶?”城陷,寿富自题绝命词,并贻书同官曰:“国破家亡,万无生理。乞赴行在,力为表明。侍已死於此地,虽讲西学,未尝降敌。”遂与弟右翼宗室副管寿蕃及一妹一婢并投纟睘死。赠侍讲学士。

  寿富刻苦孤峭。宝廷罢官早,家贫甚,性癖泉石。寿富事父能委曲以適其意旨。著有搏虎集。

  宋承庠,字养初,江苏华亭人。由拔贡考取小京官,铨工部。光绪四年,举於乡,迁主事。八年,充总理衙门章京,迁员外郎,转御史。二十六年,巡视京城,联军入,遥望城内火光烛天,自言:“主辱臣死,义无可逃。”疾书一纸遗家人曰:“宗庙宫寝,已付一炬,敌人残忍,不共戴天。读圣贤书,惟有捐躯报国而已。我得死所,妻子勿以我为念。”时已仰药,口不能言,越一日卒。赠四品卿衔。

  王铁珊,字伯唐,安徽英山人。光绪十五年进士,铨兵部主事。居久之,母年老,欲归省。会拳乱作,知都城必危,遂不去。悉举赀斧寄母,独留百金,复分其半助邑馆贫不能归者。其人谓:“盍不偕南?”曰:“时势至此,不能出力抗敌,已负朝廷;若更引身远避,何以为人?且在京为大清官,在籍践大清土,国苟不保,家将焉属?”其人知其隐蓄死志,强之行,不可。两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