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百十 列传二百九十七

分类:古典名著|作者:赵尔巽|发布时间:2017-06-28 22:09:38|

◎列女三

  韦守官妻梁 归昭妻陆昭弟继登妻张 罗仁美妻李仁美弟妻刘 妾梅李等 钱应式女 王氏三女 沈华区妻潘 陈某妻伍 孙谔妻顾等 洪志达妻叶 罗章衮妻杜章衮侄群聘妻田等 王磐千妻颜何大封妻阮 方希文妻项 廖愈达妻李 妾汪张 叶芊妻谢 姚文璚妻刘毛翼顺妻陈王三接妻黄 刘琰妻邢 王跻圣妻韩等 程显妻朱刘元钅堂妻吴妾朱等应氏妇 平阳妇 殷壮猷妻李 杨昌文妻袁 谌日升妻陈 陈某妻万 林应雒妻莫梁学谦女 吴师让妻某 黄某妻李 文秉世妻梁文氏女 文枢妻陆何氏女 王氏三女 陈心俊妻马 郭俊清女 张问行妻杨 张联标妾傅林乾妻程 杨应鹗妾佟 黄居中妻吴 胡守谦妻黄 沈棠妻俞陈得栋妻蒋等汪二蛟母徐妻戴 刘章寿妻徐 黄嘉文妻蔡 徐明英妻吴 长清岭烈妇 韩昌有妻李 马雄镇妻李妾顾等 沈瑞妻郑 傅璇妻黄 刘昆妻张妾吴及二女 杨天阶妻关及二女 乌蒙女 刘亨基女 滕士学妻满向宗榜妻滕滕作贤妻杨 滕家万妻黄 高村妇 陈世章妻朱 薛中杰女傅瑛妻周 任寨村二十烈女 王自正妻马 强逢泰妻徐方振声妻张 陈玉威妻唐 宝丰二妇 戴钧衡妻李妾刘 陈吉麟妻周凌传经妻杨 秦耀曾妻毕 曹士鹤妻管谢石全妻廖曾石泰妻黄 叶金题母胡 缪胜云妻黄 石时稔聘妻刘章瑶圃女戴可恒妻朱 金福曾妻李 张福海妻姚 邵顺年妻伊顺年弟顺国妻刘陈某聘妻酆 胡金题妻俞王氏女 郑德高妻阮方其莲妻阮周小梅妻汤杨某妻沈 周世棣妻胡 蔡以莹妻曹妾马 王永喜妻卢 刘崇鼎母张 武昌女子沧州女子 费某妻吴 冷煜瀛妻卢 陈兆吉妻余 蔡法度妻简 张守一女王占元妻杨 王秉堃女 魏克明女 刘庆耀妻廖欧阳维元妻曹 李盘龙妻邓等 黄氏女 程氏女 韩肖朱妻郗 张醴仁妻王许氏女 李氏女 杨某妻吴 康创业妻邸李鸿业妻邸 王书云妻谷 王有周妻杨子汉连妻张 汉元妻李 汉科妻李等 张金铸妻段 王氏二女 马安娃妻赵 王之纲妻李 穆氏女 张某妻蔡程丁儿妻黄 张氏女 赵贵赐妻任 杨贵升妻刘 多宝聘妻宗室氏子英爚妻鄂卓尔氏 公额布妻音德布女 良奎妻 连惠妻根瑞妻 松文母吴 姚叶敏妻耿 陈某妻殷黄晞妻周 邹延玠妻吴 陈生辉妻侯 田一朋妻刘 蒋世珍妻刘 王有章妻罗有章妹 楼文贵妻卢 沙木哈妻 郑荣组妻徐 张翼妻戴 詹允迪妻吴 蔡以位妻孙 杨春芳妻王王尊德妾唐 窦鸿妾郝 章学闵妻董 杜聂齐妻何张氏妇 宁化二妇

  韦守官妻梁,长清人。明季饥,女未行,从父流转河南,婢於富室。及笄,主为择婿,梁泣言幼尝受韦氏聘,死,不敢别嫁。主使求得守官,守官迎以归。已而守官卒,家人欲使别嫁,梁自沉大清河,救,不死。乃自治棺,曰:“有欲娶我,以此畀之!”家人不复言。寇乱,匿棺以免。顺治二年,师南行,过其村,梁惧,积薪於户下,举火,乃入棺,自焚死。

  归昭妻陆,弟继登妻张,昭,昆山人;陆、张皆太仓人。昭仕明为监纪,顺治二年,死扬州;继登为教谕,长兴民乱,戕焉。二妇未得问。昆山兵起,舅姑避于乡,舟迎二妇,二妇不果行。师至,城闭,城西炮如雷。二妇夜登楼,环坐诸儿女酌酒,戒积薪楼下,城破则纵火。一老仆进,谓城破当兵冲,虑不及死,城北比丘尼故与主母善,菴后有池,仓卒可得死,从之。城破,兵掠菴,张入池,陆视其女,一卒前犯,陆力拒,被二矛,仆,又乱箠之,乃绝。张以水浅,不即死。兵去,潜视陆,陆亦苏,乃与尼共掖起之。兵复至,张辄避诸池,一卒索得张,欲执以去,张力拒,见杀。陆创重卒。

  罗仁美妻李,仁美,扬州人,失其县;李,龙游人。家扬州广储门。师下扬州,李方娠,积薪所居楼下,呼诸妇曰:“原死者共死,毋辱!”於是姒刘、仁美妾梅、李,前室女宦姑及诸妇,从李登楼,凡十二人。呼婢菊花举火,前室子哭,从李俱上,李顾见,启牖呼仁美,掷儿下。仁美负母手挈儿,哭出巷,回首,见黑烟出瓦隙,火合楼摧,闻屟声沸火中。仁美行,遇兵,仅得脱。兵去,发楼烬,拾残骼,惟菊花遗肢衣可辨。乃丛葬十三人西华门外。

  同时钱应式女淑贤,丹徒人。闻城破,数自杀,未绝。雨甚,门外万马声,比屋杀人,火四起。淑贤以纸渍水塞口鼻,持父手壅其气,父手悸不能举,又解衣带,强母使缢。母哭走,出,闻足击床阁阁,入视,已绝。

  王氏三女,金坛人。其二为同产,其一为群从姊妹,年皆十六七,以王师下江南,诸州县盗群起,王氏避长荡湖。昼延缘苇间,夜复其居。一日,盗至,劫三女子,缚置筏上。三女子号泣跌荡,筏覆,三女子死焉,贼十数辈亦溺。明日,尸浮水上,缚尽弛,三女子携手,发相縻。乱中无棺,得故箧三重以敛,墓于湖滨,墓木枝蘖皆三,相樛。

  沈华区妻潘,海宁人,居硖石。顺治二年六月,举人周宗彝起兵硖石。八月望,师宵乘北关破之,华区与潘皆被俘。过南市桥,潘睨水欲自沉,华区密止之,曰:“汝死,兵且杀我!”潘乃语兵:“我从汝去,原得释我夫。”兵释华区,驱潘入舟,舟行十八里,至王店。水次,观者方集,潘忽跃起,曰:“我硖石沈华区妻,义不任受辱!”奋入水。兵惊,捽其发出水,潘力自沉,发断,系以纆,益力自沉,纆绝,如是三,兵以刃舂其喉,遂死。师中有裨将叹其烈,出千钱为敛。

  陈某妻伍,华亭人。师下松江,陈家璜溪,兵至,斧陈首,伍奔救,兵舍其夫而絷之。伍曰:“毋缚我,我从汝去!”将登舟,跃入溪,死。

  当时死于溪者,诸生孙谔妻顾、徽州商孙氏之媪。

  洪志达妻叶,歙人。顺治二年,徽州初定,盗贼所在多有,志达偕叶避兵淳安郑家村。明年二月,村人譁言兵至,志达与叶仓皇走,匿草中,游骑过,自草中曳叶出。志达习拳勇有力,踊自草中,奋击一骑,仆,众骑拔刀赴志达。志达徒手与斗,众骑且仆且起,环射之,矢中志达目,贯脑死。叶抱尸恸,众骑挟之行,叶辍哭。马行渐缓,度悬崖,叶曰:“勿持我急,我自能乘。”贼信之,遂纵马向崖,众骑自后从之,叶自马上掷崖下,死。淳安人言其死且为神,为之祠焉。

  罗章衮妻杜,群聘妻田,淳化人。群聘,章衮从子也,皆早卒。顺治三年,寇至,城破,杜指墙间井,语养女淑明、淑仪曰:“此吾曹死所也!”遂入井。淑明、淑仪相向哭,从之下。田与杜连墙居,闻哭,呼其女优姐,亦趋井死。

  先一年,县兵譟变,章衮侄女窦芳堕楼死,窦芳有从姊雁珠,明崇祯间死寇,窦芳方在娠,其母梦雁珠偕一女至,谓唐奉天窦烈女也,故命曰窦芳。既长,嫁三原房大猷。其死后雁珠十七年,俱以正月十五日死,死时年俱十八,乡人合前后称“七烈”。

  王磐千妻颜,江西安福人。顺治三年,遇寇,紾其臂索贿,颜诧曰:“此手乃为贼执耶?”投水死。

  何大封妻阮,无为人,早寡。有授物误触其手者,引刀断指,血溅尺许。

  方希文妻项,名淑美,淳安人。顺治三年,明溃师掠县,希文携家避兵西坑。以妾子病,谒医。兵骤至,纵火。火将及,婢请项出避,项曰:“出,死于兵;不出,死于火。死同,死火不辱。若能死,则从;不能,亟出!”希文故有藏书,项积书左右,坐其中,火及,书烬,项殉焉。

  廖愈达妻李,妾汪、张,泰宁人。李读书通大义,教二妾章句。愈达从外归,闻李疏“仁”字,教二妾,语谆谆。愈达入而笑,李正色曰:“志士仁人,有杀身以成仁,毋求生以害仁!”顺治三年,愈达将妻妾避兵,或传崇祯十七年京师破时,检讨汪伟与其妻耿殉国事,李以告二妾,相持而哭。师渐逼,愈达与妻妾夜走南石砦,师至,攻砦,愈达率妻妾避砦口。或呼师自砦后入,李即从砦口展手投崖下。愈达挈二妾匿岩石中,搜山兵至,张亦投崖死。愈达出金遣兵去,汪坚持愈达衣,伏其后,顷之,遥见师中出裨将,朱缨窄袖,指挥从卒巡山。汪大哭曰:“君善自保!”亦投崖,激于石,身裂若支解。师退,愈达及诸同避砦中者皆得脱。

  叶芊妻谢,宁都人。六年冬十月,明将揭重熙等以师赴南昌,驻宁都兵掠得谢,部曲将悦其色,问家世,谢从容具以对,因乞得沐浴,部曲将许之,遂入室,以鬀鬓刀自揕其喉,死。

  姚文璚妻刘,名满,福清人。文璚鬻香于市,顺治三年,海寇至,索钱无所得,截文璚首去。满舁尸还,舐血缚布缀於颈,敛毕,乃言曰:“我恨不能手刃贼,独以死报君。”首触棺,仆,久之,甦,请以兄公子为后,尽鬻衣珥营葬。越三年,清明上冢,归,屑金咽之,死。

  毛翼顺妻陈,亦福清人。顺治四年,翼顺死于寇,舁尸还,血溢于鼻,陈舐血,敛毕,不食七日,自经。

  王三接妻黄,曹县人。三接官汾西知县,黄侍姑田家居。顺治五年,李化鲸乱,破城,姑、妇皆被执。黄语贼曰:“释我姑,我与金帛,惟尔欲!”贼释其姑,黄度姑行远,乃骂曰:“吾家清白吏,安有厚藏?吾名家女,命妇,岂肯从贼?有死而已!”贼磔之。

  当时为贼杀者,刘琰妻邢等九人;投水死者,王跻圣妻韩等七人。

  程显妻朱,新建人,明宗室女也。以其侄为子妇。顺治五年,金声桓为乱,显自南昌将家人入山,道遇兵相失。或传显已死,朱谓子妇:“翁死,吾不独生,汝奈何?”妇曰:“死耳!”朱缢树上,已绝,兵救之,甦,复触树死。妇亦起触树,兵前持妇,妇齧其指,夺刀自刭死。

  刘元钅堂妻吴,妾朱,南昌人。元钅堂亦将家人避兵,兵及,弃抱中儿道旁厕而走,吴伏沟草。朱为兵得,絷以行,经溪,跃,絷绝,兵斫其颊,死。吴出草,行数十武,遇邻媪,脱簪求扶持。兵复至,吴握发仰天号曰:“夫邪子邪!吾其死邪!”兵挟刃逐之,行赴陂死。

  是役诸女妇死者至众,靖安舒调熙妻朱,救夫;丰城熊嗣蕃妻胡,及从子有恒妻沈,从夫救舅:皆死。而新建徐文璠妻朱,割乳断首;进贤胡永益妻胡,刃出背:死尤烈。

  应氏妇,鄞人。贫行乞。顺治六年,海寇至,匿郭东庙。寇欲汙之,坚不从。既仍伪诺,出庙,将入井,寇复牵以入,终号泣不就,死乱刃。

  平阳妇,不知其姓氏。顺治七年,姜瓖乱,为其徒所掠,过定州唐城村,刺血题诗于壁,并为序自述,略言:“明月在天,清水在旁。得自尽于此,上不媿父母,次不惭婿,庶几与水同清,与月同明。”遂自经死。

  殷壮猷妻李,丰润人。顺治中,壮猷为临蓝参将。十一年,孙可望攻临蓝,壮猷筑城以守,围久不解,出战,死。李以印畀次子质,挥使出避,而与长子文自刭死。

  杨昌文妻袁,安义人,或曰建昌人。顺治间兵乱,父母迎袁归,袁不可,曰:“弃姑避兵,不义。”兵至,伏地请死,斫数刃去。家人归,努目问:“姑无恙乎?”曰“无恙”,乃瞑。

  谌日升妻陈,高安人。顺治间,金声桓乱,为兵掠挟上马,力拒,中八刃,剖心断脰刳孕死。

  陈某妻万,万县人。康熙间,谭弘乱,被执,杀其怀中子。万诡言家有藏钅强,贼使其徒从以往,过悬崖,奋起,挤贼堕,亦自投死。

  林应雒妻莫,梁学谦女,吴师让妻某,黄某妻李,皆新会人。应雒、学谦、师让皆诸生。顺治十一年,明将李定国攻新会,城守阅八月,食尽,杀人马为食。莫代姑,梁女年十一代父,黄、李代夫,皆死。李之死,兵持首还其夫,使葬焉。

  文秉世妻梁,郁林人。李定国掠州,梁为兵掠,迫上马。梁哭,据地骂,兵杀之。越二日,秉世得其尸,目未瞑也。

  文氏女兆祥,文枢妻陆,灌阳人。定国兵至,姑嫂避火星山箐中,兵入,自杀。

  何氏女,昭平人。是岁师逐定国,避兵思庇冲。或迫之,死。

  王氏三女:长亥娘,次竹姑,次酉娘,博白农家女。康熙十九年,避寇宴石岩,寇攻岩,姊妹皆投崖死。

  陈心俊妻马,伏羌人。年十九,寡。顺治初,流寇据城,其渠闻马有色,遣人强致之。马居楼上,挥杂器物掷楼下,厉声叱其人曰:“白若渠,欲强污我,惟有头可断耳!”渠闻,亦愕曰:“烈妇!烈妇!”卒得免。

  郭俊清女莲姑,巴州人。嘉庆二年九月,教匪破城,掠以去,女骂不绝。贼褫其衣,骂愈厉,杀之,书其背曰“烈女尸”。

  张问行妻杨,秦州人。同治间回乱,破其堡。杨遣三子行,持厨刀倚扉骂贼,贼剺其口至耳际,骂犹不已,遂死。贼举扉掩其尸,书其上曰:“此张监生妻杨烈妇,毋损其尸。”

  张联标妾傅,泰顺人。联标为罗阳知县,傅从,年方笄。山寇破县,被执。贼渠令其徒百方诱之,不从。一夕,拥至渠所,诸贼执刀夹左右,怵以死,终不屈,乃缢杀之。

  林乾妻程,漳浦人。有殊色。康熙元年,县有刘畅者,为盗马婆山。掠程至,将污之,不从。使他妇惎之曰:“我曹已至此,即完节,谁复能信?”程曰:“吾自行吾志,非求人信,岂能效汝曹无耻耶!”畅杀之。

  杨应鹗妾佟,奉天人。应鹗官贵阳同知,吴三桂叛,檄署官,应鹗力拒,乃置诸顺宁。师将入滇,郭壮图使杀之。应鹗骂使者。佟曰:“大丈夫当毅然引决,无恋恋如儿女子!我请为公先,不使公遗憾。”遂缢,应鹗亦缢。

  黄居中妻吴,居中失其里贯;吴丰顺人,广东饶平镇总兵六奇女也。康熙中,居中为苍梧教谕。十三年,孙延龄叛,梧州戍兵应之,入其室,吴曰:“封疆之事,固知非若曹所能,若曹其俘我乎?我将待之!”奋击,杀二人,自伏剑死。

  胡守谦妻黄,闽人。守谦武举。当耿精忠叛,守谦投书城外,言贼必败,状为守者所收,送郊外杀之。黄请代,不许。乃求得守谦首,缀於尸。葬毕,自具棺衾,饮药死。

  沈棠妻俞,莆田人。年十八,美。耿精忠兵至,执俞,并及棠。俞计脱棠,乃抗贼。贼威以刃,就刃;迫以火,赴火;幽之,遂自缢,贼磔其尸。

  同时福清陈得栋妻蒋,陈云元妻周,皆为贼磔。莆田林振先妻郑支解,永安黄尾四妻郑刳孕,贵溪傅护妻薛剖腹,脏腑尽出。

  汪二蛟母徐,妻戴,开化人。康熙十三年,耿精忠兵入浙江境,开化陷,二蛟及母、妻行避贼。贼至,缚二蛟,驱其母、妻以行。行过大泽,戴厉声曰:“得死所矣!”徐应曰:“待我!”贼持戴袖,戴绝袖,抱子自投泽中,徐与俱下。二蛟大呼,缚尽绝,亦赴水死。

  后二年,开化复陷,刘章寿妻徐,为贼渠所得,置楼上,令两卒为守。妇阳谓守者:“事已至此,幸语若主,欲婚我,当具礼。”卒告渠,渠盛服佩刀上,妇迎坐,解刀置案上。复阳言:“奈何不为我具衣饰?”渠诺而下,妇取刀弄之,拔出鞘,忽引自刺。守者前夺刀,妇挥刀断其臂,遂自刭,渠裂其尸。

  黄嘉文妻蔡,名慧奴,黄岩人。康熙十三年,耿精忠之徒陷黄岩,明年,师复黄岩,以黄岩民尝丽贼,俘焉。蔡及其子女属杭州驻防将,将艳蔡,欲以为子妇。九月壬申,将召蔡喻指,蔡取壁间刀自刭死,将投其尸於江。时军中得俘辄责金赎,嘉文方求金杭州,至,则蔡已死,乃赎子女还。蔡父行求蔡尸,十二月丙子,风作,江潮涌,蔡尸乃出,距蔡死九十有九日。嘉文还,言子女得赎正同日。

  徐明英妻吴,名宗爱,字绛雪,永康人。宗爱幼慧,九岁通音律,十馀岁即能诗,善写生,间作设色山水。明英卒。康熙十三年,耿精忠将徐尚朝攻处州,略金华。六月,游兵至永康。尚朝尝官浙东,闻宗爱才色,乃使胁宗爱族人,求宗爱,势汹汹。宗爱乃曰:“未亡人终一死耳,行矣,复何言!”贼遣迎宗爱,以两骑翼宗爱行。至三十里坑,宗爱绐骑取饮,投崖死。宗爱二女兄皆能诗,而宗爱尤工,所著诗二卷。

  长清岭烈妇,不知其氏,诸暨人。康熙十三年,盗朱德甫占县紫阆山为乱,吏发兵讨之,妇见掠,与其并絷。妇好谓兵:“吾既被获,复何言?吾夫祗此子,请俟其追至,以子归之,吾从汝去耳。”行至长清岭,其夫奔而至,妇复请以子授其夫。度父子行已远,自掷崖下死。

  韩昌有妻李,秦州人。康熙十四年六月,遇寇,李负幼子,行迟,为贼及。李批贼颊骂,贼刃之七创,项未殊。昌有舁之归,夜而苏,谓昌有曰:“必葬我松下!”又七日乃绝,昌有葬之松下。

  马雄镇妻李,雄镇自有传,李不知其里贯。雄镇为广西巡抚,孙延龄反,遣子世济如京师告变,旋见执,幽四岁。康熙十六年,吴世琮攻杀延龄,遂戕雄镇及其二子。李及妾顾、刘,女子子二,世济妻董,妾苗,同日死。雄镇初见执,置其孥别室,妾赵及世济子一、女三皆以饥寒死。於是雄镇二女相要同死,妾顾亦原从。及雄镇见执,守者梯垣以告,二女谓顾:“今日当践约。”为纟睘于梁,语顾曰:“夫人诸母行,宜位於中,虽颠沛,不可失序。”顾曰:“我妾也,又无出,何敢与诸母齿?”再让,乃先缢,幼女年十五,弱,手不胜绠,久之,环不就,呼曰:“姊助我!”长女年十八,应曰:“妹怖死耶?吾助妹!”已,皆缢。董先二女缢,绠再绝,再仆地,伤额及足,三缢乃绝。苗与刘后二女缢,李视诸人皆死,曰:“姑妇子女,皆幸不辱身,我无憾矣!”乃亦缢。

  顾,名荃,字芬若,丰润人,能诗画。

  沈瑞妻郑,瑞附见其从祖志祥传。郑父斌事郑锦,私署礼官,盖亦锦族。瑞嗣封续顺公,驻潮州。锦兵破潮州,送瑞台湾,时瑞年十五,斌盖以此时婿瑞。居数年,锦部有傅为霖者谋为反间,事泄,辞连瑞,锦系瑞及其孥,而以郑归斌。郑泣谓斌曰:“儿既归沈氏,生死与共!请遣儿同系。”斌使处于别室。及瑞将死,问:“夫人安在?”或以告,解带使诀郑,郑遂自经。

  傅璇妻黄,名弃娘,台湾人。璇,为霖子也。为霖事败,锦俘其孥,弃娘有兄铨为营救得免。为霖、璇皆被杀,弃娘矢殉,铨宽譬之。弃娘曰:“今日之事,子为父死,妻为夫死,复何言!”卒自经。

  刘昆妻张,保宁人。昆死乌蒙之难,语在忠义传。昆既死,贼遂破城,张冠帔坐中堂,呼女易璋、可璋及妾吴,戒毋辱,出昆佩刀示易璋,易璋泣而跪,张斫其肩死。可璋亦跪,张栗,刀堕,可璋曰:“母怖耶?”拾刀自錾,亦死。张语吴:“汝将三岁儿,好自匿,存张氏后。”吴号,抱张膝,张且叹且回刀自殊,颈且断,危坐几上。吴挥乳母抱儿速去,拜张前,引刀冲喉,死几下。雍正八年八月事也。乳母逃山中,卒全张氏后。师定乌蒙,录昆死事,张、吴易璋、可璋旌赠如例。

  杨天阶妻关,开化人。天阶为乌蒙守备,城破时战死。亦有女子子二,长曰凤,次无名,关闻天阶死,谓二女曰:“我当死,汝姊妹宜求自脱。”二女泣曰:“父已死,兄不知存亡,何以为生?”遂对缢。关自刭死。

  乌蒙女,不知姓氏,里居乌蒙。倮乱,掠子女财物,女子年少者,头人自取之。女与其曹二十馀辈立棚下,日暮,头人持刀入,叱诸女去衣,不从。击以刀脊,次及女,女年十五六,有容色,坚不从。头人欲击辄复止,小倮告有以酒食贺者,头人掷刀出。倮营中为坑,爇薪炭御寒,女挟头人所弃刀立坑后。头人醉,复入就女,张两手将抱持,女迎刺洞其胸,仆地死。众倮惊,就视,女已自刭,群碎其尸。

  刘亨基女,字满,湘潭人。亨基官台湾府同知,权知彰化县。林爽文之难,亨基殉焉。满年十六,自沉厅后池,池浅不得死,辗转泥中。贼大至,曳之上,满骂曰:“我名家女,岂惧死乎?汝曹生太平,乃为逆乱,官军至,汝曹当万段!”贼劙其口,劓其鼻,骂愈厉,乃杀之。台湾平,得旌,台湾之民私谥曰贞烈。

  滕士学妻满,向宗榜妻滕,滕作贤妻杨,滕家万妻黄,皆麻阳高村人。乾隆六十年,苗乱,掠高村,入士学家,击满以梃。满怒骂,苗抉其目。骂愈厉,遂断舌剖腹,寸磔死。滕绷其儿走水次,求舟将渡。苗逐之,执其手,滕怒骂,苗杀其子,滕跃入水死。作贤、家万皆为苗杀,杨自刭殉。黄为苗掠至八斗山,绐苗入深林,解刀揕其胸,杀之。走求家万尸岩下,亦自经殉。高村又有妇,以舅方病,不忍去。苗至,将杀其舅,妇夺刀刺苗,殪,遂自刭。

  陈世章妻朱,义宁人。世章为湖北保康知县。嘉庆元年,曾世兴为乱,保康故无城,贼骤至,朱怀印坐。贼挟刃索印,朱曰:“我命妇,印在此!汝曹何敢夺?”贼以矛贯其胸死。

  薛中杰女,洋县人。嘉庆二年,教匪掠县境,女年十六七,从家人行避贼。为贼得,置马上,女骂,跃,仆地,贼掖之起行。经益水滨,自掷入水。方冬,水落,不即死。贼岸上立,好语招使上,女益匍匐求深处,贼攒矛刺之,死。

  傅瑛妻周,宝庆人。道光间,教匪起,周方在母家,从母匿丛栗中。贼拥入,邻妇先匿者群叩头乞哀,周语母曰:“死生命也!奈何降志於此曹乎?”乃举袂蒙其首伏母怀。贼迫视之,美,挟上马,二贼挟以行。周骂贼,贼抚其背为好语,周以指剺面骂益急。贼刺其肋,推坠马,死乱刃下。

  任寨村二十烈女,任寨村宝丰县村也。嘉庆五年,教匪至,距村不十里,村民出御。此二十人者,与同村诸妇避於楼。教匪入村,攻楼,不能克,乃收禾黍积楼下,环而焚焉。火炽,楼中诸妇有穴墙而跳者,或欲与二十人俱,二十人同声曰:“教匪盈野,理难自拔,万一求死不能得,何颜食息于人世?死于刃,死于水,死于火,死同也。惟毕命於此,吾侪志决矣!”俄而风起,火益怒,楼烬,二十人熸。二十人中已適人者,何李氏、张王氏、刘王氏、冯刘氏、傅李氏、任赵氏、任周氏、任宋氏、任邱氏、任张氏、任赵氏、赵叶氏、李张氏、张赵氏、崔郝氏;未字者,何氏、冯氏、傅氏、熊氏、崔氏。

  王自正妻马,秦安人。嘉庆五年,教匪破县,马被掠,骂不已,刀胁之,益厉,眦裂血,贼积薪焚杀之。

  强逢泰妻徐,韩城人。逢泰父克捷,嘉庆间官滑县知县。十八年九月庚午,李文成之徒为乱,克捷及其妻殉焉。前一月,逢泰将其弟望泰归取妇。乱作,徐骂贼不为屈,贼絷徐钉著厅事柱上,脔割之,弃其骨。事闻,仁宗以徐死事烈,命谥节烈,赠恭人,附祀克捷祠。

  方振声妻张,大兴人;陈玉威妻唐,台湾人。振声官嘉义县斗六门县丞,玉威官台湾北路协把总。道光十二年十一月,盗张炳为乱,遣其徒黄城攻斗六门,振声、玉威与千总唐步衢拒战,皆死之,张、唐殉焉。张骂贼,劓鼻剜舌死尤惨。其幼女亦从死。

  宣宗命张、唐并谥节烈,附祀振声、玉威祠。终清世,妇人得谥者凡三人。克捷、振声、玉威语在忠义传。

  宝丰二妇,不知其氏,县察河寨人。道光中,教匪为乱,官军逐捕,以车载火药留置寨中,为教匪所诇,将攘而有之。攻寨急,堕其一隅为陂陀,肉薄以登。二妇见贼入,大呼曰:“寨破矣!火药且资贼,奈何?”寨中人皆潜避,无应者。二妇从风而火,药尽焚,烟涌尘起,蓬勃雺晦如夜,贼自相斗杀,二妇燔焉。

  戴钧衡妻李、妾刘,桐城人。钧衡,文苑有传。咸丰初,洪秀全之徒攻县,钧衡避舒城,李、刘及二女居。寇至,仲女年十六,抗刃死,李、刘皆被掠。寇使他所掠妇与李处,李阳与诸妇语,纳手入袖。忽口喷血仆地,视之,刃刺喉死。寇欲褫其衣,其侣呼曰:“此烈妇!汝褫其衣,吾斩汝!”诸妇防刘益严,刘受李诫,以间脱其幼女囚。两月馀,不言,不栉发。一日,寇欲污之,乃大骂。寇怒,杀诸东郊外,骂不绝。曰:“吾今可以报女君矣!”遂死。

  陈吉麟妻周,临川人。咸丰间,洪秀全之徒破县,周与女仙英走铜岭,贼及之,加剑于项,逼之,不肯从。杀仙英,愈怒,批贼颊,贼杀之,尸提其首而立,贼为之惊走。

  同时凌传经妻杨,彭泽人。与姑匿山中,贼搜得姑,杨持刀奔赴。贼舍姑与斗,力尽,为贼支解。杨同县又有贾莲品妻韩,掴贼,为所磔。

  秦耀曾妻毕,耀曾,江宁人;毕,镇洋人,湖广总督沅女也。耀曾以举人官郎中。咸丰三年二月,洪秀全攻江宁。毕年将八十,城破,集家人告曰:“吾家人受朝廷恩,於义当死。尔曹皆朝廷百姓,平日受承平之福,今寇乱,可爱死乎?且为贼得,必有求死不得者,悔何及!”乃服命服,扶杖赴水死。从者数十人。

  曹士鹤妻管,名怀珠,字藏真,亦江宁人。士鹤官陕西清涧知县。城将破,与士鹤兄妻李缢朱氏祠树上,自书衣襟曰:“陕西清涧县知县曹士鹤妻管氏为国死於此。”

  谢石全妻廖,曾石泰妻黄,叶金题母胡,缪胜云妻黄,皆定南人。咸丰六年,粤贼攻城,廖、黄皆助城守。廖执刃登陴,历数十昼夜。一夕,依堞视贼,为飞炮所中,遂卒。黄佐石泰杀贼,贼攻城东南隅,黄赴救,中火枪,犹大呼杀贼,死城上。八年,贼复至,攻胡所居村,金题从乡兵御贼,胡握析薪斧,踣贼十馀。力斗,被重创,与金题俱死。胜云所居曰缪家庄,土寇作,黄与妯娌发火箭殪贼。贼逾屋入,胜云与其父皆死。黄挥刀巷战,久之,贼大至,自刭死。

  石时稔聘妻刘,名敏和,吴县人,家洞庭山。时稔卒,刘得请於父母,奔丧,奉姑居。咸丰十年夏,洪秀全之徒破苏州,洞庭山民拒守。阅岁馀,力尽。贼自山前入,刘盛服待水次,誓死。居三日,贼不至,姑挽令入室,刘问:“何以得免?”则曰:“率钱输贼兵。”刘跃起,哭曰:“是乃降也!降则此贼土,吾贼人矣。吾以为三日中,若辈与贼决死战耳。今若此,何用生为?”姑与家人辈力劝毋死,刘好谓曰:“我三日不入户,惫矣!且少休。”入室,即夜自经死。留一纸,自书生死年月日。

  章瑶圃女亥姑,馀杭人。咸丰十年,年十五。六月庚午,贼至,亥姑抱柱坚不释,贼击之,十指皆创,抱柱如故。贼斫其肩背,亥姑骂曰:“恨不为男子杀尔辈尽!”贼勒其颈死。

  戴可恒妻朱,可恒,仁和人;朱,长兴人。可恒父熙自有传。咸丰十年,杭州破,熙殉。朱具衣衾,视敛如礼,从可恒转徙。明年,复还,贼复至。围急,朱方为诗词自若,曰:“我自为计久矣,何惧!”城破,朱语可恒速将子出避,赋诗矢死。不食两日,未绝;自经,縆断,又未绝;夜入池死,即熙死节处。熙死时,少子穗孙妻孙,方归省,闻即仰药殉。其祖母姚、母闵,及诸弟、妹皆死,凡七人。

  金福曾妻李,福曾,秀水人,有传;李,馀杭人。福曾父鼎燮,官临安训导,寄孥杭州。洪秀全之徒再攻杭州,围久食尽,杂啖草木,甚至煠雨屐缘革为食。城将破,李与福曾矢必死。尚馀银饼一,为福曾缝置複絮中,谓穷途得此,犹可旦夕活也。俄,贼大至,投姻家洪氏屋后池死。同时鼎燮殉临安,鼎燮弟鸿僖妻胡,避临安村间,为贼所迫,矛舂其喉死。咸丰十年,贼破嘉兴,福曾之族诸妇女死者,衍芹妻倪、衍科妻锺、鸿鉴妻徐、鸿墀妻许、鸿勋妻潘、鸿勚妻胡、鸿绶妻顾、鸿绂妻屈。徐、许皆有女从死。振声妻张,贼将至时先自经殉。

  张福海妻姚,钱塘人。福海官广东曲江知县。姚家居,寇至,城围合,米尽食麦,麦尽食糠粃,糠粃尽食马料豆。城破,贼胁姚行,姚奋起击贼,被杀。同死者娣、姒孙、王,女杏珠,侄女满、文、月。

  邵顺年妻伊,仁和人。顺年,懿辰子,懿辰自有传。杭州被围,伊炊粥奉舅姑,辄忍饥不食。城破,俟其姑既出,入井死。巡抚马新贻上懿辰死事状,附陈伊“生则以孝事亲,临难不求苟活,深明大义”,得旌。

  顺年弟顺国妻刘,亦仁和人。顺国为六合知县,卒。刘父堃方为汉中知府,令以二子往。刘谓异乡非可久居,以顺国丧还葬。蒐先世藏书授二子,督就学甚严,二子皆成立。

  陈某聘妻酆,海宁长安镇人。未行而夫死,誓不嫁,奉父;父卒,为立后。年四十馀,贼至,焚其村,酆自沉水瓮中。贼去,戚族往视之,其庐烬,瓮水沸,尸为糜矣。

  胡金题妻俞,金题,乌程人;俞,归安人:家双林。贼以有色,驱使行,不从,持刃哧

  之,张目以颈就刃。贼笑曰:“痴女子!”乃絷以行。行数十步,有桥横水,俞好语贼曰:“雨后泥泞,絷不可以行,乞舍我,我自从汝去。”复请以两矛夹持以上,示无死意。至桥半,奋跃入水,贼怒其绐,矛刺之,死。

  王氏女婉容,亦家双林。贼掠其父母,婉容请于贼:“释父母,我从汝去。”贼释其父母。已入舟,婉容出户呼曰:“我犹有语,请少待!”且呼且行,近水,疾跃自沉。贼操矛拯之,不上,遂死。

  郑德高妻与方其莲妻,皆阮氏兄弟也,兰谿人。贼破县,德高、其莲将其孥避北山。久之,德高、其莲偕入县,为贼杀。二妇恸,誓死。一日贼奄至,二妇坚坐不为动。一贼持矛入,倚矛於壁,呼二妇具茗,二妇不应。贼解佩刀掷地,曰:“不应且死!”二妇厉声答曰:“我曹畏死,尚坐待汝耶?吾夫死于贼,今当杀汝!”遂跃起,即取刀矛击贼,贼徒手,被数创,大呼,群贼皆至,二妇力斗死。

  周小梅妻汤,名硕人,常熟人。咸丰十年,洪秀全之徒陷常熟,小梅方赴乡,汤率子涟香、女淑贞及幼子、女入井死。将入井,嘱长子於邻翁;脱戒指付老仆,嘱持书报小梅,书曰:

  “昨君出门,饭后即失常熟,一夜未眠。今水穷山尽,当死义,恨不能一言为别。原君平安,勿以妾母子为念。寄戒指一枚,见此如见妾!”

  杨某妻沈,名彩霞,金华人。生农家,有力,能舞大刀,重百斤。俗斗牛,牛奔,彩霞手挽之,牛不得动。咸丰十一年,贼将至,乡人集团练得数百人,推彩霞主之。时兰溪诸葛焘团练过万人,与相犄角,贼至则互救。洪秀全将李世贤自龙游至,彩霞乘其未定击之,败走。总督张玉良至兰溪,暴於民,焘惎之。兵有自贼降者,伪为诸葛氏之帜过金华索犒,彩霞察其诈,击杀数百人。玉良告巡抚,谓团练杀官军,互讦不已。贼又至,伪为官军装,吏不复察,金华破,彩霞自刭死。杨某亦死乱军中。

  周世棣妻胡,镇海人。咸丰十一年,贼掠世棣去,使市马,以三贼监之行。世棣曰:“吾乡故多马,四人乃不足。”贼令募壮夫偕,世棣得乡人同陷贼者六,导之至鄞东乡。地僻,遂手刃三贼,其一实阳死,世棣未察也。遣乡人自归,矫贼令入宁波,出被掠男妇数十辈。夜半,阳死贼归告其渠,将群贼捕世棣,世棣逃走。贼执世棣母及胡,胡语贼曰:“吾家有藏钅强,请以吾质,遣吾姑发藏钅强,馈诸公。”姑已去,胡仰药死,世棣母子皆得免。

  蔡以莹妻曹、妾马,萧山人。咸丰十一年,贼自严州循江薄萧山,以莹将妻妾子女避兵王家桥。遇贼,劫曹,将犯之,且骂且入水死。子景轼、女景良奔赴,与俱死。女景李为贼掠,语贼:“勿相强,我固原从汝。”贼稍宽之。行近水,亦疾跃自沉。马抱三岁子匿苇间,以莹还,求得马。贼复至,马视道旁舍有采菱者所遗木罂,折枯木授以莹使乘以渡。以莹要马偕,马曰:“此非舟,不能胜二人。”出怀中儿投以莹,曰:“以此子随君去。”以莹渡未半,回望贼垂及,马呼:“君勿念我,今与君永别!”赴水死,以莹得免。

  王永喜妻卢,永喜,开州人;卢,清丰人。咸丰十一年四月乙巳,盗李古考围州城,永喜将出助守,语卢曰:“若闻炮,即城破,吾家世清白,慎勿为贼汙!”卢曰:“诺。”贼至,举炮相击,城得全。永喜归,则卢率二女自经死矣。二女:长曰印,次曰改。又有张氏妇,村居,贼执以去。见井,绐曰:“我渴甚,乞解缚饮我!”贼解缚,入井死。

  刘崇鼎母张,都昌人。咸丰间,洪秀全之徒攻县,县人治乡兵,推崇鼎主其事,崇鼎谢母在。张曰:“人谁无母,皆以母谢,谁当杀贼者?”崇鼎受命主乡兵,张出家财佐饷。贼至,崇鼎请母避贼,张泫然曰:“未战而先策败,人心散矣!有进尺,无退寸,此外复何顾?”崇鼎雪涕出战,败死。张闻败,曰:“崇鼎死矣!”遂自经,未绝;贼已入,张出,坐堂上,骂贼,死之。

  武昌女子,不知其姓氏,在贼中号为朱九妹。咸丰间,洪秀全破武昌,驱以东,至江宁,杨秀清欲纳之。女侍饮驩甚,潜置毒酒食中进秀清,持之急,秀清察有异,磔死。

  沧州女子,亦不知其姓氏,同治七年,张总愚北攻沧州,其党得此女,献总愚,总愚使执役。女袖出剪刺总愚,伤其臂,群贼集,立醢之。

  费某妻吴,费某,德清人;吴,处州人,失其县。父景藩,为湖州运粮千总,因以女归费。早寡,事祖姑甚谨。洪秀全之徒陷德清,景藩他徙,吴嘱以子而留事祖姑。贼大至,追吴,将汙之,不从。贼抽刃出,祖姑与相向哭,吴慷慨求死。贼系之树上,曰:“我出汝心,观汝心坚否?”刃剚胸,出心,坚如石,贼大惊。就德清人求其姓氏,曰:“此妇殆有神!”

  冷煜瀛妻卢,义宁人。煜瀛官都昌训导,洪秀全之徒破县,死之。卢伏哭煜瀛侧,为煜瀛理须,厉声骂贼。贼断其舌,死,手犹握须弗释也。

  陈兆吉妻余,亦义宁人。义宁破,贼杀兆吉。余方姙,骂贼,贼刳其腹,儿逐刃堕,呱呱泣,贼惊走。其渠闻,为之少戢。

  蔡法度妻简,新淦人。简早寡,美。洪秀全之徒攻县,名索简,言不得屠蔡氏。蔡氏大忷,简曰:“是无难。”艳服乘舆出,方度谿桥,骤自舆跃出,入溪水。溪水急,求其尸,勿能得。

  张守一女春英,山西人,寓海城。同治二年,回乱,守一已卒,弟、妹幼,母悲泣。春英阳语回:“能脱我母及弟、妹,原相从。”回遣两骑使守一旧仆护之行。春英度去远,入井死。

  王占元妻杨,皋兰人。同治四年,回乱,杨从家人匿山穴中,为回所得。杨曰:“如爱我,幸毋伤我姑。”回驱杨去,至一村,回入掠。杨语途人曰:“我王占元妻,将死於此。乞寄语吾夫,速负母远遁!”遂入井死。

  王秉堃女翠环,固原人。亦为回得,欲挟之去,翠环曰:“释我父、兄,可。”回释其父、兄,曰:“我弱不任骑,原以舆行。”回喜,俾以舆行,女舆中饵毒,未至回所,死舆中。

  魏克明女秀莲,泾州人。同治七年二月,从两兄行避兵。回至,次兄中矛死。秀莲跪请活长兄,回许之。长兄脱走至山麓,遥望回迫秀莲乘马渡水,至中流,坠水死。

  刘庆耀妻廖,龙南人。庆耀贳酒自给。同治三年,贼至,廖持刃卫姑出。贼执姑,廖挥刃断贼腕,姑得脱。贼斗廖,廖杀二贼,力尽,刳腹断舌死。

  欧阳维元妻曹,崇仁人。姑早寡,年九十九矣,贼急,曹奉姑走太浮山,遇贼,姑见杀。曹与维元击贼,皆死。

  李盘龙妻邓,永新人。贼攻县,邓与族娣、姒走,遇贼仕坪。三妇共斗贼,皆死。娣、姒失其氏。

  黄氏女,名婉梨,江宁人。咸丰三年,洪秀全破江宁,婉梨方五岁,有母,与兄弟居。同治四年,师克江宁,有兵入其室,杀其母及其兄弟,缚婉梨置舟中,谓将归湖南。婉梨好语兵:“至汝家,当妻汝,舟中毋相逼。”时有金眉姑者,亦被掠,自沉於江,婉梨举以怵兵,兵不敢犯。月馀,将至其家,驱就陆,兵遇其侣,与俱投逆旅,二人方共饮,婉梨见牖上有毒鼠药,潜置食中。夜分,一人毒发死,一人毒浅,未即死,婉梨掣所佩刀剚其腹,题诗壁间,述始末,自经死。

  程氏女,名季玉,归安人,从父居苏州。苏州陷,其父以医卜自活。师克苏州,季玉与其父相失,就邻媪匿桃花坞。其女兄为部曲将所得,胁季玉去。季玉自经,不死,作绝命诗畀媪,使他日告其父,入井死。

  韩肖朱妻郗,赵州人。姑瞽,张总愚自柏乡向赵州,郗奉姑走栾城。贼骤至,姑曰:“我瞽不能行,汝可疾逃,无以我累汝!”郗侍姑终不去。贼见其少,将絷以去,郗请诀于姑,贼稍缓,郗急趋赴井。贼持矛遂之,郗张两手以拒,回身堕井死。贼去,出其尸,矛创七。

  张醴仁妻王,武强人。张总愚之徒入县境,王避乱深州。贼至,王与妇女数百自沉于滹沱,水浅,不即死。贼据河滨村二日,饥冻颠踣,一妇哭曰:“此不即死,不如死贼刃!”王曰:“见杀于贼辱甚,不如水死!”三日僵立死。

  同县许氏女,从其父避贼。行遇贼,女促父速去。父陟冈望之,贼授女鞭令上马,女持鞭鞭贼,骂曰:“子!安敢尔?”贼絷女,挟刃迫之,女骂如故。刺其腕,刺其肩,骂如故,遂见杀。

  李氏女,名蒲,饶阳人。亦从父避贼。贼至,将劫之去,女抱持父,坐于地不起。父令从贼行,道侧有井,父顾曰:“蒲,井也!”蒲疾入井。贼并挤其父入井,同死。

  杨某妻吴,武进人。子传第,以举人官知府。客河道总督幕,迎吴居黑堈。黑堈在开封北,滨河。同治三年八月,捻匪攻开封,未下,掠黑堈,吴骂贼死。传第从河道总督在开封,闻母死,大戚。以为不能豫戒,陷母死,为母撰行述,成,抑药死。

  康创业妻,与李鸿业妻,皆邸氏,兄弟也,深泽人。同治七年,张总愚党掠县境,方归宁,从其父半千登屋避。贼登,刺半千死,姊持梃击贼,妹夺贼刀殪之。贼踵登,挥刀堕梯下,毙。贼发枪,妹仆,姊被数十创,亦死。

  王书云妻谷,亦县人。书云精针灸,谷传其术,活妇女无算。贼至,矛刺其子凤衔仆,谷操杖击贼酋。贼纵火,与其子凤德、凤桐,女然文,皆死。

  王有周妻杨,玉门人。早寡,抚三子汉连、汉元、汉科,皆长。同治三年正月,回攻所居堡,急。杨使汉元间道诣肃州请兵,汉连以其人出御。杨闻炮声急,意堡破,将二女孙入井死。汉连妻张挈次女自经,汉元妻李率次女饮酖,汉科妻李及子三、从女一、女甥一皆自刭。逾时回败去,汉连归,则家人皆狼藉死矣。

  张金铸妻段,平凉人。同治间,回乱,金铸跳而逸,段未得从。回至,胁以刃,不为屈。砍项折,未殊,犹怒骂。复断其左臂,乃仆,回委之去。金铸归,段尚能语,曰:“我家长物,尽为寇掠去,惟敝书数帙,我取置怀中,君可将去!”又曰:“我且死,君当速行!勿以我故留,寇复至,君将不免。”金铸取怀中书欲去,返顾,段已绝。

  王氏二女,香兰、缠娃,秦州人。同治八年,回乱,掠香兰。悦其色,以好言诱,不从;刃胁,不屈。欲走投崖,为贼追及,支解死。缠娃年十六,尤丽。贼絷以行,缠娃唾贼面骂,不少怯,亦见杀。

  马安娃妻赵,秦州人。庄而有容。回乱,见执,缠贼,劙口,被数十创而死。安娃母田、兄妻赵皆死。

  王之纲妻李,亦秦州人。扶姑避贼,贼及之,李捍贼刃,乞代姑,姑得间走,李乃骂贼。贼剜其左目,被十馀刃而死。

  穆氏女,名芝,束鹿人。幼慧。同治七年,年十八,捻匪至,欲絷以去。女哀之,不听,乃呼其父曰:“速去!勿相顾,儿自有以处之。”父行稍远,芝厉声诟贼,贼鞭之仆。贼曰:“汝阳死,岂拾汝耶?”就曳之,芝骤举足创贼目,贼连刃刺之死。

  张某妻蔡,秦安人。同治中,回乱,蔡有色,回使执爨,不可;与语兼嘲谑,蔡夺他贼刀刺之,伤贼手,见杀。

  同县程丁儿妻黄,执厨刀击贼,不中,贼刳其腹,引肠悬树上。

  张氏女,小字纯秀,年十七,有色。为回得,坚絷之。女止哭,求弛缚,度峭岩,耸身自掷岩下死。

  赵贵赐妻任,甘肃安化人。同治间,回乱,贵赐为团勇,战死。回入其家,任执厨刀伏户侧,回先入者,出不意,斫之,踣。馀贼挺矛入,任反刃自杀。

  杨贵升妻刘,伏羌人。回执其姑,将捶楚,刘请代,不听,取厨刀歼一贼,因自杀。

  多宝聘妻,宗室氏,多宝,赫舍里氏,失其所隶旗;宗室氏,正蓝旗人,大学士灵桂兄女。未行,多宝卒,易衰绖,赴吊,立从子英爚为后。灵桂以闻,穆宗书“未吉完贞”四字以赐。

  英爚亦早卒,妻鄂卓尔氏,蒙古正白旗人,大学士荣庆女弟。婚甫逾月,姑、妇食贫守节。光绪二十六年,义和拳为乱,各国合军入京师,城破,多宝弟和宝妻,率佣妇入井;多宝妻起,引药饮其妇,视既绝,乃自饮,同殉。

  公额布妻,西安驻防,失其所隶旗。善事姑,三十而寡,教二子奎亮、奎喜,有礼法。宣统三年九月,乱作,戒二子曰:“此我完节时,汝曹当努力报朝廷,毋念我!”城破,率二子妇及孙定炎、成惠、孙女三入井死。清中叶后,八旗多从汉姓,公额布妻姓关桑氏,奎亮妻关鄂氏,奎喜妻关白氏。

  音德布女雪雁,西安驻防,正红旗人。幼慧,粗解文字。乱作,从家人出避。行遇兵,有诱之者,雪雁引刀断其指,血沾衣,诱者惊卻。又遇兵,强胁之,女大诟曰:“吾头可断,志不可夺!”兵群起抶之,无完肤,女骂不绝,刃洞胸死之。

  良奎妻,从汉姓曰石甘氏,荆州驻防,满洲镶黄旗人,为驻藏大臣凤全女兄。凤全自有传。贫,躬织纫供朝夕,诸子佐军,迎母居武昌。宣统三年八月,武昌兵起,诸子将奉母出避,力拒曰:“吾七十老妇,死何憾!”诸子哭,麾之出,遽阖户。翌日,兵大掠,与子妇二、女子一、孙及女孙三,皆死之。

  连惠妻,从汉姓曰赵那氏,京口驻防,失其所隶旗。连惠咸丰间以前锋从攻镇江,战死。连惠妻以节旌。宣统三年,年已逾八十。九月兵起,出走,兵抽刃击之,未殊,骂不绝,被数刃,乃绝。血肉狼藉,白发为之赤。

  根瑞妻,从汉姓曰王刘氏,京口驻防,镶白旗人。父德永,有文誉,客授学子。根瑞妻服父训,早寡,以节旌。无子,有女已嫁,依以居。闻兵起,语女及女夫曰:“吾年六十二,被旌,当殉变。尔曹将子女村居,得田十亩,耕且食,毋更求仕。”俄闻副都统载穆死官,即求死,辄救免;号泣不食,女及女夫跪进食,终不食,七日乃绝。

  松文母吴,松文,荆州驻防,镶蓝旗人。同治初,徙江宁,从汉姓为冯氏。吴,荆州士人女也。事姑孝,早寡,无子,松文,其族子也,立为后。松文子富伦浑,才而早卒,松文哭子恸,亦卒。松文妻康,富伦浑妻石,仍世守节。宣统三年,兵起,江宁驻防军溃,松文母年九十三矣,恸哭,以仍世守节,义不辱,首触墙死。康与妇石将诸孙自沉于水。康死,石与子、女遇救免,康与石不详其族系。

  姚叶敏妻耿,襄城人。叶敏早卒,事舅姑尽礼。立兄子为后。武汉兵起,耿方病,襄城土豪为暴,掠妇子为质,耿惧辱,饮药死。

  陈某妻殷,秀水人。宣统三年,殷从夫在郴州。九月,长沙兵起,湘南诸府州应之,郴属县宜章、永兴皆变,殷告夫誓相守以死。夫趣殷将子女徙湘乡,依戚属避兵,殷不可;强之,乃行。濒行,部署琐杂事井井,入舟,抑郁,语子女:“若曹免矣,若父奈何?”湘乡距郴千馀里,俄传郴破,殷忧悸不食,面深墨,戚属相慰藉,阳为酬答。十月壬子夕,戚属同居者,闻启户声,旋闻其季女惊呼阿母起,烛之,就堂后门衡自罄死矣。

  黄晞妻周,江阴人。晞父毓祺,明诸生,能文,明亡,发狂亡命。有司得晞系诸狱,周闻自经,婢救之,不死;乃日餽狱饘粥,夏不施帷,恣蚊啮,曰:“我遥与狱中共辛苦也!”晞入狱十阅月,事小解,得出。居无何,怨家告毓祺所在,死江宁按察使狱中。有司籍其家,捕晞兄弟,兼收周,周夜投水,不死;茹金屑,亦不死;乃诣府,藏刃刺喉,血冲溢仆地。知府惊其烈,问晞有女兄为女僧,命舁置所居庵,上按察使请释周,按察使不许,下县令再收周。周创渐合,乃自归,语县役曰:“我不累若辈,第徐之,俟我死,持片纸去公家,事易了也。”手检晞单衣一,付老仆曰:“主人行久,无衷衣备澣濯,汝以此寄之!”徐入室,阖户自经乃死。时顺治七年十月丁巳,年二十八。晞尚系按察使狱,闻周死,为文述其事,略言:“古成仁取义之士,所以趋死之道不一,由其一,皆可得死。妇独多途遍历,靡苦不尝,而颠跌顿撼,卒死于家。一以显百折不回之苦节,一以遂正命内寝之初心,天不可谓无意云。”晞输八旗为官奴,乡人赎出之,得归,为童子师,至七十馀乃卒。

  邹延玠妻吴,武进人。延玠,明诸生,顺治八年,逮系江宁狱。十年,见法。吴自经,救不死。十二年,延玠丧还葬。十三年,有司复议收延玠家北徙。吴乃迎母至,夜将半,起,请母所曰:“儿今固必死,安能俯首求旦夕活,作长安累囚妇耶?原母稍忍,成儿死。”母泣不能言。吴更衣拜佛,复向母曰:“儿欲为母拜,恐伤母心,儿不敢。母老矣,勿以儿故过哀!”因出一扇,曰:“此夫子南京寄我者。”出一囊,曰:“有医方,夫子所手校。有书,夫子生平所习。有发,夫子狱中所留也,仍乞以殉。”复呼婢戒毋号。乃自燃烛,持囊及扇还入室。时鸡甫鸣,母及婢傍徨哭,不敢出声。少顷,视吴,自经已绝。死前一日,苦热,吴祝曰:“安所得甘雨乎?”遂雨竟日,人谓“节妇雨”。

  陈生辉妻侯,单县人。顺治初,盗掠生辉使牧马。县北郭秦氏有马,为盗掠,生辉乘以归。秦氏见马讼生辉,生辉坐通寇死。侯事姑,丧葬毕,并葬生辉,设祭自刭。

  田一朋妻刘,通江人。国初,一朋不从薙发令,坐当死,吏并絷刘去。刘挟毒自随,闻一朋将就刑,先服毒死。

  蒋世珍妻刘,扬州人,失其县。世珍,顺治中为广东连平知州,有惠於民。岭海初定,土寇数发,谍报旁县贼数千人乡连平,行至。世珍曰:“贼至,惊吾民,吾且往,权顺逆强弱而为之所。”单骑入贼中,谕其渠降,其渠为引退。世珍宿贼营,翌旦乃还。守备吴章者,故与世珍有隙,诬世珍通寇,告总兵黄应杰,应杰启平南王尚可喜,捕世珍赴惠州狱,刘系置守备廨旁舍。章将无礼於刘,刘怒叱去。又遣婢说刘,刘曰:“死不可缓矣!”遂缢而死。世珍入狱病,亦死。连平民葬刘州南乌石坳,为之碣,曰“正烈刘宜人之墓”。嘉庆二十三年,知州陈鹏来上其事,乃得旌。

  王有章妻罗,益阳人。顺治七年,盗杀有章父赓及家人男妇二十馀辈。越三年,又杀有章,惟馀罗及有章妹头贞,皆断发剺面,号於有司。历八年,乃论杀盗渠。罗谓头贞曰:“我当报汝兄地下!”因不食死。

  头贞初字曹氏子,曹氏子以其毁容也,遂罢婚。头贞徙长沙,仇家有子赴试,诱至家,殪之。

  楼文贵妻卢,东阳人。文贵,农也,有鹅啄其麦,文贵驱鹅,伤邻儿。邻儿呼,遂殴之,投水死。里豪喝文贵,使鬻妻以为解。卢曰:“吾不忍生离!”文贵怵得罪,因求死,卢曰:“吾与汝同死!”遂入林偕缢。

  沙木哈妻哈里克,满洲镶白旗人。沙木哈,兵也,为弟三太所击,垂毙,沙木哈妻誓身殉。沙木哈言曰:“我止一弟,我死,弟抵罪。守先墓,抚诸孤,复何人?汝当言於官,曲贳三太死。”沙木哈遂死。沙木哈妻叩阍,述沙木哈遗言,乞贳三太,圣祖命许之。沙木哈妻得请,即自裁。康熙三年正月壬午,礼部疏请旌表,圣祖令立石冢上,书其事始未。

  郑荣组妻徐,西安人。荣组有族叔,无状,殴其父,赴救,为所杀。其子五元、七元遇仇於途,啮其鼻。仇愬於县,县吏逮五元、七元,徐以冤白吏,吏不省,撞县门碑死,时康熙二十七年六月事也。典史某为具槥,露置城西铁塔。越七年,知县陈鹏年为营葬,立祠於墓侧。

  张翼妻戴,名礼,乌程人。翼父韬,尝知休宁县,讬翼於其友王毅,毅以女妻焉。韬卒,毅女亦死,继室於戴。毅子觊翼产,康熙六十年五月,诱至其家,迫作券,殴之垂毙,挤堕水。舁归,不能语,瞠视戴。戴泣曰:“我一弱女子,不能为君复仇,当以死从君。”齧指以誓。越七日,翼死;又十七日,戴自经,衣带间得绝命诗三章。

  詹允迪妻吴,东阳人。允迪不嗛於族人,为所中,坐危法下狱,吴期与俱死。至其日,尽出金珠畀所识贫乏者,散诸婢仆,诣狱与允迪诀,瞠视不语者久之,归自刭。

  蔡以位妻孙,侯官人。以位佐鹾商与私贩者斗而死,孙迎丧河干,自掷入水,以救免。其娣,即其姊也,责以抚孤,乃不复言死。官捕得私贩者,法当检验,谳乃定,孙曰:“是重僇吾夫也!”乃大戚。官悲其意,为杖杀私贩者。丧再期,从容语其姊曰:“儿稍长,履亻蹇可取诸市,不烦手自制矣。儿昔病疡,今愈矣。不累我姊矣!”或曰:“姑在,既祥,当更浅色履。”孙曰:“然,姑徐之!”至大祥,奠竟,入户自经死。

  杨春芳妻王,铜梁人。乾隆十七年,其家火,春芳卧病,王入户,负以行。火逼不能出,子女奔赴,皆死。

  王尊德妾唐,临桂人。尊德年八十,病剧,邻家火,唐欲负以避,力不胜。火迫,尊德挥使出,唐身翼蔽尊德,皆死。

  窦鸿妾郝,字湘娥,保定人。十六为鸿妾,能诗善弈,画兼工花草、士女。有绳其才者,豪家谋夺之,不能。嗾盗诬鸿死,湘娥因自经。将死,为绝命词,矢为厉以报。

  章学闵妻董,名合珠,连江人。故为婢,嫁学闵。学闵贫不自聊,走死深山中。董号泣求之,不知其存亡。逾年,有樵入山,若有声,行见遗骼委於地,只履在侧。出以语人,董闻曰:“得非吾夫乎?”亟往视履,其手制也,拾馀骨瘗焉,即夕自经死。

  杜聂齐妻何,聂齐,泰宁人;何,将乐人。聂齐死於虎,何求得尸,解衣拭其血。敛毕,斥家财以葬,悉以其馀分戚族,遂自经。

  张氏妇,宿州人。夫樵於野,遇狼,为所噬。妇求得夫尸,以镰绝脰死。

  宁化二妇,不知其氏。其一,夫嗜博,母闭诸室中,不与饮食,妇导使出亡。既,夫死於途,妇闻,自杀。其一,夫行窃,父将杀之,妇泣为请免。生二子,妇携就母家,父卒杀其夫,妇闻,亦自杀。