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百九十四 列传二百八十一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7-06-28 22:01:29|

◎忠义八

  姚怀祥全福、舒恭受等 韦逢甲长喜等 麦廷章刘大忠等 韦印福钱金玉等 龙汝元乐善、魁霖等 文丰 殷明恒高腾云等 高善继骆佩德等 林永升陈金揆等 李大本于光炘等 黄祖莲

  姚怀祥,福建侯官人。嘉庆二十三年举人。道光十五年,挑知县,发浙江,权象山、龙游等县。二十年,英吉利以钦差大臣林则徐在两广坚持鸦片之禁,耀兵宁波洋面,破定海,旋退出。二十一年二月,攻虎门,广东水师提督关天培、湖南提督祥福;七月,攻厦门,总兵江继芸,游击凌志;八月,复攻定海,总兵王锡朋、郑国鸿、葛云飞;九月,攻镇海,两江总督裕谦,狼山镇总兵谢朝恩;二十二年三月,攻慈溪,副将朱贵与子昭南;五月,攻吴淞,江南提督陈化成:均先后殉难,自有传。怀祥於二十年適署定海篆,分募乡勇,为死守计,总兵张朝发撤之。城陷南门,怀祥负伤,立城上呼兵,无应者,愤甚,投成仁塘死。

  典史全福使酒仗气,敌至,衣冠坐狱门。囚跳,叹曰:“失城当死。况失囚耶?”敌入署,大呼杀贼,毙黑酋者一,丛刺死。翌年,再犯宁波、定海,则石浦同知舒恭受,游击张玉衡、外委武英太同死难。都司李跃渊则随总兵郑国鸿战晓峰岭六昼夜,与把总胡大纯、洪武琮,外委金钊同殁於阵。

  是役也,慈溪大宝山死者,为即用知县颜履敬,参将黄泰,守备田锡、陈芝兰、徐宦、哈克里,千总阿本穰、魏启明,把总林怀玉、卢炳、邸法德,外委张化鹏、马龙图、何海、毛玉贵、王保元、杨福增;死镇海城者,为县丞李向阳;战金鸡山死者,为都司孙汝鹏,守备李云龙、王万龙,千总陈庆三、陈守澍、周万治,把总马金龙、汪宗斌、解天培、金{山噩},外委林赓、吴定江;死招宝山者,为外委蔡步高。而山阴练勇袁乐忠以从间道导朱贵军至长碕迎战,为炮火所逼,从烟焰中跃起,投海死。

  韦逢甲,山东齐河人。道光十六年进士,用知县,发浙江,累权宣平、馀杭、浦江等县。英吉利既再扰宁波洋面,将寇吴淞,先以弋船三十艘进攻乍浦。时逢甲以督铸大炮,由镇海赴乍浦设防,就权同知。四月,敌遽由东光山上陆,屯兵皆溃。逢甲带乡团御於西行汛,死之。

  同死者,为驻防副都统长喜,前锋协领英登布,佐领隆福,防御贵顺、额特赫,前锋校佛印,骁骑校伊勒哈畚、根顺、该杭阿及调浙助防之守备张淮泗,千总李廷贵,把总王荣、马致荣、孙登霄,外委马成功、朱朝贵。而伊勒哈畚尤惨,伏观山射夷,殪甚众,被执,磔死。子仁厚,袭职,殉粤寇。

  麦廷章,广东鹤山人。道光十二年,以外委随剿连州瑶匪功,屡迁至游击。林则徐查办英吉利趸船鸦片,檄廷章率舟师驻九龙山巡防。英酋递书辩论,开导不服,遽开炮,廷章以大炮应之,毁双桅敌船。又潜约土密兵船助攻,复击卻之。英人既陷浙定海,遂溯大洋至天津乞和,朝命直隶总督琦善驰粤与议,海防遽懈。二十年十二月,敌乘不备,突进占大角、沙角,廷章时佐提督关天培防守靖远炮台。明年二月,敌船拥入三门口,断防御椿练。南风作,复以大队围横档、永安,截我军援道,进犯虎门。廷章奋勇御之,力竭死。

  时同死者,为香山协副将刘大忠,游击沈占鼇,守备洪达科等。参将周枋则以拒敌乌涌战殁。三月,英人复由粤扰闽,攻厦门,犯内港,守备王世俊、蒋锡恩,千总张然迎击之,均以力战阵亡。

  韦印福,江苏上元人。由行伍随剿滑县匪,有胆略,尝曰:“武官临阵,死生度外事,畏死不作武官矣。”累擢千总,为两江总督陶澍所赏,擢署金山营游击。英吉利之窥吴淞也,提督陈化成守西炮台,誓死战,以印福忠勇,隶左右。二十二年五月,敌舰丛击之,化成被伤,印福救护不及,殁於阵。

  化成之殁,从殉者八十人,其尤烈者:千总钱金玉,临危或劝避去,答曰:“金玉年十六即食国饷,今焉避?”遂及难;外委徐太华,善用炮,转移如志,击皆命中,被击死;把总许攀桂,拥护化成,谓:“主将与某等同甘苦,公报国在今日,某等报公亦在今日!”众心益固,卒饮剑死;把总龚增龄,迎战,刃数人,敌人围而擒之,钉手足於板,掷诸海;外委周林,率帐下巷战,中枪,先化成死。

  时督师两江总督牛鉴,以炮毁演武厅,亟退去,之苏州,又之江宁,敌遂由宝山徇上海,道以下官皆遁,典史刘庆恩投浦江死。内河不能深入舰队,乃由福山口犯镇江京口,副都统海龄战不胜,自缢死,寻谥昭节。赴援游击罗必魁、把总赵连璧,均死之。

  驻防员弁同与难者,为马甲长松,与子骁骑校祥云;佐领景星、爱星布、忄互明,防御恒山、尚德、恒福、吉成,骁骑校伊克济讷,文举人噶喇,武举人哈达海,笔帖式哈丰阿、恩喜,前锋校松宝、文魁、阿勒金图、喜兴等。迫江宁钦差大臣耆英等奏定款局,而五口通商之约成。

  龙汝元,顺天宛平人。由行伍随剿广西会匪,以功累擢游击,隶河南巡抚英桂军营。咸丰八年,英吉利纠合法郎西、米利坚两国,藉口换约,俄罗斯复阴助之,坚请在京师开议。议未定,舰队集天津海口,朝命科尔沁亲王僧格林沁办理海防。汝元奉檄至,擢大沽协副将。九年五月,英、法兵船驶入内河,汝元手燃巨炮沉其船,旋中炮殁於阵,谥武愍。提督史荣椿同死,自有传。

  是役也,诸国受创甚。十年夏,舰队复集天津大沽口,提督乐善奉命驻兵大沽,至则以关防交僧格林沁,令所部原留者听,得千馀人,誓死守。六月,敌兵自北塘登岸,七月一日,自石缝炮台击败之。相持一日,无后援。火药局火起,兵多伤死。乐善知不可守,遂投河死。从死者副将、守备各一,失其名。乐善谥威毅。

  时副将魁霖在通州巡防,檄至天津助战,亡於阵,谥威肃。委翼长阿克东阿、侍卫紥精阿同死之。八月,敌遂北犯通州,图占西仓,监督觉罗贵伦与同官玉润衣冠对缢殉节。焚淀园,文丰外,员外郎泰清、苑丞泰衷全家自焚死。时文宗驻跸热河,命恭亲王奕䜣再议款局,而难始定。

  文丰,董氏,内务府汉军正黄旗人。内务府笔帖式,历堂主事、员外郎、造办处郎中,充杭州织造,授骁骑参领。道光二十一年,充粤海监督。二十三年,偕两广总督耆英等遵议英吉利五口通商章程十五条,下部议行。二十六年三月,授热河副总管,充苏州织造。差还,授堂郎中。咸丰四年,赏总管内务府大臣衔,历正蓝旗汉军副都统、正蓝旗护军统领。七年二月,授总管内务府大臣,寻署正黄旗护军统领。八年五月,管理圆明园事务,调正红旗满洲副都统,充崇文门副监督。又调正白旗满洲副都统,署御药房、太医院事务。十年八月,命在圆明园照料一切事宜,是月英人闯入圆明园,文丰投水殉难。赐恤如例,赠太子少保衔,入祀京师昭忠祠。同治元年,追念忠节诸臣,以“文丰从容赴难,不愧完人”褒之,加恩予谥忠毅。

  殷明恒,江西南昌人。由武童投效水师营,擢把总。光绪四年,赴闽,隶平海中营师船司炮。时佛郎西既并越南,将窥滇省,其酋领军舰十四艘先犯福州,图覆船政局。十年七月,在马江发难,明恒阵亡。时毁兵船七,商船二,及艇哨各船俱烬,死者不可计。见奏报者,以参将高腾云死最惨,五品军功陈英战最烈。船厂学生带扬武舰叶琛,带建胜舰林森林,均登了台发炮,受弹,犹屹立指挥;充福星轮三副王涟受炮伤,犹枪毙敌兵多名,均以伤重阵亡。

  是役也,战镇南关外,隶记名提督刘永福部下者,为武监生杨萼恩、哨弁何承文等;隶署提督苏元春部下者,为总兵孙得胜,副将黄政德、邱福初、陈义新、刘德胜、张大寿、刘玉贵,参将胡延庆、王绍斌、萧有明、黄世昌、石启官、张兴宽,游击萧宝臣、李纯五、吴少怀,都司黄均、任有锡、李逢桢、吴述元、周同芳,守备黄效忠、杨承禄,千总苏全璧、蒋全昌、李得胜,把总王有兴、李明德、杨春林、徐国庆、叶亚吉、梁玉辉,外委曹正亮,六品军功劳国丰,从九品黄汝霖等。

  隶广西巡抚潘鼎新部下,纸作社之役,为副将苏玉标,都司陈福隆,把总张元鸿、顾玉芳;谅山之役,为提督刘思河,都司刘映谷、黄正寅、邓晏林、杜光湔,守备罗云高,千总俞谏臣、蔡得胜、孙其易,把总谢世和,六品军功万国发等。

  隶福建布政使王德榜部下,战丰谷等处,为总兵黄喜光,副将胡阳春、武鸿来,参将左廷秀、谭家璐、王得永、蔡玉堂、黄祖富、左占元,游击陶得玉、聂章寿、王得才、柳臣玖,都司王天喜、陈永发、赵步云、谭连胜、胡克胜、田玉贵,守备邱正亮、邓青云,千总谢廷兰、张玉魁、杨大德、胡士英,把总萧恩清、王成吉,外委刘云汉、谢薛昌,六品军功黎占元、唐复兴、谭以明等。

  隶福建巡抚刘铭传部下者,为总兵曾照礼,副将刘义高,千总殷有升,把总尤运农、祁文等。均分别上闻,赠恤有差,高州镇总兵杨玉科,则以宿将有功,战殁谅山,自有传。

  高善继,字次浦,江西彭泽人。由附生举同治元年孝廉方正,朝考用教职,署弋阳县训导。举优行,皆寒畯士,积弊为清。寻调赣州府学教授,又调南安。光绪十四年,举乡荐,会试不第,谒李鸿章於天津,鸿章,其父执也,语不合,投通永镇总兵吴育仁幕下。二十年,日本侵朝鲜,廷议主战。六月,善继佐营官骆佩德乘英国高升轮船运送军实。驶至牙山口外,日本举旗招抚,善继不肯屈。管驾英人先逸去,善继忿极,令悬红旗示战备,且进薄之。方与佩德指挥御敌,忽船中鱼雷,逾时,水势注射益汹涌,众强善继及佩德亟下,善继奋然曰:“吾辈自请杀敌,而临难即避,纵归,何面目见人?且吾世受国恩,今日之事,一死而已!”佩德曰:“如此,吾岂忍独生?”高升船遂沉,善继溺死,佩德从之。

  时护行者为济远舰,亦为敌船在丰岛袭击,大副都司沈寿昌坚守炮位,竭力还攻。及中炮阵亡,则守备柯建章继之;复阵亡,则黄承勋继之。与军功王锡三、管旗刘鹍同与於难,争趋死地,奋不顾身,尤为当时所称。广乙快船管轮把总何汝宾,亦於是役中弹阵亡。

  林永升,福建侯官人。入船政学堂肄业驾驶,派兵轮练习,周历南北洋险要,以千总留闽,充船政学堂教习。复出洋留学,归,晋守备,调直隶。从平朝鲜之乱,擢都司。赴德国接收代造经远快船,保升游击。光绪十五年,北洋海军新设左翼左营副将,以永升署理。办海军出力,升用总兵。二十年八月,朝命海军护送陆军赴大东沟登岸援朝鲜,日本海军来袭,我铁舰十,当敌舰十有二。副将邓世昌管带致远,都司陈金揆副之;参将黄建勋管带超勇;参将林履中管带扬威;经远,则永升主之。永升夙与世昌等以忠义相激励,既合诸舰,冲锋轰击,沉日舰三,卒以敌军船快炮快为所胜,世昌战殁。提督丁汝昌坐定远督船,畏葸不知所为,又被伤,总兵刘步蟾代之。船阵失列,有跳而免者,永升仍指挥舰勇,冒死与战,骤中敌弹,脑裂死。是役也,血战逾三时,为各国海战所仅见。

  永升而外,金揆、建勋、履中及守备杨建洛、徐希颜,千总池兆滨、蔡馥,把总孙景仁、史寿箴、王宗墀、张炳福、易文经、王兰芬,外委郭耀忠,五品军功张金盛,六品军功王锡山,均死之。世昌自有传。

  李大本,安徽六安州人。咸丰间投效江西军营,以功累擢游击,复投效直隶,充哨长,晋副将。光绪二十年,日本犯朝鲜,叶志超统军往援,扼守公州,聂士成率五营驻成欢驿。敌军来袭,大本与游击王天培、王国祐同亡於阵。时武备学生于光炘、周宪章、李国华、辛得林并赳健士,伏要隘,狙击敌前锋,以接应不至,皆死焉。士成旋绕渡大同江至平壤与诸军合,军无斗志,溃退相继。独左宝贵扼险恶战,死最烈,自有传。自是朝鲜无我驻军,敌遂内犯。

  黄祖莲,安徽怀远人。少有志节,尝思立功异域。光绪初,入上海广方言馆,列优等,送美国游学。调天津水师驾驶学堂,旋派赴威远兵轮练习。叙千总,署海军中军左营守备,充济远驾驶二副。海军出力,以都司升用。中日衅启,说丁汝昌以“严兵扼守海口,而以兵舰往捣之,攻其不备,否则载劲旅抵朝鲜东偏釜山镇等处,深沟高垒,绝其归路,分兵徇朝鲜诸郡邑,彼进则迎击,彼退则尾追,又出偏师挠之。彼粮尽援竭,人无斗志,必土崩瓦解,此俄罗斯破法兰西之计也。”汝昌不从。及大东沟将战,又说以“海战宜乘上风,兵法贵争先著。今西北风利,宜乘其兵轮未集,急击不可失”。汝昌复不决,遂失利。

  十二月,日人弃西路,南扰山东,祖莲佐总兵刘步蟾等守威海。时官军集关外,东路兵单,日军由落风港登陆,攻陷荣成,全力萃威海。祖莲挥将士开炮击敌,敌少卻,既复大集,诸军皆溃。二十一年正月,道员戴宗骞以力尽援绝投海,越数日,祖莲与刘步蟾及总兵张文宣、杨用霖等俱死之。时汝昌书降於敌,且要敌军不得残馀军,仰药死。后以死绥上闻,旨不予恤。或谓汝昌实为所部胁降,愤而自尽,降书则死后出洋弁手也。

  时旅顺先陷,海军扫地,黄海诸要隘皆失守,将士多死事,以奏报有缺,不得书。其见奏报者,三等侍卫永山,在凤凰城战殁;游击李世鸿、副将李仁党与提督杨寿山分守盖平,御敌大将乃木军,战最烈,同时以力尽阵亡。步蟾、宗骞自有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