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百九十五 列传二百八十二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7-06-28 22:02:33|

◎忠义九

  宗室奕功札隆阿等 觉罗清廉等 松林文炘等 崇寿韩绍徽韩培森 马锺祺 董瀚 谭昌祺 庄礼本 冯福畴 宫玉森 景善等 宋春华马福禄 杨福同 吴德潚子仲韬 成肇麟

  宗室奕功,历官奉宸苑卿,至御前侍卫。光绪二十六年,拳匪肇祸,各国联军破京都,德宗奉孝钦显皇后西狩,奕功以世受国恩,未能随扈,引火自焚。妻祥佳氏、子载捷等,阖家投井殉节。

  先后被难者,宗室有奉恩将军札隆阿,子朴诚等;奉恩将军缉御,子培善,孙存德、存厚等;文举人恩煦,子继勋、懋勋,从子启勋、世勋等;掌江西道监察御史德藩,户部员外郎恩斝,户部主事谨善,宗人府经历讷钦,头等侍卫德润,带队官钰璋,及奕鑫、载袍、恕诚、联德、恩溥、松达、善章、国文、松根、景璋、承惠、和桂、凤喜、吉辰、海明,觉罗有清廉、年瑞、德润、荣绵。

  松林,巴雅尔氏,满洲镶黄旗人。由笔帖式累擢给事中。出知临安府,升云南粮储道,晋山东按察使、布政使。内擢顺天府府尹,病解任,起为内阁侍读学士。联军犯京师,分守东直门,亲指挥炮火中,抵御甚力。俄中炮死,尸不可辨。

  时阵亡者,前敌有世管佐领文炘,骑都尉玉荫、奎龄,笔帖式宝善,前锋校荣春,护军校玉连,骁骑校锺安、德昌,前锋舒元、明顺,护军秀亮、双禄、瑞升、文福、成福、恩启、常贵、成秀,把总文通,队官全成,队长全兴,领催崇宽、贵斌、崇欢、庆祥、广升、奎秀、永顺、暇安、恩庆、广立,马甲成恒、瑞喜、庆山、倭克金布、世昌、玉兴、恩隆、德胜、祥瑞、赓音布、董连元、保麟、裕安、长泉、保玲、王永立、保祥、李景瑞、田应时、张桂祥、李永福、清华、吉顺、全立德、玉崇、喜保、林长玉、布克坦、全保、喜寿、海宽、延禄、玉山、成昌、长福、松龄、柯永、文斌、徐培田、文达、庆连、兴瑞、李烨、保庆、清海、长春、恩常、保顺、广禧、广海、崇福、凤龄、成棨、双全、玉岑、汪恒吉,养育兵明禄、玉海、玉存、景立、关喜、庆禄、色勒、连贵、双寿、文奎、奎茂、齐德森、明保、永顺、泳全、常来、吉禄、万善、立得、长桂、松樑、德成、长安,閒散全兴、松泽、德禄、连升、保盛阿、玉庆、德禄、广成、连山、倭克金泰、立海、德绪、富森、广海、崇福、荣羲、国安、祥桂、富顺、延茂、德全、恩隆、杨德福,枪甲吉庆、连魁、李长升、景英、文海,枪兵崇昆,炮甲吉安、文䦷、景瑞、张启茂、刘龙、富琪、全奎、全保、德凤、增锐、增辉、周奎斌,练兵桂普,队兵光辉、林庆。

  东直门有护军参领贤普,世管佐领德续,公中佐领松鹤、锡昌、连秀,笔帖式荣山,骁骑校惠斌、倭什洪额、瀛绪、连桂、常浩、铭纶、凤启,护军瑞斌、常福、春安、普惠、德谦、恒有、兆芳、随善、同广、崇敬、恒斌、桂禄、三多,队官英璞、惠斌,领催德绪、常庆、成山、富顺、常全、双印、文森、松䦷、双奎、广义,马甲乔龄、锡瑞、田德贵、奎秀、广喜、宝庚、广禄、富通、明喜、广林、文印、德林、永山、锡连、荣和、永霈、长安、李忠、春元、得林、兴顺、福贞、文芳、文普、玉芳、乌云珠、达崇阿、德贵、明安、世达、黄培长、贵普、英玉、锡禄、文华、德本、春伦、成祐、崇庆、双奎、双海、立福、德保、润秀、奎秀、顺立、志亨、志隆、铭荣、崇喜、恩顺、连敬,养育兵庆林、双禄、隆福、宜绪、济堃、长奎、德文、长清、得隆、景立、得保、明增、成林、福祥、宝瑞、恩佑,閒散荣喜、崇仪、顺福、吉昆、长山、英振、阿炳、阿均、广成、连山、世瑞、承英、锡保、双兴、德玉、治得、和森、广立、李斌、世山、永利、长龄、铁寿、定坤、龙泰、凤林、凤祥、景珍、崇锡、存德、延龄、锡光、宝忠、得虎、奎福,炮兵恒安、国安、承万、吉恒、玉森、善溥、盛濂,队兵凌贵、伊立布。

  崇文门有护军校富亮,骁骑校德瑞,笔帖式润普,七品官萨斌图,监生福寿,队官彤勋,护军庆升、定昆、世喜、富山,领催玉山、连英、国栋、文通,马甲志福、铁升、桂安、清海、巨泰、乌林、兴海、聚泰、玉保、成喜、恩沾、全顺、恩保、辅廷、达英、张仲兰,养育兵永禄、文斌、隆兴、德存、富宽、常寿、全禄、海玉、英鋆、松山、连升、存德,閒散文成、文亮、崇林、松山、常林、秀斌、松玉、忠福、巴克坦布、奎荣、崇海、绪顺、德清,枪兵文海,队兵恩保、德禄、隆兴,幼丁刘长立。

  朝阳门有云骑尉富珠伦,恩骑尉连福,护军校富亮,骁骑校续魁,鸟枪蓝翎长松春,护军海秀、常福、乌林泰、万玉斌,前锋吉昌,领催常兴、保昌,马甲永安、福山、双喜、保勋、德福、铁升、兴海、长瑞、玉安、巴扬阿、乌林保,养育兵贵全、凌山、恩启、保春、涌澂、德顺、裕泰、玉厚、成玉、赵文忠、闰福、文瑞、荣德,閒散长绪、文立、多太、诚堃、恒立、常兴、伊三布、文禄、常林、瑞申、恩锡、连升、松山、厚宽、张勋、松山、忠福。

  东便门有游击韩万锺、弟韩万禄,千总庆馀,把总金钰,战兵王寿、李永福,马兵梁坤、张德舆。

  德胜门有副参领祥存、世管佐领承瑞,骁骑校崇桂、领催柏铭、容刚、文惠,马甲锡连、桂启,养育兵常海,队兵荣喜。

  安定门有笔帖式增俊,马甲立贵、长庆、德闰、卢检贵、恩寿、德平、长存、松禄、赵俊双、恒山、庄立、玉明、刘殿臣、长寿、荣桂、合海、袁明林、杨有春、文愈、文茂、文毓、连顺、施彬、文福、王玉凤、线长海、全英、煜祥、锺铭、傅合、连升、马玉和,养育兵恩绪、奎元、二立、文浩,閒散清联、德谦,武生长绪。

  齐化门有护军校连瑞。

  西直门有养育兵乌什哈,閒散全桂。

  阜成门有敖尔布锺珊。

  永定门有閒散长泰、玉泰、春祥。

  正阳门有閒散清林、奎连、德胜。

  宣武门有炮甲林广明,蓝翎长祥瑞,领催常连、景绪,马甲荣福、崇善、德斌、全顺、定保、荣庆、维明,炮手庆焕,养育兵松长,閒散英绪、续顺、崇海。

  大清门有前锋玉兴。

  天安门有护军参领玉山,副护军参领双福,护军校花连布,侍卫润志,前锋岐俊,护军永寿、文瑞、瑞升、承通、林安、玉庆、春喜、祥林、松桂、永寿、文禄、常升、常海、松惠、海全、桂升、双寿。

  午门有副护军参领凤龄,前锋崇祥、桂丰,护军玉寿、德凯。

  东安门有公中佐领松寿,步军校文通,领催延寿。

  东华门有副护军参领长年,副令官英宽,蓝翎长富升,队官玉昌,护军恩秀、奎英、成光、忠明、贵庆、昆连、松群、玉山、阿杭阿、玉寿、恩秀、奎俊、成英、文广、托克托虎、常山、广庆、希拉布、他克布、连德,马甲长山,养育兵存山,閒散德元,技勇兵全贵。

  西安门有养育兵永顺、德福。

  西华门有马甲春明。

  地安门有虎神营营总昆明,副护军参领恒谦,护军营管理祥瑞,护军队官凌魁,队长彦禄,护军常瑞、萨图布、永安、常山、双寿、兴斌,马甲文海、福山,养育兵崇恩、全苓、顺喜、閒散德祥。

  紫禁城内有护军参领海忠,亲军校文玉。

  守陴者有世管佐领德润,马甲锡秀。

  巷战者有骁骑校多伦布,蓝翎长德英额、双贵,前锋凤玉、希拉奔、崇安、文英、荣昆,护军德玉、崇贵、崇福、崇兴,领催鹤鸣,马甲双福、长海、庆裕、桂保、长升、恩立、兴岱、存桂、常泰,养育兵英厚、文志、德成、俊成,幼丁元成、全祥、世增、乌凌阿、广林、广俊、松荫、松祺、松立、延尉、成明、广瑞,閒散全顺、颐霈、多山、庆禄,外委王文志、闻廷标、王灏、高玉、常存,百总郭立奎,管队张海、金松林,把总王洪铭,马兵彭玉恩、全祥,战兵李逢春、戴永福、彭玉堂、孟禄,守兵王政枢、刘永安、季茂轩,炮甲祥通,炮手白万泰。

  死事者:宁寿宫员外郎诚年、笔帖式福臻在内值宿,七月二十一日巳刻,闻两宫西狩,即赴各殿封锁,至敛禧门外值房投井死。太庙五品官富亮,值班上香,洋兵突进,拒之,枪死。织工张继福,在绮华馆被戕。左营参将王长荫守署不去,以独力难持,投井死。护军连升值班端门;护军崇连,神机营呈递公事步军校赓音布、常福、胜喜,领催双喜,马甲存林、恩明,外委孙国瑞,技勇兵常有、隆祥、万昭,均在厅值班;领催荣钤,养育兵定成,队兵布兴泰,均看守军库;南城正指挥项同寿,在署办公;户部书吏高世祥,总理衙门供事沈鹏仪、徐伯兴、洪瑞汶,均在署值班,与於难。

  在先阵亡者:把总李锺山,外委李锺林,七月十七日,在张家湾御敌,不克,死。

  先后被难者:游击王燮,五月二十五日在东便门弹压拳匪,被戕,并毁其尸;采育营部司杨光第,於闰八月二十九日闻洋兵至,衣冠坐营中,被枪死;把总张进志拥护同死。

  均经留京办事大臣昆冈上闻,赠恤有差。

  崇寿,温彻亨氏,满洲镶黄旗人。光绪十六年进士,入翰林,累擢翰林院侍读。变作时,不胜忧愤,仰药死。诏以“见危授命”褒之,谥文贞。

  韩绍徽,字筱珊,贵州贵阳人。光绪二十年进士,授主事,分刑部,勤於所职。拳乱初起,尝走同官,涕泣誓身殉。七月二十一日,自经於陕西司司堂。

  掌江西道御史韩培森,巡城积劳,城破,绝食死。内阁中书堃厚,手书“见危授命”四字,与妻同缢死。

  马锺祺,字维春,隶汉军镶黄旗。少为诸生,以袭一等子,例不得与试,授三等侍卫,擢二等,有文武才。初服膺陆、王之学,继参以程、朱、张、吕,不主一家。为人伉爽有奇气,慕孙白谷之为人,好与朝野贤士游,与语或不合,辄哦诗乱之,以此得狂名。光绪二十年,日本争朝鲜,廷议出师,锺祺上书请自效,遂从戎奉天。盛京将军依克唐阿器之,使统镇边马队。会和议定,遂归。二十五年,李秉衡奉旨巡视长江,亲访於家,疏请从行。拳匪祸作,冒锋火而北,秉衡殉难,锺祺护其丧归。归三日,京师破,锺祺自缢死。著五伦大义、马氏日记若干卷。

  候选县丞董瀚,於城破日与弟候补巡检徵曰:“我等职虽微末,既读圣贤书,惟有以身殉国而已。”同时自缢。

  涿州附生谭昌祺,闻城陷,怀药哭诸圣庙,仰药死。

  举人庄礼本,留京读书。拳匪初起,即以为忧。洋兵入城,痛哭不食,后以一恸而绝。

  州同衔冯福畴,在通州署办刑名事。七月十六日,敌入署,守护案牍,不屈,被戕。

  东城司吏目、练勇局委员宫玉森,洋兵攻局,其女请避,怒投其女於井,拔刀出战。伤数处,自知不免,亦投井死。

  时同被难者,为原品休致礼部侍郎景善,前奉天府尹福裕,蒙古副都统耆龄,前察哈尔副都统明秀,冠军使文琭,工科给事中恩顺,刑部郎中汪以庄,兵部员外郎萨德贺、赵宝书,吏部主事锺杰,户部主事陶见曾、李慕、铁山,刑部主事毛焕枢、王者馨,工部主事白庆、恒昌,理藩院主事英顺,光禄寺署丞多文,国子监助教柏山,候选道郑锡敞,前绍兴府知府继恩,分省知县王朝鐀等,见册报者千馀人。

  全家焚溺服毒自经以尽节者众,骑都尉候选员外郎陈銮,住东便门二闸,於七月十九日洋人攻城,势急,与诸弟率眷属仆婢三十二名,一时自尽,尤为惨烈云。

  宋春华,字实菴,陕西三原人。光绪十二年武进士,授蓝翎侍卫。出为天津镇标右营守备,与士卒共甘苦,所部为天津绿营冠。联军内犯,总督裕禄檄春华守城南门。城东南制造军械所不守,春华集其众曰:“军械所存亡,天津生死系之。不夺归不可,胆勇者盍随吾出城!”皆应曰:“诺!”率百馀人夜半潜出,及库垣,春华先登,众随之。枪中春华左股,众欲退,春华负创大呼曰:“今夕之事,有进无退!”众争夺敌,死伤甚众,卒以守坚,退归城。已而敌兵日集,守土官多弃城走,春华慨语其妻陈曰:“城孤兵单,终恐不守。汝当以吾子出求生,吾誓与城存亡矣!”语毕,登陴督战不少息。城既陷,身被数伤,犹死守不退。或劝少避,春华曰:“城不守,死自吾分。汝曹各有父母妻子,归可也,俱死无益!”众感其义,无退者。敌毕登城,乃仰天叹曰:“吾志不遂,负国恩矣!然自接战以来,杀敌过当,今日之死,亦无所恨。”以首触陴,脑出,死,年三十五。

  马福禄,字寿三,甘肃河州人。光绪六年武进士,用卫守备,归河南镇标,以终养告归。二十年,循化撒拉回族以争教叛,固原提督雷正绾檄福禄往崔家峡、樊家峡协防,战辄胜。河、湟回匪继起,复助官兵获大捷。累功至记名总兵。

  二十一年,河州诸回变,福禄本回教,回以福禄助官军,欲加害。福禄在城,人亦以回教为疑,独正绾信之。时河州镇总兵汤彦和远驻起乍堡,命福禄率骑兵迎入河州城镇之,彦和犹豫不果行,叛回周七十乃纠众据山巅下击。福禄战二日,以失地利无功。彦和复潜走,军无统帅,贼益蹙之。福禄乃突围出南番境,至兰州乞师。沿路拔出难民数千,难民德之,状总督杨昌濬,昌濬以福禄孚众望,乃檄与兰州道黄云由北路援河州。时喀什噶尔提督董福祥奉旨赴甘肃协剿,由狄道进兵。福禄率师至莲花渡,与贼隔岸相持,为福祥军犄角,卒解河州围。时韩文秀亦作乱,河湟提督李培荣、总兵牛师韩军失利,陕西巡抚魏光焘与福祥会白塔寺,议进兵。福禄入谒,陈乱事颠末,及前后战状,福祥奇之,檄剿叛回冶主麻於米拉沟。剿未尽,马营土豪马采哥应之,福祥部将石尧臣等告败,福禄复分道往援,首先陷阵,斩采哥,聚而歼之。冶主麻收馀烬由黑山趋米拉,复还兵破之,斩无算,用是有骁将名。

  拳匪倡乱,福祥奉旨入都,檄福禄统马步七营、旗防山海关,寻移永平府,福祥入卫京师,檄随行。五月,各国联军躏杨村而西,偕汉中镇总兵姚旺等赴黄村御之。抵廊坊,两军相接,乃令骑兵下设七覆,步兵张两翼,敌近始发枪,倒者如仆墙。敌弹落如雨,骑兵以散处少伤,两翼左右复包抄其后,短兵相接,敌不支,遽卻,为庚子之役第一恶战。六月,福祥檄令攻使馆,中弹殁於阵,犹子耀图、兆图亦死,同殉者百馀人。

  杨福同,直隶清苑人。同治七年,投军,累擢游击,从讨朝阳教匪。嗣以副将驻营大名,专力缉捕,以功记名总兵,分统练军左翼马队,兼统天津马步队各营。近畿拳匪蜂起,涞水尤甚,总督裕禄檄福同率队往。至史家庄,伏匪邀击,力御之,擒数人。次日,又败匪於石亭镇,擒首要梁修。福同不忍多诛,令限日解散,留马队三十人镇之。无何,匪以千馀众攻留队,福同率步兵数十驰援。将及石亭,群匪自沟中突出,白刃交下,创甚,犹格杀数人,力尽死之。从弁孙裕清、卢玙璠俱力战死,赐恤如例。

  吴德潚,字筱村,四川达县人。性至孝。博极群书,以进士用知县。庚子年,任浙江,西安、北京拳乱起,江山县土匪以仇教为名,连陷江山、常山,县人咸欲应之,德潚谓北事未定,洋人必不宜歼。有罗楠者,素健讼,德潚尝严惩之,久含恨。结都司周之德,挟众指德潚袒洋教,劫德潚缚道署辕门,尽镊须发,以利刃攒刺,洞腹死,德潚骂不绝口。子仲韬驰哭尸下,又杀之,并入县署杀全家四十馀口。事定,恤如例。

  成肇麟,江苏华亭人。父孺,诸生,列儒林传。肇麟由举人官直隶知县,迁直隶州知州,署沧州静海,补灵寿,所至有绩。光绪二十七年,京师和议梗,联军西上,覃及邑境,责供牲畜糗粮甚厉,肇麟壹弗应。俄而布政使廷雍檄至,令迎犒,肇麟自念:“不迎犒,无以全民命;迎犒,则以中国臣子助攻君父;事处两难,守土之义无可避,惟有一死耳!”乃缮遗牒遣人间道达府,媵之以诗曰:“屈体全民命,捐躯表素怀。”李鸿章状死事以上,谓其能伸大义,降敕褒嘉,赠太仆寺卿,谥恭恪,予世职。明年,允直督请,建直隶省城专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